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僧宝的学修

 

宗宙法师 讲述

 

〔2019版〕

 

 

 

 

 

 

 

 

 

 

 

 

 

 

 

 

 

(内部整理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


目录

一、总说皈依三宝的好处

二、别说依僧宝

(一)难生皈依心的原因——未见僧之功德

(二)对于皈依僧宝,应持何种心态

(三)皈依僧宝,应修共受财法正行

1.皈依三宝,僧伽是助伴

2.修共受财法正行,增长欢喜

什么是共受财法

居士侧重于共受财,僧众侧重于共受法

共受财,得福德增长的欢喜

共受法,得智慧增长的欢喜

欢喜可以积大资粮、生到上善之处,不欢喜则反之

(四)要善于总结在团队中得到的提升

(五)在一个团队里,尽量取长避短,共同创造好环境

三、自由交流环节...........................................................

1.法师答疑

2.法师提问

提问一

提问二

四、回向


皈依僧宝的学修

宙法师2016年于某寺的开示)

这次会面主要是给大家简单地谈一下“皈依僧宝的学修”。对于皈依,我想在座的各位应该是非常熟悉,我在这里谈的一些内容,对于已经了解过很多道理的法师和居士们,就当起到一个复习的作用;对于还没有接触过的人,可以结一个缘,透过这样的缘分,以后再进入更深的闻思。

 

一、总说皈依三宝的好处

总的来讲,皈依三宝有非常多的功德和好处。平时我们看到好处、看到胜利,心就会欢喜;欢喜以后,对于我们追求的目标就有一种动力;有了动力就会发精进;发精进,心就专注,趣向于禅定。所以,对于我们来讲,如果没有获得上面的功德,那么前面了解它的好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对于皈依三宝有什么好处,大家应该是比较熟悉的,在《瑜伽师地论》这些大部头的论著里面有阐述,在中观的论典里也有阐述。在皈依三宝的胜利里,第一就是成为佛弟子,进入(佛教)的大门。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及文化知识的普及传播,很多不信佛的人、很多学者,对于佛教的文化或者佛教的理论知识、一些基本的教理教义及其逻辑思想,了解得可能并不比我们具有信仰的佛弟子差,但是如果没有对三宝的承许皈依,还是不能称之为佛弟子。因此,是不是佛弟子,不是看他的智慧是高还是低,也不是看他的禅定是深还是浅,而是看他对于三宝有没有这种承许的皈依。如果有皈依,我们就可以很光荣地说“我是一个佛教徒”,“我是一个佛弟子”。我们看到,仅仅只知道进香、仅仅只知道拜佛的一些老太太,可能她并不了解佛宝和法宝有什么区别、法宝和僧宝有什么区别,但是总的来讲,她对于佛法僧三宝,有一种皈投、求救(之心),承认以此作为唯一的皈依处,那她就可以称之为清净的佛教徒、佛弟子。所以皈依成为入佛教的大门(的标志)。

第二,成为一切律仪所依处。

第三,皈依能够积集广大的福德资粮。皈依三宝以后,就要学习皈依学处,这能够增长我们的福德。福德来自于我们行善,行善就有福德,反过来说它会让我们止恶,因为我们了解了三宝的弟子必须要做什么、不做什么,最主要的是不恼害众生,不恼害众生就是不做恶业,不做恶业就断除了生三恶趣的因。所以第三个好处是可以增长福德——行善,再者就是制止恶业。

第四,(先集业障轻微灭尽),由于行善,他的果报就是生人天。

第五,由于止恶,他就不堕恶趣了。

第六,他所想要成办的一切的善业、好的事情,都容易成办。

第七,平时我们遇到的很多违缘、各种非人的损恼、鬼魅、恐怖的虎狼狮子,还有横死等等,这些都会远离。只要不是定业,都会由于皈依得到三宝的加持,会远离。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能够快速地解脱、成佛。

这是总的来讲皈依三宝的胜利、有这样的好处。我们内心当中就会想:如果能够得到皈依是多么好!我能够皈依是多么幸运!这样就会生起欢喜。

 

