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文殊菩萨赞释

文殊菩萨赞释(宗宙法师)

2016-12-06 03:00:14 分类:文殊菩萨赞释 159次浏览

        

        文殊菩萨赞释


        2013年5月1日宗宙法师于TPS开示


        下面开始讲一点“文殊菩萨赞”。“文殊菩萨赞”,在《五字真言》里面有。文殊菩萨是智慧第一,他代表智慧,具有佛陀的智慧。那么我们今天就讲一下赞叹文殊菩萨的这个赞子。


        一、念诵这个赞的好处


        这个赞是怎么来的呢?以前古印度有五百个大班智达,班智达就是大智者,他们的学问非常高。他们约好要作一个文殊菩萨的赞颂,但是他们不在一个地方,就各作各的。等他们作完了以后,拿出来一对,一模一样,都是这个赞子。这就表示他们得到了文殊菩萨的加持力而写出这个赞子。作赞的五百人,都是非常有智慧的法师。后来就一直传下来,有很大的加持力。什么加持力呢?念诵文殊菩萨的赞颂、赞叹文殊菩萨,就可以得到智慧增长、悲心增长的功德。我们学佛的人肯定知道智慧的重要,一般的“慧心所”,我们都有。“慧”是什么?简择,这个“是”、那个“不是”。如果一个人很聪明的话,他的简择就很敏锐,善于简择这个对、那个不对,然后又很快速。你看那些聪明的小孩子,就喜欢问“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学佛的人要有智慧的话,也是要思考:为什么佛这样说?为什么佛那样说?这样说的道理是什么?我们学习也需要智慧,所以智慧对我们来说呢,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智慧的人,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通过念这个赞子,有很多的好处。什么好处呢?如果你每天把这个赞颂念一遍、七遍,或者二十一遍,或者更多,就能够渐渐地净除障碍。障碍,就是两种障碍:烦恼障和所知障。然后,比如在你听完经以后,就容易记住;思考经文的时候,容易理解;修行的时候,容易得到感触,修悲心、修智慧,都能够相应。然后慢慢地我们就进步,地道的功德都能够增长。


        这个赞子主要是从功德上面来赞叹的——赞叹文殊菩萨的功德。我们学《五蕴论》的时候知道,信心就是由观功德来的。观功德以后,生起信心了;生信心以后,我们可以发起这种欢喜——对文殊菩萨的功德欢喜;欢喜的话,就起欲乐,希望“我也有文殊菩萨那样的功德”;有这个希望心,我们就会用功、发精进;精进的话,对善法修起来就勇猛,之后就能够得到这些功德,比如定的功德、慧的功德,慢慢地就能够得到像文殊菩萨一样的成就。这是念诵这个赞的功德。


        由于我们有这样的信心,我们将来就不会投生到八无暇、不会投生到没有佛法的地方,能够很容易地修这些菩萨伟大的行为。在《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功德庄严经》[1]里面说,如果有人受持非常多非常多的如来名号,“若复有称文殊师利童真菩萨名者,福多于彼”。为什么呢?因为文殊菩萨叫作七佛之师,他是久远以来已经成佛、化现的一个菩萨,他已经度化无量的众生成佛了,所以他的功德极为殊胜。大家平时如果念《五字真言》、念《真实名经》,还有其他一些文殊菩萨的经典,那么就跟文殊菩萨结下很深的缘分。尤其是学习般若的时候,比如大家读《金刚经》、《心经》,读诵般若的话,如果你多求文殊菩萨的加持,就能够得到开智慧——能够理解、容易理解这些深奥的经文。所以这是文殊菩萨的功德,还有念诵他的赞颂的功德。如果我们有意乐的话,就可以好好地念诵。像一些还没有念文殊菩萨赞的,比如你们希望孩子读书聪明,那些青少年们,你们想让他开智慧的话,那你就教他背这个颂子、念这个颂子,念着念着,他就会得到文殊菩萨的加持,将来就很聪明、很有智慧,善根会增长。像年纪大的,你念这个颂子求文殊菩萨加持的话,主要求什么呢?求能够了解业果——善业得乐果,恶业得苦果,希望这个根本的智慧我们要掌握。很多人说:“我没有文化,我年纪大了,我现在学佛学不进去了,好像只能念佛了。”当然,你专门念佛是很好的,不需要去随便改动。但是不管你念佛也好,干什么也好,智慧,一定要求加持。尤其是刚才说的,如果你念佛好几年了,但是碰到一个事情,比如有人叫你去偷税漏税,或者叫你去骗人,你在这个利害关头,就觉得要是你不骗人的话,就损失了财产若干元——一千元、一万元;如果你不去偷税漏税,又损失财产若干元——十万元、一百万元。在这个利害关头你就想:不行,我就打个方便妄语吧!就善巧方便地说一点假话吧!如果这样想的话,你这个智慧就没有,对业果搞不清楚,就是颠倒的。那么我们要求文殊菩萨加持:在碰到任何的事情,我们都要明了——这个事情是对的,还是错的。然后还要有一个智慧:要有决断。如果是对的,我就要坚持做;如果是错的,我坚决不做,这是一个决断。还有一个决断是什么呢?如果是错的,我一定要赶快忏悔,绝不拖到明天。你看像有一些念佛念得好的人,虽然他其他多的也不知道,但是他对业果的这种信心、这种决定,是很强烈的,你就是把刀架在他头上,叫他去把佛像打烂,他也不会去打。这样的话就表示这个人是有智慧的,这样的智慧对我们来说也是最重要的。那么我们在学的时候,也要求文殊菩萨加持我们生起这样的智慧。我们不需要去问别人——“我去问问打卦的”、“我去问问老师”,或者“我去问问那些能保护我的人”,问完了你心里才依着去做,那表示你对业果的信心还没有真正生起来,还仍然不了解。你还是靠什么?靠对其他人的一种信心。如果一个人学了很久很久的《论》,下士道学了又学,还是对业果不重视,或者是随便地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的话,那就很可惜。


