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佛功德赞,出家功德

释迦牟尼佛出家的因缘(今天二月初八,释迦牟尼佛出家日)

2019-03-14 11:20:20 分类:佛功德赞,出家功德 78次浏览


(图片来自网络)


那时,以太子菩萨本身来说,虽是决知往昔无量劫前,发心为利有情,愿于人寿百岁时,出现于世作众生依怙,持此宏愿,何时当得成佛。但是十方诸佛及护善诸天神,念太子菩萨若久同嫔妃共住,将延误度化无量众生时机。以此再三劝请太子菩萨出离俗家,迅速示现成佛事业。由诸佛神变力所有歌音及诸乐器音中发出颂说:“由观众生受诸苦,愿作依怙及皈处,成利众生与亲属,此为菩萨往昔愿。请忆往昔善勇行,与及为利有情愿,现今正是缘熟时,祈请大仙出俗家。”由这些颂音而作劝请。又众嫔妃音乐声中,也发出菩萨往昔生中事迹的歌唱声道:“三有老病苦炽燃,极炽不灭无救怙,轮回众生常愚痴,如入瓶中旋转蝇。三有不固如秋云,等观众生生死戏,众生寿命如空电,如山瀑布迅速逝。”又道:“祈请忆念往昔行,对痴无明所蔽众,赐无烦恼诸垢染,智慧光明正法眼。”这样广作劝请时,太子菩萨也思念已到迅速出离俗家的时候。


于是太子菩萨出外游观园林,出城东门时,净居天神化现为老人,太子观见其衰老不堪,被老苦所迫诸过患,问侍从道:“距车不远有一人,衰弱肉枯筋皮裹,头白齿脱身羸瘦,扶杖蹒跚是何人?”侍从答道:“殿下此人被老迫,根衰苦迫力微弱,亲眷轻蔑成无怙,不能作事如弃薪。”太子问道:“此族法耶唯彼有?抑或众生皆如是,当速答我正理语,闻而如理思其义。”侍从答道:“此非族法非方俗,众生至壮被老毁,尊之父母及亲族,皆无解脱老苦方。”太子复道:


“少小诸人不善巧,受邪慧惑骄饱醉,故不见老我将老,速还为何作戏游!”



说后也就回到宫中。不久复出城南门,见病者,问侍从道:“侍者此人身色恶,诸根衰退呼吸难,四肢枯槁腹瘿瘦,站便溺中此何人?”侍从答道:“殿下此人患重病,由病垂危接近死,神彩全无力气失,将无救怙失亲属。”太子说道:


“无病亦等梦嬉戏,如是病畏极难忍,智者观此何嬉戏?当生苦难悲剧想。”


说后仍旧还宫。继复出城西门见死者,问侍从道:“舆中此人众肩抬,残发头上散土灰,诸人杂嚷随哭泣,围绕高抬是何人?”侍从答道:“殿下此人辞世死,以后亲属成永别,抛弃家眷并受用,与世长辞无见机。”太子说道:


“不老(苦)青春何可复?无病(苦)康乐何可复?


离死(苦)快活何可复?离贪明智何可复?


若欲成无老病死,然执五蕴为剧苦,以此老病死常随,当思善后谋解脱。”


说后也就仍旧回宫,继复出城北门,见比丘,问侍从道:“此士心情极调柔,一轭距离注视行,身着缁衣行极静,持缽无骄是何人?”侍从答道:“殿下此人为比丘,离贪行持律仪戒,勤求寂灭出俗家,远离贪瞋行乞食。”太子说道:


“此言极善我意乐,出家智者所常赞,于我有利亦利他,顺乐度命解脱果。”


