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本生故事

长寿王的故事

2018-09-30 10:28:52 分类:本生故事 47次浏览

(内部整理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


真正的勇士——长寿王的故事

2012年正月初五上宗下宙法师开示于上虞多宝讲寺大师殿

佛陀这个皈依境,作为果位来讲,有这样殊胜的色身、殊胜的身语功德,但对我们来讲,这些事情太高,太远,往往难以生起切身的体验。另一方面,作为佛法来讲,我们皈依三宝,法是正救护,能够救度我们的痛苦。我们看看离我们比较近的,佛的因地,在没有成就佛陀圆满的果位的时候,他是如何依靠佛法,救度自己以及他人的苦难?这就是今天下午主要要讲述的――长寿王的本生故事。

佛陀讲这个故事的缘起是:当时佛陀的两部分弟子因为互相怨恨,正在吵架。佛陀就去劝说,他善于打比喻,就讲了这个本生故事。这个故事在佛经里有很多种版本,内容是大同小异。我今天阐述的是根据《六度集经》来的。

释迦牟尼佛以前还没有成佛、作为菩萨的时候,有一次投生为一个国王,名叫长寿王。他有一个太子,名叫长生太子。这个国王非常仁慈,具大悲心悯念一切众生,整个国家没有刀杖、兵器,臣民之间互相也没有埋怨、仇恨,国家风调雨顺。

他们的邻国有一个国王,叫作梵施王,非常残暴。他听说长寿王的国土,人民非常多,财宝非常多,国王又非常仁慈,他就非常生气,心想不能让他比自己有更好的名声,要去征服他。然后他就发兵去攻打长寿王的国家。

长寿王听到这个消息,作了一个决定――他不准备跟他打仗。这并不是说长寿王没有能力、胆怯,他不跟他打仗,是因为打仗不管哪一方胜利了,总归会有人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他不希望任何人为了他而丧失生命。

我们在听这个故事的时候,应该尽量进入角色,这样会得到利益。进入什么角色呢?比如你可以观想你是长生太子,也就是说长寿王是你的父亲;或者观想长寿王是你的丈夫,是你最亲爱的人,当我们讲到后面的时候,你就想,如果我碰到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

长寿王作了这样一个决定,大臣们都非常忠于他,心想这样的国王去哪里找?但是梵施王很残暴,如果他打进来,就没有好日子过了,于是他们决定自己组织军队去应战。长寿王听到这个消息,就对太子说,梵施王非常残暴,其实他只是想征服这个国家,得到这个国家的财富和人民,而这主要的障碍就在于他自己一人。因此,他就对太子说:“我们逃跑吧。”太子也很孝顺、听话,答应了他。长寿王和王后、太子三人一起逃走以后,隐姓埋名,打柴为生。

梵施王就把长寿王的国家征服了,因为国家没有大王,大臣也打不了仗,国家就拱手相让了。但是梵施王仍然不甘心,因为他觉得长寿王存在一天,就是他们的祸害,他时时刻刻担心他会来报仇。于是他就悬赏,谁要是抓到长寿王,赏黄金一千斤,钱一千万。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个贫穷的修行人出去化缘,听说长寿王非常乐善好施,就慕名到那个国家去,想要一笔钱。走到山里面,坐在那里休息的时候,正好碰到长寿王。他一听说长寿王离开了他的国家,就大哭起来,说:“我好不容易听说有你这么一位爱布施的人,现在你没有国家了,我也要不到钱了,怎么办呢?”长寿王看见他这样,非常怜悯他,说:“哎,你太可怜了,怎么不早一点来呢?早来就给你很多钱,现在怎么办?”他想了想对他说:“这样吧,梵施王正在重金悬赏,你把我的头拿去,就可以领到一笔赏钱。”“不行不行,这是非常不仁义的事情”,这个修行人说,“要不你就跟着我去吧,这样我既可以领赏,又没有把你的命杀掉。”长寿王就同意了。

当然,领过去以后,梵施王就把他抓起来,马上要杀掉他。把他绑起来去游街的时候,他以前的大臣们以及他的人民都非常悲痛,说让他们再给他吃一顿饭吧,梵施王也同意了。就这样,长寿王要被处死的消息传了出去。

