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盂兰盆法会

最殊胜的皈依处——参加盂兰盆会有感

2016-12-08 10:19:29 分类:盂兰盆法会 461次浏览

       QQ截图20190731090056.png   


       每年七月初九日是盂兰盆会的开始日,今年的七月初九正好是周六,我计划在这周末的两天去讲寺参加法会,好好念经,动机很明确――希望父母都能够真正皈信三宝。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母亲是怀着生命危险把我生下来的。因为在我前面,还有一个没存活下来的哥哥是剖腹产的,那时的剖腹产手术不像现在这么成熟,是在肚子上竖着切很长的一刀,几年后母亲怀我时,医生告诉她再次怀孕的危险性,但是母亲还是宁愿冒这么大的风险要生下我。母亲临产时,连献血的人都叫好了(那时医疗条件不比现在,有现成的血可输),等着再次剖腹产,二次手术的风险可想而知。不过我那时总算还比较争气,是顺产出来的,不知是不是被母亲的勇气所感动,拼命也要自己爬出来?

       因为生我是顺产,后来也就平安地生下我弟弟。我跟弟弟相差两岁不到,在我们很小的时候,爸爸工作忙,晚上基本上都是母亲一个人带我们两个。母亲年轻时很爱看电影,我还记得家里有一大摞她订的《大众电影》杂志,但是自从有了我们姐弟之后,她没有再去看过一场电影。我现在有了孩子之后,才知道带一个婴孩是多么辛苦,经常整夜整夜地不能睡。很难想象,母亲白天还要上课,是怎么把两个差不多大的婴孩带大的。母亲是个非常细致的人,所有的事都要给我们安排得妥妥当当才放心,这样带孩子是非常累的,有一段时间她累得整个人都浮肿起来,还以为自己怎么长胖了,一按皮肤一个坑,才知道是累出病来了。

       那个时候,母亲抱了弟弟又要抱我,她本来身体就瘦弱,爬楼梯时,累得实在走不动了,脚一软,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把小脚趾跌断了,而怀里的孩子(忘了是我还是弟弟)却一点都没事。她说那时虽然很痛,但是要照顾我们姐弟两个,根本就没有时间上医院,就没管这个脚趾,到现在,她右脚的小脚趾一直都是很突兀地翘在那里。

我和弟弟上学在一个学校,早上为了赶时间,都是父亲用自行车把我们送过去的,父亲的大自行车前面的三角档上坐着弟弟,后面坐着我,不管刮风下雨,都是这样给我们送到学校。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那时交通不便,乘火车还要转好几次车。寒假结束后,正逢春运高峰,挤上火车是一件拼体力的事情。平时我都是跟老乡一起,大家互相帮忙才挤上火车。有一次老乡开学早,父亲就决定自己送我去学校。我们到南昌转车的时候,也是极度拥挤,车厢门口全是黑压压的人头,父亲让我在前面,我被人群挤到边上了,就要掉下来了,一个解放军同志在我身后帮了我一把,把我硬塞了进去。父亲也好不容易挤了上来,他没看到我,焦急地大叫着我的名字,看到我已经上来了,才松了一口气。在车上,父亲一直陪着我站了十几个小时。我那时年轻,也没有觉得怎么累,现在回想起来,父亲那时已经五十多岁了,站十几个小时对于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的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劳累的事。父亲把我送到后,回去的时候又经历了一番春运的煎熬。中途买不上票,挤不上车,他就搭了一辆货运火车回家,那年冬天特别冷,雪下得很大,父亲待在货车的车厢里,车不停下吃饭,父亲饿了一天,饥寒交迫,回到家就生病了。

      父亲的慢性病就是那时查出来的,一直持续到现在。尽管那次春运送我不是导致生病的根本原因,但是却是由此引发的。其实我可以早几天跟老乡一起走,但是父亲为了让我能在家多呆几天,不惜冒着这么大的辛苦送我上学。

       现在,我们姐弟都成家立业了,父母也都退休了,但是对我们的牵挂却没有少一分,母亲还一直在帮我带孩子。为我们操劳了一辈子,父母的身体也渐渐衰弱,虽然物质生活上,他们有足够的退休金,不需要我们多少照顾,但是,对于“老、病、死”这个人人都要面临的问题,我非常希望他们能够接受如摩尼般珍贵的佛法,用佛法的智慧去面对。《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报恩品中说:“慈念之恩实难比,鞠育之德亦难量。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父母的深恩难以回报,除了行世间孝道之外,最终还是要靠佛法来救父母究竟离苦。