二、别[1]说皈依僧宝

(一难生皈依心的原因——未见僧之功德

今天要谈的是皈依僧宝。现在很多的学者、专家,对于总的皈依三宝是承认的,但对于皈依僧宝,觉得不是十分理解,勉强地承认,但是内心中总觉得皈依僧宝颇难做到。因为僧宝的体性是圣者——随行佛陀的教言而修证的圣者,即见道以上的,不管是大乘的圣者还是小乘的圣者。这样的人从绝对数量上来说是不少,因为已经有无数的佛,还有登地的菩萨、阿罗汉也是非常多,到处都有。但是对于我们凡夫能接触到的人来说,就很难确定他是圣者还是凡夫。圣者的外貌特征到底是什么样子?也不能确定。很难通过外貌来判定这就是圣者的样子、这不是圣者;也很难通过他的行为来界定这样做就是圣者、样做就是凡夫。由于难以确定、难以看到,就难以对他生起这样的崇敬之心。所以很多人认为,现在看到的,恐怕大部分都是些不行的人,“好像比我还要差一些,这样的人我去皈依他,何以堪能?”不堪能。由于这样,他看不到皈依僧的功德,那他皈依的心也就不强烈。当他找到少数的、他承认的“这是得道的高僧”,然后才生起对于皈依僧的修学(实际上已经非常稀有难得)。

 

(二)对于皈依僧宝,应持何种心态

对于一个皈依三宝的弟子来讲,皈依僧的修学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的进步或者是退步,就皈依僧宝而言,影响力非常的大。

皈依僧宝,从心态上我们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种看法?首先要树立一种和合、同一法性的看法,就是说圣者、僧宝都是从佛陀所宣说的法所生的、是法所化的、是法等分、是同一法性。例如阿罗汉,舍利弗尊者,都是从佛陀所宣说的法音而诞生的。这是我们在看法当中要成立的。

 

(三)皈依僧宝,应修共受财法正行

皈依僧宝的修行,应该修什么?就是修共受财法正行,这是《瑜伽师地论》里这样讲的。皈依僧宝的用处是什么?就是能够勇猛增长——增长我们的善根、增长我们的欢喜。可能大家觉得:皈依僧和欢喜有什么关系?很多人皈依以后,内心没有强烈的欢喜,这和没有修好皈依僧,有很大的关系。

 

1.皈依三宝,僧伽是助伴

我们知道佛陀是我们导师,导师就像一个指明方向、指路的人。比如开拓一个大的格局,把我们引向那里;直接救护我们的是法宝——真正让我们断烦恼、离开烦恼的困扰的,就是法宝。

我们从一个很差的人、从一个凡夫,或者从一个经常造恶业、造了很多恶趣因的人走向圣者,这中间的距离非常非常远。我们可以想,从凡夫到成为圣者,再从圣者到成佛,这么长远的路,如果没有一个助伴、没有一个同行者,我们几乎很难有信心走下去。大家有体会,如果一条路很长远很长远,又是在这样的黑夜,你一个人开车在高速公路上,虽然你目标很明确,比如说要去北京,从这里开车到北京,中间要经过无数的岔路,要经过无数没有车辆、也没有同伴的路段,有时甚至没有指路牌。虽然你很明确“我要去北京”,但是你会感到很孤独、很无助,你也会怀疑:这个路我到底走对了没有?没有人给你证明。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助伴,他告诉你:“我走过这条路,这条路虽然看起来不像去北京的路,但它确实是去北京的路。”这个时候我们内心当中会生起一种安宁,会得到一种皈依的感觉,会想到这个人是可靠的,我们可以一起走。由于你想一起走,你就会坚定,你不会放弃说“我不走,我回去了”。同样的,在你迷路的时候,有人给你指路,你就会欢喜。

 

2.修共受财法正行,增长欢喜

皈依僧宝的业用是“勇猛增长业”,增长了我们的欢喜。在我们修学当中,增长欢喜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是增长福报的欢喜,一个是增长智慧的欢喜。这和刚才说的共受财法正行是相配合的。

 

什么是共受财法

什么是共受财法?共住的同梵行者同受利养,叫作共受财。大家都知道,僧团里享受的物质待遇,吃的、穿的、住的、用的,都是平均分配,都是一样的,这是共受财。然后是“同趣尸罗”——修一样的戒律,我们都是出家人,都是不杀生的,都是不偷盗的,都是不淫欲的,都做一样的事情,同趣正见,这就是共受法。比如说我们都念《金刚经》,都承认最究竟的就是不要执著,要明白自性空,要明白缘起,这是我们的见地。

 

