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阿弥陀经》讲记

 

宗宙师 讲述

 

〔2019版〕

 

 

 

 

 

 

 

 

 

 

 

 

 

 

 

(内部整理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

 


目录

《佛说阿弥陀经》第一讲

悬论

一、缘起

二、主要参考书

三、《弥陀要解》如何以信愿行配此经

四、《通赞疏》开解佛说此经缘起及判教方式

(一)佛说此经缘起

1.为酬本愿

2.为破三轮

3.接引众生

4.断舍时短

(二)判教方式

五、唯识宗如何看净土的种类及体性

正释

一、序分

二、正宗分

《佛说阿弥陀经》第二讲

经的来源要清净

提纲挈领 安立次第 了解功德 坚定信心

(一)标净土之宗果

1.略明净土

2.广明净土

(1)国土庄严

树饰四珍

池严众宝

《佛说阿弥陀经》第三讲

空盈天乐 地布黄金

华雨长天

人游诸国

 将华供佛

 还国经行

 结成极乐

鸟吟妙法

 叙灵禽

 去疑执

风吹乐音

极乐世界不退的殊胜

2)辨佛身功德

明化主功德

 征问佛号

 正辨得名

a 约光明得名

b 约寿命得名

 明成佛劫数

辨听众功德分四:

 小大两众算数无边

a 辨众多少

b 结成庄严

对三宝应修的信解及配以普贤大愿

复习题:

《佛说阿弥陀经》第四讲

 新旧二徒因行有异

a 新生不退众

b 补处位高众

 劝生彼国

 劝生利益

(二)明极乐之因殊

1.遮少善

本讲思考题:

《佛说阿弥陀经》第五讲

2.说多因

1)什么是一心不乱

2)如何得到一心不乱

3)要有一个系统的规划

4)往生的主要障碍

5)极乐和娑婆,哪里修道快?

复习题:

《佛说阿弥陀经》第六讲

6一心不乱,是指平时还是临终

3.圣众来迎

4.众生往生

回顾生极乐世界的因

5.结劝往生

1)关于往生的一些疑问解答

2)《普贤行愿品》关于往生极乐世界的发愿

3)念佛的具体方式及内容

座上

皈依

淨業三福及普贤十大愿

诵弥陀经,依弥陀经而生深信切愿

正行:执持名号

依普贤愿回向

座下

万善同归

增强信愿

(三)诸佛证明

1.陈自赞言

2.引他佛证

3.释经名字

1)征问

2)通释

3)结劝

(四)三生发愿

(五)彼尊赞叹咸曰希奇

(六)我佛叙陈,独称难事

三、流通分


《佛说阿弥陀经》第一讲

2017年8月30日(农历七月初九)

 

悬论

一、缘起

我们首先祈请大宝恩师为我们加持,能够如法地讲说和听闻。

这次法会,讲《弥陀经》,有这样的缘起:主要是很多康乐园的老居士,他们想往生极乐世界,那么就想了解《阿弥陀经》,因此就请讲《阿弥陀经》;还有一些修行净土的师父和居士,也很想听这部经。所以在安居前,就已经有这样的准备了。这是原来的一个缘起。

再加上这一次师父圆寂,自己也很想念师父。正在准备讲《阿弥陀经》的时候就想到:对于《阿弥陀经》,以前,大宝恩师专门去请问过自己的师父,那时候宗宙也在场,是专门为修净土的这些行者而请问的,就是说,到底是修这种中有教授好呢,还是念佛求生好?当时恩师的师父说,最适合这些末法时代根器的人的法,应该说是念佛了。乃至就是念观音菩萨,或者念自己最有信心的师长。除了念名字、名号,还有念行相,这些都一样,都是很好的往生法。后来,师父就经常开示大家,也可以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因此,这个法门,应该说是很殊胜的一个法门。不一定说我们每个人听了以后就必须发愿往生,但是由于听了以后,对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产生信心,希求往生,愿往生的,也很好;即使原来已经有其他的愿的,那也可以帮助别人。比如说有的法师,可以给喜欢这个法门的一些众生讲授。这是一个。

再一个,就是我们在那次请问的时候,恩师的师父也说了,极乐世界,还有弥勒净土,还有文殊净土等等,们共同的特点就是:往生到任何一个净土以后,十方净土就都可以随便转。比如说他可以到别的净土去住,也可以直接到其他净土,就没有障碍了。所以最难的是从这里(娑婆)离开生到那里(净土)。到了那里就比较方便。

师父圆寂后,大家都很想念师父。那天说过,如果我们对下辈子不是很明确,但是,基于对师父的这样的强烈的信心,希求得到师父的摄受,继续依师而修学的人,如果说我们下辈子增上生,再生人道,很难确定是否能和师相遇。虽然说,从师父那边来讲,他去净土,或者来秽土见我们,都是一样的;但是从我们这边来说,如果生极乐世界,那应该会比较容易能见到自己的传承师长,包括定公上师、海公上师,以及诸位传承师长。这是非常殊胜的!与诸上善人聚会一处。

这就是讲《弥陀经》的几个简单的缘起。

下面就开始介绍。这次讲《弥陀经》,主要一个是了解经文;一个是希望依着这个经文去正确地修行净土法门,达到一个目的:能够往生不退。

 

二、主要参考书

我们讲这部经,最主要的参考书,是窥基大师的《阿弥陀经通赞疏》。窥基大师的另一本书《阿弥陀经疏》,作辅助参考。还有一本参考书,是蕅益大师的《弥陀要解》。也参考了莲池大师的《弥陀疏钞》。这几本是最主要的。还有一本是窥基大师的《西方要诀》

《弥陀要解》,我们主要参考了它里面的《弥陀经》纲领,它用信愿行来概括了整部《弥陀经》;《通赞疏》,它的这些法相,和以前我们师父教的这些唯识法相是非常的相配。所以,用这个来解释具体的法相,十分的容易了解;《阿弥陀经疏》,它是开阐了一些思路,一些问题进行思考;《西方要诀》,也是就“信愿行”当中的“信”,专门对一些怀疑进行了阐述。可以去除我们的一些怀疑;《弥陀疏钞》,也有一些是去除怀疑的。

 

“信愿行”这三个,由信而生愿,所以透过去掉一些疑,生起信解;然后,由于信解了极乐世界的功德的一分,或者阿弥陀的功德一分,由此就会对生极乐世界去见阿弥陀佛,有这样一分的愿;由于这个愿,推动后面的行。

《阿弥陀经》里的“行”,直接指出,最主要的是持名念佛。这里的话,补充进去的《西方要诀》,是补充了四种修,配到“行”里面。

“愿”里面,我们又补充了一些《普贤行愿品》的内容,这最殊胜、圆满的愿。

“信”,最主要是对治不信。不信有两种:一种是一般不信佛的人,佛都不信,整个佛说的法也不信,因此他也不相信有极乐国和阿弥陀佛,是这样的一种不信;还有一种,是已经信佛,并且已经钻研了教理,尤其可能是钻研了小乘的教理,他对大乘整个都不信。更加不信有这个极乐世界。在这里面又分出一种,就是他即使相信大乘,但是他研究了教理以后,发现《阿弥陀经》和《无量寿经》等等这些经典,阐述阿弥陀佛的这些功德,十分的令人难以相信,和他学的教理比较难说通。所以他就会怀疑。这样的怀疑,一般是比较聪明的、然后学过很多教理的人才会产生的。

应该说,像《西方要诀》里面排除的那些疑,还有智者大师的《净土十疑论》提到的这些疑,基本上都是这种比较聪明、而且研究过教理的人产生的。一般没有学过教理的人,去阅读这些疑的话,基本上,他对这疑根本就没产生过,所以不去研究也可以。但是,当我们产生这种疑时,如果没有用教理去对治的话,就会把《阿弥陀经》整个推翻了,会起很大的过患。

所以,有志于对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生起深信的,或者愿意去帮助这些由于怀疑而不信、由于不信而诽谤的,而产生了极大的谤法业障的人的话,是应该去仔细地研究和修学的。

我们如果透过这样产生了强烈的信心,然后产生这种切愿,然后生起这种正行,这样,就可以说抓到了《阿弥陀经》的要点。

 

三、《弥陀要解》如何以“信愿行”配此经

明宗。宗是修行要径,会体枢机,而万行之纲领也。提纲则众目张,挈领则襟袖至。故体后应须辨宗。此经以信愿持名为修行之宗要。非信不足启愿,非愿不足导行,非持名妙行不足满所愿而证所信。【要解】

我们先看《弥陀要解》。“明宗”。“”就是修行的要径,会体枢机,万行纲领。这部《弥陀经》,蕅益大师说,“以信愿持名为修行之宗要。非信不足启愿”,没有信的话,没办法启发这种愿,因为信为欲依,“欲”:愿,想要。“非愿不足导行”,如果没有愿,就不会想去修往生的正行。往生的正行,这里指的就是持名妙行,“非持名妙行不足满所愿而证所信”。

 

经中先陈依正以生信,次劝发愿以导行,次示持名以径登不退。信则信自、信他、信因、信果、信事、信理。愿则厌离娑婆欣求极乐。行则执持名号一心不乱。【要解】

经中先陈依正以生信”,“依正”:依报、正报。依报,就是极乐世界国土庄严这些功德。正报,就是这个情世间,化主就是阿弥陀佛,还有诸大菩萨,还有他的这些弟子,都有各种各样的功德。对这个产生信,然后就发愿,希望去极乐世界。生极乐世界,主要为了去见佛,见佛是为了除苦,然后达到“不退”,不退什么呢?直接就达到趣向于成佛。最后,办法就是持名念佛。

“信”,蕅益大师又分为“信自,信他,信因,信果,信事,信理”。“愿”,厌离娑婆,欣求极乐。这里的“厌”是厌离的厌。这两个都是愿。欲里面分乖离的欲和和合的欲。和合的欲,就是希望和极乐和合;乖离,希望和娑婆的苦乖离。“行则执持名号,一心不乱。

 

然诸经示净土行,万别千差,如观像、观想、礼拜供养、五悔六念等,一一行成皆生净土。唯持名一法,收机最广,下手最易。【要解】

“诸经示净土行”,要生净土的行,“万别千差”,例如观像、观想、礼拜供养、忏悔,还有念。这些行都可以成为往生净土的正行。但是“持名”念佛的这个法,是“收机最广,下手最易”。

 

明力用。此以往生不退力用。【要解】

然后,《要解》就说“力用”,它主要有什么作用?此经以“往生不退为力用”。

下面就看信愿行配《阿弥陀经》的经文,是怎么配的。

 

◎先陈依正以生信(P40-P59)

“先陈依正以生信”,《阿弥陀经通赞疏》,从第40页,“舍利弗,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这里就开始阐述依报、正报。一直到59页,“舍利弗,彼佛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都是第一个,“信”。

 

◎次劝发愿以导行(P59-P62)

然后“次劝发愿以导行”。信讲完了以后就发愿,以导行。59页“又舍利弗,极乐国土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补处”,从这里开始。到62页,“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这里是“愿”。

 

◎次示持名以径登不退(P62-P64)

然后“行”,“次示持名以径登不退”,从62页“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一直到64页“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这是大概地分了一下信愿行,来摄这部《阿弥陀经》。

 

、《通赞疏》开解佛说此经缘起及判教方式

(一)佛说此经缘起

1.为酬本愿

佛从因地发弘誓愿愿渡众生,今赴宿因故说诸法……我生胎分尽,是最末后身,我已得解脱,当复度众生。为酬此愿故说诸经。问:“世尊说法处会颇多,何故祇园又谈慈典?”答:“余处说法意趣不同……。”【通赞疏】

我们下面看《通赞疏》的序。“佛从因地,发弘誓愿愿渡众生,今赴宿因故说诸法”,一为酬度生之愿,就是佛说的“我生胎分尽,是最末后身,我已得解脱,当复度众生”。那么就有“问:世尊说法处会颇多,何故祇园又谈慈典?答:余处说法意趣不同”,这里就是说,跟其他地方说法的意趣不一样。

 

2.为破三轮

此经起由为破三轮故。三种轮者:一为破无常轮,有情无情皆是无常,令生觉悟舍无常故;二为破不净轮,有情无情皆是不净故,生净土莲华化生,舍胎胞血肉之身,破有情不净也;所居净土无诸秽恶,破器世间不净也,为破不净轮故;三为破苦轮,诸众生为苦逼迫故,令净土除此苦故。【通赞疏】

“此经起由”之二,是“为破三轮”,哪三轮?就是无常轮、不净轮、苦轮。讲《阿弥陀经》是为了破这三种轮。

第一,“有情无情皆是无常,令生觉悟舍无常故。”由于把无常执为常,所以要令他觉悟。既然是无常的,那么就不要执为常,耽著不舍。

第二,“为破不净轮”,“有情无情皆是不净”,“生净土莲华化生,舍胎胞血肉之身,破有情不净;所居净土无诸秽恶,破器世间不净”。就是说,娑婆这个情器世间,都是不净,所以要舍掉这个不净,生到极乐。极乐由于莲华化生,所以就没有这种娑婆的“有情不净”,舍弃了这种血肉之身。然后,他的器世间也是清净的,那么就舍弃了这种“世间不净”。

第三,破苦轮,“众生为苦逼迫,令归净土除此苦故”。这里就是点出了他的要点。为什么要说《阿弥陀经》?是为了破这“三轮”。

 

3.接引众生

又为接引二种众生故:一为接引懈怠众生,怯修大行多诸退屈,故说此经,因微果令身不退,故经云:若一日乃至七日便得往生等;二为散乱众生驰流诸境沈沦恶道故说此经,指示西方令心专注故。通赞疏】

说《阿弥陀经》,是为了接引两种众生:第一种,是接引懈怠的众生,“怯修大行多诸退屈,故说此经,因微果令身不退”。有一些怖畏菩萨要三大阿僧祇劫修这种难行苦行,比如说要舍弃头目脑髓等等,就像释迦佛一样。有一类众生比较害怕修这种大行,可以接引这样的众生,接引他乃至成佛;还有一类众生“为散乱众生驰流诸境沉沦恶道故说此经,指示西方令心专注故”,还可以接引这种众生。

 

4.断舍时短

问:“处处说法皆破三轮。何故此经独彰慈意?”答:“别经之内虽破三轮,断舍时长,不同此典,故说为破三轮。”通赞疏】

第四个,断舍时短。“问:处处说法皆破三轮。何故此经独彰慈意?答:别经之内虽破三轮,断舍时长,不同此典”,就是说,破无常、破不净,然后破苦,所有的经都是为达到这个目的,那何必专说此经?此经和别的不同在于,此经,能够很快舍这个苦,不需要花很大的精力和时间,所以称之为“横超三界”。由于这样的不可思议的力量,对懈怠众生和散乱众生这样的根器,非常的不可思议,十分的殊胜!

窥基大师在一开始,就阐述了这种理论。这里讲的这些道理,正由于它很难和一般的教理汇通起来,所以就很难信,是难信之法。

 

(二)判教方式

二西天判教者:一、胜义俱空宗判教;二、应理圆实宗判教。且初那烂陀寺师子觉智光等,依文殊为宗主,判教为三时:一、生空;二、非空非有;三、俱空。【通赞疏】

下面是窥基大师的判教的方式。“西天判教”“西天”就是印度,印度以前判教本来就有两种方式,“一胜义俱空宗判教,二应理圆实宗判教”。

第一种是“那烂陀寺师子觉智光等,依文殊为宗主,判教为三时:一、生空;二、非空非有;三、俱空”,这个类似于中观派。

 

第二应理圆实宗判教者,即那烂陀寺有论师名戒贤,依弥勒菩萨为宗主,判教為三時:一、有教,一代時教說有處是;二、空教,但說空處是;三、非空非有教,但说非空非有处是,依、圆是有,遍计等无,是真谛,但以将教就时,此非也;戒贤论师将时就教为正。【通赞疏】

第二种“应理圆实宗判教者”。“那烂陀寺有论师名戒贤”,戒贤论师就是玄奘大师的师父,这位大德住世一百多岁。他的宗是依弥勒菩萨为宗主。相当于唯识派。

真谛“但以将教就时”,真谛法师也是一位三藏法师,很著名的,他广泛地传播了《摄大乘论》。“此非也”,戒贤论师不同意这种判法,“戒贤论师将时就教为正”。

这种判教的说法,中土西天别之。区别在哪里呢?就是说三转法轮有两种判法,一种是按时间判,所谓“将教就时”,就是某一个时间段,佛说了一个法,再一个时间段又说了一个法,再一个时间段又说了一个法,这样称之为三转。这是时间段来分这是什么法轮、那是什么法轮、那是什么法轮。

还有一种,不是根据时间,而是根据所说的内容。如果前面第一年说的,和最后第三十年说的,这两个内容是一样的,那么就把它归成一种法轮。戒贤论师是“将时就教”,就是说,不管佛在什么时候说的,他根据说的内容来判别,这是属于什么法轮。窥基大师应该算是戒贤论师的徒孙,那么他当然倾向于自己的祖师,是“将时就教为正”。

这是讲了他大概的判教的这种方式。

说到判教,这里再略提一下,要了解一下,他大概的一个判法,主要的是依唯识派,他是用遍计所执、依他、圆成,真正是实有还是假有,然后透过这个来判这一代的时教,比如说前面的是讲有,还是讲没有,中间的又是讲有还是讲没有,后边又是讲有还是没有,这样来分判。

依据我们的祖师讲的话,第一个法轮是不了义的,第二个法轮也是不了义的,第三个法轮是了义的。第一个法轮的究竟意趣,也是不了义的,就是说,不是最究竟的;但是第二个法轮的究竟的密意,和第三个法轮是一致的。只不过由于没有直接表达,会引起疑惑,需要去再一次诠说,所以它就成为不了义。但是它究竟的密意,意思却和第三个是一致的。这是唯识宗的说法。

 

五、唯识宗如何看净土的种类及体性

那么,在唯识宗来看净土宗,净土到底是什么体性?是净识为体性,全是心识为体性。这些法相的大师们的规矩是,他们分辨一个事物,要先把它的性质搞清楚:到底这是什么东西?然后再开始讨论,开始研究。

 

问:净土有几种?答:有四种:一、法性土;二、自受用土;三、他受用土;四、变化土。【基疏】[1]

这里有一个窥基大师的注解。问净土有几种,这里回答有四种,“法性土,自受用土,他受用土,变化土”这四个。

 

问:若是化土,何故《大论》云:非三界摄?答:彼言非三界摄者,非谓出过三界,但谓异三界故。故《大论》云:地居故非色界,有形故非无色界,无欲故非欲界,故言非三界摄。又《佛地论》云:此是佛出三界净识心所现,为化地前诸有情类,令其欣乐修行彼因,令声闻等见。若谓非三界者即谓出过三界,与彼《平等觉经》相违。【基疏】

那么就问,“若是化土,何故大论云非三界摄?”这里是说非三界摄,不是说它已经超出三界。超出三界,要超三界;这里横超三界,就是和三界不一样。它为什么不是三界摄呢?因为极乐世界是依着地而住的,不是依空而住,所以不是色界;它又是有形的,它有色香味触,所以不是无色界;然而它又没有欲界的这些欲,所以又非欲界。所以非三界摄。

在《弥陀疏钞》里,大家可以自己看一下,它引用了净土圣贤往生的一些公案,就是证明这些人往生了。这个就让很多人就起了信心,说,“哦,你看这些人,他往生了。”

《净土圣贤录》里面凡是证明这些大德已经生净土的,是靠什么证明呢?是靠他自己临终的这种瑞相。瑞相有很多种,比如说放光、天中有音乐、花、临终有香气、还有预知时至等等,这些从多分说,应该都证明他是往生极乐世界了,确实是可信的。那么我们通过这些,应该说,百分之九十可以证明他已经生净土了。但是,这是为了让我们生信心,我们不要随便地诽谤往生其他净土的就行了。大家可以自己看这些公案,目的是引生这种信心。

 

正释

《通赞疏》把《阿弥陀经》分为三段: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一开始,就是《佛说阿弥陀经》。

 

一、序分

如是我闻:

所有的经,一开始就是“如是我闻”。“如是我闻”是为了证信。证什么信呢?我们知道,所有的经都是从佛传下来的。随着时代久远,首先我们修行要依着一个无倒的教授,就是佛陀亲自传给我们的这种教法。如果这不是佛传的,那么就算他能得到一些神通了等等,也肯定是非究竟的法门,不能究竟地了生脱死。所以一开始呢,既然我们学的是佛教,就需要有这种可靠性,首先要是佛说的。

那么我们没有直接遇到佛,怎么知道是不是佛说的呢?那就要靠听到佛说的这个人的证明,“如是我闻”,这是我从佛那里听到的,靠这个来证明。所以,佛经前面都要加一个“如是我闻”,这是佛亲自对阿难尊者说的。

以前,宗宙自己这样怀疑,当时我认为这个“如是我闻”就是写字后称之为经。那么就想,如果我遇到一个骗子,他明明不是从佛听的,他说“‘如是我闻’,这是佛说的”,那岂不是别人就相信了吗?经常会这样怀疑。后来我想通了,这个“如是我闻”,不是说任何一个人加一个“这是我从佛听的”就成立了。他要证信的话,怎么证?就比如说阿难尊者,他是亲自从佛那里听的,这个大家都知道,可以相信。那么如果他要取信于人的时候,也有不相信他的。他不需要取信于不相信他的那些人,他需要取信于谁?取信于他的徒弟。比如说阿难尊者对他徒弟说,“这是我从我师父——佛那里听到的,那么我给你讲,你传下去。”然后他的徒弟又对他的徒弟这样说。所以,这是堪为可信的,虽然怀疑的人总会有。但是如果他对他的徒弟也说不出“这是我从我师父那听闻的”,那么他他的徒弟也没办法取得这个信。

反过来,我们作为一个弟子,去向一个师长去学佛教的时候,首先也得确认,这是从佛那里传下来的。有时候学的是论典的话,那是从菩萨那里传下来的。菩萨所阐述的内涵,肯定不会和佛的内意相违背的。

因此,这个“如是我闻”非常的重要,就是首先要令我们生信。

我们在研究佛法的时候,一个是要靠理证,一个是靠教证。凡是靠教证的时候,一定要确信这个话确实是佛说的。因为佛说了很多难信之法,如果确实是佛说的,那么我们就会想,佛每说一个法,肯定不会乱说,也不会错说,他有密意,他有时候会对机说法,这就看我们要去如何理解他;理证,就纯是分析它合理不合理,这是对的,还是不对的,是究竟的道理,还是非究竟的道理,这样去分析。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大阿罗汉,众所知识。长老舍利弗、摩诃目犍连、摩诃迦叶、摩诃迦栴延、摩诃拘絺罗、离婆多、周梨槃陀迦、难陀、阿难陀、罗睺罗、憍梵波提、宾头卢颇罗堕、迦留陀夷、摩诃劫宾那、薄俱罗、阿楼驮,如是等诸大弟子,并诸菩萨摩诃萨——文殊师利法王子、阿逸多菩萨、乾陀诃提菩萨、常精进菩萨,与如是等诸大菩萨,及释提桓因等无量诸天大众俱。

一时佛”,说教的时分是“一时”。教主是“”,说的人。所化处,“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所对的机,“与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大阿罗汉,众所知识。长老舍利弗、摩诃目犍连、摩诃迦叶、摩诃迦栴延、摩诃拘絺罗、离婆多、周梨槃陀迦、难陀、阿难陀、罗睺罗、憍梵波提、宾头卢颇罗堕、迦留陀夷、摩诃劫宾那、薄俱罗、阿楼驮,如是等诸大弟子,并诸菩萨摩诃萨——文殊师利法王子、阿逸多菩萨、乾陀诃提菩萨、常精进菩萨,与如是等诸大菩萨,及释提桓因等无量诸天大众俱”。

前面是序分,讲了时间、地点、人物,是佛陀说了这样的经文;对谁说?对这些对机说。对机分成僧众和俗众。

二、正宗分

下面是正宗分,分成六个,第一“标净土之宗果”,第二“明极乐之因殊”,一个是果,一个是因。首先讲这个果的殊胜,产生这种信心,然后就会去寻求它的因,是怎么生到极乐的。这个,就是修行的次第,也是信愿行的生起的次第。“第三 诸佛证明”,“第四 三生发愿”,“第五 彼尊赞叹咸曰希奇”,“第六 我佛叙陈独称难事”。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我们把我们积累的讲说和听闻的善根,一起回向。回向能够生生世世值遇大宝恩师的摄受;回向正法久住,谤法业障消除;整个法会能够顺缘具足、违缘消除,我们的过现父母都能得到利益。


《佛说阿弥陀经》第二讲

2017年8月31日(农历七月初十)

 

经的来源要清净

昨天我们开了个头。讲了“如是我闻”,然后讲了时间、人物、地点、还有所对的机。所对的机有僧众,以长老舍利弗为代表;俗众,以文殊师利法王子为代表。

这个时间和地点十分的重要,昨天说到,首先是要从佛听闻的,然后是时间。以前师父说过汇集本不行,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它违背了这个客观的事实。汇集本是把很多佛在不同地方讲的经、不同的版本,在不同的地点和时间发生的事情,集成了一本经,虽然他所说的内容可能是差不多的,但是这个“一时”就违背了。比如佛在祇树给孤独园这里,讲的是《阿弥陀经》,如果把《无量寿经》放在这里的话,这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这个也不是阿难尊者在这里所听到的。所以像汇集本这样,如果成为一部论的话,是可以的;但成为一部经,是不可以的。这是说,它的来源要清净。

 

提纲挈领 安立次第 了解功德 坚定信心

 

昨天讲的主要是这个纲要,提纲挈领,《阿弥陀经》的纲要是什么?就是信愿行,用信愿行来贯彻。这是从《弥陀要解》里面直接的看出来。然后讲了这部经哪一部分是阐述“信”的,那一部分是讲“愿”的,哪一部分是讲“行”的。

昨天有一位听众来反映,他说昨天听了半天不知所云,就是说,讲那么多的道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说主要是想听一听极乐世界往生是怎么回事等等。还提到说,有很多老居士会不会也颇有同感,觉得昨天说了一些东西,好像跟净土宗毫不相干。

是这样子的,一般来说,讲经开头,就要讲一下它的大纲,还有它的主体思想等等。先把这个拎出来,然后再别别地来证明这部经的中心思想,或者是主要的内容。

如果我们听的人,对极乐世界或者对阿弥陀佛已经有了一定的、或深或浅的信心,现在他只想知道怎么能够生极乐世界的话,那他当然就不会太关心其他的了。可是,我们有很多人,并没有决定地想要往生极乐世界,也没有对极乐世界有信心。对往生极乐世界这件事情,虽然可能听说了很久,但对此不能说不信,但也不能说很信。