长生太子听到这个消息后,化妆成一个卖柴的人去看,就站在他父亲的面前。在行刑的当天,他的父亲看到了他,就对着天说了这样一句话:“怨无轻重,皆不足报。以怨报怨,怨终不除。唯有无怨,而除怨耳。”当然,其他的版本里还说,如果去报仇,就不是孝子;如果为了报父亲的仇而杀害众生,就违背了佛陀的教诲。说完之后,就被梵施王烧死了。

这个故事到这里可以告一段落。当我们听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可以想一想,假设我们是这个故事情节中的太子,我们对这个杀害父亲的恶王会有什么感觉?会不会觉得他很可恨?继续想一想,如果我们碰到这样的情况,想不想报仇?再继续想,我们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报仇?这个可能大家不太想得出来。

总的来讲,假设我们碰到这种情况,按照古代的话,“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没有比这更大的仇恨了。所谓不共戴天,就是不共一个天,只要我站着,你必须躺下,就是你死我活的状态,这个仇是一定要报,不报不行。而作为佛教来讲,怨和亲并不是我们所否认的,比如他把我们父亲这样害死,当然是怨,但佛教要讲的是不要对怨起瞋,不要对亲起贪爱。

我们接着讲。长生太子也是信佛的,是一个孝子,他当时听到父亲这句遗训,牢牢地记住了,然后就逃走了。他不忍心亲眼看他父亲被烧死。他逃走之后,有的版本说当时他还比较年轻,去学了很多技艺,比如武艺、厨艺、歌舞、军事等等,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工巧全都通达,然后开始进行他的复仇计划。虽然父亲告诉他不能报仇,但是他觉得这个仇太大了,这话是不能听的,一定要报仇。他以仇恨为动力,花了很多心血和力量,受了很多苦,学了很多技术,目的很简单——报仇。

如何报?他非常有智慧,先去亲近为梵施王种菜的园丁,帮他种菜。他种的菜非常好,这个园丁非常高兴。菜送到掌厨那里,他们也很高兴,问这个菜是谁种的。他们就说:“这来了一个小青年,是他种的。”然后掌厨就问他:“你菜种得这么好,烧菜你会不会?”他说会,于是帮他烧菜,烧出来的菜非常好,超过了全国最高级的厨师。

国王非常爱吃,问谁烧的菜,他们就告诉他:“就是这个小青年烧的。”然后他再表演一些歌舞,也是非常精彩。国王看了非常高兴,就把他选拔到宫里去做伴。因为他什么都会做,很聪明,很受国王的器重。

国王后来又问他:“你会不会武艺?”他说:“从小就会,还不错。”国王很高兴,说:“那你就做我的贴身侍卫吧!我有个大仇人,叫长生太子,他随时想来杀我,我要防备他。”这个长生太子说:“好的,我一定要好好保护你。”

就这样,他取得了梵施王的信任。过了一些年,有一天,长生太子设了一个计谋。他们去打猎,梵施王很信任他,打猎的时候本来有很多人马跟着的,长生太子就把梵施王单独引到一个岔路,这样他们两人就走入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然后就迷路了,绕了三天都没有走出去,没有吃的,什么都没有。这时梵施王非常累了,他把身上的宝剑解下来,交给长生太子,说:“你好好地保护我,我太累了,要睡一下觉。”然后就睡着了。

长生太子心想:终于等到今天了,现在我可要把你杀掉!当他把剑拔出来的时候,突然想到他父亲对他说的“怨无轻重,皆不足报,以怨报怨,怨终不除”。他想起了父亲的这个遗训,也想起了佛陀的教诲,他就又忍住了,觉得不应该违背父亲,还是饶了他吧,他就把剑放回去了。

这时国王正好醒过来,他很害怕,说梦到长生太子要杀他。长生太子就说:“不要害怕,这是有鬼在作祟,我会好好保护你,你睡吧。”

他又睡着了。第二次,长生太子实在忍不住,又把剑拔出来。他又想起父亲的教诲,又把刀抽回去了。这时国王又醒来说:“我又梦到他来追我的命了。”他对他说:“不要管他,这是鬼在作祟,你好好地睡。”国王又睡着了。

第三次,长生太子实在忍不住了:“这么好的机会,再不报仇,就没机会了!”当他把剑拔出来的时候,又想起他父亲的话,他开始思考这句话,他觉得从情感上,他难以克制这种报仇的欲望,但是他想,不能违背父亲和佛陀的教言,就把刀丢掉了。

