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目录


分別業品第四之三(續).................................................................................................. 1

甲二   釋經諸業................................................................................................................ 1

乙一  明三性業................................................................................................................... 1

乙二   明福等三業.............................................................................................................. 3

乙三  明三受業................................................................................................................... 6

乙四  明三時業................................................................................................................. 19

丙一   明四種業................................................................................................................ 19

丙二  明差別..................................................................................................................... 26

丙三  明中有造業.............................................................................................................. 35

丙四  明定業相................................................................................................................. 37

丙五   明現法果業............................................................................................................ 40

丙六  明業即受................................................................................................................. 43

乙五   明身心受................................................................................................................ 46

丙一   明二受................................................................................................................... 46

丙二   明心狂等................................................................................................................ 48

乙六   明曲穢濁................................................................................................................ 53

分別業品第四之四........................................................................................................... 54

乙七   明黑黑等................................................................................................................ 54

丙一  明四業..................................................................................................................... 54

丙二   明無漏斷................................................................................................................ 61

丙三   敘異說................................................................................................................... 67

乙八   明三牟尼等............................................................................................................ 69

乙九   明三惡行等............................................................................................................ 72

乙十   明十業道................................................................................................................ 74

丙一  明業道體性.............................................................................................................. 74

丁一  明業道體................................................................................................................. 74

丁二  明業道差別.............................................................................................................. 79

戊一  明表無表................................................................................................................. 79

己一   約根本明................................................................................................................ 79

己二  據前後辨................................................................................................................. 82

戊二 約三根以辨............................................................................................................... 86

己一 明惡加行................................................................................................................... 86

己二 明生善三位............................................................................................................... 95

己三 明究竟業道............................................................................................................... 97

戊三 明業道依處.............................................................................................................. 100

戊四 問答分別................................................................................................................. 102

己一 殺已非業道.............................................................................................................. 102

己二 他殺成業道.............................................................................................................. 105

戊五 明業道相................................................................................................................. 106

己一 明殺........................................................................................................................ 106

己二 明盜......................................................................................................................... 111

己三 明婬........................................................................................................................ 113

己四 明誑語..................................................................................................................... 115

庚一 明誑語..................................................................................................................... 115

庚二 明見聞等................................................................................................................. 117

己五 明離間等三語.......................................................................................................... 122

己六 明意業道................................................................................................................. 128

分別業品第四之五......................................................................................................... 133

丙二 釋業道名義.............................................................................................................. 133

丙三 義便明斷善.............................................................................................................. 138

丙四  明業道與思俱轉..................................................................................................... 154

丙五 約處成善惡.............................................................................................................. 166

丙六  明業道三果............................................................................................................ 176

乙十一  別明邪命............................................................................................................ 183

甲三  雜明諸業.............................................................................................................. 191

乙一  明業得果................................................................................................................ 191

丙一  總明諸業果............................................................................................................ 191

丙二  三性相對果............................................................................................................ 198

丙三  明三世果................................................................................................................ 204

丙四  明諸地果................................................................................................................ 206

丙五 明學等三果.............................................................................................................. 208

丙六 明見斷等三果.......................................................................................................... 211

乙二 釋本論所說三業....................................................................................................... 215

乙三 明引滿因................................................................................................................. 216

丙一 明業感多少.............................................................................................................. 216

丙二 明引滿因體.............................................................................................................. 220

乙四 明三重障................................................................................................................. 221

丙一 正明三障................................................................................................................. 221

丁一 明障體..................................................................................................................... 221

丁二 約處辨..................................................................................................................... 227

分別業品第四之六......................................................................................................... 231

丙二 別明業障................................................................................................................. 231

丁一 明業障體................................................................................................................. 231

丁二 明破僧..................................................................................................................... 233

戊一 明破僧體及成.......................................................................................................... 233

戊二  明能破成時處......................................................................................................... 235

戊三 明具緣成破僧.......................................................................................................... 237

戊四  明破二僧別............................................................................................................ 245

戊五 明無破法輪時.......................................................................................................... 247

丁三 明成逆緣................................................................................................................. 249

丁四  明加行定無間......................................................................................................... 254

丁五  明罪重大果............................................................................................................ 254

丁六  明無間同類............................................................................................................ 257

乙五 明三時障................................................................................................................. 259

乙六  明菩薩相................................................................................................................ 264

丙一  明住定位................................................................................................................ 264

丙二  明修相業................................................................................................................ 267

丙三  明供養佛................................................................................................................ 271

丁一  明佛數................................................................................................................... 271

丁二  明所逢佛................................................................................................................ 272

丙四  明六度圓................................................................................................................ 274

乙七  明施戒修................................................................................................................ 282

丙一  略明施戒修............................................................................................................ 282

丙二  廣明施戒修............................................................................................................ 285

丁一  明布施................................................................................................................... 285

戊一  明布施................................................................................................................... 285

戊二   明施益差別........................................................................................................... 288

戊三   明施果別因........................................................................................................... 291

己一   明主等異.............................................................................................................. 291

己二   明主財田 ............................................................................................................. 291

庚一   明主異.................................................................................................................. 291

庚二   明財異.................................................................................................................. 296

庚三   明田異 ................................................................................................................ 297

戊四   明施福最勝........................................................................................................... 301

戊五   明施果無量 ......................................................................................................... 303

戊六   明業輕重相........................................................................................................... 308

戊七  明造作增長............................................................................................................ 312

戊八  明施制多福............................................................................................................ 314

戊九  明果由内心............................................................................................................ 316

丁二 明戒修..................................................................................................................... 318

戊一 明戒........................................................................................................................ 318

戊二 明修........................................................................................................................ 321

戊三 明戒修果................................................................................................................. 324

己一 明戒修果 ................................................................................................................ 324

己二 明梵福量 ................................................................................................................ 325

丁三 明法施..................................................................................................................... 329

乙八 明順三分善.............................................................................................................. 330

乙九 明書印等................................................................................................................. 332

乙十 明諸法異名.............................................................................................................. 333



 

俱舍論頌疏論本第十五

分別業品第四之三(續)

 

 

   甲二   釋經諸業

從此大文第二,釋經諸業。就中有十一:一、明三性業,二、明福等三業,三、明三受業,四、明三時業,五、明身心受,六、明曲穢濁,七、明黑黑等,八、明三牟尼等,九、明三惡行等,十、明十業道,十一、明三邪行。

從此大文第二,釋經諸業,這個重要,我們講業,經裏邊講了很多業,那麼這裏作匯總,全部把它解釋一下,業品的重點就在這裏。前面的還是理論性的,這些都是具體東西來了。那麼因果因果,就是業、果這兩個東西。我們說流轉的因果,就是起煩惱、造業,感的世間的苦果;那麼還滅的因果就是由定生慧,最後達到聖者的果。這是講流轉的業、因。

就中有十一,分十一科,一、明三性業,二、明福等三業,經上有那麼多業,一個一個給它講清楚。三、明三受業,四、明三時業,五、明身心受,六、明曲穢濁,七、明黑黑等,八、明三牟尼等,九、明三惡行等,十、明十業道,十一、明三邪行,這個把經上所提到關於業的名字,基本上都匯攏來,全部給你解釋一下,那以後看經,一目了然,比字典還清楚。

 

   乙一  明三性業

從此第一,明三性業。論云:且經中說,業有三種,善、惡、無記,其相云何?頌曰:

安不安非業     名善惡無記

釋曰:謂安穩業,說名善,得可愛果,濟眾苦故。不安穩業,名非善,招非愛果,損有情故。言非業者,非前二業,立無記名,不可記善、不善故。


從此第一,明三性業,經上說的三性業到底什麼東西?論云:且經中說,業有三種,善、惡、無記,其相云何經裏邊說業有三種,一種是善的,一種是惡的,(一種是)無記的,到底怎麼一回事?

頌曰:安不安非業,名善惡無記,所謂善、惡、無記,就是安、不安、非這個業。一種是安穩業,一種是不安穩業,一種是非,就是非安穩非不安穩業。安穩的業就叫作善,不安穩的業叫不善,非安穩非不安穩的業叫無記,這個經上說的善、惡、無記,就是這個三種。

釋曰:謂安穩業,說名爲善,爲什麼叫善?得可愛果這個我們說佛教的善,跟其它的哲學也好、宗教也好,不一樣。得可愛果的叫善,客觀的標准。那就不是憑主觀想象的,這個叫善,那個不善

我們經常說,一切哲學和外道,他們的善惡都是憑他們教主,或者哲學家自己安排的,所以說是非莫衷一是,你一個是非,他一個是非,搞不清楚的,每一個人有一個主觀的想象,每一個人可以安立一套善惡的標准,那麼到底哪個是真的標准,哪個是假的標准呢?這個真正要鑒別的話,唯一的一個標准就是實踐,科學就是實踐來檢驗的。你說善的、惡的,如何來檢驗呢?你造了這個善的,看你感什麼果?感善果、可愛果,感福果、樂果,那決定是善業,這是客觀可以檢驗的。如果你造了一個業,將來感苦果的,要墮三惡道的,決定是惡業,這是佛教的標准。不是說我心裏想這個是善,認爲這個對就是善,那個不對就是不善,不是那麼隨便的,我們要經得起客觀的考驗。那麼我們佛教的善惡跟其它的善惡不一樣,也在這裏,希望每一個人記住。大家說,大家都是勸人爲善,都是好的、好的,好像宗教是一家;不一樣,這個標准就不一樣。

濟眾苦故,善業可以得可愛果,就可以脫離很多的苦,一切不可愛的果就避免掉,這叫善業、安穩業。爲什麼叫安穩呢?它不苦,是安穩的,果是安穩的、可愛的。

不安穩業,不安穩是果上的不安穩,這個業感不安穩果的,叫非善,惡。招非愛果,損有情故,你損害有情,結果招的果決定是不可愛的果,苦的果,那麼這叫非善,就是惡。所以我們的標准,惡就是損害有情,將來感不可愛的果的,就叫惡。

非業,就是非可愛非不可愛,非前二業,不是安穩業,也不是不安穩業,那麼叫無記業。這個無記業,不可記爲善不善故,不可記,記就是把它劃分爲善的、不善的,這個不能記別,那是無記的,不可記別的。

這是三種業。所謂善、惡、無記,就是安穩業、不安穩業跟非安穩非不安穩業。這個名詞沒有聽到過,如果你碰到經上,這個名字看到了,所謂安穩業就是善業,不安穩業就是惡業,非安穩非不安穩業就是無記業。這是第一個,三業。

這個不難的,我想一般都可以,一般人只要有一點點腦筋的人,這個講起來有什麼困難呢?

 

   乙二   明福等三業

從此第二,明福等三業。論云:又經中說,業有三種,福、非福等,其相云何?頌曰:

福非福不動     善業名福     不善名非福     上界善不動 

約自地處所     業果無動故

第二個,福等三業。論云:又經中說,業有三種,另外三種業,這也是經上說的,福業、非福業等,還有不動業。其相云何,這三種業怎麼說呢?

頌曰:福非福不動,所謂三種,一種是福業,一種是非福業,一種是不動業,經上有三種業。所以說三業,你去查字典,很多的解釋,安穩業、不安穩業、非安穩非不安穩業,三業;善、惡、無記是三業;福、非福、不動,又是三業。先把名字標出來,什麼三業呢?這是福業、非福業、不動業,福非福不動

福業是什麼?欲善業名福,欲界的善業叫福,欲界的不善業叫非福,上界的善業叫不動業。上界就是色、無色界,色、無色界在欲界以上,它的善業叫不動業。爲什麼叫不動?約自地處所,業果無動故,它根據自己的地,它的地方,它的處所,它的業果是不動的,就是說你修禪,得了初禪的定,將來決定感的是初禪的果;你如果生的中間定,生的是大梵天;如果得的是初禪,那就生梵眾天、梵輔天,這是不會動的,不會動搖的,所以叫不動業。


釋曰:初句標,次下釋。福非福不動者,標也。善業名福者,招可愛果,益有情故。不善名非福者,招非愛果,損有情故。上界善不動者,上二界善,名不動業。

釋曰:初句標,次下釋,第一句標名字,下邊是解釋每一個業的不同的差別。

福非福不動者,標也,標三種業的名字:一種叫福業,一種叫非福業,一種叫不動業。

那麼下面要分開講了。什麼叫福業呢?欲善業名福,欲界的善業叫福業,爲什麼叫福業?招可愛果,益有情故,跟善一樣的,它可以感可愛的果。那麼利益有情的這個業,本身從倫理上是利益有情的,從因果上說它是得可愛的果的,這個就叫善業。

反過來,不善名非福,不善業,它感的是不可愛的果,損害有情的,這是福業的對立面,它感的果是不可愛的,在倫理上,它是損害有情的。

這是福業、非福業,很簡單,講好了,我看這個不難的。哪個說不懂的話,不會吧?那麼當然,我們說小學生,才來的、旁聽的,他們當然也不一定會懂了,真正在這裏座上的人,我看哪個人都會懂。佛教裏邊福業、非福業,就是善業、非善業,這個很簡單一句話就解決了。爲什麼叫福呢?感可愛果的,感的果是可愛的。那麼爲什麼非福呢?感的果是不可愛的,要受苦的果。

不動業,這個一般可能沒有聽到過,要注意一下。上界善,上二界,色界、無色界,在欲界之上叫上界,它的善法叫不動業,上二界善,名不動業

 

問:豈不世尊說下三定,皆名有動?

問:豈不世尊說下三定,皆名有動這裏來一個問題,蠻有趣的。前面我們說了三災,初禪因爲有尋伺,感的火災;二禪有喜樂,感的是水災;三禪還有呼吸,感到是風災。那麼四禪不動,他沒有災了,內因沒有,外災也沒有,這是不動。那麼你說不動,在四禪才叫不動,你怎麼說色界、無色界的定都叫不動業呢?不是矛盾嗎?你說上二界的善叫不動業,那麼初禪、二禪、三禪也是不動,跟前面不是不一樣了嗎?問:豈不世尊說下三定,就是初禪、二禪、三禪,是有動的,你怎麼說都不動呢?

 

答:初禪有尋伺動,二禪有喜受動,三禪有樂受動,故立動名。不動經中,據能感得不動異熟,說名不動。

答:初禪有尋伺動,二禪有喜受動,三禪有樂受動,故立動名,初禪有尋伺的動,二禪有喜的動,三禪有離喜的妙樂的動,這個叫動。這是從每一個定的特徵來說,有動,但是從果報上說不動。

不動經中,據能感得不動異熟,說名不動,《不動經》裏邊,這三個定,上二界的善都叫不動,不是根據它定裏邊的有動、沒有動,是果報來說。修這個初禪定,果報決定在初禪,得到二禪定,果報決定在二禪,從這個方面來說它不動;並不是說它定裏邊沒有尋伺、沒有喜、沒有樂,這些動是有的,但是果報不動,這個兩個不要混淆。從果報上說,上二界的定都是不動業。

 

問:如何有動定,招無動異熟?答此問,故頌言約自地處所,業果無動故。雖下三定有災患動,約處言之,業果不動。如初定業,招初禪果,初禪處定,無容轉令二地處受。業果處定,立不動名。然界中,有天等業,由別緣力,轉人等中受,故非不動。

問:如何有動定,招無動異熟,這個他問得很仔細,你明明承認初禪有尋伺的動,二禪有喜受的動,三禪有樂受的動,(四禪捨受是不動),那麼你這個因是動,果是不動,有矛盾。有動的定,初禪、二禪、三禪都有動,那麼異熟果怎麼不動呢?你這個還是說得不對頭。

爲答此問,故頌言,爲了回答這個問題,所以頌裏邊,講了這個,約自地處所,業果無動故,所謂的不動,對它自地,它的處所來說,它的感的業跟果是不會動搖的,並不是說它沒有尋伺、喜受跟樂受的動。

雖下三定,前面我們講的,下三定有災患動,內災就是尋伺,外災是火;內災是喜,外災是水;內災是樂,外災是風。那麼有災患的,有動。

約處言之,業果不動,根據地方來說,感的果是不動,所以不是說災的動不動,我們這裏說的是業果的不動。修了初禪定,受報的果決定在初禪天,這個不動的,所以叫不動。

如初定業,招初禪果,初禪處定,無容轉令二地處受。業果處定,立不動名,這個不動名,就是這樣子的,初禪的業,就是初禪定,初禪定感的果,初禪的果。初禪處定,無容轉令二地處受,初禪果在初禪的地方去受報,不可能到二禪裏邊去受報,這個不會的。我們人間的,欲界的果,卻是不定的,也可以在這裏受,也可以到欲界天受,也可以人間受,也可以帝王家裏受,也可以到北俱盧洲去受,不一定。而這個定業,這個卻是決定的,初禪的業一定在初禪天的地方受,不能轉到第二禪去受,業果處定,這個業感的果,它地方是定的,這個叫不動。我們的不動,是業感的果的地方是定的,叫不動。

然欲界中,有天等業,由別緣力,轉人等中受,故非不動,那麼欲界爲什麼叫動呢?假使你欲界裏邊,你造的天的業,這個業當然是不定業,定業是不動了。由別緣力,其它的因緣,使這個天上受的業,到人間受了,那麼這樣子就動掉了,所以有動的。而色、無色界,你只要得了初禪定,決定生在初禪,不會差開的,那麼這叫不動。

這裏辯論一段,就是下三定,前面說有動,這裏怎麼說不動?我們說不動是根據業果的處所不動,並不是說它裏邊有尋伺、喜樂受的不動。(89A)這個尋伺、喜樂是叫動。它業果上的不動,並不是說這個東西沒有。

這是一個,下邊我們再講一個。

 

   乙三  明三受業

從此第三,明三受業。論云:又經中說,業有三種,順樂受等,其相云何?頌曰:

順樂苦非二  善至三順樂  諸不善順苦  上善順非二

餘說下亦有  由中招異熟  又許此三業  非前後熟故

順受總有五  謂自性相應  及所緣異熟  現前差別故

順三受業,這一門是更困難。有人是預習過,說今天是不好懂的,確實,難就難在這一段。前面的,我感到是可以懂的,不太難的,這一段,是比較難一點。我們今天,這一段把容易的講了,難的放到明天講,你們回去再仔細看一看。

從此第三,明三受業,三受業,順苦受業,順樂受業,順不苦不樂受業,三種受的業。這是經上有說的,也把它解釋一下。

論云:又經中說業有三種,順樂受等,就是等順苦受、順不苦不樂受。根據受來分,業也有三種。這三種業,其相云何到底怎麼回事?

頌曰:順樂苦非二,順苦、順樂、順不苦不樂,非二就是非苦非樂,不苦不樂受。這是標個名,下邊分開講。善至三順樂,善法,它一直到第三禪,從欲界到三禪的中間的善法,叫順樂受業。諸不善順苦,不善,不善的業(上界沒有不善業,只有欲界有),欲界的不善業,叫順苦受業。上善順非二,從三禪以上的善法叫順不苦不樂受的業。我們知道三禪以上,四禪一直到無色界,都是捨受,沒有喜樂,當然非苦非樂。所以說,從三禪天以上的善法,叫順不苦不樂受的業,這麼是很簡單的。講到這裏是好懂的,下邊困難一點。

餘說下亦有,由中招異熟,又許此三業,非前後熟故,這是一段辯論。我們這裏順樂受業、順苦受業、順不苦不樂受業是講完了,但是裏邊產生問題了。有的人說,下邊也有順不苦不樂受業,不但是三禪以上的,三禪以下也有的。由中招異熟,中間定也是不苦不樂的,它那裏異熟果,也是順不苦不樂受的業。又許此三業,非前後熟故,還有一個說法,就是說有三種業,它同時成熟欲界的業,欲界也有順不苦不樂受業感的果。那麼這就是說,順不苦不樂受的業不但是三禪以上有,色界的中間定有,欲界裏邊也有。那就是這個辯論,這個困難就困難在這裏,尤其是欲界那個。不過,這個也很簡單了,你把原則掌握了,也不是很困難,就是開始看了它一大片的文字來了,好像感到毫無頭緒,把它的理路搞清了,也是沒有什麼大困難。

下邊另外一個問題。順受的業分五種,自性順受、相應順受、所緣順受、異熟順受、現前順受,分了五種。開始三種,後來又分五種。那麼三種裏邊,先把哪三種、怎麼樣一回事情講了,然後辯論,就是中間定、欲界也有順不苦不樂的受業。今天我們把三種講了,辯論擺到明天講。現在我們提個頭,下邊是辯論,什麼焦點問題提出來了,下邊你們今天再預習一下,看明天是不是能夠自己知道。先把三種受業,順樂受、順苦受、順不苦不樂受,這個很容易講,講了再說。


釋曰:初一頌正明三受,次一頌引證,後一頌明順受。

釋曰:初一頌正明三受,第一個頌,三受的名字,正明三個受,順苦、順樂、順不苦不樂受。順樂受是什麼,順苦受是什麼,順不苦不樂受是什麼?第一個頌四句講完了,這是四句。後面一個頌,明順受,最後三個受,順受有五種。那麼次一頌,中間那一頌引證,證明中間定跟欲界都有不苦不樂受的業。那麼一共三個大科先把它分明。先講第一個,三種受的業,這個最好懂的。

 

順樂苦非二者,標也。一、順樂受業,二、順苦受業,三、順不苦不樂受業等,即非二也。

順樂苦非二者,標也,標它的名詞,三種順受業,叫什麼名字呢?順樂受業、順苦受業、順不苦不樂受業,這是它三種的名詞。他給你寫出來了,順樂受業、順苦受業、順不苦不樂受業,這是三個名字。等,即非二也,這個等字,就是不苦不樂,這個不苦不樂受就是非二。頌裏邊的非二,就是不苦不樂受。

 

善至三順樂者,釋順樂受,始從欲界,至第三禪,所有善業,名順樂受。

下面講順樂受業,什麼叫順樂受業。善至三順樂,善業,欲界開始一直到第三禪的所有的善業,都叫順樂受業,因爲它感的可愛的果,叫順樂受。三禪以上沒有樂受,所以不能叫順樂受。

 

諸不善順苦者,釋順苦受,欲界不善業,名順苦受業。

諸不善順苦,所有的不善業都叫順苦受。這個我們學過前面的應當要知道,順苦受業都在欲界的。因爲色界沒有不善法的,只有有覆無記,沒有不善的,所以說一切不善的業都是叫順苦受業。順苦受業,欲界的不善業叫順苦受業,爲什麼說沒有色界的不善業呢?色界沒有不善業的,這個我們自己應當明白,前面我們講過的。欲界的不善業叫順苦受業,感到不可愛果,就是順苦的。

 

上善順非二者,釋不苦不樂受,第三禪上,從第四禪,乃至有頂,所有善業,名爲上善,名順不苦不樂受業。

上善順非二,上界的善就是說,非二就是不苦不樂受,在三禪以上,就是我們前面的善至三,這個三是三禪,再上邊叫非二,順不苦不樂的。謂不苦不樂受,第三禪上,從第四禪開始,乃至到有頂(非想非非想天),所有的善業,從四禪開始到有頂天的善業都叫上善(第三禪以上),這個是順不苦不樂受業。因爲它們都是捨受,四禪到非想非非想天,全部是捨受。捨受,叫不苦不樂受。

 

論云:非此諸業唯感受果,應知亦感彼受資糧。受及資糧,此中名受解云:此相應俱有名資糧也

論云:非此諸業唯感受果,應知亦感彼受資糧。受及資糧,此中名受解云:此相應俱有名資糧也,這個就是簡別一下,順苦受業、順樂受業,好像感的果都是受,是不是這個業生了苦的受,感的是苦受呢?不,就是這個非此諸業唯感受果,他的意思是說,不是這些業——順樂受、順苦受——就感一個樂受、苦受;不但是受那個果,還要感彼受資糧受是一個主要的,同時還有受旁邊很多的資糧。

資糧什麼東西?就是它的相應的法、俱有的法,跟受相應的,樂受、苦受相應的心王、心所,跟它所有身上的得、四相等等,這一些法都是它感的異熟果之一,中間的都包的,不但是感一個樂受、苦受,就是裏邊還有一些相應、俱有法。

總的這些業,他們感的果,能夠感受(樂受也好,苦受也好,不苦不樂受也好),當然是主要的,但是我們說不單單是感受(唯感受果),就是順樂受業、順苦受業等等,並不是說這個業只感樂受、苦受,這個果並不單是僅僅局限於受,還有受的相應、俱有法,都在裏邊。這個資糧,資糧就是相應俱有的法。

這個業感的果是比較寬的,不單是一個受,這是要簡別的。因爲看了這個名字,以爲這個果就感的受的果了,不是那麼簡單,還有其它的相應法、俱有法,決定是同時感到那個異熟果,都有的。

那麼這裏我們總結一下。今天我們是講業,從業開始。

第一個三業,安、不安、非,就是非安非不安穩,這三個業,就是善、惡、無記,這個很簡單。

下面福業、非福業、不動業。福業就是說欲界的善業叫福業,欲界的不善業叫非福業,那麼上界的(就是色界無色界的)善業叫不動業。爲什麼叫不動?造那個業,將來受果的地方是不會動搖的,這叫不動業。這又是三種業。

現在又說一個順三受的業,順樂受、順苦受、順不苦不樂受,就是說它這個業,將來感的果是順着樂受的,順着苦受的,還有一個三禪以上的,順着不苦不樂受的,因爲三禪以上的果報都是捨受。那這又分三種順受業。這個三業就分了好多種了。下邊的,恐怕還有多的三業,那麼三個、四個、五個,這麼都有,我們先講了几個三業的樣子。

今天把順樂受、順苦受、順不苦不樂受的業講完了,明天我們要討論的就是,順不苦不樂受業不但是三禪以上,就是四禪開始到非想非非想天;色界裏邊,初禪天裏邊也有,就是中間禪;乃至欲界裏邊也有。那麼這說有,要拿出依據來;拿依據來的話,就引經據典,引經據典裏邊,把那個經引出來,這個經根本就不好懂,難就難在這裏。實際上也不是很麻煩的事情,就是經上有這個一句話,論上有什麼話,我們引過來證明欲界也有順不苦不樂受的業。因爲引這部經,這部經本身就難解,所以一引,反而產生了很多問題。但是你把原則性掌握好了,把這個文看一看,知道它要點在哪裏,也不難。

