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投资,从此处开始》

 

宗宙法师 讲述

 

〔2019版〕

 

 

 

 

 

 

 

 

 

 

 

 

 

 

 

 

 

(内部整理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


目录

1. 人生投资的最大资本

2. 人生投资的收获

3. 孝顺父母,做收益最大化的投资

4. 从最初始的下手处,抓住经营人生的枢纽

5.自由交流环节

6. 结语

1

 


人生投资,从此处开始

——恩深父母,行孝养德最上的福田

(2017年1月7日上宗下宙法师开示)

今天要给大家谈一个话题,题目叫“人生投资,从此处开始”。主要讲的是:恩深父母——行孝养德最上的福田。

1. 人生投资的最大资本

今天想跟大家谈的是投资。我不是做生意的,这个“投资”,主要是想打个比喻。投资,应该大家都比较熟悉,投资就是把自己的资本放出去,然后就会得到一种收益。收益大于我们投出去的资本,这样,就获得了一种利益。

我们投资的时候,首先要有一个资本。我先问一下各位:你觉得你自己拥有的最大的资本是什么?

你们内心先想一个答案。

我们会想到,有这样的几种答案:一个是财物,一个是我们的人脉,还有我们的经验、我们的知识。那么这些当中,最大的资本,我个人认为,就是我们具有的这个人身、人的心识,也就是我们的这个身体和我们的心智。这个心智包括了我们整个身体的每一部分,比如说,我现在能够灵活地运用我的手,我可以扳我的左手指头,也可以扳我的右手指头。这个我认为也是一种很宝贵的资本,这就包括了,我能够很舒服地坐在这里。

我觉得大家来到这里,我们开始谈话,开始互相交流的时候,有一个前提,就是我们的身体和我们的心,不能有太大的痛苦干扰我们。假设我们现在头痛了、肚子痛了,或者我们进来的时候,找不到一个舒适的地方可以坐,那我们很难进行下一步的沟通和交流。这就说明,我们这种随时随地想要远离身和心的这种痛苦,也想获得身和心的快乐,这种需求是一直伴随我们的。因此反过来说,我们已经获得这种快乐的时候,就是一种很大的资本。

但是这种资本,大家认为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

(听众:有限。)

如果是有限的,就说明它会改变的,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那我们就希望能够不但现在有,也希望明天有,也希望后天有,将来一直有。那大家认为,我们想一直有的这种想法,可能实现吗?不可能。是绝对不可能,还是比较难能?

(听众:难能。)

对,我也认为是难能。不是说绝对不可能。既然是难能的话,那我们可能要付出一些努力对吧?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努力是正确的,那我们就可以获得我们所要的;如果我们的努力是不配套的,那我们想是想,可是就很难获得这种快乐。

2. 人生投资的收获

我们分析以后,确认我们现在有这个资本,然后进行一种正确的投资,进行经营,那么我们就可以获得我们所想要的。这个可以共通于各行各业,还有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生活、事业、子女,以及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

投资以后,假设我们投资成功了,你们认为,我们获得的成功的收益,主要有哪几种呢?

我认为,第一就是财富,第二是亲人,第三是我们的寿命、健康,还有名声、地位。这些是我们世间人共通的,乃至出家人,这些也是共通的。人和人之间存在着差别,比如说有的人特别的富贵,有的人特别的贫贱。当然我们投资成功的标准,应该就是刚才说的这几个方面都比较理想。理想的意思,就是我们想要多少,它就会随之而获得多少。这是人生的投资及收获。

今天要讲的是,在各种的投资当中,比如说,我们现在手上有一笔闲着的财产,比如说一万块。如果你放在那里不动,放了十年,我们都知道,十年之前的一万块,和十年之后的一万块完全不一样了,一般而言的话,就是贬值了。如果你把这个钱拿出去,投到某一个地方,它会给你带来比如说两万块、三万块的收益,这样的话,就称之为一种成功。我们的精力也是这样子的,我们去做一件事情,投到某一个事情上,获得了收益,这就称之为是一种投资的成功。

3. 孝顺父母,做收益最大化的“投资”

 父母是行孝养德的最上福田

今天给大家谈的是,我们如果要做利益最大化的投资,做什么最好呢?要有个对象,这个对象是我们自己的父母。我们怎么能把父母当作一个投资的对象,然后在他身上赚钱?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太功利化,我们的动机不是把他拿来赚钱,但是,如果你对他做了一些孝顺的行为的话,客观的它就会给你产生一种回馈——虽然你不想赚钱。

如果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事情是最赚钱的?怎么用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收益呢?然后让你们想一个答案。如果我的观点是,就是在父母身上,你去供养他一些钱,或者你去给他洗衣服,或者你去给他按摩,或者你去做他欢喜的事情,这样你可以产生千百倍的回报,这个话你们相信吗?

(听众:相信。)

为什么相信啊?

(听众:百善孝为先。)

对,百善孝为先。这个观点我和你的是相同的,但可能理由不相同。百善孝为先,待会儿我们也会对这个进行一些分析。那么我们先假设,我们都同意这个观点,然后我们就往下谈。

①父母生养教,恩德最深重

在人当中,对我们恩德最大、最深的,对我们每个人而言,就是自己的父母。在佛经里也是这样说的。谈到恩,大家认为,为什么父母对我们的恩最深呢?

(听众:我们的身体是父母给的。)

对,身体是父母给的,还有呢?

(听众:养育之恩。父母把我们养大。)

对,生,然后养。

(听众:教。)

父母生养教,对。在佛经里说,父母对于孩子,最主要的就是生了他的身体,就是我们的这个身体,是靠父母生出来的。父母生我们的身体,相当于是给予我们第一次的生命。在生出来以后,他还要负责把我们养大。有人说,有的父母没有把孩子养大。但是这个不是普遍的情况,普遍的情况通常都是父母把他养大了。而且这个时候的养,涵盖了保护他的生命。

我们可以观察得到,不管是动物也好、人也好,一个很小的幼体,他没有自己的生存能力的时候,他必须要靠一个大的母体或者是父体,去保护他。例如一个小婴儿,他才从母亲体内出来的时候,如果没有任何人去帮助他的话,他是活不了多长时间的。他需要有食物,需要一些御寒的东西,需要适应他生存的环境。还要防止比如说像猫啊、狗啊、老鼠等等去伤害他。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那我们就会分析,这种伤害婴儿生命的危机,会出现多次,有时候,甚至一只老鼠都会把一个孩子咬死。那么作为一个母亲或者一个父亲,在这个小孩从生出来到长到比如说六岁、七岁,这整个期间,为他排除了无数次的生命危险。从这个角度说,养,也是一样的,每天要给他吃饭、喝水、买衣服。为这个孩子付出,就是保护他,让他长大。

这两点满足了,还有第三点——教育。如果没有教育,我们知道有一种动物叫狼孩。他是从小在狼的群体中长大的。他长大以后,不会讲人的话,也不会进行这种深度的思考,基本上,他的想法和狼没有太大的区别。那么我们就可以知道,假设没有父母对我们教育,或者被送到学校去教育的话,那这个人就很可惜,他就没有办法发挥他作为一个人的一些长处。那他可能一天到晚想的就是为了吃东西,或者是冷暖的问题,想的就是去解决最基础的一些动物也会有的需求。这样的话,就根本没办法像我们很多人一样,很自在地在社会上进行交往、生存。

父母不但是做到生、养、教这几个方面。并且还有一点,他的内心,通常而言,都是不求着回报的。“养儿防老”这个话是有的,但通常而言,养孩子的时候,他并没有去想,这是一种投资,“我现在投了一笔钱,然后将来我老的时候,就像养老保险一样的,就反过来了。”通常而言,他是无私的,他对这孩子,纯出于慈爱,觉得不忍心让孩子受一点苦,所以他就去做了。

