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佛教史分期略说讲记

大宝恩师:十二缘起与三法印

2016-12-07 12:19:29 分类:佛教史分期略说讲记 51次浏览


(一)



              佛以般若的眼光来观察这个宇宙。他就看到一切事物的存在都是缘因而假合——各式各样因缘的凑合。凡是假合出来的东西,它本身没有固定的独立的存在的自性,这个性是没有的,因为它本身就是很多的因缘凑拢来的,不是单个的,离开那些因缘它就不能存在,所以说它自己不依靠其他、自己能够独立能够存在——这样的东西,在佛的眼光里,没有的。

(二)



              既然它都是一切假合的,它当然本身就是变动、迁流变化的,因为它靠其他因缘存在。因缘改变它本身就得改变,因缘完全变掉了,它也就不存在了。一方面它靠其他因缘,维持它自己的假象,同时它反过来,也可以作其他东西的因缘,也可以使其他东西因为它的原因而生起来,或者是存在,或者是怎么样。所以,既然其他的法也是靠这一切的因缘聚拢来的,所以一切法都是迁流变化,都是靠缘而存在,这样子互相地影响、互相地依靠、互相存在、互相推动。这就叫因果系,在我们佛教里边就是因果的体系。

(三)



              我们人的行动思想,産生的行动合不合理,做善造恶,感到的苦乐不同的报,也是一个因果现象,所以说不是迷信。整个的自然规律有些是伦理性的,也有是一般的法界的整个的缘起的法则,都属于因果系。所以说我们的善恶因果,也不是迷信,是很甚深的因果系的缘起法则的一种。

(四)



              凡是一个法,它本身是果,因为它是靠其他的因素成立的。但是同时它又是因,它又可以産生其他的果法。这个很简单,一个人他既是孩子——对他的父亲说他是孩子,但是他又养了孩子了,他对他孩子是父亲。那么前后左右,空间时间都是互相有关系、互相依存、互相依赖,这是整个的一个因果系,是佛教里讲的缘起。所以说凡是一个存在的法,它本身既是果也是因,凡是可以做因的,也必定从其他因所生。

(五)



              佛证到宇宙的真理之后,他就在因果的现象里边总结出三个原则的东西,那就是说“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在一切宇宙的万事万物里边就推论出三个核心、三个真理,这就是三条。

(六)



              我们说“诸行无常”,“诸行”就是一切有为法,一切有为法都是迁流变化,刹那刹那不安住,没有可以常住的。

(七)



              第二个,“诸法无我”,一切法都没有个独立的自性。这个“我”叫什么呢?“我”有三个意思:一个是“常”,一个是“一”,一个是“自在”。所谓“我”,我自己能够作主——自在,“我”有个常的意思。

(八)



             还有个意思就是“一”,这个“我”总是一个,不能说有五个“我”,十个“我”,那个不可能的。所以“我”的意思,在法相里边有“常、一、自在”的意思。说“诸法无我”,就是说诸法没有自性,不是一个常的,不是一个自在的——靠缘的。缘来了,它就生起来了,缘走了,它就消灭了,它不能自在。

(九)



              一切都靠缘,所以说没有自性。所谓自性就是能够离开一切的缘自己能够独立存在的,不依靠它的,能够常住的、不动的,这叫自性。一切法都没有这个东西——无我,就是没有自性了。

(十一)



             这里我们就要注意,“诸行无常”指的是有为法,而“诸法无我”,这个法的范围却大了,不但是有为法,无为法也没有自性……证到无常无我之后,当下知道一切法都是没有我的、没有自性的,那当下就是空,就是“涅槃寂静”。所以这三个法是有联系的。

(十二)



              我们前面学的十二支缘起,每一支都是前面的因缘成功的,前面因缘和合了就显下一支。那么这一支本身来说没有自性,完全靠前面的因缘,前面有这个因来了,它就显这个相。它自己显这个相了,又构成后面的诸因,后面的又成了一个果。这样子每一支都是“无我”,这是缘起性空没有自性的。

(十三)



              从流转的方面看,就是“诸行无常”。“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一定是这个有了,那个也才有,因为这个法存在,那个法也存在。所以说三个束芦的比喻:因为这个,所以它能站得起来;因为它,其他也站得起来。互相地作因果。“此生故彼生”,有了无明才有行,有了行才有识,这个生了那个才生得起来,这是流转生死,十二支,这是“诸行无常”,这十二支每一支都是无常的,都不能独立存在。

(十四)



             从还灭的那方面看,“此灭故彼灭,此无故彼无”。这个十二支,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这都灭掉了,就是“涅槃寂静”。当下就是清静的本来的面目实相——涅槃寂静。

(十五)



              所以说“涅槃寂静”也好,“诸行无常”也好,“诸法无我”也好,本来就是一个缘起性空的理论,从三个向度来看。从流转无常的、流转生死来看,它是“诸行无常”;从每一支的自性来看都没有自性,都没有独立存在,自己作主的没有,那是“诸法无我”;从它的缘起还灭的十二支来看,那就是“涅槃寂静”,它这个灭掉了,那个一下都灭完了,那当下就是清静涅槃。所以说它们是统一的,不是各是各的。



——摘自智敏上师《佛教史分期略说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