我们在念的时候,这个赞子分三大段,第一大段是讲法身的功德,第二段是讲色身的功德,第三段就是求加持。虽然这个文不是很长,但是我们以这样虔诚的、祈求加持的心去念的话,这个加持也是很大的。为什么大呢?因为它缘的是功德,缘功德就能生净信,比如以文殊菩萨作为所缘,他的行相是功德。你看那些不信佛的、诽谤佛法的人,他缘文殊菩萨,生起的行相是什么呢?就是不屑一顾,没有价值、封建迷信,都是过失。这样对他来讲,就失去了得到加持的机会、失去了得到好处的机会。因为他看不到功德的话,那后面的这种欲求、欢喜就生不起来;生不起来的话,他根本就不想得到文殊菩萨的任何好处。可能他就是看到钞票,生起了这个功德的行相,就觉得很好,生起了欲求——要去赚钱。然后,在抉择的时候,把这个暇满人身,是投到赚钱上,还是投到念文殊菩萨上呢?这要根据你的行相,它会推动你去干什么。所以这个很重要,就是我们要缘功德。我们在缘三宝、缘法宝的时候,应该生起的是这个功德的行相。在缘功德的行相的时候,我们内心当中充满了信心、悲心、智慧的心,这样的话,所以叫净心。信,净心为性,净化我们的内心。念了以后,就有这样的功德和能力,所以我们就要好好地念。


这个赞子,经常念的人应该是都能背下来了,如果你背不下来的话,就不能经常想起来就念。我们以后养成个习惯,就是你把这个赞子背下来以后,你去寺院里看到文殊菩萨的时候,在他面前磕头,这是身的礼敬;然后你嘴巴要说话——发言,发什么言呢?就是“谁之智慧,离二障云……”这样念,这就是语的赞叹;心的赞叹,你就思考这个颂子、思考文殊菩萨的功德——智的功德、悲的功德等等,那么你的信心就会生起来了。这个时候,身语意都在礼敬,这样是非常殊胜的。


身,比如你以前用你的身体去干了很多坏事,杀、盗、淫什么的,那你的身体等于说就浪费了,再一个就是变脏了。那么你要把你的身体清洗干净的话,不是靠洗澡,而是靠这个身进行对治,要行善。那么你就做礼拜,还有像各种身造的善业,比如佛前扫地、点灯等等,多去做。


语,以前我们说过语的四个恶业道,比如经常骗人、挑拨离间、诽谤、骂人,还有说废话,人说了这样的话,语就不清净了;不清净以后,他说的话人家就不爱听,觉得声音不悦耳,很难听,然后,觉得这个人不值得信任,即使你说好话他也不理你。还有的人,他说话“人不乐闻”,不但不乐闻,如果很严重的话,他说话口里还会发出一种很难闻的气味,人家就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跟他接触。这个跟自己的语业是有关系的。文殊菩萨的这个赞子念了以后,我们的语业就会慢慢清净。有的人说:“哎呀,我以前说多了坏话,这个嘴巴太不好了!我要把这个嘴紧紧地闭牢,挂一个‘止语’的牌子。”这样不行,这样的话你只是没有再继续说坏话而已,你这个嘴巴就浪费了,就是说你这个暇满人身没有好好地利用。以前你说了坏话,现在要倒过来——说好话。凡是一说话,你就说好话,这样的话,你的语业就净化了。净化以后,你就发现,怎么别人越来越听你的话了?越来越喜欢跟你交谈了?有些人就感觉到:我碰到的周围的人都是好人了,太好了!其实应该想想,是你自己变得好一些了,就是语业净化了。


意业的净化,以前我们经常想一些贪瞋痴的事情,比如想偷别人的东西、想打别人,还有不相信前后世、不相信文殊菩萨有什么功德,也不相信佛能够知道一切的事物,这样的话,在“意”方面,我们的思想很染污、很不干净。那么,我们就要好好地去想这些佛菩萨的功德,生起这样的净信,这就能净化我们的思想。我们思想纯净以后,做出来的事情、讲出来的话,自然而然也就跟着清净了。这是身语意,以后我们去哪里朝山、拜佛,就要有这样一种比较圆满的赞叹,这样就可以在同样短短的时间内,积累更多的资粮——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这是讲赞叹的方法。