所以說我們看書要看要點。有些地方,不是要點,你糾纏在裏邊跑不出了,結果把要點忽略掉了,那就是捨本求末,把枝末東西弄了半天,根本的就丟掉了,那是不會學法的,不善巧了。善巧的話,你有智慧的,本末都搞清楚,頭等。如果你智慧差一點,或者才來的,前面的基礎沒有,把本抓住,枝末的就丟掉,這個也是一種善巧,那麼當然是二等。頭等是全部都抓住了,二等的抓根本。三等的,根本丟了,抓一個枝末,那個沒頭沒腦的東西,不成個體系的抓住了,你說聽了懂不懂呢?總算懂了一點點,但是不太好。最差的,根本枝末都不懂,聽了個糊裏糊塗,這個是最差的。既然要聽,總要聽到一些東西,我們說即使你根本沒有聽懂,聽到一個公案,壞事做不得,要感地獄的,這個也好啊,總算是抓了一個枝末,我們說也是一個重點,也是因果的一個要點了,聽了這個公案,抓住了也好。如果你公案都不知道,聽了,人家問你今天聽啥東西啊?忘掉了。那就完了,這個等於沒有聽。我們說聽,或多或少都能獲益,如果聽了一座經什麼益處都沒有,那就是在開小差,或者在打瞌睡。如果你認真聽的話,總會得點好處。那麼今天講這裏。

 

 

第八十一講231頁下第8234頁下第3

 

《俱舍論頌疏》。上一次我們講到三受業,中間有人提這個問題:約處成就善惡裏邊,律儀戒,惡律儀,要除掉黃門、二形,二黃門二形,不能受惡律儀,也不能受律儀戒。但是前面的捨戒裏,假如二形生,不管是律儀也好,不律儀也好,二形生就是捨戒。那這個裏邊就是黃門跟二形有差別。黃門、二形要得戒都不可能,不管善戒、惡戒。這是鹽鹵田,不能生嘉苗,也不能生惡草。但是已經得了戒的,假使成了黃門了,那麼這個問題就是說,捨不捨戒?不捨戒。二形生了是捨戒,黃門不捨戒。本來是黃門的,不能得戒,但是得了戒之後成黃門的,不捨戒,這一個就是差別在這裏。那麼這是比較微細的,這個問題提得比較可以,黃門跟二形差別就是在這裏。

再說一遍,二黃門二形都是不能得惡律儀,也不能得別解脫律儀;但是得了律儀的人,成了二形就捨戒,戒體就沒有了;成了黃門,不捨戒,這是有差別。二形是男女的煩惱都有,這是特別重,即使得了戒之後,也要捨戒,戒體不能存在。黃門,假使他原來有戒體的,還是可以有,不一定捨,不必捨戒。

黃門,在律藏裏邊說了有六種。黃門就是沒有男根的。一種是生下來就沒有的,生黃門。一種是捺破。捺破就是說,一些女人煩惱重,妃子跟那個妾,大小女人,她們養了孩子,妒忌心,小孩子的時候,把他弄掉了,這個男根壞掉了,這又是一種。另外一種就是犯了什麼罪,把它割掉的,那是宮刑了。還有一種,他的生理不健康,人家碰到了生起男根,不碰到不起,這個就是平時就沒有男根了。那麼另外一種,看了人家婬欲,妒忌心一起就生起男根,平時男根就沒有。這都是生理上的不健康的變態的一些情況。有的說五種不男,還有說六種不男的,另外再一種,就是半月半月,半月裏邊能做男的事情,半月裏邊不能做,叫半月的黃門。總的來說,黃門,有的經上說是五種,有的說加一種,就是捺破,小孩子的時候,大小妻妾有這個妒忌心,把對方的孩子搞壞了,也是算一種,加進去就有六種。這就是關於得戒跟捨戒的問題裏邊有這麼一個。

下邊我們還接下去,三受業。三受業上一次我們講了,順樂受業、順苦受業、順不苦不樂受業,三種。順樂受業,從欲界的善業開始,一直到第三禪的所有善業,都叫順樂受業,它能感樂果的。那麼欲界的那些不善業,不善業只有欲界有,色界沒有,不善業叫順苦受業,將來感的果報是苦的。上善就是說,三禪以上,就是第四禪開始,他們所有的善業感的果報,都是不苦不樂受。這是因爲第四禪以上沒有喜樂那些衝動的受,只有捨受,平穩的,這個是高級的。

那麼這就產生個問題:下邊就是四禪以下有沒有順捨受的業?一般說第四禪以上是有,那麼第四禪以下有沒有?考察下來還是有,二種。一種是中間禪,中間禪是捨受,挨着欲界還有,下邊的頌就是講這個。

論云:非此諸業唯感受果,這裏就是說順受業,順樂受、順苦受、順不苦不樂受的業,是不是只感一個受的果,就是只感一個苦受、樂受跟捨受呢?

應知亦感彼受異熟,這個裏邊不但是感受的異熟果,也感其它的異熟果,它的受的資糧。什麼叫受的資糧呢?跟受一起生起來的那些法,就是包括四個蘊,色、想、行、識,四個蘊都有,這幾個蘊是受的資糧,跟受同時生起。

同時,它受的受跟受相似的,假使是順樂受業的,這些果報都是順樂受的,假使是順苦受業感的果報,這整個五蘊都是順了苦受的,那麼順不苦不樂受的果報,那就是整個五蘊都是順不苦不樂受的。但是中間受的心所特別強,所以就安一個受,並不是說沒有資糧、沒有其它的,其它的還是有。

那麼普光的論記裏邊說[1]:什麼叫資糧?其餘四個蘊,餘四蘊資助受故,名受資糧,其餘四個蘊,就是五蘊裏邊除了受蘊,資助受故,幫助受的,叫受的資糧。相應俱有,這裏講的相應俱有,其實它總的打開,四個蘊都有,就是色想行蘊裏邊都有它,這些相應的裏邊就有識蘊,也有心所法的行蘊,還有想蘊,相應心所法裏邊還有想心所,這個整個五蘊都有,是跟它相應的、俱有的。不相應行也是有,得、四相等等,所以總的來說五蘊都有。這個五蘊行相都是跟受相順的,那麼叫順受,不一定只是一個受的果,這是把這三個講完了。

 

餘說下亦有,由中招異熟者,有餘師說,第三禪下,亦有第三順非二業。中謂中間禪也。由中定業,招中異熟故。明知下地有不苦不樂受業。謂生中間,唯有捨受,故彼業感順非二果。

下邊辯論。餘說下亦有,由中招異熟,這是第一種例外。

其他的論師有這麼說,三禪以下(四禪以上都是捨受),就是四禪下邊,第三禪開始,也有順不苦不樂受的業。哪個?就是中間禪。中謂中間禪也,中間禪也是順捨受。由中定業,招中異熟故,修中定的業,就是修這個中間定的那個業因,將來感的果報就是生到中間禪,那麼招中異熟,招中間受的異熟。中間禪,我們前面講過的,它是捨受,那麼它這個業決定也是順不苦不樂受的業,因爲中間禪生它異熟果是捨受。明知下地,有不苦不樂受業,那就是說,不但是四禪以上的,下地,第三禪以下,也有順不苦不樂受的業。

 謂生中間,唯有捨受,因爲生在中間禪,裏邊只有捨受的。故彼業感順非二果,所以這個業,中間受的那個業,就是中間受的那個定,定就是業因,它也是屬於順不苦不樂受的那個業。這是一個例外,中間禪。

 

又許此三業,非前後熟故者,引證,意明下地有捨異熟,此是發智本論說也。彼云:頗有三業,非前非後受異熟耶解云:同一時受,言非前非後也?彼論答曰:有,謂順樂受業色,順苦受業心心所法,順不苦不樂受業心不相應行,乃至廣說。

下邊又一個例外。又許此三業,非前後熟故者又,這是《發智論》裏邊,它允許這三個業,就是順苦受、順樂受、順不苦不樂受,三個業,一時成熟。那麼這個一時成熟又順苦受的,決定是在欲界。那麼欲界裏邊,也有順不苦不樂受的業。這個就困難一點,引《發智論》裏邊的原文來證明欲界也有順不苦不樂受的,就是說又許此三業,非前後熟故,這是一個依據,這個依據是什麼?就是《發智論》裏邊有這個話,屬於大家承認的。這個就是承認。

意明下地有捨異熟,這個意思就是說下地(上地是定地,下地是欲界),欲界裏邊也有捨的異熟果,就是有順不樂不苦受的業,有這個業就感捨的異熟果。這個的依據在哪裏呢?《發智論》的說法,這個是根據《發智論》的,此是發智本論說也發智本論,有這麼話。他這麼說:頗有三業非前非後受異熟耶?有沒有三個業,非前非後,就是同時感異熟果的這三種業有沒有?非前非後就是同時,同一時候。

彼論答曰,先這個提問了,他論裏邊自己回答,有的。那麼哪個?舉例了,哪些呢?謂順樂受業色,順苦受業心心所法,順不苦不樂受業心不相應行,乃至廣說,一共有三句,他說了一句。他說有一種業,它是順樂受的業感的色法。那麼色法是什麼呢?下邊要說的。第二種是順苦受的業,感的心王心所法。第三種順不苦不樂受的業,感的心不相應行,這就是三個受不同,感的果也是三個不同。五蘊裏邊,一個是色,一個是心王心所,一個是心不相應行,這樣子,這三個業可以同時成熟。這個什麼意思?這個慢慢看。這是一種。乃至廣說,就是還有兩種,他就沒有說。

 

解云:順樂色者,於人天中,眼等五根,色香味觸。順苦心心所者,謂感人天苦受及相應法。順不苦不樂受業心不相應者,於人天中,命根、眾同分、得、四相,此是第一節文。

解云:順樂色者,順樂色的異熟果是什麼東西呢?於人天中,眼等五根,色香味觸,眼等五根,人天的果報是順於樂受的,就是福報了,這是可以產生樂受的,像人天的五根;那麼還有外界的色香味觸,這是好的外境,能夠產生樂受的。那麼聲爲什麼沒有?聲不是異熟果(異熟果任運而起),聲是要作意,你要發聲音,是要加行才能起的,不是任運的,所以不是異熟果,這我們前面講過的。那麼這是第一種,順樂受的色。

順苦受的心心所這個業,就是能夠感到人天的苦受的相應法——心王心所,這個業,將來能感苦受的,跟它相應的心王心所的異熟果的。

順不苦不樂受業的心不相應行,人天當中有不相應行,是命根、眾同分、得、四相(生住異滅)。

那麼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個這裏不說了,那自己去配好了,一個是色,一個是順樂受的色,那麼順樂受的心、心所法,順樂受的心不相應行,三個。那麼順苦受的,這裏心、心所法,也可以順苦受的色,順苦受的不相應行。那麼順不苦不樂受的心不相應行,也可以順不苦不樂受的色,順不苦不樂受的心所法。這樣子,三個三個配,一共總的是三句。這三句裏邊,取它第二句,這是第一節文,這是第一節。

 

於廣說中,更有一節文,俱舍略引,但言乃至廣說。第二節文,順樂受業心不相應行,能感人天命根等四。順苦受業色者,謂感人天中色香味觸。順不苦不樂受業心心所法,此業能感不苦不樂受,及相應異熟也。

還有第二、第三節,於廣說中,於廣說中,更有一節文,就是第二節。俱舍略引,但言乃至廣說,《俱舍論》裏邊沒有引出來,只是說乃至廣說

那麼這裏第二節文把它引出來了,第二節文什麼呢?順樂受的業,心不相應行,順樂受的心不相應行能感人天的命根、眾同分、得、四相等等這四種。

第二,順苦受的色,謂感人天中,色香味觸,爲什麼沒有五根?因爲人天的五根不是屬於苦受的,三惡道的五根才是苦受,所以順苦受的色只是外境的,外境也許生苦受,使人能夠產生苦受,而人天的五根,卻不是產生苦受的,所以人天五根不說了,這是外境的。

順不苦不樂受的心、心所法,這個業能夠感不苦不樂受及相應的異熟。那麼這個就是取這一點噢,就是說欲界裏邊也有順不苦不樂受的業,能夠感到捨受跟它的相應法,那就是證明欲界裏邊也有了。所以這段文引了半天,就是證明欲界也有順不苦不樂受的業。它一個是說,證明它有順不苦不樂的心、心所法的異熟果。那不苦不樂受的心、心所,就是捨受了。那麼它又是三個業同時成熟,同時成熟的話,有苦受,每一個裏邊都有苦受,那麼決定是在欲界,在上二界,色界、無色界是沒有苦受的。所以這是第一個證明它是欲界,第二個證明它也有捨受跟異熟果。所以,他證明下地也有,就是說在欲界裏邊也有順不苦不樂受業感的異熟果。

 

今引彼文,意取第二節文爲證,以說不苦不樂受業,感不苦不樂受異熟。明知欲界有捨異熟,以本論說三業俱時受異熟果。由此證知,下地亦有順非二業,非離欲界,有此三業俱時熟故,上界無苦故,三業之言,唯說欲界。

今引彼文,意取第二節文爲證,現在取《發智論》的文,就是要它的第二節來證明。以說不苦不樂受業,感不苦不樂受異熟,明知欲界,有捨異熟。以本論說三業俱時受異熟果,由此證知,下地亦有順非二業。非離欲界有此三業俱時熟故,上界無苦故,這個裏邊引《發智論》,因爲轉了幾個彎,看起來好像是不好懂,實際上簡單的一句話,就是說《發智論》裏邊引的論文,可以推測到欲界也有順不苦不樂受異熟,感的異熟果,捨異熟也有。

他怎麼證明有呢?三業俱時成熟這三個業,一個是順樂受,一個是順苦受,一個順不苦不樂受。下邊的果報,是色、不相應行跟心王心所來互相調換,一共有三句。那麼既然是三業俱時受異熟果,由此證知,下地亦有,那可以證得下地也有順不苦不樂受的業。

那麼你怎麼知道是下地呢?離開欲界,這三種業同時成熟是不可能的。爲什麼?上界沒有苦,既然有苦,三業同成熟,表示這個業決定在欲界,那麼欲界裏邊也有順非苦非樂受的異熟果,也就證明欲界也有了。

89B)總的話說,欲界裏邊也有這個業,三業之言唯說欲界,這個三業同時成熟,就是說這是在欲界的業。

 

問:豈不業是善惡,受果無記?此業與樂,體性既殊,如何說爲順樂受等?答:業能爲因,利益樂受,故約利益,說名順受;或復此業,是樂所受,謂樂是業異熟果故,果領於因,此即所受順能受也;或復彼樂,是業所受,由此能受樂異熟故,因受於果,此即能受順所受也。

問:豈不業是善惡,受果無記?此業與樂,體性既殊,如何說爲順樂受等?我們以前講過,因這個業是有善惡的,但是受的果,異熟果是無記的,大家可能也記得。這個業既然與樂,體性既殊,如何說爲順樂受等?他說既然這個果是無記,因有善惡,這個業跟這個樂,本身兩個不是一個體,體是相殊、是不同的,那麼你怎麼叫它順樂受業、順苦受業呢?

答:業能爲因,利益樂受,故約利益,說名順受,第一個解釋,這個因,這個業,它能夠利益樂受,就是說能夠產生樂受的有利條件,從這個裏邊來說,它叫順樂受業。

或復此業,是樂所受,謂樂是業異熟果故,果領於因,此即所受順能受也,第二個解釋,這個業是樂所受的,樂就是果,這個業它是這個樂所領納的。領納的意思是大家要回憶一下,受領納隨觸,觸的行相像受的,好像孩子像他父親一樣,這個領納。受是業的異熟果,這個樂本身(樂受),是業的異熟果。業是因,樂是果,這個樂是業的異熟果。果領於因,那麼所受順能受,能受的是受(樂受),所受的、所領納的是業,就是果領納於因,果就是能受的受,那麼所受的是業、因,這個業是所受,這個受的果是能受。那麼果領於因,就是前面那個話了,業就是樂所受的,果是受,因是業。

或復彼樂,是業所受,或者反過來說,這個樂是業所受的,受是領納的意思。反正兩個都是互爲因果的。由此能受樂異熟故,這個業能夠受到,能夠領納這個樂的異熟果,業來領納果。因受於果,因就是業,業來領納這個果,就是業象那個果。這個說法是能受順所受,能受的業順着所受的果。反正受就是領納的意思,把這個意思掌握住,那就好理解。如果你不知道受是領納的意思,那這些話不曉得說什麼東西了。

那麼這裏呢,就是三番地說,翻來翻去的。它的問題,業跟樂的果是體性不一樣的,爲什麼說順樂受業?這什麼意思?第一個說,業是因,它是利益樂受,它能夠產生樂受的有利條件,它們有關係,能夠使樂受利益,就是使它能夠容易生出樂受來的,那麼這個叫順樂受業,這是第一個解釋。

第二個解釋跟第三個解釋是互爲因果的,這兩個要把領納的意思領會了,也好懂。那麼這個你們就要翻界品,講受心所的時候,受領納隨觸,把這一段看一看。這業是樂受,樂所受。這個業,樂是果,樂能夠領納那個受,就是樂這個果的行相就像那個業一樣的,業是順樂受的,果就是樂受,好像孩子像他的父親的臉一樣。那麼這個所受,此業是樂所受,樂是領納這個受的,樂是業的異熟果故,樂是果。業,它的異熟果就是樂,這個果的樂能領納這個因,就是果像它的因,果像那個業。此即所受能順能受也,所受是業,能感受的是受,所受順着那個(能受),像領納那個能受的,順能受,那麼這是一層。

或者反過來,彼樂是業所受,業是領納樂的,由此能受樂異熟故,因爲這個業能夠產生樂的異熟果,因受於果因,這個業像那個果,此即能受,能受是領納的業,是因,順着那個所受的果。那麼這是兩層都可以說。反正他解釋名相,他總是幾方面來說,都能解釋。我們把這個意思會到了就可以了。

 

順受總有五者,標也。總說順受,略有五種。謂自性相應者,已下別釋也。一、自性順受,三受爲體,自性是受故,自性不違,名爲順受。二、相應順受,以觸爲體,謂觸與受相應,名相應順受。如契經說,順樂受觸,乃至廣說。

講到順受,把它總歸納起來,經裏邊講順受的一共有五種,這個順受有五種。這是因爲講到順受了,把經上有順受的總歸納講一下,一共有五種。我們這裏講了三種了,實際上有五種,哪五種呢?

總說順受,略有五種,謂自性相應者,下邊解釋。一種是自性順受,就是三受爲體,本身就是受,苦、樂、捨三個受,是它的體。自性是受故,自性不違,名爲順受,它本身就是受,受就是,它本來是受的自體,這就是受,跟自性沒有相違的,叫順受,自己順自己,不相違,這是第一叫自性順受。

第二種,相應順受,以觸爲體,謂觸與受相應,名相應順受。如契經說,順樂受觸,乃至廣說,順乐受觸、順苦受觸等等,這個前面我們講觸的時候講過了,觸跟樂有直接的關係,它是跟受是相應的,叫相應順受,這說的是觸。

 

及所緣異熟者,第三所緣順受,色等六境爲體,謂所緣境,順能緣受,名所緣順受。四、異熟順受,謂感異熟業,順異熟果,故名異熟順受。如契經所說,順現受業,乃至廣說。

及所緣異熟,這是頌詞。這是第三個,所緣順受,色等六境爲體,所緣,那是所緣的法,是外境——色聲香味觸法,這六個境,外境是它的體。謂所緣境,順能緣受,名所緣順受,因爲所緣的境可以產生受的,某些境能產生樂受,某些境能產生苦受,這個所緣的境,順着能緣的受,叫所緣順受。

第四種異熟順受,感的異熟果,順着它的異熟因,就是業,叫異熟順受,就是我們這裏說的順樂受業、順苦受業,就是指這個。

如契經所說,順現受業,乃至廣說,經裏邊說的有順現受業,還有順其它的廣說,這個裏邊,順現受業,可能是寫順樂受業的。乃至廣說,順苦受業、順不苦不樂受業,可能是這個字的筆誤,這個你們旁邊注一下好了。因爲順現受業,現在還沒有講起,當然,後頭順現受業還是有的,這是時間的問題,不是講受了。我們這裏講受,順樂受業、順苦受業、順不苦不樂受業,是這三種。

 

現前差別故者,第五現前順受,現謂現在,受正現行,即是受體,現前不違,名現前順受。言差別者,上說五受,是差別也。此前所說,順樂受等,於此五中是第四異熟順受,由業能招受異熟故,雖業與受體性有殊,而得名爲順樂受等。

現前差別故,第五種,現前順受,現謂現在,受正現行,即是受體,現前不違,當下,正在受那三個受,叫現前順受,這是時間上說,現前正在受現行的時候,跟那個受,當體不違,叫現前順受。

言差別者,是一共有這麼多的差別,五種。哪五種呢?總結一下,就是有自性順受、相應順受、所緣順受、異熟順受、現前順受。

此前所說,順樂受等,於此五中是第四異熟順受,我們今天講的順樂受業、順苦受業,就是這五種裏邊的第四種,異熟順受。由業能招,受異熟故,這個業,能招受的異熟果,雖業與受體性有殊,雖然這個業跟那個受的果,它的體不一樣,但是,因爲它能夠產生那個樂受、苦受,可以叫順樂受業、順苦受業。那麼這裏就是說,第四種的異熟順受,就是我們講的順苦受業、順樂受業,這個三種,就屬於第四種。那麼所以說,從這一點看,他裏邊舉的順現受業,好像是寫錯了,該是順樂受業,乃至廣說

這一段文,比較有點麻煩,單是聽講是不行的。我們說,學法要動腦筋的,諦聽諦聽,善思惟之,這個不要忘掉了。不是單聽了解決問題,要善思惟,要好好地去思惟的。我們感到有些人總是你加持加持我啊,自己不要用功,靠人家的力量,這個永遠不得成就。人家幫助你,只能是加一把力,如果你自己不努力的話,再加持你也得不了什麼效果的。

我們說講經也好,聽磁帶也好,看參考也好,如果不動腦筋的話,你耳朵裏進去了,眼睛裏看到那個字,耳朵聽那個聲音,無論如何不會把法學通的。不動腦筋怎麼行呢?我們說一定要動腦筋的。這個是艱苦的腦力勞動,所以說我們學法的人,我們是照顧了,早上不像他們其他的廟二點鐘就打鐘,我們要三點半,就是你們腦力勞動是需要思惟的,如果不思惟的話,少睡一點問題不大,要思惟了,睡眠要適當地加一點;也儘量地吃營養品什麼東西,菜也吃得好一點,奶粉要多吃一點。爲什麼?就是這個腦力勞動了,要思惟的,如果你吃脹了,你不思惟的話,你胖起來了,沒有用的。

所以我們說安居的目的在哪裏?什麼叫戒蠟?在你安居之前去稱一稱,你好重?古代因爲秤是沒有現代那樣子,幾斤幾兩了這樣子,它就是兩個天平秤,一邊一個人稱在那裏邊,一邊擺蠟,多少蠟了,稱好了,你多少蠟擺在哪裏;等到你安居完了,再稱一稱,看你瘦了,胖了。如果你瘦了,你三個月用功,好,讚嘆;如果你胖了,三個月吃飯,沒有用功,這個蠟反而輕了,你人都胖起來了,那個就呵斥,你沒有用功了。所以說這三個月裏邊,瘦一點不要緊,不要害怕,但是瘦了不要害病,瘦了之後,病倒了,那也不行,失去意義了。用功的時候,可能會瘦一點,但是瘦到你病下來了,你也不能用功了,那這個瘦白白瘦掉了。也不是每一個人一定要要求你瘦,就是說你好好用功就是了。你能夠又用功又胖,那更好。那個有禪定的人就行的,他一方面用功,一方面身體不瘦下去。一般的說,普通的人一用功的話,多少要瘦一點,那麼這個瘦也不要害怕,有代價的,等到自恣的時候,就給你長功德,有好處,還有自恣的時候,還有供養。(笑)當然我们不要供養,我們是(要)功德,這個自恣的功德、安居的功德是重要的。

 

   乙四  明三時業

從此第四,明三時業。就中:一、明四業,二、明差別,三、明中有業,四、明定業,五、明現法果業,六、明業即受果。

從此第四,明三時業,這個業就是好幾種,反正經上說的業,我們都要給它講一下,三時業,這是時間上來講。一、明四業,二、明差別,三、明中有業,四、明定業,五、明現法果業,六、明業即受果,那麼也分了六科講。

這個不難。我們說業品裏邊,理論性強的不少,但是都是講事實的也不少。所以《俱舍》你說你要全部懂,不簡單,我們說一個話,如果你不動腦筋的話,全部把《俱舍》學懂了,是不簡單的,不容易的;你說一點也不懂,不可能,我們講須彌山中間,四大洲在旁邊,你還不懂嗎?老太婆還懂的了的,你怎麼不懂呢?所以說,你說《俱舍》學了一點也不懂,這個話,你打妄語,肯定懂一點;就是你沒有貫通,前後《俱舍》的體系沒拿到,這個可以說。

 

   丙一   明四種業

此下第一,明四種業。論云:如是三業,有定不定,其相云何?頌曰:

此有定不定  定三順現等  或說業有五  餘師說四句 

此下第一,明四種業,業有四種,這個也是很容易的。我們經常說話裏邊,定業不可逃什麼什麼,這個就是定業了。那麼業有四種。論云:如是三業,有定不定,其相云何我們說的三業講了很多,這個三業裏邊,有定業,有不定業,到底是怎麼回事?

