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俱舍讲记

【俱舍讲记051】明器世间 | 明日月等

2020-05-02 00:00:00 分类:俱舍讲记 39次浏览

颂:

日月迷卢半 五十一五十

夜半日没中 日出四洲等

雨际第二月 后九夜渐增

寒第四亦然 夜减昼翻此

昼夜增腊缚 行南北路时

近日自影覆 故见月轮缺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七,明日月等。论云:日月所居、量等义者,颂曰:

日月迷卢半 五十一五十夜半日没中 日出四洲等雨际第二月 后九夜渐增寒第四亦然 夜减昼翻此昼夜增腊缚 行南北路时近日自影覆 故见月轮缺释曰:初句明日月近远,第二句明日月体量,次两句明四时,后两行明昼夜增减。论云:日月众星,依何而住?依风而住。谓诸有情,业增上力,共引风起,绕妙高山,空中旋环,运持日等,令不停坠。彼所住去此,四万踰缮那,持双山顶,齐妙高山半。日五十一,月唯五十,星最小者,唯一俱卢舍,其最大者,十六踰缮那。日轮下面,颇胝迦宝,火珠所成,能热能照。月轮下面,颇胝迦宝,水珠所成,能冷能照。唯一日月,普于四洲,作所作事。北洲夜半,东洲日没,南洲日中,西洲日出,此四时等,余例应知。


讲记

看下面一个颂子。“从此第七,明日月等。论云:日月所居、量等义者,颂曰”,这个就是看起来好像复杂,其实也很简单,算一个白天黑夜消长的问题。这个颂子可以念一下,“日月迷卢半,五十一五十,夜半日没中,日出四洲等,雨际第二月,后九夜渐增,寒第四亦然,夜减昼翻此,昼夜增腊缚,行南北路时,近日自影覆,故见月轮缺”“初句明日月近远”,讲月亮、太阳。日、月的体量有多大呢?那么“日月众星,依何而住?依风而住”,运动,风就是运动,所以我们又叫做“业持风大”。这风从哪里来的呢?业力的原因。风为什么会动?因为业力的原因,业持风大,业把风大持住,所以有这个运动。因为太阳、月亮要运动,肯定是风大的力量。“谓诸有情,业增上力,共引风起”,它使这个太阳、月亮会运动。绕着妙高山转,“空中旋环,运持日等,令不停坠”,不会掉下来。“彼所住去此,四万踰缮那”,离我们南洲有四万由旬。“踰缮那”有点绕口,就说由旬好了,一样的意思,四万由旬。“持双山顶,齐妙高山半……”,它们在持双山顶,持双山正好是出海四万由旬,妙高山的一半。太阳五十一由旬,月亮五十由旬,这是它的量。最小的星星“一俱卢舍”,“一俱卢舍”是二里。最大的星星有“十六踰缮那”,十六由旬,最大的星星十六由旬,这个大概是指直径。“日轮下面”,太阳下面有“颇胝迦宝,火珠所成”,所以它能发光、发热,“能热能照”“月轮下面”“颇胝迦宝,水珠所成”,所以它“能冷能照”,能照明、能清凉。“唯一日月,普于四洲”,一个世界只有一个日、月,“作所作事”,就够了。“北洲夜半,东洲日没……”,并且北洲是半夜的时候,东洲正是傍晚的时候,南洲正是正午,西洲正是早上日出的时候。“此四时等,余例应知”,有时差。



《俱舍论颂疏》原文

日行此洲,路有差别,故令昼夜有减有增。从雨际第二月后半第九日,夜渐增;从寒际第四月后半第九日,夜渐减也。昼时翻此。夜若渐增,昼便渐减;夜若渐减,昼则渐增。昼夜增时,增一腊缚,昼夜减时,减一腊缚。日行此洲,向南向北,如其次第,夜增昼增。


