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默认分类

我在现场听十二因缘之研讨

2018-09-26 15:57:26 分类:默认分类 119次浏览


微信图片_20180926154441.jpg


我在现场听

十二因缘之研讨

作者:宗琅


       我猜想,很多人的想法和我一样——我只是迟到了一会儿,就被告知无法进入会场了,会场早已座无虚席。只能去楼上看转播了。

       会场的布置已经由开幕时的面对主席台的方式改成长桌会议的模式,深蓝色的桌布上,供养着精心设计的插花,让整个会场显得格外宁静优雅。

       进入研讨阶段,先由论文发言人宣读论文摘要,十五分钟后,由嘉宾或其他论文作者就论文内容提问并讨论,之后作者要接受其他所有嘉宾甚至场上所有观众的提问。


微信图片_20180926154712.jpg


      今年显然已经比去年要成熟很多,无论是教学示范,还是专题研讨。在去年,面对面的小规模研讨是最吸引人的环节,但由于研讨的论文较多,分成若干分会场同时进行,听众们只能根据主题和作者,选择不同的分会场去参加,如同“逛庙会”。听众们在目不暇接的同时,也错失了很多精彩问答,只恨分身无术。那么,今年,精选出一些论文,集中在主会场讨论,虽然人很多,但经过精心策划,也像小会场那样气氛热烈。

      与去年不同的是,作者在遇到有难度的问题时,不必在众目睽睽之下窘迫难当地读秒,而是可以向在场嘉宾求助,既可以有指向地邀请某位嘉宾帮助,也可以无指向地请所有嘉宾帮助。特别突出的是福建佛学院的老师们,他们总是很热心地提供帮助——当然,他们也可能是背地里积极的提问者,因为,多数提问是写在小纸条上传给主持人的,是匿名的。既然在程序设计上已经避免了答不出问题的难堪,问题的难度级别也就飙升了。初出茅庐的作者们被问到不知所措是正常的,甚至有一位作者在嘉宾们的穷追不舍之下,丢盔弃甲,落荒而逃,完全放弃了自己论文的观点,观众无不哗然。

      “有困难,找嘉宾”,有经验的主持人会知道问题的难度级别,不失时机地提醒作者“有困难找嘉宾”,往往请嘉宾回答之后,才更精彩。嘉宾们之间会就本场的主题展开针锋相对的辩论,有时甚至会让人忘记了作者的存在。被定向求助次数最多的就是上虞多宝讲寺住持宗宙法师和三门多宝讲寺住持宗振和尚了,宗宙法师的清晰、宗振和尚的平稳,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除了接受作者的求助,主持人慧雨法师也会请两位法师对作者回答作出点评。


微信图片_20180926154856.jpg


      今天下午的讨论主题是十二因缘。

      作者举例说,今世的一只狗,下世可以投生为人。那么,听众自然会生出疑问:作为一只狗,是如何造下投生为人的引业的呢?于是,有嘉宾提问:“吃肉的老虎要在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吃素?”意思是,作为老虎,一辈子都在杀生集聚恶业,造的恶业越多,离投生为人就越远,那么它怎样才能集聚投生为人的善业呢?吃素,只是不杀生等善业的一个指代说法。

      作者愕然,嘉宾幽默地说:“当它投生为牛的时候就开始吃素了。”在观众们的笑声中,主持人补充说,“你得找出除此以外的其他答案。”

      作者向宗宙法师求助。法师说,这个我也没有教典上的依据,我自己这样想的,不知对不对:虽然老虎集聚了一辈子的恶业,但也存在这种可能性,它临命终时,这一生的恶业加起来,还没有前世所造的某个善业力量大,那么它就有可能投生为人。

      接下来又讨论,以畜生身有没有可能集聚投生为人的善业?宗宙法师就例举了《佛典漫画》中的一个故事,一只狗快要饿死了,舍利弗尊者观察到它的因缘,先布施给它食物,待它欢喜后,给它讲法。那么这只狗,在听法的欢喜中死去,继而投生为人,成为舍利弗尊者的侍者,并证到了罗汉果位。这就是以畜生身造下投生为人的引业的案例。

      “无我”“空性”等佛教核心问题,也是大家最感兴趣的话题,“无我唯诸藴”,那么既然没有一个我,又如何修行呢?这是外道质疑佛教的一个根本性问题,研讨会上被嘉宾提出。宗宙法师说,这就如同问,如果无我了,又怎么走到门口去呢?是这样的,假如我们仔细分析走到门口的这个人,我们会发现,除了五蕴,其他什么也找不到。所以,我要反问,假如你认为有一个常一自在的“我”,请详细说说这个“我”是如何走到门口去的。

       我不禁联想到前一天图书馆午间讲座中,一个“香严上树”的禅门公案,香严禅师请大家设想一个情景:一个人仅以口咬住树枝高高地挂在一棵大树上,这时树下有人请教祖师西来意?若开口,便掉下摔死,若不开口便答不出,这就如同面对外道的问难,无我如何修道?在凡夫的逻辑中,若答,开口便是死,不答也是死。纵有悬河之辩,总是用不着。

      在这个公案中,虎头禅师答:“树上即不问,未上树请和尚道”。雪窦云:树上道即易,树下道即难。宗宙法师的反问“若有我,请分析是如何走到门口去的”,便如同禅师们的应答,本来是无我的,大家都在树下,你偏说有我,请仔细说说这个“我”是怎么上的树,除了色受想行识五蕴之外,还有哪个东西上了树?

      禅师们语言简练,意在句外,非我等根器者能懂,而宗宙法师不吝言辞的解释,让大家心开意解。

真希望这个智慧的盛宴,永不谢幕。智慧的火花,要在“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之时才会“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出现。


微信图片_2018092615541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