这种想法,应该说除了自己的孩子以外,是不会产生的。从这个角度,他做的这个行为,也是很难,他的想法就更难。

因此,对于每个人而言,恩最重的就是父母。父母两个比起来,母亲的恩就更重了,因为十月怀胎是在母胎里。

②以众多实例统计分析:报恩和不报恩,其结果截然不同

在这一点上,自己有一些经验。因为我是一个出家人,遇到很多的信佛的人,他们通常都是对佛陀有很大的信心,碰到困难的时候,他会来请求帮助怎么解决。通常碰到的有两种人。有一种,是社会事业比较成功的,财富比较多,受人尊重的,富贵;还有一种是钱财比较少,不太受人尊重的。这两种人,他们有共同的困难,比如说身体不好,或者是孩子读书不好,或者是家庭关系不好,他们希望求得佛的保佑。

通常我喜欢仔细地去分析这两种人。当他来求的时候,我会问他:“你和父母的关系如何?你和他是属于很顺畅的交流呢,还是有很大的障碍?”经过这种调查、分析、总结,我发现,在比较富和贵的这些人当中,百分之七十以上跟父母的关系都很好,而且他对父母,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感恩的心;在比较贫穷,或者是抑郁症,或者焦虑症,或者是脾气很怪,容易暴躁的这种人当中,百分之八十,跟父母关系都非常不好,非常糟糕,甚至已经恶劣到见面都很难平静地坐在一起说话。

我就根据佛经再去对照,佛经里明确地指出,父母是我们的最大的一个田。“田”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去种一个种子,它就长出一个结果来。如果我们种的是西瓜,种子就这么一点点大,长出来的是一个大西瓜;如果你去种棵树苗的话,那它长出来就是一棵大树;你种一颗草籽的话,它长出来一颗草。同样的你去种苦瓜,它长出来是苦瓜;种的是甜瓜,长出来是甜瓜。这个田,它具有生长的能力。

我们对父母,如果去孝顺,那长出来的就是非常美好的东西;如果我们对他不孝顺,长出来就是很苦涩的东西。通过这样去调查、分析、了解,总结的结果,发现佛经说的,确实是真实的,确实是很有道理的。

在这些人群当中,抓住了这个道理以后,接着我就尝试着劝说这些有抑郁症、焦虑症、还有脾气暴躁的人。比如说,他是来求怎么样改善他的种种社会问题的,我就给他建议:第一步,首先要改变你对母亲和父亲的看法。然后,其中有一些人就照着我的话去做了。大概,有的经过了半年,有的经过了一年,这样持续地做。虽然有些断断续续,但是那些坚持做的、努力的,通常他的抑郁症、焦虑症,可以缓解大概达到百分之六十的样子。那就说明,他跟父母的关系,直接影响到了他的生活的质量。

这个方式我已经用了好几年了,帮助了不少的人。

这就说明,当我们和父母的关系搞糟了,跟我们关系最近的、跟我们生命里面最重要的人关系搞坏了,那可以说,整个社会人际关系都会越来越糟糕。

就刚才说的百善孝为先,孝为先,就是我们首先的一种社会交往模式,还有我们对人的态度、想法。在最近的、恩德最重的父母面前,如果我们错误地去进行一些行为的话,这种习惯性会带到整个社会的交往当中,然后会无限地扩大。如果做好了,会无限地扩大;做不好了,做反了,那同样地也会无限地扩大。

有一个成语叫作“相敬如宾”。通常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关系会比较好,为什么呢?大家都笑眯眯的,“你好”。然后只要你给他递杯茶,大家都会说“谢谢、谢谢”。比如说我们去坐飞机,一个空中小姐给你随便一点服务,没有人会认为不应该礼貌地说“谢谢”。但是通常都忘记了这是你出了钱了。可是,如果我们爸爸妈妈每天给我们倒茶端饭,我们可能都觉得,这个是很正常的,因为他是爸爸妈妈。越是关系远的人,我们好像越是觉得应该感恩,应该客气一点;越近的就越觉得不用客气,于是就不客气了,这个就是这样子。

可是,实际上,真正的人和人的关系要持续、要好,那就是要像父母对我们这些孩子一样,这种纯洁无私的善才是真正的好。那么,父母怎么样对我们,如果我们也相应地回报的时候,这是一种非常非常善良的行为。如果把这种对父母一样的纯洁的善,再推广,对妻子、对丈夫、对儿子、对兄弟姐妹,一切的人际关系应该都是会非常好。所以说,百善孝为先。

假设有一个人,他对外边的老爷爷、老奶奶做得很好,他跌倒了,他去扶他。而回到家对父母却颜色很不好的话,这就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一种纯善。这种善,带有一种做给人家看的意思。

当然,这个也不是绝对的,有些人做了很多坏事,有时候良心发现,做一些好事,也是有的。可是通常而言,就是我们做善行,应该说从最亲近的人身边做起。

这是做报恩的好处,和不做报恩的弊端、过患。

 子女当以五事敬顺父母:孝顺的本质是想父母所想

下面接着说,我们如果想做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做、做什么才叫作孝顺?孝顺是不是等同于百依百顺?这个还是有一点不一样。

在佛经里面,有一部《善生经》,阐述了我们要有五种事情来敬顺父母:

第一点,“供奉能使无乏”,就是给他的基本的物质条件要满足。一般而言,父母到了年老的时候,他的生产劳动能力已经衰退了,以前的人没有退休工资,通常需要有人赡养,给他保证经济需要,那么就要随时供给他的那些需求。

第二点,孩子“凡有所为,先白父母”,就是他要做什么事情,尤其是重大的决定,要先跟他的父母商量,希望他同意。

第三点,“父母所为,恭顺不逆”,就是父母做的事情,他要尊敬他,要顺着他,不要违逆。

第四点,“父母正令,不敢违背”。这里特别指出,“正令”不敢违背。如果父母叫他去杀人放火,这是可以不做的。“正令”是指如法的。

第五点,“不断父母所为正业”。这里也是一样的,父母的所为正业,比如说父母做的事业是正当的、好的,不能去阻止他,不能去阻挠他。如果父母做的事情是不好的,那可以想办法,就是不帮助他。

这五件事情,是一个孩子应该去做的孝顺的行为。

现在一般而言,就是第一点,“供奉能使无乏”,很多人说父母他不缺钱,第一他有退休工资,第二他有养老保险,第三他比我有钱。然后就不给钱。这两个应该是不一样的,父母有钱,和孩子给不给钱,这两个我觉得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假设一个人的父母是亿万富翁,这个孩子只是他其中的一个员工,那么父母给孩子比如说若干的财产,这是他对孩子的慈爱;孩子在父母过生日或者其他时候去孝顺他,这是孩子对父母的孝顺。这两个应该不能用这个经济的观点来算,这个是算不出来的。

假设父亲给了孩子一万块,孩子给父亲一千块,这个应该说哪个赚了?应该说孩子赚了。为什么?因为父母给孩子的这个钱是属于慈悲心给的,钱数是大的,佛教讲福报大小,是从心上面算的,和福田上面算的,父母是孩子的最大福田,因此,孩子给了他一千块钱,应该说孩子赚了。所产生的回馈,应该是孩子得到更多。

第二点,“凡有所为,先白父母”,这个可能在古代,大家比较能够看得到,现代的话,可能这样能做的很少。那么至少大事,应该跟父母商量一下。比如说大的工作转折点,比如说考哪个学校,以及一些人生的重大的抉择点。因为这在孝顺里面来讲,就是不要让父母担心。父母的社会经验多,他的眼光比较深远,可能他会把孩子在人生重大抉择点上错误的抉择阻拦住了。因此,凡有所为,要先白父母。

“父母正令,不敢违背”这个有一点区别,就是刚才说了,如果父母叫我们去干一件不应该干的事情,怎么办?例如,现在做子女的经常会认为,父母整天都很烦,为什么烦呢?就是说,他认为好像很简单的事情,父母会给他交代十遍、八遍、一百遍。尤其,一些事情,他做不到的,父母一定要叫他去做。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通常大家穿的服装,可能比较现代化,在很冷的天会穿得很少。父母可能会说,“孩子,你要多穿一点。”比如说,拿一件很臃肿的大棉袄,给你罩在身上。那我们通常觉得,今天我要去开同学会了,我要去社交了,你给我穿成这样,多难看啊!我就不穿。那么这个时候,如果说要孝顺,孝顺的意思,就是顺着父母嘛,父母叫你穿很胖的大棉袄,那你就得穿。然后子女呢?“我不想穿!”