②居士侧重于共受财,僧众侧重于共受法

在同受财法的时候,居士和出家众有不同的侧重点。从传统上,自佛陀时代开始到现在,基本上重点是不会改变的。居士主要是和出家众共受财,通常我们都知道,出家众实际上没有去从事生产劳动,因此物质生活的保障是依于在家信徒。由于在家众的悲心,以及他想培福的心,他就去供养三宝、护持三宝,使得修行的出家众没有后顾之忧。这是修行的一个必不可缺的保障。出家众主要和居士共受法,通常出家众去修行,例如读诵、坐禅,为居士们回向,引领他们去修行,居士众从中得到法益。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专门地进行闻思修佛法,但是他们可以透过向出家法师请益而得到智慧,可以去抉择该做的和不该做的。

这是从主要方面来讲。当然,有的高僧大德——佛经里说有的高僧大德,即使出家以后什么也不做,由于他宿世的福德所致,他的利养、恭敬非常多。比如他的亲朋好友等等,会自然而然去供养他所在的僧团。像这样的大德,他也同时做财供养,比如他会把这些钱财用于兴隆三宝、供养僧众。同样,居士也不是只会做财供养,像有的居士也有很高的智慧,甚至有开悟、有证得圣者果位的,他也会去做一些有利于僧众智慧方面的帮助,这也是有的。但是从主要方面来说:僧众承担做法的布施,俗众承担做财的布施。

 

③共受财,得福德增长的欢喜

在共受财法的时候,如何从中得到欢喜?举个例子:一个居士看到一个出家人很艰苦,在山上修行,没有钱去买粮食。这个居士很欢喜地说:“我要供养他一百斤大米,让他可以吃饭,可以修行。”他知道他的行为可以让一个出家人不用去担心吃饭的问题,可以安心办道。如果他知道某个山上住着十个僧人,都没有饭吃,他就想:我现在这一百斤粮食可以供养十个僧人。他去供养的时候,从培福方面来讲,内心觉得更加欢喜:我供养了十个僧人。假如这时他听到有一百个僧人住在那里,他就更加欢喜了。因为很显然,供养一百个僧人的功德、福报很大,肯定超过供养一个僧人的福德。虽然不知道到底对境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内心中我们都会认为:供养大的僧团,福报一定很大。我们知道,在修共受财法正行的时候,从积集功德方面,譬如刚才说的福德方面,能够增长我们的欢喜。

 

④共受法,得智慧增长的欢喜

智慧方面,可能出家师父们对此更有体会。例如我们在佛学院,一个班级有二十个同学一起学习《俱舍论》,《俱舍论》能够开智慧。这二十个人中会产生很多的疑问,比如有二十种疑问。如果在这个班里学习的同学,自己不懂的,假设其他十九个人能够帮自己解决了,那么,靠一个人的智慧无法解决的这二十个问题,而靠这二十个同学,全部都解决了,那我们的智慧增长了二十分,这就是欢喜——比一个人欢喜。如果一个人来到一个两百人的僧团,两百人一起学习《俱舍论》,这时候可能解决问题的数量增加到了两百,甚至更多。如果同样地学习完了,这时候他对于智慧的增长,就感觉到更加的欢喜。

这其实大家也能理解,例如现在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去读重点大学或者重点高中?因为聪明人多。聪明人跟聪明人在一起的话,出来的聪明人就更聪明。如果是和很普通的人在一起,就算他是普通人里很聪明的,但到了聪明的人群里也只是一般。所以从这个方面,大家可以体会,如果看到其好处、功德,就会欢喜。

 

⑤欢喜可以积大资粮、生到上善之处,不欢喜则反之

这样的欢喜可以积累极大的资粮。比如每个寺庙的功德箱上都印有“随喜功德”,假如看见人家放一块钱到功德箱里,我们说“随喜你的功德”,当然这是我们经常习惯性的口头语,如果我们真的在看见别人放一块钱时内心就欢喜一下,这个功德是非常大的。所以,如果我们学会修行共受财法正行,欢喜会贯穿在我们整个修学生活当中。欢喜越多,积集的资粮越大。我们如果经常这样修,内心当中经常欢喜,可能我们自己不用去做太多的努力,就可以积累很大很大的功德。

