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业果 慧对人生》

 

宗宙法师 讲述

 

〔2019版〕

 

 

 

 

 

 

 

 

 

 

 

 

 

 

 

 

 

(内部整理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佛教的业果。因为第一次见面,不太了解大家对业果、对佛教是什么样的看法,只能是大概地把大家当作对业果比较感兴趣或者想了解的人,这样来介绍,而不是把大家当作专业的宗教人士来介绍。所以,我们就当成人生当中的一次相遇,就像在飞机上或者在漫长的旅途当中,有这样的缘分遇到了,然后我们正好有这样的时间,比如一个多小时。你就想:平时我对佛教不太了解,有一点兴趣,碰到一个出家人了,跟他聊一聊,看看他说的佛教是什么回事。

今天主要介绍的,是佛教里的业果的观念。业果,大家平时都有一个口头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大家都了解。具体的善报和恶报,是今天要阐述的。

 

我们都希望获得身心的快乐,不希望痛苦

我认为,我们都希望获得身心的快乐,谁也不想去受苦,谁也不想获得身心的苦恼,这我们不用很多理由去安立,是本来就需要。比如我们刚才进来之后,首先要找到一个舒适的地方坐下来,要避免很多很多的不舒服,然后我们才可以进行交谈。如果我们刚刚从外面跑进来,气喘吁吁、身心不安宁,或者我们进来以后找不到一个坐的地方,或者很拥挤,我们的身体可能就不舒服;身体不舒服,我们的心就不安宁;心不安宁我们就不快乐,我们肯定就没有机会再坐着这样交谈。如果再进一步,大家三天没有吃饭,再坐着这样交谈的希望就更小。也就是说,我们有个前提:我们不希望坐在这里受任何的痛苦。

推广到很多很多事情当中,比如我们在工作当中,还有我们在家庭里也好,在学习上也好,不管身体遭遇到什么样的感受,我们都是希望身体要舒服,心情也要愉快。谁也不想碰到一些骂自己、鄙视自己、嘲笑自己的人,也不希望我们的身体在寒冷的时候没有衣服穿,在炎热的时候又没有空调可以乘凉。这说明我们是希望快乐,不希望痛苦。

 

快乐的果是从因而来的

达成这个共识后,我们再往下。如果我们都希望得到这个结果,是不是我们不需要用什么办法就可以得到?就好像说,我们坐在这里舒舒服服,以及我们这一年过得舒舒服服,我们不用担心我们的未来,我们也不用担心别人跟我们竞争,我们从来不用考虑明天的工作还有没有。如果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他可能离失去快乐也就差不多了。为什么这样说?大家都知道,现在的竞争是很激烈的,不管你的地位有多高,财富有多少,一旦你停止了努力,或者进行错误的努力,你所拥有的这一切就快要失去了,你不想要的痛苦就快要来到。也就是说,我们的快乐也好,痛苦也好,都是有因的——有前因才有后果。比如说大家坐在这里,肯定是有你们的青年时代,也有你们的童年时代,还有你们的婴儿时代。既然是这样,我们要持续地获得我们所要的东西,肯定要抓到它的因,从因上求。这我们都知道,就像一个农民,他知道今年收成好不好要观待自己的努力,要去种这个种子。如果我们没有抓到因——假设我们在春天的时候不播种,可以肯定,秋天就没有指望有收成;如果我们播了种,天时、地利各个方面配合,结果是会有的。世间的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有因才会有果,有果肯定要有前因;如果没有因,就肯定没有果。这个定理是这样的。

世间的万物是这样子的,作为对佛教感兴趣的人来讲,(要知道)佛教里最重要的一个观念,就是善因会得到“善果”。“善果”是什么?主要就是快乐的果。也就是说我们得到身体的快乐,主因是什么?就是善业;得到身体痛苦的感受,主要的因是恶业。这是佛教最基本的观念。

 

果是由主因决定的,而非次因所决定

有的人就会想不通,他认为,现在有的人干坏事,也可以得到很多很多财富,也可以过得很舒服。于是就说这个因果不成立——这么多人干坏事却得到好的结果,还有很多人干好事却得到坏的结果。

