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经论讲记

敏公上师:关键就是半山腰这铜球看你怎么处理…

2016-12-07 16:49:29 分类:经论讲记 85次浏览



  ——摘自大宝恩师《最胜耳传修心七义论讲记》


    “喻如推挽万钧铜球上山”,假使说有个人,把一个很重的铜的球推上山,那是很吃力了。已经推到山腰了,一半了,再努力,可以到山顶了。否则的话,不努力的话,这个是滚下去了,到山脚下去了,如果从山脚下再推上来呢,那更困难了。 


        那么这个是比喻什么东西呢?就是说我们众生遇到人身了,前面说人身难得嘛,这么困难,等于说好容易把这个铜球已经推到半山腰了——花了很多气力得到人身了。所以说把这个铜球推上半山腰了,你再推一半,到顶了,就可以安乐了——成佛嘛!那么你假使不推了,放下去,又到山脚下去了——又堕落到恶道去了,所以说要继续努力。


        


        “此为学佛与堕落之利害紧要关头”,我们人正像一个铜球在半山腰一样,是一个紧要关头。你要学佛,到山顶上成佛;不努力,堕落到山脚下受苦。关键就是半山腰这铜球看你怎么处理,那么该怎么办呢? “一鼓作气,完成此事”,把它推到山顶上,就好了嘛。


        


        假如说掉下去了,山脚就是恶道了,要再得到——推到半山腰,这个人身呢,那是困难之极了,再要推上去到顶上成佛呢,更困难了。所以说我们现在已经得了人身了,等于是推了一半了,千万不要放弃,还有一半的路就可以到顶了——成佛了。你要是不努力的话,一旦掉下去了,那么从头来起来,那是更吃力了。


        


        “此就外境而言”,这个从外边来看了。假使看自心,他自己看看自己的心观察一下。“试问我造暇满之因,今有几何”,在心里边你善念的、能够得到暇满的果的那个因,这个心你到底有多少呢?“如犹少者,知来世暇满,必难再得”,假使你观察你下世得暇满的善因极少,那么你下一辈子得暇满,决定得不到的,很难的了。“应把持现有暇满之身”,那么你与其等下一辈子得暇满,这么渺茫的,倒不如把现在的暇满身体把持好,好好地修吧,不要等下辈子了。


        


        “尤应就此成就菩提心之法要,精进修学”,这个《修心七义》是最重要的,佛的精要,那么你修行佛法更重要的就是把这个《修心七义》,好好地修了。


        


        “以此是成佛最方便之教授故,此法如铁连环,但得一环,余环自致。如果暇满难得之大意义,真实通达,则以后念死无常等,直至菩提心之通达皆源源而来”,我们修佛法,等于说铁链环一样的,一环一环是扣起的,那就是前面说的,一个是加行、一个是正行,一个是因、一个是果。假使说你把中间一环抓住了——暇满人身难得的大意义的这一环抓住了,那么你下边死无常这一环也就容易了,就不会抓不过去了。那么一环一环抓过去,一直到生起菩提心,都可以源源而来了,所以说就像链条一样的,一扣一个环、一扣一个环,可以扣的。只要抓到一环,就会一节一节上去。如果你一环都没有抓到呢,那就上不去了。


        


        所以说,“今人非不知此身可贵,然所知未能深入,故须多设譬喻广引公案”,现在的人,并不是不知道这个身体的可贵,但是知道之后,飘飘皮皮地不深入,所以昂旺堪布慈悲,说了很多的譬喻,引了很多的公案。根据教、根据理、根据这个公案的事例来教你们观察,教你们观察思惟。


        


        “久久心生感动名感动知”,这个很重要了。我们要思惟到什么,心里感动了,就是触动了,那么效果才出来了。想了半天,淡淡的,那就效果没有的。心生感动起来了,什么叫感动,他下边就说了。“久久心生感动名感动知”,这个知,升一级了,叫感动知,不是一般的泛泛的知了。“再唯…”。这里可能是错了,其他本子好像是“再一进心”,就是再进一步了,生起决定心来了。先是感动了,感动就是说有触动了,触动之后决定如此,不会动摇了,这是决定心了,这个叫决定知。这样子生起来之后,对没有修的人,淡淡地,你告诉他很多道理,他“哦!知道了”——这个是差得远了。


