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净土专题

空悲虎溪月,不见雁门僧——缅怀净土宗初祖慧远大师

2016-12-06 01:30:14 分类:净土专题 575次浏览

        

        空悲虎溪月  不见雁门僧


        ——缅怀净土宗初祖慧远大师


 “本端竟何从?起灭有无际。一微涉动境,成此颓山势。惑想更相乘,触理自生滞。因缘虽无主,开途非一世。”这首《报罗什法师偈》[1],不仅文字清朗典雅,更有深奥微妙的佛理蕴含其中。此偈乃东晋高僧慧远大师与来自西域的译经家鸠摩罗什大师在书信往来、探讨佛法教理时所作。当时的慧远大师,居于庐山西麓的东林寺,与鸠摩罗什大师所居之长安逍遥园译场,作为南北两大佛教中心,遥相呼应。


晋太元九年(公元384年),慧远大师来到庐山,最初居于西林寺,后在西林寺之东创建了东林寺。“东林北塘水,湛湛见底青。中生白芙蓉,菡萏三百茎。白日发光彩,清飚散芳馨。”白居易诗中描述的便是东林寺的白莲。当年慧远大师率众在寺前凿东西两池,遍种白莲。白莲,出污泥而不染,清雅脱俗,寓意美好,见者则思西方净土“青色青光,白色白光”之莲花。



太元十五年(公元390年)[2],慧远大师在东林寺主持了一次集会,与刘遗民等一百二十三人,同在般若台精舍无量寿佛像前发愿精进念佛,以期往生西方。此次集会在中国佛教史上称为“结白莲社”,或简称“结莲社”,并确认为中国净土宗之始。而净土一教后来之立宗,也因之而又称为“莲宗”。净宗十三祖印光大师曾作赞曰:“肇启莲宗福震旦,畅佛本怀垂方便。”


慧远大师的师父——道安大师生前曾向前秦王苻坚举荐过鸠摩罗什法师,不幸罗什法师长期阻于凉州;后来罗什法师赶到长安时,道安师已殁,鸠摩罗什法师不胜悲恸,恨未相见。鸠摩罗什法师到长安后,开始了伟大的译经工作。公元402年,几乎家喻户晓的《阿弥陀经》汉译本问世,成为净土五经之一,是净宗行人必修的早晚课。


慧远大师“孜孜为道务在弘法,每逢西域一宾辄恳恻咨访”,“闻罗什入关,即遣书通好”[3],一听说鸠摩罗什大师入关中,慧远大师立即遣弟子道生、慧观、道温、昙翼等赴长安,以师事之,学习龙树系的空观大乘,又常以书信与罗什往返研讨义理。“远翘勤弘道懔厉为法,每致书罗什访核经典,什亦高其胜心万里响契。”[4]


慧远大师提出数十条佛学疑问,向鸠摩罗什大师请益。罗什大师接到慧远大师的信,即时答复,今存十八章,即《大乘大义章》,共分三卷十八章。上卷有六事,中卷有七事,下卷有五事,内容以罗什大师的复书占绝大部分,所以又称《鸠摩罗什法师大义》。在书信中,二位大师讨论的问题很多,涉及到大乘要义的各个方面,着重在三个方面:一是“法身”问题,二是“色法”和“有为四相”等问题,三是“实相”、“法性”问题,其中法身问题讨论得最多。


鸠摩罗什大师在回答之中,从大乘与小乘对名词概念的不同解释,到宇宙万物的生成、法身的实质、涅槃实相之理、乃至大乘与小乘的异同等问题,都按大乘佛教中观学派的观点作了介绍和阐述,比较全面地介绍了古印度佛教的基本理论,特别是宣传了中观学派的空观。


从这些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慧远大师于行持上虽偏弘净土,发愿临终往生西方,但在佛法教理的学修方面,大师从不懈怠和轻慢。慧远大师博览群典,孜孜不倦于教理的研究学习,可见教理的学习对于净宗行人往生净土是十分重要的基础。