        二、释赞文


        下面就看正文,先念一遍颂子,能够得到这个念诵的传承,也是很殊胜的。念诵的传承,我在大宝恩师和恩师那里都听过,大家听到了也就得到了这个传承。


        谁之智慧,离二障云,犹如净日极明朗所有诸义,如实观故,胸中执持般若函诸有于此,生死牢狱,无明暗覆苦所逼 众生海中,悲同一子,具足六十韵音语如大雷震,烦恼睡起,业之铁索为解脱无明暗除,苦之苗芽,尽皆为断挥宝剑 从本清净,究竟十地,功德身圆,佛子最胜体 百一十二,相好庄严,除我心暗,敬礼妙吉祥


        1. 明法身功德


        (1)自性法身的功德


        这里总的都是属于法身功德,“谁之智慧,离二障云 ”,这个第一句是讲法身里面,自性法身里的自性离垢清净法身,就是离二障云,“二障”——所知、烦恼二障。离开两种障碍的那一分,指的就是这个离垢清净法身。


        下面一句是“犹如净日极明朗”,这是赞叹什么呢?赞叹自性清净法身。比如佛陀,他具一切相智,这个智慧是心,他在这个心上面的空性——就是他证得法身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一切相智,然后在相续上的空性就称之为法身。现在我们在意识上的、智慧上的这个空性也是有的,但是这个时候不能叫法身,因为我们所依的这个心,不具佛陀的智慧。所以,有的人说“我们本来就是佛”,这个说法要好好思考,如果不好好去了解它的意思的话,可能就会产生误解,这样的话就产生:我们先是凡夫,修行了然后成佛了,成佛以后又被弄脏了,脏了又变成凡夫了。这样成佛就白白成了,没有这样的佛。这样的佛,是我们脑子里想出来的佛,而不是真正的佛。


        这两句合起来就是自性法身,自性法身又可以是属于断德圆满,断的功德。


        (2)智慧法身的功德


        下面是“所有诸义,如实观故 ”,这是第三个,智慧法身的功德。智慧法身就是佛的一切相智,可以分成很多种。如果分成两种,比如观胜义谛的、观世俗谛的,同时现证这两种,就是这个智慧法身,唯有佛陀具有这种智慧。那么我们在了解的时候,我们知道,这个智慧是一个心,是一个无常法,无常法都是因果关系,那么它作为果,因应该是什么呢?我们就会去思考它的因,要从因上求。


        比如我们想要得到佛陀的智慧那个果,那么前面我们要从什么因上来造作呢?它是个无常法,是可以造作的,那我们就要看佛陀是怎么讲解的。原来佛陀的智慧,是从前面的十地菩萨、九地菩萨、八地菩萨的智慧修行而来的,再往前一个一个地推,比如说圣者菩萨的前面是凡夫菩萨,还没有成菩萨的前面,就像我们这样的凡夫的话,那怎么办呢?那就通过了解成佛进阶顺序:下、中、上士道。如果你要进入上士道,要发起大悲心;发大悲心的前面,你要生起中士道;要生起中士道,你要通过观轮回的苦,然后生起这种厌离的心。共中士道生起上士道,共中士道前面要共下士道,就是我们要观择死无常、恶趣。通过这样的观择,比如观无常,舍弃了现世的贪欲;业果不虚,舍弃来世的这些贪欲,这些都是有因果关系的。那么我们就知道,要想将来得到这个圆满的智慧,现在我们该干什么呢?我们从它的因上求,就从现在下手,通过闻思修,听闻佛陀的教法,然后依止教法去修证,得到这个证正法。修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所修的佛法,要仔细地去观择,这个都要靠智慧。这是从一开始,也就是刚才我说的,你首先要明了业果——善业、恶业,还有它的结果。你不要这个结果,那你就不要种这个因;你不要苦果,你要把恶业拿掉。那你已经造了恶业,怎么办呢?那就忏悔、对治,这样就可以避免三恶道的苦。这样一点一点去增加我们的能力,最后可以得到智慧。


        (3)法身所作事业的功德


第四句,“胸中执持般若函”,这个科判里面,是指法身所作的事业。“胸中执持般若函”,这是表示什么呢?般若函是表示“经”,宝剑是断——能够断除烦恼。前面的“所有诸义,如实观故”,“如实观”,这里又可以是证德圆满。由于前面的断德、证德都圆满,那么他的事业是什么呢?表法上,文殊菩萨右手拿着宝剑,左手当心,持一朵花,花上置一经函,这是表示能够圆满地开示趣入解脱道,以及成佛之道的智慧。这是他所做的事业,能够安立众生于无住涅槃。由于他自利圆满,也就是法身圆满,然后他有能力让所化趣入涅槃,这样的话,就能够利他圆满,他有这样的能力。那么“胸中執持般若函”,就是他的所作。


