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大乘五蕴论讲记

大乘五蘊論講記第五讲:【五根01】

2018-08-06 06:18:10 分类:大乘五蕴论讲记 337次浏览

丙二 四大種所造色

云何四大種所造諸色?謂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色、聲、香、味、所觸一分、無表色等。造者,因義。

這裏説了那麼多。我們説能造色是地、水、火、風,所造色是什麼?就給你總地分類:五個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五個境,「色」、「聲」、「香」、「味」、「觸」——這是「一分」。爲什麼「一分」?很明顯的,「觸」包含着地、水、火、風,既然地、水、火、風是能造,我們説的是所造,要把能造的地、水、火、風除開;除開了,還餘下的那一部分,就是「所造色」。所以「觸一分」,只能是算一分。再加「無表色等」,有那麼多。

「造者,因義」,所造色,這個「造」什麼意思?造是因,就是由它的這個因來造,才能造得起來,就是這些所造色的因,是四大種。四大種有四種因,所造的色是它的果。

丁一 五根

〔廣〕根者,最勝自在義、主義、增上義,是爲根義。所言主義,與誰爲主?謂即眼根,與眼識爲主,生眼識故;如是乃至身根,與身識爲主,生身識故。

什麼叫根?這個在《五藴論》裏没有説明,《廣五藴論》就補充一下。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這個「根」是什麼意思?「根」,有幾個意思:「最勝自在義」是一個,「主義」是一個,「增上義」又是一個,這是《廣五藴論》説的根的三個意思。我們這裏根據《俱舍論》,把它稍微打開來講一下。

根是何義?最勝、自在、光顯,是故名根,由此總成根增上義。根體勝故,名爲最勝。根用勝故,名爲自在。根體用雙勝,名爲光顯。由有最勝、自在、光顯,名爲增上。(《俱舍論頌疏》卷三)

「根是何義?最勝、自在、光顯,是故名根」,在《俱舍論》裏邊,就分這三個:最勝、自在、光顯。這個跟這裏差不多,但是也有詳略的關係。我們先把《俱舍論》講了,《俱舍論》没有的,我們再補充一下。先把《俱舍論》的「根」説一下:

「最勝」義、「自在」義、「光顯」義,這三個義叫「根」。「由此總成根增上義」,這個「增上」的意思,包含前面的「最勝」、「自在」、「光顯」,那就是總的加起來,就是「增上」。「增上」的意思,並不離開前面的,前面三個合起來,就叫「增上」。殊勝的作用,叫「增上」。

什麼叫「最勝」?這五個根的體是殊勝的,叫「最勝」,「最勝」是指體。這五個根的作用殊勝叫「自在」,它可以看,可以聽,有自在權,這個作用叫「自在」。它的體跟用都勝,叫「光顯」。所以説在《俱舍論》裏邊,「根」的這個含義:「最勝」是指體;「自在」是指它的用;「光顯」,就是體用兩個合起來,那就是前面兩個合起來就叫「光顯」,意思就是「最勝、自在」。「最勝、自在」兩個都殊勝,就是「光顯」。

「最勝、自在、光顯」,這三個意思合攏來,就叫「增上」。「增上」,就是有這個殊勝的作用,能夠産生這個殊勝的作用,叫「增上」。在《俱舍論》裏邊,「根」就是這麼説。這裏説,這個「自在、最勝」跟《俱舍論》所講的差不多,我們講過了,「增上」也講過了。

「主義」是《廣五藴論》裏邊提出的。《俱舍論》講過的,它就不講了;《俱舍論》没有講的,它要提一下。其實,《俱舍論》也是講過的,不在這個根裏邊講。

這裏我們看什麼叫「主義」。「根」有「主」的意思。「所言主義,與誰爲主?」這個「主」是對哪個説它是主呢?主是相對的,一個是主,一個是從。你是主,對哪個來説你是主,你的「從」是哪個?

「謂即眼根,與眼識爲主」,「眼根」對「眼識」而言,是主,就是説「眼識」是跟了這個「眼根」來的,「眼識」是附帶的,主是「眼根」。爲什麼叫「主」?「生眼識故」,就叫「主」,因爲它能生眼識,不是眼識生眼根。所以説,眼根有這個生眼識的功能,眼根爲主。

「如是乃至身根,與身識爲主,生身識故」,這樣子説呢,眼、耳、鼻、舌、身,乃至識:眼根與眼識爲主,耳根與耳識爲主,乃至身根與身識爲主。這是主的意思,爲什麼?「生身識故」,這個道理是一樣的。