我们在做一些大的事情之前,首先要想一想。世间人也是这样子的,首先要想一想,他做的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在做什么;然后就想,他做这个事情有什么好处;然后又想,他不做这个事情会有什么坏处。如果前面两点想好了,可能他就开始有这种想做的愿望。有了想做的愿望,他还要想一想,他能不能做到呢?如果做不到的话,那就不做了;如果是能做到的,接着他就要开始想应该如何做了。这是做事情的一个次第。

那就相当于,假设一个人,从生下来到成年,几十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家乡一步。突然有一天听说了一件事情:他可以出国了,要离开家乡搬走了。这应该说是一件大事。有两种人,一种人他不去问太多的,他想,出国就出国,我去办护照,和那些手续,只关心怎么出国就行了。但有一种人,他首先要分析一番:到底出国这件事对于来讲,是怎么一回事?需要不需要?有什么好处?能不能做到?等等。

因此,像去极乐世界这种大事,我们就很有必要仔细地去思考一下,到底是需要呢,还是不需要。所以要先分析,先梳理一下这件事情,也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安立的次第就是这样——信、愿、行。首先,就是要信这个极乐世界是真的,有这么回事。但仅仅信有极乐世界,看起来是比较简单的,听说有些人,一听就信了。可是,具体这个极乐世界有些什么功德,它有些什么好处,这个也要具体地了解。

就像我们要去一个地方,尤其是信佛的人或者是修行的人,他一般去哪里参访也好,去朝拜也好,其实主要是奔着这个人去的。“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就像朝四大名山,虽然是去朝山,但主要是朝这些山里所住的四大菩萨。同样的,他去极乐世界,主要是去找阿弥陀佛的。因此,由于想从这个“人”这里得到好处,所以也对他所住持、所教化的世界产生信心。

那么就是说,是事业非常圆满成功的佛陀也好,或者一个一般的普通人也好,如果他所有的事业成功,都是蕴藏在他的内心的,比如说他究竟地证悟了空性和世俗谛,究竟地证悟以后,他证得了圆满的法身。这是谁也看不到的。但如果谁也看不到、缘不到,那么就没办法得到利益。

由此,佛陀在修行的时候,从他的发愿、他所求的主要那方面来讲,别的有情能缘得到的,就是他的色身。由于他圆满的法身,展现出他这种圆满的智慧,这种智慧要靠什么来体现?靠他的色身。他的色身能够令一切缘到他的众生,会生起强烈的信心。由信心,愿意得到他的摄受,愿意听他做什么?说法。由于说法,(众生)能够了解佛陀内心的证悟。这是由这个“人”上面,了解的一种因果次第。

同样的,佛陀的事业功德,从他的色身上,也扩大到了他教化的器世间,就是他的净土。他的净土有这样、那样的种种的功德,透过这些,我们一看到这个世界,就会想到,哦!原来极乐世界如此的殊胜,全是由阿弥陀佛的功德所感。

我们看到的这个功德本身,它不是孤立的。比如说我们看到极乐世界,它的地是黄金为地,池子也是金沙布地,有八功德水等等。一个功德,一定要看它前面和后面。前面就是它的因,是什么因而感得这个功德的?第二,看这个功德有何作用,或者力用,或者是它的果报是什么。就是有了这个池子,或者有了这个黄金的地,又可以做什么呢?由于这样,就会令人生起这种信心。

就好比说,我们现在很多人来到寺院朝拜,很多居士也好,出家师父也好,来到寺院,看到我们寺院的佛像,塑造得非常的庄严。那么这庄严的佛像看到了,对他有什么用?为什么要看一尊庄严的佛像?你就会感受到:哦,我在这里看到这尊庄严的佛像,我一见,我的心就静下来了,我的这种恭敬的情感就生起来了,我就肃静了,我不敢在他面前大喊大叫,我在他面前有了惭愧心。这就是他的作用。

那么就想,这个因是什么?首先就是佛陀说的如法造像的一种经典,然后这些造像的人如法地依着去做。通过这些,能使我们生起这样的心,是一种很好的事情。有这样殊胜的力用,就值得去做这样的功德。要做这样的功德,要付出很多的辛勤的劳动。这样的劳动,这样的因也成为有价值的。所以,当我们这样去体会的时候,就会体会到。

同样的,一个器世间也好,一个殿堂也好,都是一样的。很多有智慧的人,他去到一个地方,比如说一个单位、一个团队、一个企业等等,可以看到,那里所布置的一切东西,背后都会体现出一种精神,或者一种想法。比如说,我们去到医院,能看到医院所有的建筑设施,都是为了怎么样方便抢救病人而设置的。我们去到学校,能看到学校就是为了怎么方便学生学习而设置的。又比如工厂、养老院、商店这些主体,都展现了他的一种想法。这一切的想法,都是为了这个“人”而服务的。它能够合理地展现这个想法,就说明这个设计的人有智慧。如果这些设计,是专为这些需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的人而设置的,凡是他们具有的这些问题,都他的设计而解决了,那说明这个设计的人既有智慧又有悲心。因为他能体会到对方的问题,他才会去设置。他能解决他们的问题,那是有智慧。

同样的,我们了解整个极乐世界,信极乐世界,是从两个方面,一个是从器世间来讲它的功德庄严,一个是从情世间来讲它的功德庄严。最主要的、核心的是情世间,就是以阿弥陀佛这个化主为首,他所教化的有大菩萨众,也有声闻众,还有天和人,这些都是“诸上善人”,这是有德者居之。这么多的有德者居住在一个由出世间无漏功德所成的极乐世界,这个世界也具有了很多很多的功德庄严。这个既展现了阿弥陀佛的悲心、愿力和智慧,也展现了凡能去到那里的人,都跟他有一分相应的业。

由此可知,我们在学习整个功德庄严的时候,这两分,一个是人的,还有一个是器世间的。器世间所有的这些功德,都是一一展现了它有一个作用。比如说,发出来的声音都会令人生起念佛、念法、念僧之心等等,都是有它特定的作用的,这些在后面会讲说。

透过这些,我们对极乐世界和极乐世界的教主,这一分、这一方面,生起一个信心,那我们对这种功德就会有一种认知。认知之后,第二步就会相应的产生一种愿望。比如说,你去逛商店的时候,看到一个很好的商品,你可能就会产生一个愿望,想要把它买下来。那么同样的,你对极乐世界认知了一分,可能就会产生一分的愿。由于你了解了这一个好处,可能就会由此推动你想得到这个好处,然后愿生极乐世界。

一一的信,对应一一的愿,所以我们的信越多,我们各种方面的愿就会越多。

信最主要的障碍就是疑,或不信。所以我们要通过排除这些不信和疑,来产生信。这就是它的一个关系。

我们继续往下看。

 

(一)标净土之宗果

1.略明净土

尔时,佛告长老舍利弗:“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舍利弗!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

我们看这个文,“尔时,佛告长老舍利弗: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科判里是说“略明净土”,这里讲的科,是净土的宗果。它的果分成两个,一个是略明,一个是广明。略明就是概要地说。这个极乐世界在什么地方?“从是西方”,在这个世界的西方,距离过十万亿佛土,有一个世界名字叫作“极乐”,极乐世界。

极乐世界有一尊佛陀在教化,叫阿弥陀佛。“今现在说法”,阿弥陀佛正在说法。

这是三宝具足。这里就是,佛出世,佛宝出世;然后说法,有证果证道的人,这是法宝出世,正在住世;然后有听闻正法的这些随行众,有众多的听闻而依教修行的圣者,像罗汉、菩萨,这是僧宝具足。所以,简单地说,极乐世界是三宝具足[2],(阿弥陀佛)正在说法。

舍利弗,彼土何故名为极乐”,为什么叫极乐?这里是自问自答,“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这个话说得很简明,就是“略明”,简单地说明。就是说,那里的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所以叫作极乐世界。这是一个扼要的介绍。

这个笔记,参照了玄奘大师的译本[3],他的语言表达有参考的价值。“无有众苦”,他翻译为无有一切身心的忧苦”。身的苦叫“苦”,心的苦叫“忧”,身和心的苦都没有。“但受诸乐”翻译为“唯有无量清净喜乐”,“是故名为极乐世界”。没有身心的苦,只有无量的清净的喜乐,不是染污的喜乐。所以称之为“极乐世界”。这是玄奘大师的翻译。

《弥陀疏钞》[4]说,“苦”是逼恼的意思,四谛的第一个,就是苦。在这个极乐世界里,没有三苦。这个三苦和八苦可以互摄,大家可以参考窥基大师的疏[5]和《集论》。

窥基大师的疏中说:“《无量寿经》云,彼无苦难之名亦无三恶道,但有自然快乐之事,亦无少苦故。《央掘魔经》云:无有少苦、纯一快乐,故名极乐,又无八苦故,莲华化生即无生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炽盛,这是八苦。莲花化生,属于没有生苦,“国无老病无有病苦;年寿欲尽愿生十方净土,随意往生,离念念灭名无死苦;喜乐相随,无怨憎会苦;心皆平等亦无怨憎,虽为去留无爱别离苦;所欲如意,无求不得苦及贫穷苦;又身金色端正如天,神通自在,香风拂钵天味自盈,无五盛阴苦。目观诸佛显爀,耳听树网风铃水流,天乐随意闻见,故名极乐。

苦和乐,是相对的。我们所了解的这些三苦、八苦,在这里都没有,只有“但受诸乐”。简单地说,极乐世界,它就是无苦、唯乐,所以称之为极乐。由于极乐,它的好处就显出来了。凡是不想要苦,想要乐的,都会由此发愿往生的可能性。

但是这也是令人产生疑惑的点,在《集论》[6]中有讲。

 

若有情世间若器世间,业烦恼力所生故,业烦恼增上所起故,总名苦谛。

复有清净世界,非苦谛摄。非业烦恼力所生故,非业烦恼增上所起故。然由大愿清净善根增上所引,此所生处不可思议,唯佛所觉。尚非得静虑者静虑境界,况寻思者。【集论】

《集论》的意思就是,这个清净的净土,不是苦谛摄。为什么不是苦谛摄?因为,它非“集”所生。“集”就是由业和烦恼力所生。它也不是业和烦恼增上所起。那么它是由什么所生?它是由“大愿清净善根增上所引”,所以它不可思议。为什么不可思议呢?因为由集能生苦,如果没有断除集谛,它就会引生苦谛。一个一般的凡夫,他没有断除集谛,却可以不生苦谛,这就是很奇怪的事情。所以是不可思议的。

如果这个人,他没断除集谛就死掉了,那肯定是要继续投生的。奇怪的是,他投生的时候,明明没有断除集谛,没断除就表示他这个“集”——业和烦恼会复生。但他却又可以不生出苦谛。那么他生到哪里去了?生到极乐世界去了。他去了那里没有苦,因为他不是由集所生。那就问了,他既然是凡夫,为什么会不由集所生呢?这就是由佛不可思议的境界。

极乐世界是由大愿和清净善根——无漏的善根所引发的。不可思议的地方就在于,没断除集谛的,居然也可以生过去。这就是佛陀的不可思议的境界!

在论典里面也有说过,如果资粮道以上的行者,他由出离心所摄持,比如说思惟空性、思惟苦,这些和苦集成为相违背的、能够对治的心或者智慧,它也不是一般的集谛所摄。但这个不是很容易出来的,这是在一种很强的出离心、或者是在了解四谛的智慧摄持下才会出来。这种情况也是有的。他虽然有这个心,但是不能说他下辈子生到的那个地方就没有苦谛了。所以说,这就是一个疑惑处。从这里就更显出极乐世界的不可思议的境界。

《集论》下面讲到,“苦相差别有八”,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略摄一切五取蕴苦”,这里一一地讲述了八苦。八苦和三苦,两个可以互摄,那就是:生、老、病、死、怨憎会,是苦苦摄;爱别离、求不得,是坏苦摄;五取蕴苦是行苦摄。三苦和八苦是这样去互摄的。在极乐世界,这些苦都没有。

可以这样理解,极乐世界,苦谛没有断除,但是它没有了。“没有”,就是没现前。后面也会有讲到,极乐世界唯有烦恼的种子,但烦恼不现前。这就是极乐世界能够达到的。

 

极乐世界的力用是什么呢?就是“以往生不退为力用”[7]。能够不退,所以很殊胜;因为他活得很长很长,然后又不起烦恼,起的都是善心,所以很殊胜。他就不会退,一直在进步、一直在进步。

娑婆世界之所以会一会儿进、一会儿退,就是因为他会不断地起烦恼,而且活得很短暂,几十年就死掉了,下辈子出来的时候,可能又迷掉了。这样的话,他修行就会反反复复的,一会儿进、一会儿退,一会儿进、一会儿退。况且人身又十分的难得。

极乐世界最大的优势,就是寿命极长,又不起烦恼,又不起恶业,总是在不断地进步,这样就不会退了。

娑婆世界有种种的魔障,搞什么好的事情,经常会中断;极乐世界没有魔障,搞什么好事情都一下就搞成。

这里讲了“无有众苦,但受诸乐”。

2.广明净土

这是“广明”,一开始讲了“国土庄严”。第二是“辨佛身功德”。

(1)国土庄严

①树饰四珍

又舍利弗!极乐国土,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皆是四宝周匝围绕,是故彼国名曰极乐。

国土庄严”这里讲了极乐世界的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第一是树,然后是池、空、地、花雨、“人游诸国”,第七是“鸟吟妙法”,第八“风吹乐音”。

第一,“树饰四珍”,就是极乐世界的器世间。按照《往生论》(天亲菩萨作,是解释《无量寿经》的)说,“七重栏楯”就是地的庄严。《往生论》偈言,“宫殿诸楼阁,观十方无碍,杂树异光色,宝栏遍围绕七重罗网”,在《往生论》说是庄严虚空偈言,无量宝交络,罗网遍虚空,种种铃发响,宣吐妙法音”,在它的空中,在它的地上,有这样的庄严。就是和这娑婆世界不一样,这样可以对比出来。

是故彼国名为极乐”,由于这些原因,“名为极乐”。就是刚才说的,那里有栏楯、树、罗网,空中挂的(罗网),像佛菩萨胸口挂的璎珞,一个一个地串起来的,上面有一种小铃子,非常的好,风一吹,发出的铃声,令人一听到就念起四谛、三宝。那里没有苦,但有乐,所以名为极乐。

这里就表示了,极乐世界没有苦和苦因(苦苦具),只有乐和乐因。乐本身是乐,它的因,就是生乐之因。极乐世界所有的这些东西,都可以称之为乐因。它这里摆了一个东西,那里摆了一个东西。这些东西摆在那里,就是为了让你生起乐。这里的乐主要是指法乐——法喜充满。

这里是要和前面联系的。前面说过,去极乐世界,主要是为了去听极乐世界的善知识阿弥陀佛讲法,讲大乘法。听了大乘法,然后就如理思惟、法随法行,这样就能证果证道。所以,去极乐世界,主要目标就是为了去亲近最胜的善知识——阿弥陀佛。找到最胜的善知识,自然他用最胜的、调柔的调伏方法来调伏这个弟子。最胜的就是说法,说法里面是说大乘法——对他机的法、圆满的法。那么这个人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听法,然后去修行。他遇到的这个善知识(阿弥陀佛)又是给他讲他最喜欢、最适合他的大乘法,所以那时候他内心中充满了法喜,其他的就不重要。

佛陀所有的功德里面,他清净的身口意发起的事业功德,有两个特点:一个是任运,一个是无间。无间就是无有一切的障碍。阿弥陀佛又叫“无量光”、“无边光”,他的光是遍照十方世界的。凡是一触到他的光、接受到他的光,就会生起奇特的大乐。这个光的照耀,有穿透性,不会被遮碍。在极乐世界也是这样,它有穿破一切障碍,令这个所化生起能够听法的功德。

还有一个特点是“任运”,就是阿弥陀佛不需要去作意。比如说,“哦,张三,我专门为你做一个东西”、“李四,我专门为你做一个东西。”这些善知识,所以称之为“无上导师佛陀宝”,他最善巧的就在于,他所作的一切都已经达到了任运。就是他的极乐世界的每一件东西,一棵树、一个栏楯、一个罗网,放在那里,都可以在那里说法,都会让人生起对法相应的这种胜解。所以这是最善巧、最胜的善知识。

所以,到了极乐世界,可以看到,在这个主题之下,阿弥陀佛在说法,这些山、水、树等等,全都在说法,帮助这些人生起了这种大乐——法乐。一切都是助道的,都不会障碍他。

什么叫障碍?比如说我们想听、想看这个极乐世界的动画片[8],却听不到声音,放了好几次,放不出来等等,这些就是障碍。在极乐世界,不会有这样的障碍。凡是好的,都是帮助你的,随欲就出来,这是对于听众来讲;对于“制造者”,就是由善根发起,由愿力而生出这个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他是任运的,不需作意。所以,“是故彼国名为极乐。

 

②池严众宝

又舍利弗!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四边阶道,金、银、琉璃、颇梨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颇梨、车璩、赤珠、马瑙而严饰之。

又舍利弗。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这些如果和娑婆世界对比的话,那么就是,娑婆世界很多需要要池子的地方没池子,或者池子干涸了、土地干裂了,这里有八功德水、七宝池。“池底纯以金沙布地。四边阶道,金、银、琉璃、颇梨合成”。

《往生论》说,这是“庄严水”,水的庄严,“宝华千万种,弥覆池流泉,微风动华叶,交错光乱转”。这个宝池非常的漂亮,整个池子是七宝做的,里面装的水是功德水。

在唐译(玄奘大师译)里面,说它有八种功德。《钞》[9]里面有说到,“自性无染”,澄净的德;“自性无烦”,清凉的德;“自性无恶”,甘美的德;“自性无我”,轻软的德;“自性无竭”,润泽的德;“自性无暴”,安和的德;“自性无乏”,除饥渴德;“自性出生一切万善,即长养德”。“又自性顺万物而无情,上行则入圣流,圣无所增;下行则入凡流,凡无所减,不变随缘”,这都是八功德水的功德。这种八功德水,主要以“触”令人生起乐因,这种触不会令人生起苦。

这里包含着什么?就是说极乐世界的水、极乐世界的树,它产生的触也好、声也好、色也好,其特点和娑婆世界不一样。娑婆世界或者欲界系的天,像这样的水或者是池子也可以有的,但是,它是有漏的所生。有漏的所生的话,一开始从它的起因上就已经决定,它可能会令人耽著,看到以后的感觉不一样。

再一个就是,我们在观察极乐世界的功德的时候,如果把这种清净的心先放进去,先把心净化。比如说我们一开始就想,“哦,那里有个好池子,那里有个黄金的地,我要去”,这个泛泛的心,是不能称之为信心和愿心的。为什么呢?这很可能是染污的。比如说我们贪著环境,或者说十年没洗澡了,由此贪著八功德水,就是贪所生的。这样的心是不可能作为生到极乐世界的因的,因为有贪。所以要先把贪拿掉。

要拿掉贪,首先要看它的这个无常的本质,看它的过患等等。当他认知到,不管是黄金的地也好、什么水也好,都是无常,是苦谛,这样子的认知到了娑婆世界的这些特点,才可以和极乐世界的分开。当你看到极乐世界黄金为地、有八功德水的时候,你不会认知为,这就是娑婆世界的水和地。

这样,你发起希求,愿生极乐世界,肯定还要有个前提,就是认识到这些东西只是助道的一种工具而已。要有这样的心摄持,才对治了贪心。如果是贪心,那么当这些没有了的时候,就会生起苦受。

四边阶道,金、银、琉璃、颇梨合成”,这些都可以作观想。比如说我们在浴佛的时候观想一个池子,也是一样的。然后观想搭了一个帐篷,把佛菩萨请进去,然后你观想,你给佛菩萨拿浴巾,还有水,供养他,请他洗澡,净化。那么在极乐世界,我们也是这样,可以随文入观,“四边阶道,金、银、琉璃、颇梨合成……”。我们可以想着,如果我们能够有福报去到极乐世界,我们就可以天天用这样的池子去供佛了,这是很殊胜的事情。

 

池中莲花,大如车轮,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舍利弗!极乐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池中莲花大如车轮”,池子当中有莲花,像车轮一样大。车轮有的很大,《观经》里面说,“正等十二由旬[10],非常大。车轮是个比喻,就是它的样子、形状像个车轮,但比车轮大多了。

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这个花,一个是它的显形色非常的漂亮,再一个,它会发出一种很香的香气。

在佛经里面,经常以花供佛。如果从它本身的价值来讲,有的花,一朵可以价值连城。有一部佛经里这样说过,好像是说欲界天人的一个指甲壳,或者他的一只鞋子的价值,就等于下界整个国家的价值。按照比例来讲的话,越往上去,他的福报和价值就越高,这是成正比的。那么对比起来,极乐世界一朵花,价值就不知道有多少了,超过了娑婆世界无数的金花、银花等等,非常殊胜。

那么这种花,它的香和色,被接触以后,会令人生起乐。然后,就会生起跟法相应的作意。所以,玄奘大师的译本说,“舍利子!彼佛土中有如是等众妙绮饰,功德庄严甚可爱乐是故名为极乐世界。”《清净觉经》说,“其华香者,亦复非世间之华,复胜天上之华。是华香者,八方上下众华香中精,自然生耳”,非常的香。

好,时间到了,我们就把我们所听闻和讲说的这些善根,回向到我们往昔的谤法业障能够消除回向我们能够生生世世值遇大乘善知识,尤其是大宝恩师的摄受;回向正法久住。


《佛说阿弥陀经》第三讲

2017年9月1日(农历七月十一)

 

我们今天继续一起学习《佛说阿弥陀经》。首先祈请大宝恩师为我们加持,能够如法地讲说和听闻。

昨天讲到了“广明净土”。“广明净土”,就是详细地阐释极乐世界。之后会讲阿弥陀佛。

 

③空盈天乐 ④地布黄金

又舍利弗。彼佛国土,常作天乐。黄金为地。

“又舍利弗。彼佛国土,常作天乐。黄金为地”,这在玄奘大师的讲解中说,极乐世界自然有“无量无边众妙伎乐,音曲和雅甚可爱乐。诸有情类闻斯妙音,诸恶烦恼悉皆消灭,无量善法渐次增长,速证无上正等菩提”。由于这样,所以称为“功德庄严甚可爱乐”。

极乐世界的天上发出“天乐”,黄金为地。听了这种天乐以后,就会令人烦恼消灭,善法增长,速证无上正等菩提。

我们听到的各种声音,比如说歌舞厅放的那种音乐,听了令人增长染污烦恼;一般人来到寺庙里,听到钟声、出家人的唱念,都会生起跟善法相应的心。

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比如,一般我们看到把手捏成拳头,就会想起战斗或者是拳击之类;如果我们看到合掌,通常就会想到宗教,或者信仰、恭敬。这是因为我们有一种习气,由于这个种子在那里,所以遇到外边的这些相,或者声,会使我们把它解读为某一种情状。

阿弥陀佛具有遍智,前面说过,他度化众生是无功用的。他会准确地了知每一个众生的根器,然后他在极乐世界设置的这些天乐,还有种种的声音,都可以让人很容易地就生起与善法相应的心。所以非常的殊胜,这是一种殊胜的功德庄严。这个我们可以类比。

 

⑤华雨长天

昼夜六时。雨天曼陀罗华。

第五,华雨长天。“昼夜六时。雨天曼陀罗华”,天花就像下雨一样,不断地落下来。这种花雨不像我们娑婆世界的雨,会把人淋湿,会感冒。天上落下的这种花是非常的殊妙,它有这种柔软的触。掉在地上,铺起来很软。脚踩下去,陷下去一些;脚一抬起来,它又弹起来了,就像那种软沙发一样。这是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

我们可能没有经验过这种美妙的这种场景。但是我们想一下就知道了,你们可以类比一下,比如说你去过海滩,海滩上那种柔软的沙,触感非常的舒适。并且由于很广阔,景色很好,所以会令人心情非常的愉悦。那么同样的,这些天花从天上落下来这个过程,也是非常的殊妙。落到地上,把地铺满了。“遍地香涂鲜妙杂花敷”,这些鲜花铺满了地。第一,它是非常的干净,《般若经》里面经常有讲,一些大德请菩萨讲经的时候,首先要把地扫干净,然后要铺上这种花,以花作为庄严。这样的话,所有不干净的东西都就没有了。

极乐世界的地,本来就没有不干净的,再铺上花,就显示了:第一,它的色很美妙;第二,它有香;第三,踩上去的触非常的舒适。这就是“雨天曼陀罗华”的功德庄严。这些花自然地枯萎以后,地就会打开,把它收进去了。

 

⑥人游诸国

Ⅰ 将华供佛

其国众生,常以清旦,各以衣祴,盛众妙华,供养他方十万亿佛。

第六,人游诸国。“其国众生,常以清旦,各以衣祴,盛众妙华。供养他方十万亿佛。”

既然花这么多,那里的众生,他们虽然可以享受这些殊胜的外器世间。但是,他们在那里,是要修集福德资粮的,他们要供佛的。他们把这些花用衣服盛着,去供养他方十万亿佛,他们飞得非常远,供养很多的佛,积集广大的福德资粮。

 

Ⅱ 还国经行

即以食时,还到本国,饭食经行。

然后到了吃饭的时候,“还到本国,饭食经行”,到了“食时”,就“还到本国,饭食经行”,到吃饭的时候,就开始吃饭。

 

乐是声尘,地是色尘,华是色香二尘,食是味尘,盛华、散华、经行是触尘,众生五根对五尘可知。……据娑婆言十万亿佛,意显生极乐已,还供释迦弥勒,皆不难耳。若阿弥神力所加,何远不到哉。常遍十方,不假逾时回还也。【要解】

《弥陀要解》中说,“乐是声尘,地是色尘”,在色声香味触这五尘中,天乐是声尘;“地是色尘”,这里把地放在了色尘,也有放到触尘的;“花是色、香二尘,食是味尘,盛花、散花、经行是触尘“,众生五根对五境可知。

“据娑婆言十万亿佛,意显生极乐已,还供释迦弥勒,皆不难耳”,意思是说,到了极乐世界,然后又回来供释迦佛、供弥勒菩萨,都不困难了。由阿弥陀佛的“神力所加”,还有什么遥远的地方到不了?“常遍十方”,往来的时间,不会像娑婆世界那样,就是坐飞机也要坐很久。极乐世界是一念就可以“遍十方”。就是说,极乐世界和“十方”是无碍的,不会有隔碍,不会到了那里就去不了别的地方了。

 

《瑞相经》云:诸往生者若欲食时,七宝应器自然在前,如是众钵随意而至,百味饮食自然盈满。虽有是食实无食者,但见色闻香以之为食,自然饱足身心柔软无所味着,事已化去,時至。【通赞疏】

《通赞疏》说,“《瑞相经》云:诸往生者若欲食时,七宝应器自然在前”,就是你想吃东西时,七宝的钵就现在面前,“百味饮食自然盈满”。虽然有这个“食”,但实际上是没有吃的人。不是像我们这样的段食。“但见色闻香、以之为食。自然饱足”,只要看见色、闻到香,就自然饱足,那么就说明这是细的食。“以之为食,自然饱足身心柔软无所味著,事已化去,时至复现”。