那么请问,如果你不穿,是不是孝顺?或者说你怎么办?这个孝顺,和不被同学、不被同事嘲笑,你取哪一个呢?

有的人可能是在父母面前穿得胖胖的,然后出去就脱了。

这就是说,这个要点不在于你穿还是不穿,要点在于,你怎么去看待父母叫你去穿一个你不想穿的东西。如果这个想通了,其实你穿也好、不穿也好,都没有问题。这个没想通的话,你穿了也好,不穿也好,都不够好。

所以说,问题就在于,我们要做到孝顺的行为,其实要做到什么?要看到孝顺的本质。要看到孝顺的本质,就是我们应该去想:父母是怎么想的。其实,已经做父母的人,就比较容易想到父母是怎么想的。当然也有很多人做不到。因为现在的很多人,生了孩子,把孩子也交给父母去养了,那么他也不知道怎么养孩子,他就难以体会养孩子的那种心情。

所以,这个孝顺,其实最主要是看,父母为什么要叫我们去穿一个大棉袄?那就是体会到,父母原来是担心我们身体不好、要感冒,担心我们受寒,担心我们受苦,这就是慈悲的一种心态。然后我们看到这一点,接着那我们就会感恩,哦,原来父母心里是这样想的。

通常我们觉得孝顺难做,我们分析一下,难做的原因在于,我们抛开了他想让我们离开痛苦这一分的想法,我们去抓住什么?抓住“我的身体棒不棒”、“我冷不冷”、“我需要不需要”这一分去看了。所以就导致,双方以各自的标准衡量一件事情,所以没有一个交集点。

因此,在孝顺的过程中,主要就是要做到,看到这个本质,就是父母叫我们所做的行为主要的这一分:他是慈爱,想让我们少受苦。当然他的判断不一定客观,也不一定准确,但有这个想法就足够了。

在座的各位可能大部分都是有福报的,有父母;可能有的人是没有父母,或者是没父亲,或者是没母亲,或者是因为种种的原因,缺乏父母的爱。我们看小说、看电影、看电视,里面都有:当没有享受过这种父母的爱的人,见到有的人正在埋怨父母太啰嗦的时候,就会说,“你已经很幸福了,有一个啰嗦的父母,总比没有父母好,对不对?”他宁可有个啰啰嗦嗦的父母,也不希望就这样做个孤儿。因为啰啰嗦嗦的父母虽然不是很令人快乐,但是有父母是令人快乐的,对不对?那我们就应该想:我有一个父母。这是前提。至于是一个啰啰嗦嗦的父母,还是不啰不嗦的父母,这就不重要了。有一个啰嗦的人来关心我们,这个是很幸福的事情

 如何实际行孝顺:锻炼在和父母的交流中抓住感恩点

所以,抓住要点,就是在这个孝顺的当中,该怎么做。

孝顺的难点,刚才也讲了,就是我们要区分,客观上“是什么”,和他“为什么(这么做)”。就是我们在做孝顺的时候,要想从不孝顺的行为当中脱离出来,要达到任运的——很自然地就做到一个孝顺的语言,或者孝顺的行为,最主要的就是我们要去锻炼,在和父母的每一次交流当中,都看到感恩。怎么样去抓住这个感恩点?就是要看到:他实际上就是为了我好。

当你用这种想法,去跟父母进行互动的时候,你会发现无往而不利。父母任何原来令你觉得不合理的行为,仍然是不合理的,但是都有了一个理由了。虽然是不合理,但是很合情,这就很好。当每一次的沟通,都有这样的一个思路的话,那么这个难点就会突破了。

4. 从最初始的下手处,抓住经营人生的枢纽

如果父母身上用成功了,那你有讨厌的老板也好,还有讨厌的邻居也好,对所有你讨厌的人都可以如法炮制。这样的话,对于人生想要获得的、能求得到的东西,我们应该说是抓住了一个成功的方法。

在佛经里是这样说,如果我们去对父母孝顺,就会获得富有,还有尊贵。富有,有两种,一个是财富多、有钱财,还有就是法财,这指的是什么呢?就是知识丰富,掌握的知识很多。但是如果你把知识丰富作为资金来核算的话,大家都知道,从一个没文化的人变成一个博士,在经济方面要投入很多,这是可以算得出来的。那就说明,要从一个没文化变成一个有很高文化的人,是要投入很多的资产。

我们孝顺父母可以获得的,一种是物质的丰富,一种是知识的丰富,还有就是受人尊敬。受人尊敬的人,他不一定有很高的职位。这种人你在社会上可以看到,比如说在一个地方,大家会认为谁最可信,谁的话他们最愿意听,这种受人尊敬,是一种财富。还有一种,当然大家都知道,比如他在一些团队当中,会有很高的地位。

反过来,如果不孝顺父母,比如言语顶撞,不给他们吃饱,然后做一些使他们很难堪的事情,这样就会得到贫贱的结果。

那么我们就知道,在所有的人际关系当中,子女和父母的关系,是一个非常密切的联系点。父母本身是一个很大的田,在他们上面去种善因,那么就得到乐果;种恶因,那就得到苦果。由此,我们掌握了这个关键点,如果我们现在对我们的人生觉得不太满意、不够理想,那如何下手(扭转)?就可以把这个作为最初始的下手处。这样去做,就等于抓住了经营人生的一个枢纽。这个训练好了,你对任何人都会很自在。

这就是今天给大家谈的一点,关于孝顺。刚才说了,这是我个人的看法,那么下面,欢迎你们提出不同的意见,你们可以谈谈你们的想法,我们可以交流。这不是灌输,这是交流,我也可以从和你们的互动中,学到一些东西,令我增长一些知识。

5.自由交流环节

提问 1

听众:师父,有一个读者上次对我说,他一出生,父母就把他抛弃了。他说他就是想不通,他认为自己没有错,为什么父母就不要他。然后他说他怎么能够对父母再生起这种爱意跟感恩心,他说他很难做到。

师长:对,这个问题是很好的。一般的话,我们会根据提这个问题的人,作一个针对性的回答。当然了,现在因为人不现前,我们不是面对面的交流,只能做一个原则性的回答。这个原则性的回答是这样的:对于被父母抛弃的人而言,有两种对待的态度可供选择:一种是像父母一样,狠心地去抛弃他的亲人;还有一种,是反其道而行之,就是更慈悲地去对待每一个人。

在一种社会调查当中说,这种被抛弃的孤儿,他会走两个极端:有的孤儿,他长大以后会变得特别特别的慈悲,喜欢做慈善家,不管他有钱没钱,他都会很卖力地去做慈善。因为他深深地体会到,他被抛弃是怎么样的痛苦;还有一种孤儿,他会憎恨整个社会,憎恨所有人,对任何人都带着负面的看法,然后去伤害别人。在孤儿当中,容易出现这两种极端。