总的来说,法身本身是无为法,但是,由于他有这个智法身,他能够了解一切的众生。我们现在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是什么层次、什么根器,该给他说什么法,该为他做些什么,这些文殊菩萨全部都知道。由于知道,那他对我们所作的一切,就是最合适的;最合适的,才是现在最能帮助我们的。这样的话,就做一个表法——胸中执持般若函。那么文殊菩萨就是现在最能帮助我们、而且从究竟上也要帮助我们的。比如一个妈妈照顾一个孩子,从他在肚子里就开始照顾他,这个妈妈一辈子,都会不断地挂念这个孩子,只要她能办到的,她全部帮他想到、全部帮他办到,当然她的能力有限,只能帮他办到衣食不愁、帮他找个工作、帮他找个老婆、帮他带带孩子这一类的。但是不管她能力如何,她总是从这个孩子一生下来,甚至还没生下来时,就一直帮他想、想、想,一直想到将来她死的那一天。那么像佛、文殊菩萨,从我们无始以来,就是一直关照着我们,一直要把我们照顾到成佛,希望我们得到这个圆满的果位。这样的话,就是在每一个阶段、每一个时候,适合以什么样的形式来帮助我们,他们已经想好了,就是要帮助我们。


当我们因缘成熟的时候,那相应的一些饶益我们的方式就会出现,而且,他们的能力是圆满的,根本不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比如要去花很多的钱、花很多的力气、流很多的汗。因为他们已经达到了什么?就是无间、无障碍,由于他法身圆满的缘故。现在很多人说,“我们度众生太难了”、“我们放生太难了”、“我们捡佛像太难了”……难,原因是我们有障碍。通常我们悲心是有一点点,为什么会觉得难、会生起很大的忧愁苦恼?是因为我们的智慧不够,智慧不够的话,你对那两种执著就不能动摇,所以就会有障碍,我们就没办法。但菩萨他是悲智双运、同时进行的,所以他既能看到众生苦的那一分,也能看到解决问题的方式和方法,他能够看破问题的真相,不会耽著在感情上面,他理智同时并运,所以解决问题非常的轻松。我们就是很难两个一起做到,打个比方,有的人对他的孩子特别贪著、特别照顾、特别溺爱,想尽一切方法帮助他,孩子稍微有一点点什么痛苦,他就伤心流泪、痛哭流涕。有的人每次想起要出离、要去修行,一想起他的孩子马上就被拖回去了——舍不得啊!就是他对孩子非常好。有的人呢,他的智慧那一分比较强,情感这分比较淡漠,他对儿子的这种感情色彩也就比较淡漠。就是当一个人智慧看透的时候,他就没有那种耽著。在我们来讲,这两方面,哪一方面特别强的时候,就会有一种不平衡。如果情感偏强,那他就会痛苦;如果智慧偏强,他的情感就不会那么强烈,因为他看破了这个真相,看到了实相的话,他就不会耽著在上面。但是他的那种悲悯,如果运用不好的话,那会消弱的,在他看透那一方的时候。所以,菩萨是悲智双运,这样才能够成佛。从因上,就是悲和智都要去增长的。这是法身所作事业。


        (4)悲德圆满


下面接着就是悲德圆满,“诸有于此,生死牢狱 ,无明暗覆苦所逼。众生海中,悲同一子 ”。前面讲了断德圆满,就是证得了自性清净法身、离垢清净法身。断德圆满,是证得了智慧法身;这个悲心的圆满,也是摄入证德圆满,也是属于智法身的功德里面的,可以摄进去。大悲,他所缘的是众生,然后就起悲悯,看到他这个三苦,看到了他苦的那一分。我们平时所了解的,像现在一般人的话,所起的悲就是属于这个“悲心”,很少有起大悲的。我们通常所缘的,当然多分也都是众生,但是我们所缘的那个苦,主要是指“苦苦”,比如通常我们看到一个乞丐在地上爬,我们看到的就是他没有手的苦、没有脚的苦、在地上爬的苦,对这些我们心里就很难受。再比如碰到地震,我们就想到,这些人就被压在房子底下了,然后就很痛苦。这些是我们现在所缘到的主要的那一分苦。大悲,他要缘的,主要是行苦。因为这个行苦很细,我们平时缘得就比较少,所以就没什么感触。


当然,我们从因上求的时候,作为因地,有的人就说:“那我就专门观众生在生死当中很苦,现在你吃得饱吃不饱,跟我没关系。”这样也是不对的。我们缘苦的这种智慧,是由粗到细的,那么缘苦而生的这个悲心,也是要由浅而入深的。你先体会到众生初层次的这种苦,生起一定的悲心,在此基础上你继续扩大这个能力,去看他更深入的一些苦,这样才能够真正让我们将来生起大悲。否则的话,你现在养成一种麻木的习惯,整天只管自己,你身边的人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样的话,你这个因和果不相顺。我们不要幻想着:我习惯于只管自己,然后突然有一天我就开始关心别人了,这样的话,我就成了个大成就者,就开始度众生了。这样的话是因果不相顺。智慧,是要从小智慧变成大智慧;悲心也是这样,从小小的悲心变成大大的悲心。