頌曰:此有定不定,前面講的業有定業,有不定業。定三順現等,定業有三種,順現受、順生受、順後受。就是現世就受的業,決定受的現報;順生受,第二世受的業;順後受,第三世以後的受的業。這是決定要受的定業,有三種,根據時間分有三種。一種是不定業,這是第四種。

或說業有五,餘師說四句,有的人說業有五種,也有說四句,有八種,這是把業的種類打開來說。


釋曰:此有定不定者,標也。此前三業,有定不定。定三順現等者,別釋也。定有三業:一、順現法受,謂此生造,即此生受;二、順次生法受,謂此生造,第二生受;三、順後法受,謂此生造,第三生後受。

釋曰:此有定不定者,標也,這個是標業的定業、不定業,標一個名。下邊打開來說,此前三業,我們說了很多的三業,這個三業裏邊,總括起來,都有兩種:一種是定業,一種是不定業。

定三順現等者,別釋也,定業裏邊又分三種。定有三業:一、順現法受。謂此生造,即此生受,現報,這一輩子造業,這一輩子受果,這是順現法受。這是現報,我們也看到過的,有些人造惡造太多了,就現報。

第二是順次生法受,下一輩子受的。謂此生造,第二生受,這一輩子造業,現在看不到,下一輩子要受。那麼這個,一般的凡夫就不相信了。你看他造了那麼多壞事,他還不是好好的,還是又胖又富,地位又高,這個你怎麼因果講啥呢?順生受業,下一輩子要受的。我們說白起,他是秦國的大將,後來第二世做豬了,古代的曆史上有的了,但是他本身現報也有,後來給人家還是殺掉的,這是生報、現報都有了。

第三種,順後法受,這是第二生以後的受,謂此生造,第三生後受,或者第三生、第四生……,都叫順後法受。

 

依經部說:順現受業,其力最強,必受現生後;若順生受業,其力稍劣,必受生後受,不受現受;順後受業,其力最劣,不受現生,唯受後受。隨初熟位,名順現等,并不定業,合成四種。言不定者,不定受故。謂不定受異熟故,或於三世,時不定故,立不定名。

依經部說,順現受業,其力最強,必受現生後,這是經部的說法,順現受業,這個是力量最強的業,當下這一輩子就要受。這個受了現,不但是現生受,第二世還要受,第三、第四生還要受,這是最強的業。它就是要受好幾生,現在要受,第二生也要受,後生也要受。

若順生受業,其力稍劣,必受生後受,假使順生受業,就是下一輩要受的業,這個力量比現世的現生受業要差一點。那麼它受的果報,下一輩要受,後一輩子還要受,那就是兩種了,順生、順後。

順後受業,這個力量最小,這一輩子還不受,下一輩子還不受,第三輩子以後再受。不受現生,就是現世的不受,,來世也不受。唯受後受,只是第三生以後才受。那麼這一些業報,一般是更渺茫了。他說你造了那麼多業,或者做了很多善事,你看做了那麼多好事,還是那麼窮,你看他那麼做壞事,還那麼富。這個就是,他不是造的順現受業。如果造順現受業的話,現世供養三寶,以殊勝的心,現世決定會富起來,或者是對父母特別孝順,現世也會富起來。那麼這個力量沒有那麼強的業,那就是這一輩子不一定感報,可能是下一輩子,也可能是第三輩子以後。

那麼這些呢,凡夫的眼光很短,就看不到了,以爲因果是沒有的。那麼這個我們也不是說佛教故意編一套三世來騙騙人,反正三世你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怎麼說,那只好隨你說了,不是那回事。有禪定的人,他看到的,這個也不要稀奇,就是有的氣功師鬼神通,他也有可以看到幾世的,他也可以看到一點點。真正得了禪定的人,他能得宿命通,他就看到你過去、未來的事情,天眼通見未來了。這是事情不是虛妄的,不是騙騙人的,這個可以實踐的,跟科學一樣的。但是實踐呢,科學你把儀器拿來,一做就做出來了,這個實踐,你去修禪定嘛,你修禪定,你成功了,決定你會知道。但是你修不成功,那算了,那只好聽聽人家的果報就完了。人家得了禪定的人,說真話,你相信他就可以了,你要既不相信人家,自己又沒有這個本事,那你怎麼辦呢?那只好糊裏糊塗了。自己沒有能力,就相信可信的人,真正得了定,得了智慧的,就是佛菩薩,你相信他們就是了。你一定要相信自己,自己又是一個笨蛋,那麼怎麼辦呢?那就是亂搞了。

皈依三寶嘛,就是叫我們相信佛菩薩,你自己還是凡夫,沒有開智慧,你不相信他們,相信哪個呢?再說一個徹底的話,相信三寶就是相信自性的三寶,自己本來的佛性,你相信它還是相信自己,但是不相信自己現在的煩惱、愚癡,這個要簡別。自己本來的佛性要相信它,就是得了果的,就是現在的佛菩薩;你自己現在的,你現行的是愚癡、煩惱,你怎麼能相信這個呢?當然不能相信。所以說我們要依止善知識,他們有修有證的,修好了的人,我們相信他,再引入正路。你相信自己,自己煩惱無明重得很,你相信它,相信它你決定走錯路。很多人不知道這個東西,總以爲自己對,人家不對,學法的時候,這個話我聽起來可以,那個話聽起來不對頭,好像買東西一樣的,這個要,那個不要,那這樣子挑的話,就是日常法師說的,學了半天,是學自己,把自己的知見用佛經來充實一下,依據多找了幾個,自己的錯誤一點也沒有改掉。這樣子你學,學了越多越糟糕。

根據經部的話,業的力量分三種。順現受業最強,順生受業其次,順後受業最劣。

隨初熟位名順現等,並不定業,合成四種,隨它這個果最初成熟的時候來分,叫順現受、順後受、順生受,那麼再加上一個不定業。定業,決定受果的,受果的時間:現世受的,順現受;來世受的,順生受;後世受的,順後受,定業三種。不定業也有一種。加上不定業一共是四種。定業三種,不定業一種,四種。

言不定,什麼叫不定?不定受故,這個果報不一定受。謂不定受異熟故,或於三世,時不定故,立不定名,兩個不定,一個是果不定,這個果報到底受不受,不一定。你假使懺悔了,就不受了,或者你做了好事,這個惡報就不受了。還有一個時間不定。到底在什麼時候受報不一定。或者是現世受,或者是來生受,或者是以後受,時間沒有決定。所以說不定,是包含兩個意思。

 

或說業有五者,或有欲令不定受業,復有二種。謂於異熟有定不定,開爲二種:一、異熟定時不定,謂果必受,於三世時,即不定也;二、異熟與時俱不定,謂果與時俱不定受也。

或說業有五,因爲這個,有人說業又分五種,不定業也可以分。或有欲令不定受業,復有二種。謂於異熟,有定不定,開爲二種:一、異熟定時不定,謂果必受,於三世時,即不定也。二、異熟與時俱不定,謂果與時俱不定受也,這裏就是說,因爲不定業裏邊有變化,那麼就不定業,他們開了兩種,一共加起來五種業。

哪兩種呢?他說不定裏邊分兩種,一種是異熟有定時不定。他說異熟定,時不定,果是要受的,但是什麼時候受不決定,這是屬於一類的不定業,就是異熟是定,異熟就是果了,果嘛,這個果將來一定要受的,但是你什麼時候受,現世受、來世受、後世受不一定,這是不定業的一種。

第二種,異熟與時俱不定,這個時間跟那個受的果都不一定。或者是這個果在下一輩子受,或者後輩子受,時間不定;或者這個果本身可以不受,做了大的善事,惡果就不受了,這個小小的惡果就不受了,或者懺悔之後,這個懺悔掉了,就不受了。那麼果也不定,這個時間也不定。那麼所以把不定業開了兩種,三種加兩種,成了五種,所以說有的講四業,也可以說五業。

但有果定時不定業,無有時定果不定者,這個裏邊,我們把時間跟果來做四料簡的話,還有一個,就是果是定的,時間不定,這是可能的。但是你說,時間是定的,果不一定受,這個,他說沒有的。只要時間定,果一定定的。以時離異熟無別性故,時間是假法,時間離開異熟果,沒有其它的別體的。那麼就是說,只要時間定的,果一定定的。沒有說時間是定,你這一輩子決定要受,但是果不定,果可以說或受或不受,這一類是沒有的。

所以說不定業分開,只能兩種,不能三種。只有五業,沒有六業。你如果說,這個不定業,它是時定的,果不定的,這種不定業是沒有的,因爲時間跟果的關係,不是別體的,離開了果,沒有時間的。果既不定,時間就不能定,果定了之後,時間才能定。

那麼這個裏邊,四業五業,開合爲異,或者說四業,不定業是合攏來說一個不定,或者是五業,把不定業開了兩個,一個開,一個合,不同。其理無別,它的道理是一樣的。

 

餘師說四句者,謂餘譬喻師說,業分八種,故爲四句。彼許時定於果不定,於不定中,時復分三,兼前五業故,成八種。

下邊打得更開,餘師說四句,他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擺進去了。這個餘師指的是譬喻論師,譬喻論師是有部裏邊的一類論師,後來就是經部的先驅,經部就是譬喻論師的後裔,譬喻論師發展到極端的時候,就產生了經部論師。那麼這個譬喻論師,他把業分了八種,八種用四句來說,那麼這是開得更大了。

他們裏邊就是允許時間定、果不定。就是說這個果決定在現世受,但受不受不一定。前面是簡別這個是不可能的,這裏他們又把它擺進去了。於不定中,時復分三,在不定裏邊,時間分三,就是說,現在受、生受、後受,又分了三個。兼前五業,故成八種,包了前面五個,成了八個。那麼哪八個呢?他一個一個給你說了。

 

第一句者,於時分定,異熟不定。謂順現等三業,三世時定,於果不定。若現世受,其果即受,現若不受,永更不受,於時必定,於果不定。順現既然,生後亦爾,此分三種:一、謂順現定,果不定;二、順生定,果不定;三、順後定,果不定。

第一句者,於時分定,異熟不定,時間是定的,異熟果卻不定。謂順現等三業,時間定,順現受、順後受、順生受三種,果不定。這是答了三句。這三句,加上前五句,就是八句。

三世時定,或者順現,或者是順生,或者順後,時間定的,果不定的,那有三句。

若現世受,其果即受,現若不受,永更不受,於時必定。於果不定。順現既然,生後亦爾,他把它解釋一下,他說順現受業,果是不定的,怎麼一回事呢?(90A)他說這個果,假使屬於順現受的,那麼這個果假使現世要受,就是現世受了,假使現世不受的話,永遠不受了,他分了這麼一種。就是順現受的不定業,要麼不受,要受就在現世受。後頭一樣,那就是說假使第二輩子受的業,他要麼就第二輩子受,要麼乾脆不受。順後受,要麼以後生受,要麼乾脆不受,都是一樣。這就加了這三句。

此分三種,一謂順現定,果不定。二順生定,果不定,時間是定的,果不定。三順後定,果不定,現在講了三句了。

 

第二句者,有業於異熟定,於時不定,謂不定業,定得異熟。此但爲一,謂果定時不定。

第二句者,有業於異熟定,於時不定,有的業,異熟果是定的,時間不定,謂不定業,定得異熟,這是前面的不定業之一種。它異熟果是決定的,哪一世受不一定,這個只有一句。此但爲一,謂果定時不定,果是定的,或者順現受,或者是來生受,或者是後生受,這個沒有決定。那麼這是果定時不定,這是一種。

 

第三句者,有業於二俱定,謂順現等,定得異熟。此有三種:一謂順現時果俱定,二謂順生時果俱定,三於順後時果俱定。

第三句者,有業於二俱定,果也定,時也定,謂順現等,定得異熟,此有三種,果也定的,時間也定的。這個業,決定現世受的,順現受業,決定來生受的,順生受業,決定是後生受的,第三生以後受的,順後受業,這兩個都定的,這是定業有三種。

一謂順現時果俱定,二謂順生時果俱定,三於順後時果俱定,(這個你們是於順後是嗎?三於順後,是不是啊?這個大概是謂的意思。三個都是謂嘛,謂順現,謂順生,謂順後。當然於順後也可以說,只是文氣不一致。)時果都定,這是第三句,有三種。第一句三種,第二句一種,四句;第三句有三種,七句了;第四句一種,一共八句。

 

第四句者,有業於二俱不定,謂時不定業,非定得異熟。此但爲一,謂果不定,時不定。

第四句者,有業於二俱不定,謂時不定業,非定得異熟,時間不定的那個業,異熟果也不定的,這是一句,謂果不定,時也不定。

那麼這總的四句裏邊就有八個,所以有八種業。這個你們自己去畫表,可能是演培法師有那個表,最好自己畫畫看,把這八個業,根據它的規律性畫出來。自己先把八個業寫好,看哪些地方是相同的,把它歸納起來,那麼一個表就畫出來了,這個不難的,這很簡單。

 

論云:彼說諸業,總成八種,謂順現受有定不定,乃至不定亦有二種解云:順現等三定者,第三句是也。順現等三不定者,第一句是也。第四不定中定者,第二句是也。不定中不定者,第四句是也

論云:彼說諸業,總成八種,他們譬喻論師說業有八種,他給你總結一下。謂順現受,有定不定,(你照這個畫好了),順現受的有定不定,兩種。順生受的有定不定,兩種。順後受的定不定,又是兩種,六種了。不定也有兩種,時不定,時報都不定。那麼有這麼幾種,一總是八種。

解云:順現等三定者,第三句是也,順現受等,三個都是定的,果都是定的,就是第三句。順現等三,果不定的就是第一句。第四不定中定者,第二句,就是時間不定,異熟果是定的。那麼第四句,時也不定,果也不定,四句。

你們可以畫,順現受的有定不定,順生受的有定不定,順後受的定不定,不定的定不定,這個你們去照這個畫,基本上畫的原則性告訴你了。自己去畫一下,把自己深刻一些,對它的體系熟悉一下,有好處,自己畫一畫。不要抄,抄了沒有意思,人家現成的果實你拿過來了,對你沒有幫助。經過自己腦力勞動思惟出來的東西,給你說是有受用的。人家的現成的,如人飲水,冷曖自知,他吃了冷也好,熱也好,舒服也好,你漠不相干,隔靴搔癢,他是有他的受用,你不勞動的話,沒有你的受用。抄,儘管你抄,抄一本書,你把《光記》都抄完好了,沒有用的。我們有的人,感到書越多越好,請了很多書,以爲我書多了,我將來就是成了一個專家了。書多沒有用的。書是書,你是你,不相干的。你倒不如把幾部書搞精通,倒是成了個有學問的人,你書弄了一堆,我們說圖書館的管理員,你問問他看,他不一定什麼都懂的,因爲他沒有去看嘛。看了,還得要鑽研了,不鑽研你去看,看看目錄什麼東西,你說這個書大概在哪裏,這本書在哪裏,他可以找給你看,但是,這個書講什麼?對不起,你自己看。

 

   丙二  明差別

從此第二,明差別。論云:於此所說業差別中,其相云何?頌曰:

四善容俱作  引同分唯三  諸處造四種  地獄善除現

堅於離染地  異生不造生  聖不造生後  并欲有頂退

明差別,第一個講完了,第二個明差別。於此所說業差別中,業的差別,這個比較難一點。今天開個端,你們先去預習一下。先把頌念一下,前面所說的業,它的差別裏邊,有什麼差別呢?

頌曰:四善容俱作,這是世親菩薩他的評價,前面說的那麼多業,三業、四業、五業、八業(八種),到底哪一種比較講得好一點呢?四善,世親菩薩說,四業的這個說法比較好,這是世親菩薩對前面的評價。容俱作,這四個業,有可能同時都做,順現受、順生受、順後受乃至不定受,這四個業,在一個時間,四個業全部做,也有可能性。

引同分唯三,引眾同分的只有三個業,引眾同分就是能夠將來投生到哪裏去的,就是三個業。順現受業,已經投都投生了,它不會再引那個了,所以順現受業是現世的事情,不會引眾同分的。

諸處造四種,什麼地方造哪些業呢?那些地方都能造四種業,諸界、諸趣都能造,就是三界五趣,都能造四種業。

但是地獄善除現,地獄裏邊善業的順現受業是沒有的。地獄造業,你說順現受業,這一輩子得樂報,不會有的。地獄都是苦的,地獄裏邊,善的業順現受的是沒有,要除開。

堅於離染地,異生不造生,聖不造生後,並欲有頂退,這是說離欲的跟聖者,他們對已經離開的地,生業不會造了。已經離了這個欲,下輩子決定不會生到這個地方去了。假使我們得了初禪,對欲界已經離開,下一輩子欲界的業不會有的,得了初禪,下輩子決定是初禪的。那麼後業,可能有。

聖不造生後,聖者我們說阿羅漢,他要離開三界,三界的業再也不會有了,下一輩子三界的業,順生受、順後受業不會有了。他不來,這一輩子過了之後,不來了。那麼這個第三果阿羅漢一樣,他對欲界來說,順生受業、順後受業不會有了,因爲他以後永遠不來欲界了,欲界的第二輩子、第三輩子的業,對他說不相干了,不會有的。

這裏邊講了很多的頭緒,也是比較細致的,那就是要善思念之,好好地思惟。你說不思惟的話,現成的,你講給我聽,讓我懂,這個是很難。我講了半天,你不一定懂,你如果前面的基礎沒有,你懂不下來。如果你腦筋不去鑽,也懂不下來。這個要懂要很多條件的了。我們說開悟當然不容易了,你要理解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那麼是不是難得高不可攀?我們說開悟,跳龍門,你說一個魚,要跳上了上面就變龍,那確實困難的,要跳上去的。這個要理解,爬梯子,有梯的,你只要肯一步步踩上去好了,決定會到的。跳,你說氣力不夠,跳那麼高,跳三丈高,怎麼跳得上去呢?梯子爬上去,三丈,你十丈也爬得上去,只要你肯走。所以說我們學教是登梯子,你不要說我不懂了,沒有辦法了,好像是沒有辦法的。有辦法的,你爬好了,一步一步爬,總會上去的,就怕你不爬。那麼你說爬不動了,怎麼辦呢?爬不動,休息一下。休息好了,又爬了。不要說爬不動乾脆不走了,退下來了,那就糟糕了。爬不動,休息一下,吃點營養品,好了,又爬。那麼下邊我們講一點點。

 

釋曰:四善者,論主評取,說四業家於理爲善,但於時中,說定不定,釋經所說四業相故。

釋曰:四善者,論主評取,說四業家於理爲善,但於時中,說定不定,釋經所說四業相故,這個四善這句話,是評論前面的種種業的。有的說三業,有的說四業,有的說是五業,有的說是八業,那麼,那麼多業,到底哪一個說得比較好呢?四善,說四業的比較好,這是世親菩薩的評價。

論主評取,說四業家於理爲善,世親菩薩的評論,他釆取說四業的那一家,就是那些說法於道理上說是比較完善。

但於時中,說定不定,釋經所說四業相故,在不定裏邊,時間不定,受的時間說定不定,不在果上說定不定。果上說定不定,世親菩薩認爲有毛病,時間定不定,那是合理的。這個果什麼時候受不知道,可能現世受,可能將來受,這個是時間有不定。

那麼這樣子來解釋經的所說四業相,以這樣子解釋經裏邊的四個業,這個說法是比較好的,世親菩薩釆取這個。這是一段,完結了,總的說,這是一段。

 

容俱作者,今此四業,容一時作,謂於一時,自行婬欲,遣使行殺,或盜或誑,業道齊成。或一感現,或一感生,或一感後,或一不定,一時造四,未必皆爾,故說容言。

下邊容俱作是另外一個問題。今此四業,容一時作,這是解釋一些智慧的問題。我們說四種業,順現受、順生受、順後受、不定受,這四種業能不能一個時間都造完?可不可能?,容許,可以。

謂於一時,怎麼樣子,一個時間造四種業都造完呢?他舉個例,就在這個時間,一時,自行婬欲,自己犯婬戒,造婬欲的事情;遣使行殺,派一個使者去殺人,就在這個時間,他又做婬欲,那邊又殺人;或盜,再派一個人去偷東西,也在那個時候偷;或誑,或者去做騙人的話。業道齊成,它的業道,就這個時候,四個業道都成功。那麼這四個業道,罪有輕有重,或一感現,或一感生,或一感後,或一不定,一時造四,未必皆爾,故說容言,這麼他造了四個業道,這四個業道罪有輕重,一個感現生受,一個感第二生,來生受,或者一個感後輩子受,第三生以後受,或者一個不定受,不一定受,這四種。一個時間,造四個業,他感的果報,時間不一定。

但是,這樣子,一時造四是可能的,未必皆爾,但是,從實際上,一般造業,不會都是這樣子的,故說容言,所以說允許,可能有這樣子的一時造四個業,所以在頌裏邊,容俱作,是可能這樣子一起作。實際上,這樣子一時造四個業,未必皆爾,不一定都是這樣子,是很少的了。這是說或許,允許有這麼樣子。第一句講完了。

這個我看看也不太難,如果你心靜下來,不難的。我們經常打這個比喻,一團絲線,你要把它絞在線團上,那麼你要耐心一點。這個有實際經驗,你一粗心的話,東拆西拆的,拆了一團亂繩子,簡直拔也拔不開,只有剪了,不剪不行,這個扯不開了。那麼你細心的話,一團線,一根很長的,一點斷也不斷的,這就看細心不細心。你說不可能,這個線非斷不可,不見得。人家的很多老太婆繞了一團線,整整齊齊的,難道你本事還不及一個老太婆嗎?不見得吧,這是細心不細心的問題。

幾業能引眾同分?這麼下邊就是引眾同分,幾個業能引眾同分?這四個業裏邊,哪些業能夠引眾同分呢?眾同分,大家不要忘記,下一輩子投在哪一道?投了人,人的眾同分,做天,天的眾同分,畜生,畜生的眾同分,哪些業能夠引眾同分?

答:頌言引同分唯三,這四種業裏邊,能夠引眾同分的,只有三種業,於四業中,除順現受,現身同分,先業引故,能夠做眾同分的業,下一輩子眾同分,順生受可以引,後輩子的也可以,不定業,不定後生或者是來生,這三種業都能引眾同分。現輩子的眾同分已經定好了,是前輩子業引的,你再去造,造不出來了,所以現輩子的眾同分是前輩子的業造的,過去的業造的,所以說,現在世造不出來的。順現受業造現在的眾同分,那如果說可以的話,那你造了個順現受業,假使你是人,造了個畜生的順現受業,你搞了一半,變畜生去了,不會的吧,畜生的眾同分成熟了,變畜生了,這是不大會的,一般說不會的。

所以說引眾同分的業,只有是三種,順生受、順後受、不定受,順現受的要除開,因爲現世的眾同分,是先業引故,過去的業引的,現在造業是不能引現在,已經引出來了,怎麼還引呢?

我們今天就講這個兩句。下邊的不是難,是繁,說個老實話,就是頭緒繁紛,難是不難,這個你一根絲線,你好好去清理的話,一定清得下來的。如果你粗心大意的,想一、兩分鐘把它全部弄好的話,就是一團亂麻,沒有辦法抽的。所以我們說耐煩有個好處,就是練練定心。如果你這個學法的耐煩心都沒有,你說要入定,那是休想。這個心,慢慢地心細下去,以後入定就容易。如果這樣子的一個細的程度都得不到的話,你說你要得定,兩個眼睛閉起來、腿收起來,入定,一輩子不會的。你心那麼粗,你怎麼入定?

好,今天講這裏。

 

 

八十二講(第234頁下第3行-第237頁下第9行)

 

《俱舍論頌疏》 。上一次有一個問題,有人提出來,我們再解釋一下。就在順苦樂非二那個裏邊,爲什麼業與果兩個是性質不同的,可以相順?在這一段的中間過去一點,一個問題:問:豈不業是善惡,受果無記?因是善惡,果是無記這是沒有問題。那麼既然是一個無記,一個是善惡的,兩個體是不同,此業與樂,樂是果,體性既殊,兩個不一樣,爲什麼說順樂受、順苦受、順不苦不樂受?怎麼相順?兩個體不同,如何順?

這個有三個解釋。三個解釋不要混淆,差是差不多,但是每一個不一樣。我們現說第一個,業能爲因,利益樂受,業是因,對這個果(這個樂的受),有利益。什麼利益?就是幫助它生出來。故約利益,說名順受,因爲這個業有力量使得這個樂的果能夠產生出來,所以從這個利益,能夠使它產生的這一方面的能力來說,叫順受,這是第一個。就是能夠產生這個樂受,或者產生苦受,或者不苦不樂受。

第二個,或復此業,是樂所受,謂樂受是業異熟果故,這個業是樂所受(這個受是領納的意思)。這個業,這個樂的果所領納的,就是這個樂的果,是像那個業的,孩子領納父親的相好,那麼孩子像父親,這個樂的果領納這個業的因素,所以說這個果是領納這個業:順樂受的業產生的樂果,那麼順苦受的業產生苦果。這是領納的意思。或復此業是樂所受,這個業是樂所領納的,這個受不是感受,是領納。謂樂是業異熟果故,這個樂是果,業是因,果領於因,這個果好似孩子,因是父親,這個果是領納這個因的因素,是樂的就領納樂受,苦的就領納苦受。此即所受順能受也這就是業(所受就是業了,所領納的),能領納的是受,所受的業順着能受的受。這是第二個解釋。爲什麼業能夠順所受那個果?這個果是領納那個業的,果領納那個業,從這一個方面來說,這個業是順那個果的。

第三個解釋,或復彼樂,是業所受,這個是感受,不是領納的意思,所以說它的意思看起來是差不多,實際上是另外一個方面來說問題。或復彼樂,是業所受,這個樂的果是業因所感受的,就是因爲這個業因,能感受這個樂果。由此能受樂異熟故,這個業能夠感受樂的異熟果,業是因,能夠感受那個果,因受於果,業就是因,能夠感受那個果,果從因生出來的。此即能受,就是業,順所受,那個果。

這是三重的講法,每一個講法從一個觀點來說。三種講法都可以,都是解釋爲什麼業跟果的體是殊的,不一樣的,而可以說順,從三個方面都可以解釋。那麼這是補充上一次的,今天我們接下去。

前一次我們講到四善容俱作,引同分唯三,諸處造四種,地獄善除現,這個我們上一次講了,講的是頌,長行還沒念。

堅於離染地,異生不造生,聖不造生後,並欲有頂退這是說,不退心的、利根的,他對於那些生業、後業,還有些不造的,有些是不再造的,那麼這個後邊再說。先說四善,他說前面講的業,順現受、順後受、順生受、不定受這個四種,或者說五種,不定裏邊又分時定果不定、果定時不定,五種,或者說八種,這幾種說法裏邊,世親論主認爲四種業的說法最好,所以說論主的評取,說四業家,於理爲善講四業的那些論師們,他的道理比較善,比較好。但於時中,說定不定,釋經所說四業相故在不定業裏邊,就是從時間上說定、不定,果沒有什麼定、不定的。果呢,要麼是時間不定,果也不定,沒有說時間定了,果不定,這個不太善巧,這個不太好。那麼世親菩薩就是說,時間有定不定,果沒有定不定的。果要麼是定,要麼不定,沒有時定果不定,這個話不大好說。那麼這樣子來解釋經裏邊的四業是比較善巧的,這是評論前面的幾個論師的說法,世親菩薩釆取的是四業家。

下邊這四個業是不是同時能作?也可以,容俱作今此四業,容一時作在一個時間,一剎那之間,這四種業都能夠造出來。哪四種業?順現受,現世受的報;順生受,第二世受報;順後受,第三世以後再受報;不定受,不定什麼時候受報。這四種業,可以在一剎那之間,一個人全部造完。但不是每一個人都這樣子,只是,可以容許有這樣子的情況,所以說容俱作。

至於具體的舉例,謂於一時,就在這個時候,自行婬欲,自己犯邪婬;遣使行殺,又派人去殺,就在他邪婬的時候,他那邊正斷命,一個時間,犯兩個;或盜,派人去偷東西,正在那個時候,他也偷了,那麼這是一個時候犯的;或誑,又派人去說謊話、诳語。那麼這四個業,同一個時間成就,業道齊成,同時成就。但是呢,業道裏邊有重有不重,有的是感現法受,最重的,或者,一個是感來生受,或者一個感第三生以後受,或者有一個最輕的,不定受,那麼這樣子就是容許四個業在一個時間全部造完,這是可能的。一時造四,未必皆爾,但是未必每一種業都這樣子做,這只不過是一種可能性,也可以這樣子做,但是未必全部是這樣子。故說容言,所以說頌裏邊加個,是可能有這麼樣子。

下邊,引眾同分,問:幾業能引眾同分耶,眾同分就是人趣是人的眾同分,天是天的眾同分,畜生是畜生的眾同分,每一個眾同分不一樣,這個我們在前面講不相應行講過。那麼他說這四個業裏邊,順現受、順生受、順後受、不定受,哪些業可以引眾同分的?