说后也就还宫。



后来,太子菩萨年满二十九岁时,岁次戊子年,在孟秋七月初八日,胜星出现时,太子来到王宫善妙楼顶,向十方一切诸佛顶礼发愿为利浊世诸众生,愿速成佛。那时虚空中一切菩萨及梵天、帝释、护世四天王等一切善神,与其他夜叉,乾闼婆、天龙八部等捧持俱胝供品,布满空界,并由秘密主金刚手及毗沙门天王吩咐安真(义为玩五夜叉神主),于所有宫门,遣千百持械护法把守,并从王宫妙楼顶到神骏马具赞前速搭天梯。安真遵命立即将梯搭好,于是太子菩萨从梯而下乘骏马具赞。由帝释开启东吉祥门,梵种诸天神拥护在右侧方,欲界诸天神拥护在左侧方,梵天王及帝释二神作前导。虚空界布满千百俱胝供养,诸善神摇动绫拂,护世四天王托起持具赞骏马四蹄,迅速地经过释迦城,及格乌达城(义为洞马城)、力士城等处,而来到越过梅那雅城六由旬附近能断城的悦意河畔时,天刚黎明。有一些佛教史中说:“释迦王宫距梅那雅城有六由旬,梅那雅城距悦意河有六由旬。以此在拂晓时中,已逾越十二由旬。”到达的那一地方,有过去三佛的剃发塔三座,就在这些塔前,太子菩萨吩咐侍从驾御者(即车匿)道:“你将我的服饰装具及骏马具赞带回诸亲眷属之前去吧!”驾御者泪如雨下说道:“太子在王宫中,有万众侍眷共处,如何能独自隐居寂静山林中呢?”太子菩萨说道:


“众生生时独自生,如是死亦独自去,痛苦亦由独自受,轮回自来无侣伴。”


于是太子菩萨自己将发剪下。向空抛去时,当由帝释从空中接着,带回三十三天,作为诸天神供养之所依,每年也都盛开一次“供养发髻节会”.菩萨继复想到自己所穿特殊的迦尸迦衣,不合出家规,意乐穿缁衣的时候,由帝释将往昔诸仙人为菩萨出家因缘,祝愿留下的缁衣取来,供于太子菩萨之前。仍由帝释将迦尸迦衣捧在顶上,回到三十三天界中,奉安供养,仍是每年开一次“供衣节会”.据说在那里有下发塔、接受缁衣塔、及侍从驾御者回宫塔等三座宝塔。菩萨想到他所到地点,距释迦城虽有十二由旬(一由旬等于一百里)之远,但仍嫌接近,感觉不妙,于是渡恒河前往摩揭陀国。就这样我们的宗师,他对于转轮王的一切荣华,视如粪土而抛弃,甚至连饰服之微,也都抛弃了,现出家相而行乞。这是示范教诫应化众生,应当效法他那样的做法。即是前贤行传,取作后学众生的修行道用。以此意乐修行次第心要的人们,应当忆念宗师释迦牟尼的这些清净事业行传,最初应不留恋任何近乡本土,决心舍离,而入佛门出家,如山中飞禽野兽那样无所积蓄牵挂,在以行乞生活中,勤修修行次第心要。因此,应数数思念宗师释迦牟尼这些净善行传,能知取作自修的道用。



继后,菩萨前往王舍城中行乞时,被影胜王(即瓶沙王)同他侍眷等看见,认为稀奇而到菩萨近前仔细观察时,认识是太子一切义成,心中难忍而昏倒在地。苏醒转来顶礼太子而请求道:“我愿以一半江山供于殿下,请殿下作我助友,以后再不必去到山林住在那草铺之上。”


菩萨答道:“峰峦重叠成广大,巍巍雪山风能摧,我心坚依解脱道,贪欲之力岂能摇。”


于是菩萨去到诸仙人所居山林中,那些苦行仙人见得菩萨任做何种苦行,都能不断倍增行持的时候,他们叹为稀有,互相说这人决定是一大沙门,以此这以后都称菩萨名号叫作“大沙门”.继后,父王净饭听得菩萨无一侍仆独自行游的消息,他差遣了仆从三百人,及姨母王妃(佛为姨母所养大)复从神现城派遣了侍仆二百人到菩萨那里去。于是菩萨也就同这五百侍从一起修行时,继想到寂静山林中,使用这样多的侍从,是很不妙的,也就将一般大众都遣返回去。为顾全父王及姨母的情面,预知中有五人善根深厚,遂将憍陈如等五人留下,作为侍从。继后,菩萨去到尼连禅河侧边的一株大树前,坐修苦行。最初每日食麻米一粒,渐次连一粒麻米也断绝不食,结跏趺坐,专住三摩地,苦修六年之久。就这样运用这六年苦行,成熟了十二那由他零六十四俱胝数的天神及人众于三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