假设只有两种态度可以选择的话(当然还有第三种,就是跟一般人一样的,平淡的),那么我们就想,如果他选择了像他的父母一样,去抛弃别人、去憎恨别人,通常而言,这个结果就是,他也被别人憎恨。因为父母抛弃孩子,是被(孩子)憎恨的事情,那么这个孩子再去抛弃别人,同样的,也是会(别人)被憎恨的。当然,他会觉得应该这样去报复,实际上,他没报复到谁,而获得的结果,却是自己也被人憎恨了。

如果他反其道而行之,虽然他被抛弃,好像没有得到父母的爱,但他给予别人更多的话,这个时候他会发现,快乐会越来越多。这就看我们怎么样取舍。就是说,现在我们被抛弃,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怎么样对待被抛弃。我们人生的转折点就从这里开始。

从这个角度说,那就要看这个人想要什么,就去做这个相应的因。

当然,如果让我帮他选择的话,我肯定会帮他选择更好地去做好事。

何况佛教里讲三世因果,凡是我们遇到的一些苦和乐,必有前因,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无缘无故的话,我们就没办法掌控;有缘有故的话,我们就可以掌握这个缘故。通常而言,我们抛弃别人,是被抛弃的因;那我们不抛弃别人,是不被抛弃的因。所以我们不想被人抛弃,当然就更不能去抛弃别人。

原则性的答案是这样。如果遇到那个人,可能还会有特殊的答案。

提问 2

听众:我想请问一个问题,我是北方人,我的父亲酗酒,爱抽烟,说脏话。在我小的时候,他有时还动不动对我的母亲有家暴。但是现在已经好多了。对于这样的情况,您说如何去和父母交流,或者说如何去引导他们呢?不是说要孝顺吗?像他这种情况,我如何顺从?比如说他经常打电话让我给他买烟或者买酒,您说这是买还是不买?

师长:如果提这个问题的,是一个信仰佛教的人的话,他原则上是不会买的。但是,如果这个父亲本来一个月需要买三十包烟,通过做子女的努力,只买了十五包烟。总的来说,买烟是不对的,但是,买三十包烟变成买十五包烟,是好事。

也就是说,当他适应了每个月只有十五包烟也能过的时候,那么由十五包烟变成每个月七包烟,这又成了一个好事。

总的算下来,如果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年到两年,你一共给他买了很多包烟,人家问你这是不是个坏事?总的来说是坏的,可是,在这种具体的情况下,这是好事。我觉得这样子的话,就变成了既买了、也孝顺了、也不违背实际情况的好事。酒也是依此类推。

当然,还有一种办法,如果是对一个信佛的人而言,可能他父亲特别喜爱烟酒,但是肯定还有其他的喜爱。那他就会根据父亲的这些喜爱,给予他其他的喜爱,然后不给予这个喜爱,这也是一种办法。

但是总的一个前提,就是说,他喜欢烟酒,并且叫自己去买烟酒,并且因为自己不给他买烟酒而生气的时候,自己对他不要产生讨厌的想法。这种讨厌的想法是来自于,你看到他的过失,就是这个人干坏事,因为酗酒、嗜烟总的来说是不好的事情。我们不要看这一分,我们看什么?我们要看他酗酒带来的种种痛苦。

举个例子,一个江洋大盗,他杀人、放火、抢钱。比如说有一天他去抢劫,杀了很多人,然后抢了很多钱,但是他负伤了,被警察打伤了,然后他逃到家里,浑身是血,腿也伤了、手也伤了,倒在床上。这时候,他的女儿看到他,你觉得他的女儿会把他看成一个强盗,还是会把他看成一个病人呢?

听众:病人。

师长:对,所以,当我们把他看作病人的时候,慈悲心就出来了。她肯定知道,“你看,他去干坏事,现在果报来了。”可虽然这样,她还是会生起慈悲心,为什么?他的苦,正是由于他干了很多坏事而带来的一个结果,那她会更加讨厌干坏事。但是,同时她也会更加怜悯,更加同情她的父亲。

我觉得,在这个因和果上,当你看到身强体壮的他去杀人的时候,没人会认为他是值得同情的。但是看到他已经没有气力了,躺在那里痛苦地呻吟的话,这个时候,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受苦的人。

所以这两个,一个因,一个果,我们抓住果去看,我们的慈悲心能生起来;抓住因去看的话,那我们的瞋恨心就要生起来了。我们先要让我们的心生起慈悲,然后再去想办法解决他的问题,这就是行孝的要点。

这个你可以去试一试。对此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听众:比如说像交流上,因为我是学佛的,平常我想跟他交流这些,以他的思维是不接受的。他爱说脏话,我一直想不让他说脏话,但是很难跟他去讲,如何不说脏话。我想让他少喝酒抽烟,我会对他讲这个果,说对身体不好等。但是他是听不进劝告,就算当时是答应的,但他平常生活中还是照样喝酒抽烟。我还应该用什么方法?因为没有智慧,不知道如何去引导。

师长:他已经退休了吗?

听众:退休了。

师长:那他在家里,除了烟酒还有什么业余爱好呢?

听众:打打麻将。

师长:打麻将。像这种情况,我们不要操之过急,不要直接地去改变他。刚才说了,他的时间就像他的资本,如果他把时间都用在这些上面,你只需要把他总的时间,拿出一部分来干别的事情,我觉得这就是第一步的成功。这个时间你怎么拿呢?你可以经常邀请爸爸妈妈一起,比如带他们去杭州的灵隐寺等寺庙去烧香。烧香总比抽烟好,都是冒烟,这烧香好嘛!

然后你就告诉他,烧这个香,你将来就可以怎样怎样好。然后带他去逛寺院,给他介绍佛菩萨。好像听说现在很多寺院都有很多的活动,你把他的时间放到这个上面、占用了,尽量地带他到处跑。他有女儿陪着玩,他也高兴嘛。你的时间也投入了,就会有产出的。我们不一定去给他说教,比如说“佛教多么好,你下辈子怎么怎么”,这个他看不到。

通常而言,信佛的人老是劝不了家里的人,原因不在于佛教没道理,而是说家人注重的不是道理,注重的是现世。比如说衡量的标准就是:这个人信佛以后,他跟我在一起的时间是不是更多了?家务活是不是干得更多了?还有他让我们得到了什么东西,他对家庭的付出,是不是更多了?而事实上很多信佛的人是反过来的,比如说他去搞很多佛教的事情,反而不搞这些世间的俗事了。所以,家人受了损失,你还要去劝他的话,这怎么劝得动呢?

所以,先要多跟他互动,这是一个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并且你不需要讲很多道理,因为讲道理他也不听。先跟他在一起搞一些这种活动,慢慢的,他会有一个新的认知,这样的话比较好。

现在是由于他有误解,对佛教也不太理解,先让他慢慢地进入了,把时间先投入到好的事情上,就会渐渐有转机。

提问 3

听众:师父,我现在有了一个定解,就是在世间法上,父母是我们的最胜福田。那么现在,比如像我们在座的各位,尤其是四十岁以下、还在社会上工作的,如果让父母为我们做饭、搞卫生,甚至带孩子,这样会不会损坏我们的福报?这是一个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是,作为佛弟子,像我们这样的一种家庭现象,我们要在意乐上做哪些调整,让我们的福报不受亏损,或者说尽可能地减少这种亏损?

第三个问题是,在家庭中,如果让父母去做杀生、洗贴身衣物这种事情,是不是也会极大地亏损我们的福报?