在《俱舍論》裏邊,是不是講這個道理呢?也講的。這個道理我們還是把它説一下。

隨根變識異,故眼等名依。彼及不共因,故隨根説識。不共因者,謂眼根唯與自身眼識爲所依性,名不共因。若色便通自他眼識,及通自他意識所取,是共因也。(《俱舍論頌疏》卷一)

《俱舍論》裏邊有一個話:「隨根變識異,故眼等名依」,一個是主,一個是它的依靠——「依」。意思一樣的。「隨根變識異」,假使説,今天這個眼睛很健康,没有毛病,你看東西很清楚,眼識去看,很清楚。如果第二天眼睛發炎了,因爲這個浮塵根産生了變化,眼識也産生變化了,你這個眼識就看不清了。眼的浮塵根、淨色根變化了之後,眼識生的時候就不清楚了。你眼睛發炎的話,那你看東西就模糊了。所以説眼根有這個功能:眼根好,識也清楚;眼根不好,識也不清楚。

眼識是依靠根跟境相對而生的,它跟根的關係密切。眼根有變化,這個眼識也就變化了;但是對面那個色境,它的變化對眼識的影響不大。如果我們看到一個盛開的花,我們眼睛看,很清楚。第二天這個花謝掉了,這個境是壞掉了,但是我們眼睛看這個謝的花,也是很清楚。就是説境的變化對眼識的影響不大,而根的變化對眼識的影響大,所以説眼根是主,所依是主。

「隨根變識異,故眼等名依」,因爲這個識跟着根的變化而變化;根怎麼變,識也怎麼變。這個識,是依根的,根是主,「主」的意思就出來了。而這個境,不是主。因爲在這個《廣五藴論》裏邊只講是「主」,還有「次」的。眼識生,生靠兩個緣:根、境。現在《俱舍論》把兩個都講了,根是主要的,境是次要的。

再一個,「彼及不共因,故隨根説識」,什麼叫「不共因」?眼根只能生出自己的眼識。自己的眼識是依自己的眼根而生的,不共其他的,只生自己的眼識,這是跟其他的識不共的。外邊的色境,却是共的。這個色可以生起你的眼識,也可以生起他的眼識,是共的。我的眼識,從我眼根看出來,但是他的眼識,不能借你的眼根看的,是不共的。

這個色,不但是生眼識,也可以生意識。我們緣色的時候,看到的這個顔色是紅的,心裏就想這個很好看,如果看到這個顔色是灰塌塌的、黑黢黢的,就感到很不好看。好看、不好看是意識的作用。意識跟眼識同時可以緣這個色境,所以説這個色境,不但是他的眼識能緣,自己的意識、他的意識也能緣,這是「共因」。而這個眼根,只能生自己的眼識,這是「不共因」。所以説從這幾個方面來看,眼識主要依靠眼根,所以眼根是主,生眼識。

我們説這些都是辯論,在《俱舍論》裏是有辯論的。在這裏,就泛泛地跟你講一下。眼根是主,給哪個做主呢?它能生眼識。但是我們説,生眼識不但是眼根,還有色境。這個一定要比較:到底是以色境爲主,還是以眼根爲主來生起眼識?以眼根爲主。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根變識變,境變識不變;再一個,根是不共因,只有自己眼識能生出來,而色境,生自己眼識,也生他的眼識,也可以生無量無邊衆生的眼識,也可以生出意識,所以説是共因,它的關係就不是專有,所以説境不是主,根是主。

這裏就把這個主義補充了一下。至於説「最勝、自在、光顯、增上義」,《俱舍論》都講過,他也就不仔細地給你分析了。「主」的意思,在《俱舍論》講根的裏邊没有它,是另外講的,他就把這個「主」義又提一下,這是生眼識的,以眼根爲主。眼識是附在眼根上才生的,是從它生的。所以説根還有一個主的意思。下面把根分開講。

云何眼根?謂色爲境,清淨色。

〔廣〕云何眼根?謂以色爲境,淨色爲性。謂於眼中一分淨色,如淨醍醐。此性有故,眼識得生,無即不生。

根講完了,根有多少?有五個。這裏,《廣五藴論》:「云何眼根?謂以色爲境,淨色爲性。」「清淨色」、「淨色爲性」兩個話,互相襯托。清淨色,説它的體是一種清淨的色法。這裏更明顯地告訴你,它這個體性就是一種清淨的色。

什麼叫清淨色?「謂於眼中一分淨色,如淨醍醐。此性有故,眼識得生,無即不生」,在眼睛裏邊有「一分」的「淨色」,不是全部,我們的眼睛有浮塵根,像葡萄那樣子一個眼珠子就是浮塵根。在眼的浮塵根裏邊有「一分」,有一部分是「清淨色」,這個清淨色有了,眼識才能生。如果没有清淨色,眼識就不能生了。

我們人現在可以造出鏡子、照相機,儘管你造得再好,看的感覺没有,只能幫助人家看的,真正有感覺的、能看到的,那就是要有淨色根,這個淨色根造不出來。在《俱舍論》裏邊怎麼講「淨色根」呢?