这时国王又醒过来了。长生太子就对他说:“你认不认识长生太子?我就是。我本来想杀你,但是想起父亲的教诲,我没有杀你。请你现在赶快动手把我杀了吧!不然的话,我要违背父亲的教言。”梵施王被这么仁义的人感化了,认识到自己的不对,说:“我不能杀你。”于是他们就一起回国。

回国以后,他就对他的大臣说:“以后不准跟长生太子作对。”然后把国家还给长生太子,与他结拜为兄弟,还把女儿许配给他。

故事讲到这里,佛陀就说:“以前的长寿王,就是我自己。太子就是阿难尊者。这个恶王就是提婆达多。”然后告诉大家,之所以他前世被梵施王杀掉,是因为这个怨不是仅仅从那一世开始的,是好几世,多生多世的。为什么长生太子没有被梵施王杀掉?因为他们的前世没有结这样的怨,所以虽然他落在他手里,也没有被杀。

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告诉大家,不要互相仇怨。从这个故事里,我们要知道佛陀告诉我们这个真理:凡是别人有怨恨于我,皆不足报,如果我们以怨去报怨,怨是不能消除的。这可以说是用自己的生命来实践的一句话,而不是一个泛泛的说教。通常,我们不要说这种杀父的大仇,就是平时师兄弟之间、亲戚朋友之间、单位同事之间,稍微有一点点的利益冲突,马上怨恨就来了。然后,比如说商业上的竞争对手,首先我们就会想办法把他挤垮、吞并,或者把他赶走,这样我才安稳、痛快。如果是赶不走,比如这个冲突再小一点的话,那我把他压服,把他骂个狗血淋头,让他不要说话。或者有能力的话,我就打他一顿,把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就是我们的一种报怨的方式。

因为我们从小就认为这样可以解决问题。比如小朋友碰到大朋友,大朋友要去报怨的时候,把小朋友打倒在地,爬不起来,大朋友认为这下问题解决了,小朋友跟我讲和了。慢慢在长大的时候,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是用这种向外的方式解决的,而且我们认为这是最合理的。可能我们受了很多来自别人的鼓励,好像不这样就很没出息,很懦弱,要有勇气,不要怕。虽然有时候我们还不敢去斗,但经由这样一鼓励,我们就勇气倍增,又开始去斗。

所以我们要对照这个故事,比较一下。我们这种解除怨恨的方式,不是无缘无故产生的,是有一个理由在背后支撑着,因为我们的思维当中认为这样可以解决问题。这个故事当中的长寿王,肯定不是一个傻瓜,他能够做出这样的行为,肯定背后有一个理由。由于他对这件事情的一个看法在支撑他,这个理由让他做这件事情不会后悔,可以持续地去做,可以得到好处。

这个思路来自哪里?我们知道皈依法,在他做这个行为的当下,他是不是在依法?所谓皈依即依靠,比如当我们碰到敌人要来伤害自己的时候,我们想依靠的是什么?我们通常会捏紧了拳头,有时候肌肉开始紧张,脖子变粗、眼睛也变直了,然后全身开始进入战备状态。我们所依靠的是这个,因为我们习惯于这样来保护自己。

很多动物也如此,比如斗鸡的时候,鸡的脖子变粗了,毛也冲起来,眼睛也变红了。这是它所依靠的。它认为通过这样仇恨的心理,自己就变得强大起来,好像就可以跟对方一决雌雄了。从我们的心态上,认为这是自然而然的,其实不是。只是我们习惯于这种错误的方式,一直锻炼,一直串习,所以到现在还是这么做。其实它本身不是一个什么好办法。

再往背后看,这其实是被一种错误的心态指导,再由烦恼的力量所控制。我们被瞋恚所控制了,但是我们还不知道。瞋恚让我们做出下面的行动――身业,比如打人,或者是口业,比如骂人。我们认为通过向他人发起进攻或者伤害的行为,自己就得到保护了。

记得我小时候,就做过这样愚痴的事情。有一次看见家里有一只很大很大的蜘蛛在地上爬。我一看不得了,这么恐怖的一个东西!赶快拿起一张板凳把它压死,好像我就心安理得了,这下它不会伤害我了。其实我最初的动机是害怕,怕它伤害我,结果我先把它伤害了。现在想起来,这可没完没了,它肯定一直在等着要报我的仇。那时它是一只蜘蛛,以后很难说,也许它成为一个国王,也许成为一头大象,也许成为一个什么鬼神,力量比我强大的时候,那我怎么办?