师长:这三个问题中,一个是让父母给我们做家务事,一个是洗衣服。总的来说,如果一个孩子已经有自立的能力了,还让父母去做,或者自己安然地享受的话,肯定是有失福报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个时代有一个特例,是什么呢?就是说,现在一些父母他退休了在家里,又没有很多的社会活动,他觉得给子女去带孩子、给他烧饭,是一种人生的享受,这个时候,也不要太过于勉强。就是说,虽然他为你做,但你不能认为“这是我应该享受的”,你可以接受,但是接受以后要感恩,这是问题的关键。

但通常而言,就算他想做这个事情,你可以去跟他一起做,或者是十件事当中,你做了六七件,你把他的衣服给先洗了等等,我觉得这个我们做子女的应该是可以做得到的,这也找不到什么推托的借口。更何况刚才讲的主题就是说,如果你把父母的事情,拿过来自己做的话,这是一个很大的福报。

应该说,我们之所以不做,是因为我们认为这个不太重要,可做可不做。如果你认为这很重要,当然你会抢着去做了。

打个比方,很多人说,我太忙了,没办法。在忙什么?在忙单位的事情,业务很多,一天要打无数的电话。可是,却不给父母打一个电话,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单位的事情太忙了,很忙,是因为很重要的缘故;父母这边呢,是可打可不打的话,那就选择不打。同样的,父母的衣服是可洗可不洗的话,当然就不洗。如果是非洗不可的话,那当然你就要洗了。所以这是一个认知的问题。

按照佛教来讲,比如说给自己洗衣服,自己大小便,自己刷牙,自己洗脸,做这些事情没什么功德,就是一些生活的琐事。可是这最没有什么功德的事情,假设你是对其他人做的话,你看医院里的护工,很多就是做这些事情的,他是有功德的,也可以赚钱的。那么你对父母做的话,这就变成一个大事了。如果说一个孩子,能给父母擦身子,给他洗脸、刷牙,然后帮他按摩,有的行动不方便,卧床不起的,服侍他大小便,这就不是一般的孩子,这个福报可就大了。

当一个孩子认为父母病的时候,这事情是他必须做的,他肯定就要选择先去做这些事情。他觉得别人做,比如说医生做,护士做,或者保姆做,那是他们的一种工作,而自己作为孩子,是必须做,为什么?因为孝顺,要报恩。必须做的话,那我们就会去抢着做。这在一些成功人士的传记里有,在《高僧传》里也比较多,他认为,自己的师父生病了,他就必须自己去做这些事情。这些例子是很多的。

所以我觉得,刚才这三个问题总结起来,虽然做的事相不一样,实际上总的来说,都是一个:就是到底应该我们多为父母做,还是允许父母为我们做?通常而言,我们还是尽量少的让父母为我们做,而我们要尽量多的为父母去做。

但是,当父母也很想做的时候,我们也不要强硬地拒绝,但是我们接受的时候,不要想“这是我应得的,这是很自然的”,这样的话就不会失福报了。这是一种良性的互动,叫作父慈子孝,这个可以是互相的。这就像我刚才说的,父亲给孩子一万块钱,孩子再给父亲一千块钱,他有没有失福报呢?应该说也没有失福报,是可以进行这样的交流的。

关键点就在于,我们在接受的时候,随时随地,都要有一种感恩的心态,不单纯是考虑到失福报。应该考虑到的是:我受了这个恩以后,我如何百倍、千倍地去回馈。这是一个关键点。

这个仅供参考。

提问 4

听众:网上有一种观点叫作“父母皆祸害”,比如有些父母可能强迫孩子去做一些事情,或者说有的爷爷奶奶可能有一些不好的行为,对他从小的心理就有影响。人的一些罪恶,无非就是杀盗淫,或者有些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别人的利益,基本上也就是这些事情。

我估计百分之八九十的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好。也就是说,他们哪怕在社会上会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但也是为了自己的家庭谋求利益。但是其中确实有一部分父母,哪怕在家庭里面,他的行为对家庭都是产生破坏力的。

针对这种情况,作为孩子,我是觉得很多人其实都是困惑的,包括我自己。在中国的历史上,有些人可能是做得非常好的。比如舜的父母其实对舜也是非常坏的,但是舜做得非常好,他毕竟不是一般人,也算是圣人。但我毕竟不是舜,达不到那种境界。在有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处在那个位置上,整个人会非常焦头。

师长:因为我对电脑网络不是很了解,我仅仅就观点谈观点。首先我的观点是,父母皆不是祸害。为什么呢?“祸害”的意思,就是说,他是一个“祸”,也是一个“有害”的。通常,对祸害我们应该怎么办呢?要除祸害。凡是祸害,我们就要除掉它。如果说“父母皆祸害”这个观点成立,那么应该除掉他。现在我的观点是:父母皆不是祸害,凡是坏事皆祸害,那么干坏事的父母,也不是祸害。坏事是祸害,我要除祸害,我除掉父母所干的坏事以后,剩下一个只干好事的父母,父母我要留着。就是这样的观点。

所以说,如果是祸害,就要被除掉了;因为父母不是一个祸害,他不能被除掉,祸害是他所做的坏事,一个父母做坏事了,要把这个坏事除掉。这样不就天下太平了?

如果说我们去把父母和祸害——这个坏事一起除掉了,最后就没父母了。没父母了,那么也没子女了对吧?没有因就没有果。

一个人干坏事,或者干好事,他是有前因的。前因就是,社会上一些好的因素、坏的因素,对他的影响是很重要的,例如教育,包括了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和学校的教育。这个教育的来源,一个是身教,一个是言教。所以好的身教、好的言教,就会导致一个好的孩子。

但是,还有一点我们要注意,就是我们在改变世界的时候,其实最主要的应该先改变自己。如果我们把这个主要责任推到外边的话,其实是没有抓到解决问题的根本。

我遇到一些人,他要找老婆了,就去找算命的看相,问这个老婆的相是对丈夫有帮助的还是没帮助的;或者女的要找丈夫了,要去看这个丈夫的相对她有帮助还是没帮助。如果一个人找了一个会克自己的人,你说是因为他找的克自己的人是一件坏事呢,还是被克本身是一件坏事?按照佛教的讲法,如果你没有这个被克的业,你怎么会找到一个克人的丈夫或妻子呢?那么,你有没有能力改变这个克人的丈夫或妻子呢?你改变对方肯定没有改变自己容易嘛。

佛教讲是观待的,所以我们应该说,你要改变对方,不如改变自己来得快。这我们大家都有体会。通常我们改一个坏习惯很慢,要改一年、两年。比如骂脏话,我们自己有时候经常也骂脏话,改改改,改了几十年有些还没改掉。可是别人骂我们一句脏话,我们受不了一辈子。原因是什么呢?就是通常我们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希望别人很快做到,这也就更难做到。

刚才想到的这个(例子),就是说,我们遇到什么样的父母,是这辈子没办法左右的,可是我们这辈子如何对待父母,却是有办法左右的。而且你做得好的话,至少,在你自己的范围内,你会创造出一个很好的小空间。

当然,我讲的是理论,做起来是很难的。可是我有个成功的经验,比如说我的老爸,我出家的时候他很反对,但我没有跟他吵架。后来我慢慢地、不断地跟他进行侧面的、各种各样的沟通,现在他非常支持我,他说:“哎呀,孩子啊,你当年出家出得好啊!”(师笑)

提问 5

听众:弟子有一个问题,现在有些女众,她对自己父母还是比较好,但结婚之后,对于自己的公公婆婆,就会觉得,跟自己的父母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在六七十年代那个时候,婆婆对儿媳妇可能还没有那么好,她们到后面心里就会有那种怨恨的心。但是她做的时候还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好的,该孝敬的地方也孝敬,但是跟对自己的父母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这方面自己该怎么思考,对他人来说,如何去劝说?

