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法相学社课本

法相书的读法之一( 法相学社第一期课本序言 7)

2016-11-29 17:21:03 分类:法相学社课本 434次浏览

        

        法相学社第一期课本序言(7


        (范古农居士著,智敏上师讲解)


        (接上文)


       读《唯识二十论》,先读《欧阳序》及《述记科判》,使眉目清楚,然后读论,怡然理顺矣。论文甚辩,都是彼此破救之文,须细心味读,原有《述记》注释,如嫌词晦,可观王恩洋《二十唯识论疏》。总之读法相论文,能细心研读,知其有问有答,先总后别,先略后广,自然文义清晰,毫无难事。须知初学似格不相入者,以未习惯之故,若读熟后(多闻闻持)自然迎刃而解。读者须有忍耐功夫,故忍波罗蜜中有“谛察法忍”,即指此也。


       下边就是《二十唯识论》。要学《唯识二十论》时候,先读《欧阳序》这本书,欧阳竞无的序有的,我们没有,我们请的是金陵刻经处的版本了,没有欧阳竞无序。这个欧阳竞无序有没有都可以,我们请的是窥基法师的述记,是最标淮的注解。所以窥基大师的文看看也够了。这些科判一看是眉目清楚,全部的一个论,它到底“纲”是什么——就是目录、眉目可以看清楚。序也把它的要点、要旨说了一下,科判也把它的纲提了一下,它的总科知道之后,“然后读论,怡然理顺矣”,那么你读起来就不感到困难,很自然的。


      “论文甚辩,都是彼此破救之文,须细心味读”,“论文甚辩”,就是辩论辩得很厉害,都是互相辩论的话。我们说辩论的方式不知道的话,你这本论学一学,古印度当时的辩论就这么搞的。“都是彼此破救之文”:“彼此”就是说,一个论主跟另外的那些不相信唯识的人;“破救”,这个是破他的,那个来救,有破么,有救了。你把他的道理破掉,他要补充,要成立他的道理来救,等于打仗一样的,你这里打,把他打垮了,他马上派救兵来救。辩论也是这样子的,这边破那边救,互相破、救的文。那么,要这样子仔细地去读,不能粗心大意看的。


      “原有《述记》注释,如嫌词晦,可观王恩洋《二十唯识论疏》”,以前我们学的时候,《二十唯识》的述记是没有用,因为这本书比较深。窥基大师的文字我们今天可以看一看,非常之古雅,但是也很难读,我们说要大专以上的文学水平,再加上佛教的专门知识,才能看得懂。如果你是小学、初中的话,就“阿弥陀佛”,对窥基大师,拜拜他就完了,看不懂的。还有道宣律师的文章也是这样子的,他文学极好,你文字基础太差的话,只好给他拜了,拜经就拜好了,拜了有加持,念是没有办法念的,你看不懂的。窥基大师的书是很难懂,我们下一次发下来大家就知道了。我们也不一个字一个字讲了,一个字一个字讲起的话,我们讲古文好了,不要讲唯识了。那么大概意思要讲。这个假使感到不好懂,有王恩洋的《二十唯识论疏》,这个我们以前学的时候大家都请到的,现在这书没有了,因为流传得不广,不好找了。


     “总之读法相论文,能细心研读,知其有问有答”,总而言之,法相的书,一定要细心读的,而且要知道它的文的结构,都是问答的,问就是破,答就是救。


     “先总后别”,先是提纲,后来打开来。这就是《五蕴》:云何五蕴?色受想行识。云何色蕴?色蕴里边有什么?云何受蕴?又打开。这是先说一个总的,后来是详细的。


    “先略后广”,先是讲得略一点,五蕴;下一个色蕴,什么叫色蕴呢?还广的也打开来了,色蕴里边,就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然后色、声、香、味、触。色有多少?显色、形色。显色又是哪么?青、黄、赤、白。形色有长、短、高下、正、不正等等,还有表色——行动的样子。这些都是越来越广、越来越广的。


