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八识规矩颂讲记

【八识规矩颂讲记 连载43】第八识颂(八)

2021-12-26 00:00:43 分类:八识规矩颂讲记 417次浏览


宗振和尚讲《八识规矩颂》


正释颂文



第八识颂

(一) 有漏杂染识

1 相关释义

(1)第八识概说

2 三性门

(1)唯无覆无记性

3 界地

(1)随他业力而生

4 业用

(1)种子功能性

(2)阿赖耶识“投生”

(3)论诤

(4)藏的功能

(5)阿赖耶识乃万法本源

(6)阿赖耶识总报体

(7)正解“我爱执藏”


(二) 无漏清净识

1 相关释义

(1)第八识与种子的关系

(2)八地菩萨舍藏识

(3)入佛位时舍异熟

(4)一切佛行周遍圆满




四 第八识颂



性唯无覆五遍行 界地随他业力生

二乘不了因迷执 由此能兴论主诤

浩浩三藏不可穷 渊深七浪境为风

受熏持种根身器 去后来先作主公

不动地前才舍藏 金刚道后异熟空

大圆无垢同时发 普照十方尘刹中




(一) 有漏杂染识


4 业用


(6)阿赖耶识总报体


下面我们看这些颂子。


“性唯无覆五遍行”,这个颂子已经说过了,我们简单地回忆一下、复习一下。阿赖耶识是无覆无记的,和它相应的有五个遍行的心所:触、作意、受、想、思。阿赖耶识为什么是无覆无记的呢?因为它是一个总报体,就好像我们的异熟报,我们造业、感果、投生,阿赖耶识像个总的报体,就像我们说的承担总账的这么一个人。


在最早的时候,佛教有部这个宗派把我们有情的生命安了一个“命根”,命根是不会断的。有部说人有命根,命根是一个法,有这个实在的东西。我们知道命根是不能断的,命根断掉了,人就死掉了,所以命根在人没死之前是一刹那也不能断的,断了一刹那,他就死掉了。命根是无记的。


后来到了唯识,就把一切法空掉了,包括有部讲的这个命根。命根在《俱舍》七十五法里是属于不相应行法里面的一个,有这么一个实在的东西叫命根。后来世亲菩萨说了这个命根其实就是在寿、暖、识这三个东西上安立的,没有一个实在的命根的。那么在唯识里是把它深层的意思显现出来、凸发出来,告诉我们阿赖耶识才是一个有情的总报体,这个东西是不能断的。


异熟报,我们前辈子造了一个业感了一个异熟报。比如说这个人造了业去投生成一只狗,这只狗就是他的异熟报。造业感果,善恶业感的一个果。因有善恶,果属无记。恶的引业使他投生到狗趣,去受报去了。那么受报要有一个主体,不然谁去受报呢?哪个去受报?受这个苦果,哪个去受呢?去受报的这个东西是不能断的,如果受报的东西断掉了,这个有情就死掉了。所以最早说这个是命根,命根是不断的,后来说命根这个法是假安立的,那么要安立这个受报的主体,就要另找个东西出来。在唯识里就是这个阿赖耶识,它是不能断的。我们知道,受报的异熟报它是无记的。因是有善恶的,我们造了善业、恶业,这辈子造了恶业了,下辈子投生成一只狗,这是恶业感的了。那么去承担异熟果的这个东西要不能断的,这个东西就是阿赖耶识,去承担果报的。



承担果报的这个东西不能断,就好像我们的生命。我们都说我们是有命的人,那么是的,这样的想法还是合乎一般世间上的道理的,我们是活的人、有命的人。所以有部就安立一个命根,这个命根不能断,但是我们再深细地把这个究竟的意思分析下去——命根,你要拿个东西出来的,如果别人让你把命拿出来看一看,这个命好像拿不出来。我们只能说我现在身上是有温度的、我现在有心的,在这些上面看出我是有命的。


后来理论发展了,说这个命就是这个人身体有温度的,他有心识的,然后他有寿命的,那么在这些法上安立他是活的、有命。既然是在其他法上安立的一个东西,就自己没有一个实在的东西的,所以命就是一个假安立的东西。它所依靠的那三个东西,我们可以承认是实在的,但是命这个东西我们认为是假安立的。就好像一口铜钟一样,我们经常提到的,说铜钟铜钟,这个“铜”我们可以承认是有的,但是这个“钟”可以说是在铜上假安立的。那个钟就是一块铜,离开铜哪里有钟呢?所以钟是一个假的东西,没有铜就没有钟,离开铜没有一个叫“钟”的东西。因此我们只承认有铜,不承认有钟,也是可以的。所以后来就把命根安立在心识上了,有这个趋势。要有心识就有命,离开心识也谈不上有什么命了。如果这个人心都没有了,他还有命吗?好像谈不上了。


唯识宗就把这个命,或者说承担这个异熟果的有情,这个补特伽罗,或者说是一个承担总报的人,安立在阿赖耶识上。这要符合好几个条件。受报的这个东西,第一是要无覆无记的,第二是要一刹那都不会断的。