师长:对公公婆婆和自己的父母一样地看待,这个本身是很难的。因为从血缘上来说,他(她)不是生我们的人,所以他自然而然地没有那么亲密。可是,就是要想到,我们对他(她)的看法,不要求做到和自己父母是一模一样的,我们要求做到的是要知道,如果对他(她)做了不太孝顺的事情的话,在一个家庭里而言,它带来的反作用,跟对自己的父母做了不孝顺的事情是一样大的。

这个道理是可以成立的,因为他是丈夫的爸爸妈妈。对丈夫的爸爸妈妈如果不恭敬,相当于间接的对丈夫也不好了,就令自己和丈夫的关系,以及丈夫和爸爸妈妈之间的关系,加上了一层障碍。这样的话,对一个孝顺的丈夫来讲的话,他会很痛苦,会夹在中间不好做人。这样势必引起家庭的种种问题。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对子女(的影响)。对于孩子来说,爷爷奶奶和外婆外公,这个差别,应该说在孩子的心目中是不太大的,因为一个是爸爸那边的,一个是妈妈那边的。如果对他们这边没做好,对孩子会产生一种影响。这对下一代来说不太好,因为孝顺是一种身教,可以教出来。孩子会奇怪,为什么对这边的会特别好一点,对那边要差一点呢?那就会影响孩子学会孝顺。孩子学不会孝顺,第一受害者就是自己,还有丈夫。所以从这个方面去考虑的话,对自己的爸爸妈妈要做好,同样,对丈夫的爸爸妈妈也要做好。

如果按照佛教来说,一切众生,在多生多世以前,和我们都是有父、母、子、女的这种关系的,是我们前世的父母。这样去代入的话,就可以成立:对今世的父母要好,对前世的父母也要好。从这个方面平等起来,经常这么去想的话,就会有作用。

佛教,被很多人误解,叫作唯心主义,实际上,佛教是强调了心的这方面的作用。也就是说,你怎么去看待这个对象,就决定了你会对他做什么;你对他做了什么,会决定你得到什么。通常强调的就是,你要经常去想,想什么?想你的婆婆公公,和你的爸爸妈妈一样的,也是一心地在为你们好。要想他(她)对你的好处。你经常这么想想想,然后你就会自然而然地一看到他(她)、一想到他(她),就会现出一种很高兴的样子。这种很高兴的样子导致他(她)也觉得,“嗯,这孩子不错”,然后他(她)也很高兴。这样互相的高兴,两个的脸上都是很高兴的样子。这个样子又导致你心里真的就越来越高兴了,这行为也越来越真实了。就是这样子。

提问 6

听众:我想问一个现实中我们经常会碰到的问题,像我们现在在城里工作的一些年轻人,可能原来都是从乡下过来的,父母已经在乡下休息,或者是半退休的那种状态。他们一辈子住在乡下,不习惯这种城里的生活。比如说带小孩这件事情,子女叫父母过来帮忙,可能妈妈会过来,爸爸就不一定会过来,因为他们想要能尽量地不到城里来生活。但如果妈妈过来了,爸爸还在乡下的话,实际上是很影响他的生活的。但是妈妈如果真的过来的话,比如帮忙带小孩,可能对子女的事业也好,什么也好,都有很大的帮助。到以后,子女的物质条件如果好了,其实也会回馈到整个家庭。

像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因为父母通常不会拒绝孩子的,孩子如果开口的话,他一定会来。但是实际上来,我们明显感觉他是不适应、不舒服的。这种情况到底是叫还是不叫?叫的话,是不是肯定也会很有损孩子的福报?

师长:思考这个问题,首先,这个主角应该是父母。所谓的孝顺,就是说,父母喜欢的,我们就去成办,这样称之为孝顺。刚才问的这个问题,如果说我们想要孝顺,那希望父母在身边让我对他孝顺。这样的话,主角就有点偏向于能做孝道的子女了。如果只从这个作为出发点来考虑,那就可能会变成,父母不愿意来,而把他请过来了。这肯定不是最好的选择。

这两个要结合起来的话,首先重点就是要观察父母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待在城里。如果他不是很喜欢,那么就不要勉强。

但是,我觉得这个两者要结合起来,有个办法,就是父母肯定还是乐意,比如说一段时间来你这里住一下,他也会体会到这个家庭的快乐,但是有时候住着住着,他又回忆起田野的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那么这要把握好一个度,比如说他住上几天或者一段时间,你又把他送回去,或者有时候你又专门去一趟农村,去跟他住上一段时间。我觉得这两个一来一去的话,就可以中和起来。并且在他不在的时候,也经常保持一种沟通,比如打电话、送小礼物等等。这个可能是两全的办法。

包括第三代的孩子,他们也可以经常跑到农村去玩。双方经常要这样来来去去,这样比较好。

 

听众:但是现实中,因为每个人条件不同,有的人条件可能比较差,比如带小孩这一件事情,现实可能不会允许父母待十五天、回去十五天。可能就是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他也没这个条件,比如说丈夫或者妻子有一个人不上班专门在家带孩子,也请不起保姆,但父母又是不太适应城里的生活。如果是这种情况,到底是应该怎么做?

师长:从理论上,肯定是不能在父母不太欢喜和乐意的前提下,把他拉过来。从理论上一定是这样子。现实中就是要看我们怎么去运用这个理论。因为这个方面我们没有实战经验,只好给你讲理论。(师笑)

提问 7

听众:刚才很多人在讲禅定的事情。我想了解的就是,禅定的那种状态和做到十善之间的关系。就是说,十善是怎么影响到他有那样一种状态?

师长:这两个应该是因果关系。佛教是讲有前后世的,下一世是生天或做人,要看什么呢?看他的因。因就是要做十善、不做十恶。做了十恶,那就是投生到三恶道;做了十善,他就会生到人天。

生人天,刚才说到,你想要生到禅天(入禅定的天)里面去的话,它的因就是要修禅定。禅定的基础,就是要离开欲界的恶法——坏事。欲界最粗重的恶法就是十恶,所以这是因果关系——做到断除十恶,就能够生人天,并且是生到色界的一个正因。有因才有果,无因就必无果。

 

听众:我想再问一下,刚才说到前世的问题。如何更好地去了解自己的前世,来面对自己的现世?

师长:我们要知道我们的前世,就看我们的身体;要看我们的后世,就看我们的心。怎么说呢?

比如说,我们这辈子做男的、做女的,长得高、长得矮,长得胖、长得瘦,长得漂亮、长得难看,有钱、没钱等等,这些的原因是什么呢?这些就是前世的因造成的。所以说(要知道我们的前世),看这世的身体。

以此类推,下世会怎样呢?看我们现在的行为,我们的心。我们的心成天就想着干坏事、害人的话,那下辈子就生到痛苦的地方去了;如果都想着干好的事情,想着利益他人的话,多半就会生到快乐的地方去。是这样子去看。

 

听众:就是说你现世的很多行为,可能是因为你周围环境或者是很多人的影响,导致你有做恶或者是做善的这种举动或者想法。我不知道我理解对不对,我个人的想法是,你现在的很多行为,可能是跟你先前的、更早的时候的一些东西有关系。就是说我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是前世对此造成的影响?

