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学僧文稿

演讲的重要意义及其实践

2016-06-20 15:32:40 分类:学僧文稿 1063次浏览

 

 

演讲的重要意义及其实践

作者:化宇

  在此非常随喜常住组织了这次演讲。

  在此之前本人也听到一些说法,认为不必要讲。因为师父已讲了那么多那么好,佛经也讲了那么多了,还要我们再讲什么?讲得再好,也不至于超过师父吧?就算你讲得再好又能怎样,快去实修吧!等等。

  确实这些看法在某些特定条件下也有一定可取之处,但绝非通照全局之"大鉴"。

  这使人想起了高僧佛图澄,在那传奇性的一生中经历了几个战乱频仍的朝代,凭借自己的德行与辩才保全了成千上万人的头颅,也善巧的制止了多位乱世王臣滥杀无辜之罪,又成就了成千上万人的法身慧命,又如古印度的龙树、无著等八大论师凭著无与伦比的智慧与辩才降伏了无数的外道,令佛陀教日再现光芒。

  再观察我们的大师佛陀,就曾明确的指示出,其一生的度生事业,最要者即为"以正法教手拔众生出生死泥。"

  这些都是靠语业中的辩与讲成办的,故善言法语之行也,可兴邦化世乃至出众生于生死,佛弟子皆有弘法利生之责,而不应学杜口默然之哑羊也。

  以上是就利他方面而言,若就自利方面而言,我们可以从经验或历史中了解到,由于各人不同的业流与习气,使得我们常常在同一件事上重复犯同一个错误,看待事物也总是局于片面,而非全体,做事多偏颇,理解多乖舛,所以要靠同行善友相互帮助、切磋,演讲就是这样一个相互帮助与探讨的机会,因为把自己精密抉择的见解公诸于众,接受舆论的评检,让我们一起来想象出一幅图画,一群人站在一只深锅前,里面有水,他们很渴,但他们的手是直的,不能弯曲的,指端有一勺子,可以盛水,想想看,他们如何能够喝到这水?

  有人说互相喂,太好了,完全对,也只有这样才是唯一聪明的办法,只有会帮助他人的人,才不会被渴死。这句话适用于人生,也适用描绘演讲在我们学修之中的作用。

  目短于自见,镜不能自鉴,我们的眼光都有局限,有观察不到的地方,耳朵也一样,唐代有善讲说之僧安法师(见唐高僧传),曾自信地说自己讲解经义是"义若恒沙,何可尽也!"时人嘉称其为"沙安",在我们凡夫位,所知所见有限,但只要通过集体的智慧,一百个人演讲的话,每个人都可得到一百个人的心得,虽不及恒沙之多,也增加了大量的闻思,大家讲的话很多,喻以沙聚,从这沙聚中实披简得不少之金沙,闪著智慧的光芒,有价值,能利益于人。

  我们常常在听完师父讲经由同学复讲讨论时发现,很多内容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而这些内容都正是师父讲过,而为多人所听到。

  所以我们应当热忱地参与演讲,在演讲的实践中去获取上述之巨大利益,从几次的演讲活动当中,发现存在著这样的一些误区:

  第一种是不敢讲也不想讲。第二种是想讲却不敢讲,第三种是敢讲而想讲,第四种是敢讲不想讲。

  第一种误区,是一些初学者,或所学甚少,或因文化程度较低又或不善谈吐,故缺乏胆量在人前演讲,若上台便十分紧张,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对演讲也就谈不上欲乐心了。

  第二种误区,是已有所学,有所闻思,能够表达出一定的思想,相信自己若正常发挥便能讲好,但又由于生性内向,对当众演讲难为情,怕别人笑话等等,仍然具有面红心跳等特征,故想讲而不敢讲。

  第三种误区,是所学更加充实,也经历过若干次演讲,对于临场之紧张也能克服许多,甚至自我感觉不错,又得到一些他人的赞扬于是很想讲,似乎有一种欲表现的动机,于是敢讲想讲。