这里我们是讲一个主因,什么叫主因?比如有人问你:“你是谁生出来的?”你肯定会说是妈妈生出来的。会不会有人这样说:“不对呀,你不是妈妈生出来的,你是护士生出来的。”不会。如果人家说:“你应该是护士生出来的,因为如果妈妈没有护士的帮助,是生不出来的。”我们知道那是他没有分清主因和次因。什么叫因和果?佛教里讲,能够生出果的,就是因;因所生出来的,叫作果。凡是能够对生出来的这个结果有作用、有帮助的,都可以叫作因。因此,不管主因还是次要的因,总的都通称为因。也就是说,对于医院里生出来的孩子,妈妈、护士、医生,凡是帮助他出生的,都是他的因。

从这个比喻可以类推,一个人得到了快乐,他的主因是什么?是善业。但是仅仅一个主因是不能够完成的,还需要次要的、辅助的因。虽然他有这个善因,比如他以前做了很多很多好事,布施贫穷的人等等,这辈子他就获得了很多很多财富。但是他如果这辈子一点点次要的因都不去做,比如不去努力、勤奋地工作,这个结果还是出不来。同样的,一个人往昔做了很大很大的好事,这辈子他去干坏事,去抢银行、去偷东西,最后他发财了。同样的发财,按照佛教来看,我们知道主因是善业造成的,但他这辈子也需要一些辅助的因,比如有的人是干了坏事发财了,而有的人是干了好事发财了。至于前面的因和现在的因,我们一般人很难了解前面的因,都只能了解现在的因。比如我们知道某某学习了以后,出国留学,经过培训,在单位里努力地工作,然后发财了。因为这是看得到的,所以一般人都公认这是发财的因。

 

要想获得快乐,必须找到它的主因

佛教的观点是善业能够产生快乐的结果,这是它的主因。但是产生快乐的结果,也会有一些不好的助缘,比如说一些辅助的因。如果不了解这个,可能我们在追求快乐、追求幸福的时候,追求不到。因为你连因都把握不住,你肯定不知道该种什么因。不知道种什么因,结果也就得不到。所以,凡是想得到快乐的人,并不等于就能得到快乐。如果我们又想得到快乐,又想实现这个快乐,除了想要,还要按照能得到的方法去做。你要按这个方法做,必须把握住什么是能产生的因。所以了解因果对于我们获得未来所需要的快乐,是必不可缺的。

有的人就说了: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富二代,他没有通过什么努力,天然就有很多钱,你怎么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你认为(既然)有天然获得财富的人,你就可以不去努力,那首先你要思考,你是不是天然获得财富的人呢?如果你是,那么,既然是不知道的情况下获得的财富,你能保持多久呢?你想不想保持下去?如果不了解因——可以看到,很多人从很有财富变得一无所有,这样的人大家是看到很多。

所以,一个人现在快乐不快乐,这还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现在你是不是已经了解到快乐的因,以及你是不是已经开始种快乐的因。这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凡是有智慧的人、聪明的人,应该都是要从长远考虑。没有几个人会说:我只考虑现前。这样的人有——很小的孩子,或者是不求上进、没有远大的理想的人。这样的人离受苦也就不太远了。我们都不想做这样的人。所以今天给大家介绍的,主要的就是因和果的关系。

 

业果运作的原则

如果我们想了解业和果,要了解业果总的原则,总的原则有四条。善业感得快乐的果,恶业感得苦恼的果,这是第一个原则,是决定的。如果我们想创造未来的利益,这是第一个要掌握的。我们要这样去思考:我要想获得的是乐,那我要种善的因;我不想要苦,我就要把它的因拿掉。就像我们去看病,我们想要身体健康的快乐,看完病还要把握什么?你不要继续去造得病的因。比如感冒了,医生告诉你不能着凉、不能吃凉的东西。你回去以后就要注意,为了不要让病复发,你就得去做,要把生病的因遮止掉,把它停下来。这两点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要知道第一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知道了,够不够?还不够。还有第二个原则:一个微细的、很小的业,它会变成很大的果。就像世间一个很小的种子,种下去若干年后,会变成很大很大的树。看到这颗大树的时候,如果有人告诉你,它原先就是一颗很小的种子,这令人很难相信。在业果当中,佛教里的“业”也是一种因。什么叫业?就是我们的行为——身的行为,语言的行为,心里的、思想的行为。它们都会有结果,很微细、很小的一个业,一个身口意的行为,都会产生一个很大的果。