师长:我们的观点是,前世对这些的影响,是很重要的一个影响,但不是唯一的影响。就如你刚才说,我们现世同样受到了很多外界的因素的影响,也是正确的。这两个不矛盾。

但是哪个(对现世的影响)更重要?我们认为是前世更重要。但是这世重不重要?这世同样的重要,但是它是相对于下一世而言,更重要。也就是说,现在做的,主要影响到的是来世;而现在接受到的,主要是由于前世的影响。但是你说现在做的对现在有没有影响?有影响。是这样一个因果关系。

提问 8

听众:在佛教发展历程当中,行孝这个行为规范,它的演变过程,可能跟现世很多人的行为会有很多碰撞。就像刚才有人说到“父母皆为祸害”,因为很多人可能经历了很多别的东西,很多父母本身就有一些行为上或者心理上的不适合去更好地教育孩子的东西。所以我就想知道,佛教对行孝的行为规范,在演变过程中的那种碰撞关系,对现在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意义?

师长:这个精神是不会变的,但是行动是会随着时代的改变有所调整。总的一个核心是不会变。关键点就在于:父母叫我们去干什么,我们是不是就应该去干什么?按照佛教的观点来说,答案就是,如果他叫我们干的事情是该干的,那我们要去干;如果他叫我们干的事情是不应该干的,那我们是可以不干的。那么当你不干父母叫你干的事情的时候,态度应该是非常好的,应该礼貌地去拒绝。

 

听众:刚才说到的核心是什么?

师长:刚才说到的核心,就是要知道父母对我们的恩,然后我们念他的恩,然后报他的恩。这就是孝顺的核心。

提问 9

听众:现在有些年轻人不想结婚,或者不想生小孩。但是父母肯定不会同意,这个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们一定要你生,你一定是不要。如果你生孩子,或者你结婚的话,就违背了你自己的心愿。但是你如果不做这件事情,他们又是接受不了的。像这种情况,如果按照佛教的观点来说,是应该怎么做?是按照自己想着做,还是按照父母想的做?

师长:这个问题,在评断的时候,生小孩和不生小孩,本身这不能评断为一件好事或者坏事。

听众:应该怎么选择?结婚、生小孩这种事情,是应该按照自己心里想的,还是应该按照父母的意愿?

师长:一般来说,在古代的话,结婚就是为了生小孩。

听众:可是有很多人连婚都不想结。

师长:所以说,按照儒家传统来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无后”,有很多人理解为,就是没有后代。“无后”为什么为大呢?按照古代传统,觉得这个香火要有人继承。就是一个家族,都有一个祠堂,祖宗千秋万代,都要有人给他烧香。是这么回事。

那就等于说,你在抉择时候,假设说,这个问题成为这个子女和父母两者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一个坚决要做,一个坚决不做的事情的时候,通常,孝,要以顺父母为主。然后,就是用如法的,和不如法的来判。但这个应该既不是如法,也不是不如法的,当它是属于无记的时候,那么就不好判了。但是态度一定是要做到最好。

听众:是,做到最好,但最后你总会有一个选择嘛,因为这个有个年龄段的限制。

师长:最后那就是谈判了,就是计划,三年计划、五年计划、十年计划。人的心总是无常的,父母的心也会变的,子女的心也会变的。三年,可能倒过来了,对不对?子女很想生了,父母不要他生了,也有可能。就是说订个三年计划,“现在咱们不要吵,三年后再看吧!”再不行的,五年再看嘛。

听众:但是作为父母的话,他根本就不接受你什么三年、五年。他是要立刻、现在。他觉得你说三年、五年是忽悠他。

师长:不是,这个叫长远大计,不是忽悠。现在,我觉得如果你一定要去分析这个事情,这个是谈情感。如果谈理智的话,我觉得两个都没道理的。因为两个都拿不出必须要生孩子、必须不生孩子的理由嘛,是吧?你让我说不杀人是对的,杀人是不对的,我可以拿出理由来。你这个生孩子、不生孩子的问题,拿不出理由来。

听众:所以这个问题就很难处理。

师长:难处理的话,所以就要靠时间来解决,要有耐心嘛。我觉得这是唯一的选择吧。

提问 10

听众:作为一个没有尽义务的父母,子女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要继续孝顺,还有一种选择就是以牙还牙。对于这个子女来讲,假如说选择行善的,他为自己积得福报,这对于他,从因果关系来讲,他以后会有福报,这我们是理解的。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比如父母对子女不好,抛弃他,或者父母的生活行为都不太正常,但是作为子女还是要孝顺他,比如说子女发财、荣耀了,父母也享受这个荣耀,享受这个福分。从因果关系来讲,这个变成了矛盾。因为父母没有做到他应该做的本分,却享受这个福分。我感到这个就很难理解。

我觉得,身为父母,应该要养育了子女,应该要应尽责任,要好好地负起责任。关键是什么呢?我认为这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同样,像现在你弘扬佛教,也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民族的精神,一种信仰。所以,今天大师在讲这些东西,我都很能理解,实际上也是弘扬我们中华民族的一种文化,是一种佛教文化。但是在你刚才讲的这个因果关系上面,我觉得好像有点矛盾。希望你开示一下。

师长: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刚才的那个问题,最初他是说,一个孩子,他的父母已经把他抛弃了,然后,他应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其实他都已经找不到他的父母了,这个“看待”的意思就是说,他以后要以这种负面地看待父母的态度,还是以正面地看待父母的态度,来面对其他的人。这样的话就没矛盾了,因为他怎样看待他的父母,其实他父母都接受不到他对他们的行为了。他怎么样看待这个问题,会导致他怎么样去看待他以后遇到的人,以及以后如何去对待其他的人。

刚才您说的因果,您的意思就是说,如果父母对孩子做了父母不该做的事情,那么父母应该同样地受到这个子女对他不好的回报。而实际上,这对因果关系,它没办法汇接的。实际上现在成为另外一对因果关系了,就是这个子女如果遇到了这样的不好的父母,他还要不要继续以孝顺的心态去对待其他的人?

从自己内因果来讲,我的观点就是,不管你遇到父母对你如何的不好,你都要以孝顺的心态去看待别人。对象是其他人的父母,或者他遇到的一切人。这样的话就没有矛盾了。

 

听众:你刚才讲的,就是解释了找不到父母的这个因果关系。但是现实生活当中,有些父母对子女没有尽应尽的责任,然后要求子女怎么样对他有好的回报,我觉得这是不太现实的,这也就是跟因果关系发生冲突了。

师长:哦,你等于说把这个故事延长了,就是说,如果刚才说的那个人,他从小被父母抛弃了,当他功成名就的时候,他父母来找他了。

 

听众:就像刚才有人说,他的父亲生活习惯很不好,言行很鄙陋,假如说这个子女仍然对他有孝心,这个子女能得到福报,不一定是父母以后会怎么样再对他好,可能他在其他方面,比如事业上面、生活当中,都会得到福分,这是我们确定无疑的,您刚才解释的这些,我们都能接受。但是他的父母,要能够得到子女这样的孝顺,我觉得这个因果关系,好像就想不通。

师长:是这样子的,佛教强调的是,我们每个人怎么样去对待你所遇到的境界。佛教认为,不要因为别人对你不好,你也就对别人不好。佛教认为,别人对你不好,你仍然可以选择对他好。当然对他好的方式,可以有所改变。就是你对他好是要好的,但不一定给他一些对他有伤害的东西。比如说一个喜欢赌博的父亲找孩子要钱,孩子是一定要孝顺父亲的,但是不一定要以给他去赌博的钱来孝顺他,这个不一样。

孝还是要孝的,不给钱也是一种孝,为什么呢?因为他知道钱给得越多,他输得越惨,他越痛苦。那么少点钱就少点痛苦。从这个角度看,还是孝的,但不能因为他父亲要赌钱,他就对他不孝。不孝不是解决的办法。

 

听众:我讲的意思,就是他父母为什么能受到这个好的福报?