锻炼的话,就是观苦的时候,要从周围的人开始观察。首先要去思考,这中间主要有什么障碍呢?就是我们喜欢看他们的过失。看到众生的过失的时候,我们通常心里就会生起一种讨厌、不喜欢、不高兴。如果再加深的话,慢慢就会产生这种瞋,瞋恚。你会开始憎恨这个有情,要对他进行不饶益的事情。所以我们经常要想到,一旦你看到谁谁谁不顺眼、看到什么过失的时候,你应该赶快调整,你应该提醒自己,当你所缘是某一个有情的时候,你现起的行相,应该是他的功德方面,这样你的心对他就会高兴。如果你现起的行相是他的过失方面的话,你就不愿意饶益他,慢慢就产生不高兴。这是影响我们生起大悲、生起菩提心的一个重要的障碍。前面说的是这个智法身,还有法身的所作的业,这里讲的是悲德。


唱诵的好处


在赞叹的时候,我们就这样去缘念文殊菩萨,我们在唱的时候,“谁之智慧,离二障云,犹如净日极明朗”,这样慢慢地唱的时候,你就可以观想。平时你就思考:文殊菩萨有这样的功德,他的智慧有断德圆满、证德圆满……一般唱歌的话,是抒发自己的情致,比如你唱一些流行歌曲,“爱你爱你”什么的,就是抒发你对那个对象的贪著,比如一些人唱山歌、唱情歌,这个人跑到那个人面前唱啊唱,表示他对她喜欢。那么我们歌诵佛菩萨的功德的时候,不能说这是佛教徒搞的一种仪式,不能这样去理解。当你内心当中对佛菩萨的功德有认知以后,你要抒发出来的时候,以这样的心情去唱诵的话,功德是很大的,而且非常有感动人的这种力量,你念出来以后,能极大地净化你的语业。如果你只是会唱,也不去想,然后就天天那么念,就是赞叹佛菩萨、赞叹佛菩萨,可能人家那些鬼、神、天人,还有旁边过路的人听到了,觉得这个佛菩萨功德好大,而唱的人一点感觉没有,就是个文字。这样的话,对你自己而言,意义不大,这样就很可惜,损失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且你如果很投入地去唱的话,不容易累,。所以,像诸如此类的赞子的念诵,你最好在平时就开始了解,了解以后,你经常在配合唱的时候,就观察它的内涵,这样唱出来的话,就能够加深你对它的理解,会有一种共鸣。这个就是唱诵。而且你用同一个调子唱的话,容易背诵;如果用普通话这样去背,你不经常串习的话,很快就忘了。用唱诵的腔调,就比较容易记忆。你看一些小孩子唱的童谣,为什么编成儿歌?因为他那样唱的话,唱很久都不会忘记,可能年纪很大了都能记住。应该这样去赞诵。


刚才讲了,“悲同一子”,就犹如独子,母亲对独子都是非常爱护、慈悯的,那么文殊菩萨对一切众生也都是一样的,不会厚此薄彼,不会说这个是亲生的、那个不是亲生的,不会有这样的不平等。


        2. 明二种色身功德


        上面是法身功德。下面是两种色身的功德:语功德、身功德。本来,两种色身是报身和化身,但这里这种分法,分成语功德和身功德的话,就可以配合身、语、意、事业功德。法身的话,基本上就可以把它配到意功德上,意功德应该指的主要就是智法身。那么事业功德,就是法身所作事业。这个悲德,也是摄入意功德,智和悲都是意功德。


        (1)语功德


        下面是语功德,“具足六十韵音语,如大雷震,烦恼睡起,业之铁锁为解脱,无明暗除,苦之苗芽,尽皆为断挥宝剑”,这里就是这个语的功德。佛的语,有六十种韵音语,梵音,非常的清净。在《论》里我们学过,语的功德中有一条,就是佛说一句话,他发出来的声音,各种众生就随他自己的种类而得解。比如他同时发出一个声音,你们浙江的温州话、平阳话、杭州话、宁波话、上海话,所有说这些方言土话的、听不懂普通话、听不懂其他的言语的人,凡是佛的语言,一句话说出来,他都能够了解,没有障碍。不像有的人,比如中国的法师说话,一个不懂中国话的人,比如美国人、日本人,他肯定就听不懂了。而佛说法的话,就是全部都能听懂。所以,在佛在世的时候,很多动物、很多畜牲见到佛也会非常的高兴、非常的欢喜,因为佛经常会跟它们说话,摸着它们的头给它们授记等等,有这样神奇的事情。


        佛还有一个功德,就是他能够让这些没有智慧的动物了解他的心。如果我们按照平时去看,智慧低的人对智慧高的人心里的那一分功德是无法了解的。但是,佛要想让别人了解他的时候,非常容易了解。比如像阿罗汉就经常可以知道,佛现在在想什么,他想做什么,然后不用他说就去帮他做了。这是佛的另一种特殊的功德。像这些,主要都是基于方便分,是修方便分达到的一个结果。因为一个菩萨在修习悲心、菩提心的时候,主要是以利他为主,就是经常想着别人的利益,主要是为了他人的利益。自己要成佛的这个心(就是菩提心),也是以利他的动机为主的,由于利他而要成办自利。所以他说话,就非常容易懂,而且非常的悦耳。