我们了解了第一个原则,总的来说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你故意去欺骗一个人,比如你明明看到某某干了坏事,别人问你看到没有,你说没有。或者反过来,明明这个人没有干这个坏事,别人问你:“你看到他干坏事了吗?我给你一万块钱,你说个假话吧。”然后你把没有的事情说成有。就这样一句话,它会有个什么结果?会给我们带来未来很长很长时间的痛苦。(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痛苦?你会遭到别人的诽谤。比如你明明没有干坏事,但是单位里的同事、朋友指责你,说都是你干的。这两者是有因果关系的。

我们听起来可能想不通:我现在被人冤枉,跟我以前冤枉别人有什么关系呢?这好像没什么关系嘛!我说话的时候,我冤枉的是张三,现在冤枉我的是李四,这两个有什么关系呢?根本没有关系。我们通常会这么想。这是难以了解、难以相信,但是佛所说的,不是从自己的想象中出来的,业果不像我们看小说,也不像发财致富之道,作为宣传广告来做。佛通过什么?通过自己真实的了解。

什么叫真实的了解?比如现场大家看到这里点了香,烟出来了,这是大家眼睛都可以看到的。看到这个烟,它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就思考,然后发现这里点着一根香——有香的地方有火,火和烟有因果关系。什么因果关系呢?我们看了以后就知道,在没有火的地方,比如在有水的花上面,你是找不到烟的;正因为这里火出来了,接着烟也出来了,所以你找到了因果关系。没有火的地方是没有烟的,而有烟的地方就找到了火,这两个是因果关系,这是我们都可以相信的。

佛说的因果道理时间跨度太长,比如张三小时候冤枉了别人一下,到了他四五十岁的时候被别人冤枉了一下,这个时间跨度大概有几十年,我们很难想象得到这两者有什么因果关系,(时间)太长了。但是业果甚至可以跨越更长的时间。然而有智慧如佛陀这样的人,在他的智慧面前,时间是不成问题的,他能够看到这两者产生的必然的联系性,然后再告诉我们,那就是可信的。我们也可以去推论、去推理。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原则:没有做过的业,你就不会遇到这个果。如果现在你受到一个苦,这是你已经受到的,那肯定不是你没做过的,你肯定做过,没有做过不会受到。同样的,有人说:我为什么这么贫穷?我为什么这么不如意?你没有做过如意的因,就没有如意的果,没有种因就没有果。这是我们最基本的观念,所以这是第三个,没有做过的业,不会遇到果。

第四个原则:已经做过的业,是不会丢失掉的。这叫作功不唐捐。我们有时候很努力,辛勤地工作、辛勤地付出,然而却看不到结果。在没有人的时候我付出很多汗水,但是为什么老板总是喜欢那些在他面前工作的人,不喜欢我这种默默付出的人?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你心里会不平衡,觉得好像我做的善业没有得到应得的结果。

如果我们了解了第四个原则,我们就会对未来有一种预见性,我们不用去问算命的。如果你对这个原理彻底了解了,你会信心百倍,坚信你做的好事在未来肯定会有个好的结果。还要坚信什么?——你做的坏事不会无缘无故消失。经常,我们做了坏事,采取让时间来淡忘它,慢慢地我们忘了,就算了。时间久了,觉得好像已经消失了,因为心里已经不紧张了,好像觉得时间过了这么久,还有谁知道?已经忘记了。但是对你做的好事,却一生铭记不忘,比如小时候你给小朋友一颗糖,你也记得很牢,你说:“我小时候给他一颗糖,他为什么还对我不好?”有时候你好不容易为妈妈付出一点点劳动,你还说,为什么妈妈对你还不好。这就是第四个原则——已作业不失。