反过来,有时候我们非常的努力,而我们的心态是反过来的,比如在二十人的班级里,我想成为一个学习最好的人,如果别人学得比我更好,我不欢喜。虽然我很努力地学习,但是看到别人学得比我好,我内心中生起一个“不欢喜”,也就是说我们前面用了很多的力气,几乎就浪费了。因为你不欢喜的事情是什么?不欢喜有人佛法学得很好。当然你的前提是说“比我好”,但实际上从本质分析,是不喜欢某人学习佛法得到很好的成绩。如果这样的业和这样的心态种下去,导致未来你会投生到一个几乎所有人都比你差的环境——这是你所希求的,因为你不想看到(有人比你好)。很可能你会很欢喜地投生到一个佛法很差的环境,如你所愿,你会在那里变得很强、很厉害,但这可能是在一种庸才当中的“很强”,这样的很强没有太大的意义。

有的人反过来,虽然他在二十人的班级里学得很差,但是这二十人都是非常厉害的,他在内心中高兴、希求:要是我总是能够遇到比我学得好的人,总是和福报比我大的人在一起,多好!可能他在这群人当中福报也最小,智慧也最小,但是,我们知道极乐世界里,诸大菩萨在一起,诸上善人在一起,那些人的福报比我们大,智慧比我们大,但是我们如果成为其中一员,那是非常非常幸运的,如果到了福智中等的人群中都成了实际中的强者了。

因此“财法共受”这样去修行,会令我们生起欢喜;有了欢喜,我们在修行的道路上就不容易退堕。在修行的道上最怕的是什么?就是怕我们走着走着不想走。走错了再回头,至少他还想走;走着走着不想走了,这个路就到此为止,到终点了。我们希望不要走着走着不想走,就得有动力。除了有目标,还得不断加强动力。动力来自于观察功德,观察皈依僧的功德。如果我们观察皈依僧的功德,这样去修行共受财法,那我们进道的速度就非常快。

 

(四)要善于总结在团队中得到的提升

当然,这要总结。如果我们不总结,比如有的人出家若干年了,不总结的话,好像觉得自己和若干年前相比没什么大的变化。可是当你到了一个跟你完全不一样的团队时,你会发现这个情况是不一样的。比如我们在座的各位出家人,已经很多年不杀生了,如果你来到一个喜欢杀生的人群当中,你会觉得很不习惯、很不相应。而以前的我们可能会觉得这是很正常的,比如看到一只蟑螂一脚把它踩死了,看见一只蚊子一巴掌把它拍死了,不但要去做,而且很欢喜,没有什么惭愧心。现在我们哪里会有这样的心念?说明这就是差距:你不做,然后觉得做了是可耻的;原是做,而且觉得很光荣。

当我们从一个不杀生的团队里,走到一个杀生的团队里的时候,如果你仍然不杀生,可能别人会说“你这个人很有修行,你都不杀生,比我强多了”。如果我们在那样的团队里待惯了——比如说你从一个不杀生的团队,待到一个杀生的团队,你再待十年,天天杀、天天杀,可能那个时候你内心中也开始差不多了,你就觉得“看,你也杀,他也杀,都杀,杀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过失,就是这回事”。我们会在这当中慢慢觉得,杀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这就是团队给我们的影响。这是最粗的一个(例子)——杀生。

但是如果一个如法的僧团,能够全方位地去做到一切如法,可想而知,我们相当于投生到一个檀香林。所谓丛林,就是能够熏功德。把你放在这个地方,你不需太多太多的用功,自然而然地身上也就香了。比如说在不杀生的地方,你自然而然地习惯不杀生,也喜欢不杀生,也喜欢不偷盗,也喜欢不淫欲,也喜欢不妄语,不去挑拨离间,也不恶口,也不绮语,也不去想偷别人东西,也不想去把别人打一顿,也不会故意想去否定前后世。如果我们习惯于这样的生活的时候,可以说我们得到了皈依僧宝的功德。那个时候你再总结,一看,一定会很欢喜。

 

(五)在一个团队里,尽量取长避短,共同创造好环境

因此,对于好处大家可以去观察、去了解。大家说:“如果有这样的好地方,我当然要去了,譬如极乐世界。”可是去极乐世界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在我们没有到临终之前,我们总要找一个相对来说能够让我们很快增上的环境。通常我们找环境,就是从甲地到乙地,或者从乙地到丙地,这样去找。如果大家有经验的话,可能觉得这样找来找去,好像能找到的也不多;再一个,我们的眼光是不是够,也是个问题;就算你眼光够了,你有没有福报享受这样清净的僧团,这又是一个问题。由于我们的缘分,更切实际的是,我们在一个相对缘分深的地方,待上一段相对长的时间,尝试着去和这个团队共同创造、改变这个环境,这样还来得更切实际一点。