答:頌言引同分唯三頌回答這個問題,能夠引眾同分的祗有三種業。於四業中,除順現受把順現受的業要除掉,其餘三個業,都能夠引眾同分。爲什麼順現受要除掉呢?現身同分,先業引故順現受的業,這一輩子受報的,但是這一輩子眾同分已經決定了,已經是過去的業所決定,你現在生在人間,就是人的眾同分,不可能你現在造了個業變豬了。過去呢,因果感應錄裏邊也有這樣子的特殊情況,但是極特殊的,一般說眾同分成就了之後,中間不大會改變的,除非命終了以後再投其他的生。就在這一輩子突然之間人變畜生,或者是畜生變人,這個不大會有。所以說順現受業,感眾同分是沒有的。

 

問:何界何趣,能造幾業?答:頌言諸處造四種者,已下句共答此問也。總而言之,諸界諸趣,或善或惡,隨其所應,容造四種。

,另外一個問題,何界何趣,能造幾業這個問題很多,三界裏邊,五趣裏邊,能夠造幾種業?

答:頌言諸處造四種者,已下句共答此問也下邊來回答這個問題,總而言之,諸界也好,三界也好,諸趣也好,五趣也好,或者是善的,或者是惡的,隨其所應根據它的條件,都能造四種業。就在三界裏邊,不論你在哪一趣,不論哪一地,不論你造善業也好,造惡業也好,順現受、順生受、順後受、不定受的業都能造,都可以造出來,就是沒有限制的。

 

地獄善除現者,此下約別論也。於地獄中,四種善業,除順現受,無愛果故,惡容造四。

但是有一個例外,地獄善除現,地獄裏邊順現受業,現世感報的善業沒有。因爲地獄裏邊沒有樂的,善法要感樂報,而地獄裏邊沒有樂果,所以說這一輩子感善的現報的業,在地獄裏邊是沒有的。地獄裏邊只有順後、順生,或者是不定,那麼現世受,不容易,因爲現世地獄裏沒有樂,不能造那個業。

此下約別論也。於地獄中,四種善業,除順現受,無愛果故,惡容造四善業裏邊,順現受的不能,沒有這個業。因爲地獄裏邊,沒有可愛的果,樂的果沒有。但是惡業呢,四種都可以造,就是說地獄裏邊造惡業,現世受報的也會有,那更苦一點了。至於順現受的善業,這一輩子受好報的,地獄裏不可能,地獄裏沒有樂的地方,全部是苦,地獄是純苦,沒有樂的。所以說要在地獄裏簡別,善的順現受業是沒有。

 

堅於雜染地,異生不造生,聖不造生後者,不退性名堅,此通異生及聖也。彼於離染地,若不退異生,不造生業,以不退性離此地染,於第二生必不生故,故無生業,容造餘三。

下邊是那些利根不退的人,他對這四個業的簡別。堅於雜染地,異生不造生,聖不造生後堅,什麼叫堅?不退性,利根,他能夠不退的,這樣子的人叫堅。此通異生及聖也不管是凡夫,或者是聖者,凡是不退的利根都叫堅。那麼這一類的人,他們有特殊性。

彼於離染地,若不退異生,不造生業。以不退性離此地染,於第二生必不生故,故無生業,容造餘三凡夫來說,彼於離欲地,假使他得了初禪,對欲界的煩惱已經離開了,那麼他第二輩子決定不會再生到欲界。(90B)他不退嗎?不退。如果退了,沒有話說,還是會生欲界,他是,不退的,不退的得了初禪,他欲界第二輩子造順生受業的,欲界的業不會有的,因爲他第二輩子決定生初禪天,欲界的煩惱已經離掉,第二輩子不會再生欲界。這是堅的凡夫,利根的凡夫,不退的凡夫,如果他那一個地的煩惱離掉了,那麼他這一個地的第二輩子順生受業,在這個地方第二輩子受的業,就是再來這個地方受報的業不會有。

什麼原因沒有?以不退性,離此地染,於第二生必不生故,因爲他既然不退,他這一個地方的煩惱已經除掉,第二生不會生在這裏來了。假使欲界的煩惱除掉,第二生決定生色界,不會生欲界。那麼順生受業,就不會造,故無生業,所以說順生受業是沒有的。

容造餘三,但是其它的三個業,順後受、順現受、不定受,可以有。他這一輩子離開欲界的煩惱,生色界,但是到了色界,他退了,色界的福報享完,那第三生到欲界來是可能的(第二生是不會來的),那麼順後受業是可以有。順現受,這一輩當下受的報,也可以有。那麼不定受,當然更容易了。這是凡夫。

 

不退聖人,於離染地,不造生後,以不退性,必無還生下諸地故,故無生後,容造餘二。

不退的聖者,於離染地,不造生後,以不退性,必無還生下諸地故,故無生後,容造餘二,聖者,假使他這個地的煩惱離掉了,假使是不還果,不還果對欲界的煩惱已經離掉,他欲界的第二輩子的業不會造了,後業也不會造了,他從此不來了,不但是第二生是不來,第三、第四、第五生,永遠不來了,所以說順生受業、順後受業都不會造了。如果要造的話,他還得來嘛,他既然不來,這些業都沒有。離欲地,那麼阿羅漢對三界也不來,不會再造這些業。

以不退性,因爲他不退,必無還生下諸地故,他離開了下地,下地永遠不來,他是不退,如果退的,當然可能再生起,既然不退的,那下地已經離掉。凡夫是第三生可能下來,聖者是永遠不來。故無生後所以順生受業、順後受業是沒有了。容造餘二,順現受可能有的。這一輩子受報的業會有;那麼不定受,那更容易受了。不定受,可以受,可以不受,時間也不一定,它可以在現世受,也可以根本就不受。聖者是如此。

 

並欲有頂退者,離欲聖人,及有頂聖,雖有退墮,而亦不造欲界、有頂生後二業,同前不退聖故,頌致并言。夫從離欲、有頂退者,必是退果。諸退果者,必不命終,還修得果,故於離染地,永更不生,故無生後業也。

並欲有頂退,欲、有頂退,這是兩個人,一個是離欲,一個是離有頂的欲。離欲的聖者,不還果,欲界的煩惱除掉了,欲界再不來了,這是不還果。有頂天,就是三界的頂(非想非非想的天),他這個煩惱已經斷掉,成阿羅漢果,三界不來了。離欲聖人,就是不還果,離開欲界的聖者,及有頂聖,離開有頂煩惱的聖者,那是阿羅漢果。雖有退墮,而亦不造欲界、有頂生後二業,同前不退聖故我們前面說的,在某些部派裏邊,認爲第三果、第四果是會退的,那麼即使他們退,也不會造欲界的或者有頂的順生受業、順後受業。對不還果來說,即使他退,欲界的順生業、順後業不會有的,因爲他欲界畢竟不來了,退了之後,馬上就還是恢復的,沒有命終就恢復的。阿羅漢果一樣,三界的,有頂的煩惱除掉了,第二輩子、第三輩子再生到有頂天的那些業,也不會有的。同前不退聖故跟前面的不退的聖者一樣,順生受業、順後受業不會再有。這個字,並這個字。

夫從離欲、有頂退者,必是退果從欲界離了欲之後,三果,或者從有頂離了那些煩惱之後,四果,他們雖然會退,這個退是退的果。諸退果者,必不命終,還修得果,故於離染地,永更不生,故無生後業也退果的,前面我們講過,他決定在沒有死之前(命終之前),會還復他的果的;不會退了之後,死掉了,又流轉生死,不會的。他縱然是偶爾退一下,不久還是要恢復他的果位,在沒有命終之前會恢復的,所以說第二輩子、第三輩子受的業是不會有的,他決定不會再生了。不還果,先就是說不退的,當然是欲界不來了,順生受、順後受的業沒有;即使要退的,他也是沒有命終之前還是要恢復的,那麼他順生受業、順後受業也不會有。阿羅漢果也一樣,先就是不退的利根,固然是三界的有頂的業不再生,假使要退的,在沒有命終之前,還是會恢復他的果位,那麼在有頂天的或者三界的順生受業、順後受業也不會有,因爲果在沒有命終之前,雖然退了,還是很快會恢復。那麼再流轉,或者再到欲界,不可能的。

這是講凡夫的不退的情況,跟聖人利根、鈍根的不退的情況,都講過了。

 

   丙三  明中有造業

從此第三,明中有造業。論云:住中有位,亦造業耶?亦有。云何?頌曰:

欲中有能造  二十二種業  皆順現受攝  類同分一故

在中有的時候,能不能造業?也能造。論云:住中有位,亦造業耶,我們說在五趣、六道造業,這是大家公認的,那麼在中有的時候,可不可能造業呢?亦有,這是回答的話,也能造。云何,怎麼造呢?

頌曰:欲中有能造,二十二種業欲界的中有,他能夠造二十二種的業,那很多啊。皆順現受攝,但都是順現受的,在四種業裏邊都屬於第一種,順現受。類同分一故爲什麼順現受?類同分是一,這是回答爲什麼只有順現受業,下邊廣講。

 

釋曰:於欲界中,住中有位,容有能造二十二業。謂中有位、胎內五位、胎外五位,中有能造此十一位定不定業,故名二十二。皆順現受攝,類同分一故者,中有所造十一種定業,皆順現受攝。以中有身,與生有十位,一類同分,無差別故。此一同分,同一業引,故類無別。由類無別,故此定業,皆順現攝。

釋曰:於欲界中,住中有位,容有能造二十二業在欲界裏邊,在中有的時候,他可能造二十二種的業。

哪二十二種呢?謂中有位,胎內五位,胎外五位,中有能造此十一位,中有能造的業,它感的果,或者是中有裏邊受,或者是胎裏邊五個位的時候受,就是羯羅藍、阿部曇、閉尸到缽羅奢佉,胎內五位裏邊受;或者胎外五位,嬰孩、童子、少年、壯年,乃至老年。這兩個五,一個中有,十一個了。所以中有在十一位裏邊都可以造業。但是每一位有定業、不定業,加起來就是二十二種業。

但是這個業都是順現受,四種業裏邊,都是順現法受的業,什麼原因?類同分一故,類同分跟眾同分意思差不多,但是有不同。類同分,就是中有跟它是同一個類,假使說眾同分,中有跟那個就不同類了。假使生人的中有,人是胎生,中有是化生,不一樣;人是五趣的人趣,中有沒有趣,這也不一樣,所以說眾同分不一樣。但是類同分一樣,生到人間的中有跟人,類同分是一個,同一類的。那麼中有要投人生的,他是跟人類是同一個類的,既然同一類的,那麼它造的業,就在做人的時候要受了,那就是順現受業了。中有所造十一種定業,中有所造二十二業裏邊,十一種是定的,還有十一種不定業。

那麼從定業來說,決定是順現受,爲什麼?以中有身與生有十位,一類同分,無差別故,此一同分,同一業引,故類無別,這是解釋什麼叫類同分。中有的生跟生有,在胎裏邊五個部位、胎外五個部位,一共十個位,他是同一類的,沒有差別。此一同分,同一業引,不管是中有也好,生有也好,同是一個因引的,它引業是相同的。故類無別,所以種類沒有別。我們講過,投人的中有,它的形狀已經是人的樣子了,所以說,上次我們提到那個問題,超度所看到的前輩子的樣子,在昂旺堪布說,這是不可靠的。中有,已經是第二生的樣子,不能再顯過去的樣子了。跟他投生的那個是同分,一類的,沒有差別的。

由類無別,故此定業,皆順現攝因爲它是同一個類別的,那麼既然它這個業決定要受的,都是順現受。

 

又此中有,由與生有同業引故,故不說有順中有受業。此即是彼順生順後順不定業所引生故。

又此中有,由與生有同業引故,故不說有順中有受業這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我們先把第一個問題再明確一下,中有身跟生有,它是類同分,是同一類的。那麼在中有裏邊,假使要造定業,決定是在現世受。因爲他投生以後跟他是相同的了,決定就在這個時候受。爲什麼?他是中有,跟生有同一類別,它是同樣的類,要麼不造定業,要造定業,決定是這一輩子要受的。另外是中有與生有,因爲它的引業是相同的,所以不要說順中有受業了,因爲順中有受業,就是順現受業,順生受業一樣的,它根據它要投生的方面來說,就可以了,中有跟它要投生的那一類是同樣的,所以沒有另外一個順中有受業的,它這個中有,投人身的就是人的那個業,引到人同分的業,生畜生的,就是引到畜生同分的業,中有跟它是相同的,跟生有一同的,不必再說一個順中有受業,不需要。

此即是彼順生、順後、順不定業所引生故中有業,跟它的投生的業是相同的。這個業,假使他是下一輩子受的,那麼就順生受業,後輩子受的,順後受業,不定什麼時候受的,是順不定業。根據它投生哪一個地方,中有的業一樣的,沒有順中有受業,不需要有。

那麼下邊是容易點了,前面都是理論性的,下邊是比較具體的東西。

 

   丙四  明定業相

從此第四,明定業相。論云:諸定受業,其相云何?頌曰:

由重惑淨心  及是恒所造  於功德田起  害父母業定

明定業相造什麼業決定感果的?業有定不定,那麼哪一些業決定是感果的?就是定業,一般說定業不可轉了,定業是很難轉動它的。那麼,造什麼業是要決定感果的?那就是比較重的業。

從此第四,明定業相定業有什麼特徵?論云:諸定受業,其相云何決定要感果的業(就是定業),它是屬於哪一類的?怎麼樣子決定感果的?

頌曰:由重惑淨心,及是恆所造,於功德田起,害父母業定這要分四大類,這几類的業決定是受果的,就是定業。一是重惑淨心,發心,極重的煩惱,或者是極清淨的善心,發心重,感的果決定受。第二個,恆所造,雖然不是很重的煩惱,但是經常做的,天天如此的。假使吸煙,天天吸、天天吸,雖然不是大壞事,但是這個決定感果,因爲它是習慣勢力了。習慣勢力最可怕,這個裏邊就這麼說,習慣勢力能夠造成一個決定感果的決定性,恆所造。第三是功德田起,雖然不是重的煩惱或者淨心,或者也不是恆所造,但是對方是大功德田,三寶,或者得了殊勝的果位的,那麼這些地方造的業,善的也好,惡的也好,決定要受,這是定業,不能轉。最後,害父母業定,父母身邊,你起的損害的心,或者起損害的事業,不管你輕的、重的,決定受。所以說,很多人不理解這個因果問題,對父母不重視。對父母不重視,決定感報,這是肯定的,這個佛經裏有依據,我們《俱舍論》就有依據嘛。所以有的人,自以爲自己很對,說父母好像是不懂,看不起他,甚至於輕視他、反對他,甚至於吵鬧、打架也有的。那麼這樣子的話,決定感果。

現實的例子,我在上海的一個鄰居,他小的時候,他是個木匠,一個體力勞動者。聽說他小的時候脾氣很大跟他的父親吵架,拿鐵棍子打他父親。後來他年紀不太大,四十幾歲,害肝炎病,病休在家裏。他的孩子長大了,十幾歲,孩子跟他吵架的時候,也打他了。他說:你怎麼打父親啊?他兒子說:你自己不是打父親的嗎?這個小孩子的時候,看到他打他祖父,現在他也打他了,他說你自己也打的嘛,這個就是現報。我們說不要看輕了這個事情,果報很嚴重的。


釋曰:諸定業相,略由四因。一、由重惑及重淨心,謂重煩惱,或重善心,所造業也。二、及是恒所造,雖不重心造,但恒所造也。三、於功德田起,謂佛法僧,或得勝果者,謂預流無學,或得勝定者,謂慈定、滅定,於此田所,雖無重惑,及重淨心,亦非常行,以田勝故,必定受業。第四、於父母所,隨輕重心,行損害事,業果必定。此上四因,皆定業攝。

釋曰:諸定業相,略由四因決定感果的業,它的因相大概說有四種。

一,由重惑及重淨心,極重的煩惱或者極大的善心,這個所造的業決定感果,這是發心的問題,發心厲害、猛利,是决定感果的一個因素。

第二,及是恆所造,雖然這個發心不重,但是經常做的事情。經常做的事情,決定感果,習慣性。習慣於偷的,有的人,我們就聽人家說,有些小孩了,家裏並不窮,但是他小時候偷慣了,他就是看到有機會可乘就要偷,家裏並不需要他偷東西,家裏生活都很好,但是偷的習慣成功了,那麼這就是習慣勢力了。那這樣子,習慣性做的事情,決定要受報。那麼我們現在想一想,我們出了家的人,每天禮佛,每天誦經,如果你天天如此的話,決定感報。如果你把這個當個負擔,儘想逃避,禮佛偷懶,馬馬虎虎,那麼你這個報就得不到了,不是恆所做了,就得不到報。所以說我們出了家都希望證果證道,證果證道,你連每天課誦都不能堅持的話,還談得上什麼證果證道呢?這個最起碼的果報都得不到了。恆所做,所以說經常做,每天你不管這個經念得怎麼樣,你每天到這個時候必定念的話,決定感果報,恆所做。

第三,於功德田起,功德田,對方是極大功德田的人。謂佛法僧,三寶面前培的福,造的罪決定感报。另外一種,得勝果,謂預流無學,或得勝定者,預流果、無學果。爲什麼二果、三果不說,單說預流果呢?我們說預流果有個特徵,一切見所斷的煩惱,八十八使全部斷完,這是把見所斷的煩惱斷完了,這是功德很大。那麼阿羅漢,把三界的九九八十一品修惑斷完了,這兩個果位,功德是特別殊勝。二果、三果,他見的煩惱已經斷過了,在預流果已經斷掉了,修的煩惱沒有斷完,二果只是斷了欲界的六品,三果斷了三界的欲界,還有色界、無色界沒有斷,這是修的煩惱了,所以他們沒有擺進去,特別強調初果跟四果。還有得勝定,殊勝的定,慈定,慈心定,滅定,滅盡定。於得了這些定的人,或者是三寶,或者是預流果,或者是阿羅漢果,他們面前造的罪,或者造的功德,雖然不是極重的煩惱心,或者不是極大的清淨心,也不是經常做,但是他們福田殊勝,決定受報。

所以說到寺廟裏來,一點頭一稽首,乃至一聲南無佛,將來決定成佛,也是這個原因,這個果報是決定有的。在三寶面前,得殊勝果位的、得殊勝定的人面前,要好好地尊重、培福,不要造罪。那麼我們說我們看不出來啊,看不出來的話,那你對一切人都不要造罪好了,你當他是無學,當他是得了殊勝定的人看,那你不造罪了。如果你把一切人都漫不經心的,即使他是聖者,你在他面前,……。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過的,發了菩提心的菩薩,你在他面前造的罪,重得不得了。那麼他發了菩提心,臉上並不寫出來的,我是發菩提心的,你又看不出來的,你要是對一般的人經常地起煩惱心,漫不經心的,誹謗等等造罪的話,碰到那些對象的話,你罪就洗不清了。所以說,一般地說,要自己對煩惱儘量地收斂,照鏡子照自己,不要照人家,那麼這樣子,把每一個眾生都當聖者的看,或者當佛的看,當父母的看,你就不會造罪了。如果你把他都當凡夫的看,那你碰巧他是發菩提心的,或者是菩薩化現的,那你這個罪就不可說了,所以說這些經常要注意,提高警惕。

第四,於父母所隨輕重心,行損害事,業果必定,在父母面前,不管你是極重的煩惱也好,輕的煩惱也好,損害,對父母不利的事情做了,甚至於跟他違抗或者對罵,甚至於打,那好了,這個業報決定要受,業果必定。那麼反過來說,這裏是損害了,如果說在父母面前極孝順的心去承事,對待父母,那你果報也是極大。但是這裏沒有說善的一方面,單是惡的,因爲父母本身是大恩田,應當去孝順的,這是應當的,所以說這樣子做,本分。而你反過來,以輕重的心做損害,那個你罪太大了,恩田裏邊你去損害了,那個果報就特別重,定業不能轉的。

這是說,在這四種情況之下,造的業決定要受,那麼下邊,在哪一些地方造的罪,這一輩子馬上現世受報的,這裏也給你講了。

 

   丙五   明現法果業

從此第五,明現法果業。頌曰:

由田意殊勝  及定招異熟  得永離地業  定招現法果

從此第五,明現法果業,現一輩子馬上受果的,那是現報了,什麼業將來招現報的?