        在传记里面讲,无著菩萨是初地菩萨,他的老师是弥勒菩萨,有一次他从兜率天把弥勒菩请到了娑婆世界给大家说法。他盖了个讲堂,白天他给大家说法,晚上他把弥勒菩萨请下来给大家说法,但是由于当时众生的障碍,大家只能听到弥勒菩萨说话,看不到他的人。因为弥勒菩萨是补处菩萨,马上就成佛了,他是无著菩萨的老师,他们两个说的法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大家听的时候,就觉得弥勒菩萨讲得非常好听,他们非常爱听,心情非常的愉悦。当然,无著菩萨他是初地菩萨,对于一般人来讲的话,那也是很难得很难得听到了。如果现在的话,那我们根本连听也听不到、见也见不到。但是对于当时比较而言,他们就觉得无著菩萨的话没有弥勒菩萨的那么悦耳,这就是初地和十地的功德相差的地方。虽然他们所解的这个义是正确无误的、毫无区别的,但是语功德——这个悦耳的程度、打动心的程度,能够让他接受的程度,就有区别了,这就是每个地的菩萨功德的区别所在。到了佛地的时候,这种功德那就发挥到极致、已经到了最顶点,所以说佛陀利他圆满。利他圆满主要指的是他的色身圆满。


        如果说佛陀证了佛陀果位,然后他就涅槃了的话,那我们看也看不到、听也听不到,只能留一颗舍利供养的话,这不行。所以说佛的悲心,他是不住涅槃,这样他就可以现起这个色身来利益我们。现起的色身,除了能让我们看到后面讲的这个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外,在看到和听到的当中,最主要是能够听到他给我们说法、转法轮。佛陀的主要事业就是转法轮,就是能够无误地宣说正法,因为刚才说了,他了解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态、每一个人的根器、每一个人喜欢什么,所以他说的话就正好能够参透到我们内心当中,参透到我们内心当中的程度,就是“如大雷震,烦恼睡起,业之铁锁为解脱”。“如大雷震”,打雷的时候,雷声特别大的话,会很令人心震憾,有的人睡着了都会被打雷打醒了。当然,很多人都是害怕,声音太大了,那是属于一种恐怖的声音、噪音,把我们吓坏了。这是比喻什么呢?就是我们在烦恼沉睡当中,已经睡得太久太久了,无始以来一直在睡、睡、睡,就好像现在的一个植物人,已经睡了好几十年了,突然一个大雷把他打醒了,这就是说对他心的震憾是非常的强烈。我们的心为什么不能震憾?因为太麻木了。我们在这个生死的污泥当中已经游荡得太久了,所以,没有泥巴的时候反而觉得不自在。突然间把你洗得干干净净的时候,你浑身不自在,觉得还是泥巴糊在上面好一点,这就是习惯的缘故。所以说这种麻木的程度是非常非常严重!“如大雷震”这个比喻,就是犹如霹雳,一下子就可以把我们震醒。


        平时我们去社会交往的时候,当你碰到一个人,你就会评判,这个人说话有没有意思、好听不好听、感不感兴趣。如果你见到的是很平常的人,你根本就没有感觉;如果一些特别厉害的人、特别有功德的人,他的话就可以打动你的内心。比如特别厉害的,像那些推销商品的人,他几句话给你一说,你的心一下子被他勾起了,“啊,太好了!这东西我就买了!”这就是他对你的穿透力。像现在经常有很多什么成功人士写的书,比如鼓励大家如何做好一个商人、如何做好一桩生意,他的一个主要原则是什么?就是你要为顾客着想,他想要什么,你就给他什么,这样的话,就成功了。这个就是符合利他的原则,再投其所好,世间的这些人就是这样。


        那么如果我们碰到一个说法极为正确、极为善巧的人,比如佛菩萨来了,你遇到他的时候,他的说法之声可以极大地震憾你的内心,你会觉得好像你一下子了解了一分真相,“哦,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经常,我们在看一些禅宗的公案,讲到有人在开悟的时候,像虚云老和尚,他的手被开水烫了,然后茶杯掉在地下,他当下开悟。开悟的时候,就好像大地都一下子粉碎了,那种境界就是非常的震憾内心。那么文殊菩萨说法的功德也是这样的,能够极大地摇动我们内心:我们的那种萨伽耶见,像山一样,一直震压着我们,这个山可以把它动摇、可以把它粉碎;轮回的这种铁锁,绑住我们的一些枷锁——业和烦恼,通通都可以把它们解开。我们就像一个老囚犯,被关了若干年,一直被囚在一个牢笼里,突然之间文殊菩萨把我们解救出来,这就是非常的有力量!这是靠说法来成办的。


        “无明暗除,苦之苗芽,尽皆为断挥宝剑”,这里比喻的就是通过说四谛法,让我们了解苦集,然后得到修道证灭,可以把所有的无明全部断除。无明,比喻成这个苦谛的苗芽,粗的细的全部把它斩断。因为这个刀越锋利的话,能斩断的、所断的就越细致;如果我们的刀不够利的话,只能斩断一些粗的东西。比如柴刀,它只能把柴砍断,你用它来切头发的话,就很难成办。这是表示文殊菩萨的智慧非常厉害,这是语功德。那么我们在赞叹的时候,就这样观想,文殊菩萨手里拿着宝剑,它是表法,能够帮我们斩断我们的系缚——业、烦恼。