我们住在某一个地方,比如现在的僧团——可能任何团队都有其不足的地方,也有其很优秀的地方,我们都可以想着:如何用我们的智慧,尽量地将这个团队的好处都学会,尽量将其短处都避开,然后能够尽自己的所能,去做一些能够使整个环境变得更好的事情。这个事情其实也不是非常非常的难,好像我们要去盖一个几亿元的、高八万四千丈的大堂那么难,那样的事情可能我们一辈子都不能做成功。可是如果能够改变一点小环境,很多人都去改变一点的话,可能没多久,大环境也改变了。

我想这个僧团,每一位也是非常希求要把僧团搞好,让大家能够更好地享受共住的顺缘,让大家能够具备学修的条件,能够成就圣者。既然有这样的愿景,我想大家应该是很幸福的。因为一个团队的成功与否,主要是看带头人的眼光、格局,还有他的决策正确与否。我们不怕现前有多困难,就怕没有希望。只要有希望、大家都想做,这个事情真的不是太难。何况刚才说的,在这个过程中,就算你还没有走到目的地,本身已经很欢喜。在欢喜中去走的话,就算路再长也不痛苦。如果路虽然不长,但是很痛苦,走起来就会觉得很漫长。

所以在这里,也很随喜大家能够有这样的一个环境,能够积集福德资粮、积集智慧资粮,还能够学修,这是非常不容易。非常随喜。刚才讲的这些对大家做一些法的供养,希望大家能够得到好处。

 

三、自由交流环节

1.法师答疑

问题1:关于助念,听说一句“阿弥陀佛”就送去极乐世界了,个人不是很确信,请问往生净土的事情如何界定?因为有居士常说他念一个走一个,都去了极乐世界,这是否容易犯妄语?知见是否正确?

宗宙法师:念一句“阿弥陀佛”就送去极乐世界了,这个可能性是有的。经里面也有讲,临终十念就能去极乐世界。这肯定是佛说的,不会假的。但是,是不是每个人不观待任何前提条件,只要念十遍“南无阿弥陀佛”,就一定去极乐世界了——马上、这辈子?这不是一定的,在佛经里也没有这样说过。如果这样想的人,那是他自己的理解。

如何界定?有两种界定方法。一个是现量界定,比如我问大家,大家面前有没有这个杯子?有。你眼睛看到了,这就界定了。这样的界定方式能不能界定这个人死后是否去了极乐世界?有这样的能力的人,比如有神通的大德,他看到了,就是有。因为我没有这样的神通,我没有办法用这种方式。我想这种方式也不是普遍可以通用的。

还有一种是推论式,推论式就要有一个正确的理由。他能不能往生极乐世界?如果他符合往生极乐世界条件,那肯定能。能,还要观待有没有障碍,符合条件并且没有障碍,那是可以往生。但是仅凭我们的推论,往生极乐世界这个事情也很难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所以通常我们应该持一种谨慎的态度,按照佛说的这样去做。比如我们知道这里有烟,那肯定有它的因——有火。我们想要冒出烟,比如我们要以檀香烧烟供佛,肯定先要去点火。你不点火肯定没有烟,有烟肯定要有火。但点了火是不是一定有烟?不一定。如果你想要有烟,你肯定要去做点火的工作。这和我们想要年末收成就一定要去播种一样。播种不一定就会让你收获果实,但是,凡是收获果实的人,一定是播种的人。所以我们就算面临可能不一定得到收获的结果,但我们还是要去工作。

至于他是不是妄语,这倒也不能算妄语。有些可能是妄语。妄语和非妄语的区别是什么?如果明知道他去不了极乐世界,却骗人说他去极乐世界了;或者明知道他没去极乐世界,却说他已经去极乐世界,这叫妄语。如果你是出于一种不确定或者是错误的理解:因为佛说的,念一句“阿弥陀佛”就去极乐世界了,这个人念“阿弥陀佛”了,所以就去极乐世界了。这是出于没有正确地理解而造成的一种思想,由此说出来的话,不能称之为妄语。妄语一定是由于烦恼的支使,想的和说的完全相违背了,这称之为妄语。