这部经的前面说,“即以食时,还到本国,饭食经行”,写了“饭食”,但这里说,实际上并没有食饭。这两个不矛盾,他的那种“食”的方式,就是“见色闻香”。如果把饭吃下去,那就会有大小便;有大小便,就不干净了;不干净的话,极乐世界会被弄脏了。是这样的一个道理,所以是见色闻香。

 

谓限晨至斋时即便还归国,即任持圆净也。谓或以大乘法味喜乐持身,故饮食已说法诵经。经行者,谓旋绕思惟。【基疏】

下面是窥基大师的《疏》,“晨至斋时即便还归国,即任持圆净也。”他主要是“以大乘法味喜乐持身”,“饮食已说法诵经。经行者,谓旋绕思惟”。

这里讲的吃,就是“见色闻香”,以法味为食。那么吃完饭以后,要干什么?经行。

刚才那个动画片中说是散步,有点不太对,经行和散步不一样。散步,就是吃饱了,然后走来走去,主要是消化用的。经行,一般也是在吃完饭之后,也有这种消食的作用、健身的作用,但主要不是为了这些。经行主要是为了思惟法义,思惟法义的时候有坐着思、站着思、走着思,还有躺着思。经行就是走着思。走着思,可以去除昏沉。吃饱了如果就坐在那里,可能就会昏沉。所以经行,有这种非常重要的意义。经行,可以调节四大,会令体力增强。

在打坐思惟法义的时候,需要一种很强的心力。如果心力不强,就要调整,经行可以调整这种心力。通常如果坐一个小时的话,基本上也得有一个小时经行才行。不然的话,他就支撑不了,基本上可能坐了一会儿就已经腰也弯了,脖子也歪了,那就不好。饭食后经行,这说明,极乐世界也有很多和娑婆世界一样的修行办法。

 

Ⅲ 结成极乐

舍利弗!极乐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第三个“结成极乐”。“舍利弗。极乐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主要就是指前面说的这些天乐、黄金为地、还有天花,然后是供佛,供佛回来后吃饭,吃饭后经行,这样“成就如是功德庄严”,就是说,他们修行不空过,一直在这样修行。

 

⑦鸟吟妙法

Ⅰ 叙灵禽

复次舍利弗!彼国常有种种奇妙杂色之鸟——白鹤、孔雀、鹦鹉、舍利、迦陵频伽、共命之鸟。是诸众鸟,昼夜六时出和雅音,其音演畅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如是等法。其土众生闻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

第七,鸟吟妙法。“复次舍利弗。彼国常有种种奇妙杂色之鸟——白鹤、孔雀、鹦鹉、舍利、迦陵频伽、共命之鸟。是诸众鸟,昼夜六时出和雅音”,这些鸟,昼夜六时发出非常美妙的声音。这种声音当中“演畅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这就是三十七道品。“如是”,三十七道品,这里讲了五根、五力、七菩提、八圣道等二十五个,还有十二个没讲,在“如是等法”里面摄了。

有两种说法:一个是说,另外十二个不用说了,因为极乐世界不需要对治;还有一种说法比较通用,就是说,这五根、五力、七菩提、八圣道说了以后,这是总摄前面的。因为五根、五力,从加行道这里开始,可以摄资粮道前面的;七菩提、八圣道,是见道、修道后面的。

下面是这些鸟发出的声音,演说着这种种的法音。“其土众生,闻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极乐世界的众生,听到这些鸟发出的“法音宣流”,就念佛、念法、念僧。

 

Ⅱ 去疑执

舍利弗!汝勿谓:“此鸟实是罪报所生。”所以者何?彼佛国土无三恶趣。舍利弗!其佛国土尚无三恶道之名,何况有实?是诸众鸟皆是阿弥陀佛欲令法音宣流变化所作。

去疑执,“舍利弗,汝勿谓:‘此鸟实是罪报所生。’所以者何?彼佛国土无三恶道。舍利弗!其佛国土尚无三恶道之名,何况有实?”这里是说,有人就怀疑,明明已经说了,极乐世界没有三恶道,怎么又会跑出一些鸟来?

解疑说,这些鸟不是真正的罪报所生的鸟。为什么呢?因为彼佛国土无三恶道。“舍利弗!其佛国土尚无恶道之名,何况有实?”阿弥陀佛的国土连恶道的名也没有,何况有实?“是诸众鸟皆是阿弥陀佛欲令法音宣流变化所作”。

“奘译”,玄奘大师的译本说,“当知皆是无量寿佛变化所作,令其宣畅无量法音,作诸有情利益安乐。”是为了利益安乐有情,宣畅这无量的法音,而变化出这些鸟,演说法音,令闻者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问:白鹤等非恶道名耶?

答。既非罪报,则一一名字,皆诠如来究竟功德。所谓究竟白鹤等,无非性德美称,岂恶名哉。

问:化作众鸟何义?

答。有四悉檀因缘。凡情喜此诸鸟,顺情而化,令欢喜故。鸟尚说法,令闻生善故。不于鸟起下劣想,对治分别心故。鸟即弥陀,令悟法身平等,无不具无不造故。【要解】

《弥陀要解》里问说:“白鹤等非恶道名耶?”恶道,就是三恶道——地狱、饿鬼、畜生。既然说没有恶道的名,那么这里明明说有白鹤、孔雀、鹦鹉、舍利,这不就是鸟吗?鸟不是恶道的名字吗?

对于这个问题,大家是怎么想的呢?白鹤这些是不是恶道的名字?是的话,那不是有恶道的名字了?但是这经上说,“舍利弗!其佛国土尚无三恶道之名,何况有实?”

是这样的,那里是没有三恶道,但是三恶道的名,在娑婆世界有。娑婆世界的名拿到极乐世界一样可以用,是不是?

打个比喻:我们这个大师殿里,没有大雄宝殿的那个垫子,但是大雄宝殿的垫子在多宝讲寺是有的,对不对?那么,这里有没有大雄宝殿的垫子的名字?这个可以说有嘛。你不能说,因为这里没有大雄宝殿的垫子,就说大雄宝殿垫子的名字这里也没有了。一样的道理嘛。我可以说,虽然我这里没大雄宝殿的垫子,但是大雄宝殿的垫子的名字是有的,因为我在这里说它。

蕅益大师的回答说:“既非罪报,则一一名字,皆诠如来究竟功德。所谓究竟白鹤等,无非性德美称,岂恶名哉。”他的意思是说,这里的“白鹤”这个名,所诠是如来的究竟功德。能诠之声是究竟白鹤,这白鹤等同于究竟白鹤。究竟的白鹤不是娑婆世界的白鹤。他是这个意思,但是这里还是有值得思考的地方。

“问:化作众鸟何义。”化那么多鸟出来干什么?

“答:有四悉檀因缘。凡情喜此诸鸟顺情而化,令欢喜故。”一般的凡夫习气,喜欢这些鸟,看到这些鸟,就感觉到很欢喜。那么就这些鸟出来说法。他因为喜欢这种鸟,他听了鸟说的法,就生起善法。“不于鸟起下劣想,对治分别心故”,一般的人对鸟的看法,就是一个恶道众生,是个畜生。但没想到它会说法,这就去除了这种下劣的分别心。这有助于在极乐世界的那些有情,知道“鸟即弥陀,令悟法身平等,无不具无不造故”。

鸟就是阿弥陀佛,这个你们承认吗?那阿弥陀佛是不是鸟?你总不会说阿弥陀佛是鸟。但他说鸟是阿弥陀佛变化的。

这里也有值得思考的地方,他这种说法,意思就是,一般来说,我们对有情的所谓的平等,是在一定限度的平等。当他见到鸟也能够说出佛法,那么他对鸟就不会轻视了,就会觉得,这鸟很殊胜,能够说法。那么对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这个道理,可能更容易体悟——连鸟也有这种善根,能够说法。当他又知道这个鸟就是弥陀变化的,那么就了解法身平等,从平等的法身中现出了不同的相。

可能我们在这个人的蕴体上,可以安立:这就是阿弥陀佛。但没想到,在这个鸟的蕴、鸟的样子上,也可以安立:这也是阿弥陀佛的法身。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无不具无不造”,这样的话,就容易趣入平等。

当我们看见一尊三十二相的化身相的阿弥陀佛的时候,我们去指认,这就是阿弥陀佛,这我们比较容易了解。当我们指认到这个鸟身上的时候,就发现这个有点奇怪。但是你究竟地去思考,你现在要指认,到底阿弥陀佛是在哪个上面安立的时候,你就会去仔细地思考、仔细地分析。这一分析,可能就容易趣入到思惟“无我”上去。

 

⑧风吹乐音

舍利弗!彼佛国土,微风吹动,诸宝行树及宝罗网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种乐同时俱作,闻是音者皆自然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舍利弗!其佛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第八风吹乐音分四”,一、风摇宝树。二、声似乐音。“舍利弗!彼佛国土,微风吹动,诸宝行树及宝罗网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种乐同时俱作”。三、闻兴善念,“闻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在《十住毗婆沙》中说:“新发意菩萨若念佛者,先念色身,应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念色身佛;心渐渐得入深法者,应念法身佛;次转深入得上势力,应以实相念,莫以色身念,亦莫著法身。”这是讲念佛、念法、念僧。初发意的菩萨念佛,是念佛的色身。透过这个色蕴上表现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来念佛。

《无量寿经》中说,这里“微风徐动吹诸宝树,演出无量妙法音声。其声流布,遍诸佛国。闻其音者,得深法忍,住不退转至成佛道,耳根清彻不遭苦患。目睹其色,鼻知其香,口尝其味,身触其光,心以法缘,皆得甚深法忍”。

《律海十门》中说到,“阎浮有毒树,触树见树形,嗅香闻树声,听名见画影,闻谈说拟议,悉中毒身死”。阎浮的毒树,不管你怎么接触了它,都会中毒身死;而这个极乐世界的宝树,不管是眼耳鼻舌身意哪方面接触到了,结果就能“得甚深法忍,住不退转至成佛道”,这是很殊胜的。“彼国土天人,见此树者,得三法忍:一者、音响忍,二者、柔顺忍,三者、无生法忍。此皆无量寿佛威神力故,本愿力故,满足愿故,明了愿故,坚固愿故,究竟愿故”[11],这都是佛陀的威神力,还有他的愿力满足的一种力量。见到这种宝树,就有这样的殊胜的力用,是非常的不可思议!

四、结成极乐庄严。由于有这样的功德,所以“结成极乐庄严”。“舍利弗。其佛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玄奘大师译说,“功德庄严甚可爱乐,是故名为极乐世界”,并且说,“有如是等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甚希有事”,极乐世界的功德太多了,说也说不完。就是历经百千劫,以无量的舌,舌上出无量的声,赞其功德,也说不尽。这里只是说了一点点。

 

极乐世界不退的殊胜

 

如婆沙论说,退根罗汉,欲界人中得果,遇五缘退具,恐失圣果,起修道惑。谓远行多病,乐诵经典,乐和诤讼,乐营僧事。若天中得果,不逢退具,即得不退,入般无余。【西方要诀】

在窥基大师的《西方要诀》中,引用《大毗婆沙论》说,“退根罗汉,欲界人中得果,遇五缘退具,恐失圣果”,退根罗汉,就是一种会退的罗汉。“欲界人中得果,遇五缘退具”,“退具”就退的因,“恐失圣果。起修道惑”。遇到五个缘,令他修行会退。这五缘就是“远行、多病、乐诵经典、乐和诤讼、乐营僧事”。

在人中,碰到这些因缘,他就会退。有的走得太远了;有的身体太弱了,经常生病;有的太喜欢读诵经典;有的看到人家吵架,他喜欢去劝架;有的喜欢去干活,“营僧事”,就是管事情,服劳僧众。不是说这些不好,这些都是好的,但是干得太多了,那么就会导致退。它是一种是退的缘,不做又没资粮,做得过分了、太多了,要退。

 

由此染界,遇五退缘:一者短命多病;二者大恶缘伴,俎坏净心;三者外道杂善,乱真正行;四者六尘境界,娆动净心;五者不常见佛,竭逢圣化。若常住此,遭五退缘。【西方要诀】

“由此染界。遇五退缘:一者短命多病”;“二者大恶缘伴,爼坏净心”,就是恶友会把我们的知见搞坏,叫我们去干坏事;“三者外道杂善。乱真正行”,外道也有十善,但是他是杂染的,他对“无我”根本不了解,所以他再怎么修,都只能在世间的善里面修。凡是跟“无我”相应的,他的理解都是错乱的。这样的话,跟解脱永远是背道而驰的;“四者六尘境界,娆动净心”,外面六尘的境界,会令这个心娆动;“五者不常见佛”,不能够常常地见佛,“竭逢圣化”。“若常住此,遭五退缘”。

这个娑婆的染界有这些退缘。由于有这些退缘,就容易使修行进一步、退几步,进一步、退几步。所以就很容易退转。

 

但生净土,逢五胜事:一者长命无病;二者胜侣提携;三者纯正无邪;四者唯净无染;五者恒事圣尊。由此五缘,故得不退。【西方要诀】

前面一开头就说过,这部《阿弥陀经》,就是以“往生不退”作为它的力用。它到底有什么胜用呢?主要就是不退。净土有五个胜事。第一“长命无病”;第二“胜侣提携”,胜侣,就是“诸上善人”,有善友善知识提携;第三“纯正无邪”,就是说,他的这些善友善知识,知见很正,所说的也是正的;第四“唯净无染”,这个极乐世界的六尘境界“唯净”,没有染污;第五“恒事圣尊”,在极乐世界,一直会亲近阿弥陀佛。有这五个缘,所以就可以不退。这些都是修道的胜缘,得到这些的话,就不会退了。

所以极乐世界的殊胜,最为殊胜处就在于:那里修道很稳、不退。虽然,从某个角度说,净土修道慢,但是非常的稳,会一直一直地前进。而且这种所谓的慢也是相对的,我们不能说在净土就是慢,在娑婆就是快,不能这样理解。这个后面会讲到。

智者大师的《净土十疑论》,引用了《十住毗婆沙》:“‘于此世界修道有二种:一者、难行道;二者、易行道。’难行者,在于五浊恶世,于无量佛时,求阿鞞跋致,甚难可得。”简单地说,有五个难行。

 

此难,无数尘沙说不可尽,略述有五:一者、外道相善,乱菩萨法;二者、无赖恶人,破他胜德;三者、颠倒善果,能坏梵行;四者、声闻自利,障于大慈;五者、唯有自力,无他力持。譬如跛人步行,一日不过数里,极大辛苦,谓自力也。【净土十疑论】

“一者,外道相善,乱菩萨法”,“相善”,就是相似善法。“乱菩萨法”,比如说,哪个捐钱捐得最多,哪个就是大菩萨。这样比的话,如果外道捐得最多,那么他们是不是大菩萨?如果凭捐的钱多少,或者是这些相似的样子来看的话,就会使人迷乱,搞不清楚哪个是正道。

“二者,无赖恶人,破他胜德”,一些恶友,把人的善心或者是正见破坏了。

“三者,颠倒善果,能坏梵行”,就是说这种颠倒的、知见不正的杂善。

“四者,声闻自利,障于大慈”,前面这些是外道和世间的,这里讲的是,内道当中,有唯修声闻乘,不修大乘的。如果唯求小乘的自利,那么就障于大慈,利他的大菩提心就无法生起。这个损失就太大了。

“五者,唯有自力,无他力持。譬如跛人步行,一日不过数里,极大辛苦,谓自力也。”这是难行道。

“易行道者,谓信佛语教念佛三昧,愿生净土,乘弥陀佛愿力,摄持决定,往生不疑也。如人水路行,藉船力故,须臾即至千里,谓他力也。”这个是“他力”,易行道。

难行道犹如陆地行船,易行道就是水里乘舟。难行道、易行道,就是说前进的快和慢,难和易。

《解深密经》也讲了净土、秽土,难得、易得的事情。秽土有八个事情容易得到,两个事情难得到。哪八个事情易得?

 

何等名为八事易得?一者、外道,二者、有苦众生,三者、种姓、家世兴衰差别,四者、行诸恶行,五者、数犯尸罗,六者、恶趣,七者、下乘,八者、下劣意乐加行菩萨。【解深密经】

第一个,“外道”很多,很容易得到。第二个,“有苦众生”很多,很容易得到。第三个,“种姓、家世的兴衰差别”很多。比如说谁兴盛起了,然后又衰退了、又破产了等等,这些很多。谁很尊贵,突然又没落了,变成贱族了。第四个,“行诸恶行”,没有受戒律的补特伽罗的这些罪行,都叫作“恶行”。第五个,“数犯尸罗”,已经受律仪的补特伽罗,违背了戒律。第六个,“恶趣”也很多。犯戒的很多,所以恶趣也很多;干坏事的多了,恶趣也多。第七个,“下乘”,就是小乘。第八个,“下劣意乐加行菩萨”,就是未登地的菩萨。

这八个“事”很多,这八种人很多,那就是秽土。就是说,我们投生到秽土的话,多分会成为这八种人之一。并且,我们遇到的人中间,这些人也比较多。

 

何等名为二事难得?一者增上意乐加行菩萨之所游集,二者如来出现于世。【解深密经】

难得的是哪两个呢?“一者增上意乐加行菩萨之所游集”,增上意乐加行,就是初地以上的菩萨。“二者如来出现于世”,那就是圣者菩萨和如来出世,确实非常难得。就像释迦佛出世,总共八十年,成道、说法四十多年,然后就示现圆寂了;留下来的这些圣者菩萨也是很难得,非常的稀有,找也找不到。有人说自己是圣者菩萨,多分又是假的、骗人的。所以很难得。

易得、难得,就是说,坏的缘多了,就容易影响我们也干坏事,也越来越苦;好的事情多了,那么我们就越容易干好事。而现在,很显然就是这个胜缘很稀有难得,所以我们就容易退了。

净土“与上相违”,“八事”反过来。娑婆世界这八个多的东西,净土都很难得;娑婆世界难得的这两个,净土却很多:如来一直在世说法,登地的菩萨也是非常的多。不但是登地的,还有很多阿鞞跋致,就是八地以上的,都在那里修行。诸上善人俱会一处,非常的殊胜。亲近这些善知识善友,修行进道就非常的快。从这个角度来看,净土修行应该是“快”。

上面说了这个器世间这些殊胜的功德。

 

(2)辨佛身功德

下面讲“辨佛身功德”。“初明化主功德”这是讲阿弥陀佛的功德。“二辨听众功德”,是讲听众的功德。

 

①明化主功德

 征问佛号

舍利弗于汝意云何?彼佛何故号阿弥陀

“初、征问佛号”:“舍利弗。于汝意云何,彼佛何故号阿弥陀?”

 

Ⅱ 正辨得名

“第二、正辨得名分二”,他为什么叫“阿弥陀佛”呢?得名的缘由有两个。

a 约光明得名

舍利弗!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是故号为阿弥陀。

第一,由于光明。从光明这方面来讲,“舍利弗。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是故号为阿弥陀”,第一个得名的缘由是什么呢?就是阿弥陀佛的光明无量,照耀十方世界,无所障碍。这句,玄奘大师译的是“何缘彼佛名无量光?舍利子!由彼如来恒放无量无边妙光,遍照一切十方佛土,施作佛事无有障碍”。就是他的佛行事业,是透过这种无量光来作的,没有任何的障碍,所以称之为“无量光”。

这个“无量光”,是意思的翻译,梵音称之为“阿弥陀”。这个“阿弥陀”怎么读?是“阿(ā)弥陀”,还是“阿(ō)弥陀”,还是“阿(ē)弥陀”?梵音应该是“阿(ā)弥陀”。以前问过师父,师父说,有些原则性的事情,必须坚持;一些不是原则性的,可以沿用的就沿用,这叫随方。因为出现以后已经形成习惯的东西,改回来反而让很多人又产生怀疑。那么就沿用,就不要改。比如说“阿弥陀”,师父说,大家原来念“阿(ō)弥陀佛”的,还是念“阿(ō)弥陀佛”。原来是怎么念,那么就怎么念。但如果说它的原来的发音,应该是“阿(ā)”字开头,这尊佛,梵语就称之为“阿弥陀”。他的名称的第一个含义,就是无量光。

关于“无量光”的含义,《要解》有补充说明。窥基大师的《疏》补充了一点:“《无量寿经》云彼佛国菩萨光明常照百千由旬,声闻身光一寻。《大品经》云:欲得寿命无量、光明无量,当学般若波罗蜜。”怎么得到这个光明无量?当学般若波罗蜜。

 

b 约寿命得名

舍利弗!彼佛寿命。及其人民。无量无边阿僧祇劫,故名阿弥陀

“阿弥陀”第二个得名的缘由,“约寿命得名”:“又舍利弗。彼佛寿命,及其人民,无量无边阿僧祇劫。故名阿弥陀。”

《弥陀要解》说,“无量,皆算数名,实有量之无量”。

什么叫“有量之无量”?他是说,因为要算的数太多了,算不清楚了,所以称之为“无量”。并不是说“无限”。无限,就是永远不会完。那么就是说,在这个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也有继承者,他的大弟子观音菩萨,他也要成佛的。如果阿弥陀佛没有示现圆寂的话,那观音菩萨也不用成佛了。这个经上也有说的,就是当阿弥陀佛示现圆寂的时候,观音菩萨就示现要成佛了。这说明他的寿命有尽头。所以这个“无量”,是“有量之无量”。

窥基大师的《基疏》补充说,“人闻彼佛寿越僧祇,未知作佛已来于今久近?若久则恐临灭度,虽十念而难逢;近则固未涅槃,终百年而可望。良有斯问,故下答云”。

有些人会想,阿弥陀佛寿命很长,但是不知道“作佛已来于今久近”。就是虽然很长,但是他会想,到底我现在生过去,他是已经快到了涅槃的时候呢,还是已经涅槃了?还是说,离涅槃还早着?这是窥基大师对有人的这种疑问的补充。这和下面经文是配的,因为下面经文说到成佛的劫数。

 

Ⅲ 明成佛劫数

舍利弗。阿弥陀佛成佛已来,于今十劫。

“舍利弗。阿弥陀佛。成佛已来。于今十劫”,一般人会想,哎,说这句话干什么?为此,窥基大师在前面补了一句问。这句话实际上是为了告诉大家,他成佛已来,到现在已经十劫,那么离涅槃还早着呢,“今现在说法”。那么,要往生的人应该赶快去亲近。

 

辨听众功德分四:

前面是讲化主,下面讲听众功德。

 

 小大两众算数无边

a 辨众多少

又舍利弗!彼佛有无量无边声闻弟子。皆阿罗汉,非是算数之所能知;诸菩萨众。亦复如是。

第一,听众是“小大两众,算数无边”。“又舍利弗。彼佛有无量无边声闻弟子。皆阿罗汉。非是算数之所能知。诸菩萨众。亦复如是。”

“小众”就是小乘弟子,声闻弟子。“大众”就是菩萨众。都是无量无边,不是算数所能知道的,度的人太多了。

 

b 结成庄严

舍利弗!彼佛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第二,“结成庄严”,“舍利弗。彼佛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这是非常的殊胜。殊胜在哪里呢?我们念赞叹偈,“见闻忆念得益我敬礼”。就是说这个智者的耳根庄严,这个阿罗汉,已经断除了烦恼障,他的智慧非常的明利,彻证空性。这样的人,他的智慧非常的殊胜。在极乐世界的阿罗汉,目标是要成佛的。在那里的菩萨众,有登地菩萨、有未登地菩萨,有利根的、有钝根的,还有八地菩萨、十地菩萨。这些菩萨都是等着成佛,功德非常的殊胜。听众是这样的大根器的人,那么这个讲法的,也是不得了的,所以唯有佛陀。

阿弥陀佛的听众,是一些这么厉害的听众,那就是非常的殊胜的法会。天天办大法会,无量无边的人在讲法,讲殊胜的、圆满的、成佛的大乘正法,这是太殊胜了。极乐世界都是宝宫殿,讲法的时候,不会因为人数的限制,挤也挤不进去。也不需要话筒,一讲就天花乱坠,非常的殊胜。而且是天天讲,肚子也不会饿,也不需要吃饭。极乐世界没有昼夜,他也不要睡觉,他没有饮食,也没有大小便,也没有昏沉、睡眠。这种修行的状态,就相当于娑婆世界整天在闭关,一直闭关好多年的“老闭关”,一直闭关,一直修。想想确实太殊胜!

 

種現差分者。若生天上。種現之惑俱行。但生西方。唯種永無現惑。【西方要诀】

这个“结成庄严”,《西方要诀》说,“种现差分者。若生天上。种现之惑俱行”,如果生到天上,种子和现行——烦恼的种子和烦恼的现行,都会俱行,就是他会现行烦恼。“但生西方。唯种永无现惑。”那么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他的烦恼种子虽然没断,但是不会有现行烦恼。现行烦恼是心法,种子是不相应行,烦恼的种子不是烦恼,它有生烦恼的能力,但是它没有烦恼的力量。这样,它就不会产生苦谛。有烦恼,推动业,然后就会造集苦谛。极乐世界没有这个烦恼现行,“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前面就说了这些功德庄严,一个是讲器世间的,一个是讲人的。

 

对三宝应修的信解及配以普贤大愿

对于佛:应树亲近承事信解,应修供养承事正行

《普贤行愿品》:愿常面见诸如来 及诸佛子众围绕

        于彼皆兴广大供 尽未来劫无疲厌

这里补充一个《瑜伽师地论》解释,是讲“信”的,对佛应修什么信解呢?就是,“应树亲近承事信解,应修供养承事正行”。那么在《普贤行愿品》里面的愿就是“愿常面见诸如来,及诸佛子众围绕,于彼皆兴广大供,尽未来劫无疲厌”。

我们前面说了信、愿、行。我们了解了极乐世界这个器世间各种殊胜的功德,然后又了解了阿弥陀佛各种殊胜的功德。这样一尊具有大功德的佛,正在这个世界讲法,有很多大菩萨众、诸上善人在那里听法。我们透过这几个方面,对极乐世界和化主阿弥陀佛产生信,然后我们就会产生一种了解:“哦,这里有这么好!”

我们如果正想脱离生死的苦,不想在娑婆世界一直受苦,又听说那边那么快乐,法喜充满,就会生起这样的想法:“哦,这边是这样的不好,那边是那样的好。”就会想到,“如果能去的话,那有多好!”那么就有了想去的心。想去的心,就是愿,希望“要是我能够去极乐世界见到阿弥陀佛,多好!”“愿常面见诸如来”。

“及诸佛子众围绕”,“众围绕”,指他的弟子——菩萨众围绕。“我要是能去作广大的供养,我要是能拿着那些天花去供养,多么殊胜!”“尽未来劫无疲厌”,希望我能一直做这样的事情!去亲近善知识,多么殊胜!