       在我的劝说之下,母亲很快就皈依三宝了,但是一直都没有受五戒的意乐;父亲虽然也慢慢转变,从一个无神论者到对三宝开始心存恭敬,但是还没有发起求皈依的心。对此我一直是“耿耿于怀”,五戒十善是能够再得人天身的前提,如果父母不受三皈五戒;如果他们下辈子去不了善趣,我活着一天都不得安心。我深感自己乃一介凡夫,力量微薄,缺乏善巧方便,连自己的父母都说服不了。

       但是,通过这几年断断续续地参加盂兰盆会,我对这个法会开始有所了解,知道参加这个法会,是借助三宝的力量帮助父母的好机会。 盂兰盆会的由来大家都知道,目犍连始得六通时,用天眼观看到自己的母亲堕在饿鬼道中受极大苦,想救母出苦却无能为力,后来按照佛所说的方法,在七月十五众僧解夏自恣的日子,用盆子装百味美食,供养十方僧众,以此殊胜的功德,使母亲脱离了饿鬼道,超生天道。

       我们知道,三宝的救护力量极大,《俱舍论疏颂》在讲到佛的圆满功德时说,“诸有智者,闻说如斯,生信重心,彻于骨髓,彼由一念极重信心,转灭无边不定恶业,摄受人天,殊胜涅槃。”有智慧的人听闻之后,只要起一念极重的信心,无边的不定恶业,也就是还没有决定受果报的恶业都可以灭掉。

       对三宝虔诚的依止力可以灭除自己的重罪,这个殊胜我可以理解,那是因为一个人自己发起的深信心使得三宝的力量对他产生作用,使他自身的罪业消除。但是,盂兰盆经中的故事让我明白了另一个道理:依靠三宝的力量可以灭除他人(父母)的重罪!不是说“诸佛非以水洗罪,非以手除众生苦,非移自证于余者,示法性谛令解脱”吗?堕于饿鬼的目连之母自己又没有发起对三宝的信心,凭什么恶道之苦就能得以消除呢?诚然,要想得到最终解脱,还是要靠自己好好学法,从法宝中寻求解脱之路;而目连之母能够依靠三宝的力量从恶道之苦中超拔出来,并升到天道,一个重要的缘就是目连想救拔母亲的深愿,就像经中说“目连大叫,悲号涕泣”,佛说他的孝顺“声动天地”。而后世尊开示救济之法:“应先为所生现在父母、过去七世父母,于七月十五日,佛欢喜日,僧自恣日,以百味饭食,安盂兰盆中,施十方自恣僧。”细细思量,只要我们抱着报答父母大恩的深切心愿,尽管他们现在还没有发起对三宝很大的信心,但是只要我们自己深信三宝的救护力量,那么参加这个法会就会有很大的效果,我们的报恩之心就会如愿以偿。就像大宝恩师于盂兰盆会的开示中说,我们以信心、专心和持戒心来参加法会,好好念经,佛的加持力就能够圆满地达到我们的身上,法会也会圆满成功。

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心里豁然开朗,对三宝这个皈依处的殊胜之感受又加深了一层。法会前一天我就去讲寺附近预定了房间,参加法会期间每天都受八关斋戒,希望通过在这一年一度的报恩法会中清净持戒、认真诵经,依靠三宝的力量,能够灭除阻碍父母受三皈五戒的那些邪见的恶业。

        这次延生堂念诵《盂兰盆经》、《小品般若》、《普贤行愿品》、《报恩品》等大乘经典,每次领诵的法师开始念“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的眼泪就不由涌了上来,百千万劫难遭遇啊!除了佛教徒,这种心情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尽管自己离“解如来真实义”还差得很远,但深信如此殊胜的法宝一定会最终断除自他的烦恼和苦。正如法会之余大家所共修的《大般若经》中所说,“若于般若波罗蜜多甚深法门,受持一句,尚获无量无边功德,况有于此大般若经,能具受持、转读、书写、供养、流布、广为他说,彼所获福不可思议!”大乘经典的灭罪力量也是不可估量的。

        依止佛说盂兰盆经的报恩方法,依止十方僧众和读诵大乘经典的力量,能“使现在父母,寿命百年无病、无一切苦恼之患,乃至七世父母离恶鬼苦,生人天中,福乐无极”,只要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只要我们有足够的愿力,认真依佛的话去做,就能成办自他的福乐,这是多么殊胜的皈依处啊!

        感恩师长三宝,让我们能够有清净如法的道场可以参加法会、共修殊胜经典,救拔现在的父母和一切过去的父母!

 (居士 化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