頌曰:由田意殊勝,及定招異熟。得永離地業,定招現法果在這些條件之下,要招現世的報的。那麼在哪些呢?下邊就給你打開說。


釋曰:由田意殊勝者,一由田勝,二由意勝。由田勝者,聞有苾芻,在僧眾中,作女人語,便變爲女。由意勝者,聞有黃門,救脫於牛,黃門事故,轉爲丈夫。此等傳聞,其類非一。

釋曰:由田意殊勝者一個是由田殊勝,一個是意殊勝。

什麼田?田殊勝,在福田,他這裏舉兩個喻。他說,曾經有這麼一回事,一個苾芻,在僧眾中,作女人語,便變爲女,他在僧寶的面前,僧寶是大福田,佛法僧前面講過的,在僧寶面前,你造的罪,他還不是造罪了,就是開玩笑,在僧眾面前,學女人說話,馬上就變女人了。那就是說,你在僧寶的大福田面前,你做了一點罪的話,現報,這一輩子就受。

我們以前也講過一個,大家可能還記得,有一個苾芻他看到阿羅漢在洗澡,阿羅漢長得很好,皮膚很細,他起了一念的煩惱心,當下變女人,成了個苾芻尼了,僧團裏不能住了。成了女人之後,人家就問佛了:他這個苾芻成女人了,怎麼辦呢?佛說送到苾芻尼僧團去,他的戒體還在,但是僧團裏邊不能容納。

所以在僧團裏邊,很多人不知道,你在僧團裏邊培福,得的果報也極大,反過來在僧團裏邊偷懶、不想幹、享受,人家辛苦、你享受,那麼你失的福也很大,所以很多人住不住,這也是一個原因。我們說,以前我們就有一個人,這個人名字就不要說了。他很懶,什麼事情都不想幹的。結果他第一次,他外邊去攀緣了,要錢了,我們想遷他單的,看他苦惱,後來就沒有遷他單。畢竟他後來住不住,自己來不及就跑掉了,好像哪個追他一樣的。我看那個樣子,跑的那個樣子,背包飄起,那個走得來急急忙忙的,自己住不住了,沒有辦法,福報沒有了。僧團裏邊不培福的話,就是自己會住不住,這是自己的果報,現輩子受的。

第二種,由意勝,他發心殊勝,發心好的或極壞的,也會感現報。這個也舉個例,聞有黃門,救脫於牛黃門事故,轉爲丈夫,有一個黃門,他救了牛,救牛黃門事,他後來轉了丈夫了。這是怎麼回事呢?以前有個國王,因爲鄰國打仗了,他要到邊境去打仗去了,那麼宮殿的事情,他就委托他的弟弟,委托他在國內掌管那些事情。不過臨走的時候,國王上路的時候,他的弟弟也送他一個金盒子,一個小盒子,他說你這個東西你拿着,以後等需要的時候再打開。那麼國王也就沒當一回事了,以爲送他一個禮了,就拿走了。結果呢,國王在外邊打仗了,打了很久,他的弟弟很盡心來治理好他的國家。但是有一些奸臣,因爲他弟弟是很公正,他們的一些壞的事情不得逞,就起念頭謀害他。等國王回來之後,他們在國王面前說那些閑話。他說國王你走了時間很久,你弟弟很不規矩,在王妃面前做了很多壞事。這個國王就大發脾氣了:這個弟弟太不行了,我委托你,相信你了,國家的事情全部委托你幹的。結果他的弟弟來了之後,對國王說,國王你現在暫時不要發脾氣,我以前送你一個金盒子,你現在打開來看一看。國王就莫名其妙了,他說金盒子在,那打開一看。打開一看,是一個男根。他弟弟說,我早預料到這些事情的,所以在你走的時候,他自己把男根割下來了,擺在盒子裏送給你,就保證他不會做壞事。那麼這樣子,國王大受感動。他說這個弟弟,既然幫了他國王治理國家,又受了冤枉了,同時把自己身體也搞殘廢了,那就對他特別優待,宮殿裏邊隨他進出,很自由,沒有拘束。

91A)那麼這樣子過了一段時間,國王的弟弟,有一天看到路上一個人趕了一大群牛在路上走,这個牛好像很垂頭喪氣的樣子。他就問那個趕牛的人了,他說:你這個牛幹什麼去的?那個趕牛的說騸牛去的,就是去根了,把牛根去掉好做事情了。因爲牛、馬,它們有根在的時候發起性來它不聽話的。那麼這個國王弟弟一想,這個騸掉,男根去掉是很痛苦的事情,他自己也受了這個痛苦,那麼多牛,也要受這個苦,起極大悲心。他說你這個牛好多錢?我給你買下,你不要去騸了。他就把錢給了他之後,他反正有的是錢了,他國王弟弟麼,國王又對他很優待了,就把全部那些牛買下,放掉了。因爲這個事情,發的心好,雖然是牛啊,他因爲感到自己痛苦,把牛的痛苦也當成自己痛苦看,把它們解放了。結果這個現報,感報,感了報之後,他男根又生起來了。生起之後,他自己感到有危險性了,國王本來是允許他內宮裏邊隨便進出,他不去了。國王就奇怪,他說你怎麼現在不進去了呢?他就把這個事情講了,國王很感動。

此等傳聞,其類非一這就是說現報,就是說你發心殊勝,也會感現報。一個是田殊勝,感現報。一個是好的報,一個是壞報。這兩個一正一反的喻,就是警惕我們,在殊勝福田,固然要培福,就是對畜生,你起殊勝的心,救護的心,也會感現報,所以說不要輕視畜生,輕視那些不是福田,只要你自己發心殊勝,同樣能感大的報。

所以以前有人問我了,到底供養的對象是殊勝的好呢,還是發心的好,這個果報到底怎麼決定?都有因素,對象是殊勝的,當然你感報也大,自己發心殊勝的,感的報也大,這幾種因果是交叉的,有好幾個因素配合起來,才決定你最後受的報是哪些。

那麼這裏就講了兩個,一個是田殊勝,一個是發心殊勝,都能感現報。現報是定業裏邊更大的報。定業是決定受報,但是可能現生,可能是來生了。而現生的報是定業當中,當下、現辈就報的,所謂現世報了,這是特別強的業,當生就受的。那麼就是發心殊勝,也能得現報。

 

得永離地業,定招現法果者,此顯報定時不定業,謂阿羅漢人、不還,隨在何地離此地染,名得永離地業。此永離地業,聖未離染時,於此地中,造善惡業,及離染位,所修善業。此等諸業,於異熟定、時不定者,此業必能招現法果,謂於此地,更不受生,故招現果。若於此地,有生後定業,彼必定無永離染義,必於生後,受異熟果。若於異熟及時俱不定者,由永離染故,更不受異熟。

另外,得永離地業,定招現法果者,這就是另外一種情況,他說阿羅漢果,還有不還果,一樣的。

隨在何地離此地染,名得永離地業什麼叫永離地業?就是說阿羅漢果,他對三界的煩惱永遠離掉了,這個業,他造的這個因素已經有了,以後再也不來三界受生了。同樣的,不還果在欲界的煩惱永遠離掉了,欲界地的染污永遠離掉了,永離地業,他是永離欲界地,一個是永離三界地,都是叫永離地業。

聖未離染時,於此地中造善惡業,及離染位所修善業。此等諸業,於異熟定時不定者,此業必能招現法果就是說這些聖者,假使說阿羅漢,他本來在三界造的業,造的善的、惡的業,他到證了阿羅漢果,他三界不來了,那麼這裏造的業,假使是不定的,那麼就是不受了。假使是決定要受的,而時間不定的,那麼現在受,現在把這個業決定要受掉。你不受掉,你跑掉了,再也不來了,怎麼受?沒有辦法,不能受了,那就是趕快現在要受掉。所以說真正證阿羅漢果,後邊要講,證阿羅漢果,證不還果的時候,還沒有證果的時候,那些已經在這個地方,該受的果都要來找你,你受了之後才能證果。如果你不受那個果報的話,證不了果的,這些果報你不受,這個果證不了的。

所以說爲什麼我們以前的安世高法師,他要跑到中國來三次,開頭兩次都是還報來的,這些報如果不受掉的話,後邊證果就證不到了,所以說他自己自覺的跑來偿報,這個報偿掉了,以後就再修行的話,果位才能上去。假使你得了永離地業的話,你還有那些果報,你假使果是決定要受的,那麼你就現世要受,因爲你這一世不受的話,你以後沒有機會受了,還要找到你;怨家一樣的,你要出國了,非找你不可,把你錢還了再說。

得了不還果的,他欲界以後不來了,那麼欲界的業,不定受的就不受了,假使一定要受的話,這一輩子一定要受完,不受完的話,出不了欲界。那同樣,阿羅漢果一樣,你假使這個果報決定要受的,還沒有受,你現在證了阿羅漢果,你下一輩三界再不來,這個果沒有辦法受了,(所以)這輩子要受。所以說很多阿羅漢,在佛在世的時候,很多弟子都受到果報。人家說:唉,怎麼阿羅漢還受報?這是決定的嘛,以前造的業,你想賴掉了?定業,這一輩子就要受的,受了他以後再也不來了,還是便宜的。他以後不來了,以後再也不受了,永遠不受了,現在(把)以前剩下的債還了就算了,成了阿羅漢果,還債也不在乎了。在得了永離地業的人,或者離了欲界,或者離了三界,這樣的人,那麼他假使還沒有離染的時候,就是還沒有成聖者的時候,所造的善惡業,這些善惡業,假使時間是不定的,而果報決定要受的,那麼就在現在受,也是現受。

謂於此地,更不受生,故招現果。若於此地,有生後定業,彼必定無永離染義,必於生後受異熟果因爲他這一個地方再也不來受生了,所以說決定要招現果,現世要受。假使這個地方,你說以後還要來的,有順生受業、順後受業的,那麼你這一輩子,決定不會證離欲的果,決定證不到。因爲你以後還要來的,你怎麼能夠離開了,就不來呢?所以這個業還在的話,果是不會證到的。必於生後,假使你順生受業、順後受業的話,你來,你這一輩子過了,決定還要受報的,那麼你證離染地,就是證不還果、證阿羅漢果,不可能證的。要這些業償清了,沒有了,才能證果。

若於異熟及時俱不定者,由永離染故,更不受異熟假使這個果報,以前造的報,異熟也不定,受不受不一定,時間什麼時候也不定,那麼這個果可以不受,證了阿羅漢果,或者不還果,他就這些果不受了。不還果,欲界一些果報,時間、果報都不定的,他可以不受了。證阿羅漢果的,三界裏邊造的業,時間也不定、果報受不受也不一定的不定業,也可以不受。那麼假使決定要受的話,決定是現世受,現法受。

那麼這裏節就是講的,什麼業決定現世要受報的,講了幾種。再下邊更厲害,一個是決定要受,第二是現世受,還有一個當下就受。

 

   丙六  明業即受

從此第六,明業即受。論云:何田起業,定即受耶?頌曰:

於佛上首僧  及滅定無諍  慈見修道出  損益業即受

從此第六,明業即受明這個業馬上就受報的。論云:何田起業,定即受耶在什麼福田之前造的業決定是馬上要,很快受報的?

頌曰:於佛上首僧,及滅定無諍,慈見修道出,損益業即受有五種情況之下造的業,損(壞事)、益(做的善業),那馬上很快就受報的。哪些呢?就是佛上首僧,以佛爲上首的僧團,滅盡定出來的人,無諍定出來,出定的人,慈心定(就是慈悲心)出定的人,見道出來的人,跟修道(修道就是阿羅漢果,把三界的修惑都斷完的,見道就是把八十八使見惑都斷完的),這些從定出來的人,你如果在他們身上培福也好,造罪也好,馬上很快就受報,這些業是更重的業。


釋曰:於佛上首僧者,佛於僧中最爲上首,名上首僧。佛雖非聲聞僧,而是聖僧攝也。

釋曰:於佛上首僧者佛在僧團裏邊是上首,叫上首僧。我們說,佛雖然不是聲聞僧,而是聖僧攝,佛也屬於僧。所以說《阿含經》裏邊有,佛在僧中,佛也是僧團裏邊的一員,但是是上首,僧團裏最高的一位。所以說,我們不要看到佛好像是跟僧絕然不是一個,佛也是屬於僧團之一。所以三寶不能絕然分開的了。佛法僧,佛法僧,好像是佛寶、僧寶……。當然了,我們從佛寶強調一下,佛是佛,僧是僧,但是佛也可以攝在僧中。有部的說法,三寶都攝在法裏邊,佛就是成佛的無學法,僧就是成學、無學的那些無漏法,都是法,那麼三寶本來是通的。所以以佛爲上首的僧,你如果在他面前造了罪,或者培了福,馬上受報。

佛面前受報的,我們知道提婆達多了。提婆達多他要害佛,幾次害不成,最後他自己已經要受報了,快要死了,但是他臨死,人家說死了之後,心要善心,人之將終,其心也善,都是善心了;但是不,他提婆達多從頭到尾都是罪,都是煩惱,他臨終的時候,還念念不忘要害佛,他就托人帶信,在佛面前說,他是他的堂兄弟了,他說他要死了,請佛慈悲來看看他。一面托人去請佛來,一面自己把他的——因爲害病了,他的指甲很長,指甲尖尖的,很長——他把十個指甲裏邊,都沾滿了極毒的水,毒的藥水了,一碰到皮,皮一破,進入血液,就馬上會死的。他把這樣子的指甲藥水搞好之後,等佛來了。他故意裝作親近,去抓佛,想把他皮抓破,把毒放進去,他自己死了,把佛也害死。哪知道佛是害不死的。他看到佛來了,他坐起來,想去抓佛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生陷地獄,地就裂開,裏邊火焰噴出來,他當下下去。現報,而且很快的報,還沒有碰到佛的身,他已經下地獄了。

 

及滅定無諍者,此下有五:一、從滅定出,謂此定中,得心寂靜,以無心故,極似涅槃故,初出此定,是勝上依身。二、從無諍定出,謂此定中,止他煩惱,謂緣無量有情爲境故,初出此定,無量勝功德,薫身相續轉。慈見修道出者,三、從慈定出,謂此定中,緣無量有情爲境,增上安樂意樂隨逐故,初出此定,無量勝功德,薫身相續轉。四、從見道出,謂此見道,永斷見惑故,初出定時,淨身續起。五、從修道出,謂此道中,永斷修惑,得阿羅漢,故出此道時,淨身相續起。此上五種,取初出定,名功德田,若行損益,其業即受。

及滅定無諍,滅盡定,無諍定。滅盡定,我們見過面,無諍定下邊要說。於佛上首僧,這個裏邊造的罪、培的福,當下受,我們說造罪是當下受,培福也是當下受,那就翻過來,很明確,損益業即受,損的、益的業當下就受。此下有五,另外還有五種人。

第一,從滅盡定起來的,從滅盡定才出定的人。謂此定中,得心寂靜,以無心故,極似涅槃故,初出此定,是勝上依身,滅盡定,我們前面講過,他的心寂靜,心都沒有了,寂靜得不得了,跟涅槃很相似。所以說,涅槃是殊勝的最高的一個境界,它跟涅槃相近,那麼才出這個定的人,他的身是殊勝的依,殊勝的定的依,他這個殊勝定的氣氛還在,所以在這個人的身上,培福也好、損害也好,造的業很快、馬上受報。這是滅盡定的一種。

第二,無諍定。無諍定,我們後面要講,《金剛經》裏也有,佛說我得無諍三昧,就是他沒有煩惱,什麼諍的事情都不會起了。那麼這樣子的人,從這個無諍定出來的人,謂此定中,止他煩惱,謂緣無量有情爲境故,對一切有情不起煩惱,他的煩惱都沒有了。我們說對一般人,對某些人,他是親的也起煩惱,起貪的煩惱;對怨的,起瞋的煩惱;對不親不怨的,起癡的煩惱,反正都是起煩惱的。他現在修這個定,對無量無邊眾生都不起煩惱,也能制止他的煩惱。這樣子,這樣的人的功德,才出這個定的人,無量勝功德,薫身相續,才從定出來,等於說從薫了香的那個房間裏才出來,那身上帶着香氣,他定的功德身上還很濃厚的。這個人出定的時候,在他面前培福也好,損害也好,馬上受報。

第三,慈心定,從慈心定出來的人,修慈悲觀,無量無邊有情都起慈心。謂此定中,緣無量有情爲境,在這個定中緣無量的有情。這樣,增上安樂意樂隨逐故,就是使一切眾生,使他得最殊勝的安樂,這樣子,這個定裏邊才出定的人,這種增上的意樂在他身上轉,氣氛還沒有散掉,初出此定,無量的殊勝的功德增上,相續而轉,那麼在他身上損益,做損的、做利益的業,都要馬上受報。

第四,從見道出。前面我們講過,爲什麼三果、二果不說,說初果、四果呢?謂此見道,永斷見惑,見道裏邊把見所斷的煩惱八十八使斷完,這個功德很大,一下子斷完,從此見道的煩惱不會起來。故初出定時,淨身續起,在初出定人的身上,帶了那個淨身的氣氛,所以在他身上造罪、培福,馬上受報。

第五,從修道出,修道所斷的煩惱,謂此道中,永斷修惑得阿羅漢,故出此道時,淨身相續起,阿羅漢修道所斷的煩惱全部斷完,九九八十一品,那麼這個功德也極殊勝。從這個定裏邊出來的阿羅漢,在他身上培福、損害,這個業也是馬上就受報。

此上五種,取初出定,名功德田。若行損益,其業即受這五種,他在才出定的時候,定中的氣氛還在,沒有失掉,還在相續而轉的。那麼這樣人的功德田,你去行損害也好,利益也好,這個業當下就受。那就是簡別他已經出了定很久,就沒有那麼厲害了;才出定的時候,你去造業,那是馬上受報。

這三層,第一個是定業,第二個是現法受業,第三個是當下受的業,這三個,一層重於一層。下邊是第五種。

 

   乙五   明身心受

   丙一   明二受

從此第五,明二受。就中:一、明二受,二、明心狂等。今即是初明二受,論云:頗有唯招心受異熟,或招身受非心受耶?亦有。云何?頌曰

諸善無尋業  許唯感心受  惡唯感身受  是感受業異


明二受什麼叫二受?就中:一、明二受就是心受、身受,二、明心狂等先說第一個,二受,論云:頗有唯招心受異熟,或招身受非心受耶?亦有回答:有的。他的問題是什麼呢?異熟報,我們說有身受的、有心受的,有沒有一種異熟報,單是心裏受,沒有身上受的,或者有一種異熟報,單是身受的,沒有心受的,有沒有的?那就是一些智慧的問題,也是阿毘達磨的問題。那麼說,亦有,也有。這回答是有。怎麼回事呢?哪一些呢?

頌曰:諸善無尋業,許唯感心受。惡唯感身受,是感受業異這個如果以前的法學得好的,自己也回答得出來。那麼如果你記不住,你看了這個話,應當自己會懂,如果看了這個話還不懂,那你以前就沒學好。

 

釋曰:諸善無尋業者,謂從中定已上,乃至有頂善,此名無尋業。唯感心受,身受必與尋伺俱生,故無尋業,不感身受。

諸善無尋業,善業沒有尋的。什麼叫尋呢?尋伺,粗的叫尋,細的叫伺。無尋業就是簡別有尋有伺,就是包含無尋唯伺或者無尋無伺,所以說中定以上乃至有頂,中定是無尋唯伺,二禪以上都是無尋無伺,這些善業,只有心受。這個道理很簡單。身受,五識唯尋伺,五識要起,決定跟尋伺相應。現在沒有尋伺了,沒有尋了,那麼五識不起。五識不起是心受,意識了,意識決定是心受的,所以說沒有尋的業,善的、沒有尋(惡不會有,惡都是有尋有伺的),那麼善的業裏邊,沒有尋的,就是細的了,那麼都是有心受。因爲前五識都是尋伺,所以感的報決定是在心裏受的,這是第一種,唯心受的。

 

惡唯感身受者,惡唯招苦,苦在五識,故招身受。心俱苦受,決定名憂,憂非異熟,故惡不感心受異熟。

唯身受的。惡唯感身受,惡唯招苦,造的惡業,感的果報是苦報。這個苦,我們說身的苦叫苦,心的苦叫憂,這個苦是五識,身受的,所以感身受。

心俱苦受,決定名憂凡是惡業,只招苦報的惡業,決定是身受,因爲假使心受的話,感憂才叫心受。

既然憂非異熟,這個前面五類分別門有,憂不是異熟果,那麼感的心受就不會有,那麼決定是身受,苦是身受的。故惡不感心受異熟,所以說這個惡業不感心受異熟。心受的異熟是憂,憂不是異熟果,所以說,這個惡業不感心憂的果,而決定感苦果。苦是身受的,在眼耳鼻舌身這五個識受的,這五個識都是身受,所以說惡業決定是身受;而善業裏邊,無尋業決定是心受。

這個就是說,在那麼多業裏邊,去簡別這兩種。那麼這兩種,如果你前面學好的話,自己揀得出來;如果你前面學得不好的話,看了這句話,應當馬上就回憶起來;如果你看了這個話還莫名其妙的話,那你好好把前面再學一下,在界品裏邊,講了很多的分別,都是要用的,這個就是用的時候了。

 

   丙二   明心狂等

從此第二,明心狂等。論云:有情心狂,何識因處?頌曰:

心狂唯意識  由業異熟生  及怖害違憂  除北洲在欲


再下邊一段,,這個我們說,精神病,狂亂,也有因素的。爲什麼某些人,他心狂,就是過去有因的,或者是現在的因,這裏他也分析了一下。

從此第二,明心狂等心狂,還有,等其它的事情,就是聖者有沒有的問題。論云:有情心狂,何識因處有情心狂亂,他是屬於哪一識?什麼原因?什麼地方有?何識、因、處,幾個問題。

頌曰:心狂唯意識解決第一個問題,心狂只屬於意識的,前五識沒有這個事情,所以說狂亂決定是第六意識的事情。由業異熟生他爲什麼要狂的原因,異熟果。感的異熟,能夠很容易使他狂的,就是說他這個異熟果,一下子就是容易狂亂的,這是過去造的異熟業。或者,,受到極大的恐怖非人害,害怕、狂亂;或者是,非人,那些鬼神,傷害身上的某個支節,也可以心狂;一個是,四大不和、四大不調,也會狂亂的;第五個是,心裏過分地愁憂,也會狂亂。那麼,哪些地方有狂亂呢?北俱盧洲沒有,除北洲。那麼天上有沒有?色界天沒有,無色界也沒有,在欲界,只有欲界有。那麼把這個前面的問題都解決了。什麼識,什麼因,什麼處,都講了。

 

釋曰:心狂唯意識者,以五識身無分別故,必無心狂。是故心狂,唯在意識。

釋曰:心狂唯意識解決第一個問題:我們六個識裏,狂亂是屬於哪一識?決定是意識。以五識身無分別故,必無心狂。是故心狂,唯在意識心狂,就是分別心錯亂了,五識無分別,這個我們前面講過的,它因爲沒有計度、隨念分別,五識唯尋伺,沒有計度分別、隨念分別,所以說沒有分別,沒有分別也不會狂,狂就是錯亂地分別,那麼決定在第六意識。是故心狂,唯在意識所以心狂亂只屬於第六意識的事情。

 

由業異熟生者,已下明狂,總有五因。一由業異熟,謂由彼用藥物呪術,令他心狂,或令他飲藥毒藥酒,或現威嚴,怖禽獸等,或放火燒山,或造坑阱,陷損眾生,或餘事業,令他失念,由此當來感別異熟,能令心狂。及怖害違憂者,第二由怖,非人驚怖,遂致心狂;第三由害,謂惱非人,非人瞋故,傷害支節,能令心狂;第四由違,大種乖違,能令心狂;第五由憂,謂喪親愛,愁憂發狂,如婆私吒等。

什麼原因?由業異熟生者,已下明狂,總有五因,狂亂有五個因素,五個原因。

一由業異熟。謂由彼用藥物咒術,令他心狂,或令他飲藥毒藥酒,或現威嚴,怖禽獸等,或放火燒山,或造坑阱陷損眾生,或餘事業令他失念。由此當來感別異熟,能令心狂凡是造了這些業的,將來感的果,它的異熟,很容易狂的,稍微一刺激就狂了。那麼造的什麼業呢?謂彼用藥物,用一些藥,或者用咒術,使他心狂,使對方心狂,使他吃點藥心狂亂,或者用咒,咒他使狂亂。或者呢,令他飲藥毒,叫他吃藥的毒,那些藥酒。或者呢,現威嚴的樣子,可怕的樣子,恐怖那些禽獸——貓、狗啊,使它害怕。所以說,不要開玩笑,就是禽獸,你去恐怖它的話,將來感的果報,自己要狂亂的。它害怕得不得了,將來你自己的果報就是心裏有狂亂。所以要怕那個果,就從業下手,如果沒有那個業,也不會狂亂。

在文革的時候,很多人因爲受到迫害,狂亂了、瘋了。那麼有些人,他就是怎麼大的、厲害的迫害,他也沒有狂,這個並不是有什麼的。當然有加持也有了,但是呢,主要是業報有沒有的問題。如果以前有那個業的話,幾下子把你一逼、一嚇的話,就會狂亂了。所以說恐怕禽獸等等也不要做。有的人開玩笑,把那些貓了什麼東西嚇得亂跑,把老鼠或者是小鳥那些,你去恐怖它,你是開了個玩笑,結果你害的報就是狂亂,劃不來了。放火燒山,也是使那些野獸起極大的驚怖,也會狂亂。或者是抓野獸,用坑、陷阱,損害眾生。或者其它的事情,令他失念,使他心裏頭錯亂。反正你使人家恐怖,失念的話,將來感的果報,自己就是心狂。所以要怕果報,就不要做造因。

這些事情幹了之後,並不是生下來就狂。由此當來,感別異熟,將來你受了這些果了之後,感到異熟果,這個異熟果很容易狂的。這就是人的因素,他的體質,有的人再大的折磨,他不狂,有的人受一點的刺激就狂了,這也是異熟因的關係。你以前造了那些果報的,你這個異熟果就是很脆弱的,一碰就要狂的,假使沒有造那個因的,你怎麼子迫害他,怎麼子恐怖他,他也不會狂。

嚇害人,果報是不大好的。我記得我們小時候,以前一個電影,叫《夜半歌聲》,他做個廣告,在一個廣場上,就是公共車站的站口了有個廣告牌很大,做個立體的一個人,穿了個大袍子衣服,兩個眼睛,電燈點起,搖搖擺擺的。結果,那個時候有個母親帶着小孩子,他下電車,下來一看看到那個廣告,那個小孩大叫一聲就嚇死了。後來這個廣告也去掉了。這些都是把心狂亂的因素了。那麼假使不造這些業呢,也不感狂亂的果,所以因上要注意。這是一個因素,異熟果,果報。

及怖害違憂另外呢,現輩子,由怖,非人驚怖遂致心狂碰到那些鬼神、非人,它現了很可怖的樣子,嚇壞了,心狂亂,這也是一個因素。

第三由害,謂惱非人你自己惱害他,惱害那些非人,鬼神,結果鬼神也起瞋心了,他把你身上的支節,某些重要的支節傷害之後,能夠狂亂。

第四種,由違,四大不調,大種乖違,能令心狂,四大不調,迷亂心竅,也會狂。

第五種,由憂,謂喪親愛,愁憂發狂,如婆私吒等,他心裏太愁憂了,也會狂。他舉個例,如婆私吒。婆私吒是一個婆羅門的女人,她養了六個孩子,六個孩子前後都死掉了,那麼她心裏是難過得不得了。這樣子因爲太過分的愁憂,心狂;狂了之後,發神經病了,她衣服也不穿,到處亂走。後來見了佛,佛就加持,使她恢復本心。這就是她因爲過分愁憂,也會發狂。

那麼前面講了五個因素,你把這五個因素都避免掉了,那就不會狂。

 

除北洲在欲者,明處也。欲界五趣,皆容有狂。地獄恒狂,餘趣容有。欲界聖中,佛無有狂。自餘諸聖,大種乖違,容有心狂。無異熟生,由得聖故;亦無驚怖,超五畏故不活畏、惡名畏、大眾畏、死畏、惡趣畏也;亦無傷害,非人敬故;亦無愁憂,證法性故。

什麼地方有狂?心狂的,除北洲在欲,決定在欲界,五趣都有狂。明處也,這是什麼地方有狂亂。欲界五趣,皆容有狂,欲界的五趣,天、人、地獄、餓鬼、畜生,都有狂亂的現象。

地獄恆狂地獄裏邊總是狂的,因爲地獄的苦太厲害了,逼得他發狂了。(91B)那麼餘趣容有,除了地獄以外,其他地方,可能有,不一定都有。北俱盧洲沒有。

欲界聖中那麼欲界的聖人有沒有?聖者裏邊,佛無有狂佛沒有狂的。自餘諸聖,大種乖違,容有心狂那麼除了佛以外,其他的聖者,假使四大種乖違,四大種不調的話,也有狂的可能。

無異熟生那個異熟果感的狂是沒有的,由得聖故既然證了聖道,沒有驚怖,天人來害怕他,他也不會害怕,也不會驚怖的,狂也沒有。超五畏故什麼叫五畏?不活畏,就怕生活沒有。惡名畏,他怕這個名,不好的名稱流布,也害怕。大眾畏,在大庭廣眾之間,有畏懼心。死畏,恐懼,怕死。還有一個惡趣畏,怕死了以後投惡趣的恐怖。這個裏邊,這五種畏懼,都是使人的心能夠不自在的。那麼他五種怖畏都沒有了,沒有這五種畏,那麼決定也沒有驚怖的狂了。

亦無傷害那麼第三種,非人損害,損害支節的狂有沒有?聖者,非人都恭敬的,不會傷害他,這個因素也沒有。

亦無愁憂聖者不會愁憂了,因爲證了法性的緣故,一切法的空性證到了,再也不會愁了,那麼這樣子的人,他愁憂的狂也沒有。

這五種因素裏邊,除了佛以外,其他的聖者,四大乖違的、四大不調的狂可能會有,但是其它因素的狂不會有。實際上,聖者一般狂的是不大有的,但是這裏說可能性,不是絕對沒有,也可能有。假使有的話,四大乖違,四大不調的狂也可能有,其它的因素,是不可能的,因爲是聖者,那些因素都排除掉了。

假使有以前造的要狂的異熟業,那麼他決定把那個業報受了之後才能證到聖者。如果你那個業沒有受掉,聖者也證不到,有業在裏邊,你要證聖者是不容易的,要把這個業受掉之後,才能證到聖者。

我們經常以前小孩子看小說的時候,一個人去到京城考試,在考試的考房,一個人一個房間,經常有妖魔鬼怪來出現。你要發跡,那些冤鬼就是要找你的。那麼現實的說,要登苾芻壇的時候,如果有業報的話,也會有障。登苾芻壇不能害病的,眼睛紅都不能登的,假使紅眼睛登了苾芻壇的話,三羯磨不得戒的。所以說一切病要排除,才能登苾芻壇。

我們以前五薹山受戒的時候,一個戒兄,他在登壇之前忽然眼睛紅了。眼睛紅了,因爲這個人很聰明,才十九歲,算一個沙彌頭,那麼想盡辦法,給他每天把它熱水洗,想把火氣引下去,結果沒有用。眼睛不但是紅了,紅得而且是,眼睛成了個煮熟的蛋白一樣的東西,眼睛都瞪起來,不會動了,簡直可怕至極了。那是決定不能受戒了。是什麼原因呢?他自己說的,他自己以前是針灸醫生,曾經把一個人的眼睛搞壞了。搞壞了之後,就在他出毛病之前,他就眼睛一晃,就看到那個人在他身旁一晃,看他一晃之後,眼睛就起毛病。那麼就是他要阻礙你,因爲你把他的眼睛搞壞了,那是針灸失誤了,把他眼睛損壞了,那麼他要障礙你登苾芻壇了。結果他趕快修懺悔法,就在趕了升苾芻壇之前,到下邊一個什麼出家人那邊,也給他針灸了一下,一下子好了,業障消了,總算是沒有障住,後來還是登了壇了。

但是畢竟不行,後來北京佛學院開了,他就到北京去。因爲他是沙彌頭,很聰明。這個人很聰明,他是在戒堂裏邊把戒本背下,什麼《苾芻日誦》等等全部都背下,就在三月裏邊,我們是四月十五受的菩薩戒,受了戒就安居。在安居三個月裏邊,全部背完,不但背完,後來又在這一年裏邊,把《辨識阿含》通本背完。這人很聰明,後來北京招生了,就保送他去了。送了去之後,沒有幾年,信心退了。後來,他就回到他本鄉去了,做幹部去了,那麼人很聰明了。

那麼這就是說,有業障。當時是沒有障住,他苾芻壇是受了,但畢竟還是障住了。這當然是業障、煩惱障都有因素。但這裏,就是說什麼呢?就是說,假使他有這個障的話,那麼聖者的果是證不到的。他決定要把這個業障還了,這個報受了之後,才能證到聖者的地位。所以說我們爲什麼要強調懺悔法呢?你想證果證道,有的人就是來不及,眼睛朝天,想得神通、生圓次第,最好是即身成佛,馬上就成佛。你要希望那麼高的果,你業障滿身怎麼能證得到呢?那第一個,就是把你的業障先洗洗乾淨再說了。要得到果位的話,業障沒有洗掉,怎麼得的到呢?我們凡夫無始以來造的業有多少,那說也說不完了,不修懺悔法怎麼行呢?