 

对于法:应树希求证得信解,应修瑜伽方便正行

《普贤行愿品》:愿持诸佛微妙法 光显一切菩提行

        究竟清净普贤道 尽未来劫常修习

对于法,“应树希求证得信解,应修瑜伽方便正行”。那就想,我去到那里,要是见到阿弥陀佛正在说法的话,那是多么的殊胜!“愿持诸佛微妙法,光显一切菩提行,究竟清净普贤道,尽未来劫常修习。”我们娑婆世界,充满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这些苦,使我们修行的道力,闻法的因缘都很低劣。能够见到佛,亲自听佛讲述圆满的大乘法,是多么的殊胜!那么希望能够听到这个殊胜的法,“愿持诸佛微妙法”。然后由闻而起行,“光显一切菩提行”。“究竟清净普贤道,尽未来劫常修习”,希望能够修这个瑜伽正行。

 

对于僧:应树和合同一法性共住信解,应修共受财法正行

《普贤行愿品》:所有与我同行者 于一切处同集会

        身口意业皆同等 一切行愿同修学

对于僧,“应树和合同一法性共住信解,应修共受财法正行”。“所有与我同行者,于一切处同集会,身口意业皆同等,一切行愿同修学。”有这么多的诸上善人、清净大海众菩萨在阿弥陀佛座下听闻,希望我能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希望我跟他们一样,做同样的事情,就是“共受财法”,一起享受极乐世界的这些修行的资具,一起享受大乘法乐,法喜充满,希望我跟他们生到一起,希望跟他们做一样的事情。这就是由信,因为你了解到这些好的事情,然后产生了愿,“啊,这多好啊!太好了!”有了想去的愿望,接着下面再考虑能不能去,要怎么去。

《阿弥陀经》今天就讲到这里。下面,我们如法讲说和听闻的这些善根,一起回向:能够以此善根净化我们无始以来的谤法业障,使正法久住;回向能够生生值遇大乘善知识,值遇大宝恩师;能够得到他们的摄受永不离!回向正法久住!

复习题:

1.极乐世界为什么称之为“极乐世界”?在佛经里是怎么说的?《阿弥陀经》怎么说的?何故名为“极乐”?

.阿弥陀佛为什么叫作“阿弥陀佛”?

3.阿弥陀佛有两个无量,分别是什么?

4.寿无量有什么好处?(不死有什么好处?)

5.无量光有什么好处?

6.极乐世界的这些诸大海众,他们里面都有些什么人?

7.为什么有阿罗汉、有菩萨,就称之为功德庄严?


《佛说阿弥陀经》第四讲

2017年9月2日(农历七月十二)

 

各位师父、各位居士:

我们今天继续学习《佛说阿弥陀经》。首先祈请大宝恩师为我们加持,能够如法地讲说和听闻。

刚才我们做了很多的供养,今天比平时多了很多的鲜花。我们进行了供养三宝,主要是供佛。我们观想这些花,不但是供佛殿的这些佛像,也代表了供一切佛——佛像所代表的诸佛,也包括了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也包括了为我们宣说《阿弥陀经》的释迦牟尼佛,也包括了诸传承、讲说这部《阿弥陀经》的师长们,也包括了我们的大宝恩师。

我们透过供养,对诸佛应该树立“亲近承事”这样的信解,然后亲近善知识。供养了以后,就希望善知识给我们讲授法,然后希望自己能够和这个法相应,能够离烦恼苦所缘。由于我们缘到了法,就会离开烦恼。

最初,我们想要脱离苦,想要脱离烦恼,也是由于我们听到了佛所说的正法。除了正法,没有一个法能够让我们离开烦恼。那么从一开始想脱离,后来渐渐地脱离,最后究竟地脱离,这整个的过程,我们也希求得到观音菩萨等这些诸大菩萨、诸上善人,作为我们的助伴。

我们接着讲。今天补充的是《摄大乘论》的笔记。[12]

 

 

今次应显法身自在。由转色等五蕴依故,得五自在。此中由转色蕴依故证得示现佛土自在,由此示现金银等宝净妙佛国,亦得示现随其所欲自身自在,由此示现大集会中随诸有情胜解所乐种种色身,又随所乐能现种种相好自在,又现无边音声自在,又现无见顶相自在。【摄论释】

我们先看《摄大乘论释》。这里说的“法身自在”,按照唯识宗,就是转五蕴为五智,得五个自在。“转色蕴”就证得了“示现佛土自在”,“示现金银等宝净妙佛国,亦得示现随其所欲自身自在”,“示现大集会中随诸有情胜解所乐种种色身”。随诸有情的意乐,会示现有情胜解所乐的种种色身。比如说,这个有情应以何身得度,就以何身现在他面前。“又随所乐能现种种相好自在,又现无边音声自在,又现无见顶相自在”,这里讲说了,由法身自在,现出的色身自在。色身自在,包括了这个器世间和情世间。

也就是说,所有的佛的净土都是这样,他都能够示现这些金银等宝的随意自在,而且他是任运的,他不可能因为张三喜欢看这个样子,他就示现这个样子,但李四不喜欢这个样子,那又违背了李四的意愿。任运,就是可以同时让张三和李四看到自己喜欢的样子。

那么,到底佛是什么样子呢?那就是佛化身,光中化佛无数亿,百千万亿弥陀化身。这在窥基大师的讲解里面有讲到。窥基大师在讲解里面追问:到底是一位阿弥陀佛,还是一亿位阿弥陀佛呢?那就是说,化身可以有几亿个、无数个,但报身是一个。

也就是说,他化成鸟也好,化成水也好,化成什么也好,按照唯识宗的话,有情的识和他所缘的境是同一体性。他缘到的那个境,可以由他的这个种子产生的话,那么,阿弥陀佛的这个色身就不是阿弥陀佛的识所产生的那一个阿弥陀佛了。但是,从报身的角度,他是由阿弥陀佛的识所产生的那一个。

由于他的法身自在的功德,他会幻现出无数的化身。这个化身,可以作为一个有情的增上力,让他看到了种种的样子。那是一种任运的功德,是无比的一种能力!

这也显示了佛陀的对我们的恩德。可以说他证得了至极、究竟的功德,然后不任何一个低劣的众生。也是幸亏这样,我们才沾到光,不然的话,连阿弥陀佛的名号也听不到。

 

论曰,复次。诸佛清净佛土相云何应知。如菩萨藏百千契经序品中说,谓薄伽梵住最胜光曜七宝庄严,放大光明普照一切无边世界,无量方所妙饰间列,周圆无际其量难测,超过三界所行之处,胜出世间善根所起,最极自在净识为相,如来所都,诸大菩萨众所云集,无量天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常所翼从,广大法味喜乐所持,作诸众生一切义利,蠲除一切烦恼灾横,远离众魔,过诸庄严如来庄严之所依处,大念慧行以为游路,大止妙观以为所乘,大空无相无愿解脱为所入门,无量功德众所庄严大宝花王之所建立大宫殿中。如是现示清净佛土,显色圆满,形色圆满,分量圆满,方所圆满,因圆满,果圆满,主圆满,辅翼圆满,眷属圆满,任持圆满,事业圆满,摄益圆满,无畏圆满,住处圆满,路圆满,乘圆满,门圆满,依持圆满。复次。受用如是清净佛土,一向净妙,一向安乐,一向无罪,一向自在。【摄论释】

 

“复次,诸佛清净佛土相云何应知。如菩萨藏百千契经序品中说,谓薄伽梵住最胜光曜七宝庄严,放大光明普照一切无边世界”,这是指佛陀的显色圆满;

“无量方所妙饰间列”,这是形色圆满;

“周圆无际其量难测”,这是分量圆满;

“超过三界所行之处”,这是方所圆满;

“胜出世间善根所起”,这是因圆满;

“最极自在净识为相”,这是果圆满;

“如来所都”,这是主圆满;

“诸大菩萨众所云集”,这是辅翼圆满;

“无量天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常所翼从”,这是眷属圆满。在《摄大乘论》的一个解释里面说,“净土中实无如此天龙等众,欲令不空,故佛化作如此杂类”,和那些鸟是一样的;

“广大法味喜乐所持”,这是任持圆满。

“作诸众生一切义利”,这是事业圆满。佛陀是利他圆满的,利他圆满就是色身圆满;

“蠲除一切烦恼灾横”,这是摄益圆满;

“远离众魔”,这是无畏圆满。“众魔”就包括了死魔、蕴魔、天子魔等,这些都是中断的缘,在极乐世界没有,在一切佛的净土都没有;

“过诸庄严如来庄严之所依处”,这是住处圆满;

“大念慧行以为游路”,这是大乘的闻思修,是他的游路,路圆满;

“大止妙观以为所乘”,这是他的乘圆满;

“大空无相无愿解脱为所入门”,这是入门,门圆满;

“无量功德众所庄严大宝花王之所建立大宫殿中”,依持圆满。

“如是现示清净佛土”,怎么知道清净佛土的相?从这些方面知道。从这些方面就可以了解,佛土是这样圆满的。“受用如是清净佛土,一向净妙,一向安乐,一向无罪,一向自在”,他的佛土,非常的殊胜,非常的圆满,这是佛陀的一个果位的功德。没有这些不净的粪秽,没有苦,没有苦受,也没有无记受,只有乐受。“一向无罪”,就是没有不善,也没有无记。“一向自在”,就是“净土中不待外缘,一切所欲随自心故”。

这里说的,都是净土的这些殊胜功德。唯善、唯乐,是它的殊胜处。这是补充《摄大乘论释》的内容。

 

下面,我们再回到昨天讲的。昨天讲了阿弥陀佛,这个“主”的庄严。下面是讲“徒”,听众的庄严。昨天讲了一半。

 

Ⅱ 新旧二徒因行有异

a 新生不退众

又舍利弗!极乐国土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

“第二新旧二徒因行有异,文分为二”,初是“新生不退众”。

“又舍利弗!极乐国土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这里“阿鞞跋致”就是不退的意思。

 

疑曰。泛论不退之位。要说万劫修功。如何念佛一生。下至临终十念。并蒙弥陀接引。生彼得不退。论功行有差别。若为符契。【西方要诀】

《西方要诀》就提出一个疑问和回答。“疑曰:泛论不退之位,要说万劫修功。如何念佛一生,下至临终十念,并蒙弥陀接引,生彼得不退?论功行有差别,若为符契”。

 

通曰。不退正定。名异义同。修行之人。凡有两种。一者居秽土。二处净方。秽土修因。要资万劫。净方起行。自有多途。

今明不退。有其四种。十住毗婆娑论云。一位不退。即修因万劫。意言。唯识观成。不复退堕恶律仪行。流转生死。二者行不退。已得初地。真唯识观。舍二乘心。于利他行得不退也。三者。念不退。入八地已去。真得任运无功用智于定散中。得自在故。无念退也。四处不退者。虽无文证。约理以成。【西方要诀】

不退有两种,一种是在净土,一种是在秽土。这里的不退,就是《十住毗婆沙》说的四种不退。

第一种“位不退”,就是“意言”的“唯识观成”。这里指的应该是在圣者位之前的。得到唯识观,就是通达了唯识观,并且得到了止观双运的、能够以禅定修的唯识观。那么他就“不复退堕恶律仪行”,这里指的应该是加行道。

第二种“行不退”,是“已得初地,真唯识观。”现量证得唯识观,就是“能取、所取异体空”的这个唯识观。“舍二乘心,于利他行得不退也”。

第三种,“念不退,入八地已去”,到了八地。“念不退”,就是“任运无功用智”,他不需要加功用行,不需要作意,“得自在”,“无念退”。

第四“处不退”,“虽无文证,约理以成”。

这里说的不退,就是生到那里,都是不退。那么就有疑问了:如果你生到那里,就达到不退,这个人应该已经不是凡夫了,不是一般的人。所以这样就要解释一下,虽然生过去不退,但是和原来已经生的那些一生补处菩萨,还是不一样的。按照位次,远远比不上他们。但他的好处就是,他虽然位次还比较低,但他不会退,他会慢慢地进步。为什么他不退?就是因为他没有这种退因。没有退因,就不会有退的这个果。

五个退具,昨天已经说过,就是娑婆世界的五个退缘,“短命多病”、“大恶缘伴,俎坏净心”、“外道杂善,乱真正行”、“六尘境界,娆动净心”、“不常见佛”。净土是反过来的,是“地胜缘强,更无退具”,这就是净土的好处。透过这个外缘,生善的功能很强,并且不会生恶。那么,就会让人不断地进步、不退,就是说,不会走一段又退步了。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看起来有点慢,但实际上还是快,稳速,“稳”了才会“速”。这是净土的殊胜。“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这里解释的就是这个意思。这是“新生不退众”。

 

设令具缚凡夫得生彼国,邪见、三毒等常起。云何得生彼国,即得不退,超过三界?【净土十疑论】

在《净土十疑论》中,智者大师又问:生到彼国的,有很多是凡夫,那他就有三毒了,为什么生到那里就不退了,超三界了?这里解释说,“得生彼国,有五因缘不退”,这里又有五种因缘。

 

得生彼国,有五因缘不退。云何为五?一者阿弥陀佛大悲愿力摄持,故得不退;二者佛光常照,故菩提心常增进不退;三者水鸟、树林,风声、乐响,皆说苦、空,闻者常起念佛、念法、念僧之心,故不退;四者彼国纯诸菩萨以为良友,无恶缘境,外无神鬼、魔邪,内无三毒等,烦恼毕竟不起,故不退;五者生彼国即寿命永劫,共菩萨、佛齐等,故不退也。在此恶世,日月短促;经阿僧祇劫,复不起烦恼,长时修道,云何不得无生忍也?此理显然,不须疑也。【净土十疑论】

就是说,净土有五个因缘不会退。这样长的时间都不起烦恼,一直在修道,怎么会不得无生忍呢?这是很显然的道理,就不要怀疑了。智者大师就是这样回答的。主要是他的寿命极长,又内不起烦恼,外没有烦恼的缘。

烦恼的缘,一个是烦恼种子未断,一个是非理作意,再一个是烦恼境现前。从种子来说,虽然他的烦恼种子未断,但是,他不会有非理作意,因为他一直生善心,他的善一直起。因为起善心的缘,基本上外缘都是起善心的,所以就不会促成烦恼的生起。烦恼生起是由缘生的,不仅观待内,也观待外。不是仅仅唯是靠这个外境就有起烦恼的能力,好像其他的都不观待了,不是这样的。外境有起烦恼的能力,但是它一定要观待你内心。一定是要观待这两个的。按照唯识宗的观点,唯识,唯内心同体外境,没有离心的外境。但即使这样,(烦恼)也是待缘生的,凡是依他起,就是待缘生。可以这样去思考。

 

b 补处位高众

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其数甚多,非是算数所能知之,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祇说。

第二种“补处位高众”。“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其数甚多,非是算数所能知之,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祇说”,这里讲的第二种是已经是很高位的菩萨,这里分类已不是新生众。补处菩萨就是一生补处,要补佛位的,十地菩萨以上。这么多的补处菩萨,像弥勒菩萨,这些就是一生补处菩萨。“非是算数所能知之。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祇说”,前面一种,是新生为主,后面是已经是高位的菩萨。这些菩萨,一般来说不会是新生的。

这就说明,这两种徒众在净土,都是阿弥陀佛的徒众。

 

Ⅲ 劝生彼国

舍利弗!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

第三“劝生彼国”。然后佛陀就“劝生彼国”,很简单,两句话。第一句,“舍利弗。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就是说,舍利弗,众生听到的,应该发愿生彼国土。

 

又,舍利子!若诸有情生彼土者皆不退转,必不复堕诸险恶趣、边地下贱蔑戾车中,常游诸佛清净国土,殊胜行愿念念增进,决定当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舍利子!彼佛土中成就如是功德庄严甚可爱乐,是故名为极乐世界。

又,舍利子!若诸有情闻彼西方无量寿佛清净佛土无量功德众所庄严,皆应发愿生彼佛土。【奘译】

玄奘大师的翻译,稍微长一点,这个译本讲了净土殊胜的一点,是罗什大师的译本里没提到,就是“常游诸佛清净国土,殊胜行愿念念增进,决定当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一句。

后面的内容,和“众生闻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意思是一样的,就是劝众生应该发愿生到极乐世界去。

 

Ⅳ 劝生利益

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

后面是劝生的利益,就是为什么要劝人生极乐世界的理由。

“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为什么要劝人生极乐世界?因为可以和这些“诸上善人俱会一处”。诸上善人,就是这些一生补处诸大菩萨、阿罗汉等等。

 

所以者何?若生彼土,得与如是无量功德众所庄严诸大士等同一集会,受用如是无量功德众所庄严清净佛土,大乘法乐常无退转,无量行愿念念增进,速证无上正等菩提故。【奘译】

《奘译》说,“所以者何?若生彼土,得与如是无量功德众所庄严诸大士等同一集会,受用如是无量功德众所庄严清净佛土”,就是说,第一,他的同学,就是这些具有无量功德的诸大菩萨,而且有很多;其次,受用的器世间,是无量功德众所庄严的清净佛土。前面说过的这些地庄严、水庄严、空庄严、风庄严、树庄严,还有声庄严、雨庄严等等,种种的庄严,都是功德庄严。

“大乘法乐常无退转,无量行愿念念增进,速证无上正等菩提故”,前面说了,《阿弥陀经》主要以“无退”——往生不退为力用。那么,到底是什么不退?

我们要不退步的话,就要前进。你要前进的话,要有个起点、一个终点、一个目标。那么我们为什么怕退呢?如果我们的目标是赚一百万,然后保持一百万的钱不退的话,那就不需要往生极乐世界的,在很多地方都可以成办。如果说他要成办某一种地位的不退,他也不需要去极乐世界。如果他的目标是希望生到天上等等,他完全没有必要去生极乐世界。极乐世界,他主要的力用是不退,那就标明,在修行的整个过程中,他的目标是非常高的。对这个很高的目标,不退。

不退有两种:一种是走到目的地以后不再退了;还有一种是你在走到目的地之前,一直走、一直前进,不会退。

阿弥陀佛主要的化机,主要的弟子是谁呢?在世亲菩萨写的《往生论》里面有讲,就是“女人及根缺,二乘种不生”,这里就标明:极乐世界没有女人。凡是娑婆的女人,一生到极乐世界,都是大丈夫相,根缺也不会生。“二乘种不生”,就是说,决定种性的这些声闻种性,他不会生到极乐世界。极乐世界的那些阿罗汉,一定是不定种性的,就是他一定会转向大乘的。按唯识宗所说,就是没有决定的。如果是决定的,他成了阿罗汉就不会回小向大的,是不会生极乐世界的。这就说明,极乐世界一定是究竟一乘道,阿弥陀佛的主要的徒弟,就是这些爱乐大乘的众生。

既然是爱乐大乘的众生,那他一定一开始就缘着佛果,希望证得无上的正等菩提。所以,对于证得无上正等菩提的这种不退的方便,是他所爱乐的。因此,佛陀告诉我们,很简单:“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和诸上善人在一起的话,就不退了。由于这个原因,所以劝“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

所以,所劝的众生,肯定是有这样的根器的,或者有这样的种子的,或者有这样的希愿的。他不是想去极乐世界享受五欲的,也不是说生活过不下去的,仅仅是因为太苦了,只想获得一点儿吃的而去的。这样的话,目的和乐果两个不配套。

师父以前也经常讲,在各种极乐世界的净土经典当中,都说,应该发菩提心,往生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主要的化机,并不一定说已经发起菩提心的,才能往生,只要有这种希求心的,都可以是他的化机。“应当发愿,愿生彼国”。

“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这是往生净土的好处。“得与诸上善人俱会一处”有什么好处?我们学《瑜伽师地论》也好,学其它论典也好,讲皈依学处的时候,僧宝的业——勇猛增长业,能够让我们生起这种精进、欢喜。怎么精进、欢喜呢?就是说,我们在修行的长远途中会退堕,有这些阿罗汉、诸大菩萨作为我们最好的良伴,作为我们的善友的话,当我们信心怯懦,想退怯的时候,或者前途未卜,不知道我们到底能不能修到那个地位的时候,会看到,“啊,这位已经成阿罗汉了!”“啊,那位已经成大菩萨了!”“啊,那位已经不退转!”“那位已经一生补处了!”你生到极乐世界一看,啊!这些同学生到极乐世界以来,都是不断地在进步,离佛位越来越近了。透过这些,我们的心生起了勇悍之力,非常的欢喜。

就像你进到一个学校,你就会看到,每年都有毕业生,毕业了,然后不断地前进、前进。你看着就知道,你将来毕业了,你也是有希望的,那你的心就非常的踊跃欢喜:只要努力的话,就成功了。

所以看到与诸上善人俱会一处,有两个好处:一个,确自己的进道非常的殊胜,然后希求要和这些人在一起;还有一个就是,看到这么多人,新生的和旧住的,他们的地位如此之高,都依止阿弥陀佛,这样在修行佛道的地位上前进。对于一个想证得无上正等菩提的人来讲,这是最大的一个信心增长处,他就会觉得,我一定会生起很强的信心,我一定可以的

佛劝了两次。这里是第一次劝。

前面讲了很多好处,比如说极乐世界的功德庄严,阿弥陀佛功德庄严。前面说到“信”,由于看到功德而生信,之后,他就会产生要生极乐世界的“愿”。这里就有愿了。这种愿只是初级的愿,就是说,他看到这样的功德,就想要。

想要的话,还要分析,能不能得到?能得到,就要看两方面。他会想:这些人是不是从不是极乐世界的地方来到极乐世界的?这里指出,“舍利弗!极乐国土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这些不退的人,都是新生的;还有那些已生的,已经成为一生补处菩萨的,非常多。

从这两点来看,就会令人心生一种非常踊跃的欢喜,“这个极乐世界太好了!阿弥陀佛也太好了!而且你看,那么多人都已经去了。去了以后进步得那么好,看来我也是有希望的!”

所以说佛陀是无上导师,他劝说的话就两句,可以令人生起无上的信心。

当然,也有人看不懂,“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哦,我也发愿了,我也愿生彼国了,“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到底和这些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好在什么地方呢?如果不了解的话,就不会产生强烈的信心。

所以,对于这部《阿弥陀经》,你们看《净土圣贤录》,净土宗有十三位祖师,这些净土宗大德,他们在劝人的时候,有的劝说,一心地持名念佛,比如一天日课六万、一万,乃至十万的;有的是劝人念《阿弥陀经》,有的劝人念《无量寿经》;还有四十八愿等等。每个劝的着重点都不一样。有的就偏向于什么都不要做,就只念佛号的。这个应该是他对的根器不同,不应该说任何人都作这样的统一,这样不合适。

《净土圣贤录》中,很多往生净土的出家的大德、在家的居士,他们念日课弥陀(就是这部《阿弥陀经》),一生持了十万卷的有,二十万卷的有,三十万卷的也有。这不单是把《阿弥陀经》念了那么多遍而已,他这个信心和愿,是靠不断地缘念这个功德,然后生起这种欲乐、想要生的希望心。所以当串习一遍《阿弥陀经》,透过这样刻进去、刻进去之后,他的信和愿非常的强盛。信和愿强盛了,然后再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的时候,这种由强烈的深信和切愿所摄持的执持名号,那就是非常殊胜!所以,念经和念佛,两个作用不一样,不能单纯地认为,反正只是在专心地念一个东西而已。

“诸上善人俱会一处”,我们看《弥陀要解》,“凡夫得与圣人同居”,蕅益大师讲的这一段非常的精要,非常的殊胜,我们把它补充进来。

 

又天壤之间,见闻者少。幸获见闻,亲近步趋者少。又佛世圣人纵多,如珍如瑞,不能遍满国土,如众星微尘。又居虽同,而所作所办,则迥不同。【要解】

这里是讲,极乐世界“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对比娑婆世界,虽然也有很多,佛陀在世的时候度化了很多的阿罗汉以及大菩萨,但是,还是像珍宝一样的很少。因为在娑婆世界众多的芸芸众生之中,那些各种作恶的众生很多,众生浊嘛。所以,那些大功德的菩萨、罗汉,在这里面就像珍宝一样的稀有,不像极乐世界,整个国全部都是诸上善人,都是大菩萨、阿罗汉。这是多和少的对比。

在娑婆世界,如果出了一位阿罗汉、菩萨这样大功德的人,马上就名声到处遍布了,到处都知道了。然后,很多人去拜见,好不容易才能见上一面,说一点话,得一点开示,但是,真正能够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一直亲近的,也很少。但在极乐世界,再大的菩萨,你也可以跟他整天待在一起,问法、听法。从阿弥陀佛到一生补处、到八地、到初地、到这些大罗汉,都遍满了极乐世界。这就非常的殊胜!“凡夫得与圣人同居”,有这样的殊胜处。

 

今同以无漏不思议业,感生俱会一处为师友,如埙如篪,同尽无明,同登妙觉。是则下凡众生于念不退中,超尽四十一因位。若谓是凡夫,却不历异生,必补佛职,与观音、势至无别。若谓是一生补处,却可名凡夫,不可名等觉菩萨。此皆教网所不能收,刹网所不能例。【要解】

 

他能够不退,但是他又不是一生补处,他是个凡夫。这是“教网所不能收”,按照教理去分析,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按照教理分析,他要到一定的位次,才能不退。而凡夫没到那个位次,他已经不退了,他就可以得到这样的好处。真是很不可思议!

 

当知吾人大事因缘,同居一关,最难透脱。唯极乐同居,超出十方同居之外。了此,方能深信弥陀愿力。信佛力,方能深信名号功德。信持名,方能深信吾人心性本不可思议也。具此深信,方能发于大愿。【要解】

蕅益大师就说,“当知吾人大事因缘,同居一关,最难透脱。唯极乐同居,超出十方同居之外”,就是说这一关“最难透脱”。“大事因缘”就是了生死,了生死怎么了?这种竖超生死,是很清晰的。按照教理,你没进资粮道,首先要进资粮道;进了资粮道,生加行道。什么叫进资粮道、什么叫生加行道、什么叫见道,都有标准可以衡量的。什么时候可以跟圣人同居一个土,这都是可以用这个标准衡量的。

极乐世界不是有漏的,它是无漏的净智为体,但是却又能被凡夫所缘到。当然了,就是一尊佛来到娑婆世界,也可以被凡夫缘到,虽然不能亲缘。但是,本来他这种能缘的心,是凡夫的心,有漏的,他到了极乐世界,却能不生有漏的现行,这就很奇怪!他不生有漏,那难道他生无漏吗?他又不是有漏、又不是无漏,那是什么东西?因为如果他在极乐世界有有漏的话,那他就会生这个有漏的果,他又不是圣者,他又生不出无漏的来。这些事情,反正就是说,很难,“最难透脱”了。像这种关于他怎么生到极乐世界,极乐世界体性是这样,然后他又可以没有苦、唯乐,这些都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确实是真实的。

“了此”,透过这种思考,“了此”很难,但“了此”,“方能深信弥陀愿力”。知道了这么难的事情,难行能行。就是说,阿弥陀佛,极乐世界,这本身是极为复杂的事情。但是,一般都说,往生那边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那么,越是这样,越是应该深信阿弥陀佛的愿力不可思议。相信了阿弥陀佛有这样大的愿力,他才能把这么一个复杂难办的事情,给你办得这么简单!