讲记


“日行此洲,路有差别,故令昼夜有减有增”,因为在太阳的运行过程当中,它的轨道是有变化的,所以我们这个白天黑夜会有消长。那么下面他就算了。这个算法,我们总的原则先讲一下,就很简单,它就是两种算法。一种算法就从夏至开始,以夏至、冬至作为一个标准算。夏至是白天最长的。夏至一过就相当于是白天渐渐短了,白天短了,肯定是夜就渐渐长了。冬至这一天是夜最长的,白天最短的。一过冬至,黑夜就渐渐短了,白天就渐渐长了。这是一个标准,按白天或黑夜最长的标准来算它们的消长。还有一个标准是按秋分、春分,因为它是按相等。比如说秋分、春分的时候,白天、黑夜正好是相等的长度,一样长。那么从这个时候作为一个标准开始算。比如说从秋分开始算,黑夜渐增,白天渐减。或者从春分开始算。这两套标准都可以。那么四个季节,印度只有三个。我们知道印度它是属于热带,它没有冬天,所以它就三个季节。热季、雨季、还有一个什么季。我们这个比丘安居的就很清楚,安居一般在雨季。雨天因为小虫很多,所以就不出去走了,这个对于比丘来讲很清楚的,印度的三个季节。下面我们看一看就知道。这个算法其实就不用太去在意它,反正大概意思就是刚才说的。至于说是哪一天开始增,哪一天开始减,了解一下就行。“从雨际第二月后半第九日”,这个时候大概是夏至的时候,这个标准。那么“夜渐增”,当然是白天从最长的那一天——夏至就开始渐渐减短了,“夜渐增”。“从寒际第四月后半第九日,夜渐减也”,这个是冬至。这个“寒际第四月后半第九日”,大概是冬至的时候,黑夜最长。过了冬至这一天,黑夜渐减,白天渐长。白天“翻此”,就反过来。“夜若渐增,昼便渐减”,这是肯定的,“夜若渐减,昼则渐增”,这个就不用讲了。“昼夜增时,增一腊缚”,“腊缚”多长?后面会讲,这个无关紧要的。“昼夜减时,减一腊缚。日行此洲,向南向北,如其次第,夜增昼增”,那么这个下面会讲。



《俱舍论颂疏》原文

释曰:西国之法,分十二月,以为三际,谓寒热雨,各有四月,略述两释。泰法师云:从二月十六日,至六月十五日,为热际四月;从六月十六日,至十月十五日,为雨际四月;从十月十六日,至二月十五日,为寒际四月。雨际第二月,后半第九日,当此间八月九日,从秋分已去,夜增昼减也。寒际第四月,后半第九日,当此间二月九日,从春分已去,夜减昼增也。此约昼夜停等,后说增减也。


讲记

有解释,“释曰:西国之法……”,就印度,它分十二个月,“以为三际”,没有冬天,它就“寒热雨”,寒际、热际和雨际。“各有四月”,三四还是十二个月。“略述两释”,两套标准,我们刚才讲的。泰法师的标准是,这个大家可以看一下,“从二月十六日,至六月十五日,为热际四月”,他从热际的四月里面十六日这天开始算,“……至十月十五日,为雨际四月;从十月十六日,至二月十五日,为寒际四月”,那是分三际的各自的范围。“雨际第二月”的时候,“后半第九日,当此间八月九日”,这个“从秋分已去”,他是按秋分的标准算的。“夜增昼减”,秋分的时候,白天、黑夜一样长。那么过了秋分之后,黑夜时间增长,白天减短。“寒际第四月,后半第九日”的时候,“当此间二月九日”,这个就是二月九。“从春分已去”,那么这个时候就春分,白天、黑夜一样长。过了这天,黑夜减短,白天增加。“此约昼夜停等”,“停等”就是白天、黑夜一样长的意思。首先以此为一个基准,再“说增减”的情况。



《俱舍论颂疏》原文

光法师云:西方诸国,时节不定,还随方俗,以立三际。从十一月十六日,至三月十五日,为热际;从三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为雨际;从七月十六日,至十一月十五日,为寒际。雨际第二月,后半第九日,当此间五月九日,此与夏至,稍得相当。此时日极长,夜极短,从此已后,夜则渐增。若寒际第四月,后半第九日,当此间十一月九日,此与冬至,稍得相当。此时昼极短,夜极长,从此已后,夜则渐减,昼则渐增。故婆沙一百三十六云:摩诃陀月当此间十一月也,白半之日,夜有十八,昼有十二,从此已后,昼增夜减。室罗筏拏月当此间五月也,白半之日,昼有十八,夜有十二,从此已后,夜增昼减。解云:言十八十二者,谓十八十二牟呼栗多也。据此文证明,知夜极长后,方说昼增,昼极长后,方说夜增也。又此论云:日行此洲,向南向北,如其次第,夜增昼增。故知五月,夏至已后,日则向南,说夜增也。十一月,冬至已后,日既向北,说昼增也。  此上两释:泰法师意,约昼夜停等后,说有增减。光法师意,约昼夜极长后,说有增减。各据一义,任情取捨,更有多解,不能具叙。