所以說這個懺悔法是,什麼人修行,不管顯宗、密宗、淨土宗什麼宗,都必須的。那個說,我不要修懺悔的法,帶業往生,帶業往生是可以,但是畢竟很危險。在上海有個居士,她很用功,親手寫《法華經》寫了好幾部,親自手寫的。她是個寡婦,很年輕她的丈夫就沒有了。臨終的前一個月,她就看到她的丈夫,坐了很高的、很好的樓房、洋樓什麼東西,環境很好。看見他,心生歡喜心。這樣子的話,要生西方就困難了。這些東西,這個娑婆世界的煩惱把她勾住了,到底往生了沒有,我是不知道,他們有人傳給我聽了。她在臨終之前,就看到那些現象。看到那些現象對她說是不利的。如果她有堅強的心,決定往生淨土,這些不顧它的,那麼她可以往生。如果對這些起了貪戀心,那就是障住了。

所以說業障的事情,還有業緣,對他有緣的,那些……。在佛教裏邊,對那些女人,對你有緣的女人叫冤家的。你修行沒有碰到冤家,什麼情況打得過去;冤家來了,這個人即使長得很難看,脾氣很怪,你會在她面前一無抵抗力,全都沒有了,會服服帖帖地跟起跑的。這就是過去的很多世的因緣。在這些人面前,自己要有堅強,在這樣子的人面前有堅強心,頂得過去的話,那問題就解決了。所以說沒有碰到冤家,你這個再吹自己是怎麼樣怎麼樣,經過多少考驗,沒有用的。冤家來了,你就是像一團泥巴一樣,碰到水全部化光了。沒有證到三果以前,不要說狠話,三果才把欲界的煩惱斷完,這時候也不吹了。三果的人自己不吹的,凡是自己要吹的人都靠不住。所以說斷了煩惱,不要嘴裏說,自己說自己什麼了不得,那就不可靠。好,今天就到這裏。

 

 

八十三講(第237頁下第10行-第241頁上第6行)

 

《俱舍論頌疏》。昨天我們講到心狂,心狂在哪一個識,什麼因,什麼處,基本都講完了。下邊我們接下去。

 

   乙六   明曲穢濁

從此第六,明曲穢濁。論云:又經中說,業有三種,謂曲穢濁,其相云何?頌曰:

說曲穢濁業  依諂瞋貪生

釋曰:說者,經說也。依諂生三業名曲,依瞋生三業名穢,依貪生三業名濁也。

從此第六,明曲穢濁還有三個業,曲、穢、濁三業,這是經上的。對三業講了很多,這裏又是一個三業。這個三業,一個是曲,一個穢,一個濁。論云:又經中說業有三種,謂曲穢濁,其相云何凡是經上所出現的三業,業的三、四、五,乃至八,全部都總結的,在這裏都講。那麼這裏另外還有三業,這是另外一個三業,這是什麼情況呢?頌曰:說曲穢濁業,依諂瞋貪生。

釋曰:說者,經說也經裏邊所說的三業,曲、穢、濁這三個業,是根據三個煩惱來稱的。依諂曲的煩惱生的三業,身口意三業,這個叫曲;依瞋心起的身口意三業,叫穢;依貪起的身口意三業叫濁。因爲這三個有特別的作用,所以特別又把它立了三個業。諂曲,就是不直,這個裏邊很多壞事,就是不直產生的。直心是道場,你曲了之後,就不能入道,也容易入邪。瞋當然是最不好的,是髒的,所以瞋生的三業叫穢。以貪生的三業是不乾淨的,是濁。那麼這個三業,又是一種,經上出現的,又一種三業。

 

 

俱舍論頌疏論本第十六

分別業品第四之四

 

   乙七   明黑黑等

從此第七,明黑黑等。就中:一、明四業,二、明無漏斷,三、明異說。

從此第七,明黑黑等,經裏邊講業,也有黑黑業、白白業、黑白黑白業,還有非黑非白業,這一類的業,也要把它解釋清楚。就中:一、明四業那麼第一個,四業,就是黑黑業這四種。第二種是無漏斷,無漏的道能夠斷哪一些。那麼第三,明異說另外一些說法。

 

   丙一  明四業

此下第一,明四業。論云:又經中說,業有四種,謂或有業黑黑異熟,或復有業白白異熟,或復有業黑白黑白異熟,或復有業非黑非白,無異熟業,能盡諸業。其相云何?頌曰:

依黑黑等殊  所說四種業     惡色欲界善  能盡彼無漏

應知如次第  名黑白俱非

此下第一,先明四業。論云:又經中說,業有四種也是根據經上來的,經裏邊說的業有分四種的,這個不是前面說的順現受、順後受、順生受、不定受,不是這個四業,這是另外一個四業。謂或有業黑黑異熟,或復有業白白異熟,或復有業黑白黑白異熟,或復有業非黑非白,無異熟業這樣子,經裏邊把業又分了四種。非黑非白,無異熟業,能盡諸業,這是無漏法。它自己不感異熟果,但是能夠淨諸業,把其它的業可以除掉、斷掉,那麼這就是無漏的,非黑非白。黑黑,白白,乃至黑白黑白都是有漏,那麼這又是分四種業。其相云何它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頌裏邊解釋,依黑黑等殊,所說四種業,在經上根據黑黑、黑白黑白,還有白白、非黑非白的這樣子四種業。那麼什麼叫黑黑業呢?惡色欲界善,第一個,黑黑業是惡業,這惡業當然是欲界的,色界是沒有惡業的。那麼白白業是色界的善法,這裏惡是一個,色善是一個,欲界善又是一個。界善是合起的,色界善是一個白白業,欲界善是黑白黑白業。下邊,能盡彼無漏,能夠斷除那些業的,無漏。應知如次第,名黑白俱非,那麼第四種就是能夠斷前面的有漏業的無漏,那就是第四種。應知,像上面那些,應當知道:挨了次第,惡業叫黑黑業;色界的善業叫白白業,欲界的善業叫黑白黑白業,就是俱;能盡彼無漏,能夠斷除前面三種業的無漏法,這個就叫非,就是非黑非白的業。那麼這是把這四個業,每一種都挨了次第講了,那麼下邊是打開。

 

釋曰:初兩句標,次四句釋。論云:佛依業果性類不同,所治能治殊,說黑黑等四前三業果殊,第四所治能治殊也

釋曰:初兩句標,次四句釋開頭兩句是標四種業;這四個業到底每一種業是怎麼回事,由下邊四句解釋。論云這是《俱舍論》的原文。佛依業果性類不同,所治能治殊,說黑黑等四佛爲什麼在經裏要說這四種業呢?根據業果的性類不同,它的性、它的類不同,那麼另外說前面三種。所治能治殊,所治,前面的有漏業,能治就是能夠對治它的無漏業,這樣子,就說了這個四種。前三業果殊,第四所治能治殊也前三業是業果的不同,第四個業,能夠對治前面的所治法,所以分了四種。這還是總說,下邊要慢慢的一個一個說。

 

惡色欲界善者,惡謂欲界諸不善業,一向名黑,染污性故,異熟亦黑,不可意故。色界善業,一向名白,不雜惡故,異熟亦白,是可意故。欲界善業,名爲黑白,惡所雜故,異熟亦黑白,非愛果雜故。善性是白,而非是黑,黑來陵雜,立黑白名。故黑白名,約前後間雜,不據自性也。故論云:此黑白名,依相續立,非據自性。所以者何?以無一業,及一異熟,是黑是白,互相違故已上論文

惡色欲界善這有三個業。,就是惡業,惡業就是黑黑業。惡者謂欲界諸不善業所謂惡業就是欲界的不善業。這個惡業我們一定要記住,色界是沒有惡業的,只有欲界有,欲界的不善業就是惡業。一向名黑這是沒有白的,就是一向的、一邊倒的黑。爲什麼呢?染污心故本身是染污。不善嘛,是染污的。異熟亦黑它的業是黑的,感的果也是不可意,也是黑,就是苦的果,業是染污的,果是苦的,業是黑,異熟果也是黑,叫黑黑業。不可意故異熟果也叫黑的,因爲不可意的,不好受的果,那就是苦果。所以從業果來說,是染污的叫黑,異熟果不可意的也叫黑,那麼兩個黑黑業。

第二個白白業,色界的善業,色界善業,一向名白,色界裏邊沒有惡業的。不雜惡故,它是一邊倒的白,中間不雜任何惡法,因爲色界沒有惡法的。異熟果也是白,都是可意的,色界天上的果都是可意的,那麼沒有一些苦的果在裏邊。所以業是白的,那個果也是白的,叫白白業。

那麼欲界的善業,叫黑白黑白業,惡所雜故,欲界的善,總免不了惡,它裏邊決定有惡雜在裏邊。欲界沒有白的,一向的白是沒有的,它多少要攙一點惡在裏邊。它的異熟果也是黑白的,就是感的異熟果,也不是一向好的,非愛果雜故,總是加一點不可愛的果在裏邊。

我們大家在世間上的經驗都可以看到,我們所感的果,你說沒有可愛果吧,也有,我們的地上物產什麼東西,但是到後來,總是中間有乾旱、水災,這些都會有出現。就是在善的裏邊,總是夾一點不好的惡業在裏邊。因爲因上善不是一向善,雜點惡,那麼果裏邊,可愛的果裏邊,總是雜點不可愛的成份在裏邊。一向的可愛,像色界天一樣是沒有的。所以欲界裏邊要追求一個理想的、圓滿的,不可能的。因爲我們說因就是那麼雜的,果怎麼可能會得一向的圓滿呢?所以說,任何哲學家,在欲界裏邊要想追求一個理想的世界,照我們佛教的看法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把因上改過來。那麼因上改了,如果是純白業的話,那也根本不生在欲界,生到色界去了。所以說欲界,你要想追求這個東西,沒有辦法。每一個人的人生觀,他想追求一個理想的人生,也是個妄想,做不到的。欲界裏就是注定,善業裏邊雜點惡業,所以說果裏邊決定有苦的成份的,你想追求沒有苦的世界是沒有的,那麼除非到極樂世界去。這是娑婆世界的本色,就是這回事情。

善性是白,而非是黑那麼欲界的善,本來善是白了,怎麼叫黑白呢?善性是白,而非是黑。黑來陵雜,立黑白名欲界的善業本來是白的,你怎麼說是黑呢?因爲白的裏邊,總要夾一點黑(黑就是惡業),欲界沒有純粹的善業的,總是夾雜惡業的,黑來陵雜,陵就是侵陵、侵略,你的白業,黑業總在強迫地過來,要雜進來、插進來的,所以這個業是黑白的,沒有白的,總是夾了有黑的,那麼立個黑白名。那麼果也是黑白的,所以叫黑白黑白業。

那麼這個黑白要先後間雜,不據自性也,你如果說自性的話,欲界的善業是善,是白的,你怎麼說黑白呢?這個善變成黑的,這個不成話。我們說這個是要前後間雜,就是從時間來說,白的裏邊決定有雜點黑;不是從它自己本身來說,本身善業是白的,不能說黑,因爲這個白的等流下去,總有黑的插進來,這樣子呢,叫黑白黑白業。

故論云:此黑白名,依相續立,非據自性所以《俱舍論》裏邊說,黑白這個名字不是根據自性說的,不是欲界的善業叫黑白,不是。欲界的善業在相似相續地等流下去的時候,總是有黑業插進來,所以說根據它相續的一段時間來說,立黑白的名字。真正根據它自性是善業,當然不可能立黑了,不能雜黑的。因爲它善裏邊,總是不能一向是善、一向是白,不可能,總要黑業插進來,那麼就叫黑白業。根據相續一段時間來說,黑白業。

所以者何?以無一業及一異熟,是黑是白,互相違故爲什麼要根據相續立呢?沒有一個業它本身既是黑又是白,這個是不可能的。黑白兩個東西是違背的,要麼就是黑,要麼就是白,它又黑又白,這樣子的業沒有的。那麼怎麼安立它是黑白黑白業呢?因爲它本身從它的相續來說,相續的一段時間來說,它有黑的雜進來,不是根據它自性,就是它一段的相續中間有黑的雜進來。我們受報的時候,也是在受報的時候,總有苦報雜進來,不會得一向是善報、可愛的報,不可能永遠是這樣下去,中間總是要雜點不可愛的,所以叫欲界的業是黑白業,欲界的果也是黑白的異熟果,叫黑白黑白業。

 

問:欲界惡業果,善業果雜故,應名白黑。答:不善業果,非必應爲善業果雜。如闡提身,即無善業,於地獄中,無可意果。欲善業果,必爲惡雜,以欲界中,惡勝善故。謂欲邪見,能斷善根,欲界善業,不能斷惡,故欲界惡強於善也。

問:欲界惡業果,善業果雜故,應名白黑他怎麼說呢?他就是說欲界既然是雜的,那麼白業有惡業來雜進來,黑業應當也有白的雜進去了,那麼欲界的惡業呢,不能叫黑了,應當叫白黑業,因爲白的插進去,叫白黑白黑業了,爲什麼你不說白黑白黑業呢?

答:不善業果,非必應爲善業果雜,如闡提身,即無善業,於地獄中,無可意果,他說這個情況不一樣,善的裏邊決定有黑的雜進去,而惡的裏邊不一定有善雜進去。他舉個例,他說不善的欲界的果,不一定會有善的果插在裏邊。那就是說,像這個闡提身,闡提就是沒有善根的人,一闡提了,他這個身根本毫無善的,一點善都沒有,善根都斷掉了,哪有善呢?所以他純粹是黑的,黑的果裏不一定摻白的,就是可愛的果並不一定有。那麼從業來說,即無善業,於地獄中,無可意果。欲善業果,必爲惡雜闡提來說呢,他身上沒有善,善業沒有,地獄裏邊來說,全是苦,樂果沒有。那就是說,從果來說,地獄裏邊純黑的,從業來說,闡提本身就是沒有善的,也是黑的。所以說黑業不一定善業來雜,可能是全部黑的,而善業卻相反,沒有純粹是白的,一定有黑業雜進去。

那就是在欲界裏邊,惡業是強於善業,善業總是惡業所侵陵,而惡業,卻不一定雜有善業。所以這個樣子,善的一定是黑白黑白,而惡的,不需要白黑,因爲它本身就可以全部是黑的。欲界善果,必爲惡雜,而反過來,欲界善業的果,卻是決定有惡果雜在裏邊。以欲界中,惡勝善故,主要是這個原因,欲界裏邊,惡的力量大,善的力量弱。

謂欲邪見,能斷善根,欲界善業,不能斷惡那麼這裏怎麼來證明呢?欲界的邪見,就是我們五個不正見裏邊那個邪見——撥無因果。上品的邪見可以斷善根,就是善跟惡兩個交鋒的時候,善打不過惡的,上品的邪見可以把善根全部斷完。而反過來,欲界的善業不能把惡業斷除,欲界的善,再大的善,不能把惡斷除,而惡卻能斷善,這個一比較的話,那就是證明欲界的惡力量是強於善。那麼所以說善裏邊,決定有惡雜,而惡裏邊不一定有善雜進去,所以說善業要叫黑白黑白業,而惡業,不能叫白黑白黑業。

這是把前面三個有漏業講過了。總結一下的話,欲界的惡業本身是黑的,異熟果也是不可愛的,黑黑。那麼色界的善業,本身是白的,沒有惡插進去的,感的果也是一向是可愛的,所以說是白白業。那麼欲界的善業,卻是因爲欲界的惡的力量強了,它不可能全部是白,總是黑雜在裏邊,那麼同樣感的果,也不可能全部是可愛果,決定也有不可愛的東西雜在裏邊,所以叫黑白黑白業。

這三個業講完之後,講最後一個無漏業,能夠斷除前面有漏的業的,叫無漏業。

 

能盡彼無漏者,彼是所治也,無漏能治也。謂無漏業,能盡彼前黑等三業。名非黑非白,不染污故,名爲非黑,不招白異熟故,名爲非白。

能盡彼無漏就是前面的所對治的,無漏法是能對治的,能夠對治、把它們斷掉的無漏法,這是第四種業。無漏能治,有漏法是所對治的。謂無漏業,盡彼前黑等三業,名非黑非白。不染污故,名爲非黑,不招白異熟故,名爲非白這個無漏業,能夠把前面的三種業全部斷除。你要出三界,當然要把前面有漏的斷掉,才能出三界。

如果嘴裏嘛說的要出三界,穿的衣服也是袈裟(那就是出離的衣服,這是解脫服,就是出離了),但是做的事情,都是有漏的,那你怎麼出離呢?裝個樣子,裝模作樣的幹啥呢?騙人了,騙名譽利養,那就是地獄的根,這個自己要警惕。出了家之後修行,袈裟披身之後就是要行道,不行道的話,那就欺騙哪個呢?欺騙不了人家,結果還是自己將來受惡報,這個是自己的事情。人家好的、壞的一眼就看出來的,你們看看那些在家人,哪個和尚規矩,哪個不規矩,他們都知道。你們說不要說出家人的過失,你不說,你的行動就在說嘛,不是人家誹謗你的,自己在告訴人家你是壞人,你做的東西不依戒行事,你就不是一個正規的和尚,那你不是自己在宣傳自己不好嗎?你不好,人家看到了,當然人家起分別心,這個不是他說你的過失,你自己暴露自己過失。這個責任還在自己身上,不要去推給人家,說人家儘說出家人過失,你自己過失有那麼多,人家不說怎麼行呢?他有眼睛,他有意識,能分別。所以主要還是自己不要現過失給人家看就對了,也不是藏起來,就是真正地行持,人家是不會說你的。

那麼它爲什麼叫非黑非白呢?不染污故,這個無漏業,當然不染污的,無漏業是清淨出世的,根本不染污,一點染污的味道沒有,不是黑的。但是,它也不招白異熟。異熟果,就是有漏法造的,無漏法出世的,它三界裏邊不結果的,所以說它也不招白的異熟果,所以說既不是黑又不是白,叫非白。

 

論云:此非白言,是密意說,謂佛於彼大空經中,告阿難陀,諸無學法,純善純白,一向無罪解云:既言無學純白,故知無漏法,名非白者,是密意說,不顯了也

這個裏邊非白是有密意的,就是有含蓄的意思的,不是說這個無漏業不是好的。白一般就是說善了,論云:此非白言,是密意說,非白的這個話,是有密意的,有秘密的意思的,就是有含蓄的意思在裏邊的。

謂佛於彼大空經中,告阿難陀,諸無學法純善純白,一向無罪這個就是證明無漏法是最乾淨的白業,這裏說非白,有所指的,就是不感白的異熟果,不落於三界,叫非白,並不是說不是好,這個密意要知道。如果不知道它的密意的話,你說無漏法不是白的、不是好的,(92A)那佛明明說過無漏法,在《大空經》裏邊,佛告訴阿難陀,他說無學法(無學法就是無漏法,無學是已經超過有學,無漏法裏邊高層次的,二乘的是阿羅漢,大乘的無學法就是佛。這個無學的法是無漏的),是純善純白,純粹就是善的,純粹是白的,一點點黑的點滴都沒有的,一向無罪,一邊倒的是沒有罪的,純粹的是善,純粹是白,那是佛明明說無漏法是白的了。所以這裏說非白是有意義的,這個密意就是說不感異熟果,不感這個三界的可愛的異熟果,並不是說無漏法不是白的。

在印度呢,白就是代表好的,黑就是代表不好的,所以一般的印度人,黑衣服是忌的,黑的鞋、黑的襪子,這些東西都忌的。而漢人偏偏歡喜黑的,尤其是出家人,黑的袈裟、黑的鞋子,什麼都是黑的,看過來就是黑黑的一團,看起來這是不大好的。我們袈裟的顏色裏邊沒有黑的,當然說戒本裏邊好像有黑,這個黑有密意的,也是有密意的,不是真的黑,那麼一般就是樹皮色了。

解云:既言無學純白,故知無漏法名非白者,是密意說,不顯了也什麼叫密意了?不是直截了當地說,就是有含蓄意思的,這個非白,就是含蓄在不招有漏的可愛的、白的異熟,叫非白,並不是說它不是白的。

 

應知如次第,名黑白俱非者,配上兩句,如次言之,前句惡名黑,色善名白,色欲善名俱,無漏名非黑非白也。

應知如次第,名黑白俱非,那麼這是總結的話,應當知道,挨了它的次第,就是一個是欲界的惡,一個是色界的善,一個是欲界的善,一個是能斷除它們的無漏法,這些按了次第說,叫黑白俱非。第一個叫黑黑業;第二個,約色界的善叫白業,就是白白業;欲界的善叫黑白業,俱就是黑白兩個都有;,無漏法,無漏的業,無漏就是叫非黑非白,非,兩個都不是,名黑白俱非。這是總結的話。這四個業是經上經常出現的,應當知道;如果你這個四個業不知道的話,那你看經上講這些,你就不知道他說什麼了。

 

   丙二   明無漏斷

從此第二,明無漏斷。論云:諸無漏業,皆能斷盡前三業不?不爾。云何?頌曰:

四法忍離欲  前八無間俱  十二無漏思  唯盡純黑業

離欲四靜慮  第九無間思  一盡雜純黑  四令純白盡

從此第二,明無漏斷那麼無漏法能斷有漏的,怎麼斷?論云:諸無漏業,皆能斷盡前三業否前面說第四個業能治彼無漏,能夠對治它們的無漏法叫非白非黑業,那麼是不是無漏業都能夠斷除前面三個業呢?就是黑黑業、白白業、黑白黑白業,是不是所有的無漏業都能斷前面三種業?不爾,並不是這樣子。云何那麼怎麼的斷?