“信佛力,方能深信名号功德”,就是信了佛的这种不可思议愿力、神力,才会信这个名号有这样的功德,才会信: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有如此大的功德。因为名,有它所诠的义。就是你对它的利益,有了这种深信,然后知道这个名所诠的义有这么殊胜,这个名本身也有极大的功德。名本身有极大的功德,才会信持名是非常殊胜的。

“信持名,方能深信吾人心性本不可思议也”,这里就更难了,就是信持名,然后了解“吾人心性不可思议”。这里应该牵涉到这种见地,这些名言安立之类的。要深信“吾人心性不可思议”的力,才能“发于大愿”。

 

文中应当二字,即指深信。深信发愿,即无上菩提。合此信愿,的为净土指南。由此而执持名号,乃为正行。【要解】

“文中应当二字,即指深信。深信发愿,即无上菩提。合此信愿,的为净土指南。由此而执持名号,乃为正行”,按照蕅益大师讲的话,这是净土宗的指南,是它的核心、扼要,这应该是很高的、很殊胜的。

深信弥陀的愿力,信佛的力。从教理、从法相来解,比如从唯识宗来讲,信佛力,这里的佛力就是弥陀的愿力、弥陀的佛力,这是外缘,外面的他力。就是说,我们信佛有这样的能力,信了佛的这个能力,然后信持名有这样的力量。持名有这样的力量,这就是由心的不可思议力。为什么呢?因为,阿弥陀佛,是阿弥陀佛的名所表的义。阿弥陀佛有这样的功德,那么“阿弥陀佛”这个名就诠表了那样的功德。当我们听到这个名,然后心去抓住这个名,去趣入那个境的时候,那就是心的力量。

当我们趣入之后,首先我们缘着阿弥陀佛有这样殊胜的功德。接着,我们要生起的就不是阿弥陀佛了,我们要生起的是自己的佛果!我们深信阿弥陀佛能有这样的功德,他是不是无缘无故,或者永远就那样不变地生起?不会,因为他原来是法藏比丘,他是靠发愿而生起(这样的功德)。发愿,然后积累功德,然后成就了究竟的佛土和佛的功德。透过这些,我们会了解到,我们自己如果有了这样的愿,缘着“将来我也可以成佛的菩提,将来我要成无上正等正觉”,然后分析有没有可能性?有。将来终有一天,我们是可以得到究竟的灭谛的,因为烦恼和我们的心识,我们的这个究竟的最后心,是可以分离的。这样,我们就可以证得菩提。缘着这个菩提——我要为了利益众生而去成就无上正等菩提,并且可以得到不退的话,那么就把自己的心的潜力完全地激发出来了。我们可以发起这样的大愿,也就是说,非要看到菩提,才会发这样的大愿。按照蕅益大师说的,“即无上菩提也”,深信发愿,就是无上菩提。

由此可知,净土宗也是大乘宗派,他的究竟的所求也是要成佛。成佛,是指自己成佛,不是说成了阿弥陀佛。不是说我们去极乐世界修着、修着,就变成阿弥陀佛了,是修成了自己将来成佛。

自己要成佛,才能发起这个大愿。以这样的信愿摄持而持名,才是正行。

 

若信愿坚固,临终十念一念,亦决得生。若无信愿,纵将名号持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银墙铁壁相似,亦无得生之理。修净业者,不可不知也。大本《阿弥陀经》,亦以发菩提愿为要,正与此同。【要解】

大本《阿弥陀经》,指《无量寿经》。这是蕅益大师的很殊胜的一个说法,我们看了以后,得到很大的启发。这个非常的重要,也非常的殊胜。

蕅益大师把“应当发愿”,解释为“深信发愿”,深信发愿,愿生彼国。就是说,要这样去缘大菩提,然后去持名。这里的发愿是很高的。当然,这是最高的、圆满的发愿。蕅益大师这里说的,是和菩提心及见地相应的。

在《净土十疑论》里面,智者大师提出,要“欣、厌”,厌娑婆、欣极乐。智者大师说的,是和出离心相应的。

也就是说,极乐世界整个就是阿弥陀佛的出世善根所生,它整个就是无漏的。不能是以有漏的心生到那里去,以有漏的心摄持,生到那里去是不可能的。想要生到那里去,就得与菩提心和出离心相应。这就要串习。

后面要讲它的因,到底它的生因是什么?

 

(二)明极乐之因殊

1.遮少善

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

下面讲“明极乐之因殊”,分五。第一,“遮少善”,就是说,少善不能生。

 

舍利子!生彼佛土诸有情类成就无量无边功德,非少善根诸有情类当得往生无量寿佛极乐世界清净佛土。【奘译】

“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这里的“少善根福德因缘”,玄奘大师译是“非少善根诸有情类当得往生”,就是说,少善根的不能生。

 

次释第一简少因也。良恐众生曾闻佛说临终十念即得往生,我今天命未究且当放逸。为遮此念,故言不可以少善根得生彼国。【基疏】

 

在窥基大师的《疏》里面,“简少因”,是说小小的善是不能生的。为什么要说“简少因”呢?上面说了“应当发愿,生彼国土”,有人会想,“哦,这个太好了,我要去!那我念一句佛就去了”。不可以!《基疏》中说,“良恐众生曾闻佛说临终十念即得往生,我今天命未究且当放逸”,就是怕众生闻了,认为反正有的经典说“临终十念”,临终的时候念十念就可以往生了,我现在还没活完,先好好地享受。“为遮此念,故言不可以少善根得生彼国”。

 

有人释云:此文正与《摄论》别时意相应。今释不然。论言别时意者,如人诵持多宝佛名,决定于无上菩提更不退堕,又唯由发愿于安乐土得往生者,皆是别时意。【基疏】

 

“有人释云:此文正与《摄论》别时意相应。今释不然”,别时意趣是什么呢?《摄大乘论》说了,如果经里面讲,“如人诵持多宝佛名,决定于无上菩提更不退堕,又唯由发愿生安乐土得往生者,皆是别时意”,别时意趣就是说,并不是说你仅仅念了一句多宝佛名,然后又仅仅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就可以马上就往生极乐世界了,还有密意在后面,这个就是别时意趣。就是说,发了愿要往生极乐世界,又积集了很多资粮,才可以往生。后来有人解释,这个配“别时意趣”,意思就是说,不要以为你仅仅发个愿“我要往生”,就可以往生了。

但是,窥基大师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认为,这里说的情况和《摄论》里的别时意趣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

 

今念佛者但愿往生,不论菩提退与不退。又专念佛即离十恶,一念便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何况多念!即是有行,非唯发愿。【基疏】

窥基大师的意思是说,念佛就是有行,不是唯发愿。别时意趣是说唯发愿,这里不是唯发愿,所以不是《摄论》里的别时意趣。就是说,已经有念了,那么就是有行了。有行的话,就可以生了。所以,念佛发愿必得往生。是这个意思。

 

今经言善根者,未必要是无贪瞋痴三善根也,然亦不离;但今所论一日念佛等所修善根三业,无非往生,决定非别时也。【基疏】

“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窥基大师指出,这里的“善根”,“未必要是无贪瞋痴三善根,然亦不离”,“未必”,不一定。不一定是无贪瞋痴,但也不离开无贪等三善根。“但今所论一日念佛等所修善根三业,无非往生,决定非别时也”。

《弥陀疏钞》里面有讲说,持名,到底是正行呢,还是助行?有的说,净业三福是正行,也有的说,发菩提心是正行。《海东疏》说菩提心是正行,持名是助行。《弥陀疏钞》认为,还是以持名为正行。到底哪个才是最重要的?

在《弥陀疏钞》里面讲了,不发菩提心,就是“少善根”。他把善根和福德分开了。但按照玄奘大师的译本,“少善根福德”,其实就是一个“少善根”。他没有把善根、福德分开。这个大家自己可以参考。

 

【疏】问。即持名为多善根福德。此经之外。别有证据否。答。历历可证。如大悲大品等说。

【钞】证善根者。大悲经云。一称佛名。以是善根。入涅槃界。不可穷尽。又云。我灭度后。北天竺国。有比丘名祈婆伽。修习无量最胜善根。已而命终。生于西方过百千亿世界。无量寿佛国。以后成佛。号无垢光如来。又大庄严经论。佛世一老人来求出家。舍利弗等诸大弟子俱不肯度。以观彼多劫无善根故。佛自度之。即证道果。因告大众。此人无量劫前。为采薪人。猛虎逼极。大怖上树。称南无佛。以是善根。遇我得度。

《弥陀疏钞》里面又讲到,“《疏》问:持名为多善根福德。此经之外,别有证据否?答:历历可证。如大悲大品等说”,怎么证明持名就是多善根福德呢?《大悲经》说,“一称佛名,以是善根,入涅槃界,不可穷尽”。这里引用《大悲经》说,有人念了一句佛,“一称佛名”这个善根,“入涅槃界,不可穷尽”;又引用《大庄严经论》,证明一称“南无佛”,后来就证果的这个念佛的善根。这是“多善根”。

 

 

【钞】[13]大品般若经云。若人散心念佛。亦得离苦。其福不尽。况定意念。称扬诸佛功德经云。若有得闻无量寿如来名者。一心信乐。持讽诵念。此人当得无量之福。永离三途。命终之后。往生彼剎。

“证福德”,《大品般若》说,“若人散心念佛。亦得离苦。其福不尽。”何况是“定意念”。

引用了这些经典,都可以证明,念佛是多善根福德。

 

【钞】智论云。譬如有人初生堕地。即能日行千里。满一千岁。七宝奉佛。不如有人。于后恶世。一声称念阿弥陀佛。其福胜彼。增一阿含经云。四事供养阎浮提一切众生。若有称佛名号。如殻牛乳顷。功德过上。不可思议。凡此。皆持名为多福德之明证也。

《大智度论》举了个比喻,“譬如有人初生堕地。即能日行千里”,说一个人一生下来就可以一天走一千里,然后,这个人活了一千岁,这一千岁每天拿着七宝供佛,还不如有人“于后恶世”,就是末法时代,“一声称念阿弥陀佛,其福胜彼”,就是说,布施的福比不上称念“阿弥陀佛”的福。这就证明什么?持名多福德。

 

【钞】又宝积十九经云。时一比丘。闻佛赞扬不动如来佛剎功德。心生贪着。而念生彼。佛言。不以爱恋之心。遂得往生。惟有植诸善本。修诸梵行。得生彼剎。善本即善根。梵行即福德。此又双显持名。为多善多福之明证也。诸经交赞。可弗信受。

这里还引用了很重要的一部经,就是《宝积经》,大家应该引起重视的,《宝积经》说,有一个比丘,听说佛赞叹不动如来佛刹的功德,他生起贪著,想生不动佛刹。但是佛告诉他,不能“以爱恋之心”作为能生的因。只有宿植善根,“修诸梵行,得生彼刹”,就是说,要排除这种贪恋之心,去持名,才是善根,才能生彼。这里说,要“修诸梵行”。

这里指出,生阿弥陀佛世界也一样的,不能以爱恋之心生。如果这一辈子他念佛一直生爱恋之心,他下辈子能不能生到极乐世界呢?不能靠着这辈子爱恋之心生。但是如果他前辈子有这种善根,就是说,他前世种下的善,成为一个习气,成为一个种子,然后能成为善之根本,后面又生出了这种善的善业或者善果,这就称为善根。如果他以前有这个善根的话,那它就是能够往生的一个因,这很重要。也就是说,我们念佛、执持名号的时候,如果没有被这种善根所摄持,没有与出离相应的、非有漏摄持[14]的这些心去摄持的话,是没办法成为生彼国的因的。所以,持名虽然可以成为多善根、多福德,但是以贪心去持名,不能成为多善根、多福德。

怎么能成为多善根、多福德呢?与出离心、菩提心相应的,就是和非有漏相应的、非贪相应的心所摄持的念佛,是多善根、多福德。

好,今天就说到这里。我们把今天如法地讲说和听闻的功德,一起回向我们的往昔谤法的业障能够消除,回向我们能够生生世世值遇像大宝恩师为代表的大乘善知识,永永作加持、摄受,然后能够以我们听闻《弥陀经》的这些殊胜福德,“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

 

本讲思考题:

1.为什么要“应当发愿,愿生彼国”呢?在经里面是怎么说的?

2.“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又有什么好处呢?

3.不退转有什么好处?


《佛说阿弥陀经》第五讲

2017年9月3日(农历七月十三)

 

我们今天继续学习《佛说阿弥陀经》。首先,祈请大宝恩师为我们加持,愿我们能够如法地讲说和听闻。

昨天讲了“应当发愿,愿生彼国”,《弥陀经》主要是以信愿行来分,由信起愿。前面讲了极乐世界的功德庄严,这是对这个器世间的信。然后阐述了化主阿弥陀佛,还有诸上善人俱会一处,这些是情世间的庄严。由此生信,生信以后就会起愿。由于有这样的信解、对功德有这样的认知,所以就会起愿。

如果我们对其中的情世间或器世间产生了信,就会发起这个愿。对情世间或者器世间中的某一点,比如说,对阿弥陀佛的某一个特色或者某一个功德产生信的话,也会导致一个愿。比如说,他认知到,去阿弥陀佛那里,阿弥陀佛可以不断地跟他说法,能够快速地成佛。那么他基于这一点,就会产生这种愿。对于想快速成佛而闻法的众生,他认知到极乐世界有听法的种种的顺缘,不会被干扰,修法的顺缘具足,有这些法音宣流等等。这也是他能够产生愿的一些理由。

我们认知得越多,我们的愿就会越强。渐渐地积累,那就会越来越强。

那么是不是有信、有愿就可以往生呢?有信,然后就有愿,产生了这种想去的愿。他同时应该会了解到,他想要的,在娑婆世界这边没有,所以他不想下去。秽土这边善知识难遇的这种缺失,和极乐世界那边对比起来,就会产生对那边的欣愿,和对这边的乖离的愿。这两(愿),一个是直接,一个是间接的。

有了愿以后,如果是比较利的根器,他会想,怎么样可以真正地确定,极乐世界是可以去的,这个可能性是什么?一般的根器的话,他不会考虑太多,直接就要去做了。比如他想:我该去干些什么,我就可以去了。如果听说一天念佛若干声就可以去,那他就会马上去念了。如果是比较利的根器,他会去思考可以去的可能性,分析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经上接着说,“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这里说“不可以少善根”生,不可以少善,意思就是要多善了。那么,多善是什么呢?下面就接着说了。

 

2.说多因

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

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这就是“多”了。怎么多?那就是执持名号。

这部《阿弥陀经》,它主要的核心,应该说就是执持名号。因为其他的经,比如说《观无量寿经》有观像念佛、观想念佛,还有九品往生、净业三福等等。《无量寿经》有四十八愿,还有礼拜门、忏悔门、回向门,种种的门。这些都是往生的正因。《阿弥陀经》最主要、直接宣说的,就是执持名号。把执持名号作为重点,就是行的方面,是怎么样往生的一个行。透过这个行,来达到“愿生”这个目的。

如果去分析,执持名号、一心不乱,怎么样就能往生呢?它的原理就十分的深,“甚深”。智者大师《净土十疑论》里面有一些分析,在后面会给大家介绍。

 

(1)什么是一心不乱

这里先讲“一心不乱”,执持名号一心不乱。执持名号是《阿弥陀经》最主要的一个特色。执持名号,这里是指执持阿弥陀佛的名号。执持,不光是口念“南无阿弥陀佛”,要用心来执持,念,明记。念佛主要是心念,用执持名号这种方式,达到了一心不乱。

这里的“一心”就是“专注无散”,这是窥基大师解释。“更无间隔”称之为“一心”,“专注无散”称之为“不乱”。“一”的意思就是说中间没有间隔其他的心,称之为“一心”。“专注无散”和“不乱”是一个意思。乱,就是散、散乱。散乱是一个心所,它是基于失念而产生的。它会令心流散,流荡为性。它主要是贪瞋痴一分,令心流散以后就没力量,集中不起来。师父打的比喻是,就像水一样,如果你有一个槽子,水顺着槽子流下去,冲力就比较强。如果它是散的,比如说一杯水倒在这里,没有这个槽子,它东流一下、西流一下,就集中不起来,没什么力量。它的对治就是“心一境性”——三摩地,可以令心不散。这里首先是要“一心”,然后是“不散”,把心集中起来。在什么地方不散呢?在阿弥陀佛的名号上不散。这就是《阿弥陀经》主要的一个行持的方法。

这个“一心不乱”,古大德和现在很多人有各种各样的解释。有的说这个“一心不乱”是得到禅定,比如说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但很多大德也说,这个不需要得到禅定。不得到禅定的话,像欲界所摄的九住心,就是得定以前的九住心,一住、二住、三住、四住乃至九住,那么到底是哪一住呢?这也有很多的说法。有的说,得到四、五住以上才行。四、五住以上,他对昏沉、掉举能够对治。连一住都没有得到的人,肯定不能称之为“一心不乱”。第一住心就是心能够专注所缘,只不过持续的时间很短。

我们在修的时候,目标肯定应该定得高一点。不能说:我定个初住就行了。可能你定的是初住,最后初住也没得到。你定的如果是五住,那可能得到了个二住、一住。定高一点,就会更加地努力、更加地精进一点。

对这个“一心不乱”,大德们说得十分的多。但是这里的“一心不乱”,可以肯定的是,它必然是能够遮止这种散乱的心的一种状态。心一境性,三摩地心所生起的时候,他不一定就得到禅定。得到禅定的那种状态,是要得到了轻安,然后他可以把所有的心王、心所都集中在一个力量上,完全地集中,不散。

我们平时的这种散心和专注的心,我们可以去感觉。首先,我们感觉一心不乱这种状态比较少。有人问:我们对很多事情极为贪著的时候,那是否叫一心不乱?那不叫一心不乱。极为贪著的时候,比如说我们饿了好几天了,一看到馒头,口水都流出来了,然后眼睛冒光瞪着那个馒头,那种状态,虽然心是专注在这个馒头上的,但是,这个心完全是乱的。因为贪,令心不寂静了,没有那种很平静的力量,可以准确地把握馒头这种行相。通常在冒口水的时候,这种贪非常的重,心会对境迷乱,行相就错掉了。就像男的贪女的、女的贪男的也是一样的,包括我们贪新房子等等。由于贪的扰动,所以我们的心是高举起来的。虽然好像看起来很有力量的样子,其实,它完全是模糊的,非常的不正常。瞋就更不用说了,当下就很苦。

我们在体会这种一心不乱的时候,要根据经典,然后去实践。首先抓住一心不乱的这种状态,那就是你专注在这个所缘上,可以不散开。

这种状态你怎么去评断呢?比如说,最基本的一住,你怎么知道你得不得第一住心,你是否专注过?我们在回忆的时候,比如说念一座经,我回忆起来,是清清楚楚的,每一个环节我都非常清晰,就像摄像机一样的,全部一系列摄下来了。那就表示,我们的心是这样历历在目地过了。那么其中的那些更细致的种种的感受、种种的差别、种种的特色,都浮现出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明确地知道,我们前面的这一个心是不散乱的。如果回忆起来迷迷糊糊,很乱,搞不清楚,这基本上就是没有专注。在专注所缘的时候,是有这样的特色。

知道了“一心不乱”这种状态,如果你们在念咒的时候,自己去体会一下,就会体验到,在这种“一心”的时候,其他的东西是插不进去的。比如说,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这一个“南无阿弥陀佛”和下一个“南无阿弥陀佛”之间,不会掺杂着其他的念。比如说其他的名号,或者是其他的所缘,都不会掺杂进去。这个时候就有一种相续的感觉。这是一种“一心”的状态。

我们首先了解了“一心不乱”,把它作为我们所要努力的目标。这种一心不乱的状态,主要是以止住修的为主,而以观察修为辅的。如果我们在念佛的时候,没有观察修,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会观察,我们的心是否安住在“南无阿弥陀佛”的名号这个正念上面。当我们的心偏离“南无阿弥陀佛”的时候,我们知道这里散开了、那里散开了,这个就是正知。就是我们在念的时候,透过这样不断地(观察),把它拉回来,才可能训练得越来越专注在所缘上。如果我们没有这种力量的话,就不可能达到从不专注到专注。所以这个专注修,是从执持名号的一个主要的方面来讲。

 

(2)如何得到一心不乱

我们知道了这个“一心不乱”之后,如何得到一心不乱?经上讲,如果“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这里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一天得到一心不乱,乃至七天得到一心不乱。一天得到的是利根。还有一种说法是,得到一心不乱之后,持续一天,乃至七天。持续了七天的是利根,持续一天的是钝根。古大德持这两种说法的都有。

那么,如何得到一心不乱,就成为修《阿弥陀经》的一个关键点。如何得到一心不乱,我们看这些注解。

 

疑曰净土往生要須大善具行诸业方可往生。但空念佛如何生彼通曰夫论善根多少只约念佛。以明过去无宿善缘今生不闻佛号。但今得闻净土专心念佛即是过去善因。想念西方方能决至此为大善根也。虽闻弥陀净土发意愿生进退未恒心不决定判为少善不生净土也。【西方要訣】

 

“疑曰:净土往生,要须大善”,这个注解不难,但是很有价值,大家可以自己看。

下面我们看这个“一心不乱”。

 

【疏】一心不乱,言执持之极也,是为一经要旨。

【钞】心者,拣口诵而心不念也。一者,拣心虽念而念不一也。不乱者,拣念虽一而有时乎不一也。一心不乱,净业之能事毕矣。

 

《弥陀疏钞》说,“言执持之极也,是为一经要旨”,“执持之极”就是专注在执持的名号上。“心者,拣口诵而心不念也”,就是有口无心,不行。不能光是嘴巴念,心不念,这样功夫肯定是用不上去的。

 

,纵使将此名号作个语,持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银墙铁壁一般,亦万无一得生净土之理,修净者不可不知也。”【要解】

《弥陀要解》又说,“若无信愿”,纵将此名号持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亦无得生之理。这就说明,这里的执持名号,是由前面的信和愿作为互相影响,就是以信愿来影响持名号的。这种状态的持名号,不是那种鹦鹉学舌。比如说,以前放济公的电视剧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唱“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如果没有一点点信愿,像鹦鹉一样的唱的话,是不行的。

 

念佛一法注重在信、愿、行、三法。只知念而不生信、发,纵得一心,也未必得往生。果具真信、切愿,虽未到一心不乱,亦可仗佛慈力往生。【印光大师文钞】

在《印光大师文钞》里面又说,“念佛一法,注重在信、愿、行三法。只知念而不生信、发愿,纵得一心,也未必往生。果具真信、切愿,虽未到一心不乱,亦可仗佛慈力往生”,这是印光大师的看法。

 

依住堪能性,为一切事成,灭除五过失,勤修八断行。【辩中边论

《辩中边论》,就如何得到“一心不乱”,说了一个颂子:“灭除五过失,勤修八断行”,就讲了修专注的一个通用的方法。这不光是净土宗,不管是哪个宗,只要是修一心、专注,都是可以用的。

 

懈怠忘圣言,及惛沈掉举,不作行作行,是五失应知。【辩中边论

通常,在修这种专注时,有五个过失:第一个是懈怠;第二个是忘失正念;第三个是沉掉;第四个是不作行;第五个是作行。我们初修时要对治的,主要是懈怠、忘念和沉掉。

第一个,懈怠的过失。懈怠,它就是精进的对治。没有力量缘着善法去精进用功,这个时候,就要用什么来对治呢?用信、欲、精进、轻安,这四个来对治。

这四个和我们前面的信愿是配套的。一开始,要去精进用功,是因为我们想要得到专注念佛的结果,比如说得念佛三昧等等。那么,在得到这个结果之前,就要有一种动力,很强的动力:“我要得到念佛三昧,我要得到念佛的专注,我要去念佛,我要去实践念佛……”

那么,“我要去念佛”这个心如何发起呢?透过看到念佛的功德。念佛有什么好的功德呢?那就要知道前面讲到的,极乐世界有这样的功德,阿弥陀佛有这样的功德,有信心的人应该往生。往生以后,你就能够得到去极乐世界见阿弥陀佛的功德,“与诸上善人俱会一处”。要去的话,你要怎么做呢?那就得执持名号,一心不乱。

由于看到执持名号、一心不乱有这样的功德,所以他就会努力,奔着这个目标去努力。这时,他由于前面有了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信和愿,接着就会生起对念佛三昧,或者念佛专注的信和愿。这时候就有了看到念佛专注的功德的这种信,然后想得到专注地执持名号的这种欲,透过这两个作为因,发动了对得到念佛专注的精进,然后也希求得到这种精进的一个果,就是轻安。

有了这四个追求的心,就会对治懈怠。不懈怠了,那他就会用功地念佛去了。当他开始锻炼自己用功地、专注地去念佛的时候,他会透过种种的方式,去实践这样的念佛。

一开始,通常都不会忘失正念。这里说的是勤修专注的时候,忘失了教授——就是念佛的方法,这是在对治了懈怠之后产生的。通常,我们一开始的时候,懈怠被对治了,我们会很用功,比如一天会花十个小时去念佛。这个时候,我们会根据老师的教导,去体验到念佛的一种专注,甚至有的得到一种舒服的感觉,就是身体的轻松、心情的愉悦。这个时候,忘念是不大会有的。

但修了一段时间后,人的心是这样的,从一个很糟糕的状态,爬升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那很明显,就像欠了一百万的债,突然债还完了,还有了一百块钱,心里觉得十分的舒坦。但这种舒坦过了一小段时间,也就会消失了,麻木了。也就是说,我们的修行,一开始上一个台阶很容易,但那个台阶上去以后,修着修着,好像就会陷入一种一直走、一直走,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再进步的感觉。那个时候,忘失教授就会出来。比如说,像有的人修《三皈依观》,每天修修修,天天,背着背着,渐渐的这些字、这些句子也不熟了。原因就在于,他已经忘失了这些教授。他把他的目标一直定为原来那个目标,原来那个目标达到了,所以他的心就放松了。放松了,渐渐的,原来的那些目标也就退失了。所以,这个时候要提正念。比如说念佛的时候,应该怎么样去观察、应该怎么样去作意、应该怎么样把它拉回来等等。就是要耐得住烦,反复地去实践。

