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孝道践行

【历年法会】四众文选:梵刹盂兰盆 誓报亲深恩

2019-09-08 09:30:57 分类:孝道践行 108次浏览

002UgIzqgy6Qh6VH7E185&690.jpg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盂兰盆节,这是敬祖孝亲、寄托哀思、谨记母恩的日子。往年参加法会诵读经咒犹在耳畔,今年法会开始的日子,就有一种愿力触动情怀。《佛说盂兰盆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常忆父母,供养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顺慈忆所生父母,乃至七世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父母的深恩啊!千言万语,岂是末学这拙劣的文笔所能尽言……

父亲有九个姐姐,是家里唯一的男丁。爷爷在父亲两岁时去世,全凭奶奶含辛茹苦地把四个孩子养大(五个姑姑没能成人)。

解放前,父亲参加了工作,“羔羊跪母恩,不负养育情”,父亲即使工作在外地,也始终保证在经济上赡养奶奶,家里的大事小情都由父亲出钱,直到奶奶去世。后来,长姐如母,又赡养二姑。我长大了才明白——孝道传家,父亲实实地做了楷模。我敬佩我的父亲!

母亲的娘家是一个大商户,姥姥从小私塾就读,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通晓;家有庄园,还擅长骑马。母亲所受的教育,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姥姥的才学和人品。

上世纪六十年代,国家和人民还很贫穷。却记得,母亲经常帮助缺吃少穿的左邻右舍,用布票、副食票等接济他们。老家寄来的木耳等山货,也都毫不吝惜地分发给亲朋好友。我略大一些,从自己的目光看出姥姥的品德在母亲身上得到继承并闪光。

在那段特殊的历史期间,我不谙世事,只知道这种突变,使家里的欢乐、幸福如浮云般被吹散。许多年后,我方懂得,母亲是顶着怎样的压力,坚强地抚养教育儿女,度过那段噩梦般的岁月。

父亲离休后,患了脑血栓,造成全瘫。经过母亲十多年的精心照顾,父亲重新站立起来,生活恢复了自理。在姥爷八十八岁时,父母主动将他接到家中养老。姥爷茹素五十年,母亲便每天为姥爷单独做可口的饭菜,几个月之后,姥爷红光满面,竟然胖了十斤。母亲的孝行,深深地影响着我,也无言地为后代做了榜样。

2000年春节,我毅然放弃生意,如饥似渴地来到多宝讲寺,兴奋地在大宝恩师座下皈依求法。在家念诵功课的日子里,父母给了我极大的支持和照顾,让我全情投入,无后顾之忧。

《大集经》云:“世若无佛,善事父母,即是事佛”。孝道是佛法的基础,没有孝道就没有佛法。能成佛道,皆是父母之恩。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啊!

当我第一次诵读:“父母生养教,悲流恒无尽,随子生忧喜,慈爱过己身,观今思既往,恩念正等齐,纵使两肩负,何能报万一。母流转三有,正法多不闻,况在地狱中,或堕鬼畜生,盼子作救拔,子自安不闻,虽人头而畜,不如鸦羊等,由不闻正法,不遇善知识,今在佛前誓,愿今度慈亲。”心中最脆弱的情感被触动,不禁泪流不止。

我经常和父母谈佛法,他们接受并赞同,后相继皈依三宝,且十多年不吃活物,平时也很少动荤。有趣的是,即便不吃肉,父亲还是经常提醒母亲:“今天初一,不要吃荤”,“今天十五不要吃肉”。

后来,承三宝加持,我有机缘到浙江慈溪工作,这里的山水草木,让我倍感亲切,似曾相识,有种回家的感觉。母亲说:“是你出生在南方(福建三明)的缘故。”

只要我从江南返冀,父亲总是笑呵呵地站在楼口迎接我,第一晚一定是彻夜长谈,说不尽的话,道不完的情。离家时,又难免依依不舍。父亲总是说:“去吧,那边需要你。”我感恩父亲的理解和支持,为大家舍小家的情怀,被父亲诠释得淋漓尽致。

我在公司,老总待我有知遇之恩,正当能力得到充分发挥而忘我工作时,突然接到父亲病危的电话,如五雷轰顶。当我匆匆赶到家时,父亲的生命仅延续了一天,在我殷切地为他诵念《药师经》声中离世了。我第一次感到巨大的悲痛排山倒海地压来,第一次深切地感受无常,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面对死亡时人是多么无助、无奈……