慧远大师所集会的白莲社,其念佛依据的经典主要是《无量寿经》和《般舟三昧经》。大师曾因《般舟三昧经》中引梦喻来解释念佛三昧,而产生疑问:念佛三昧,定中见佛,是定中佛?外来之佛?鸠摩罗什大师答:见佛三昧有三种:一者菩萨或得天眼天耳,或飞到十方佛所,见佛难问,断诸疑网;二者虽无神通,常修念阿弥陀等现在诸佛,心住一处,即得见佛,请问所疑;三者学习念佛,或已离欲,或未离欲,或见佛像,或见生身,或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是三种定,皆名念佛三昧[5]。


当时,鸠摩罗什大师对慧远大师的见地是十分佩服的,称慧远大师是“东方护法菩萨”。在涅槃常住的说法尚未传入中土时,慧远大师即主张佛是常住不变的,并撰写《法性论》,说明究极之道是常住不变的。罗什大师阅此《法性论》后,认为慧远大师虽尚未见到经典,但其主张都契经契理,并给予很高的赞叹。    或许有人会问:以慧远大师的境界,为何还要这般辛苦地学习经教、钻研教理?只要持名念佛不是就可以了?一样可以往生西方净土。见到阿弥陀佛后不就什么都明白了,“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嘛!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往生西方净土的原理。“蕅益云,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乃千佛出世不易之铁案也。能信得及,许汝西方有分[6]”。印光大师亦云:净土法门,以信愿行三法为宗[7]。


但是,这个“信”从何而来呢?我们来看印光大师的回答:“汝之不一心,由于心无正见。无正见,故无真信切愿。有真信切愿,未能一心,亦可往生。无真信切愿,纵能一心,亦难往生。以往生由仗佛力故也。[8]”


那么,正见又从何而来?不经过闻思修,是不可能得到正见的。佛陀所说的一切教法都有着闻思修之次第,净土宗当然不会例外。



不学经教,不闻思,行而不解,只是迷信。古德说:“行而不解,增长无明。”不但无功,反而增过。在我们心中,其实存在着很多的疑。“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真的有西方极乐世界吗?“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9]”——临终十念,阿弥陀佛真的会来接引我吗?阿弥陀佛长什么样子?……平时若不下功夫闻思,则得不到正见,那么这些疑惑终将无法解决,临终时它们会以各种面目出现,障碍我们往生。而念佛之人,最怕临终退失。


如果能以慧远大师学习教理的精神为楷模,数数闻思娑婆世界的苦苦、坏苦、行苦,以及极乐世界种种依报和正报的庄严,我们必能真正厌离娑婆而欣求极乐,真正做到深信、切愿、力行。

以慧远大师于精进念佛的同时亦孜孜学习教理的原则为指导,莲社一百二十三人,均有往生净土的瑞相。“若终公之世,三十余年之内,其入莲社而修净业,蒙接引而得往生者,则多难胜数也。[10]”


关于慧远大师的圆寂,有记载是“圣众遥迎,临终付属,右胁而化[11]”,亦有记载是“端坐入寂”[12]。宋朝僧人释戒珠编撰的《净土往生传》,大概是最早详细并清晰记载了大师圆寂情形的传记。书中说大师在最初居庐山十一年间,曾三睹阿弥陀佛圣像,而“后十九年七月晦夕,远于般若台之东龛,方由定起,见弥陀佛身满虚空,圆光之中有诸化佛。又见观音势至侍立左右,又见水流光明分十四支,一一支水流注上下,自能演说苦空无常无我。”阿弥陀佛告诉慧远大师,“汝后七日当生我国”。于是大师告诉弟子说,“吾生净土决矣”。第二天大师便病倒了,他对弟子们说,“七日之期,斯其渐也,汝徒自勉,无以世间情累拘也。”七天之后,大师“至期果卒。”


值得一提的是,慧远大师预知七日之后即将往生,因而“次日寝疾”——就在大师临终时,发生了难忘的一幕:八月初六那天,大师病况近危。《佛祖统纪·卷二十六》载:耆德请以豉酒治病,师曰:“律无通文。”请饮米汁,师曰:“日过中矣。”又请饮蜜和水,乃令披律寻文,卷未半而终。


