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俱舍讲记

【俱舍讲记055】明器世间 | 明能居量

2020-08-10 00:00:00 分类:俱舍讲记 41次浏览


颂:

贍部洲人量 三肘半四肘

东西北洲人 倍倍增如次

欲天俱卢舍 四分一一增

色天踰缮那 初四增半半

此上增倍倍 唯无云减三

北洲定千年 西东半半减

此洲寿不定 后十初叵量

人间五十年 下天一昼夜

乘斯寿五百 上五倍倍增

色无昼夜殊 劫数等身量

无色初二万 后后二二增

少光上下天 大全半为劫

等活等上六 如次以欲天

寿为一昼夜 寿量亦同彼

极热半中劫 无间中劫全

傍生极一中 鬼月日五百

頞部陀寿量 如一婆诃麻

百年除一尽 后后倍二十

诸处有中夭 除北俱卢洲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大文第二,明能居量。一、明身量,二、明寿量。且初明身量者,论云:如外器量别,身量亦别耶?亦别。云何?颂曰:

贍部洲人量 三肘半四肘

东西北洲人 倍倍增如次

欲天俱卢舍 四分一一增

色天踰缮那 初四增半半

此上增倍倍 唯无云减三

释曰:贍部洲人,身多分长三肘半,于中少分,有长四肘。东胜身洲,人身长八肘。西牛货洲,人身长十六肘。北俱卢洲,人身长三十二肘。欲界六天,最下身量,一俱卢舍四分之一。如是后后,一一分增,至第六天,一俱卢舍半。色天身量,初梵众天,半踰缮那,梵辅全一,大梵一半,少光二全。此上诸天,皆增倍倍。唯无云天,减三踰缮那。谓遍净天,六十四踰缮那,至无云天,于一倍中,减三踰缮那,计成一百二十五踰缮那也。所以无云减三者,从第三禅变易受生,入第四禅不变易受难,故减三劫也,捨受名不变易受也。又解:谓顺色究竟天一万六千劫,故减三劫,谓无云天减三劫,已上倍倍增,乃至色究竟,增满一万六千踰缮那也。


讲记

下面讲这个“能居量”


四洲的“身量”“贍部洲人量,三肘半四肘,东西北洲人,倍倍增如次,欲天俱卢舍,四分一一增,色天踰缮那,初四增半半,此上增倍倍,唯无云减三”,南贍部洲,我们南洲人,“身多分长三肘半,于中少分,有长四肘”,这可能佛是四肘。我们比丘就知道我们这个衣是一般量,普通人的量就是宽三肘、长五肘,普通的人就这个量。一肘多大呢?你把手指头伸直到你肘这里,这么一肘。“三肘半”。“东胜身洲,人身长八肘”,东胜身洲人身长一些,八肘。“西牛货洲,人身长十六肘”“北俱卢洲,人身长三十二肘”“欲界六天,最下身量”“一俱卢舍”,就是二里路,二里,“四分之一”二里,半里了。“如是后后,一一分增,至第六天,一俱卢舍半”“色天身量,初梵众天,半踰缮那”,半由旬。梵辅天“全一”,就一由旬。大梵天,一由旬半。“少光二全”,两个由旬。“此上诸天,皆增倍倍”,乘以二。“唯无云天,减三”由旬。“谓遍净天……”,“遍净天”,它是有六十四由旬,到无云天,本来是应该有一百二十八,六十四乘以二,应该是有一百二十八。为什么只有一百二十五呢?减了三由旬,他说是“无云减三者”,为什么“减三”,减了三由旬?因为从第三禅生到第四禅去的时候,有点困难。因为第四禅超越了第三禅的那个受,就是乐受,成了捨受,这个转过来有点困难,所以减了三劫。寿命减了三劫,他身量也就减了三由旬,这是对应的。“捨受名不变易受也”,他已成了捨受了。还有一个解释是“顺色究竟天一万六千劫”,因为色究竟天的寿命一万六千劫,身量是一万六千由旬,但他要符合这个数字能算上去,算到色究竟天是一万六千的话,必须这里要减三劫,算上去才对得上这个数字,所以这里减了三由旬。“谓无云天减三劫,已上倍倍增,乃至色究竟,增满一万六千”由旬。这是他们的身量。我们知道天人是很高的,第六天是他化自在天,欲界六天最下一层是有半里路那么高,四大天王有半里路那么高,后面就是要增,它有它的增的一个规律。那么色界天的天人,按有部的讲都是白色的。色界天的天人都是白色的。他有鼻根、有舌头,有人说这个色界天没有香、味的,他为什么还有鼻子,有舌头呢?他不需要,不需要但是还有,因为庄严身,没有就不庄严了,这个人没有鼻子,不庄严了。所以虽然没有香、味,还是有鼻子,有舌头。色界天的天人都是白色的,但是器世间容许有青色的——蓝色的,容许有其他的颜色。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二,明寿量。一、明善趣寿量,二、明恶趣寿量,三、明中夭不中夭。且善趣寿量者,论云:身量既殊,寿量亦别不?亦别。云何?颂曰:

北洲定千年 西东半半减

此洲寿不定 后十初叵量

人间五十年 下天一昼夜

乘斯寿五百 上五倍倍增

色无昼夜殊 劫数等身量

无色初二万 后后二二增

少光上下天 大全半为劫

释曰:北俱卢洲人,定寿千岁。西牛货洲人,寿五百岁。东胜身洲人,寿二百五十岁。南赡部洲人,寿无定限。谓劫减位,极寿十年,于劫初时,人寿无量百千等数,不能计量。已说人间寿量长短。要先建立天上昼夜,方可计算天寿短长。天上云何建立昼夜?且人间五十年,为四天王天一昼一夜,乘此昼夜,三十日为月,十二月为年,彼寿五百岁。上五欲天,渐俱增倍。谓人间百岁,为第二天一昼一夜,乘此昼夜,成月及年,彼寿千岁。夜摩等四,随如次人二、四、八百、千六百岁,为一昼一夜,乘此昼夜,成月及年,如次彼寿,二、四、八千,一万六千岁。


讲记

下面讲“寿量”,寿量“中不中夭”的问题。“北洲定千年,西东半半减,此洲寿不定,后十初叵量,人间五十年,下天一昼夜,乘斯寿五百,上五倍倍增,色无昼夜殊,劫数等身量,无色初二万,后后二二增,少光上下天,大全半为劫”,北俱卢洲一定是千岁,不会中夭的。西牛货洲的人五百岁。东胜身洲的人二百五十岁。南贍部洲的人寿不定,减劫的时候可以减到十岁,增劫的时候人可以活到八万四千岁,这个不好说,他不定的。下面讲天上的寿命,先建立天上昼夜的长度再来算他寿命。天上的昼夜和人间的昼夜不一样,人间的五十年相当于四天王天的一昼夜。那么这个一昼夜乘以三十天等于一个月,十二个月等于一个年,四天王天有这样的五百年的岁数。“上五欲天,渐俱增倍”,那么上面是帝释天了。帝释天以人间的百年为一昼夜,那么以这样的一昼夜要再活一千年,他的寿命有那么长。夜摩天也这样去推就行了。总而言之他们都有规律的,我们只要掌握了前面的一两个,后面都可以推出来。“夜摩等四,随如次人二、四、八百、千六百岁,为一昼一夜,乘此昼夜,成月及年,如次彼寿,二、四、八千,一万六千岁”,这样我们就不详细去算了。


《俱舍论颂疏》原文

问:持双已上,日月并无,诸天云何建立昼夜及光明事?答:依华开合,建立昼夜。又依诸鸟鸣静差别,或依天众寤寐不同,依己自身光明成外光明事。


讲记

“问:持双已上,日月并无,诸天云何建立昼夜及光明事?太阳、月亮在须弥山半山腰,帝释天已经超过这个半山腰,在山顶了,没有太阳、月亮的话,他们怎么看东西呢?怎么来计算昼夜?


