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接见信众开示

 

宗宙法师 讲述

 

〔2019版〕

 

 

 

 

 

 

 

 

 

 

 

 

 

 

 

 

 

(内部整理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

 


 

2013年接见信众开示

2013年11月17日晚

国学和佛法都是让我们重新建立正确的价值观吗?

居士:无论是学国学,还是修习佛法,在修习的过程当中,实际上这些就是让我们重新建立正确的价值观。请问这种说法对不对?

师长:这种说法要看你是对谁说,如果说你这话是对一个现代的或者是喜欢这种说法的人说的,你跟他先是有共同点的,那你可以这么说;但如果说真正的事实,你不观待任何人的看法,你就是看它合理不合理的时候,那我认为这个说法还是有漏洞的。比如,作为佛来讲,他具有一切的智慧,任何事情没有他不了解的。一般来说,比如在物理方面非常专业,已经达到很高的层次——像爱因斯坦这样的层次的话,那他可以说是这方面的专家,那你可以把他命名为物理学家;如果某一个人医学达到像华佗这样的境界的话,那么他在现代来说,可以说是大医学家。但是你能不能把佛命名为一个大医学家?你是医生,可以这样说,你说我们的佛陀是最伟大的,他医术最高明;你是物理学家,你可以说,我们的佛陀是物理学家。但是从本身来讲,佛陀是不是就是个物理学家、就是个医学家?那也不能这么说。因为佛对什么都是最彻底的、全部的了解了,你说他到底是什么家?甚至于干坏事的那些,比如怎么偷东西,他也完全了解。但你不能说他是一个小偷专家,这样的话就是有矛盾了。所以我认为你可以这样去思考,但是不能把这个作为你的一个观点,因为你这个观点得有个理由去成立它。我就觉得,你在学国学和佛学的时候,你一定要分清它们的根本的观念。你可以融会贯通,你也可以类比——那个相当于这个、这个相当于那个,但你千万不能混淆。一混淆的话,学国学的也说你不内行,学佛学的人也说你不内行。因为你把两个混淆起来了,这个体系就拉不通;拉不通的话,它会前后矛盾。就是佛学里的各宗各派也不能混淆,一混淆就说不通,说不通就站不住脚。所以同样的,你可以这样去理解、这么去思考,但你如果就这样安立下来,说这就是这么回事的时候,十年后你肯定会把自己的这个观点打破,你会说:哎呀,当时我想的是这样的,不是这么回事。

 

人的一生是更多地去经历不同的事情,还是坚持做一样事情直至成功?

居士W:师父,我第一次过来。我的问题是,人的一生什么东西最关键?是更多地去经历不同的事情,还是坚持做一样事情直至做成社会所定义的“成功”?

师长:你首先要观察你想到得到什么,然后还要思考一个问题:应该得到什么?应该得到什么,那你就要去分析,比如说做这个会得到那个,那你就想:我想不想要这个?我为什么想要这个?得到这个有什么好处?不得到它我会失去什么?抉择之后,你又会面临下一层的抉择,你又要想:我想得到什么?我不想得到什么?这样抉择以后你会发现这两个当中你到底要哪个,你还是要权衡利弊,到底哪个利大、哪个利小,去追问你自己。也就是,首先你要确定一种是非观念:哪个是好的,哪个是不好的;哪一方面是优点,哪一方面是缺点。这个你肯定要首先确立。确立之后,在这个好的当中你来选择:我想要什么?

“我应该要”和“我想要”这两个应该是配合起来,不能麻木地去作一个选择。比如说你刚才问的,关键是经历一番,还是坚持一个原则,如果不看你想要得到的东西的话,这两个就没有可比性。

 

如何作选择?对下一世产生影响的是什么?

居士W:如果这两个结果都不错,就是说两条路都可能走到比较好的结果,那怎么样的结果是更好?我们应该怎么去选择?这我觉得很难去界定好和坏的问题。

师长:你说到底是要经历多一点,还是坚持一个,你又说两条路都可以。首先这个“路”,你把它定义为“路”的时候,有个前提——有个起点和终点。没有起点、没有终点,你不能定义为路。比如说从北京到上海,你以上海作为你的目的地、以北京作为出发点的时候,你所走的任何一段路,都可以成为从北京到上海的路。如果你没有目的地,那你就是茫无目的地出门了,你走的任何地方都不是路,虽然你踩的是马路,但不是你要走的,因为没有目的地。你上路了,上什么路?你没有目的地的话,就是游荡。最后你不管游荡到哪里,你不能说你已经到点了。所以我强调的是观待你的结果。

居士W:如果我的结果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生经历,从您的角度来看,这对下一世来会有怎样的影响?

师长:如果你是认为“我的一生应该有更多的人生经历”,为了有人生经历,所以你去经历,这本身不能判定它是好还是坏,因为这个经历当中会有你做的善业和恶业。如果在这个经历当中你做了很多善业,那就影响你的后世——你会得到比这一世更好的身体;如果你做的是恶业,那你必将承担比你这一世要痛苦的一些感受,会在你身上产生。

 

修习佛法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居士W:我们修习佛法,最终目的是什么?我身边有一些朋友说是为了将来不再轮回,去做罗汉什么的。其实那倒不是我(想要)的,到底我们是要去干什么?这是我这些年一直在考虑的一个问题。