通常我们所依靠的这些是靠不住的。而长寿王当时依靠的是什么?就是佛法。佛法的业差别,即“离烦恼苦所缘”。当他内心当中在缘佛陀的教法的时候,他开始思考:法,它必须是教导不能伤害,不能去以怨报怨。他依着法这样去思考、去依靠的时候,他获得的力量,是非常勇敢地面对死亡。更深一层,在这个故事的前面,在他没有碰到梵施王的时候,他每天在思维的是什么道理呢?是五蕴本空,无常、苦、无我。我们所执著的在五蕴之外还有一个这样的“我”是不存在的。我们是有五蕴,依赖这个五蕴,在此之上安立的这样一个有情。那么对于我们本来没有的、加上去的东西,我们要去保护它,实际上保护不了,而且是自找苦吃。由于他思维了法,当时他的内心,在缘梵施王的时候,所了解的那一分是什么?不是他对自己的不好,而是他的本质就是无常、苦、空、无我。由于他以此作为所缘,他了解了,就远离了烦恼的系缚、控制,灭除了瞋恚。因此就得到这样一个决定——不去报仇。不去报仇又有什么好处呢?避免了后世反反复、无休无止的互相仇杀,这是可以成立的。

我们不能单纯地认为这是一个很懦弱的行为。有人问:“长寿王为什么不把他杀掉呢?”我们学过一些佛法的还会这样认为,长寿王是一个菩萨,把菩萨杀死了,对梵施王有害,那长寿王应该先把他杀掉,这不是帮助他、超度他吗?我们来看看长寿王临终说的那句话,如果学过因明的,可以好好地研究。如果说“怨无轻重”可以作为有法,无论是重的怨、轻的怨,“皆不足报”可以作为后陈。因是什么?以两个因来成立:“以怨报怨,怨终不除故”,这是初因;“唯有无怨,而除怨耳”,这是次因。

这句话里面,为什么“怨不足报”的理由有两个,一是“以怨报怨,怨终不除”。我们要报怨,是要达到除掉这个怨的效果。但是实际上“以怨报怨,怨终不除”,这大家承不承认?我们可以观察,公平地去分析。

假设现在是公平的,你可以去杀他,也可以不杀他。到底杀他好还是不杀他好呢?经过理智的思考,在这个初因上,长寿王认为以怨报怨,怨是不能消除的,而他的儿子长生王子是不是这样去承认这个因?或者别人能不能这样承认这个因?假设这个因不成立,以怨报怨,怨可以除。怎么除?因为杀死了他故。那我们就想,如果说杀死之后,怨就除了,那梵施王杀死了长寿王之后,又何必担心长生太子来报仇?这只是举个例子,当你把怨敌杀死的时候,不要说下一世,就现世,他的儿子你还得防备。那他采取的方法是追杀,要把他儿子也杀掉。换句话说,即使把他儿子杀掉,儿子是不是还有儿子?如果他没有儿子的话,他是不是还有朋友、亲信?他是不是可以托别人来报仇呢?所以封建时代的皇帝,杀一个人会株连九族,把跟他有关系的全部杀死,认为这样就安全了。实际上,恶王认为长寿王是他的怨,他想通过杀死他来除怨。但杀死他以后,反而更忧愁了,怕他的儿子来报仇,他还想再杀一个。实际上,他没想到的是,他正在一心一意地保护自己、想去杀害别人的时候,这个怨敌已经在他身边出现了。

假设长生太子没有去依法、没有依他父亲的教诲,认为“以怨报怨,怨可以除”,比如故事改为他一刀把恶王杀掉,杀掉以后能否除怨?按照故事的发展,很显然,恶王的这些大臣肯定会把他抓起来杀掉。他以怨制怨,怨终不除,反过来被杀死。他得到的好像是杀父之仇报掉了,失去的是自己的生命,也失去了他的国家、他的妻子,还有他的儿子,所有的都失去了。这还只是这一世,而那些大臣,如果杀了他以后,他的后代仍然还要继续报仇。这样去做,即使不讲后世,也是没完没了。如果观察到后世,那就更不用说了。