这四个原则就是佛教里的“业果”的总的原则。我们为什么要了解?是因为我们想获得我们所要的结果,以及离开不想要的结果。

 

如何具体地去运用业果原则

运用的时候怎么运用?是不是你了解了总的原则就可以运用起来?还不够。在总的原则上面,还要学会具体的运用——你要了解什么因感什么果,这样才可以运用。

比如总的来说,我们都知道要做个善良的人,做一个对社会有付出的人。然后你就去捐钱给乞丐、修桥补路等等。哪里地震了你赶快捐钱,捐完钱以后你就想:现在我已经种了善因。过了几天,突然你被自行车撞了一下,或者摔了一下,头摔破了,你就想:怎么回事?我已经在做好事了,为什么痛苦的结果却跑到我身上?凡是做好事必然要得到好的结果,现在不好的结果在你身上发生,你就想:我做好事白做了,我做好事也是摔了一跤,他做坏事也是摔了一跤,我还不如不做好事。这就要了解,你做的好事,直接的结果是什么?还有你不想获得的痛苦,它直接的因是什么?

一般来说,你身体受到一些意外的损害,比如你被刀砍了,被石头压了,这些是来自于什么?来自于杀生的果报,比如杀人、杀牛、杀猪等等。反过来,你想得到身体的安乐以及寿命的长远,要从它的直接的因上着手,那就是断除残暴的杀戮。偷盗会感得什么果报?就是自己的财产会损失,即使你有财产也做不了主,比如由你的老公做主,或者你的老婆做主。钱都是你们的,但是你做不了主。这就是偷盗损失了别人的财产,导致你自己贫穷。还有家庭的和睦,妻子贞良,丈夫忠于妻子、妻子忠于丈夫,这是什么的果报?就是你自己对丈夫或妻子的忠贞不二,也就是不邪淫,不去搞一些婚外的行为,这两者是有因果关系的。

有的人虽然布施了钱财,这样导致他在未来财产不会损失,但是不代表他未来身体会很健康。如果你找到了具体的、各别的因,你就真正地能够把握。你想要什么,那你就去种什么因,就能得到这个果。反之,你混成一团,“总的来说我干好事,所以一切不好的都会远离我”,这是做不到的。我们在了解这个之后,如何去运用,如何去相信?可以先总结。

刚才我们都承认,我们想要的东西肯定是有一个因的,我们可以通过总结,可以试探,可以分析,也可以做“市场调研”。周围的人你去看,如果有一个人经常被人家诽谤、被人家骗,如果这些情况太多太多地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你可以检查分析,想一想:这个人是不是经常在骗人,是不是很诚实?现在我们的观念都觉得诚实的人才会被骗,狡猾的人不会被骗。狡猾的人狡猾了一辈子,他是不是到时候也该被骗了?可以去总结。还有一些有财富的人,现在好像不偷税漏税生意就做不了,好像偷了才能活得很风光。我们可以总结、分析:到底是不偷的人更有财富,还是偷的人更有财富?这要经过客观的比较,不能想当然:好像我看到的都是这样,那就是这样的。我们可以分析。

在生活当中,你从两方面去分析,一个是你想要的方面,一个是不想要的方面。所谓的“善有善报”合不合理、有没有可行性?这样去分析。如果你比较仔细、周密地去分析了,这些在生活中经常可以找得到,可以看得到这些例子。我个人找到的例子通常都是可以成立我的观点。当然如果你们找到相反的例子,我们也可以共同探讨。

 