师长:我们为什么要脱离轮回,为什么要去修行呢?在我们不讨论、我们不思考的时候,就比如我们坐在这里,首先,我们总是希望我们坐得要舒服一点。比如我觉得这样坐舒服,那我就这样坐。如果现在我们无法这样舒服地坐下去,比如要倒过来坐的时候,那肯定觉得不舒适。不舒适的话,我们连讲话的这种想法都没有了。像这种想要舒服而不想要不舒服的状态,是可以不用问理由的,这是我们都共许的,我们都认为这很自然。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会想了:凡事都有个前因后果,如何能够让我们一直坐着,很舒服,而又不会被干扰?那它也有个前因,这个前因就决定了我们能不能舒舒服服坐在这儿。同样的道理,我们能舒舒服服坐在这里有前因的话,那我们舒舒服服一直坐下去也得有个前因。现在如果说我们没有掌握这个舒舒服服的因的话,那是不是就可能会不舒服了?我们不想要不舒服的话,我们是不是要想想到底是什么导致我们舒服还是不舒服?你搞清楚以后,你肯定会想:我要去种舒服的因,我要去拿掉不舒服的因。这就是我们佛教讲的要修行的目的。如果光是这样,比如我暂时地舒服一小时,够不够?不够。因为可能舒服完了,痛苦又来了。那要达到这种一直舒服、一直没有不舒服,一切不自在、不舒服永远不产生的(状态),这就叫作轮回的解脱。

居士W:轮回的解脱真的是我们应该要去追求的目标吗?不是也有人变成菩萨再回来吗?

师长:如果刚才你同意了我们都想要舒服,而不想要不舒服的话——除非你反驳我说,“我就是要不舒服”,那就完了。菩萨回来,是什么意思呢?比如消防队员,如果一个房子起火了,房子里的人想出去,消防队员想进去——消防队员进去干什么?他不是因为这里很舒服(而进去),他是去救人。他很讨厌这个火,又是烟熏又是火燎,他也要作好保护的准备和手段。他喜不喜欢进去?不喜欢进去!他想不想进去?想进去!想进去干什么?救人呗!救了人赶快走了。所以这就是菩萨,这是打个比方。但菩萨比他(消防队员)厉害在哪里呢?他进去不会被火烧死,消防队员可能还有生命危险。所以,菩萨进来的话,不像被困在火中的人是被困起来的,他不被困的,他是自由的,进也可以、出也可以,这就是菩萨。

 

我们的所作所为,到头来受影响的是自己

居士:现在有的人,他并不在乎他的下一世,过了今天不管明天,你跟他们谈佛法,说“你下一世怎么样怎么样”,这个说法可能会没有效果。如何让他们充分认识到在现世也是有重大影响的?

师长:这个可以类比嘛。一般社会上聪明的人,越聪明他想得越远,当然这个前提是截止到临终。那么你就可以类比,怎么类比呢?比如说,你仅仅想今天,就会障碍你想明天;障碍想明天的利益的话,就障碍你得到明天的利益。同样的道理,你仅仅想这个月的话,那就障碍你得到下个月的利益;仅仅想今年的话,就障碍你得到明年的利益。这样类推,那你再进一步:你仅仅想今世的话,就障碍你得到来世。至少你可以让他通到几十年后去。有很多人其实已经想得蛮远了,比如(买)养老保险等。还有一些搞建筑的,他跟我说:你看我才30多岁,要是这个建筑不好,到时候要把我抓起来;如果我现在80岁了,那我可不管了,我给你乱盖、偷工减料,我不怕的!他这是很显然——反正快死了,怕啥呢?倒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这个例子就说明,一旦你不关注以后的事情,就会障碍你去为后世、为以后谋利益。你把这两个给他拉通的话,他就知道,必须该关注一下以后的事情。你看他已经承认一个了的话,你再进一步说:如果这样的话,那你多想想以后。如果他确定地说:哪有下世?没有下世。那你问他:哪里有你80岁?没有80岁,谁敢肯定你活到80岁?那他说:我可能活到80岁,我要做准备。那你说:你可能有下世,你为什么不做准备?

我觉得原则上,人类的行为是由他的思想掌控的,任何你这个身体所做的研究科学,其实掌控的主要的动力还是人的脑子。打个比方,佛教讲的杀业,对自己来讲,将来会堕三恶道,对自己来讲他身上会承受什么?经常会短命、多病。对这个世界会有什么影响?吃的东西就没力量,吃了以后,不能让你长寿。为什么没有力量?有毒呗。比如说农药,现在我们吃很多很多的农药、化肥、激素,反正是不好的东西都被我们吃下去了。这些东西哪来的?不是我们自己制造的。谁制造的?想杀生的人制造的,他想杀虫呗。所以你说回到人啊,其实吃到毒药是什么?是你想杀生的这种心态制造了一些毒药,然后再给我们吃。如果我们断绝这种杀生的心态,我们用环保,我们保护生命、保护土地,这样得到的一个直接的结果是什么?我们吃到健康的食品。像我们现在推广到生活当中,你说为什么人心好坏决定着我们的生活质量?包括所有的,比如房子的质量、衣服的质量,任何东西的质量。产品的质量,你从这个产品——这个结果出来,前面有很多因,有设计的人,有工作的人,有生产的人,这一套的环节当中,包括运输,每个人如果本着一种信念:我一定要好好地把这个东西做出来给人家,才负得了这个责任,我的良心才对得起自己。那就表示,每一个细节他都做得很好。反过来,你根本就不观待人家的利益,只想赚人家的钱,就像那些违章建筑,反正质量差的东西统统出自于我们这种不想管别人利益的心。所以回到心的话,那我觉得这就好解决。

所以我担心的是以后的人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做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为了自己现在好。就像刚才我说的:盖了房子倒了不关我的事了,只要我年纪到了就行。如果都没有人认识到佛法的价值,虽然想为自己现在好,却做了些只让自己受苦的事,就太可悲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