讲记

“光法师云”,光法师的是另外一套标准,他说“西方诸国,时节不定,还随方俗,以立三际。从十一月十六日,至三月十五日……”,还是先分三际,这是另外的一个标准。十一月十六到三月十五,这个是“热际”。三月十六到七月十五,是“雨际”。这个跟我们现在差不多,我们是四月十五安居,七月十五安居结束,雨际安居。三月十六,因为他提前准备一个月,准备要安居了,雨际安居。“从七月十六日,至十一月十五日,为寒际”,天冷了。


“雨际第二月”,就是“后半第九日,当此间五月九日……”,这个“夏至”,差不多是夏至的时候,这个标准来算,“稍得相当”,差不多。夏至这天,白天是最长的,黑夜最短。过了这天,黑夜增加,白天减少。“若寒际第四月,后半第九日,当此间十一月九日”,这个是“冬至”,差不多,这一天黑夜最长。那么过了这天,黑夜渐减,白天增加。这就跟我们中国讲的是冬至是一阳生嘛,夏至是一阴生,那么一阳生的意思就是白天增加了。“故婆沙一百三十六云:摩诃陀月……”,他讲的这个相当于我们这里十一月。“白半之日,夜有十八,昼有十二,从此已后,昼增夜减”,就是说它这个活动的空间,再增再减也不会减得没有。就说是减得最少到持平的那个阶段这个容许活动的空间有多大呢?就是这个“……白半之日,昼有十八,夜有十二,从此已后,夜增昼减”。看他的解释就知道,“言十八十二者,谓十八十二牟呼栗多也。据此文证明,知夜极长后,方说昼增……”,到了黑夜最长的时候,也就是它走到极端、开始要减的时候了,那么就是说白天渐增。反过来也一样,白天最长的时候,也是它要走到尽头、开始消减的时候,夜要开始增的时候。那么“论云”,太阳在这个南洲运行,“向南向北,如其次第,夜增昼增。故知五月,夏至已后”,太阳就朝南边的轨道运行,“说夜增”“十一月,冬至已后”,太阳向北面的轨道运行,“说昼增”“此上两释:泰法师意,约昼夜停等后,说有增减”,泰法师的意思,按秋分、春分那个标准来算的。光法师的意思,按夏至、冬至的标准来算,都可以。“任情取捨,更有多解,不能具叙”,这就不说了。




《俱舍论颂疏》原文

依此论文,一百二十刹那,为一怛刹那;六十怛刹那,为一腊缚;三十腊缚,为一牟呼栗多;若至极长,有十八牟呼栗多;若至极短,有十二牟呼栗多。故知中间,延促总有六牟呼栗多。从夏至日已去,至冬至日已来,有一百八十日。日夜增一腊缚,计一百八十腊缚,足成六牟呼栗多。故冬至日,夜有十八,昼有十二也。若从冬至日已去,至夏至日已来,成六牟呼栗多,义准前说。故夏至日,夜有十二,昼有十八。


