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八识规矩颂讲记

【八识规矩颂讲记 连载28】第七识颂(五)

2021-02-18 00:00:00 分类:八识规矩颂讲记 62次浏览


宗振和尚讲《八识规矩颂》

正释颂文



第七识颂

(一) 有漏杂染识

1 相关释义

(1)第七识之重要性

2 依缘

(1)所缘带质境

(2)有覆无记性

3 业用

(1)随缘执我

4 相应

(1)相应心所

(2)别释无相布施

(3)恒思量我

(4)与别境相应

(5)六识之染净依

(二) 无漏清净识

1 相关释义

(1)第七识人我见相应位

(2)法我见相应位

(3)平等性智相应位

2 转识成智之三品转

(1)初地菩萨下品转

(2)八地菩萨中品转

(3)成佛上品转

3 平等性智的妙用

4 其他补充

5 答疑




三 第七识颂



带质有覆通情本 随缘执我量为非

八大遍行别境慧 贪痴我见慢相随

恒审思量我相随 有情日夜镇昏迷

四惑八大相应起 六转呼为染净依

极喜初心平等性 无功用行我恒摧

如来现起他受用 十地菩萨所被机



(一) 有漏杂染识


4相应


(1)相应心所


颂文:“八大遍行别境慧,贪痴我见慢相随”,讲的是第七识和哪些心所相应。因为它是有覆无记的,就是属于染污的,染污的心和大随烦恼都是相应的。“八大”,大随烦恼有八个。大随烦恼的意思,就是染污的心都有这八个的,所以它既然是染污的心,这八大随烦恼都会有的。“遍行”指五遍行,就是触、作意、受、想、思,这五个心所是遍行心所,只要是心都有的。“别境慧”,是指五别境中的慧心所。因为它要执著我见,我见就是有我,我见就是“慧”。我们以前讲过五个不正见,其中萨迦耶见——我见,就是慧的作用,我见的体就是慧,所以第七识中是有这个“别境慧”的。


“贪痴我见慢相随”,“贪”就是我爱;“痴”就是“我痴”,就是我们刚才说的不共无明;有了不共无明这个根本引起的“我见”,执著有我,有我之后就有我见,就有慧心所;有了我见就有“我慢”,自认为了不起;有了我慢就有“我贪”,我贪就是“我要保护自己”。这四个烦恼加上八个大随烦恼是十二个,加五遍行,就是十七个,加别境慧,共十八个。那就和第七识相应的心所有十八个。这是给它算账,有多少个心所和它相应的。


护法菩萨的意思,这八大随烦恼是和第七识相应的。有人认为是不相应的,但这个不是正义,护法菩萨的意思是要相应的。这八大随烦恼是遍一切染心的,凡是染污心都有这八个随烦恼:不信、懈怠、放逸、掉举、昏沉、失念、散乱、不正知。他的理由是,如果不正知这个心所没有的话,怎么会有我见呢?有我见就是没有正知。很多佛法的道理都是这样倒着推出来的。要详细了解他的理由,大家可以自己看一下。按护法菩萨的正义,第七识中这八个大随烦恼都是有的。


末那识中的我、法二执是察觉不到的,很微细。我们能察觉到的是第六意识里面的俱生我执或者分别我执,分别我执更是明显。



(2)别释无相布施


这里有个辩论,我们也可以说一下,是怎么说的呢?


因为我们有这个第七识,是不间断的,所以我们的善法也成有漏的了。大宝恩师在讲《摄大乘论》时也说,有这个第七识在,很多人做善法都是为了自己。比如说他们培点福,供养、礼拜,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啦,或者为了小孩考取大学啦、找到如法的工作啦,他做这些善法的目的都是回向自己,那就是说有“我”夹在里面了,“为了我以后怎么怎么样”,这个就是有漏的善法了。当然我们平时的回向就是对治,比如说,“回向一切有情共证菩提”等等,那就是可以对治了。一般的凡夫也有些善法,但因为这个“我”的见在里面,就是说背后有个“我”的概念在里面,就像“这是我放的生”、“我在放生”、“我有功德”、“我拜佛了”,有这个我见在里面就成了有漏的善法。那么当然他以后慢慢地通过学法可以对治、可以成无漏的。


那么他们在这里讨论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说释迦佛在因地上,有一次供养燃灯佛五茎莲花的时候,燃灯佛给他授记了。为什么?因为燃灯佛说释迦佛在因地上“布发掩泥”来作供养,供了五茎莲花的时候,做到了无相布施。无相的布施,就是把我相去掉了。把我相去掉了的布施,有点像我们说的三轮体空的布施,没有我相、人相,没有能施、所施和施的东西。他这里偏重于讲没有能施的我,我相空掉了、去掉了,是无相的布施。他们在辩论的焦点是:这个无相的布施到底是把第六意识里面的我相、我执去掉了,还是把第七识的我执去掉了?