过了这个阶段,接着就是沉掉。沉掉就是粗分的昏沉、掉举。这个时候,要对治这种粗分的昏沉掉举,要修持什么呢?像《弥陀要解》,还有智者大师介绍的,对极乐世界的欣愿,和对娑婆世界的厌离。对娑婆世界的厌离,最主要的,是从最初开始,修习娑婆世界的恶道苦、死无常,令心警策。这样警策了以后,就害怕了,不会有粗分掉举了。

然后再进一步的细化,修习轮回苦。轮回苦比恶道苦要细,对轮回苦,要去观察。这样策励,使我们的心对于这种掉举能够克制。

对于极乐世界的信心和愿,会使我们的心远离这种粗分的昏沉,心会欢喜。欢喜了,这个心就提起来了。粗的昏沉、掉举是这样去对治的。再细的,就是提正知正念。以前古德曾这样说过,阿弥陀佛的佛号,就像金刚王宝剑一样,不管什么来了都能砍掉。就是说,不管你来什么散,反正就是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就能对治。对于这点,有人会误解,认为反正就是不管什么都念“南无阿弥陀佛”就可以了。其实这个理解有一定的偏差,为什么呢?不管什么都就念“南无阿弥陀佛”,这是有前提的。

我们在专注所缘的时候,比如说我们把粗的那些昏沉掉举扫除了以后,还会有细的。细的来的时候是比较迷惑我们,我们会以为,在那样的状态中,我们好像已经一心不乱了,但实际不是。细的“沉”,让你很没有力量,念了好像就像没念一样;细的掉举,又会让你觉得,你那种欢喜是跟法相应的,其实却又不是。这些都是误区,有这样的、那样的误区。

我们念“南无阿弥陀佛”,以此作为我们的正念。正念,首先要抓住它的所缘,就是我们要准确地把握到,我已经安住在“南无阿弥陀佛”这个佛号上了。然后不管来了什么境界,我们都会知道。比如说,我突然想起一件很好的事情,我要去放生,一只狗在那里哭、在那里叫,我要把它救下来。通常我们这么一想,由于我们的习气,接着就会想那条狗,它的脚跛了,它的脚伤了,我要给它上一点膏药。然后那个狗狗又在那里叫了,哦,它饿了。然后又想,我要去给它一点东西吃等等。当想出这一系列的东西的时候,我们的心如果能够在最初的时候拉回来,拉到“南无阿弥陀佛”上,安住于“南无阿弥陀佛”,这样的一个过程,就称之为用“金刚王宝剑”。

首先你要了解到你的心,放到哪里去了,然后你又看着它回到你的正念,然后又再流散了,然后又回来。这是一个不断地拉的过程。拉,就是你的宝剑,你的正念。就是不断地让它回到“南无阿弥陀佛”。

好像听起来,和我们一直在念“南无阿弥陀佛”没什么两样,其实是有很大的区别。我们是透过不断地,心离开“南无阿弥陀佛”,又把它抓回来,离开又抓回来,这样一个过程,训练了我们的正念。这和我们一直在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但心同时在想那个狗狗,是可以并存的。怎么并存呢?就是说,我们的心因为比较粗,当我们在想“阿弥陀佛”这一句佛号的时候,中间夹了一个狗狗。因为心太粗了,抓不住这个细的散动,所以我们以为我们还在念佛。也就是说,就像一个贼,他进来得很快,又跑掉了。你以为没有贼,实际上贼已经走掉了。就是说,当“南无阿弥陀佛”作为我们的正念的时候,我们要抓住我们的心每一次散动的过程。我们的心不需要随着贼跑到门外边,但是贼来了、又走了这个过程,我们要了了明白,这就是执持名号的一个“得到”的方法。

这是“离五过失、修八断行”的一个简略的介绍。

由于我们前面,一直强调说,对极乐世界和阿弥陀佛的信和愿,是作为影响执持名号的这种力量。所以,前面信和愿越强的话,后面执持名号的专注力也会越强。也就是说,他这个心能不能专注在某一个东西上,要看这个东西、这个所缘,对他的心的吸引力是不是很强。如果这个吸引力是基于贪心而产生的,虽然它很强,但是会很乱,心是扰乱的;如果这个吸引力是基于对他的功德的认知,然后我们的心专注在他上面的话,这种力量会很强,也不会为烦恼所扰动。我们依着这样的方法去锻炼。透过这样的锻炼,我们会渐渐地趣向于执持名号一心不乱。

 

(3)要有一个系统的规划

要达到“执持名号,一心不乱”这种状态,要有一个系统的规划。我们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要规划好。

执持名号,不能认为好像是一种很简单的事情。有的人认为,念佛是最简单。其实,即使说它很殊胜、很方便,佛很慈悲、愿力很大,造了这么一个殊胜的法门,但是,我们要得到一心不乱,也不是说随随便便,很简单的。我们得到一心不乱干什么呢?是为了达成我们的目标,就是“得生彼国”。

“得生彼国”这件事情,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我们学过佛法都知道,要得到一般的暇满人身,就是下辈子我们要得人身的可能性,比我们下辈子去三恶道的可能性,要小很多很多;下辈子要得到暇满人身,比这个得人身的可能性,又要小很多很多。就是说,很难得到暇满人身。

暇满人身,他的因很难得,主要的就是,这辈子要持戒,然后还要有“施等助伴”,然后还要有无垢的净愿。这三个具足了,才能得到一个暇满人身。如果这三个不具足,那就没办法得到暇满人身。如果我们得到暇满人身的因有了,但你这辈子如果造了很大的恶业,比如说五逆及谤法的话,那又会有一个障碍,障住了你下一辈子得到暇满人身。你可能可以在下下辈子得到,但下一辈子,很难。

那么,去极乐世界,这是殊胜的暇满人身,它比一般的暇满人身还要殊胜。这个因更难得。我们都知道,去极乐世界,这功德是多么多么的大!多么多么殊胜!但是,我们现在反过来想了,以为这最殊胜的事情是最简单的。其实不是这样子的。我们要很谨慎地看待这个事情,所以我们要很谨慎地去规划。

怎么才能得到一心不乱呢?一心不乱,首先,刚才说的是,具体在一座上的一心不乱怎么样去修持。那前面需要做的准备工作就是,对信愿要加强。除了这个,还有就是要做好一生的学修规划,或者一期的学修规划。这一点在窥基大师的《西方要诀》里讲得很殊胜,就是在《西方要诀》的“略明作业方轨”里。意思是什么呢?念佛往生,作为往生的因,应该“作何等解,念佛方轨,其状若为”,就是要怎么样去修念佛,他这里讲了四种修。

《西方要诀》的四种修,阐释了不单单是这一辈子的事情。因为念佛是为了往生;往生是为了和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和诸上善人俱会一处,是为了快速地成佛。那就牵涉到一个长远的规划。这个长远的规划,窥基大师说了,用四种修来归纳,就是说怎么念佛。

第一种,“长时修”。“首从初发心,乃至菩提,恒作净因,终无退转”,就是要长时,从一开始发心,乃至到成大菩提,这样长的时间,规划好,然后依之去修、去念佛。首先有了长远的规划,“直至菩提永皈依”,这样的话,他修三大阿僧祇劫也会不倦,有长远心。

第二种,“恭敬修”。这种修的状态是“恭敬”,由恭敬所摄持的。这里,恭敬修分成五个。

第一,“恭敬有缘的圣人”。就像很多大德“行住坐卧,不背西方,涕唾便利,不向西方”这样的一些作法。

第二,“敬有缘的像教”。这里指出,要往生西方的话,要供阿弥陀佛的佛像。如果能够供极乐世界图,那更好。不能的话,就供一佛二菩萨佛像;说阿弥陀佛的佛经,用五色的袋子装起来,自己读,或者教他读,然后供起来。陈设我们皈依的对境,以佛像、经书为代表,作为我们礼拜供养的对象。这些主要都是为了让我们生起恭敬之心。

第三,“恭敬有缘的善知识”,就是讲净土法门的善知识,如果他从远处来,那么好好地亲近供养。对于这些近处的、宣扬净土法门的,也要起这种恭敬心。不能轻慢这些说法的人。

第四,“敬同缘伴”,同修业的,就是这些同行善友,要互相提携,要互相恭敬,不能轻慢。不要去对比,啊,他念了一万,我要念三万。等等。

第五,“敬三宝”。这里,透过恭敬住持三宝,来恭敬其所代表的佛法僧三宝本身。这里讲了,对铜塑的、泥塑的、玉雕的这些佛像都要好好地尊重。因为看到这些形象,就会消罪、增福。如果生起慢心,那就增长了恶法,减弱了善法。对佛像要像真佛一样地去看待,对经书也一样。

透过恭敬三宝,有了这个敬,他就会产生惭。惭有了,就制诸法。敬是怎么来的?是念恩。念三宝的恩,这样发起敬。发起敬会制止我们的恶法,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称之为“恭敬修”。这里的恭敬修,摄持了在念佛之前的准备工作。

第三种,“无间修”。“谓常念佛,作往生心。于一切时,心恒想巧”,他的心始终是专注在念佛上的。由于精进、勇猛,刹那刹那,他的心不会散到其他地方去。要生净土的话,就要有这种紧迫感。这个紧迫感怎么来呢?就是要观苦、观无常,我们流转生死已经很久了,不能再懈怠。这样,念佛的心就精进。精进了,它就不杂,就容易达到一心。

第四种,“无余修”。“专求极乐,礼念弥陀。但诸余业行,不令杂起。所作之业,日别须修。念佛读经,不留余课耳”,这里是说,其他的多的,就不做了,这就是“专”,很专心的求极乐、念弥陀。其他的功课,就不多多地做了。主要是做能往生极乐世界的、净土宗的这些功课。

这是指在前三种修的基础上,当他进入这种“专”的状态的时候,可以用这种“无余修”。

窥基大师引的这四种修,在《俱舍论》佛陀的“因圆德”里面有讲。那里的“无余修”是指福慧,无余修;这里的“无余修”指的是,除了弥陀、除了极乐之外的“诸余业行,不令杂起”,就是不杂。这样来达到一种专注、专修的状态。没有前面的基础,就来一个“专”的话,是不行的。

所以,对修行——修信愿行的行来说,这可以称之为一种宏观的规划。这不是一生的事情,这是乃至成佛之间的事情。那么对于这一生,我们规划好以后,按照这个原则,我们要制定一个计划,数量、次第都要定好。我们想往生极乐世界的话,那就要定一个规划:我多少时间是修生起信和愿的;多少时间是修生起专注、执持名号的。然后,每日要有定课,一年或者几个月也要有这种定课,比如一年当中,多长时间用作专修,如打七等等;多少时间去做这些助行,如恭敬三宝、礼拜、忏悔,还有回向。

在信愿行当中,愿,应该作为很重要的一部分。这三个不能分离。有了对极乐世界的功德了解,这个愿,要尽量地扩大。我们的愿要扩大的话,就应该把《普贤行愿品》的愿放进去。一个放在前头,发愿;一个放在后头,回向。

这是一个系统。这样子的话,就容易生起所有往生的正因,而不是单单的、孤立的一个“一心专注”。因为这些大德都说了,你单单的把佛号作为一个专注的所缘,达到专注的状态,而没有这种对阿弥陀佛强烈的信心,和这种愿见彼佛、愿生彼国的强烈的愿,肯定是不够的!也很难生极乐。

这些强烈的信和愿,不是仅仅透过我们这样单单只专注在佛号上,就可以出来的。因此,就得按照《弥陀经》,以及《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的指导,根据自己的智慧——智慧大的,那你就三个都要多学,并且按照上面说的这些业,都要去做;如果觉得年纪大了、智慧不够,那就把它浓缩,但是浓缩也不能缺少这些核心的部件。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量力而行。

 

(4)往生的主要障碍

但是,所有的人,千万不能做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拼命积集往生正因都不够,千万不能造作它的相反的、相违的因。对于那些令我们不能往生的障碍,我们这辈子一定不能再造!最主要的障碍是两个:五逆和谤法。

五逆,一般能做的人不多,尤其佛弟子,很少去做五逆的;但很多佛弟子,对谤法的业很容易造。一般人、外人还不太容易造谤法的业,不信佛的人,不一定会谤法。但是很多人信了佛,反而容易谤法。他怎么谤呢?比如,舍弃佛法,称之为谤法;不是佛法,他说是佛法,这称之为谤法;是佛法,他说这不是佛法,这也叫谤法;在本有的佛法上面加上一个你自己的东西,说这就是佛说的,这也叫谤法;本有佛说的东西,你把它减掉了,说不是佛说的,这也叫谤法。

谤法是怎么形成的?主要是由于我们智慧不够,又缺乏善知识。智慧不够、缺乏善知识,又特别地相信自己,然后就去给别人说一些自己的错误的认知。例如说,“不要去念《金刚经》”“不要去修禅宗”“不要去学法相,学那么多没用”“不要像玄奘大师一样一天到晚就在那里学了”“不要像阿难尊者一样,一天到晚就多闻了”等等。这就是损害了整体佛教的根子——闻思修。

如果我们去做这样的事情,伤害的不是别人,伤害的是我们自己,就是自己造了一个谤法的业。这个业会障碍我们往生。你这边在努力,那边又在搞一些阻碍的事情。我们不但要努力地忏悔前辈子谤法的业,这辈子也一定不要再造,这样的话,往生才能够顺缘具足、违缘消除。

所以在这里,普劝所有修行净土的行者,都要好好地去种生极乐世界的因,然后把不能生极乐世界的这些因缘、恶业都排除。因为,首先我们是佛弟子,然后去修这个净土法门。如果佛亲口所说的这些经法,我们都把它排斥掉,比如像有些专修小乘说“大乘都是假的。这都是讲故事,那都是神话。不要、不要”,这些都是属于谤法。玄奘大师说,按照弥勒菩萨讲的《瑜伽师地论》里面所说,这是谤法重罪!造了这种业障的话,你怎么修也成不了阿罗汉了。

同样的,一个修大乘的人说“你们小乘不行不行,这些都是没用的!我们要成佛,不要成阿罗汉”,甚至有人搞错了,说“世间哪有阿罗汉?没有阿罗汉的”,这种搞错的原因,是他对于中观搞错了。这以上种种,非常的可惜!本来我们可以透过佛法来离苦得乐,现在反而因着佛法,又增加了我们的苦。

所以,我们对往生极乐世界,念佛,执持名号达到一心不乱,要有一个总体的规划。清晰地把握它的正因,还要清晰地把握它的违缘。这样,再依之而行,我们往生的把握,就比原来的那种在没有了解佛经的情况下,会大很多!而且,这也符合佛陀说的闻思修的次第。这也是佛陀说这部《阿弥陀经》的必要性。佛如果不说《阿弥陀经》,我们就很难起行,因为难以起愿,因为愿前没有信,因为我们连阿弥陀佛都不知道。

这就是善知识的好处,首先告诉我们有极乐世界、有阿弥陀佛;然后告诉我们,阿弥陀佛的功德;然后告诉我们,你应当发愿,愿生彼国;然后告诉我们,愿生彼国的话,它的因是什么、你应该做什么。这,就是一个完整的次第。

关于行,讲了窥基大师的《西方要诀》。这个以前有讲过,大家下来可以参考。

 

(5)极乐和娑婆,哪里修道快?

第三无量寿经云。此界一日一夜修道。胜余佛土百年。维摩经云。娑婆国土。有十事善法。诸余佛土之所无有。谓以布施摄贫穷等。【西方要诀】

这里补充一点,是《西方要诀》的,“第三无量寿经云:此界一日一夜修道,胜余佛土百年。维摩经云:娑婆国土,有十事善法,诸余佛土之所无有。谓以布施摄贫穷等”,这是一个疑问,这个疑问可能大家都有。所以,这里就给大家提一下。

这是关于,到底娑婆世界修道是快、还是慢的问题。比起极乐世界,到底哪个快?因为一般的说,极乐世界很好,但是因为一点儿苦都没有,所以修道很慢,要修很久很久。那么有的人就说:“如果求稳的话,我去极乐世界;求快的话,我要到娑婆世界。”有这种看法。

 

疑曰。准此经说。娑婆修道。乃胜余方。何劳专念弥陀。愿生极乐。舍胜求劣。业行难成。取舍二途。幸详曲委。【西方要诀】

这就有怀疑了,“准此经说,娑婆修道,乃胜余方。何劳专念弥陀,愿生极乐,舍胜求劣?”这里的疑问是,既然说极乐世界修道很慢,娑婆世界修道胜过极乐世界,那么,我们还干嘛求生极乐世界,把好的丢掉了,去求劣的?“取舍二途。幸详曲委。”

 

通曰。善逝弘规靡。不存益。各随一趣。理不相违。何者。修行之机。凡有两位。未登不退。难居秽土。欲修自行。多有退缘。违顺触情。便生忧喜。爱憎竞发。恶业复兴。无法自安。还沉恶趣。【西方要诀】

我们肯定是都喜欢选好的,我们干嘛去选一个慢的、选一个劣的呢?这里就解释了,“通曰:善逝弘规靡,不存益”,就是说,佛陀说法,都是为了饶益众生。他从某一方面的理趣来说,是这样去饶益;从另一个方面,又是那样去饶益。他的理是不相违的。

为什么呢?“修行之机,凡有两位”,修行的根器有两种,一个是“未登不退”,就是还没有达到不退的,“难居秽土”,很难在这个娑婆世界不退。那么“欲修自行,多有退缘”,他想修行的话,退缘就很多。“违顺触情,便生忧喜”,碰到顺自己的,就喜了;碰到不顺的,就忧了。然后贪瞋就起了,“爱憎竞发”,贪瞋起了,然后恶业就起来了,就会“无法自安,还沉恶趣”,起了恶业,就掉恶趣了。掉了恶趣的话,修行就中断了。

 

若也修因万劫。法忍已成。秽土堪居。方能益物。既成自行。已免轮回。十事利他。诸方不及。为余佛土。依报精华。众具莫亏。所须随念。既无乏少。施欲何人。自余九事。准斯可委。所以自知不退。住此无防。广业益他。胜诸佛国。当今学者。去圣时遥。三毒炽然。未能自在。若生净土。托彼胜缘。籍佛加威。方得不退。是故要生彼国。成自利因。据此而言。差无违诤。【西方要诀】

“若也修因万劫,法忍已成,秽土堪居,方能益物。既成自行,已免轮回,十事利他,诸方不及”,这里是说,如果修行的正因已经“万劫”,很长时间,“法忍已成”,已经成了法忍了。这个娑婆世界对他来说,真正的是好。好在哪里呢?因为前面说了,像那些布施等等,在极乐世界是没有的,因为没有贫穷等苦的对境。由于诸佛菩萨的功德,你想要什么都有了,没有人需要你去布施。在娑婆世界,却有很多很多人需要你布施,你能够上供又下施,那你的福德资粮就增长得非常快。其他的还有几种施也是这样,比如说,极乐世界不需要修忍辱,没有人害你,等等。所以,这就看你的根器了。你的根器如果是堪忍不退的,那么你当然在娑婆世界是很快;如果你的根器不行,那你在这里的话,退的可能性比较大。

“当今学者,去圣时遥,三毒炽然”,现在学佛的人,离圣者的时间也远了,很多东西也不懂,然后自己内在的三毒又多,贪瞋痴都很猛烈。“未能自在。若生净土,托彼胜缘,籍佛加威,方得不退”,生到净土的话,才能够得到不退。“是故要生彼国,成自利因。据此而言,差无违诤”。

这里就表达了窥基大师的观点,他评论到底哪里快,这是看人的,不是光看这个世界。如果你是那种不会退的人,那你到娑婆世界肯定快;你是那种会退的人,那你到娑婆世界是肯定慢。因为,如果一直在修行的话,即使慢,还可以慢慢地进步;如果你遇到退缘,突然中断了个几亿劫,这可就慢多了!所以,我们要根据自己的根器来选择。

这在净土愿里面也有,“唯除本愿”[15],在达到一生补处的这些人里面,有一种是发了愿要回入娑婆的。当然,并不是说一定要达到了完全的不退了,才回入娑婆,这要看个人的根器。有一种根器很强的人,利他的心非常强,而且他是利根,他的菩提心不会退的,他还没有到很高的境界的时候就不会退了。这种根器的人,他就可以回入娑婆。这要根据具体的情况。窥基大师说一般而言,像这种初业行者,还是在净土不退的可能性比较大。

今天的时间到了。我们把这些如法地讲说和听闻的善根,一起回向:我们往昔的谤法的业障消除;回向能够值遇殊胜的大乘善知识,像阿弥陀佛、大宝恩师,能够生生世世摄受我们,永作加持;回向正法久住;也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

复习题:

1.昨天主要讲了信愿行里面的行。《阿弥陀经》主要讲述的这个行是什么?

2.持名念佛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可以就是往生?

3.如果没达到一心不乱的人,能不能往生?

4.一心不乱的标准是什么呢?

5.《西方要诀》讲这个行的时候有四种修,是哪四种?

6.行和信愿的关系是什么?

7.如果仅有行,达到了专注,但是没有信愿的话,这样能往生吗?


《佛说阿弥陀经》第六讲

2017年9月4日(农历七月十四)

 

各位师父、各位居士:

我们今天继续学习《佛说阿弥陀经》。首先祈请大宝恩师为我们作加持,能够如法地讲说和听闻。

今天是第六天,我们昨天让居士去了解了一下,大概问了几十位年纪大的老居士,《弥陀经》能不能听懂。他们反映说比较欢喜,还是能听懂许多。这很好。这次讲《弥陀经》,一开始的缘起,是这些老居士希望听,如果讲了以后他们听不懂的话,这个缘起和行就有点配不起来了。那么现在很好,他们能够听得比较欢喜。但是他们说,讲得太快了,好像一下就过去了,希望讲慢一点。他们希望再多讲几天,但没有时间了,因为法会也快结束了,大家忙着要回去了。

我们今天要努把力,把这部经赶快讲完,所以把(开讲的)时间也提前了。今天把这部经听完了,也就了了一个心愿。昨天讲到这个七日,一心不乱,这里就讲说到了这个“行。如果由信而愿,然后就想去极乐世界,那么就应该起行。行,昨天讲的是执持名号、一心不乱。昨天还有最后一句没讲完。

 

6)“一心不乱”,是指平时还是临终

后面的话是,“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在讲这句话之前,要补充《弥陀要解》中的一个问答。这个问答,补充得很好。

 

问:“七日不乱,约平时耶?约临终耶?”

答:“约平时也。”

问:“若约平时,则假如有人,七日不乱之后,更复起惑造业,亦得生耶?”

答:“若果得一心不乱之人,决无更复起惑造业之事。”【要解】

有人问,七日达到一心不乱,是说平时呢,还是指临终?这里说这个一天乃至七天指的是平时那么又问如果指平时假设有人在平时打了个佛七,达到了一心不乱的境界,然后他又起烦恼造业,还能够往生吗?

在这里,蕅益大师就回答,如果真的得到一心不乱,就决无再“起惑造业之事”。这里的“决无起惑造业”,指的是不会造这种障碍往生的业。说他所有的惑都不会起、所有的业都不造,那也不可能。

 

问:“大本十念、宝王一念,约平时耶?约临终耶?”

答:“十念通于二时,若晨朝十念则属平时,若十念得生则与《观经》十声称名是同,但约临命终时,一念则但约临终时。”【要解】

接着问,“大本十念”,大本弥陀经的“十念”,就是《无量寿经》里弥陀的第十八愿里面,又说临终十念也可以往生。还有念佛宝王的“一念,“约平时耶?约临终耶”?既然你说这个一心不乱是平时,那么弥陀的第十八大愿,又说临终十念也可以往生,这怎么通?

这里就说了,“十念通于二时”,就是这个十念通于平时和临终。如果说“晨朝十念”,“则属平时”;如果说“十念得生”,“则与《观经》十声称名是同,但约临命终时”;如果说一念的,“但约临终时”。

 

问:“既十念一念并皆得生,何故此经要须七日?”

答:“若无平时七日工夫,安有临终十念一念?纵令《观经》所明下品下生五逆十恶之人现世不曾修行,并是夙因成熟,故感临终得遇善友闻便信愿,如此等事万中无一,岂可不预辨资粮乃侥幸于万一哉!”【要解】

对方就接着问,如果“十念一念并皆得生,何故此经要须七日”,既然我连十念都能够往生的话,那么还要七日一心不乱做什么?

蕅益大师回答,“若无平时七日工夫,安有临终十念一念?如果你没有平时锻炼出来的这种七天一心不乱的功夫,临终十念怎么能够净念相继呢?

“纵令《观经》所明下品下生五逆十恶之人现世不曾修行,并是夙因成熟”,在《观无量寿佛经》里面讲,最下品的五逆十恶,他一辈子做坏事,现世也不修行的,临终起了这种信愿,至诚恳切地十念,然后就往生了。这都是“夙因成熟”,不是光这一辈子的事情。所以感得“临终得遇善友闻便信愿,如此等事万中无一,岂可不预辨资粮乃侥幸于万一哉”,蕅益大师说了,像这种事情是万里挑一的,我们怎么可以不好好地提前准备资粮,却怀着侥幸心理,寄希望于这个“万一”?这就像盼着中彩票一样的。拿临终这种大事,以侥幸的心理去碰一碰运气,聪明的人肯定不会这样做的。

 

问:“临终念力猛切故能除多劫罪,平日至心称名亦除罪否?”

答:“譬如日出群暗自消,称佛洪名万罪自灭。”【要解】

接着又问,“临终念力猛切故能除多劫罪,平日至心称名亦除罪否”,这里说,一念阿弥陀佛可以灭八十亿劫的生死重罪。如果临终时,非常恳切地念,可以灭那么多罪。那么平时“至心称名”,是否亦灭罪?

回答说,至心称名肯定也灭罪。

 

问:“散心称名亦能除罪并往生否?”

答:“亦必除罪,不定往生。必除罪者,名号功德真实不可思议故;不定往生,悠悠散善难敌无始积罪故。良由吾人无始劫来所造生死重罪,假使重罪有体相者,尽虚空界不能容受,故虽从生至死百年之中,一一昼夜弥陀十万,一一声中尽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然所灭罪犹如爪土,所未灭罪如大地土,惟能念至一心不乱,则如健人突围而出,非复三军所能制耳!”【要解】

接着又问,如果平时就这么散心地随便念一下阿弥陀佛,是不是也可以往生呢?这里的回答是,可以除罪,但是“不定往生”。意思就是说,除罪是肯定可以除一些的,但不能像猛利、恳切、专心不乱地去念那样地除罪,也不定往生。

“必除罪者,名号功德真实不可思议故”,可以除罪,是因为名号功德不可思议。“不定往生”,但不一定能往生。因为“悠悠散善难敌无始积罪”,他这一点点善业,根本敌不过无始以来积集的重罪。我们的生死重罪,如果有体相,“尽虚空界不能容受”。就算是一个人从生到死活一百年,一天念弥陀佛号十万,一声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但是所灭的罪只有像手里抓起来的土一样少,没有灭的罪像大地上的土那么多。这种散念的话,就算你念得再多,它灭罪也灭得很少很少。就算你不停地念,念上一百年,所灭掉的罪还是很少。

“唯能念至一心不乱,则如健人突围而出,非复三军所能制耳”,就是说,由于专注地念到一心不乱,这种灭罪的力量就非常强,就算敌人包围得再多,勇健的丈夫也可以“突围而出”,再多的人也拦他不住。这里比较了念佛的工夫,如果信愿达到专注的话,灭罪的力量就非常的强,可以敌得过生死的重罪,可以超出生死!