頌曰:四法忍離欲,前八無間俱,十二無漏思,唯盡純黑業,離欲四靜慮,第九無間思,一盡雜純黑,四令純白盡斷除前面三個業,並不是一切無漏業都能斷,只有個別的才能斷。哪些呢?就是四法忍,離欲,前八無間俱。

四法忍,這個我們知道,見道的時候,苦法忍、集法忍、滅法忍、道法忍,這四個忍,這四個忍就是斷欲界的見所斷煩惱的四個忍。那麼智呢,就是解脫道了,智已經煩惱斷掉了。四個法忍,就是苦集滅道四個法忍,不是類忍,類忍是色界的,這是先講欲界,四個法忍。還有離欲的,前八無間俱,離欲的修所斷的煩惱,前面八個無間道,它具有的思心所,這個思心所是無漏的思心所。四個法忍,四個思心所,八個無間道,八個思心所,一共是十二個無漏的思心所。這個思心所能夠斷什麼?唯盡純黑業,它能夠把惡業,純黑的惡業斷除。

那麼白的你怎麼斷呢?離欲四靜慮,第九無間思,一盡雜純黑,四令純白盡,離欲的第九個無間道,那就是說第九品煩惱正在斷的那個無間道,能夠一方面斷除純黑業,一方面也斷除雜業,就是黑白業,要在第九無間道斷。什麼原因?下邊要講。那麼還有四靜慮,四個靜慮裏邊的第九個無間道的思心所,它是能夠斷除純白業,把純白業能夠斷除。那就是說,不是一切的無漏業都能斷,就是這些特殊的無漏業才能斷除純黑業、雜業跟純白業,有這些才能斷。什麼原因,下邊要廣講。

 

釋曰:四法忍者,謂見道中,四法忍也。離欲者,流入下句,謂離欲前八無間道,即欲修道八無間道也。俱者,此八無間道,及前四法忍,俱行思也。

釋曰:四法忍者,謂見道中,四法忍也就是見道的時候,斷見所斷的煩惱,有四個法忍,是欲界的煩惱,欲界的苦諦下的煩惱,由苦法忍來斷,欲界的集諦下的煩惱,由集法忍來斷,欲界的道諦下的煩惱,由道法忍斷,乃至滅諦下的,由滅法忍斷。八忍八智嘛,大家記不記得了?欲界有四個忍,色無色界四個忍;八個智,欲界有四個智,色無色界有四個智,一共是八忍八智,這是見道的時候,斷那些見所斷煩惱。那麼在這個八忍八智中間,四個忍是斷欲界的煩惱的,純黑業,所以說斷除純黑業的是四個法忍。這是見所斷的。

修所斷的,離欲前面八個無間道。離欲者,流入下句。謂離欲前八無間道,即欲修道八無間道也。俱者,此八無間道,及前四法忍,俱行思也,離欲這個兩個字,一直要流到下邊去,就是接下去了。欲界的煩惱九品,這個先要肯定下來。我們前面講過的,見所斷的八十八使,在苦諦下有多少,集諦下多少,滅諦下多少,道諦下多少,這個我們前面一個表都給過了。那麼苦諦下斷的煩惱,由苦法忍斷,集諦下的,由集法忍斷,滅諦下的,由滅法忍斷,那麼道諦下的,道法忍斷。這是欲界的,這些都是純黑業,因爲欲界的煩惱都是染污的,純黑的。那麼欲界的修所斷的煩惱,一共九品,前面八品,能夠斷它的八個無間道,這八無間道斷的也是純黑業。謂離欲前八無間道離欲,把欲界的煩惱斷掉,一共九個品,每一品,一個無間道,一個解脫道,解脫道是斷了煩惱,無間道正在斷。前面我們講過了,解脫道是宣布解放,無間道是正在拼搏的時候,那麼斷煩惱就是拼搏的時候,能夠盡那些黑業,就是無間道正在斷的時候,它有能力斷。解脫道已經斷掉了,不要再斷了。

這八個無間道斷的煩惱,就是前面八品,都是純黑的。俱,這個道裏邊,哪個來斷呢?思,思就是意業,在定中,當然是意業了。俱者,此八無間道,及前四法忍,四個法忍是智慧,無間道裏邊也有智慧,但是真正造業的是思心所,所以這個無間道裏邊,八個無間道跟四個法忍裏邊,俱行,同時生起的思心所,一共有十二個,四法忍有四個,八個無間道八個。

 

此有十二無漏思,唯盡純黑業,謂能永斷不善業故。

這十二個無漏思,能夠斷煩惱的。斷什麼?純黑業,因爲欲界的煩惱是純黑的,唯盡純黑業,它只斷純黑業,不斷白業,也不斷雜業。謂能永斷不善業故,它們是永遠斷除不善的業,就是惡業了。見道的、修道的惡業,就在這十二個思心所所斷。那麼這是交待了,並不是一切無漏業都能斷前面的三種業,純黑業是用這十二個無漏思斷的。

那麼另外還有一個欲界的第九個無間道沒有交待,這下邊要說。

 

離欲四靜慮,第九無間思者,一離欲第九無間道思,二離四靜慮第九無間道思也。一盡雜純黑者,取前離欲第九無間道一無漏思,能盡雜業及純黑業。此時總斷欲界善故,能盡雜業,亦斷第九不善業故,能盡純黑。

離欲四靜慮,第九無間思也,一盡雜純黑,四令純白盡,它們的作用。離開欲界的煩惱,還有第九品,那個第九個無間道,斷第九品煩惱的那個道,俱行的思,跟它一起生起的思心所,這個斷什麼?斷的第九品的煩惱,純黑的;那麼還有能夠斷所有欲界的善法,這是雜業。所以說,第九品的無間道,一方面斷第九品的黑業,另一方面,把整個欲界的善業都斷掉,雜業也斷了。所以說第九無間道,它有兩種的斷,前面八個無間道只斷純黑業,就是每一個道斷一品煩惱,都是黑的,不善業。那麼到第九品的時候,它本身也斷一品(第九品煩惱),這是黑的;但是它斷了第九品煩惱之後,欲界的煩惱沒有,那麼這些善業也解放了,本來的善業被煩惱所緣,被煩惱捆起來的,現在所有的煩惱斷完了,那善業就沒有煩惱捆它了,這個善業也算斷了。這個斷叫什麼斷?緣縛斷。

我們前面講過,自性斷,本身自己體已經斷掉了;緣縛斷,能緣它的煩惱斷了,就是它本身解除了那些煩惱的繫縛,這叫緣縛斷。善法是不能斷除的,它的本體是善的嘛,用不着斷的,但是它在欲界的煩惱把它繫縛的時候,它在繫於欲界煩惱的捆縛之下,那麼如何斷除它的煩惱呢?這叫是斷善業了,善業叫緣縛斷,能夠緣它的煩惱斷掉,這個善業也說解放了,也說斷掉了,那欲界的事情都了了。所以這個善業的斷,只有第九品才能斷。前面八品雖然斷了一些煩惱,但是還有其它的煩惱把它繫住,第九品煩惱沒有斷之前,雖然只有一品了,這一品煩惱還把欲界的善業繫住,沒有解放。當第九品煩惱斷了之後,一方面斷第九品煩惱是純黑業,一方面欲界的善業也緣縛斷斷掉了,是雜業,所以說第九品的無間思,它是一方面斷純黑業,又一方面斷雜業,這是第九個無間道斷的,所以欲界裏邊,四個法忍、九個無間道,作用不一樣。

那麼這是欲界的講完了,講色界的了。

 

四令純白盡者,謂取前離四靜慮,一一地中第九無間思。此有四思,令純白盡,謂各能永斷當地善法故。

四令純白盡,色界的每一個地(三界九地:欲界一地,色界四地,無色界四個地),每一個地的煩惱分九品,那麼九個無間道斷九品煩惱,色界的善業,由第九個無間道把它們斷除。因爲白業是不能斷的,只有緣它的煩惱斷掉,這個白業也說就斷掉,所以這也是緣縛斷。

四令純白盡者,謂取前離四靜慮,一一地中第九無間思四靜慮四個地,每一個地裏邊有九品煩惱,每一品煩惱由一個無間道來斷,第九品的無間道的同時生起的思心所,那麼一共四個。初靜慮,一個第九無間道的思,二靜慮,也一個第九無間道的思,三靜慮也有一個第九無間道的思,乃至四靜慮,也有第九無間道的思,一共四個思。這四個思心所,令純白盡,斷白業的,這也是緣縛斷。

謂各能永斷當地善法故它們每一個思都能夠斷當地的善法,假使初禪的九個無間道,就把初禪的善法斷完。這是緣縛斷,不要說善法沒有了,善法是在,能緣它的煩惱斷了,叫緣縛斷。二地的九個無間道,就把二地的善法斷除,乃至四地第九無間道,把四地的善法斷除,所以說這四個思能使每一個地的善法(就是白業)斷除。

 

論云:何緣諸地有漏善法,唯最後道能斷非餘?以諸善法,非自性斷,斷已有容,現在前故,然由緣彼煩惱盡時,方說名爲斷彼善法,善法爾時得離繫故。由此乃至緣彼煩惱餘一品在,斷義不成,善法爾時未離繫故。

論云:何緣諸地有漏善法,唯最後道能斷非餘這個提一個問題,爲什麼有漏法的善法只有最後的無間道能斷?前面八個不能斷,非餘,簡此八個,就是前面八個。

這一段難是不難,但是牽涉到很多的原則性問題。這些原則性問題,我們前面都講過的。如果前面的沒有聽,聽這個呢,那是雲裏翻筋斗,摸不着方向的。如果前面聽過的,感到這個一點也不難,就是把前面的原則應用一下就完了。但是要記住,前面學過了,你說猴子摘玉米,這個手拿一捆,那個手拿了又把前面丟了,那也沒有用。學過了又忘掉了,白白的,學到後來,忘了前面的,那你這後頭還懂不了。《俱舍》是科學,沒有前面的就沒有後頭的,加法不會,乘法也會不了,減法不會,除法更做不了,所以說你不能脫離前面的基礎。

學法如此,修行同樣如此。沒有前面的加行,沒有前面的正修,後邊的高深的東西你是得不到的。所以現在有些人,都是眼睛望着天,卻不知道地下有坑,你望了天走路,掉了坑裏去了,就是淹死了也不知道。你如果山上走路更危險,你朝天走的話,一腳踩到山下去了,那粉身碎骨都會的。那麼修行也是這回事情了。你不要不學教,什麼都不知道,一味地勇進,自己拼命地修,那是出魔障的不少的。所以說我們一定要強調要學,再再地說,諦聽諦聽,善思念之,一定要學的。世間上的不論哪一個職業,最高深的科學乃至種地,如果沒有人教你,你去蠻幹的話,氣力再用得多,效果並不好。種地當然了,效果不好,最多是收不了稻谷,沒有危險性,只是餓肚子就完了。如果你飛上天的那些飛船之類的,你要是沒有學好,不要說沒有學,就是學得差一點點,出了一個岔子的話,粉身碎骨,掉下來就粉身碎骨了,尸體也找不到了。太空裏掉下來,你尸體在哪裏,哪裏去找呢?早就沒有了,所以說這個不能盲目的。

那麼我們這裏說學法也不能跳級,從頭學起,如果你《俱舍》前面沒有學的,那把前面有關的,關於見道、修道,見斷的煩惱如何斷,八十八使,八忍八智等,九九八十一品煩惱,這個兩個表,向前面學過的人去看一看,然後再學這個,才有一條路,否則的話,你聽得頭痛,沒有辦法,我講得也吃力。

下邊我們接下去。這個他是提一個問題,爲什麼有漏的善法只有最後的第九個無間道能斷,非餘,前面八個斷不了?

下邊回答。以諸善法,非自性斷,斷已有容現在前故,善法不是自性斷,不是把善法的體斷掉了,斷了之後,還可以現前的,體還在嘛,還可以現行的。斷是什麼叫斷呢?然由緣彼煩惱盡時,方說名爲斷,這個就叫緣縛斷了,能夠緣它的煩惱沒有了、斷完了,善法也就斷掉了。這個斷不是把善法的體斷了,是能緣它的煩惱沒有了。那麼善法叫什麼斷呢?叫緣縛斷。緣就是因緣的緣,縛就是繩子縛起來這個縛,斷就是斷掉,本來煩惱把它縛起的,現在這個能緣它的煩惱斷掉了,這個緣縛就斷掉了。

自性斷、緣縛斷,這個把它搞清楚。如果這兩個搞不清楚,這一章你就不要想懂,你再去把它背下來也不懂了。因爲是緣縛斷,既然緣縛斷,有一品煩惱把它繫住,它就斷不了,那麼一定要第九品,把第九品的煩惱斷掉了,才能夠把所有緣它的煩惱斷除,所以說,非第九品不可。前面八品雖然也斷煩惱,善法不能斷,因爲還有後頭的煩惱把善法繫住的。這下面還要講。

善法爾時得離繫故把能緣的煩惱斷掉,善法這是離繫了,沒有煩惱把它捆起來嘛,就是離繫了,解脫了。由此乃至緣彼,煩惱餘一品在,斷義不成,善法爾時未離繫故所以說只要緣它的煩惱還剩一品,我們說九根繩子,解了八根,最後一根沒有解除,它還是捆起在那裏,動不了的。爲什麼?還有一根繩子把它捆起的。那麼最後一根繩子把它解掉了,第九無間道把它最後的一品煩惱除掉了,那就是解放了,再沒有繩子把它捆住了。那就是緣縛斷,沒有能緣的煩惱,它本身就是離繫,再不爲煩惱所捆起來了。

所以說,只要有一品煩惱沒有斷,這個善法的斷是斷不了的。善法爾時未離繫故,爲什麼善法斷不了呢?這個時候善法還沒有離繫,還有煩惱把它捆住,沒有離繫。這是《俱舍論》的原文,下邊圓暉法師恐怕大家不懂,再解釋一下。

 

解云:緣縛斷者,有漏善法,被煩惱縛,斷此能緣九品惑盡,善法離繫,名緣縛斷。斷已不行,名自性斷,善法斷已,容現行故,非自性斷。斷善法者,不斷善體,但斷善上能緣煩惱,成就善故,故得現行。言容行者,謂善憂根,斷已不行,所緣善法,斷已皆行故,致容言也。

解云:緣縛斷者,這裏他強調一下什麼叫緣縛斷。這裏再學過了,前面緣縛斷出現過,但是沒有講得那麼仔細,這裏是把緣縛斷的特徵全部說明了,到此爲止,緣縛斷應當搞清楚了;如果今天的學了,緣縛斷還不知所云的話,那你以後學起來就困難了。

什麼叫緣縛斷?這是圓暉法師的慈悲,他給你解釋一下。緣縛斷者,有漏善法,被煩惱縛,斷此能緣九品惑盡,善法離繫,名緣縛斷,這個你們可以劃個記號,什麼叫緣縛斷呢?有漏的善法,它本來是煩惱把它捆住的,你要把能捆住的煩惱九品斷完,這個時候,善法離繫,沒有再煩惱把它繫住,叫緣縛斷。所謂緣縛斷,不是把善法斷掉,能緣它的煩惱沒有了,它離繫了、解放了,這叫緣縛斷。斷的是能緣的煩惱,不是把善法斷除,這個一定要搞清楚;不要說緣縛斷,把善法斷完了,這個善法不要斷的。

斷已不行,名自性斷那麼什麼叫自性斷呢?本體自己斷掉,再也生不起來了,叫自性斷。

那麼這兩個斷法不一樣了。善法斷已,容現行故,善法斷了之後,是緣縛斷,它體還在,可以現前的。非自性斷,自性斷,煩惱斷了之後再也不生了。如果煩惱斷了之後還會生的話,修行白修了。你今天修了阿羅漢,明天又成凡夫了,煩惱又生起來了,那還修啥呢?不要修了。正因爲煩惱斷了之後不會生的,所以說我們才要修行了。如果你不下功夫修行的話,那煩惱也斷不了,煩惱自己不會斷的。自己會斷的話,大家睡覺好了,明天就沒有煩惱了,阿羅漢來了,也不可能的。煩惱斷了之後再生,也不可能的。那唯一的道路就是斷煩惱,煩惱斷了之後,自然不生了,不生之後,自然解放。那麼你要斷煩惱,不是那麼舒服的了,要吃一點苦的;你不要說一點苦都嘗不得,要做老太爺,又要成佛,那這是沒有辦法的。要成佛,必定要修一些苦行的,爲什麼釋迦牟尼佛把法傳給迦葉尊者?迦葉尊者當時頭陀第一,只有他能接法。如果我們要想現世得到好的利益的話,不能太舒服,即使你修不了頭陀行,也要修一些苾芻的行,太舒服的老太爺行,是斷不了煩惱的,也解除不了痛苦的,想安安逸逸地成佛度眾生,或者想安安逸逸地出離三界,是妄想,一定要下功夫,付代價的。

斷善法者,不斷善體所謂善法的斷,並不是把善法的體斷掉。但斷善上能緣煩惱,成就善故,故得現行只不過把善法身上能夠緣它的煩惱斷掉,叫緣縛斷。因爲善的體還成就,所以可以現行。所以這裏把緣縛斷徹底地講清楚了,如果看了這個緣縛斷、自性斷還搞不清楚的話,那實在成問題了,那就是好好地向前面的人請教一下,一定要在這一次討論當中,把緣縛斷、自性斷搞得清清楚楚,然後學下去才有辦法。如果到這裏,還把這兩個東西搞不清楚得話,下去是沒有希望的,下邊懂不了了。

那麼善法不是斷的體,是斷它能緣的煩惱,這個解釋也很簡單。把善法上的捆的繩子解掉,就叫緣縛斷,這個很簡單的事情,我看也不是難得髙不可攀的。

言容行者,這個《俱舍論》裏邊,容行這兩個字,就是說不是一切的善法都能現行,也有個別的善法不現行的。謂善憂根,斷已不行我們講二十二根的時候,有個憂根,不要忘記。憂根斷了之後,它不會再行了。所緣善法,斷已皆行其它的一些善法,斷了之後,都可以現行。憂根是欲界有的,色界沒有了,所以說憂根它本身斷了之後,再也不生起來了。所以說憂本來有兩種,也有善的,也有惡的。那麼這是說善的法不是都有現行,有個例外,就是善的憂根,因爲憂根本身斷了就不行的;即使是善的,斷了之後,它也不會再生起來。那麼其它的善法,斷了之後都可以生起來的,所以加個,不是絕對地都能生起來,還有個例外。所以講法相,很嚴格的,一個字差就不行了。你如果說善法能行,那麼憂根呢?善的憂根怎麼說啊?那成問題了,那辯論就要輸掉了,一個例外就會輸的。那麼這裏容行,就是這個例外,幫你擺在裏邊了。

這一段就講無漏法如何斷前面三種業,黑黑業是哪些斷的,雜業是哪些斷的,白業又是哪些斷的。前面說能治彼無漏,無漏法能治前三個業,怎麼樣子治,就在這裏講。

 

   丙三   敘異說

從此第三,敘異說。頌曰:

有說地獄受  餘欲業黑雜  有說欲見滅  餘欲業黑俱

下邊再說異說,有些其它的說法,那就是很多論師,他們意見不同,這個也擺在那裏,作參考的。敘異說,頌曰:有說地獄受,餘欲業黑雜,有的說地獄的業是黑,其它的欲界的業是雜的。有說欲見滅,餘欲業黑俱,有的人說,欲界見道所斷的煩惱是純黑,其它的業是雜,雜就是黑白了。那麼前面說的不一樣了,所以這裏兩個擺在這裏作參考。

 

釋曰:有說地獄受,餘欲業黑雜者,有餘師說,地獄受業,名爲黑黑業,餘欲界業,若善若惡,皆名雜業,以地獄異熟,唯不善業感故,順彼受名黑黑業。餘欲界異熟,通善惡業感故,順彼受名黑白業。有說欲見滅,餘欲業黑俱者,有餘師說,欲見無字疑衍所斷業,名黑黑,餘欲修所斷業,名俱。俱者,黑白也。謂見所斷業,無善雜故,名爲黑黑,餘欲修所斷業,有善不善,故名俱業。

釋曰:有說地獄受,餘欲業黑雜者,有餘師說,就是其他的論師,他說地獄受的業叫黑黑。因爲地獄裏沒有樂的,純粹是黑的,所以黑黑業指的是地獄的業。餘欲界業,若善若惡,皆名雜業。以地獄異熟唯不善業感故,順彼受名黑黑業,餘欲界異熟,通善惡業感故,順彼受名黑白業他的依據在哪裏呢?他說地獄的業是純粹的黑業,沒有善的,純粹是不善業感的。根據它能受,順彼受,就是根據它的業來說,叫黑黑業。當然了,地獄受的果,也純是苦,沒有樂的,所以叫黑黑業。而其他的欲界的業,異熟果呢,不管你是黑業也好,白業也好,感的果都叫黑白業。因爲它不像地獄一樣純粹是不善的,它總是有點善、有點惡,雜在裏邊。那麼所以說,除了地獄業叫黑黑業之外,其餘欲界的業,管你是善的、惡的,都叫雜業,都叫黑白業。這是跟前面不一樣了。前面欲界的善業叫雜業,這是說地獄的業除外,其餘欲界的業都叫雜業,這是一種說法。

92B)第二種說法,有說欲見滅,餘欲業黑俱,另外一些論師說,欲見所斷業(你們有沒有一個?這個字可能是多餘的,欲見所斷業),欲見道所斷的業,叫黑黑業。餘欲修所斷業,一個見所斷,一個修所斷,兩個對起的。其餘欲界修所斷的業,叫黑白業,就是黑白。謂見所斷業,無善雜故,見所斷的業,純粹是黑的,沒有善的雜在裏邊,叫黑黑。其餘修所斷的業,有善有不善,叫黑白,雜業。

這是兩種說法,黑業跟雜業的,前面加起來,一共三種說法。當然,前面是有部的正規的說法,後面是其他的論師有這麼說法,但是《俱舍論》裏邊把它引過來,也有參考價值,所以把它也引一下。

這個業品,我的看法呢,不是很難,好像速度是快一點,因爲再講也沒有什麼講的了,無漏道的四法忍那一段,講得我感到已經是太多了。我們以前在福建講,好像沒有講那麼多了,因爲我們這裏情況不一樣。他們都是老的,從開學到畢業都是這麼幾個人,中間流動的僅僅是一兩個人,極少數,所以插進來的人不多。而這裏卻是一年之後,基本上都變掉了,都是陌生人了,這個東西講起來,實在是吃力的了。前面都沒有聽過的,最早的是從沙彌戒開始,沙彌戒聽到的,大概只有一個人吧!你們聽了沒有?你們也聽了的。但是中間你們又沒有聽到,中間也漏了一些。那麼其他的,比較早一點的,某某師,他們《俱舍論》跟《印度佛學史》是聽了,但是前面又沒有聽,反正從頭聽到底的人,恐怕只有一個人。這個是,你想,這個教學是困難的了。那麼再過一段時間,又不知怎麼回事了。這個教學是困難,出人才難也難在這裏,學了一點就跑掉了,沒有學的又來了。重教吧,那個時間,你老在這麼等,儘等在那裏,學了一輩子,還是一個幼兒園,這個就麻煩了。幼兒園不斷的新學生來了,儘講低的也不行,講高的,新來又沒有辦法接受,這個只有靠自己補了。

 

   乙八   明三牟尼等

從此第八,明三牟尼等。論云:又經中說,有三牟尼,又經中言,有三清淨俱身語意,相各云何?頌曰:

無學身語業  即意三牟尼  三清淨應知  即諸三妙行

從此第八,明三牟尼等經藏裏邊還有三牟尼,這又是什麼意思?我們說釋迦牟尼嘛,怎麼三牟尼,三個釋迦佛啊?這不是那個意思。那麼經裏邊,又是三牟尼。又經中言,有三清淨俱身語意有三個清淨生起,同時的身語意,相各云何就是一個三牟尼,一個三清淨,反正是經裏邊有這麼兩個名字,要解釋一下。

頌曰:無學身語業,即意三牟尼,三清淨應知,即諸三妙行無學,阿羅漢或者是佛,他的身語業,無學的身業、語業,再加上,不是意業,這個不一樣。就是意識,就是心王。身業、語業就是業,意業是思心所,一定要搞清楚。無學的身業、語業,跟無學的意,這個加起來就是三牟尼。

下邊三清淨,三清淨應當知道什麼呢?就是三妙行。三妙行又是什麼呢?下邊還要講。

 

釋曰:牟尼者,此云寂默。無學身語業者,謂身語二牟尼也。即意者,第三意牟尼也,謂即意名牟尼,非意業也。勝義牟尼,唯心爲體,相隱難知,謂由身語離眾惡故,可比知心,故此身語,有比用故,立爲牟尼。意業非是勝義,復非能比,故非牟尼。又身語業,是遠離體,意業不然,無無表故,由遠離義,建立牟尼,是故即心,由身語業,能有所離,故名牟尼。

釋曰:牟尼者,此云寂默什麼叫牟尼呢?寂默叫牟尼,一切煩惱、惡果的喧雜都沒有了,最清淨的,所以叫牟尼。

無學身語業者,謂身語二牟尼也三個牟尼,身牟尼、語牟尼、意牟尼三個,身語意三個。那麼身牟尼是什麼?是無學的身業。語牟尼是什麼?無學的語業。那麼意牟尼什麼?無學的意業--不對,這不能照搬了。無學的意,不是意業。第三個意牟尼,就是無學的意,心王。謂即意名牟尼,非意業也就是那個意(心王、第六意識)叫牟尼,不是意業。意業是思心所,不能兩個扯起說。心王的意就是意牟尼。不要說身業是身牟尼,語業是語牟尼,意業是意牟尼,三個不是這麼的。什麼原因下邊要講的。

勝義牟尼,唯心爲體真正的勝義的牟尼,真實的、最殊勝的牟尼就是心了。相隱難知這個心我們看不出來的,這個相很隱,也不容易知道,由什麼表現出來呢?由身語來表現。謂由身語離眾惡故,可比知心因爲身語沒有惡,就可以推度這個心也是乾淨的。所以我們說心乾淨,你不用身語來表現,怎麼知道你內心乾淨呢?有的人就是反對,佛教很多是什麼形式主義,裝模作樣的幹什麼?你心裏清淨,不是裝模作樣的做,怎麼知道你心清淨呢?你亂七八糟做,難道是好嗎?