第一种说法,是把第七识里面的我执去掉了。因为第七识都是在执我,有这个第七识在背后的话,不管什么东西都成了有漏的了,都是执著“我在布施”。


持第二种说法的就和他辩论说,你刚才说的“我在布施”这个心念,缘那个“我”的时候已经在向外缘了,“我在布施”、“我在放生”,那个“我”已经是外缘的了,行相比较粗猛,这不是第七识的行相。应该说这种“我在布施”的“我”,是在第六意识里面的,当然它根本的原因是由第七识的力量引起的,但是其实“我在布施”这个意思还是在第六意识里面。那是什么原因呢?是因为第七识它是内缘的,它不缘外境。第七识不会说“我在念经”、“我在布施”、“我在拜佛”,有这种念头的一般是第六意识。因为第七识的“我”都是缘第八识的见分,它是内缘的,它不会那么粗的,你认识不到的。持第二种说法的人一般认为,他是把第六意识里面这个我执去掉了,在布施的过程当中不让它生起,不让这个第六意识里面的我执现行。


因为平常的时候,第六意识里面这个我执会间杂在三性的心里面,善、恶、无记的心里面都会间杂。比如说我们正在走路的时候,是无覆无记的心——威仪路,无覆无记心的这一刹那不可能是有覆无记心,所以这个时候不会认为“我在走路”。因为有“我”的概念,就是我见,是属于有覆无记的心,有覆无记的心和无覆无记的心不可能在同一个刹那里面的。就是说,发动走路的这个无覆无记的威仪路的心,和那个认为“我在走路”的有我的心不是在同一刹那里面的。当然这个心掉动得很快,这个我见的心、就是第六意识这个有“我”的心,它间杂在走路的过程当中了。走路的过程当中,我们认为“我在走路”,其实,发动我们走路的这一刹那的这个心,不会认为有我的,认为有我的这一念心是不会去发动走路的。因为它们是两个不同性质的心,一个属于无覆无记的心,一个属于有覆无记的心。


这个第六意识的我执,它会间杂在无记的心里面,此指前后刹那的间杂,非指同一刹那中的间杂;也会间杂在善心里面,认为“我在布施”、“我在持戒”;它也会间杂在不善心里面。那么无相布施的意思,就是他把这个间杂的心去掉了、把第六意识的我执间杂在里面的心去掉了。在布施的过程当中,不间杂有这个“我”的概念,把第六意识的这个“我”的概念去掉了,就可以叫做无相的布施,这是第二种说法。


窥基法师采取第二种说法。他认为第一种说法太高了,就是说如果要把第七识的那个“我”的概念去掉,太高了。因为我们知道,布施一般不会是在入定的时候。入定的时候,就是等持空性的时候,可以把第七识转成无漏的。如果出了无漏慧观,出定之后,不在入定的过程当中,第七识可能又是有漏的了。因为是有漏的,它还是在执著我,向内执著有我。如果那个时候所做的善业,不叫无相的布施的话,那么这就太高了,比较高了。登地以上菩萨,比如说初地的菩萨,他出了无漏慧观之后,有时候第七识里面有漏的又现行了,这是可能的。因为第七识里面有俱生的我执、法执,他不在定中的时候那些执著会现行。那么登地菩萨行布施的时候,他不是在定中,难道就不是波罗蜜了吗?窥基法师举这个例子,说明他是偏向于采取第二种见解的。


我们说这个例子的意思就是,我们要认识到第七识的我执和第六识的我执,需要把它们细细地区分一下,不要很笼统。



八识规矩颂

唐三藏法师玄奘 造



性境现量通三性 眼耳身三二地居

遍行别境善十一 中二大八贪瞋痴


五识同依净色根 九缘七八好相邻

合三离二观尘世 愚者难分识与根


变相观空唯后得 果中犹自不诠真

圆明初发成无漏 三类分身息苦轮


三性三量通三境 三界轮时易可知

相应心所五十一 善恶临时别配之


性界受三恒转易 根随信等总相连

动身发语独为最 引满能招业力牵


发起初心欢喜地 俱生犹自现缠眠

远行地后纯无漏 观察圆明照大千


带质有覆通情本 随缘执我量为非

八大遍行别境慧 贪痴我见慢相随


恒审思量我相随 有情日夜镇昏迷

四惑八大相应起 六转呼为染净依


极喜初心平等性 无功用行我恒摧

如来现起他受用 十地菩萨所被机


性唯无覆五遍行 界地随他业力生

二乘不了因迷执 由此能兴论主诤


浩浩三藏不可穷 渊深七浪境为风

受熏持种根身器 去后来先作主公


不动地前才舍藏 金刚道后异熟空

大圆无垢同时发 普照十方尘刹中



由聞知諸法 由聞遮諸惡 由聞斷無義 由聞得涅槃


•本文由编辑组添加标题并校订发布,内容仅供参考


• 编校水平有限,不足之处欢迎指正,联系电话:15824072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