关于知见,刚才说过,这是他的理解的问题。

 

问题2:想让三宝常住、兴隆,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宗宙法师:最重要的工作,如果以出家师父来说的话,就是闻思修——闻思佛法、住持正法。佛经里面说,一切菩萨的大愿,统一的都是一个住持正法。住持正法就是最重要的工作。如何让三宝常住、兴隆,把法住持下去?住持的方式就是去听闻佛法、思惟佛法、修习佛法。如果一个居士说:“那我是不是就不能这样去做住持正法?”不一定。作为居士,刚才说了,出家人修行你去护持,这也是在护持正法、让常住兴隆。

像出家法师,也不一定(只有说法才是住持正法)。比如这里的出家法师说:“哦,这个是大和尚的事情,住持正法,他去住持。”我们怎么住持正法?比如大和尚给我们讲一部经,“今天你们把这部经给我背下来。”我们内心中记住了,比如《金刚经》里的“一切有为法”这个颂子我记住了,这就是住持了一分的正法。如果你智慧更大,人家问你:什么叫“一切有为法”?你给我解释解释。你把正确的解释记住了,也给他说了,就更进一分地住持了正法。然后人家问你:“一切有为法”这个颂子怎么修行?你对这个颂子经过正确的听闻、正确的思惟,然后铲除了自己不正确的思惟,用于调伏烦恼,去修行,相应了,这样的住持正法就更好。

如果我们能够集体地闻思修一部很大的经论,用于改变我们的行为,比如断除杀生、断除偷盗、断除邪淫等等,那就是住持正法。现在有的人钱多了,没地方花,去赌博、去吸毒、去杀很多很多的生命,想到佛说的不能杀生、不能偷盗、不能邪淫,那他去改变一下,今天本来他要杀一百条鱼的,现在他想:我现在已经听了法,我要去住持正法,我要让法住在我的心中,那我就少杀点吧,杀个三十条。我不是说杀三十条鱼是好事情,而是说他从杀一百条鱼变成只杀三十条,减少杀七十条了,这是好事情。有的人说现在做生意没办法不偷税偷税,如果一分钱都不偷做不到,干脆就一点也不做。但如果你可以减少一点,那也是个好事情。这样去思惟、去做的话,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可以做到的令三宝兴隆、也是住持正法的事情。

 

问题3:如何判定自己是否达到了辨识微细惑的境界?

宗宙法师:辨识微细惑有两种方式,还是刚才说的,一个是从我们比度方面,一个是从现前方面。现前要达到,一定要比度,先推论。你怎么样判到你能够辨识微细惑?你的内心要经过训练,有专注的能力。在你训练专注之前,首先要从理论上了解什么是惑,什么是微细惑。“惑”从理论上讲,经论里讲的非常多,比如《俱舍论》的“随眠品”。我们要了解一个东西、一个烦恼是怎样的,首先要做粗分的观察。比如说经论说瞋是这样的,那我们就要去找:瞋到底是什么样子?瞋的样子你从别人身上是找不出来的,你就从自己内心中先去推论:瞋是这样的定义,好像是这个样子。你就可以第一步先找到粗分的瞋。从理论上找到,锻炼、学习、掌握它的定义。如果你对瞋的定义、烦恼的定义不明白,就可以确定地说,你没有达到辨识的境界。

在了解了定义之后,你要去训练、观察你的内心。观察内心是什么样一个状态,和定义是怎么样配套的,就像拿一个镜子去照。当你开始可以观察到内心、这样去照的时候,因为你前面已经准确无误地先了解了它的样子,现在根据它的样子在你的内心中去找,然后你可以判定,这个时候你能够认识粗分的烦恼。

再之后细的烦恼,就需要你的心更细,要达到专注,要训练你专注的程度。如果你仅仅去训练专注,而不去训练辨识它的定义,你心静下来,就像一个镜子,却没有标准;如果你仅有标准,而不能让心专注,就像一个水面,波动太大,照不出影像。所以主要是从这两方面去努力。

如果你能够很快速地把一个烦恼的定义说出来,并且很快速地在你内心找到你现在有几个烦恼在现行、是什么样子,这是需要经过熟悉的锻炼才可以做到的。如果我们现在对定义也不知道,心也无法宁静,感觉不到我们的心是什么状态,那肯定没有达到那样的程度。

 

问题4:师徒关系如何建立?有哪些方式?如何应对?