我们的未来掌握在自己手里

总的来讲,如果我们要把握我们的未来,主要是靠谁?靠自己。如果我们去相信任何不可知的力量,或者神秘的宗教等等,他说你快要有什么不好的结果了,你问他怎么办,最后的归结是“你赶快捐钱吧”,好像一捐钱就什么都解决了。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估计你离上当也就快不远了。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命运和未来,主要是把握在你自己手里。这是佛经主要阐述的观点。也就是说,如果你找到一个地方,他告诉你这样能够解决你种种的苦恼,而最后仅仅是归结到“你相信我就可以了,你给我捐钱就可以了”,这样是很不科学、很不合理的,完全应该去仔细思考,我们不应该去做无意义的事情。

如果你想获得健康、长寿,不被人欺骗,你必须去种这个因。想长寿,你就不要去残酷地杀害众生,同时你还要反过来,要起慈悲的心,起帮助其他众生的心。如果以前有(杀生过),第一要停止下来,第二要反过来。不反过来,它不会停在那里不动。一个一个去找,比如长寿的因是什么,财富的因是什么,家庭和睦的因是什么,有忠实的合作伙伴的因又是什么,它们都有自己的因。找到以后,然后从因上去求。与其羡慕别人,不如自己去做。

这是可以实现的,我觉得从“可以实现”上来看,我们应该感到很高兴。如果你说什么都是由神秘而不可知的力量把握的,那我们还能干什么呢?如果你把一切都寄托在命运上,那我们也不用干什么,反正有命运。

如果是可以改变的,那就看我们是不是想改变。想改变,就能改变;能改变,我们就要从因上求。所以刚才讲的几点,善业必感乐果,恶业必感苦果,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微细的、很小的业会感很大的结果;第三个,没有做过的业不会碰到结果;第四个,已经做过的业不会自然而然地消失。这是总的原则。各别的原则,就是不同的业感不同的果。

刚才讲过,业有三种:身、口、意的。身体的有杀、盗、淫;语言的有四种:骗人、挑拨离间、骂人,还有说废话,说黄色的、无意义的语言;思想的,就是贪、嗔、痴。这些加起来叫作十恶业道。我们平时经常听说“这个人坏透顶了,十恶不赦”。如果我们想获得不同的那一分快乐,我们就从不同的因上去求,去种因,就可以获得我们想要的东西。

这就是我介绍的一个很简单的业果的道理。认识了这个道理以后,用这些原则去掌控我们的行为;行为掌控了,结果就掌控了,我们想要的东西就会来,不想要的也就不会来了。这样我们的人生就会过得更美好。这就是今天的主题。

 

自由提问

下面,你们有什么疑问,可以交流,我并不是灌输,你们可以反驳,欢迎你们反驳。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提问题。

 

听众1:宗宙法师您好,您开场的时候说,所有人都想得到快乐,不想得到痛苦。释迦牟尼佛刚出家的时候经历了很多痛苦,他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呢?他也应该是追求快乐的。

师父:比如一个病人到了医院,医生问他来干什么,他说想解除他的痛苦,医生说:好,我给你开刀。开刀的过程当中他受了很多痛苦。那你说他是想来解除痛苦,还是来受苦呢?

 

听众1:是解除痛苦。

师父:你为了解除很多的痛苦,所以只好忍受开刀的痛苦。

 

听众1:但有的时候,你在追求解除痛苦的过程中,你忍受了很多苦,最后还是没有解除痛苦。

师父:刚才您问的,释迦牟尼佛去修行的时候受到的那些苦,相当于为了去解救所有的病,然后得到一种正确的对治方法,他通过受这样由治病而生的苦,就不再受将来的苦。您说有的人也想解除未来的痛苦,也去努力做了一些修行,但是这属于方法没有找对,所以就白白地受了很多苦,就像现在很多人吃错药了。

 

听众2:如果遇到不信因果的朋友,应该帮助他们,还是远离他们?

师父:首先前提是朋友,然后是“不信因果”的朋友。既然是朋友就要帮助他们。你远离他或者帮助他,不能从信不信因果去界定。比如我们碰到一个朋友喝多了酒,已经发酒疯了,不认识你了,对你乱踢乱打。如果你不帮助他,他就在大街上倒下去了;你为了帮助他,又要被他打,你说你是远离他还是帮助他?你最后肯定还是要帮助他。你为了帮助他而被打了一顿,这还是值得的,毕竟你为了保护这个朋友,不然他在大街上出了什么事情,不是很危险吗?