淨色根:又名勝義根,體是殊勝微妙、無見有對清淨色。五根體清淨故,如珠寶光,故名淨色。(《俱舍論頌疏》卷一)

它説五根「體清淨故」。這個五根,它的體是非常清淨的,像什麼?「如珠寶光」,珠寶已經是乾淨東西,珠寶發的光,它是摸不到的,只是看到一點點。這個淨色,細得我們碰也碰不到,肉眼看不到,是非常清淨的一種顔色,叫「淨色」。

這個「淨色根」在其他的法相書上又叫「勝義根」,「勝義根」就是對「浮塵根」説的。我們肉團的眼睛是「浮塵根」,裏邊含的淨色的眼根叫「勝義根」。對「浮塵根」説,那個是「勝義根」,真正能見的是「勝義根」。「浮塵根」在,「淨色根」没有,還是見不到——眼識不能生。不能生眼識,就不能看。它的體,是一種清淨微妙的色法,「無見有對」,清淨色。「無見」,就是肉眼看不到,這個肉眼看不到的就叫「無見」。但是「有對」,它畢竟是四大所造的,有質礙的,這個質礙很細,凡夫感覺不到。我們説電子、原子,我們的手碰上去,根本就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這個淨色根也一樣,是無見,我們的肉眼看不到,但是不能説它是没有東西的,它還是有質礙的,是有對的。有對的,就是它是有質礙的,是有物質的體性的。這個東西是淨色根。能見的色,就從淨色根來的。

《俱舍論》裏邊還有個諍論:我們能見到底是根見還是識見,是眼識來見,還是眼根來見?這個是有辯論的。有的説是眼根見,有的説眼識見。到底什麼見?這個大家去考慮一下。眼識能見,眼根幹什麼用?如果眼根能見,那不必生眼識了,直接眼根就看了。到底哪個來見?這個問題《俱舍論》裏有。我們自己也動動腦筋。

《俱舍論》這本書叫「聰明論」,學了這部書使人聰明,也就是聰明人學了之後,什麼世間上的事情都會懂。我們不聰明的人,這個書一學也會聰明,因爲叫「聰明論」。這裏邊解答了很多問題,爲什麼人要生兩個眼睛?這個問題也有。兩個眼睛,到底是跟交流電一樣——交替地看,還是同時看?這些問題在《俱舍論》裏都有討論。這些都是比較微細的問題,我們初學的人就不要管那麼多。這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都是一樣的道理。

云何耳根?謂聲爲境,清淨色。

這個「耳根」,它所緣的境是聲,它只能緣聲音,不能緣色,不能緣香,這是凡夫的境界。菩薩修行到一定的階段,就是六根清淨位,還没有見道,還在見道以前,六根清淨那個位置,他的六個根能互用。我們現在説有些特異功能的人,他的腋下可以看字,這個是不是神話?不是,他有這個特異功能。

菩薩修行到六根清淨位,眼睛能夠聽聲音,也能夠聞到香味道,或者身體手裏也能夠看字,每一根都可以起六根的作用,能看、能聽、能聞、能嘗味道,身體也能看、能聞、能嘗味道,都能通用。凡夫之位就是隔開的,眼睛只能看,耳朵只能聽。「清淨色」,也是淨色根,它的色是清淨的。

云何鼻根?謂香爲境,清淨色。

「云何鼻根」,一樣,「香爲境」。他的鼻子緣的境是香氣,也是「淨色根」,清淨色所造的。這些都是四大所造的,它的材料就是四大,等於説我們這個房子,不管是平的樓房也好,後邊那個大師殿也好,它的材料都是磚瓦木石、水泥鋼筋,都是這些東西。它都是四大種,造的東西有很多,四大種造的有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舌根就是嘗味道的)、身根。

云何舌根?謂味爲境,清淨色。

也是淨色根。

云何身根?謂所觸爲境,清淨色。

身根,「謂所觸爲境」,身根所對的境界是「所觸」,不是「能觸」,「能觸」是心所法,這個是「所觸」的境,色聲香味觸的那個「觸」。它故意加個「所」,也就是爲了避免你混淆那個「能觸」的心所法。

這是五個根,講完了。我們再看看這個廣的裏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