答:依花的开合,花开了就是白天,花关起来就是夜晚。或者依鸟鸣,鸟叫了就是天亮,鸟不叫了就是夜晚。“或依天众寤寐不同”,醒过来就白天了,睡了么就晚上了。“依己自身光明成外光明事”,就用自身的光明来照,就可以看的见了。


《俱舍论颂疏》原文

色界诸天中,无昼夜别,但约劫数,知寿短长。彼寿短长,与身量等,谓若身量,半踰缮那,寿量半劫,若彼身量,一踰缮那,寿量一劫,乃至身量长万六千踰缮那,寿量亦同,万六千劫。无色寿量,从下如次,二、四、六、八万大劫,谓空处二万劫,识处四万劫,无所有处六万劫,非想非非想八万大劫。应知如上所说劫量,少光已上,大全为劫,八十中劫为一劫也。自此下诸天,大半为劫,四十中劫为一劫也。由此理故,经说大梵,过梵辅天,寿一劫半。谓以成、住、坏各二十中劫,此六十中劫,为一劫半。故以大半四十中劫,为下三天所寿劫量。言三天者,梵众、梵辅、大梵天也。


讲记

“色界诸天中,无昼夜别”,色界里面就不讲这个昼夜了,只是讲这个“劫数”。他的这个寿量、他的这个寿命的劫和他这个身量是相等的。一般来说,就是有一劫的寿命就有一由旬的身量。“谓若身量,半踰缮那”,寿量就“半劫”。“若彼身量”,一由旬,寿量就一劫。“身量长万六千”由旬,寿量也就是“万六千劫”。“无色寿量,从下如次”,无色天的寿命,“二、四、六、八万大劫”,意思就是,空无边处就是二万。上面还要增,乘以二,识无边处乘以二,四万。无所有处再增二万,不是乘以二了,是一个天增二万,四万加二万,六万。有顶天再加二万,八万大劫。“应知如上所说劫量,少光已上,大全为劫”,那么这个劫还有区别了。少光天,少光是二禅了,二禅的第一层。二禅的少光天以上是“大全为劫”,他的劫是按八十中劫来算一劫的。少光天以下,他的劫是“大半为劫”,大劫八十中劫的一半,就是四十中劫当成一劫。虽然都是说劫,但是少光天以上的劫和少光天以下的劫,其实内涵是不一样的。“由此理故,经说大梵,过梵辅天,寿一劫半”,大梵天寿命是“一劫半”。“谓以成、住、坏各二十中劫”,加起来正好“六十中劫,为一劫半。故以大半四十中劫,为下三天所寿劫量。言三天者,梵众、梵辅、大梵天也”,他们的说这三个天的寿命多少劫多少劫就是按这个标准——四十中劫算一劫来算的。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二,明恶趣寿量。论云:已说善趣寿量短长,恶趣寿云何?

颂曰:

等活等上六 如次以欲天

寿为一昼夜 寿量亦同彼

极热半中劫 无间中劫全

傍生极一中 鬼月日五百

頞部陀寿量 如一婆诃麻

百年除一尽 后后倍二十

释曰:四天王等六欲天寿,如其次第,为等活等六捺落迦一昼一夜,寿量如次,亦同彼天。谓四天王天寿量五百岁,于等活地狱为一昼一夜。乘此昼夜,成月及年,以如是年,彼等活地狱寿五百岁。乃至他化天,寿万六千岁,于第六炎热地狱,为一昼一夜。乘此昼夜,成月及年,彼炎热地狱,寿一万六千岁。第七极热地狱,寿半中劫,无间地狱,寿一中劫,二十增减,为一中劫也。