当然具体的方式方法不是一成不变的,帮助他的方法有很多,比如一个发疯的朋友,你可以把他抬走,也不是说一定要被他打。但是心态上一定是帮助他,不可能远离他,方法上可以有很多。

 

听众3:疾病与业的关系?现代人的疾病因缘是什么?

师父:病,主要是杀业所感。往昔的杀业造多了,这辈子就生病。如果共同的杀业多了,就共同的都多病。还有嗔业,经常有猛烈的、暴躁的思想,会感得什么?瘟疫。中医里面叫作疠气。暴戾,这样的人多了,就会瘟疫流行。

所有的业里面,危害性比较猛烈的,就是杀和嗔。所以我们反过来,想要身体好、想要心情好,就要断除杀和嗔恚这两个。

 

听众4:我老公每天总是对我恶口,如果这是果的话,我前世造了什么因?我现在应该如何做?

师父:这种情况,当然前世自己肯定是有过恶口。但是我觉得这辈子的恶口肯定是互相的,不会说只有老公骂老婆,老婆骂老公肯定也不少。我们要检查,提正念:我们自己在语言上,是不是常常在无意当中说一些恶口?

现代人很多把社会上的压力拿到家里去抒发,所以在外面彬彬有礼,到了家里非常暴力,可能还觉得这很正常——因为我信任你、信赖你、依靠你,所以我把你当出气筒。可是如果对方也这样想,家庭的战争就爆发了,这很正常。所以我觉得这一世对自己的语言要检查。

尤其你们已经在带孩子的,要非常的小心。如果在孩子面前,你们作家庭战斗的话,不用多久,孩子也可以成为一个得力的“干将”。我了解到一位居士,她在家里非常爱护小动物,她的孩子很快就学会爱护小动物;她在家里骂她老公,她的孩子就开始骂她。学得很像,把她所有的都学会了,很快。这就是业果。将来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培养的孩子这么不孝顺,这么会骂人。”那你回想,在他小的时候,你在他面前骂了多少次人?

所以简单一点说,不管前世怎么样,先检查你现在做得怎么样。

 

听众5:有时候和家人谈到佛法,他们都不相信,甚至会谤佛,该如何帮助他们产生正念?

师父:应该多做家务事。通常我们学了一个高深的道理,自己还不会运用,然后就把这个道理强加在别人头上。最直接的结果就是遭到别人反对。所以你想要别人相信你,你一定要做出榜样给他们看。你自己都做不到,你要他去做到,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回归到起点:从因上求——你自己要做好。

比如你原来在家里很懒惰,不做家务活,那你变得多做家务活,他就觉得这个人信佛以后怎么变得那么爱做家务活,肯定是信佛的好处;以前你经常动不动就发脾气骂人,信了佛以后,说话非常有礼貌,非常会体贴别人,他就会想,这就是信佛以后变的。反过来,原来你可以整天在家里和老公或老婆一起看电视、带小孩,信了佛以后,整天人就不见了,或者去打坐、修行了,当然,他现世的利益已经损失了,你还指望他去信佛就更没有希望了。所以要多做家务活,之后再给他谈佛法,令他产生正念。

 

听众6:请问打胎会造成怎样的果报,如何忏悔?

师父:这是属于杀业,果报,在现世是身体不好、多病,忧愁;来世——如果你相信有来世,来世也是不好。

如何忏悔?就是反过来,认识到这是错误的行为,自己发愿再也不做了。心里不要随喜,也不要叫别人去做这样的事情。这样就可以起到忏悔的作用。

 

听众7:有的人一辈子都很不幸,他的业难道是上辈子积下的吗?为什么有的屠夫也很长寿?