      你对这个文的体裁知道之后,学起来“自然文意清晰,毫无难事”,它的文字你看得很清楚,一点也不困难了。


     “须知初学似格不相入者”,应该要知道,初学的人,看了法相书,格格不相入的,就像那个人看了,“赶快退,这个东西我吃不消了”,打败仗了,逃避了,逃小庙去了。这个“格不相入”,什么原因呢?“以未习惯之故”,实际上,没有习惯,你法相没有学过,没有这个习惯,习惯之后就会容易的。所以说,既然不习惯,也要使它习惯,怎么习惯呢?念、念、念,每天念、每天念。


     我们每天早上为什么念早课,天天念干什么?不习惯,里边很多道理我们没有办法用出来;天天念,天天念、念、念,略戒天天念了,比丘有那么多戒天天念、天天念,念到后来你熟了。这一条,犯什么戒,不能做;那一条,犯什么戒,不能做。我们的早课,六度四摄、八万四千(法门)都在里边,菩提心什么都在里边,那碰到事情之后才能够起作用了。你如果不天天念的话,碰到事情来了,“这个早课里有的?我还不知道。”这就糟糕了,你根本没有学。


      这里就是说,你如果格格不相入呢,要知道,这并不是你笨,也不是说你根器跟法相两个不合,一定要念佛才合;是因为什么呢?不习惯。不习惯的对治方法就是念、读,这个很简单,有方法的,你不用就没有办法了。你如果听话,天天念嘛。


    “若读熟后”,读得飞熟,什么叫读呢?多闻,闻持了。释迦牟尼佛的“多闻弟子”等等,都赞叹多闻的。闻了之后要持,不要忘记。闻了,这只耳朵进去,那只出来;那只进去……你闻一百年也没有用的。闻了之后要持,要把它抓住了。“自然迎刃而解”,那你自然迎刃而解,马上就解决问题的。“读者须有忍耐功夫”,不要急躁,你现在学不会,忍耐一点、耐心一点。我们说忍辱第一道,出家人要忍辱,什么都要忍,念书、学法相也得忍一下。“故忍波罗蜜多中有‘谛察法忍’”,什么叫谛察法忍?忍波罗蜜多里边有很多忍,有一个叫谛察法忍。仔细研究法,不好懂的法,把它搞清楚,谛察法忍。这个法是一个忍。你说你要成佛,你忍都不想修,成什么佛呢?这个自己问问自己,就知道毛病在哪里。


     我们说学法,主要是对治自己毛病的,你如果学了法之后,不把毛病对治好,专门从自己的我执出发来打主意的话,你一辈子都学不好法的。现在这个法,你说你学不进去、学不进去,你追究原因,为什么学不进?主要是你不熟悉、不习惯。如何习惯?多念多读。你把它读下来、背下来,然后你自然会懂起来。汉地小孩子进蒙馆,四书五经一大堆,老师就叫你背,管你懂不懂。这个字是念什么,背背背,背不下来,那么厚的红木的尺,“啪啪啪”打,打得手打肿了,还要背。背了之后,然后一大堆四书里边抽一本,“这一段你背下来”,背不下,“啪啪啪”又打。打了怎么样?后来就考状元了,做宰相了。这个本事哪里来的?就是打出来的。


   你这些法相都背下了,你修行之后,什么问题来了,自己解决了,不要去求人家了。这个都是自己学修的方法。学了之后我们要用,不用的话,再好的法也……


     中国有一个公案,一个小孩子懒得很,他不肯烧饭的,什么事情都不爱做。他父母要出去了,母亲知道他懒,就做了一串饼,免得他烧饭了。他也懒得拿碗去盛,一串饼用绳子串起来,挂在颈项上。父母大概出去五天,五天的饼都做好,那总放心了,回来总不会饿死了。结果回来一看,饿死了。怎么了?就在嘴下边那个饼吃了,旁边那个饼拉过来吃都不愿意动一下,情愿饿死。这样的人就是我们这里不想学法的人,懒成那个样子,一点功夫都不肯用,自己要饿死了,情愿饿,连手把旁边的饼拿过来吃一吃都不动,懒。这当然是一个公案,是寓言了,实际上我们把这个道理,与我们实际的行动配合上去,就是这个情况。你要下点功夫,不要太懒了。懒狠了之后就自己饿死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