        


        “然后以所知力,鞭策自己,一心向道,疾取法要而修,必能遮止嬉游懈怠,令人身虚度也”,你从感动知到决定知,这样子的人如果知道之后,跟普通的泛泛而知的人不一样了。根据自己的决定知,可以鞭策自己,一心向道,很快地取了法要而修,能够遮止那些懈怠、嬉戏、游戏,令人身虚度这个事情就可以遮止了。……


        


        “前言暇满须观察思惟修,而生起感动知与决定知,暇满以下科目,亦应如是修,始能得力”,我们前面说了,修暇满的时候要好好地观察思惟,思惟到什么——感动知,感动知就是说心地触动了。有的时候,起悲心的话,痛哭流涕,有的时候,讲到人身难得、无常迅速的时候就感到坐立不安,这些都是触动的相,也是感动了——感动知。感动知还不够,还要提高一步,到决定知,决定知就是说决定如此,没有动移的了,再也不会动摇了。那么从感动知才生决定知,你说没有感动知,你说“我已经决定了”,这句话是骗人的话,今天这么说,过几天自己就推翻了,这个是很多人都有的。


        


        那么这个我们说,暇满的道理要这样修,其他的也同样,一样的,都要这样修,先要有感动知,然后决定知,就是我们的观察要深入,深入到最起码的话,心里生了触动,然后再进一步,生了决定,这才是起效果了。否则的话,佛法我们说听的人很多。有些人,哪里讲经哪里听,听了之后还是老一套,那就是都是泛泛的知,不但是没有决定知,连这个感动知都没有的,那么没什么用处。


         那么,怎么知是观察思惟修能生起力量来呢?


         打个比喻,这个是凡夫的比喻了,“如众生生瞋恨时”,众生在起瞋心的时候,“初思彼人负我,如思至此便止,瞋恨不深,仍无力量”,就是这个人欺负我,心里很不高兴,想到这里就算了,不想了,那么这个瞋恨心力量不大的,没有什么力量的。假使还要想下去,继续观下去:他这一次么羞辱我,他那一次又有其他的事情怎么侮辱我,又一次,又害我……甚至于自己想一套——他本来没这个事,自己想了一套:他害我的地方太多了。“我于彼如何有恩”——而我对他,多少次对他有恩,对他又照顾什么什么,而他对我,反而恩将仇报,到处来害我。这样子一想,想得气起来了:这样子逼人太甚了,“我决不能忍”。这个“毛发上指”,头发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个思惟到后来,力量就增长了,不但是毛发上指,“血脉偾张、勃然起寻仇报复之心”,血脉也胀起来了,脸也红了,要去跟他吵架去了。那么这个时候瞋恨到极点了,强而有力了。


         这个是当然不好的了。我们说好的地方,也要这么思惟,思惟到有这样的力量的时候,才是得了效果了,否则的话,泛泛地思是没有用的。 


        “学者即取其法,移修暇满无常等,如彼一一观察思惟而修,则所修便强而有力”,那么我们学佛的人,要采取他的方法,不是修嗔恨心,而是修暇满、修无常等等,一个一个地都要观察思惟,使它强大有力。“凡思暇满得力者,其心常不断趣取法要,如恐不及,如是可得成就”,真正暇满思惟得力的人,他心就不懈怠了,一时一刻都想着这个是难得,那么他就是不断地要取法要去修行了,就怕来不及了。这样的人才有成就的希望了。否则的话,一曝十寒,怎么会有什么效果呢?


        “今人有修才一二日便已厌倦,仅属短期一种善心所,暂时冲动,或由师长三宝加持,暂近善法,瞬即忘失”,现在的人,修了一两天就感到疲劳了,厌烦了。那么这是短期的一种善心所,暂时冲动一下,或者是师长三宝的加持,修了一两天,过了之后,加持力没有了,就不修了。冲动过了,也就不修了,那么这些没用的。


        “必须具足继续串习,无一时一刻之放逸,乃能起暇满难得之大意义”,我们要修,就是前面的要好好地思惟了,使它强有力,一时一刻的放逸心都没有,这个暇满难得的意思才生起来了。那么以后修无常等等,也是要这样修。这个修法,一切法都一样的,就是先要好好观察,先要感动知,得到决定知,这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