师父:这个我刚才分析过。我们承不承认我们每天吃的饭是种子种出来的?都承认。我再问大家,谁敢保证“我今天去种地了,我就一定会获得收成”?虽然这样,但我要吃饭,我该怎么办?还是去种地。所以说,有果必有因,有因还要观待因缘,才能结这个果。如果我们不去种地,肯定没有果实,种了地就有可能有果实。所以我们要努力。

同样的道理,杀生一定会有不好的果,但是有人说屠夫也能长寿,这表示结果还没出来,我们不能因为这个而说我们也可以去杀生。

 

听众8:我妈妈信其它教,我也完全支持她的信仰,但是我内心中还是蛮想信佛的,但是妈妈不认同佛教,非常排斥,想问一下,我该如何拥有自己的信仰?

师父:我们对信仰和家庭,应该分开看。信仰本来是内心的一种行为,你信什么完全是自由的。信仰自由,不信仰也是自由。所以从信仰上,不能强迫谁去信什么。但是从孝顺的角度,作为母亲,我们应该孝顺她。凡是她喜欢的、也需要的,我们应该尽量给她满足,但不代表你也要去信仰。

比如一个小偷,他生了一个孩子,如果这个孩子要孝顺的话,难道他要去偷东西吗?他肯定不能去偷东西。难道因为他父亲是小偷他就不去孝顺吗?肯定要孝顺,他是他的孩子。

同样的道理,信不信,完全是自己决定,但是你尊重别人的信仰,这是必要的。你对母亲要孝顺,这也是完全必要的。这两个我觉得应该一分为二,信仰不信仰,感情归感情,各是各的。

 

听众9:为什么总是会对自己的孩子生烦恼心,怎么办?

师父:烦恼心有很多种,比如贪的烦恼,发脾气的烦恼,还有无知溺爱的烦恼。这个应该分门别类,找出来,才一一地对治,也不能混起来。

 

听众10:今生贫穷的因是什么?上下级、朋友中人际关系不好的因是什么?

师父:今生贫穷主要是悭贪,还有偷盗、不诚实。比如偷税漏税,压榨你的员工应得的报酬,还有欺骗顾客,用不好的商品以次充好,这些都是贫穷的因。要观察,你现在是不是在做这些事情?或者观察你内心当中,是不是希望做这些事情?有的时候我们没有做偷盗的事情,但是经常在想:一旦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做。如果有这样的心态,也是贫穷的因。

人际关系不太好,有几个比较粗的方面。你是不是经常计较一些利益,或者和同事争夺一些有限的利益?包括地位、报酬。还有当别人获得好东西的时候,你内心是高兴还是嫉妒?如果有这些因,把它去掉,关系就会好。

人和人的关系,你老是想从别人身上索取一些东西的时候,关系就快不好了;你老是想着怎么给别人一些东西的时候,关系就快好了。如果你讨厌谁,不想跟谁在一起,教你一个办法:你天天去找他要钱、要东西。他肯定就躲着你。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听众11:我《大般若经》已经念了两百卷,感觉很多佛学概念都不太明白,是否有必要继续念下去?还是先弄清楚概念然后再念下去?自己逐渐感觉到念诵的好处了,但是有时候还是感觉很枯燥,这样的情景是正常的吗?

师父:这要看我们为什么要念诵《大般若经》,以及我们最初的想法——想得到什么结果,要知道你的动机才能够给你建议。比如你仅仅是想:我晚上闲得无聊,我念念经也蛮好。那你已经得到了,你已经通过念经把时间填满,你虽然觉得枯燥也蛮好。如果你是为了读懂、彻底地了解意思,那不了解内涵肯定是不行的。

 

听众12:在学佛的过程当中会生烦恼,学的时间长了,变得很迟钝,对周边的人和事变得不敏感,不知道该怎么做?

师父:这大概是学错了,要赶快找个好的老师去指点才行。

听众12:学的时间长了,仿佛只会追求形式上的东西,比如去寺庙、吃素、念咒,但是忘了是不是真正在学佛。如何保持不退初心?