宗宙法师:师徒关系的建立主要是从法上来建立的。法上建立,就是听法。比如你到一个地方听一位大德讲经,你坐在后面听了,内心想:这位大德的话讲得太正确了,对我的内心非常有好处,这位大德就是我的老师了,我要跟着他修行。这个时候你决定了,那师徒关系就成立了。第一是听了法,第二个是你认定,这样师徒关系就成立了。这位大德需不需要认识你?不一定,可能他也不知道你是谁,他都不知道你有这个想法,但这样(师徒关系)是可以(成立)的。所以最主动的是在弟子方面。

但是如果一个弟子的行为非常恶劣,然后跑到这位善知识面前说:“我要认你做师父,好不好?”这位师父说:“不行,我不要你这个徒弟。”如果他主动地遮止了,那师徒关系就没办法建立了。只要他不遮止,是可以建立的。这是最基础的一种方式。

如果没有这样的听法,比如说有的人说:“我拜了某某大德做我的师父。”去认了一个师父,这个师父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什么法也没有讲,这样严格地说是不能称之为佛教里面的师徒的。(师徒关系)是以佛法来定位。

 

2.法师提问

以上是小纸条上的问题,说明在座的各位还是学习了很多经论,已经很有基础,也非常的随喜。我想这和在座的大和尚,还有僧团的努力、大家个人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能够学修行次第,学这些经论,非常随喜赞叹大家。大家如果还有问题,可以继续问,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也可以算是结了一个法缘。大家能够对佛法有一定的探讨,很好。如果没问题,我就向大家提几个问题。

 

提问一

宗宙法师:我刚才讲的是否佛弟子的区别,有谁来回答一下?是佛弟子、不是佛弟子的标准是什么?

听众:应该是看他有没有从内心上堪皈依,不知这样回答是否正确?

宗宙法师:对的。但是我想再问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他有了心态上的皈依,但是他没有形式上的皈依,这样可不可以称之为佛弟子?

听众:我个人认为,既然心态上都有了皈依,他一定会做一个形式上的皈依。既然心态上有皈依的态度,他绝对不会去在乎一个形式上的,一定会去做的。

宗宙法师:现在我听到很多人说:“其实我已经天天在吃素了,我老早就是佛弟子了,我心态上已经是佛弟子,干嘛做那些形式?那不是形式主义吗?”

听众:我个人认为,这样是他自己没有信心。如果内心真的是想皈依三宝,肯定是把全部的身心托付给三宝了,难道连一个小小的仪式都没有勇气去做吗?我觉得他这样说是没有底气的。

宗宙法师:您的观点就是说,他如果心态到了,不做仪式,仍然不是佛弟子。

听众:如果他心态到了,他一定会去做,如果他不做,可能就有点问题。

宗宙法师:您说的心态实际上已经包括仪式了,对不对?

听众:是的。

宗宙法师:心态和仪式怎么区别?

听众:仪式应该是一种心态的表达。

宗宙法师:我再重复一遍您的观点,有了皈依的心态,可以称之为佛弟子,因为有了合量的心态,一定会有皈依的仪式,没有皈依的仪式表示他没有合量的心态。这样是不是您的观点?

听众:是的。

宗宙法师:说得挺好的。虽然我还有很多问题,但是暂时就不问了。

 

提问二

宗宙法师:对于皈依和修皈依,很多在座的都皈依过,大家认为我们每天怎么样去修皈依?谁来回答一下,你是怎么修习皈依的?

听众:按照论典里讲,皈依有共同学处、各别学处,各别学处里有遮止学处、奉行学处。遮止学处就是皈依佛,我们就不再皈依天魔外道;皈依法就不再损恼有情;皈依僧就不再与疑谤三宝者为伍。奉行学处是皈依佛以后,看到佛像要去恭敬,作真佛想;皈依法要恭敬法宝、经典,不要把经典随意放置在不干净的地方,或者利用经书做一些买卖、盈利的事情;皈依僧要恭敬一切出家师父,只要他是披着佛的象征解脱的袈裟,我们都应该恭敬,不管他持戒清不清净、有没有修行。