        (2)身功德


        下面是身功德,“从本清净,究竟十地,功德生源,佛子最胜体。百一十二,相好庄严”,一直到这里,这是指佛身功德。佛身功德,这里可以设色身里面的受用身和化身,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从本清净,究竟十地”,十地,一地一地的,次第地能够究竟;初地、二地、三地乃至十地,全部的功德都能够满分地得到。到了修道、无间道,就是一刹那过去,再下一刹那就证一切相智,这样可以同时现证四身,法身、色身全部现证。这里主要的是指色身。


        功德圆满的时候,一定是法身、色身一起圆满的,但是他的这个因是不同的,就是我们要圆满色身的话,主要是修方便分,就是悲心、菩提心这些;要证得法身圆满,主要是修智慧分。所观择的,都是胜义谛和世俗谛,那么观择世俗谛,主要通过修方便分,修的时候,观择世俗谛;观择胜义谛,主要是通过智慧分这一分,在因上不同。有时,我们在修道的时候,就会想一些捷径,“我这个人比较笨,那我就多培点福,这样慢慢地当我色身圆满的时候,自然而然就开悟了”,这样就是因果不顺,是不可能的。有的人就想:我这个人对做事情、培福这些不感兴趣,我好好地把空性了解了,将来就成佛了,证法身的时候,什么都有了,一切都知道了,然后一切就都圆满了。这样的话,也是因果不顺,不能偷懒。智慧法身,它是一个无常法,一定要把它的近取因找准,才能够一点一点地把它生起来。色身的近取因是什么?这也要了解,然后一点一点地把它生起来。对他所证的那一分也是要了解,知道原理是什么。所以在修智慧的时候,一个是对他所现证的那个对境要了解,就是要了解你在认识什么东西;然后你能认知的这个心要把它修起来。


        修的时候,修法也不同,比如说有的是修为同一体性,那这就是修方便分。比如修悲心的时候,要把我们的心修成悲心,把我们的信心修成与清净的信心同一体性。修智慧的时候,要彻底地了解对境,彻底地现证对境。这两个修法不同,它的因也不同,所以我们要了解,我们要得到这两个果的时候,如果这个因不圆满,就不能得到这个果——没有因,就没有果;有果,它必有因。


        这样的礼赞偈,为什么那么殊胜呢?虽然这个偈子很短,但是它含摄的内容很广。那么当我们赞叹的话,刚才说过,你就看到他的好处,看到他这个果的功德,“哦,文殊菩萨这么厉害,这么殊胜!”一个聪明的人,如果他看到一个人发财了,“哦,你这么有钱、这么有地位”,那他就会想:你是怎么有钱、怎么有地位的?他就去打探,“哦,你赚钱是通过去卖吃的、卖穿的”,那他就想:我也要去卖吃的,我也要卖穿的。这是从果推因,他就想:因为你卖草帽、卖吃的、卖穿的就发财了,所以我也要去卖。这是一种因果关系,由于你喜欢像他一样发财,所以你喜欢去做生意。所以同样的,我们赞叹文殊菩萨,是由于他有这样的圆满的功德。那功德从哪里来的?那我们从因上去挖,就去寻找它的因——修智慧、修方便。在什么上面修呢?在胜义谛、世俗谛上,那我们要正确地了解世俗谛和胜义谛。所以,赞叹文殊菩萨的时候,从果上赞叹,然后引发我们希求他的前因,由前因得到后果。


        3.求加持    后面是求加持。“除我心暗,敬礼妙吉祥”,由于前面的赞叹,我们内心对他的功德有认知、生起信心,然后就是求加持。“除我心暗,敬礼妙吉祥”,除去我心相续里面的这些无明、这些黑暗。黑暗就是代表无明,就是“不知道”。那么要除去这些障碍——烦恼障、所知障,去除以后,然后我们在因上所积集的这些就能够感果。文殊菩萨,他就是代表智慧、代表光明,用光明来驱除这些黑暗,也就是用了解驱除了不了解。比如说我们不识字,“文殊菩萨”四个字我们不认识,这个不认识笼罩着我们的心,我们就黑暗。然后我们就去学:“文”字怎么写、“菩”字怎么写、“萨”字怎么写、“殊”字怎么写。当我们学会了、内心了解的时候,内心了解的这一分,和不了解的那一分,两个是不能住在一起的,了解的那一分进来的时候,不了解的那一分就被赶走了。所以我们就要通过祈求加持。


        在学“成佛进阶顺序”的时候,有三事求加,比如学《论》的时候,一开始我要修习无常,那么所有障碍我生起了解无常那一分的这些障碍都要去除,然后希求我生起了解无常的那一分的心。这样的祈求,就都可以放到求加持里面。比如你在修无常,你说“我这个人真是很麻木、很笨,对无常始终不了解、始终生不起来,今天想起,明天就忘了,过两天就没有了”,这样的话,现在你赞叹文殊菩萨,你就祈求加持,把所有障碍你生起了解无常的这些障碍全部地去除,“一切内外秘密违缘悉皆消灭”,然后,能够生起了解无常的这些心的所有的顺缘我都具足、我都能够生起。这样猛烈地求加持——这是一种你真正的、诚心诚意地希望得到的,要有这个心。有了这个心,你这样求加持就会得到文殊菩萨的这种加持力。这个前提,就是你前面要观想文殊菩萨,要“如对目前”,就是赞叹的时候,比如在文殊菩萨像面前,或者你观想出来,就是像昨天说的忏悔一样,对忏悔的境你观想清楚了,你的惭愧心就容易生起来,就好比你干坏事的时候,当着一个人干,和没人的时候干起来,就不一样。