师父:保持初心不退,就是要调整动机。明确我们的动机,我们为什么要去学佛?我们想得到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每件事情要清清楚楚的。

因为很多人一开始就没有明确的动机,一信佛,“我应该吃素了,我应该不吃葱、不吃蒜、不吃酒、不吃烟”等等,认为这就是学佛,学佛就应该这样。因为一开始盲目地做,所以后来才会出现问题。

一开始就很清楚,比如我为什么做?不盲从,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就好像我们上高速公路,如果一个人根本没有搞清楚上路要去哪里,那毫无疑问,他到了半路一定会很无聊,然后就觉得没有动力了。最初的动机要自己去找,然后就会不退初心。

 

听众13:我妈妈也信佛,也上课、念佛、念经,就是不专心、不深入,没有出离心,怎么办?

师父:你就自己做好,做给她看。你自己也做不好,还能怎么办?你想帮她肯定自己要有能帮的办法。

 

听众14:小孩在信佛的家庭还是不听话,为什么?

师父:因为我们错误地认为,信佛的家庭就一了百了,什么都好。本来就没有这个道理,谁说信佛家庭的孩子就一定听话?信佛的家庭如果你自己都没有按佛说的去做,孩子怎么会听话?

通常来说,孩子不听话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做爸爸妈妈的自己也不听爸爸妈妈的话,还有一个是自己言出而不必行,经常骗孩子,觉得他是一个小孩子就骗他,就让他蒙上了一个阴影,觉得做好孩子、听话的孩子没有得到一个好报。这样就不好。

 

听众15:念咒学佛以后是否应该将一切都看淡,越来越忽略身边的人和事,以此远离世间的凡事?这到底是修好了,还是修歪了?

师父:不管是修好还是修歪,这肯定是一种错误的观点,不能够叫作“一切都看淡”。学佛要有理智,学佛的情感是什么?慈悲心越来越强。当你的父母也好,妻子、丈夫、孩子、朋友也好,凡是他们受苦,你都感到如同自己身受一样。学佛以后这种感觉应该是越来越强烈的,不会是越来越淡,但是你不会贪著。这是有区别的。

 

听众16:痛苦和快乐是相互依存的,和痛苦相比较的时候,才会觉得快乐。但在现实当中,很难把握,如何正确地对待?在现实当中,谁会主持公道?这个因果的法则是谁定的?

师父:因果的法则是佛陀发现的,然后阐述出来的。不是他发明的,是他发现的,因果法则本来就存在的。没有一个命运的主持者,只有我们自己在创造。

痛苦和快乐互相依存只是在相对的范围内,在超出这个相对的范围之外,是有绝对的快乐的。在这个范围之内,从体性上来讲,都是绝对痛苦的。痛苦和快乐不能仅仅定义为感受,我们的苦受和苦是不一样的。

 

听众17:法师你好,我们上班族有时候忙到晚上八九点钟才能坐下来念经、持咒,一定非要念多少遍,或者中间完全不能间断吗?(已发博客)

师父:这要看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况而定。如果对于没有时间的人来说,当然退而求其次。能够有时间去做是很好的,没有时间的人,也可以有他特殊的修行方式。

 

结语

我们今天有缘分在一起度过了一个多小时,可以说坐在这里,大部分时间我们可以界定为善业。我们都在思考一个人生的真理,我们没有去干坏事,我们没有去杀人,没有去偷东西,没有去说骗人的话,也没有去做一些不好的事情,这都是基于我们坐在这里互相讨论。这可以定义为一个善业,它在我们的未来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好处。比如听完了在脑子里留下一些印象,碰到一个事情,可能你就会去思考:那天一个出家人这么说的,我来验证验证对不对。这可能就会给你带来一些意外的惊喜。这算一个缘分——我们共同遇到,然后创造一个善业。我祝各位得到身和心的各种快乐,远离各种痛苦。

如果大家愿意,我们一起来共同发愿。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父母,还为了我们的亲戚、朋友,我们一起发一个善良的愿。我念一句,大家跟我一起念:

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

愿诸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

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我心怡悦

于诸众生,远离贪嗔住平等舍。

谢谢大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