假设那一世,长生太子把恶王杀掉的话,就不会有后面佛说的,阿难尊者和提婆达多本来没有怨,互不相犯。之后的故事肯定完全变了,就是某一世他又把他杀了,某一世他反过来把他杀了。这样杀来杀去,怨终不除。不除的话,这个怨就没报掉。

这很简单,就像两个小朋友你打我、我打你,打来打去没完没了,你想停的时候,除非哪一个先不打。你说我一定先打完你,你不还手,这是不成立的,谁都要还手。而你要一直坚持的话,就要忍受无休无止的被打,就是这样。这是第一个因,“以怨报怨,怨终不除”。

第二个,怎么除?“唯有无怨,而除怨耳”。长生太子用无怨,就是不去杀他,获得的结果,最现实的是怨除了。恶王后悔了,道歉了,而且把国家还给他,把女儿许配给他。这是他从他自己开始,无怨得到的一个回报,对方对他也无怨。在长远的生死轮转当中,我们本来已经自找苦吃很多很多了。如果再互相给对方一点苦吃,那就更吃不消了。所以这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们还可以想一想西方的一个著名的故事,叫作《王子复仇记》,这是莎士比亚的一个悲剧。故事的主人公是王子哈姆雷特,虽然故事情节和这个不一样,但是主人公的遭遇有类似之处。哈姆雷特的父亲是国王,被他的母亲和叔叔合谋害死了,然后,他叔叔和他母亲就结婚了。王子非常痛苦,为什么父亲才死,母亲就结婚了?他很想不通。这时候他父亲托梦给他,说他是被自己的弟弟和妻子一起害死的,让他去报仇。这个王子比较聪明,他以为这不是真的,是假的,他就编了一个剧本,把这个故事演成一场戏给新国王――他叔叔看,他看了以后非常害怕,认为他的事情已经被人家知道了,非常担忧。然后,这个故事就开始了无休无止的斗争。

被杀掉的这个国王,从这一世来讲,可以说是无辜的,但是他采取的是什么行动呢?死了都没有放过他的仇人,还要托梦给他的儿子。他儿子本来是一个王子,有未婚妻,还有一些财产和臣民,这些眼看着都要没有了,要开始痛苦的一生。他生活在仇恨之中,要开始他的复仇计划,这是很痛苦的,因为他是一个人,而对方是一个国家。在进行复仇计划的时候,他动了很多脑筋,去报仇的时候,却把他未婚妻的父亲――一个大臣误杀了,这就是因为仇恨而造成的。他的未婚妻一看父亲被自己未来的丈夫杀死了,当然很痛苦,疯掉了,最后投水自杀,这是一个苦果。

这件事之后,他未婚妻的哥哥,也是一个武艺高强的人,得知自己父亲无缘无故地被杀,那还得了?他当然要报仇了。他马上赶回国家,开始要和王子决斗。而王子主要的仇人是他叔叔,他要追杀他。但是那个国王安排了一个计策,让他们两个人进行比武,并且把一个有毒的剑交给他未婚妻的哥哥。虽然王子武艺高强,但是因为对方的剑有毒,仅仅碰到他身体一点皮,他就中毒了。而在此之前,他把对方也打倒了。在身中毒药之际,他还是把国王――他的仇人杀死了。而他的母亲,却因误喝了国王为王子准备的毒酒,中毒身亡。这是他的另外一个苦果——母亲也死掉了。最后他自己也毒发身亡。

这是一个悲剧。基于他想通过杀死仇人来报仇,结果最后大家全死光了。这还只是这一世,后世就更不用说了,还有无休无止的仇杀。

从这两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出,被杀死的这两个国王,从层次、境界,还有他们的选择,都完全不一样,结果也是不一样。哈姆雷特的父王,死的时候还没有放过仇人,其实把他的所有亲人都连带上了,因为他的仇恨,结果他们全死光了。而长寿王,为了不让别人受苦,宁愿自己去死。因为人都要身坏命终的,他这样想,仅仅为了自己这个将来终要坏灭的身体去造下更多痛苦,他是不会去做的。由此带来的结果,不要说那一世,首先他得到了下世的安乐,最后成了佛。

而《王子复仇记》中的国王,不要说成佛,直接的果就是下三恶道。由此说明,报怨与不报怨,有截然不同的结果。我们要思考这些故事,对于佛陀这样一个值得我们依靠、并且靠得住的皈依境,他在因地的时候,就是这样去作一些抉择。从这些方面,我们就可以生起很强的信心,认为这是靠得住的。

我们也可能想,最好我既能够有这个大菩萨的心态,也不遭遇这样痛苦的结果,那多好啊!