        那么同样的,你在赞叹和求加持的时候,这个境要尽量地明显,这样的话,你赞叹完了以后,求加持的时候,求文殊菩萨给你能够消除这些障碍,比如刚才说的,你对业果不了解,还有对这些该做的事情力量不够,老是做不到,不该做的事情呢,又老是被拉着去做,这样的话,都祈求加持。“敬礼妙吉祥”,这样通过敬礼,希望我有力量、有智慧,该做的能够做到,不需要做的把它制止。这就是三个主要的内容。


        在求加持的时候,刚才我说了,像我们现在,下士道在修、在学,那么你可以分成两个,比如你现在学到上士道,那你就求加持:我要好好地正确地了解上士道;修的话,你是在修下士道,那你就求加持:我把以前所了解的下士道内容不要忘记,加持我能够生起下士道。因为你要在心里生起这个道——如果我们想修大乘的话,首先我们所修的,一定是先修共下士道,而不是修下士道。那么在修的时候要求加持“我能够生起”。因为前前不生,后后不生,前面是因、后面是果。因都没有生的时候,果肯定不出来,所以我们在求加持的时候,可以分两种,因为我们学的时候,和修的内容不一定配套。如果我们学的内容很难,那我们就求加持:我要了解,我要正确地了解,生起这个比量。比量前面的,你要生起的话,你要求加持:我要能够生起想了解的心,乃至是生起疑惑——到底这个是对的还是不对的?先求这样的,也就是求知的欲望要有。然后,在生起了正确的了解以后,你就求加持:我能够在内心当中生起比如念死无常的心等等这些方面。这样持续地去求。


        这其实可以把皈依这些都摄进去。比如大宝恩师,凡是碰到居士求加持,比如谁生病了、谁不好了,然后师父用的方式是什么呢?就是告诉他:你要好好地求观音菩萨加持,你要念“嗡嘛呢呗麦吽”。然后师父自己给他回向的时候,就念《药师经》给他回向。这就是让我们学习,身教,通过皈依来自利利他。像恩师也是一样的,别人向他求法的时候,他经常要背诵传法,因为别人所求的法种类很多,有时候太长了,就想不起来了,那恩师经常会求加持,就是“皈依”求加持,然后继续就又念出来了,这都是给我们示现这个身教。就是在碰到什么问题、碰到什么障碍的时候,通过这个皈依求加持,这是我们每个佛弟子应该好好锻炼、好好学习的。


        三、结语


        希望大家能够把这个赞子背下来,每天你就是念一遍也很好,这有一种语业的加持。前面说过,这个赞颂是五百个大智者作的,有一种语业的加持。再一个,你念文殊菩萨的名号、赞叹他的话,本身在佛经里有授记,这有很大很大的功德。那么如果你想求智慧,想变得有智慧的话,你就多念这个赞子、,多念文殊菩萨的名号、多礼拜文殊菩萨。当然这有个过程,不是说今天念了,明天智慧就出来了。也许你会做个好梦,“啊,我梦到文殊菩萨了!”但是醒过来,你不一定就变了个人,还是跟昨天差不多。但是,这表示文殊菩萨是很关心你的,你要有信心,文殊菩萨悉知悉见。我们能够把这个颂子背下来的话,以后到了庙里去,见到文殊菩萨像的时候,就能够好好地把这个赞子背一遍,供养文殊菩萨,这样自己也高兴。高兴什么呢?“我终于能够背下文殊菩萨赞了,能够背那么多书了!”这样你对以后背更长的东西就有信心了。不然的话,你总想:我不行,我背不下来。这个赞子也不长,最好就是通过今天听完以后,你们就花十天半月把它背下来。一旦背下来,以后经常可以用,这是很殊胜的。


        希望我们通过今天听、讲文殊菩萨的这个功德、这个赞叹,最终都能够得到文殊菩萨的加持、成就文殊菩萨的功德。然后,希望我们现前能够开智慧,开根本的、抉择业果的智慧,能让我们对业果不需要多多地去问谁,自己就知道这个该做、那个不该做,然后能够很有力量地去做到。然后,要对以前所做的错事有一种正确的认知,以后再也别做了,要好好地忏悔。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今天就获得很多很多的好处。比如以前我们不信佛、诽谤三宝、把佛像丢在地下,这种种的罪业,通过我们今天的讲和听,就能够很好地得到净化,而且我们跟文殊菩萨也结下了一个很好的法缘,以后能够或者见到文殊菩萨,或者生到文殊菩萨的净土,这都是很大的因缘。那么我们就好好地作回向。



        [1] 《大圣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功德庄严经》:若有受持俱胝那庾多百千如来名号,若复有称文殊师利童真菩萨名者,福多于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