慧远大师临终前,病得很厉害的时候,耆德劝他用豉酒治病,大师不吃,大师对于戒律非常重视,因戒律中有“不饮酒戒”,所以即使是病得很危重了也不吃酒。人家又叫他吃点米汤,他说已经过午了,也不吃,大师是严持“不非时食戒”的。又有人劝他用蜂蜜跟水合拢来,稍微吃一点,大师又叫人到律藏去查找,有开许的就吃,没有开许就不吃,查了一半还没查到,大师就圆寂了。大师临终的时候,示现出对于佛制的戒律之重视,达到了虽遇命难亦不违犯,而对于病危大师却不在乎,这正是慧远大师的崇高之处。


慧远大师对于戒律一直十分重视。高僧弗若多罗曾在关中翻译《十诵律》,未竟而逝。后来慧远大师得知以律藏驰名的西域僧人昙摩流支来中国并带来了这部佛典,便派遣弟子昙邕致书祈请,译出了全本《十诵律》,使其流布中国。[13]而持戒念佛自是东林祖庭的家风,当时整个庐山僧团“皆端整有风序”,“举动可观”。



有人会想:持戒很麻烦,反正可以带业往生的,念佛足矣,为何一定要“持戒念佛”呢?


《阿弥陀经》云:“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试想,若不持戒,连人天的福报尚无,又怎能与“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呢?不持戒是个漏器,多少功德都会漏光。我们过去已经造了许多恶业,再不持戒、不止恶,不但旧业难消,又再造新殃。心行不善,佛号念得再多又如何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啊!


印光大师曾开示:“良以欲生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欲净其心,非持佛净戒不可……其有欲现生亲得实益,临终决定往生者,请从持戒念佛真实行去,自可不虚所望矣。[14]”


印祖又说:戒、定、慧三学,为学佛及修净业者之根本,而戒尤为要。故《观无量寿佛经》开示净业三福:一则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则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则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15]。


净土法门是横出三界的易行道,永明延寿大师云:万修万人去。但现实中,一万个念佛的人中却往往只有极少数能够往生。为何?《阿弥陀经》中明确地告诉我们:“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净业三福做到与否是能否往生的一个重要因缘。因此,持戒、学习经教、读诵大乘,是往生西方净土必不可少的福德因缘。


本师释迦世尊入灭前慈悲教示弟子:“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大涅槃经》说:“戒是一切善法阶梯,亦是一切善法之根本,如地总是一切树木之本;戒是诸善根之主导者,如彼商主导商人;戒是善法胜幢,如天帝释所立胜幢,戒能永断一切恶业及三恶道……”由此可知,不论行善断恶,不论离苦得乐,戒都有决定性的作用。净宗初祖慧远大师在往生前亲自示现的持戒这一课,即是对释迦佛教诫的践行,也是对后来修行净土行人的垂范,是极其意味深长、极其重要的。


慧远大师当年“卜居庐山,三十余载,影不出山,迹不入俗,送客以虎溪为界。[16]”足见大师自律之严。“空悲虎溪月,不见雁门僧。”时光流逝,虎溪的明月之下,我们再也无福见到大师那庄严脱俗的身影,见不到大师在虎溪桥畔和煦的微笑,但是大师孜孜学教与精严持戒的精神,犹在庐山每一块清奇的岩石上,在东林每一朵纯洁的莲花上,在松风间,在清泉中,在我们每一个三宝弟子的心里……



        [1]  《高僧传》卷六·释慧远传(南朝梁慧皎编撰)

        [2] 太元十五年,以印光大师《庐山青莲寺结社念佛宣言书》为依据。亦有资料说结社是在公元402年。

        [3]《高僧传》卷六·释慧远传(梁·慧皎编撰)

        [4]《出三藏记集·慧远法师传》(梁·僧祐)

        [5]《鸠摩罗什法师大义》卷中 次问念佛三昧并答

        [6] 《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复高邵麟居士书三

        [7]《印广法师文钞》·一函遍复

        [8] 《印广法师文钞》·答俞大锡居士问

        [9]《佛说阿弥陀经》

        [10]《庐山青莲寺结社念佛宣言书》(印光大师)

        [11]《西方往生瑞应传》(唐代文谂、少康共撰)

        [12]《净土圣贤录》(清·彭际清撰)

        [13]《高僧传》卷六·释慧远传(梁·慧皎编撰)

        [14]《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三·《梵网经心地品菩萨戒疏注节要》跋

        [15]《净土五经·附楞严经四种清净明诲跋》印光大师

        [16]《西方往生瑞应传》(唐·文谂、少康共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