我們就感到有的地方講安居,他說:唉,你們安啥個居了?裝模作樣的,三個月不出去,你們根本沒有用功嘛。你這個,開始做羯磨了,什麼磕頭了,做了半天,你又沒有三個月用功。三個月下來,你又沒有見道,也沒有成了什麼果,你不是白白地搞一些事情,這個形式主義不要了。不要了好不好?我們說形式主義當然不好,你要把形式充實內容,並不是把形式也不要。形式是心的表現,沒有形式,心就沒有。形式不夠,要充實,不能把形式抹掉。形式抹掉了,心裏東西也抹掉了,那什麼都沒有了,什麼叫安居也不知道了。這個就是滅佛法的一端了。把佛法裏邊的安居滅掉了,這是滅法的罪有啊!我們不要看到這是小事情,你們好像講得很有道理,這是形式主義,不要了。那麼這個袈裟飄來飄去的,走路不方便,不要了,形式主義,穿西裝好了,你去穿吧,穿西裝,以後人培福的袈裟見不到了,和尚也看不到了,都是在家人了。頭髮剃得光光的不好看,留起來好了,這些就是在家人,你搞啥東西?你出家人,佛的形象就沒有了,就是滅法了、滅僧了,這是把僧都滅掉了,所以說這都是在滅三寶了,你還不知道。

身語,就是表現我們心的。心你怎麼拿得出來呢?看不出來,就從你身語上看,所以說看你的人好不好,就從身語上看。我們走路就是要威儀的,說話就是要斯文的,不是粗聲粗氣的。你說:這是形式主義,我只要心好就是了,話隨便點沒有關係,走路也馬馬虎虎,也沒有關係。你這樣子,心怎麼好呢?你行動就這麼差,你心好在哪裏呢?心好,就在行動上表現出來的,這個道理很簡單。但是一般人就是爲了方便自己,來一些借口:只要心好嘛就好了,這些裝模作樣的不要做了。這是滅法,都是滅法的事情。形式要做,但不單是形式,要把內容充實起來,把心裏建設起來,這才是真正的佛法,離不開形式的。

謂由身語離眾惡故,身業、語業沒有惡,都是善的,這個可以推度他心也是善的,清靜的。故此身語,有比用故,立爲牟尼正因爲身語有這個推度的作用,從身語上可以看出他的心,所以身語也叫牟尼。真正的牟尼是心,心你看不到,從身語上來看了。

所以說,意業非是勝義,復非能比,勝義是無漏的;意業是思心所,它不是勝義。勝義我們前面講過,是常是善,意業並不是這個東西。復非能比,意不同,意是勝義,意業這個思心所,它不是勝義,它也不能比度。你說身語裏邊可以看出你的心殊勝,心清淨,思心所你又看不到,所以說意業不能比度心,不能比度意。勝義牟尼只能從身語上表現出來,所以說意就是殊勝的勝義的牟尼,意牟尼;身業、語業能夠表現意的清淨的,也叫牟尼,身牟尼、語牟尼。而意業,它本身不是勝義牟尼,又不能推度出心的清淨,所以說意業不在三牟尼之內。這就是爲什麼不是三個業,就是這個道理。因爲,意業非是勝義,復非能比,本身不是勝義,又不能比度出心的勝義牟尼來,所以說故非牟尼,意業不是牟尼。那麼這個三牟尼就講好了。

又身語業,是遠離體,意業不然再講一層,身語業,有表業、無表業,是遠離的體,就是戒的體(遠離是戒),身語業是遠離的體,意卻不是。無無表故,意業沒有無表色。由遠離意立牟尼正因爲它是遠離,所以叫牟尼。所以身語業有牟尼,意業沒有無表色的,它也不叫牟尼。這也是一層意思,但是主要的還是前面那個意思。

是故即心,由身語業,能有所離,故名牟尼就這個心,由身語業,能夠有所離的,就是有戒的遠離體的,叫牟尼,心是牟尼,身語業能夠有遠離的,也叫牟尼。

 

唯於無學立牟尼者,諸煩惱言,永寂靜故,煩惱喧諍,由如言也。

唯於無學立牟尼者,那麼其他的聖者能不能叫牟尼呢?爲什麼一定要無學呢?諸煩惱言,永寂靜故所有的煩惱永遠熄滅了,沒有了。其他的聖者煩惱還沒有斷完,煩惱雖然是斷了不少,但是沒有斷完,還有一點煩惱的喧雜還在。而無學什麼煩惱都沒有,永遠是清淨、寂靜,所以說要無學的意跟身語業才叫牟尼,其他的還稱不上牟尼。那麼釋迦牟尼佛,牟尼,那就是名副其實的,一切煩惱都永遠熄盡,牟尼,這是真的牟尼。

煩惱喧諍,由如言也,他這裏說諸煩惱言,永寂靜故,爲什麼說煩惱言呢?煩惱又不是說話嘛。他說煩惱呢,喧諍,煩惱起來的時候,就像吵吵鬧鬧的說話一樣的,這個比喻,這個是比喻的意思。由如言,好像說話一樣。我們到茶館,或者街上去,喳喳喳噪的,聽了都頭痛,這個煩惱就是這麼一回事情。這個煩惱,那個煩惱,一天到晚,把你攪得頭昏腦脹的,所以他用個比喻,叫,這個很恰當。

那麼這是三牟尼全部講完。兩層,一層是能夠比用的叫牟尼,真正勝義牟尼是意,沒有問題。身語業叫牟尼,意業不叫牟尼。他它用兩層意思來講。

 

三清淨應知,即諸三妙行者,諸身語意,三種妙行,即名三清淨。此三清淨,通有漏善及無漏善,有漏暫離垢,無漏永離垢,故皆名清淨。

什麼叫三清淨呢?應知即諸三妙行者,諸身語意,三種妙行,即名三清淨。此三清淨,通有漏善及無漏善,這個三清淨,不僅僅是無漏的,有漏的善也在裏邊。

有漏暫離垢,無漏永離垢,故皆名清淨有漏的善法,暫時離開那些垢(煩惱的垢),無漏的善法永遠離開煩惱的垢。只要離垢都是清淨,你暫時離一下也好,比不離總好得多啊。所以說三清淨范圍就廣了,不像三牟尼都是無漏的。三清淨,只要是善的,善的身語意,不管是有漏善、無漏善,只要是能夠離垢的,暫時離也好,永遠離也好,都叫清淨。那麼說了半天,三妙行叫清淨,什麼叫三妙行?還沒有交待,下邊跟着馬上就講。

 

   乙九   明三惡行等

從此第九,明三惡行等。論云:又經中說有三惡行,又經中說,有三妙行,俱身語意,相各云何?頌曰:

惡身語意業  說名三惡行  及貪瞋邪見  三妙行翻此

從此第九,明三惡行三惡行之後,就反襯出三妙行來了。論云:又經中說有三惡行,又經中說有三妙行,俱身語意,相各云何前面講了三妙行,這裏馬上就給你解釋什麼叫三妙行。經裏邊講三妙行,當然跟三惡行對起講了。經裏邊說有三惡行,又經裏邊說三妙行,三妙行同時生起的身語意,這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頌曰:惡身語意業,說名三惡行,及貪瞋邪見惡的身業、語業、意業,就是三惡行。但是惡的意業裏邊還要加一個貪瞋邪見,所以說意惡行,除了惡的意業之外,再加貪瞋邪見。那麼三妙行就好講了,三妙行翻此,反過來就是三妙行。

 

釋曰:三業不善,名三惡行。意惡行中,非直意業,及取貪瞋邪見,亦名意惡行。三妙行者,翻三惡行,謂身語意一切善業,及非意業無貪無瞋正見也。

釋曰:三業不善,名三惡行身口意三業,不善的叫三惡行。意惡行中,非直意業這個裏邊范圍寬一點,身業、語業是不善的,叫身惡行、語惡行,而意惡行卻不但是意業的不善,還要取貪、瞋、邪見,也叫意惡行。意業裏邊,不善的意業,還要加上貪、瞋、邪見,這三個加進去,都叫意惡行,那意惡行的范圍超出意業。那麼三惡行講過之後,那麼三妙行就很簡單了。

三妙行者,翻三惡行三妙行是善的。謂身語意一切善業,一切善業,那麼再加上非意業的無貪、無瞋、正見。三惡行裏邊,意業之外加貪、瞋、邪見,那麼三妙行除了善的意業之外,再加上無貪、無瞋、正見,針鋒相對。一個是三惡行,一個是三妙行,知道三惡行,也知道三妙行,這裏就是把前面的三清淨才講透。因爲前面說三清淨就是三妙行,那麼三妙行是什麼還沒有講,這裏就把三妙行也講了。兩個湊起來,就是把三妙行、三惡行、三清淨,全部講清楚了。

下邊是業道,今天我們不想講那麼多,但開一個端,介紹一下什麼叫十業道。這個大家聽得很多了,殺、盜、婬,貪、瞋、邪見,還有妄語(離間、綺語、惡口、兩舌),這個十業道,我們講得很仔細。這個十業道,基本上講的方式,就是律藏的方式講了。所以說我們第一次在廈門講《俱舍》,他們是二年制,當然學好了就完了。後來他們去考北京,廈門去了兩個人,都考上的。那麼他們考的時候,有些問題出的是戒律方面的,他們都答了。他們那個教務長就問了:你們是不是學過戒律的啊?戒律學得很好。他們說:我們沒有啊。沒有怎麼答得下來?他們說《俱舍》有。 《俱舍》裏邊三藏都講。前面講過的,《俱舍》是論藏,但是並不只講論藏,也有講律藏,還有講經藏,都有。所以這裏邊,律藏的東西講了很多。十業道,我們把科念一下。

 

   乙十   明十業道

   丙一  明業道體性

從此第十,明十業道。就中:一、明業道性,二、明業道名義,三、義便明斷善,四、明業道俱轉,五、明約處成業道,六、明業道果。就明業道體中:一、正明業道體,二、明業道差別。

從此第十,明十業道,這是另外一科。那麼你們復習就到前面爲止。下面的,我們重點在明天說。前面那一些,講了很多業,業裏邊,三業、四業、五業等等的,又是能治的、所治的,還有其它的名字,叫三清淨、三牟尼、三惡行,還有曲、穢、濁三業等等,經上出現的業的名字,基本上都給你們介紹了。那麼到底每一個是什麼回事,都要搞清楚,以後學經才有辦法。我們前面序裏邊說,《俱舍論》是四阿含的鑰匙,也是發智六足的關鍵,關鍵也是鑰匙的意思。那麼這個就是說,學了這部《俱舍論》,學發智六足乃至四阿含都不費勁了,再說三藏十二部,也是思之過半,一大半就知道了。學《俱舍》一部論,可以把三藏十二部的一大部分都知道了,這是便宜事情。但是偏偏有的人不學,這是很可惜了。

十業道裏邊先說業道的性,再說業道的名義。三、義便明斷善,順便講斷善根的事情。四、明業道俱轉,五、明約處成業道,六、明業道果,這個一共分六科。再裏邊講的,下邊就是什麼叫虛誑語,什麼叫離間語等等,都講得比較仔細的。那麼殺,還有先是殺,不與取,殺盜婬妄等等,都是講得比較仔細的。那麼很多的意思,其它的書上沒有見的,就是關於自殺之類的有沒有罪等等的,這個裏邊都講的有。

今天我們開始的時候早一點,我們就講到這裏。

 

 

第八十四講(第241頁上第6行-第244頁下第14行)

 

《俱舍論頌疏》。昨天我們講到三妙行、三惡行,今天講十業道。十業道包括善的十善業道,跟不好的十惡業道。

 

   丁一  明業道體

且第一明業道體者,論云:又經中言,有十業道,或善或惡,其相云何?頌曰:

所說十業道  攝惡妙行中  麤品爲其性  如應成善惡

先講第一,明業道體。論云:又經中言有十業道,或善或惡其相云何?反正我們說論都是解經的,經上有的名相,有的那些意義,它一個個都要講。講業的時候,前面三業講了很多,四業、五業,乃至八種都講了,現在就是還有一個十業道,十個,經上經常說的,也需要解釋一下。十業道裏邊,有善的十善業道,也有惡的十惡業道。其相云何,它們是怎麼的說法?

頌曰:所說十業道,攝惡妙行中,麤品其性,如應成善惡,他講的次第都是有規律的,他前面講到妙行、惡行,跟著就講十業道,因兩個有直接關係。所以說,我們看《俱舍論》的組織很嚴密的,一環扣一環的,前面講的後頭接下去給它發展,前面沒有講的,後頭馬上就補上去。所以這個《俱舍論》,仔細看的話,基本上它自己都有解釋。

那麼所謂十業道,經上所說的十業道是什麼呢?前面說的惡行、妙行裏邊,麤品,就是最麤顯的、最厲害的,最麤重、最特別顯著的那些其性,它的體性就是這個。那就是說,惡行跟妙行裏邊最重的,就攝了十個業道裏邊。

如應成善惡,如其所應,惡行裏邊就是十惡業道,妙行裏邊的就是十善業道,如應,如其所應成善的,成惡的,就看是妙行裏邊所攝的,或者是惡行裏邊所攝的。

 

釋曰:所說十業道者,標也,謂經所說十業道也。攝惡妙行中,麤品爲其性者,出體也。三惡行及三妙行中,若麤顯易知,攝爲十業道也。如應成善惡者,屬當也。如其所應,攝前妙行,名善業道,攝前惡行,爲不善業道。

釋曰:所說十業道者,標也,這是標出這個十業道的名字,經上所說,不是一般所說,經上經常講到的十業道是什麼?下邊就解釋了。

攝惡妙行中,麤品其性,這個經上所說的十業道,它體性什麼?就是惡行、妙行裏邊麤顯的,就是比較重的,是它的體性。三惡行及三妙行中,若麤顯易知,攝十業道也,就是說三惡行或者三妙行裏邊最麤顯的,也就是最大的了,在這個善裏邊說,是最高級的善,在惡裏邊說,是最重的惡,這個麤顯易知,就把它攝在十業道裏邊。

如應成善惡者,屬當也,就是哪一個屬於哪一個。如其所應,妙行裏邊,就攝於十善業道,假使是攝惡行的,就是十不善業道。

 

言麤品者,簡非麤顯。身惡行中,加行、後起罪,及飲酒、打、縛等,此非麤顯,雖是惡行,非業道攝。令他有情斷命、失財、失妻妾等,此相麤顯,說爲業道,令遠離故。語惡行中,加行、後起罪,及輕染心語,所謂輪王、北洲,染心歌詠等[2],或行誑等,闕緣不成,是語輕也,此非麤顯,非業道攝。意惡行中,思非業道,夫言業道,與業爲道,思即是業,不可自體爲自體道,是故惡行思,非業道也。輪王、北洲貪等是輕,亦非業道。身妙行中,加行、後起善,及離飲酒、施供養等,語妙行中,謂愛語等,皆非麤顯,非業道攝。意妙行中,謂諸善思,是業非道,故亦非業道攝也。

什麼叫麤品?言麤品者,簡非麤顯,身惡行中,加行後起罪,及飲酒、打、縛等,此非麤顯,雖是惡行,非業道攝,這裏說十惡業道就是包括三惡行麤顯的,十善業道攝那些三妙行裏邊麤顯的。

什麼叫麤顯?簡非麤顯,麤顯,麤品的話,就是簡別那些不麤的要除掉。什麼叫不麤的?不麤顯的是什麼?簡非麤顯,不是麤顯的除開,就是麤顯的。那麼哪些不是麤顯的呢?身惡行中,就惡行來說,加行後起罪,及飲酒打縛等,業道我們前面說過的,業道它根本罪的時候,就是十業道裏邊,這是最麤顯的、最重的;那麼它的加行、它的後起不屬於最重的,所以說不攝在這個業道裏邊。那麼還有輕的罪,飲酒、打、縛,沒有殺。殺,斷命,那就是重的,單是打縛沒有殺害,那就是不算重,那也不攝在業道裏邊。

還有,假使行殺,但是對方沒有命終,假使他是重傷,命沒有終的話,那麼這也屬於加行。因根本罪的話有幾個條件,起了加行是一個,但是還要他命終,對方命終,才成就根本業道。那麼單是起了加行,想殺,但是對方沒有死,這個也不算麤重,只屬於加行裏邊。所以這些屬於加行也好,後起也好,或者輕的罪也好,都不是麤顯的,不是最重的。雖是惡行,非業道攝,雖然它也是惡行,是不好的,但是十惡業道裏邊,就不包在裏邊了,因十惡業道是最麤顯的才包進去。

那麼哪些該包進去呢?令他有情斷命失財,失妻妾等,此相麤顯,說業道,令遠離故,哪些身惡行呢?身三,殺、盜、。殺,斷命;盜,使他失財(盜而沒有失財,你想盜,盜不成,那麼還不算重,盜了之後,成功了,把它偷走了,那麼失財,對方就失去財物,那就是重的);另外是邪,使他的妻妾受到損害了,他的妻妾損失了,那麼這個也屬於重的。

所以說要對方受了最大的損失,或者是斷命,或者是失財,或者是失妻妾,(93A)這樣子的話,才算在業道裏邊。這是身三,身有三個,殺、盜、。但是沒有到根本的,加行也好、後起也好,或者輕的,都不在業道裏邊。

什麼要說業道?令遠離故,就是要使大家遠離這個壞事。輕的,那個不是頂壞,不攝在業道裏邊。最重的業道一定要遠離,那麼輕的,第二步再說。

語惡行中,加行後起罪,及輕染心語。所謂輪王,北洲染心歌詠等,或行誑等,闕緣不成,是語輕也,此非麤顯,非業道攝,那麼身三說過,語四,語裏邊輕的染心語,就是綺語了,而加行罪,我們說妄語、惡口、兩舌跟綺語這四個,它的加行,沒有到根本。根本有條件的,對方理解,你話也說好了,什麼東西,達到目的了,這是根本罪。加行,說了對方不了解,或者說不清楚的,那麼這些都不算根本罪。後起,根本以後的事,那也不算業道。那麼輕的罪,我們說輕的染心語,本來是染污的心發語,是綺語,是屬於口惡,但是比較輕的。輕的染心語屬於哪一類呢?輪王,轉輪聖王,或者北俱盧洲,他們裏邊,那個時候的染心的歌詠,以染污的心唱歌這一類的比較輕。那就是輪王、北洲地方的染污心的歌詠,屬於輕的;那麼我們這個地方的那些黃色歌曲,重的,不是輪王、北洲了。輪王出現,一般人都行十善業道,行十善的,那個時候,染污心很輕,偶爾有些歌詠之類的,他也不是很重的染污心,這個不在業道裏邊。但是我們現在,不是輪王時期,也不是北洲,那個黃色歌曲卻不是輕的。

或行誑等,闕緣不成,要行虛誑語,,就是包括惡口等等,想做這些口惡,沒有到根本,緣闕不成,因緣闕一個,或者是對方不了解,或者你自己沒有說清楚,反正口惡的是有幾個條件,或者你不是染污心的,不是安心的,這些因緣不夠,犯根本的條件不夠,屬於加行,那麼這也不屬於業道。這是口四裏邊的。

下邊是意。意惡行中,思非業道,我們說意惡行裏邊,意業就是這個思,意就是思,思不是業道,就是惡的思心所,不算業道。什麼?夫言業道,前面講過的,與業道,思即是業,不可自體自體道,是故惡行思,非業道也,這個就是說,前面三惡行有意業,也在這裏邊,就是思心所了。但是在講業道的時候呢,思心所,惡的思心所,這個意業不算業道。並不是說它輕,因業道的意思是什麼?前面講過的,它與業道,這個業在它的這個地方通過,叫業道。那麼思心所本身就是業,本身是業,本身又不能做道。業自己做道,那不成的,業跟道必是兩個東西。那麼它既然是業,就不能做道,不能稱業道。所以思心所,即使最惡的思心所,業道這個名字它不符合的,所以不攝在業道裏邊,所以惡行思不是業道。那麼哪些呢?就是貪、瞋、邪見,這屬於業道。所以十惡業道裏邊,我們就是身三,口四,還有意三,意三就是貪、瞋、邪見,這十個東西屬於業道,惡行的思不在業道裏邊。

輪王北洲貪等是輕,亦非業道,前面說的輪王、北洲裏邊,他們的歌詠,染污的心輕,他們裏邊的意業,貪、瞋、邪見都輕,那麼這不算業道。輪王時,我們說在世界上,最最理想的社會,我們古代中國的所謂大同世界,也是我們所謂烏托邦,海外的烏托邦,這些都是屬於最理想的社會,輪王就是那樣的情況。那時候,老百姓全部行十善的,所以這個時候的貪、瞋、邪見這些心,都是很輕的,這些不能算在業道裏邊。那麼這是惡行講完了。

身妙行中,加行後起善,及離飲酒,施供養等,這個是輕的,身妙行裏邊加行善、後起善,沒有到根本的,它的加行,或者根本以後的後起,跟著後邊做下去的,這些屬於輕的,不攝於業道裏邊。那麼離飲酒,不飲酒,這不是重點,遮罪了,遮罪不是性罪,所以那些也不攝在業道裏邊。供養、布施等等,這些都是妙行,但不是最重大的,也不攝在業道裏邊。這是身。

語妙行中,謂愛語等,皆非麤顯,愛語等,等就是說愛語、和合語、如實語等等,這不是最麤顯的,也不攝在業道裏邊。當然了,這個裏邊,加行、後起,它沒有說,也不包括在業道之中,要根本的才是業道。

意妙行中,謂諸善思,是業非道,故亦非業道,那麼意善妙行裏邊的,善思,就是善的意業,跟前面一樣,思本身是業,業就不能做道,思又是業又是道,那就是矛盾的。業在那裏通過,這個道才叫是道,那麼它本身就是業,不能做道,所以說意的妙行的善思也不能叫業道。

那麼什麼叫業道呢?無貪、無瞋、正見,這是三業道裏邊的意三,反正十惡業道的對立面就是十善業道。把它體講了一下,具體的哪一些東西也講了,哪些屬於業道裏邊,哪些簡別不屬於麤顯的,不在業道裏邊的,基本上也講過了。

 

   丁二  明業道差別

   戊一  明表無表

   己一   約根本明

從此第二,明業道差別。就中:一、明表無表,二、明三根,三、明依處,四、問答分別,五、明業道相。就明表無表中,分二此處廣化本無:一、約根本明,二、約前後辨。且初約根本明者,論云:十業道中,前七業道,爲皆定有表無表耶?不爾。云何?頌曰:

惡六定無表  彼自作婬二  善七受生二  定生唯無表

業道差別,裏邊又分好多科。明表無表,表色、無表色;三根依處問答分別業道相成,這個後面都會講。

先說表無表,一、約根本明,二、約前後辨。且初約根本明者,第一科。論云:十業道中,前七業道,皆定有表無表耶,問題就是說,十個業道裏邊,前七個業道(就是身三口四),身三口四,它是不是一定有表業,也有無表業的?不爾,回答是不是的。那麼云何,到底怎麼回事?

頌曰:惡六定無表,彼自作二,善七受生二,定生唯無表,這一個頌四句,把這個問題全部解決。惡六定無表,惡的,惡業道有六個,決定是有無表色的。彼自作,假使這個十惡業道,他是叫人家幹的,無表色有,表色不一定有。但是自己幹的,那就是二,表、無表都有,所以彼自作二。下邊,邪決定是兩個,表、無表都有,邪不能叫人家代做了。那麼善的業道裏邊,七受生二,七個善業道,身三口四,假使受別解脫戒,從受而生的,那就是兩個,表、無表都有。我們受戒的時候,問答、羯磨,那些是表業,產生的戒體就是無表業,無表色,這個表、無表都有。受生的有二個,簡別不是受生的,那就是處中的無表,那就是不一定兩個都有。定生唯無表,定共戒只有無表色,在定裏沒有表業的,定中不能說話,也不能做事情,那麼只有無表,沒有表。那麼這幾話就把身三口四的一些善的、惡的,乃至定中的都講了:無表有沒有,表有沒有。這個頌子是很精練。

 

釋曰:惡六定無表者,謂殺生、不與取、虛誑語、離間語、麤惡語、雜穢語,如是六種,定有無表。表有無不定,若遣他爲根本成時,自表無故,唯有無表。

釋曰:惡六定無表者,六個惡行,就是身三口四,不包括邪,邪必定要自己做的,所以兩個都有。這六個可以叫人家做,叫人家做就不一定自己有表業,但是無表色卻是有的。謂殺生、不與取、虛誑語、離間語、麤惡語、雜穢語,身三裏邊沒有一個邪,因不能叫人家代了。那麼語業裏邊,四個全的,虛誑語、離間語、麤惡語、雜穢語。這個六種的業道,定有無表,無表色決定有,因它是重的、麤顯的,有無表色。

表有無不定,表色有沒有,不一定。怎麼樣子不一定呢?若遣他根本成時,自表無故,沒有無表。假使叫人家做,假使叫人家去殺人,或者叫人家去偷,或者叫人去打誑語,教人家去罵人,這一類,當他罵的時候,對方理解了,根本成了,而他自己沒有罵,那個時候表業沒有,無表色有。責任逃不了,自作教他,這個罪都有的,無表的罪有,但是表業,他沒有做。不管你做不做,反正你無表是有的,因你教人家做了,你教他做,一樣的有罪。所以這六個,表業不一定有,而無表色決定有。在什麼情況之下沒有表業?教人家做,根本業道成的時候,自己沒有表業,自己也沒有罵,自己也沒有拿刀去,所以說這個表業是沒有,但是無表有。這就是說,只無表沒有表業的,就是這六種。惡的業道裏邊,這六種業,叫人家做的時候,只無表業,沒有表業。

 

彼自作婬二者,一彼自作二也,二婬二也。彼自作二者,彼六惡業,自作有二,謂表無表,正起表時,彼便死等。論云:後方死等,與遣使同,根本成時,唯無表故解云:持刀殺怨,正下刀時,是身表業,起表之時,怨命未終,起表已後,怨命方終,名後死等,唯有無表,表已無故也。婬二者,邪婬必有表無表也,謂要自作方受樂故,非遣他爲,如自生喜

那麼另外,假使自作,彼自作二,假使這六個東西,他自己做的,那麼自己殺的,拿刀去殺,對方命斷了,無表業也有,表業也有,這是二。那麼盜、虛誑語、離間語等等同樣。這六個叫人家做,祗有無表,沒有表;假使自己做的話,表、無表都有。那麼這是第二句的彼自作二。另外一個,,它是分兩個,這一句裏邊,自作跟是兩回事情。彼自作,講前面這六個自己做,那麼表無表兩個都有;邪是兩個都有,所以說他這裏分兩個:一、彼自作二,二、二也,這一句話要分兩句看。

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