因为我们佛法的原则,已经早就说过了,在因上是有善恶的,但受果报谈不上善恶。受果的时候就是一个自然的趋势,造了善业感乐受,造了恶业以后感的异熟果是苦果。这个异熟果谈不上善恶,是无记的。所以这个阿赖耶识,它既然是一个来受报的、来还债的,就是受以前的业报的一个承担总账的人,把它比喻成是一个承担总账的人,那么它就是无记的,而且是无覆无记的,我们的异熟果必须是无覆无记的。那么八个识里面分析下来看,只有第八识符合这个条件。所以第八识只能是无覆无记的,因为它就是承担总报的人。



我们第六识里面有善恶的。我们起了个贪心、瞋心,第六识里这就是恶的;我们布施的时候起个善心,这就是善的。就说明这个第六识里面它有善的时候,也有恶的时候,不完全是无记的。第六识不可能同一刹那又是善心又是无记心。所以第六识在善心、恶心的时候,就不是无记心了。你如果把这个承担总账的东西说成是第六识的话,那它在善的或恶的那一刹那,就不是无记的了。那它就断掉了,不能作为异熟果了,那就不行了。如果异熟果断掉的话,人就死掉了,这是不会发生的事情。所以这个承担总账的异熟就不能安立在第六识上,不能说是第六识。


前五识也一样的,我们不是学过嘛?前五识也有善恶的,它可以随着第六识也转成善的、恶的。所以前五识也不能完全一直是无记的,而且它有间断,因此它也不能承担总账的,安立在它们上面不行。第七识也不行,为什么?我们知道第七识它一向是有覆无记的,从无始以来一直都是这个情况,第七识上无覆无记的情况是没有的。所以也不能把异熟这个承担总账的东西说成是第七识,也不行。所以这个东西,就只有第八识是符合这种情况的。


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这个异熟不能断,就是要有个基础。我们人活着,这个命是一刹那也不能断的,断了就死掉了。那么心,还有这个承担以前善恶业感果的异熟报,它是一直延续下来的。这个异熟总报体,包括身心两个方面。比如说一只狗,它那个狗的身体也是一个异熟,当然从有部可以这样看,它是不会断的,因为身体一刹那消失掉是不可能的,我们的现实经验中也没有这样的事情存在的。那么到了唯识,这个阿赖耶识,说它是来还债的也好,或者是来受以前的果报的一个报体也好,如果它投生为一只狗了,那么它的阿赖耶识就自从中阴投到狗胎里去的时候,执持狗的根身,把它管起来了。就从那一刹那开始,到狗死之前,阿赖耶识都管着它的,一刹那都不会断。


总而言之,我们说这个阿赖耶识是无覆无记的,并且一刹那都不会断是对的,这是根据客观的情况得出的结论。因为前面七个识都不符合无覆无记,而且要一刹那也不间断地延续下去的这两个条件。


“二乘不了因迷执,由此能兴论主诤”,二乘或者说根本乘,佛没有跟他们详细讲阿赖耶识,他们不清楚这个情况。所以这个“论主诤”是不得已要和他们辩论,就是因为要成立这个唯识的道理。我们知道,世亲菩萨、无著菩萨他们在成立唯识道理的时候都造了很多论,跟那些对唯识道理怀疑的人进行辩论,成立自己的唯识道理,是这个“诤”的意思。


阿赖耶识叫“异熟识”,我们刚才也说过了。它是真异熟,什么叫真异熟呢?就是说它是真正的异熟果、异熟报的主体,以前的引业感一个果,感一个异熟报,指的就是这个阿赖耶识。旧译为“果报识”——受果报的识。这个阿赖耶识是三界有情所招感的总报体,那就是承担总账的人了。这好像法律上说的要找到这个承担责任的人,那么这个阿赖耶识就是这样的,它是一个承担总账的人。你找其他的没用的,第六识、第七识那些要间断的。


这个阿赖耶识也是我们业力寄托的地方,生死轮回的主体。后面有一句话——“去后来先做主公”,就是说这个。因为业力的牵引到哪里去,这个阿赖耶识就去执持哪一道的根身为它自己一期的生命。执持住哪里,就是投生到哪一趣,然后前七识都可以在这个根身上起现行。



八识规矩颂

唐三藏法师玄奘 造



性境现量通三性 眼耳身三二地居

遍行别境善十一 中二大八贪瞋痴


五识同依净色根 九缘七八好相邻

合三离二观尘世 愚者难分识与根


变相观空唯后得 果中犹自不诠真

圆明初发成无漏 三类分身息苦轮


三性三量通三境 三界轮时易可知

相应心所五十一 善恶临时别配之


性界受三恒转易 根随信等总相连

动身发语独为最 引满能招业力牵


发起初心欢喜地 俱生犹自现缠眠

远行地后纯无漏 观察圆明照大千


带质有覆通情本 随缘执我量为非

八大遍行别境慧 贪痴我见慢相随


恒审思量我相随 有情日夜镇昏迷

四惑八大相应起 六转呼为染净依


极喜初心平等性 无功用行我恒摧

如来现起他受用 十地菩萨所被机


性唯无覆五遍行 界地随他业力生

二乘不了因迷执 由此能兴论主诤


浩浩三藏不可穷 渊深七浪境为风

受熏持种根身器 去后来先作主公


不动地前才舍藏 金刚道后异熟空

大圆无垢同时发 普照十方尘刹中




由聞知諸法 由聞遮諸惡 由聞斷無義 由聞得涅槃


•本文由编辑组添加标题并校订发布,内容仅供参考


• 编校水平有限,不足之处欢迎指正,联系电话:15824072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