师长:他能够受到这个福报,那肯定跟他前世也有关系。

 

听众: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是我的问题,我们很难感受到前世怎么样。刚才虽然讲了,我们今生所受,就是前世所造的因。既然你是这样说了,我也没话说了。其实我觉得就是一个原则,我们佛教有一点,要扬善弃恶,这个原则还是要坚持。我觉得对这个不良的父母,我们做子女的也不应该不孝。

师长:是的。但是,我们两个可以这样商量嘛,比如说我们两个的办法,哪个更好。你用你的办法,你准备怎么样去改变这个父母呢?

听众:我不是以牙还牙,因为这是个观念问题,是一个文化,或者说是一个人的修养问题,因为有些父母本身文化程度不高,他可能理解不了。比如你跟父母讲一些事情,他不能理解、不能接受,不能体会到这个,你说怎么能交流?他说他抽香烟是一种最大的幸福,你认为他抽香烟是最不好的东西,会影响身体,污染环境,影响别人。他不肯听你说,你说你怎么再教育?你说得慢慢教育,有些东西哪怕是几十年教育下来,有些人也是不会改变。

师长:对,有些人是不会改变,但也有些人是会改变的。如果还有一个改变的可能性的话,我们去做了,总比等在那里要好嘛,对吧?

提问 11

听众:尽人事,视天命,这是一个事情。还有一个事情,既然我提问了,机会比较难得,刚才你讲的,关于好人、坏人、杀人的问题,我小的时候,专门喜欢看电视上面打仗,但是后来又听我爷爷说杀人不好的,我问我父母:“战场上面这种无缘无故的杀人是不好的,对不对?”我父母也是信佛的,他们没办法解释,最后说,这是天意。

这个事情我一直想不通,到底对不对?后来我学了点文化,知道在我们这个社会当中,有正义战争跟非正义战争,用这样的角度去看。但是我现在也学习看这些佛教书,我总觉得,对人类来讲,我们要爱惜所有众生的生命,这才叫尊重生命。现在国际上都是穷兵黩武,我们是感觉到,这是不正常的。

但是你刚才也讲到杀人,我们要枪毙一个坏人,你说这也是杀人对不对?也是要有个原则的,有一种宗旨的,对不对?所以这个事情你应该把它讲得更加透彻,怎么样的可以杀,怎么样的人不可以杀?佛教上面是怎么来判断的?

师长:那现在你认为杀人是好事,还是坏事?

听众:坏事。

师长:为什么?

听众:因为我们觉得,不要说中国的,整个世界,大家都懂法,不杀生,这是最好的。这些众生,按我父母的意思来讲,是天意安排在这个世界的,万物相通,万物都有灵,大家相互依存、和谐相处,这是最好的。但是现在非要穷兵黩武,就是一个欲望造成的。佛教上面讲,现在是末法时代,这些跟原来的佛教思想理论、我们最初的一种良好的本能的愿望,都是相违背的。

师长:那就是,你认为杀人是坏事,那你的疑问是什么?

听众:我的疑问是,杀人是不对的,那么我们现实当中有杀好人,还有杀坏人,但什么叫好人,什么叫坏人,这是不能笼统、一概而论的,对不对?

师长:你的观点就是说,有的好人是不能杀的,这是对的。有的坏人是该杀的,是这个意思吗

听众:就是这个意思。按照佛教的道理,按我们人类的善良的本质来讲,是不能杀生。刚才你一讲杀生是不对,这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所以我说,大师你要跟我们讲,让我们以后要更加清晰地知道。

师长:更加清晰的话,就是说,杀生,总的来说就是不对的。杀人也是不对的。然后你会问,为什么有的人杀坏人,然后他又被人杀了?他为什么被人杀?还是因为杀人这个事情是不对的。很多人为了反对这个坏人去杀更多的人,所以把他杀了,但是把他杀了的那些人,还是因为杀人不好,所以把他杀了。总的来说,杀人还是不对的。

这整个事情就围绕着“不能杀人”。乃至杀人的人,刚才说杀坏人的人也是认为,因为他不想让这个坏人杀更多的人,所以他还是认为杀人是不对的。虽然他在杀人,但他也认为杀人总的来说是不对。所以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但是,佛教并不认为杀坏人是对的,只是说,在有些人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采取了这种办法。而实质上,你长期去看的话,这个问题会引发更多的杀人,所以它不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按照你的思考,要明白一件事是好事、坏事,几乎没标准了。因为所有事都可以加上一个坏人可杀,坏人妻子可淫,坏人可骗、可骂、可离间、可欺负,对吗?可是坏人的东西及妻子都是受法律保护的,不对吗?

提问 12

听众:弟子有一个问题,弟子今年六月份就要毕业。父母现在就开始说,你差不多就找个男朋友了。但是弟子计划暂时还不想找,这样就会有一个冲突。刚才师父有提到,自己在出家的时候,跟父亲的观点不一样,就是说师父在劝说的过程中,有哪些好的经验,可不可以讲一下?

师长:这个不能广泛推广。就是抓住一个要点,父母要让孩子早点结婚,叫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刚才说了五个事情,子女对父母要做的。父母对子女也有五个事情要做,其中一个就是“为子求善婚娶”,让他建立起一个好的家庭。

但是要抓住要点,就是说结婚这个事情,其实也是为了让孩子过得更好,让社会更安定而产生的。为什么以前的人要制定婚姻这个制度呢?按照儒家的说法,是因为,人有这种欲望,如果没有结婚制度,不实行夫妻制的话,他就会像动物一样的,碰上就会做这个男女的关系。为了杜绝这个事情,有了婚嫁制度,就是夫妻才能在一起,这是为了社会的安定和自己快乐。

抓住这个要点,原因在哪里?就是他有这种需求而需要去解决,才需要这个制度。那么对有的人来说结婚并不快乐,他不是需要通过结婚来获得快乐的这种人,就不需要结婚了。

如果抓住这个要点,就知道,总的来说,父母是希望孩子快乐的,所以通常而言,这个社会上你不结婚的话有点怪,这个人是不是心理有问题?那么就结婚,既是为了自己的快乐,也是为了社会的舆论。如果说这个人本身,结婚不能给他带来快乐,而父母也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相信父母也不会坚决地要去强迫他的。我觉得这是一个互相沟通的过程。

出家这个事情,就不是普遍的事情,不一样。这个就比不结婚更难了。

6. 结语

好的,今天跟大家在一起,谈论了关于行孝。我们用了两个小时坐在一起。这两个小时也是一种投资,大家从听到这个消息,然后来到这里,也是肯定要排除一些障碍、创造一些顺缘,然后,我们坐在这里,一起进行了两件事情,一个说话,一个听话。我们思考的对象,是关于孝顺这个事情,以及在实际生活中如何去行孝顺,还有该不该孝顺,还有在孝顺的时候遇到的一些具体的困难(该如何解决),我们一起研讨了这些问题。

在座的很多人,应该是为人父母,或者有自己的父母要孝顺,希望通过我们这一次的交流,使大家对于孝顺有更进一步的认识,或者有一个新的思考角度。这样,以后在跟父母的交流或者沟通的过程中,对你们有一种帮助。然后,扩及到整个社会当中,使你的人生、还有事业、家庭各方面,获得一种正面的力量。也许以后,你碰到跟父母争吵的时候,你会想到,“那天下午坐在杭州图书馆,跟这个出家人讨论了一番,我来试试看。”那就很值得。

在这里也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开始,希望你们,百善孝为先。希望你们在这个孝顺的心态的引导之下,一年都充满了这种善行,然后内心当中充满了幸福感。也祝愿你们吉祥如意,身体健康。阿弥陀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