讲记

“依此论文,一百二十刹那,为一怛刹那”,那么就是说时间,一百二十刹那。一刹那就是、大家知道了,我们弹指、壮士一弹指就是六十个刹那。如果一弹指是一秒钟的话,那一刹那就是六十分之一秒,那么一百二十刹那为一怛刹那的话,就相当于两秒钟是一怛刹那。“六十怛刹那,为一腊缚”,你可以推算出,两秒钟一怛刹那,六十个怛刹那,两分钟。两分钟相当于一个腊缚。“三十腊缚”就是一个小时,等于“一牟呼栗多”“若至极长,有十八牟呼栗多”,十八个小时;“若至极短”,有十二个小时。但我推算的不一定准,给大家举个例子。他的意思,白天最长十八个小时,最短十二个小时。那么十八到十二,中间有六个小时可以增减的余地。那么当然,这是十八至十二中间的六个小时。那最长十八之外的六个小时,当然是让给黑夜了,黑夜最短的时候有六个小时。“从夏至日已去,至冬至日已来,有一百八十日。日夜增一腊缚,计一百八十腊缚,足成六牟呼栗多”,那么他就算每一天增多久了。“一腊缚”,我们刚才算过是两分钟。他就说“冬至日已来,有一百八十日”,假设是冬至开始算,“日夜增一腊缚”,每一天增两分钟,刚好增了一百八十个两分钟,就是白天或者黑夜到最长的时候了。“足成六牟呼栗多。故冬至日,夜有十八”,因为从夏至,黑夜每天增加两分钟,到了黑夜最长的时候,就增加到了一百八十乘两分钟,就六个小时。那么就是冬至黑夜最长的时候,可能是十八个小时,还有六个小时白天,但我算的不一定准。“昼有十二也。若从冬至日已去,至夏至日已来,成六牟呼栗多”,一样的,你反过来算白天也可以。“义准前说。故夏至日,夜有十二,昼有十八”。下面提另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算过去了,了解一下就可以。




《俱舍论颂疏》原文

问:何故月轮,于黑半末白半初位,见有缺?答:世施设论中,作如是释:以月宫殿行近日轮,月轮被日轮光所侵照,余边发影,自覆月轮,令于尔时,见不圆满。又经部宗,先旧师释,由日月轮,行度不同,现有圆缺。问:日等宫殿,何有情居?答:是四王天下天衆所居。若空居天,唯住如是日月等宫殿。若地居天,住妙高山诸层级等。


讲记

他就问月轮为什么会有盈亏?“何故月轮,于黑半末白半初位,见有缺?”印度一个月分黑月、白月,农历的上半个月叫白月,农历的下半个月叫黑月。那么为什么在“黑半末”,农历的每个月月末的时候,月亮就看不见了,或者说只有很小的一点、一轮,有亏?“答:世施设论中,作如是释”,他就解释,“以月宫殿行近日轮,月轮被日轮光所侵照,余边发影,自覆月轮”,它被它自己影子遮住了。月轮运行靠近太阳的时候,太阳光照过来,月轮的边上,它自己有个影子,自己把自己遮住了。“令于尔时,见不圆满”,所以到这一天,就看到它自己影子挡住了,你看的这个月轮就有亏。这个是他的解释,这个解释好像是和现代科学符合的。下面经部宗说“先旧师释,由日月轮,行度不同,现有圆缺”,这个比较抽象。我们大宝恩师也说了,它运行的角度不同,你看到它就会有盈亏。一般还是以前一个说法为准。“问:日等宫殿,何有情居?答:是四王天下……”,这个是四天王天的手下,“天众所居”的地方。“若空居天,唯住如是日月等宫殿。若地居天,住妙高山诸层级等”,那么天众所居的,“空居天,唯住如是日月等宫殿”。“若地居天,住妙高山诸层级”,地居天,住妙高山上,还有地。“日月”,当然你不能说它在地上,意思就是它虽然是四王天下、四大王天的部属天众所居的,但是它是属于空居天。有的经论上不是说日月天子么?他是属于四天王天的部属。那么在有部讲到阿修罗跟天斗、打仗,天就用日月以为旗帜、作为旗帜。由于日月的威力,天人能够常常战胜阿修罗,所以阿修罗心里面对太阳、月亮非常忿恨,他就想要把太阳、月亮摧灭。但是由于有情的业的增上力,他想尽办法也不能把太阳、月亮消灭。所以他就想用手暂时把太阳、月亮遮挡一下,使它暂时隐没。大家可能有看过那幅图的。一个阿修罗王,他化身很高的,从海里面站起来,偷偷摸摸地拿两个手,想把日月挡起来。想把日月暂时隐没,使它不出现。那就证明日月属于天这一边的,属于四王中天的部属。阿修罗是经常想把日月摧灭的,因为日月是天的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