但是,这个故事所阐述的,长寿王之所以这样做,不仅仅是说他可以放弃冤仇,而是说他的境界。真正要成佛,首先要具有脱离一切怖畏的能力。如果他仍然迷惑在这短短的一生当中,为了这个肉体而去造种种颠倒的行为,那是错误的,也是没有脱离怖畏的一种表现。要想能够脱离这种怖畏,从这个故事里可以看到,这需要努力,在因地上就要尝试着如何脱离我们无始以来的这种执着,即认为我们这个身体之外,好像有一个“我”,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它、保养它。如果做不到这一步,那你离成佛仍然非常遥远。

对我们来说,佛的境界太殊胜太高深,怎样高呢?通过这样的模拟,我们去了解一点,原来佛在因地的时候已经具有这样的心量和智慧,能够这样调柔自己的内心。

佛经里经常用一句话形容佛的功德:“如大调象,亦如沉渊。”

什么叫大调象?大家见过马戏团的大象吧?那是被驯服的大象,它很有力量,精熟于各种技艺,可以表演各种各样的动作,乃至可以跳舞。

而佛,往那一站,看到的人感觉就像大调象。象具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如果是一头醉象、一头暴象,那大家就害怕了,一看到它就赶快跑。调象的意思是,你知道它很有力量,不敢轻易去侵犯它;它有一种威力,你会被震慑,但是你又不害怕他,不会远离他。调象就是很驯服,随时都有堪能性,爆发出它巨大的力量。

“亦如沉渊”是什么意思?就好像一片湖水,非常深非常广,能包容一切。佛站在那里,经常用这两个比喻来形容。

就如这个故事当中,长寿王具有摧伏怨敌的能力,但是他有容忍怨敌的心量,这说明佛在因地的时候,已经具有这样殊胜的功德。那么在果地的时候,他就能够做到大悲遍转。不会说“这个人以前曾害过我,我成了佛不度他;那个人曾经对我好,我要好好地给他一点好处”,都是平等对待。基于因地的这样不断增上,果地的时候,就确实堪为我们的依怙。只有具有这样圆满的智慧和悲心的人,他阐述的这些教法才是正确无误的,才是值得我们信赖、依靠的。否则,如果他过失没有断尽,智慧没有圆满,他不能洞察究竟的真理。

为什么我们唯有皈依三宝?这个“唯”字,就是说除了三宝以外,再也没有可以皈依的对象。那我们会想,是不是因为我们是佛教徒,才这么说?外道也说唯有他们是可皈依的。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就在于堪为皈依境的因具备了没有。如果我们的过失没断尽,那我们当然不能洞察真理。究竟的真理只有一个,你要么是洞察了,要么就是没洞察,不能说洞察了一半也算洞察。所以只有究竟洞察真理的人才是我们的救护者,他所阐述的教法是我们的正救护。我们内心产生的这个正法,能够把我们拔出生死的污泥,这就是我们所皈依的对境,也是我们作皈依的一种心态,这对我们是有帮助的。

通过这个故事,希望我们检查自己平时生活中是如何面对这些怨,如何去减少、而不是去增加这些怨。我们不要想,这个杀父之仇几辈子能碰上一次?其实业会增长广大,不要以为现在我稍微打谁一下,骂谁一下,这有什么关系?因为业增长广大的缘故,它会变得非常大。比如释迦族被琉璃王诛杀,不说前世的因,它的一个助缘就是当时琉璃王还很小的时候,释迦族正在给佛做一个大法座,做好以后,琉璃王很小不懂事,爬上去就坐。释迦族的人力气很大,一下子就把他扯下来,说:“你这个小家伙,配坐佛的座位吗?”因为他母亲是释迦族的一个身份比较低的夫人,在释迦族没有什么地位,他们就看不起他,嘲笑他。他非常生气,告诉旁边的人说:“你给我记着,将来我做国王的时候,一定要报这个仇!”后来就发展到他去诛杀整个释迦族。这是业会增长广大。