蕅益大师也告诫很多人,不要心存侥幸,想着临终去碰碰运气

 

3.圣众来迎

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

 

4.众生往生

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

 

是善男子或善女人临命终时,无量寿佛与其无量声闻弟子、菩萨众俱前后围绕,来住其前,慈悲加佑,令心不乱;既舍命已,随佛众会,生无量寿极乐世界清净佛土。【奘译】

“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玄奘大师的翻译是,“是善男子或善女人临命终时,无量寿佛与其无量声闻弟子、菩萨众俱前后围绕,来住其前,慈悲加佑,令心不乱”,玄奘大师的翻译,比较明显地加了一个主动的“令心不乱”,由“慈悲加佑”而“令心不乱”。阿弥陀佛和他的弟子们,一起来到这个临命终的人面前,“来住其前,慈悲加佑”,以慈悲的力量加佑他,令他的心不乱。

在鸠摩罗什大师的译文里面,没有直接看出这样的意思,他只是说“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玄奘大师的意思,把这个“现在其前”作为因,令这个人临命终时,心不颠倒。也就是说,这个人临命终时“心不颠倒”的这个果,不单单是他自己的念力,还有阿弥陀佛的这种“慈悲加佑”的力量。然后这两个加起来,“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既舍命已,随佛众会,生无量寿极乐世界清净佛土。”

 

心不颠倒往生者,谓不改善心夙愿也。【基疏】

这里“心不颠倒,即得往生”,就是在窥基大师的《疏》里面说的“不改善心夙愿”。

我们看这个补充的解释,就是《无量寿经》第十八大愿,“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如果十方所有众生有了至心的信,“乐欲生我国者”,就是有信和愿;后面“乃至十念”是行。“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但是有一种障碍,能障碍的,是五逆、诽谤正法;所障碍的,就是障碍他往生极乐世界。说明五逆和谤法这两个障碍极重,可以障碍已经生起信、愿、行的这种行者,令他不能往生。

在《观无量寿佛经》里面,也有一段,“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花,犹如日轮,住其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

 

诸欲往生阿弥陀佛国者,虽不能大精进、禅定、持经戒者,……念身作善,专精行道十日十夜者;殊使不能尔,自思惟熟校计欲度脫身者,下当绝念去忧,勿念家事,莫与妇人同床。自端正身心断于爱欲,一心斋戒清净,至意念生阿弥陀佛国,一日一夜不断绝者,寿终皆往生其国。【佛说诸佛阿弥陀三耶三佛萨楼佛檀过度人道经】

阿弥陀三耶三佛萨楼佛檀过度人道经》说,“诸欲往生阿弥陀佛国者,虽不能大精进、禅定、持经戒者,……念身作善,专精行道十日十夜者;殊使不能尔”,就是应该“专精行道”十日十夜。如果这个做不到,那么“自思惟熟校计欲度脱身者,下当绝念去忧,勿念家事,莫与妇人同床。自端正身心断于爱欲,一心斋戒清净,至意念生阿弥陀佛国,一日一夜不断绝者,寿终皆往生其国”。

这里描绘往生的这种因,就是他要一日一夜至心念生阿弥陀佛国。这里的“一日一夜”,也算和前面的“一心不乱”是一样的。但是这里标明了“绝念去忧,勿念家事,不得与妇人同床”,这是断除爱欲,“自端正身心断于爱欲”,还要斋戒清净。这就标明了这种“一心”的状态:在家也要修梵行,不能和女人同床;如果是女的话,不能跟男的同床。要有这种清净的心,由于心清净了才能够专注,否则的话,他心里要是想着男女的事情,是根本没办法去和弥陀国相应的。

 

回顾生极乐世界的因

生极乐世界的因,到这里就讲好了。我们回顾一下:

前面说的生极乐世界的因,首先遮少善,就是“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什么是“多善根福德因缘”?那就说多因了。多因,是讲“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这是由信愿而起的执持名号,然后达到一心不乱,就是或一天,或者七天达到一心不乱。这是第一点。

假设这个人在平时(这里肯定不是指临终,应该是指平时),达到了这种一心不乱的状态,这是第一个因;那么“其人临命终时”,就“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这是第二个因。一是他在平时已经达到了执持名号一心不乱,二是在他快命终的时候,“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平时一心不乱和临终阿弥陀佛的力量现在其前,这两个力加起来,那么“是人终时,心不颠倒”,这个人命终的时候心不颠倒。

这个“不颠倒”包括不改他的善愿,不乱其心。他的善愿是什么?他的善愿就是由于信极乐世界的功德庄严,和阿弥陀佛的功德庄严,而愿意往生。愿意往生,经过一心不乱的专注在愿意往生这种心态当中,由信愿摄持的一心不乱,所以这时心不颠倒,这是一个果。然后,“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

这种情况就称之为:不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而得生彼国。做到这几点,那就是“多善根福德因缘”。那么,要做到这几点,仅仅专心地念佛够不够?不够。因为仅仅专心念佛,仅仅把佛号当作一个专注修定的所缘的话,些外道都可以做到。他们也可以得到这种专注,得到禅定。他们有的是缘地水火风,有的是缘颜色等等,但是他们不可能依着这些,生到极乐世界去。那就说明,这种一心不乱,是信愿的影响力之下的一心不乱。这种一心不乱,是在平时就练出来的。

有的人就有疑问了,既然要达到一心不乱才能往生,那为什么其他的经典,比如《无量寿经》说“临终十念必得往生”?刚才已经讲过,“必得往生”是指他有这种夙因,有这种夙善根,平时虽然没修“七日不乱”,但临命终时,达到了信愿行至心十念的状态,那也可以往生。

这就相当于我们这个学过的十二缘起,一个轮回,我们造了一个善业的引业,或者恶业的引业,要引生到善趣或者三恶道去。这个业可能是这辈子造的,也可能是前辈子造的。但临终的时候,我们润发的那个,是我们投生的引业。也有一种业,是临终之前才造的,然后临终的时候,爱取就润发了这个业。所以说由“重近串习”,“近”的业也是很有力量的。

这就相当于说,我们这辈子就算没有做什么善的业,但是也可能由于宿世的善业种子出来,然后我们爱取去润发,这样也会投生善趣;如果是恶业,也是一样的。

这就是说,关键还是在于临命终时。平时有工夫,临命终时能够心不颠倒的可能性就很大。但,如果仅仅平时一心不乱,临终也不一定必能一心不乱。这里就是一个因果关系,他如果只达到了这种普通的一心不乱,那也可能在临终的时候不一定会现前。

纵使他有这种很强的宿世的善根,就像《观经》说的,“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灭八十亿劫生死之罪”。然后像《无量寿经》说的,“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即使有了这样的善根,临终的时候,他已经“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但是还有一个“若不生者”。就是说,如果还有不生的,那就是有障碍。

那就说明,有一个能障碍的力量,即使你达到一心不乱——平时达到了,连临终也达到了,还是会有障碍。那么平时也会有障碍,最主要的障碍就是谤法,还有五逆。这是很大、很强的力量,会阻止你往生。

如果没有这种障碍的话,那基本上,就很容易往生。这里是一个关键点,这个关键点就是,平时的一个很强的善根的业,然后再加上“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现在其前,令心不乱,这是阿弥陀佛的大慈悲和大恩德,透过这样的一个善巧方便,令这个众生能够达到临终时“心不颠倒”。这样,就能往生极乐世界。

所以说,阿弥陀佛的功德和恩德,是不可思议。前面说过,极乐世界这样的好,阿弥陀佛这样的殊胜,然后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从这个果来讲,很多佛、很多净土都是共通的,都有这个功德。但是,怎么去到那个地方呢?阿弥陀佛有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慈悲,他有这种力量,能够让这个人临命终时心不颠倒,而往生极乐净土。很重很重的罪业就被遮止了,暂时地横超三界,这就非常非常的殊胜!这靠自力,是非常非常的难,根本没办法做到。

这里说明两点,一个是平时,一个是临终。临命终时,一个是自力,一个是他力。自力就是,随着这个人的善根,他的心有多强(这种至心、信乐),就有多强的念;再加上弥陀佛的慈悲加护,“一切诸佛所护念”,这是很殊胜,然后达到“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这就是往生的果。

 

5.结劝往生

舍利弗,我见是利,故说此言。若有众生,闻是说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前面说到,“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这是第一次劝。第一次劝的时候,是指出,这个极乐世界很好。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与诸上善人俱会一处”。

这里又劝了一次,“舍利弗,我见是利,故说此言。若有众生,闻是说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第一次劝,讲的是极乐世界这样好,理由是什么,为什么要去,功德是什么。第二次劝的话就跟第一次就不一样,就是他已经把这个因给你指出来。第二次就是有这个因了。这里的“因”,不是“原因”的因,是“生因”的因。当一个人知道了极乐世界很好,他想去了,那能不能去呢?那是有因的,是有因果关系的。有因的话,他就可以生了。他看到这个因果关系,那再劝的时候,他就有了“可以去”的想法,就比开始时更进一步了。当一个人有了想去的愿,听了这个劝,这种愿就更强了。这是进一步的劝。这里标出,这是在已经看到了极乐世界的这些殊胜的基础上的劝。

当看到第二次劝的时候,一般学过教理的,在这里就会产生疑问。由于这个极乐世界的殊胜,是属于无有诸苦,但受诸乐。那他就非苦集谛所生、非有漏所生。但他这辈子在娑婆世界的时候,是一个凡夫,他唯有有漏的这些苦集谛,他的心念,就是临终也必然会被爱取所润发。所润发的,必然是有漏的种子。然后他又能够从娑婆世界到极乐世界,这个到极乐世界的因,就是很难想得通的。

这要靠什么呢?前面说的第一个因,就是执持名号、一心不乱。如果达到了信愿,持名,然后一心不乱地刻画进去,那这样的信愿,是直接和贪著娑婆的这种心态是相反的,是直接相违背的,但是它还没有强化到能够和这个有漏不相顺。当他透过一心不乱,加强到和有漏不相顺的时候,就成为一个很强的善根。当这个善根,生起了那个量,然后再存到临终的时候,保持正念、不颠倒的话,这就成为一个往生极乐的正因。

这是我们要修的一个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利益一切有情,具备利益一切有情的能力——这是最高的目标。要达到这个目标,就要设定一个第二目标——要成佛。要达到成佛,我们就要达到,在成佛的过程中不退。要达到不退的话,我去哪里最好?极乐世界最好。所以就设定个目标:要往生极乐世界。

要往生极乐世界,那我要做到什么?就是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然后要执持名号一心不乱。这成为了往生那里的因;然后还要临终心不颠倒。透过这强烈的一个心念,或者说一个业,这就成为了能够往生的一个正因。对于一个修净土的人来说,可以说“执持名号,一心不乱”是一经之宗旨,是它的核心要点之一,非常的重要。

围绕着怎么达到这种一心不乱,要达到这种心,它前面一定会有信和愿。由信愿影响的执持名号一心不乱的心,就称之为真正生极乐的因。所以我们首先要透过了解这种心是个什么样子。然后去了解,我要生起这种心,又要做些什么业。这在昨天阐述过了,就是:如何专注一心。

这个专注力,是他的力量的区别。他缘着什么生起这种专注力?是缘着名号。对名号的了解,对功德的了解,对所趣向的地方的了解,这是信和愿。这个信愿力量的强弱,直接影响了你这种一心不乱的心是个什么性质的心,和你这个心的力量的大小。当我们心的性质和力量,都达到了能够往生的正因的“一心不乱”的话,那就可以说,一个修净土的行者,此生没有虚度了,就有把握了。这样就天下太平了,大事已办,就是可以往生了。

极乐世界,总的来说是阿弥陀佛的大愿和出世善根所生的。如果我们生娑婆世界的话,那我们所缘到的这个器世间,都是我们自己和其他众生的一分共业所感,我们都有一;但是,生极乐世界,那整个器世间就是阿弥陀佛的愿力所成、殊胜的善根所起,我们去到那里的话,不是凭着我们行十善的异熟果的力量,不是靠这个异熟因去享受那一分的,我们全然是靠着弥陀佛的愿力。

如果靠业力的话,我们要以自力创造那样一个器世间,享受我们自己的那一分的话,那是非常难的!但现在我们能够和弥陀佛的愿相应,也就是厌离娑婆,然后对于极乐世界和阿弥陀佛有信心,然后愿生彼国,这就有了相应的一分的业。由于有了这个业,然后我们把它刻画、加工,达到一心不乱,这两个就相应了,就可以得生了。得生以后就享受这种无漏的境界。这是十分的殊胜!

这就是他往生的正因。

 

西域之人临命终时皆以旛像前引,亲友知识助念弥陀令发往生之意,是此教也。又《华严》云:将欲没者令其忆念想见如来,命终得生净土。见有临命欲终,劝念佛名,又示尊像,令其瞻敬,令生善念即得往生。【通赞疏】

《通赞疏》讲,“西域之人临命终时皆以旛像前引,亲友知识助念弥陀令发往生之意,是此教也”,在西域,以前他们传下来,就是在临命终的时候,会有这些幡,还有弥陀佛像,在前面引。他临命终时候要把佛像面对着他,让他看到。然后还要在前面引领。“亲友知识助念弥陀”,帮他助念,帮助他提起正念,“令发往生之意,是此教也”。

“《华严》云:将欲没者令其忆念想见如来,命终得生净土。见有临命欲终,劝念佛名,又示尊像,令其瞻敬,令生善念即得往生”,这就是说帮助他提正念。所谓的助念,就是这样开始的。

你给他一尊佛像看着,有什么好处呢?因为看到这尊佛像,他就会想起弥陀。当他眼睛还能看得见的时候,你给他看是有用的,当他耳朵还能听到,你给他念是有用的。当他看不见、听不到的时候,这就没用了。

 

(1)关于往生的一些疑问解答

问:临终作善便得往生,何假预前修诸胜业?答:人生寿夭难测短长。或即病因昏迷、或即非时奄逝,既阙生前之善,难逃后世之殃,预作善缘恐防斯咎。【通赞疏】

这里说,既然临终作善就可以往生那么平时又何必修呢?人生命无常,谁也不知道哪天就死了,或者他突然病了,就昏迷了,什么也不知道了,或者突然之间就横死了,那他临终怎么能够提起正念呢?这很难做到。所以就必须在平时修。不能就想着,“啊,我临终十念就好了”。平时就要修出这个一心不乱,这才有保障。

 

问:往生之人有中有身否?答:《群疑论》中有二师义。一师云极善极恶无中有;二不拣善恶,但有舍报受生者皆有中有,为传识故,除现世变身即无中有。净土既是极善,中有定有,有者为正。【通赞疏】

一个问题是,往生之人有没有“中有”?这里是说,有。这是窥基大师的观点。

 

问:临终佛现,亦有魔否?答:古谓无魔。脱或有之。贵在辨识。【疏】

无魔者。单修禅定。或起阴魔。如楞严止观诸经论中辨之甚悉。今谓念佛者。佛威神力。佛本愿力。大光明中。必无魔事。然亦有宿障深厚。或不善用心。容有魔起。固未可定。须预辨识。【钞】

《弥陀疏钞》中,“问:临终佛现,亦有魔否”,就是说,你们修净土的人,临终看到佛来了,那么,会不会有是魔变的呢?或者是有假的呢?“答:古谓无魔。脱或有之。贵在辨识”,回答说,古大德有说没有魔的。因为你一心念的就是佛,现的也是佛。但是,也可能会有的,你要会分辨。不会分辨的话,当这些魔境现前的时候,就可能会被骗了。

 

如经论说,行人见佛,辨之有二:一,不与修多罗合者,是为魔事;二,不与本所修合者,是为魔事。……是故水清则月自来,心净则佛自现,所谓感应道交难思议也。【钞】

分辨的方法,第一点,“不与修多罗合者。是为魔事”。“修多罗”,就是经,不与经合者,“是为魔事”。与经合不合,你怎么知道呢?第一,你如果学得少,那你就去问你的善知识,问你的老师。但是万一你临终的时候,魔出来了,你话也说不出来了,你问不到怎么办?那你就平时要学习。学习多闻的话,你就会知道。经里面是怎么分辨魔和佛呢?那就是看他说什么,他对你做什么。如果他对你说一大通,跟佛经完全不符合的话,就算他长得非常像佛,你也不要听他乱说,这个肯定是假的。如果他说的是和佛经一样的,那么就可以排除,这就不会是魔。

第二点,“不与本所修合者,是为魔事。”为什么呢?就是说,你在修净土也好,修其他的禅观也好,关键就是你修的那个所缘。你一定会有一个确定的所缘,比如说观阿弥陀佛,所缘就是阿弥陀佛,不能现出其他的佛。还有,阿弥陀佛有很多种样子,比如说报身像、化身像,还有大、小、颜色,都是根据你所观的去确定的。他现出来就是你所观的那个样子,那就合了。现出来的不一样,那就不合。这里说了这两点。

这是“感应道交”,不可思议,化身佛肯定会来迎接。

这里是讲临终十念的可能性。

 

问:今欲决定求生西方,未知作何行业,以何为种子,得生彼国?又凡夫俗人,皆有妻、子,未知不断淫欲得生彼否?

答:欲决定生西方者,具有二种行,定得生彼:一者、厌离行;二者、欣愿行。【净土十疑论】

《净土十疑论》中很重要的一点,“今欲决定求生西方,未知作何行业,以何为种子,得生彼国?又凡夫俗人,皆有妻、子,未知不断淫欲得生彼否”。这跟刚才说的往生的正因是相配的。往生之因的种子是什么?要做些什么?然后这里又问,凡夫俗人,有妻子的话,不断淫欲,能不能得生?

智者大师解释说:“欲决定生西方者,具有二种行,定得生彼:一者、厌离行;二者、欣愿行。”他把信愿行里面的“行”分成“厌离行”和“欣愿行”。厌离行就是:

 

言厌离行者,凡夫无始已来,为五欲缠缚,轮回五道,备受众苦,不起心厌离五欲,未有出期。为此,常观此身脓、血,屎、尿,一切恶露不净臭秽。故《涅槃经》云:“如是身城,愚痴罗刹止住其中。谁有智者,当乐此身?”又经云:“此身众苦所集,一切皆不净。扼缚痈疮等,根本无义利。上至诸天身,皆亦如是。”行者若行、若坐、若睡、若觉,常观此身唯苦无乐,深生厌离。纵使妻房不能顿断,渐渐生厌。【净土十疑论】

 

这里解答他的疑问:主要是厌离,首先是观身不净。看到他的不净,那你就不会喜欢;不喜欢,就不容易贪著。

那些有妻子的,不断淫欲,能不能生?当然,最好的话,肯定要断除妻房。“纵使妻房不能顿断”,暂时不能全断的话,要渐渐地生厌,不能是越来越贪著。

 

作七种不净观:一者、观此淫欲身,从贪爱烦恼生,即是种子不净;二者、父母交会之时,赤白和合,即是受生不净;三者、母胎中在生藏下,居熟藏上,即是住处不净;四者、在母胎时唯食母血,即是食啖不净;五者、日、月满足头向产门,脓、血俱出臭秽狼藉,即是初生不净;六者、薄皮覆上,其内脓、血遍一切处,即是举体不净;七者、乃至死后膀胀、烂坏,骨、肉纵横,狐、狼食啖,即是究竟不净。自身既尔,他身亦然。所爱境界,男、女身等,深生厌离,常观不净。若能如此观身不净之者,淫欲烦恼渐渐减少。【净土十疑论】

“作七种不净观:一者、观此淫欲身,从贪爱烦恼生,即是种子不净;二者、父母交会之时,赤白和合,即是受生不净”,“乃至“七者、乃至死后膀胀、烂坏,骨、肉纵横,狐、狼食啖,即是究竟不净。自身既尔,他身亦然。”自己是这样的,其他人的身体也是一样的。“所爱境界,男、女身等,深生厌离,常观不净。若能如此观身不净之者,淫欲烦恼渐渐减少”。

肯定要厌离,因为娑婆世界最主要贪著的,一个是色,一个是食。男女,是娑婆世界最主要贪著的色贪。男女的贪著当中,主要的又是触——乐触。这样观的话,渐渐的,淫欲烦恼就会减少。

 

又作十想等观,广如经说。又发愿:“愿我永离三界杂食,臭秽、脓血不净,耽荒五欲男、女等身,愿得净土法性生身。”此谓厌离行。【净土十疑论】

“又发愿:愿我永离三界杂食,臭秽、脓血不净,耽荒五欲男、女等身,愿得净土法性生身。此谓厌离行”,我们在一开头说了“破三轮”,就是“无常轮”“苦轮”“不净轮”。由于他观到了不净的那方面,就想:“这是不净的,我不想要,我要生莲花化生的极乐世界。”这就是破不净轮。

然后观无常可厌的身,几十年就坏掉了,然后就烂掉了,这个无常身是没什么意思的。所以要生极乐世界,要无量寿。

然后观苦,苦由业和烦恼所生,故苦。凡是行苦,以烦恼和业所自在而生;极乐世界,非以烦恼和业所生,所以说断除苦了。

这就是厌离。厌离苦、无常、不净,厌离了娑婆。

 

二明欣愿行者,复有二种:一者,先明求往生之意;二者,观彼净土庄严等事,欣心愿求。明往生意者,所以求生净土,为欲救拔一切众生苦故。【净土十疑论】

欣愿亦有两种,“一者,先明求往生之意;二者,观彼净土庄严等事,欣心愿求。明往生意者,所以求生净土,为欲救拔一切众生苦故”,这里很明确地标出,这就是大乘佛法,大乘教授一定是利他为主。要圆满的利他,要达到成佛的境界,才能除一切众生的苦,那么就要成佛。

 

即自思忖:“我今无力,若在恶世,烦恼境强,自为业缚,沦溺三涂,动经劫数,如此轮转,无始已来未曾休息,何时能得救苦众生?为此求生净土亲近诸佛,若证无生忍,方能于恶世中救苦众生。”故《往生论》云:“言发菩提心者,正是愿作佛心;愿作佛心者,则是度众生心;度众生心者,则是摄众生,生佛国心。”【净土十疑论】

《往生论》说,“言发菩提心者,正是愿作佛心”,“愿作佛心”就是“度众生心”,“度众生心”就是“摄众生,生佛国心”。这里是明“往生之意”,就是他的动机,为什么要往生?往生的真正的、主要的意义是什么?这里指出来了。

 

又愿生净土须具二行:一者、必须远离三种障菩提门法;二者、须得三种顺菩提门法。【净土十疑论】

“又愿生净土须具二行:一者,远离三种障菩提门法;二者,须得三种顺菩提门法”,这个“明往生之意”里面的内容大家参考一下。

 

二明欣心愿求者,希心起想缘弥陀佛,若法身、若报身等,金色光明八万四千相,一一相中八万四千好,一一好放八万四千光明,常照法界,摄取念佛众生。又观彼净土七宝庄严妙乐等,备如《无量寿经》、《观经》十六观等,常行念佛三昧,及施、戒、修等,一切善行悉已回施一切众生同生彼国,决定得生,此谓欣愿门也。【净土十疑论】

第二“欣心愿求”。“希心起想缘弥陀佛,若法身、报身,金色光明八万四千相,相中八万四千好”,“《观经》十六观等,常行念佛三昧,及施、戒、修等,一切善行悉已回施一切众生同生彼国,决定得生,此谓欣愿门也”,这就是智者大师讲的,一心地愿求生极乐世界。这里加入了观像、念佛等等。

这里标明了,首先,想生极乐世界的这种心,它一定是由两个心摄持的,第一个是信心,第二个是愿心。愿心里面有厌离娑婆的愿,还有欣愿生极乐的心。在这个厌离娑婆里面,一定会有这种厌离娑婆世界的不净的器世间,烦恼所生苦、无常,以及情世间的这三个(不净、苦、无常)。他有这种出离心摄持,还需要有这种欣愿,愿里面还要有跟菩提心相应的这种造作的作意,要想利益一切苦众生,然后为了利益众生要成菩提。

这就标明了,智者大师提出了他的核心,就是“执持名号、一心不乱”的这个心,应当由信愿所影响。这个信愿里面就包含了这两个方面(厌离和欣愿)。

他把这个行,分欣愿行和厌离行。这里指出,前面那个愿,是生后面这个行的。但是行当中,就是在念佛的当中,应该由愿去作影响。如果我们的愿不够的话,我们要把它修出来。修出来以后,我们会有很强大的一个愿在影响这个行,当它成为一种强大的力量的时候,这也是行所摄。有了这个,才能够成为往生真正的种子。

这一段就是他主要的思想。问题是问,“今欲决定求生西方,未知作何行业,以何为种子,得生彼国”,那么就以这个为种子,应该作这样的行业。这里的行就是业。

 

第五,“结劝往生”,“舍利弗,我见是利,故说此言。若有众生,闻是说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这是第二次劝。看到这个利,“我见是利”。

又,舍利子!我观如是利益安乐大事因缘,说诚谛语。若有净信诸善男子或善女人,得闻如是无量寿佛不可思议功德名号、极乐世界净佛土者,一切皆应信受发愿,如说修行,生彼佛土。【奘译】

玄奘大师翻译说,“我观如是利益安乐大事因缘”,看到这样的利益安乐的大事因缘,就是“我见是利”的意思。

 

复次,是利约命终时心不颠倒而言。盖秽土自力修行,生死关头,最难得力。无论顽修狂慧,懡㦬无功,即悟门深远,操履潜确之人,倘分毫习气未除,未免随强偏坠。……唯有信愿持名,仗他力故,佛慈悲愿,定不唐捐。弥陀圣众,现前慰导,故得无倒,自在往生。佛见众生临终倒乱之苦,特为保任此事,所以殷勤再劝发愿,以愿能导行故也。【要解】

具体是什么利呢?《要解》里说,“复次,是利约命终时心不颠倒而言”,就是说,“我见是利”的这个“是利”,不单是执持名号、一心不乱,主要指“约命终时心不颠倒”。

蕅益大师说,“秽土自力修行,生死关头,最难得力。无论顽修狂慧,懡㦬么罗无功,即悟门深远,操履潜确之人,倘分毫习气未除,未免随强偏坠。唯有信愿持名,仗他力故,佛慈悲愿,定不唐捐。弥陀圣众,现前慰导,故得无倒,自在往生。佛见众生临终倒乱之苦,特为保任此事,所以殷勤再劝发愿,以愿能导行故也”。