我总觉得,父母的日子还很长,陪伴他们的时间还很多。而父亲的溘然长逝,使我陡增痛切和惭愧之心。在他人生最后的四个春节,因为工作,我都没能回家陪他。他多想我,都不会让我知道,这就是父爱!“忠孝不能两全”的难以取舍,始终是我无法释怀的痛。但父亲留给我慈爱的微笑,顾全大局的胸怀及廉洁奉公的品格,这些都深深地植入我的生命。

父亲离世后,母亲深陷于思念父亲的痛苦之中,不久,竟又患了癌症。失去父亲后,我加倍地珍惜陪伴母亲的时光,在母亲住院手术期间,全力照顾她。由于劳累过度,在母亲出院的当天,我突发脑出血。当时我只有一念:母亲啊,我的生命是您给的,我愿以此命换您长寿!

母亲术后两年,经过劝说,同意到慈溪生活。她几次和我们一起去上林湖放生,感受那份慈悲和喜悦。公司老总王师兄如同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给予了各方面的关怀和照顾。蔡师兄多次煮好进口燕窝并亲自端来。其他师兄也时时地问候看望,母亲感受着大家庭的祥和与温暖。我闲来就陪母亲去公园散步,给她摄像留影。她一个人独处时,静静念诵六字大明咒,有时还画画窗外的风景……母亲有一本日记,记录了在慈溪的点点滴滴及她的愉悦和感激。在慈溪的两个半月,她的精神有了很大的变化,人也慢慢地胖了起来。那是她在父亲去世后,最舒心快乐的时光。

后来,母亲病情复发,在我精心照顾了十一个月后,与世长辞。去世前,母亲叮咛我:“后事照你爸那样按佛教仪式办。”母亲去世后,我在医院的单独病室为她助念了十六个小时,母亲身体柔软如绵。三天后出殡,母亲的身体依然绵软如初。回想母亲一生,都是积德行善做好事,忍辱奉献佛子行啊。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报恩品》云:“悲母在堂名之为富,悲母不在名之为贫。”我顿感自己一贫如洗,像一片枯叶在风中飘来荡去,失去依靠,失去了根。父母给了我生命,给了我良好的教育,给了我慈爱温暖,给了我一切……可我真正懂得这些,却是在他们远逝不归之时。“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伤痛,吞噬着我追悔的心:你们在世时,我为你们做的太少太少,而你们为儿女无怨地奉献太多太多。我还没有报答你们,你们就离我而去,让我情何以堪?我挚爱的父母啊!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莲池大师说,父母对我们的恩情,“恩重山丘,五鼎三牲未足酬。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一切男子即是慈父,一切女人即是悲母。昔生生中有大恩故,犹如现在父母之恩等无差别。”

如何报父母恩?如何报累劫父母恩?盂兰盆会正是报父母恩的好机会。藉由三宝的威力,报无始以来所有的父母,使他们脱离轮回,再无苦痛,获得究竟的安乐。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依慈父悲母长养之恩,一切男女皆安乐也。慈父之恩,高如山王;悲母之恩,深似大海。”我曾和母亲多次约定,来世做一对母子,从小母亲便把我供养给师父,在师父身边长大,将来弘法利生,救度生生世世的父母。

我深知,修行的路,漫长而艰辛,无论前路如何,都要坚定地走下去!今生父母恩重如山,前世父母恩深似海。亲恩不知报,犹如鸦羊等。

一时间,无尽的悲愿从心中升起。我好似回到讲寺大殿,在佛陀的悲眼注视下,在师长的慈悲加持下,与师父师兄们共同诵经持咒,声声震梵刹,句句撼心魄。


南无密栗多哆婆曳娑訶

南无密栗多哆婆曳娑訶

南无密栗多哆婆曳娑訶……


值此殊胜日,广发菩提心,

供佛僧供灯,吃素及放生,

愿以此功德,回向诸世亲,

列祖与列宗,冤亲债主等,

法界一切众,安乐得离苦,

共同成佛道,极乐莲台登。


此时,东方已见鱼肚白,曙光逐渐照亮整个天宇。

(居士  宗莉)

                                     2019年8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