讲记

“从此第二,明恶趣寿量”,恶趣的寿量也算一下。天的寿量刚才算了,算恶趣的。“等活等上六,如次以欲天,寿为一昼夜,寿量亦同彼,极热半中劫,无间中劫全,傍生极一中,鬼月日五百,頞部陀寿量,如一婆诃麻,百年除一尽,后后倍二十”,这就更长一些。这个对我们持戒还是有帮助的,我们持戒,如果犯了戒不是要堕地狱的吗?就算你犯了一个微小的戒,下品戒也好,支分戒、加行罪,也还是要堕地狱,不忏悔要堕地狱,了解一下地狱有多少年、去了之后有多少年还是有好处的。“四天王等六欲天寿,如其次第,为等活等六捺落迦一昼一夜,寿量如次,亦同彼天”,下面他解释了。“谓四天王天寿量五百岁”,只相当于是等活地狱的一天一夜。就是四天王天一辈子的寿命那么长的时间,只相当于等活地狱的一天一夜,以这个一天一夜为标准,再乘以月和年,那么等活地狱要这样活五百年。“乃至他化天,寿万六千岁”,这样就是对应的,四天王天是对应等活地狱。那么这个帝释天,就是对应等活地狱下面那个黑绳地狱。到最后一层无间地狱,就是对应最上面的那个天——欲界最上面的天,就是他化天,他化天寿命是“万六千岁”。“于第六炎热地狱”,哦,还不是最下面一层,是第六个炎热地狱的——相当于炎热地狱的一天一夜。就是他化自在天活一辈子的时间,也才相当于第六炎热地狱的一天一夜的时间,那么以这个炎热地狱一天一夜的时间再活、按这个标准再活一万六千年,他才能出来。“第七极热地狱”,寿命是半个中劫,按劫来算。“无间地狱”,寿命是一个中劫。那么你说了半天,一个中劫到底多长呢?就是“二十增减,为一中劫也”,“二十增减”,南洲我们人的寿命有一增一减,我们现在处于减劫,就是说,我们现在这个人的寿命不是一百岁吗?以后的人还要活的更少,因为这从八万四千岁减下来的。当然你说要增也可以,但是经论上明文说现在是减劫。有的人说现在医学发达了,人可能越活越长了,其实不是这样的,人是越活越短的。因为现在是处于减劫,我们南洲人的寿命从劫初的时候是八万四千岁,慢慢减下来,减到我们现在一般正常的寿命是比如说一百岁,以后还要减,可能就是只能活九十岁,八十岁,七十岁了,减到人寿十岁的时候他又会增,慢慢地增,往上面增,一直增到八万四千岁。那么这么一增一减的,二十次增减是一个中劫的时间。


《俱舍论颂疏》原文

傍生寿量多少无定限,若寿量极长,亦一中劫。故世尊言:大龙有八,谓难陀等,皆住一劫,而能持大地。鬼以人间一月为一日,乘此成月岁,彼寿五百年。


问:寒捺落迦,寿量云何?答:世尊寄喻,显彼寿言,如此人间佉黎二十,成摩揭陀一麻婆诃量。佉黎此云斛,婆诃此云篅,麻者巨藤也。一麻婆诃量者,意取婆诃量,不欲取麻,如言一谷篅。颂言婆诃麻者,意欲取麻,如言一篅谷,有置巨藤平满其中,设复有人,百年除一,如是巨藤,易有尽期,生頞部陀,寿量难尽。此二十倍,为第二寒地狱寿,如是后后,二十倍增,是谓八寒地狱等寿量。


讲记

“傍生寿量多少无定限”,有的短,有的长。最长的畜牲可以活、最长的傍生可以活一劫,一中劫,就那些大的龙王,“故世尊言:大龙有八,谓难陀等,皆住一劫,而能持大地”“鬼以人间一月为一日”,鬼的一天等于相当于我们人间的一个月。他就以这个为标准能活五百岁。下面问八寒地狱。“寒捺落迦,寿量云何?”“世尊寄喻”,这个就没跟你详细算了,他打个比喻。“显彼寿言,如此人间佉黎二十,成摩揭陀一麻婆诃量。佉黎此云斛”,一斛有十斗,所以这个“佉黎”就是十斗的意思。“婆诃此云篅,麻者巨藤也”,有的地方,唯识上是“巨蕂”。“一麻婆诃量者”,单说到“麻婆诃”的这个时候,他的意思重点在说“婆诃”这个度量,这个容积,那么有多少呢?一佉黎是斛,佉黎是斛,斛等于十斗。那么二十个佉黎就等于一个“篅”,那么就是十斗乘以二十,两百斗。两百斗等于这一个竹字头,一个瑞字一半,大概读“篅”,等于两百斗。所以说“婆诃此云篅”,就是两百斗,那么“如言一谷篅”,两百斗谷子。“颂言婆诃麻者”,如果说“婆诃麻”的时候,意思偏重在这个“麻”,有两百斗的麻——芝麻。“如言一篅谷,有置巨藤”,就是芝麻,胡麻还是芝麻,“平满其中,设复有人,百年除一”,这两百斗的堆成一个谷堆,一大堆的芝麻,有个人一百年拿一颗芝麻,把它全部拿完之后,就是寒冰地狱的第一个地狱的寿命,第二个地狱就是这样的二十倍,再后面的再乘以二十,那么就是八寒地狱的寿命,那就很久了。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三,明中夭不中夭。论云:此诸寿量,有中夭耶?颂曰:

诸处有中夭 除北俱卢洲

释曰:诸处寿量,皆有中夭。除北俱卢洲,彼定千岁。此言诸处有中夭者,约处所说,非别有情。以诸处中,有别有情,不中夭故。谓住覩史多天,一生所系菩萨,及最后有菩萨谓王宫身也,佛记树提伽也,佛使耆婆也,随信随法行见道圣人,菩萨、轮王母怀彼二胎时,此等亦无中夭。


讲记

“从此第三,明中夭不中夭”,这个问题就是会不会中夭——夭折?“诸处有中夭,除北俱卢洲”,北俱卢洲不会中夭的,铁定能活一千岁。“诸处寿量,皆有中夭。除北俱卢洲,彼定千岁。此言诸处有中夭者,约处所说”,北俱卢洲一定是活一千岁。其他地方有中夭,是“约处所说”的,其他地方容许有中夭,不是说一定都会中夭,“非别有情。以诸处中,有别有情,不中夭故”,因为有的有情他不一定中夭的,但是有的他会中夭。这是说容许有中夭的这种情况,但有的有情他一定不中夭的也有。

比如“住覩史多天”,其他地方有的有情会中夭,有的不一定中夭。有的会、有的不会,有的是一定不会,一定不会的就是“住覩史多天”的“一生所系菩萨,及最后有菩萨”,他肯定不会中途死掉的。覩史多天的一生所系菩萨、补处菩萨,他当来要下生的,怎么会中途死掉呢,不可能。“最后有菩萨”,他要成佛的,怎么可能中途死掉?这不可能。“佛记”的就“树提伽”这个公案,佛记他生下来要成阿罗汉的,外道就想把他害死,因为他在胎中佛就给他授记了,外道就想把他害死,结果还是没害死。因为佛给他记别了,说是他生下来要证阿罗汉的,不会死的。还有“佛使耆婆”,就是佛派他去做事情的,派他去火里面把小孩救下来的,也不会死。“随信随法行”人,就是见道的圣人,他见道见到一半不会死。这里特指他见道的时候不会死,十六个刹那中间不会死的。当然他见道见完了有可能会中夭,有可能会死。这里特指他在见道的十六刹那不会死。“菩萨、轮王母怀彼二胎时,此等亦无中夭”,菩萨、轮王在胎中的时候,他们的母亲也不会死的,这是法尔如是有这个道理。这个菩萨在有部讲是最后身菩萨。那么“佛使”,这里是说佛派他的,佛派他去做什么事情,这个叫佛使。在有的地方看,也不一定说这个人非是佛派的,也可以叫佛使的。就像有的有情,也不一定是人,记得律藏有一个公案,大概有个印象:有个人他派一只鹦鹉去请佛应供,那么鹦鹉就去了。去的这只鹦鹉半路上就遇到老鹰,或者遇到有人射箭要伤害它,但是因为它接受了这个使命,要去请佛的,最后还是没有死掉,把它的任务完成之后,那有可能才死的。那么这就扩大了“佛使”的概念了,就是说这个人或者其他有情受了别人的委托要去见佛,请佛应供的,这个任务没完成之前,他(它)也不会死的。《世间品》销文,基本上大家看完了,还有一品,还有一品也很快了,下面就是没什么太大难度的。我们这一次的研讨会,应该是讨论三品的,我以前以为讨论两品,因为去年是讨论两品,今年是三品,《世间品》《业品》和《随眠品》,这个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这是有关联的,“世间品”正好是一个苦果,苦果从哪里来呢?就是由烦恼和业来的,那么正好是一个流转的因和果,所以这三品就一起讨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