这里点出,佛见众生临终颠倒、错乱的这种苦,由于颠倒错乱了,就不能好好地往生了,“特为保任此事”,所以,佛就护念。由于这样的一个法,前面说过,就是很稀有难得!释迦佛见到这个很重要的、有大利益的事情,“故说此言”,就把这个事情就告诉大家。就是说,释迦佛见到了这个大利,主要是这个因十分的殊胜难得,所以就告诉众生,“若有众生,闻是说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玄奘大师的翻译说,闻到了“无量寿佛不可思议功德的名号,极乐世界佛净土者”,“一切皆应信受发愿,如说修行,生彼佛土”。信、愿、行!“如说修行,生彼佛土”,这里是第二次劝生,再一次点出了信愿行。

 

(2)《普贤行愿品》关于往生极乐世界的发愿

这个“愿”,这里加一个《普贤行愿品》。既然我们一生用功的工夫,最重要的就是在临终;为了达到临终有保险、有把握,所以就修平时。平时修主要是为了临终,临终是为了往生。在《普贤行愿品》里面,有很殊胜的发愿。《普贤行愿品》被印光大师他们选为“净土五经”之一,就是因为这个愿非常的圆满,称为“普贤愿王”。“王”就是圆满、自在的意思,把一切菩萨所该发的大愿,全部、扼要都摄进去,所以“一念一切悉皆圆”,很圆满。

我们经常忆念,然后这样去发愿的话,往生极乐世界可就不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了,不是小事,就和普贤菩萨这种大菩萨的愿相应了,那是非常殊胜的。所以,修净土的不可不知《普贤行愿品》关于往生极乐世界的发愿的这几个颂子。

 

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刹。我既往生彼国已,现前成就此大愿,一切圆满尽无余,利乐一切众生界。彼佛众会咸清净,我时于胜莲华生,亲睹如来无量光,现前授我菩提记。蒙彼如来授记已,化身无数百俱胝,智力广大遍十方,普利一切众生界。乃至虚空世界尽,众生及业烦恼尽,如是一切无尽时,我愿究竟恒无尽。【普贤行愿品】

“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刹”,是发愿:愿我临欲命终的时候,“尽除一切诸障碍”,包括五逆、谤法等等;扫除这个障碍后,可以“面见彼佛阿弥陀”,然后“即得往生安乐刹”。

接着观想,“我既往生彼国已,现前成就此大愿,一切圆满尽无余,利乐一切众生界”,如果我“往生彼国已”,那就“现前成就此大愿”,成就这个普贤的大愿,圆满地利益一切众生。这就是他愿生极乐的主要目标。

“彼佛众会咸清净,我时于胜莲华生”,然后,我在极乐世界莲花化生了。那就观想,看到了“彼佛众会”——阿弥陀佛,还有清净的大海众。然后,我在殊胜的莲花里面化生,“亲睹如来无量光”,就是亲近善知识,我亲眼看到了无量光佛,见佛干什么呢?“授我菩提记”。佛利益众生的,五个必做的事情之一,就是给人授记何时成佛,“现前授我菩提记”。希望我们发愿,一生到极乐世界,就见到无量寿佛,马上就得到授记。

“蒙彼如来授记已,化身无数百俱胝”,摩顶授记,我们生起了这种(想法):“阿弥陀佛就是我们的师父了!”“阿弥陀佛给我们授记了,确定我什么时候要成佛了!”授记了以后,“化身无数百俱胝”,然后化身无数。“智力广大遍十方,普利一切众生界”,因为他已蒙授记,成为一个很高量的菩萨,由于佛的加护,他的师父的加护,他要做广大的利益众生的事情。既然授记了,就是确定你什么时候要成佛了,那么你接着要干什么?广大的菩萨行,要跟上,就是要做广大的利益众生的事情。有他的师父加持他,那他肯定“利生无怯顾”,没有什么害怕的。他也不怕还入娑婆了,“智力广大遍十方,普利一切众生界”,那时候就到处利益众生了。

所以说“普贤愿”十分的殊胜、十分的圆满。这个愿,到什么时候为止?“乃至虚空世界尽”。虚空无尽、世界无尽、众生无尽,业、烦恼都无尽。“如是一切无尽时,我愿究竟恒无尽”,我的愿究竟不会尽。

 

即常远离恶知识,永离一切诸恶道,速见如来无量光,具此普贤最胜愿。【普贤行愿品】

“即常远离恶知识,永离一切诸恶道”,读诵、受持、修持“普贤愿”的行者,就能够有这样的功德,永离恶知识,永离恶道,“速见如来无量光,具此普贤最胜愿”。

 

我此普贤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普贤行愿品】

最后,“我此普贤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就是这个愿。我们修行净土的,应该经常地去发这个愿。

假设人家请你为亡者回向,你就是再忙,你把这几个颂子一念,为他回向,也是很殊胜。你诚心地念,因为这个颂子的净罪力量非常的强,就算做了五无间罪,你至诚地诵这个“普贤愿”,乃至一个偈子,都可以净除极大的罪障。所以为亡者回向,最好的、殊胜的,就是念《普贤行愿品》。念不了的话,把这七个颂子一念,也是利益很大。

 

(3)念佛的具体方式及内容

 

下面是我们列的一个净土修行的表格。

念佛的具体方式及内容

座上

内容

方式

1.皈依

三皈依

2.戒施忏愿

净业三福、十大愿

3.深信切愿

阿弥陀经

4.正行

执持名号

5.回向

普贤愿

座下

1.万善同归

诸善一起回向

2.增强信愿

学习读诵大乘经典

 

这个表格是干什么用的呢?这是一个具体化的表格,昨天说到,我们要往生极乐世界,要有一个总体的规划。规划要落到实处的话,比如说一生的修持,分成座上和座下,那就相当于你专修那一个月称之为座上,其他的时间称之为座下。如果我们在一天当中分座上、座下,那就是专门打坐的时候,称之为座上;下座的时间称之为座下。

 

座上

那么座上我们如果要来一个专门的修,怎么修呢?可以根据祖师大德那样:

 

①皈依

诸佛正法贤圣三宝尊,从今直至菩提永皈依。

我以所修施等诸资粮,为利有情故愿大觉成。

首先,就是以三皈依作为我们的一开始的发心,“自皈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等等。

 

②淨業三福及普贤十大愿

欲得殊胜之净土暇满身,需依“五戒为根本,施等助伴,无垢净愿”乃得。行者应严持所受五戒八戒等,勤行十善,此能有力对治过去所造十恶五逆、谤法等罪,于此等罪复应勤行忏悔。行者复应勤行布施供养等,广发大愿。愿者,由十大愿为前行之普贤行愿为最善。

接着,就是把净业三福和十大愿放进去。(净业三福及十大愿,具体内容参看《念佛仪轨》)

净业三福,是我们需要去做的,这是往生的因;十大愿大家都知道,就是用《普贤行愿品》的颂子,很简单,但很殊胜。这十几个颂子,就可以把十大愿修持一遍。

依着念诵这个“十大愿”,我们的心量打开,我们的愿很正了。然后就是净业三福,有十善、戒律。这样的话,我们就开始要生信愿了。

 

③诵弥陀经,依弥陀经而生深信切愿

生信愿,最殊胜的,我们学过的《弥陀经》,虽然很短,但很扼要,依着《弥陀经》,可以生起信和愿。

 

④正行:执持名号

生起信和愿,接着就要执持名号,达到一心不乱,就开始按照昨天说的《辩中边论》“离五过失,修八断行”,还有《西方要诀》的四种修,去专心地念“阿弥陀佛”。

 

⑤依普贤愿回向

修完以后,就按照“普贤愿”回向。所有菩萨的大愿,都可以用“住持正法”或者“护持正法”四个字来摄持。我们要住持正法,具体的,别别地再以《普贤行愿品》的这几个颂子来表现。

这样修的话,基本上一座就结束了。有时间的人,一天四座,这样不断地修。没时间的,一天两座或者一座,乃至就是一些祖师定的“十念”。《十念仪轨》,就是专心地念十念“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是四字洪名好,还是六字洪名好呢?大宝恩师说,当然是六字洪名好,因为加入了“南无”。“南无”有皈依、顶礼、依靠、求救的这些意思,有这个动作、这个想法。所以我们皈向阿弥陀佛,这样去念六字洪名,很殊胜。

 

座下

①万善同归

座下我们应该做什么呢?有位大德叫延寿智觉禅师,他写了一个《万善同归集》,他修禅宗,但是他也回向生净土。他做了很多很多的善业,也告诉我们在家人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比如布施、持戒,等等,把这所有的善法一起回向,成为往生的资粮,就能够得生极乐世界。

②增强信愿

还要增强我们的信和愿。那就要根据这些净土经典所说的,学习、读诵《佛说阿弥陀经》《佛说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义疏》《大佛顶首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普贤行愿品》《往生论》《十住毗婆沙论》《大般若经》《大宝积经》里关于往生极乐的经文选摘等等。要读诵大乘经典,使我们的信愿不断地增强,达到我们修持的一个果。就是我们的信心越来越强,愿力越来越强,这样的话,我们的行也就越来越专注。

这就是一个大概的修持的方法。

 

)诸佛证明

下面的话,就比较简单,是“诸佛证明,分三”,第一“陈自赞言”,第二“引他佛证”,第三“释经名字”。

 

1.陈自赞言

舍利弗!如我今者,赞叹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功德。

什么叫不可思议?“如我今者”,现在赞叹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功德,在其他国土,也有诸佛为证。

 

2.引他佛证

东方亦有阿閦鞞佛、须弥相佛、大须弥佛、须弥光佛、妙音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国土是“东方”,什么佛?“阿閦鞞佛、须弥相佛、大须弥佛。须弥光佛、妙音佛”。有多少?有“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干什么?“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来作证明。证明什么?“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这里是说,诸佛都来证明,释迦佛说的是对的。他们为了证明,做出一个样子,“出广长舌相”。

佛有“广长舌相”,是三十二相之一。因为说诚实的话,所以他舌头很长。平时打开的话,舌头可以把脸盖住。这个时候,“遍覆三千大千世界”。一般的证明他是诚实的人的话,佛把舌头伸出来盖住脸,就可以说明了。如果要说明很大很大的一个事情,为不可思议的功德作证明,那么就“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了。

释迦佛就告诉大家,“你看,东方这么多佛都证明,我说的是诚实言”。那些佛说,“你们这些众生,要相信这个不可思议的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然后是南方:

舍利弗!南方世界有日月灯佛、名闻光佛、大焰肩佛、须弥灯佛、无量精进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然后是西方:

舍利弗!西方世界有无量寿佛、无量相佛、无量幢佛、大光佛、大明佛、宝相佛、净光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再是北方:

舍利弗!北方世界有焰肩佛、最胜音佛、难沮佛、日生佛、网明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再是下方:

舍利弗!下方世界有师子佛、名闻佛、名光佛、达摩佛、法幢佛、持法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再是上方:

舍利弗!上方世界有梵音佛、宿王佛、香上佛、香光佛、大燄肩佛、杂色宝华严身佛、娑罗树王佛、宝华德佛、见一切义佛、如须弥山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3.释经名字

(1)征问

舍利弗!于汝意云何?何故名为“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这里问:为什么叫作“一切诸佛所护念经”呢?

 

(2)通释

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经受持者及闻诸佛名者,是诸善男子、善女人皆为一切诸佛之所护念,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这里是解释为什么叫作“诸佛所护念经”。

 

舍利子!由此经中称扬赞叹无量寿佛极乐世界不可思议佛土功德,及十方面诸佛世尊为欲方便利益安乐诸有情故,各住本土现大神变说诚谛言,劝诸有情信受此法,是故此经名为称赞不可思议佛土功德一切诸佛摄受法门。【奘译】

玄奘大师的翻译说,十方诸佛世尊“为欲方便利益安乐诸有情故,各住本土现大神变说诚谛言,劝诸有情信受此法,是故此经名为‘称赞不可思议佛土功德一切诸佛摄受法门’”,这里就讲这个殊胜,十方诸佛为了利益安乐有情的缘故,现这种神变,说诚实言,“劝诸有情信受此法”。

能护的,就是十方诸佛,在鸠摩罗什大师的译本上面,只讲了六方,玄奘大师的译本讲了“十方”。一切的诸佛都护念这部经。被护念的人,就是受持此经、闻诸佛名者。就是说,这部经很殊胜。

 

(3)结劝

是故舍利弗!汝等皆当信受我语及诸佛所说。

 

这里是劝信。意思是:舍利弗,你们都应该信受我的话,还有诸佛所说的这些证明的语言。

前面讲净土的果,还有功德。然后讲了净土的因,怎么生净土。为了让这些众生不生疑惑,说“这个不可能啊”等等,就再请诸佛一起证明。诸佛都是护持这部经,护持听闻经、听闻名号的人的。这样的话,众生信心会更强。

首先,作为证信,就是我们要信一个东西,是由于正确的认知而信。比如说,眼前这里有一尊佛像。那么不需要谁来劝,也不需要我们推论,我们看见了——眼睛看到,哦,这是一尊佛像,就信了。然而,要我们相信,生命是无常的、这个娑婆世界是无常的话,这些要靠推论。那我们就要透过一个理由来推论,如果这个理由是很正确的理由,就推出一个正确的结论,然后我们生起一个正确的认知,这也就相信了。

还有一种人,他很会推论。他想起听到一个人跟他说过,“从这里往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你生过去吧,可以生的”,他就会推论,这个到底有没有呢?但是这个靠推论,推论不清楚。那么他就要看,这是谁说的。如果是佛说的,那就可信。为什么可信?因为佛前面跟他讲了很多道理,他推论来推论去,觉得这些都是太正确了!根本找不出一点毛病。就相信:哦,佛说的,是可信的,因为他所说的都是经得起分析的。那么这种分析不出来的东西,由于他有一切相智——佛智的缘故,那我也相信了。

既然是佛的弟子,应该说都是信佛的,那为什么还要举他方佛来证明呢?佛陀具有一切相智,他所作的很多事情都是有理由的。虽然他自己的弟子都是信佛的,但是因为这个事情太难置信了,有的弟子可能跟其他佛有缘分,或者对佛的信心还不够,或者根器还没熟,但是他看到“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他对这个很相信,“这是个很诚实的人,他的舌头遍覆大千世界”。而且,不单单是一尊佛说这是真实的事情,十方诸佛都是这样说的。这下子,他就相信了。这个这样说,那个也那样说,全都这样说,这下他就不怀疑了。

也有的众生,他对佛陀的信心,是透过以前所了解的情况来推论的,他推论来、推论去,觉得这么有智慧的佛陀,他说的肯定不是乱说,肯定是有理由的,堪为我的导师!他的话是可信的,我就相信。”

这是“诸佛证明”。

 

(四)三生发愿

舍利弗!若有人已发愿、今发愿、当发愿,欲生阿弥陀佛国者;是诸人等,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彼国土若已生、若今生、若当生。是故舍利弗!诸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信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舍利弗!若有人已发愿、今发愿、当发愿,欲生阿弥陀佛国者;是诸人等,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彼国土、若已生、若今生、若当生”,如果有人“已发愿”,就是已生,“今发愿”,就是今生,“当发愿”就是当生了。“是诸人等”,都“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就是于无上正等正觉不退转。

“是故舍利弗!诸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信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这里是第三次劝:善男子、善女人,如果有信的,赶快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玄奘大师的翻译说,“一切皆应于无量寿极乐世界清净佛土,深心信解,发愿往生,勿行放逸”。这里鸠摩罗什大师翻译的是,“若有信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若有信者”,就是如果有信的,那么应当发愿,生彼国土。

我们听闻《药师经》,佛说,应当发愿生琉璃世界;然后,又比如说南方世界、北方世界,各种各样的佛,还有文殊净土、兜率天等等,佛都说应当发愿生到那里去。假设一个人听了十个可以往生的地方的话,这个人到底要往生哪里呢?很多人就说:“啊,这些地方都好,这里我也要去!那里我也要去!我都要去!我第一辈子去那里,第二辈子去这里。”

这里说“若有信者”,就是指出,如果对哪里生起了强烈的信,这样的根器,那就适合发这样的愿,去生彼佛国土。

那么怎么确信我是有这样的善根的人,合适生此国土呢?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去问你的最主要的师父,他会根据你的根器告诉你;有的师父也不会给你决定,叫你自己决定。比如,以前大宝恩师通常都是让人自己决定,比较少有指定你就去哪里,通常是看大家自己对哪里的意乐最强。这种意乐,也不仅仅是今天的意乐、明天的意乐,或者今年、明年的意乐,它是一个长期的、连贯性的意乐。

比如说有的人对观音菩萨有一种很强的信心,凡是急难的时候,就算他平时念阿弥陀佛,他也会改成念“南无观世音菩萨”。那就是说,他跟观世音菩萨缘分,可能从救急难这方面是很深的。但是问他:“你要不要生到观音菩萨那里去?”他又说:“哎,我还是喜欢去阿弥陀佛那里。”这也不矛盾。又比如说我们很多人念文殊菩萨的经,天天观想文殊菩萨,问他要生哪里,他说:“哎,我要往生极乐世界。”这也不矛盾。

所以说,可以修一个,又往生另一个。通常而言,我们还没有达到专修的程度时,都可以并行。

但如果说,当你对某一尊菩萨、某一尊佛,生起了极强烈的、不共的信心的时候,通常就会希望往生这尊菩萨、这尊佛的净土。但这也不矛盾,例如玄奘大师,他一路取经,遇到磨难的时候,都是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度过的。但他的目标,就是生兜率天。并且他到了印度,在那尊很有灵验的观音菩萨像面前,他问的也是“我能不能生弥勒净土”。这就说明,观音菩萨就像他的一个老师,和他的目标,这两个不矛盾。

同样的,在座的各位,一般来说,你发愿往生哪里,基本上就是要在发愿之前好好地考虑,考虑好了,确实三思而后行,已经定下来了,那你在一定的时间内就不要随便地改来改去。

在我们还没到定的时候,你先不忙定,你慢慢地定。像年轻的,还没有学习很多教理,也没有了解很多的佛的这些差别的,那么先不着急。如果已定的,那么定好了就不要随便地改。改来改去的话,就乱掉了。

但是,定一个还是好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总是在想着:等我老的时候,或者等我差不多的时候,我再来定吧。可是谁知道呢?寿命无常,说不定还没定好,无常已到,那么临终的时候也是乱糟糟的。所以希望大家“若有信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这里是指有特别强烈的信心的。我们要自己观察,你对哪一个国土,特别的有信心,那么你就发愿往生那个国土,你对哪尊佛或者菩萨,特别有信心,那你就多希求、回向往生彼处。

 

(五)彼尊赞叹咸曰希奇

舍利弗!如我今者,称赞诸佛不可思议功德;彼诸佛等,亦称说我不可思议功德。

这是“赞功德难思”。

 

而作是言:“释迦牟尼佛能为甚难希有之事,能于娑婆国土五浊恶世——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中,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诸众生说是一切世间难信之法。

这五个浊是什么意思呢?在补充的笔记上有,我就不念了。这五个浊是什么意思呢?在补充的笔记上有,我就不念了。

 

(六)我佛叙陈,独称难事

舍利弗!当知我于五浊恶世,行此难事;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一切世间说此难信之法,是为甚难!

 

 

玄奘大师的翻译,这里有一段是上文中没有的:

又,舍利子!于此杂染堪忍世界五浊恶时,若有净信诸善男子或善女人,闻说如是一切世间极难信法,能生信解、受持、演说、如教修行。当知是人甚为希有,无量佛所曾种善根。是人命终定生西方极乐世界,受用种种功德庄严清净佛土大乘法乐,日夜六时亲近供养无量寿佛,游历十方供养诸佛,于诸佛所闻法受记,福慧资粮疾得圆满,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奘译】

“舍利子!于此杂染堪忍世界五浊恶时,若有净信诸善男子或善女人,闻说如是一切世间极难信法,能生信解、受持、演说、如教修行。当知是人甚为希有,无量佛所曾种善根”,这个人很希有。“是人命终定生西方极乐世界,受用种种功德庄严清净佛土大乘法乐”。就是这个人的好处是,决定得生极乐世界。生极乐世界的好处是,受用“大乘法乐”“日夜六时亲近供养无量寿佛”,亲近善知识,这是生极乐的好处;然后“游历十方供养诸佛”,承事诸佛;然后“于诸佛所闻法受记”,第一,可以闻法,第二,可以受菩提记。“福慧资粮疾得圆满”,这里很明确指出,是快速得到圆满,“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可以快速成佛。这是经上的明文:生极乐世界不是慢慢成佛,而是快快成佛。

那些担心生极乐世界比较慢的,就不用担心了。当你能够生极乐世界,那里有一种不是一生补处的,叫作“唯除本愿”。“本愿”,就是那种心力很强的,他的本愿是要到娑婆,或者他方国土来修行的,那么他可以再发愿,再重新回入娑婆等等。

、流通分

 

佛说此经已,舍利弗及诸比丘,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闻佛所说,欢喜信受,作礼而去。

 

到这里,经就讲完了。大家很高兴,“欢喜信受,作礼而去”。

佛为了饶益一切众生,讲说了此经。说经,总的来说,是破除无常轮、不净轮、苦轮。尤其此经,异于其他经,能够快速地断舍,“横超三界”。并且说了如何生:首先介绍极乐世界的功德庄严、阿弥陀佛的功德庄严,然后由见到这些功德庄严生信,然后由信而生愿,由愿而生行。如何能去呢?就是执持名号,一心不乱;再就是临命终时,心不颠倒。由于阿弥陀佛的加持,以及自力,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

能够往生的话,就享受了大乘法乐,能够亲近阿弥陀佛,能够得以闻法,能够被授菩提记,快速圆满福慧二资粮,然后成就大菩提,利益一切众生。这就是往生极乐世界的一个总的目的。

希望我们也能够体会佛陀的这种悲心,为这样的众生说这样的经典。佛说了三次,“若有信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既然佛已经劝了三次,既然我们知道有这样的好处,那么,当我们生起这样的信心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发愿生极乐世界。

对于往生极乐世界,这个净土法门,这次一开始的时候已经说了,我们不一定每个人都修净土法门,也不一定每个人都要发愿往生。但是,我们对净土法门的了解,是很重要的。因为可以了解佛的慈悲心、智慧力,还有功德力、饶益众生的能力。由于我们对他的信心产生了,那么就对他的功德有所认知,我们也可以介绍给别的有需要的人。

我们自己如果跟某尊佛或菩萨有缘的话,那这些方法是比较通用的,我们可以自己去实践。尤其是,只有了解了这个法门和修这个法门的人,才能够帮助想修这个法门的人。同样的,很多人由于不了解某一个法门,而诽谤某一个法门的时候,那我们就应该想到,如果都是佛陀所传的清净佛法,那每一个都是经过了舍弃头目脑髓所获得的,就像《阿弥陀经》也一样。我们这些学修大乘法的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去护持它!

护持,首先是听到了,“如是我闻”;听到,你往下传的话,那就是护持;你依教修行,也是护持;你忆持不忘,也是护持。这就是护持正法。作为我们,尤其法师们,要护持正法,然后让这个修行的清净的传承,能够传下去。要清净的,不要加自己想法的,不要把自己想错了的东西加进去,不要把净土法门给染污了。染污以后,别人错解了,然后就会诽谤。

同样的,我们也要想到,作为每个修行者,都应该想一想,我们这一生的修行,临终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刻。我们在临终,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目标的话,净土法门的这个极乐世界,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我们临终的时候,就算你发愿往生,也不见得就一定能够往生,那我们就更应该取一个目标,就是下辈子我要在哪里修行等等,这个愿是很重要的。

前面我们说过,大宝恩师示现圆寂,我们很思念大宝恩师。由于师父圆寂了,我们没办法再亲近,没办法听法,没办法得到他直接的摄受,所以当我们思念他的时候,就想到,下辈子我如何值遇恩师呢?像我们这样的凡夫,轮转在生死中一点自在都没有,并不是说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想去见就能见到。因此,如果我们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就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办法。因为生极乐世界的话,十方土,随愿都可以去,一念就到了。从这个角度,就是不离开师父了,能够在极乐世界找到师父,这个可能性很大!

这次我们讲了《阿弥陀经》,我们进行了如法讲说和听闻。为了报释迦佛的恩,也为了报阿弥陀佛的恩,也为了自己实践这个净土法门,下面,我们就一起来念一百零八遍“南无阿弥陀佛”。

我们首先把信愿提起来,思考、回忆一下,然后就由信和愿发出,至诚恳切地念“南无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远离懈怠、远离妄念、远离昏沉掉举,带着恭敬、感恩的心,忆念、希求的心去念“南无阿弥陀佛”。现在我们就一起开始念。(念佛号

下面我们把“普贤愿”中“愿我临欲命终时”这个偈一起念一遍。(念偈

好,我们今天讲《阿弥陀经》圆满。让我们把所积的一切善根,回向能够消除一切的谤法业障,回向能够住持正法,回向能够得到大宝恩师的摄受,生生世世不离大乘善知识的摄受。


[1] 《阿弥陀经疏》,窥基大师著。

[2]《大乘广五蕴论》(安慧菩萨造,地婆诃罗译):如说诸佛出世乐,演说正法乐,众僧和合乐,同修精进乐,精进勤苦,虽是乐因,即说为乐。

[3]奘译】舍利子!由彼界中诸有情类,无有一切身心忧苦,唯有无量清净喜乐,是故名为极乐世界。

[4]《阿弥陀经疏钞》(莲池大师述):【疏】先释依者。顺上文故。亦令众生生忻乐故。苦者。逼恼之义。为四谛首。

[5]《阿弥陀经疏》(京兆慈恩寺基法師撰)。

[6]《大乘阿毗达磨集论》(无著菩萨造三藏法师玄奘奉诏)。

[7]佛说阿弥陀经要解》(蕅益大师):“明力用:此经以往生不退为力用。”

[8]说明:讲经过程中,相应地配合播放极乐世界的动画片。

[9]《阿弥陀经疏钞》(莲池大师述)。

[10] 《观经》云:莲华团圆正等十二由旬。

[11] 摘自《佛说无量寿经》。

[12]当时现场工作人员在发水,师长说:“不要发水吧。有个故事:一个阿罗汉讲经的时候,魔撒了很多天花下来,大家忙着看花去了,这听经就听不了了。我们现在不要发水。”

[13] 【钞】,即《弥陀疏钞》中的【钞】。

[14]有漏摄持:由烦恼发起欲生三界之善。

有漏摄持:就是净善虽不能说都是无漏论典说资粮加行二道以出离心摄持之善已非集谛仅是安为集谛

[15] 《佛说无量寿经》卷下(曹魏天竺三藏康僧铠译):佛告阿难:彼国菩萨皆当究竟一生补处。除其本愿为众生故,以弘誓功德而自庄严,普欲度脱一切众生。

档铺网——在线文档免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