我们凡是有怨,一定要化解,不要去积累、增长。有时,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越是亲近的人,好像越是结下了很多怨,这很麻烦。不要以为我们已经信佛了,反正皈依三宝的功德之一就是不堕三恶道,我怕什么?观音菩萨会加持我,师长会救我,没事的。不能这么说。三宝、师长有救护的能力是对的,但是你如果造了恶业,犯了戒,同样会下三恶道,而且是一定会下的。

所以我们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轻心,不要想,我是佛弟子,或者我是出家人就保险了,有时候我们在修行的道路上,层次、智能、或者福报越高的时候,危险越大。因为我们做好事的能力越强,如果用它来做坏事也非常强大。比如出家的师兄弟之间,互相骂一句话,或者动一下手,这跟俗人就完全两样了,因为所依的身,两个都是出家人,两个都有戒律;再者,我们受了戒,这又是不能做的事情,所以业就成指数地增长。所以出家众做一点点小坏事,受的果报也是不得了的。同样,我们不管在座的各位,你的背景怎么大,你的福报怎么大,你不能想,反正我有降服怨敌的能力。比如你做老板的时候,“你听不听话呀?不听话你就给我走人!”这样去欺负一个很弱小的员工。有时候,我们在家庭里很有地位的时候,也是任意地去欺负一个很弱小的人,这些都是自己给自己种下苦因。所以,碰到任何事情、碰到任何人,我们一定要做到,不要去想伤害他。你做不到冤亲平等,至少要做到,怨来了,不去用这种粗猛的手段去报复。你可以想不通,想不通的时候你就求加持,希望三宝加持自己能想得通,能做到心量大一点,能化解这些仇怨。

我们不要去尝试另外一种想法:我要好好修法,好好增长福报,等我将来有地位的时候,整你一下。这样就太惨了,为了仇恨而去积累福报,这非常不划算。所以我们要训练自己发清净的愿,作清净的回向。

由于我们以前一直习惯于这种不清净的发愿和回向,我们辛辛苦苦忙了一天,比如一场法会下来,做菩提善友也好,干什么也好,累得都快躺下了,我们还没有好好回向的时候,比如谁触犯了自己一下,或者谁骂自己一句,我们的瞋心一下子起了,这可不得了,我一定要怎么怎么……这样,后面的事情就会把前面积累的福报转到那一方去了。

佛在世的时候,有很多人就发这样的反愿、恶愿,导致后来他成功了,就马上开始报复,同样,他马上受到很多的痛苦。有一个人,他为了报仇去供养僧团、供养佛,得到很大的异熟果,然后他马上发愿,把这个福报全部成就他做一个龙王。基于他供斋的福报,他成功转为龙王,马上就把原来的龙王杀死了。然后它开始吐水、吐火去报它的仇,杀死了很多人。看起来他好像很有威力,其实种下了很多痛苦的因。所以我们要想,在长远的生死之路中,还有很多路要走,我们要好好防护自己的心,要向我们的皈依境学习,以他作为我们的榜样。

像这种故事,我觉得如果写成一本小说的话,是可歌可泣的,可以大力宣传,比现在武侠小说里的英雄一定是伟大得多。记得以前我看武侠小说的时候,印象当中只有一部武侠小说的主人公饶恕了他的杀父仇人,其他全部是讲主角通过刻苦的训练,得到名师的真传或武功秘籍,终于把他的仇人杀掉了,杀了一批又一批,太伟大了。其实这是太糟糕了,他的心量非常的狭小。为什么?这个人就为了仇恨而生存,为了仇恨而作出各种行为,为了仇恨而度过他痛苦的一生,这实在是太愚痴了!

什么是真正的英雄?什么是我们所追求的?什么是我们的榜样?这关乎到我们的今生、还有来生。我们在作皈依的时候,要去了解:这个皈依境伟大在哪里?他做到了什么才堪为我们皈依的对境?即使是天下第一高手,什么第一剑、第一刀、第一枪,没有人会去皈依他们,他们不值得我们皈依。为什么?他自己深深地被瞋恨所缠缚,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不能自拔。或者是天下第一美女、什么亚洲第一小姐,也不值得我们皈依,因为她本身,这些都是无常的,这些第一小姐们,不出几十年马上成了老太太了,再没人理她们了,这些都是很现实的。

我们在这个正月,了解一下佛陀的功德,是非常殊胜的。今天就讲到这里,希望我们回去好好地想佛陀前世的功德,然后好好发愿,我们随喜他的功德,也可以获得很殊胜的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