共同学处,第一,我们应该经常思惟三宝的功德,每天昼三夜三思惟三宝的功德,经常皈依;第二,皈依要常常去思惟三宝的恩德,常行报恩供养,哪怕我们每天喝杯水,或者吃干净的食物,或者用一些没有用过的衣服或者其他东西之前,都要先念三宝恩,常行供养;第三,要随念法的大悲,随缘安立一切有情于皈依,如果遇到一些比较有善根、有因缘的人,尽量地引导他们皈依;第四,每天要昼三夜三,至少早晚各三次作皈依;第五,凡有所作皆先启白三宝,不管我们要做什么事情,大事小事,我们都应该在内心先向三宝启白,祈求三宝加持,比较容易顺利成办;第六,下至戏笑,哪怕是谈笑之间,上至命难,遇到生命危险,也不能弃舍三宝。

按照理论上来讲是这样,个人修行的话,有很多方面我觉得还是很难做到。比如说皈依法不再特意地损恼有情,但是我们由于烦恼比较重,有时候生活遇到一些对境会起瞋心。能做到不杀生,但是自己内心的一些东西还需要去调伏,我觉得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努力。

宗宙法师:非常随喜,你理论上已经说得很好。遮止应学、应做的,都说得很好,非常随喜,表示闻思在用功。我们在实际中有差距的话,我还是刚才那个观点,就是我们的近期目标不要定得太高。比如我们要对治烦恼、不损恼众生的话,如果我们定的是不发脾气,定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因为发脾气这个事情是经常的,如果我们说“我一定不发脾气”,因为你经常发的缘故,你觉得反正做不到,所以你就想:不发脾气这个事情,几乎就不可能做到,所以做不到也很正常。

所以我们现在不要这样定,在不发脾气里面——皈依学处的不恼害众生,打开讲就是遮止十恶业道,实际上最主要的先从粗的做起,比如说不起瞋心,不要起“拿起棍子打一个众生”这样的瞋心,先把它遮止了,这样我们是可以做到的。“拿起刀子杀一个众生”的瞋心,我们要遮止并不是太难。所以我们可以把目标定得近一点,这样容易做到。

我们的目标是很远大的,所以要完成也得一步一步来,但是不能以此为由,就说“反正我现在做不到,也是很好的”。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应该一步一步地去做到,这样就不会沮丧。内心中,因为你的敌人,你定的正好是比较弱的、也能够打败他的,所以每次打胜仗你就高兴了。如果你的敌人一开始定得太强了,你每次打败仗,然后你根本就没有斗志了,每次都不想打,反正是打不过。

 

四、回向

好的,大家也没有问题了,我们今天就到这里。我想我们在这里坐着的,也是积累了很多的善根,我们做一个回向。大家坐在这里,从开始到现在将近一个半小时。从开始听说有这个消息、我们有这样的一个佛法交流的机会,然后就有很多的想法产生,比如说“我想去听一听、看一看”,然后我们就会去创造一些条件,从家里或者其他地方来到这里。

已经开始的时候,我们又坐在这里思考,身体没有做什么大的恶业,没有去杀生,也没有去偷盗,也没有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而是坐在这里听一些关于佛法的事情;语业,我们也没有用嘴巴去骂人,去说不好的话,我们的嘴巴有时候还用来问答佛法,这样也是清净的善业;意业,我们没有发什么大的脾气,也没有起大的瞋心,思想方面是朝着抉择善、不善,是佛法、非佛法,这样相应地去做,这也是清净的意业。我们主要关注的东西是缘着佛法,所以我们身语意积累了很多的善业。

我们希望这个善业不要白白地流失、仅仅成为世间享受的一种果报,希望能够尽量地让善根增广,让自己感到欢喜。透过今天坐在这里的因缘,或多或少地听到和佛法相应的内涵,我们会产生一些想法,会改变一些行动。我们会想:如何能够更好地去皈依,更好地去承事僧团,更好地去成为僧团中的一员,更好地去住持佛法。这样的话,我们的善根真的是非常殊胜。

我们把这个(善根)回向到生极乐世界,或者回向能够获人天的身,或者回向能够快速地成佛。尤其回向我们自己的师长能够法体安康、长久住世,也回向现前饶益我们的这些师长,尤其我们附近的僧团、这些大德高僧都能够身体健康、广说正法、吉祥如意。

愿消三障诸烦恼,愿得智慧真明了,

普愿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萨道。

1

 


[1] 别:各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