  第四种误区,是经历了前三种误区,忽然发现自己正处于这样一种心相,表现的欲望,当用法去观照,发现是一种烦恼之相,于是乎想扭转,但是发现并不等于解决,还是想得人赞叹,就内心想逃避演讲,以免生烦恼。

  如何走出这些误区?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些误区来自于自己的内心想法,所以对治也是用一些内心想法,以下为大家提出几点忠告和建议,以助于走出误区。

  第一点是建立自信,不可妄自菲薄,当想自己所学虽少,然而重在参与,只要把自己的真实感受与学习心得,向大家汇报出来就是成功,不要去同学识深广者比较讲得好,而与自己过去比较,是否真有收获与心得这样就较能投入。

  第二点是发现面红耳赤是我执之现行,不要理他,就是让他倒一次架子,另外就想你此次讲说是面对著如母之有情,他们由于缺乏佛法甘露而受无明恶业逼恼,自己为这些如母有情介绍佛法,这时你一定希望自己有无边的说服力令彼信受,自然也不会太过紧张。当然也可以打一草稿或拟一提纲,以防因临时紧张而忘记所要讲的内容,以致沉默间断,或脱离主旨,漫无所归。

  第三点是端正我们的动机与应机说法。

    有大德曾说过,我没有一次说法是为了令他人赞言"善哉"而讲说的。完全是念无常观众生之种种痛苦后而讲说的。这正是我们的良方。这位大德指出我们病根所在,为世俗八风所吹动的名利心,而为等起欲令他人赞是求名,若再攀比又会引发嫉妒(对强于己或等于己者)轻慢(劣于己者)再加深加广前一种误区之对治法,既观彼听众为母亲,沉沦苦海盼己救拔,则己之标榜心成无用,以利他出发之心出发,便不会在乎别人之毁赞了,当你劝说母亲信佛时,又怎会为得到她的表扬而说呢?

  其次是应机而说,因为你真诚地为利他而说,你就必须考虑,什么是目前最适合他的根机与习气的演说,就不会为炫耀自己而空讲道理。比如本人的一位亲属,从一个谤佛谤僧的人转变为信仰三宝,每天念诵几千遍六字大明咒的修行者,其主因是看到本寺的画册所载法会壮观场面,并在居士介绍下了解了僧人丰富的学修生活,度生的精神事业,使她扫除了印象中出家人整日面对青灯古佛、枯燥黯淡的低调画面,也对于本寺师资高文化程度而生起了钦佩之心。若反之对她去演说出家十二头陀行,冢间坐等等,那只会把她吓跑。

  第四点,除了要树立起正确的动机并做到应机说法尚需了知,吾终不因此演讲而能脱离生死病死忧悲苦恼,然彼诸巳灭生死者尚有不能演讲者,如是灭除骄慢,对治烦恼就是要先认识烦恼,有的是境远离,有的是心远离,出家修梵行则首断生惑之境,即不结婚独身,然于饮食之贪则不能全靠远离境,只能提高心远离,将易起贪之美食尽量远离,总不能说不吃饭对治食贪,演讲也一样,不可因噎废食,毕竟演讲本身具有极大利益,那我们就应去其弊,存其利,除了平时端正动机,对治烦恼,在讲的时候就观察自己是否又起烦恼,或者说得而行不得,光说不做?也请别人监督,你那么会说为什么不做呢?以此籍事炼心,籍境发心,不断地完善自己,也学会听别人"讲"别人是怎么理论联系到实际的,比如刚才许居士于小事上见到恩师之功德,我们就得到一个启示,下次逢事即可观师德,又如朱居士从病人之死亡中见无常,我们也可以从每次的超度中观念无常,这样集思广益,功莫大矣!

  最后,愿大家通过此次演讲闻而思,思而说,说而修,说修一致,知行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