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大乘五蕴论讲记

大乘五蘊論講記第九讲:【无表色01】

2018-08-06 05:16:16 分类:大乘五蕴论讲记 415次浏览

丁三 無表色等

云何名爲無表色等?謂有表業及三摩地所生色等,無見無對。

〔廣〕云何無表色等?謂有表業、三摩地所生無見無對色等。有表業者,謂身語表,此通善、不善、無記性。所生色者,謂即從彼善、不善表所生之色。此不可顯示,故名無表。三摩地所生色者,謂四靜慮所生色等。

什麼叫「無表色等」?是有表業及三摩地生的一種色,「無見無對」,既看不到,也没有對礙性。「對」,就是它是碰得到的,是有阻礙的。假使茶杯,我碰上去,這裏就頂住了。假使是桌子,我們手過去就頂住了,這是對礙。那麼「見」呢,眼睛看得到的。礙是身體跑過去,它會把你頂住的。物質的特徵,有色有礙。它既不能被看到,也没有對礙性,是最特殊的色法,也屬於色法。

「等」,有好幾種,一種是有表業産生的,一種是三摩地所生的,都是無見無對的。什麼叫「有表業」?「謂身語表」。身,動作;語,説話。都能表示於人的。假使有人拿把刀刺過去,這是要殺人的,人家知道他要殺人。你口裏説惡言,駡人,人家知道你惡口。這是表業,有所表地造業。這個身表業有「善」與「不善」的,拜佛是善的身表業;殺人,殺鷄殺鴨,這是壞的、惡的身表業;還有「無記」的,走路,既不善也不惡,是無記的。

「所生色」,從無記的,不生;有記的,善的也好,不善的也好,它所生的色,這是什麼呢?無表色。例如戒體,我們在佛面前禮拜、白羯磨的時候,産生的這個戒體就是無表色,從表業來的。禮拜是身業,羯磨師給你白羯磨的時候是口業,都是表業,都可以表示於人的。這樣一做之後,你身上生一個無表色。這個無表色生起來了,你説我看不看得到呢?你受過三歸依了,跟没有受過三歸依之前相比,你用X光照一照,没有東西多出來。這個是看不到的,既不能看到,也不對礙,手也碰不到、捏不到什麼東西,但是有它這個東西。還有惡的無表,從事殺鷄殺豬職業的人,他從小發心要一輩子幹這個職業,這個時候惡的無表就開始産生,也是一種無見無對的色法。這是一種,從善、惡的身語表業産生的。無表色是這樣所生的色。

「此不可顯示,故名無表」,這樣子的色,是拿不出來給人家看的。你受了二百五十條戒,或者比丘尼三百四十八條戒,你該是無表色充滿身體的。但是人家看你,受戒之前、受戒之後,在物質上是看不出來的。而精神狀態是不一樣的。精神狀態,受過戒的跟没有受過戒的,這不一樣。但是,你説要拿個東西出來,只好拿個戒牒給人看看,除此之外,你要證明你受了戒,是没有辦法的。這是要通過你自己的行持來體現的,但是要證明給人家看你是受過大戒的,除了張戒牒,其他没有辦法了,因爲這個無表色是拿不出來的。這是一種無表色。

還有一種:「三摩地所生色者,謂四靜慮所生色等」,四個靜慮所生的色,就是定裏邊産生的色法。定裏邊有境界,「三摩地所行影像」。我們説如果入定之後,你念「阿剛」,八功德水就現前;念「巴當」,濯足水就現前。因爲定裏有境界,一個心就一個相分,有見分就有相分。你念的「阿剛」是見分,心裏想的見分「阿剛」,馬上一個相現出來——這個八功德水的樣子就現出來了。我們亂心呢,嘴裏念「阿剛」,心不曉得在哪裏,那個東西供養,就是假供養,你「阿剛」在哪裏?没有。要真正供養的話,「阿剛」就現出來了。

爲什麼是四靜慮?無色界還有四個定: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爲什麼不説八個定——四禪八定呢?八個定所生的色,爲什麼不説呢?昨天有人就提這個問題。上面四個定是無色定,無色界是没有色的,不能説三摩地裏邊有色法出來了,它本身那個定是無色的,你怎麼説生出來色法呢?没有。只有四靜慮,屬於色界的,它可以産生色的。靜慮裏邊有色法生出來。

靜慮裏邊的色很簡單,如果你學不淨觀,你定已經修成了,當下骷髏就現在你面前。所以要注意,不淨觀不准在屋子外面修,曠野裏也不要修。因爲你修成不淨觀——假使你修得好的話,骷髏相現了,那些鬼神看了,感到很討厭,要打你的。所以只能在自己房間裏修。否則你挨了打還不知道原因,在那些地方就不要去修不淨觀。這是三摩地所生的色。

無表色是從這兩個因來的,一個是表業産生的,就是戒體,戒體有善的戒,還有惡戒;一個是從三摩地裏邊現的色。兩者都屬於無表色。

〔廣〕此無表色是所造性,名善律儀、不善律儀等,亦名業,亦名種子。

「此無表色是所造性」,無表色也是四大種所造的。善的表業生的叫「善律儀」,不善的表業生的叫「不善律儀」。「等」,還有個「處中律儀」就不説了——《俱舍論》裏要講,現在我們不要一下子都拿出來。你認識的一些人到廟裏來了,你把這些人先介紹給知客師、監院師就好了。如果你把這些人向每一個師父都介紹,你自己都記不住誰是誰了。把主要的記到,細的以後慢慢來。

善的、不善的律儀,「亦名業」,這個無表色也叫業,造的業。「亦名種子」,這在唯識裏邊就叫種子,所以説這一本書是大乘,把唯識的觀點摻進來了。在有部裏邊它是講業,就不講種子了。

〔廣〕如是諸色略爲三種:一者可見有對,二者不可見有對,三者不可見無對。是中可見有對者,謂顯色等;不可見有對者,謂眼根等;不可見無對者,謂無表色等。

「如是諸色略爲三種」,這裏總結,整個宇宙裏所有的色法,前面説的是眼耳鼻舌身,色聲香味觸,無表色,這麼十一種。但是從有見無見來分,又可以分三大類。

第一類,「可見有對」,既是眼睛看得到的,也是碰上去有阻礙的,有見有對。

第二類,「不可見有對」,質礙是有的,但是看不到,很微細。眼根、耳根之類的東西,它是淨色根,肉眼看不到,但是物質是有的,不能説它没有東西,那就是説碰上去,這個物質的質礙性是有的。我們手粗,當然不一定碰上去有感覺。但

是用很微細的機器去碰它,能感到那個質礙性的東西還有,那就是有對。

第三類,最細的色,「不可見無對」,眼睛見不到,也没有質礙性。這個色,其他書裏面叫「法處所攝色」,這個色不是色境裏面的色,是法處(心的對象叫法,意所對的是法),這個法境裏面包的色法是既看不到又碰不到的法,是拿不出來的東西,叫無見無對。

總的來説,色法裏邊有三類,最粗的是有見有對,細一點的是無見有對,不可見但是有對,最細的就是不可見也是無對,無見無對。舉例,「可見有對」,「謂顯色等」,顯色、形色,既看得到,也感得到。「不可見有對」,「眼根等」,眼根是肉眼看不到的,但是質礙性是有的,它是有那個物質的體的。我們説原子、質子很細,我們碰到它不一定有感覺,但是不能否定它是有質礙的物質的東西,它是有的。最後一個「不可見無對」,「無表色」。

你們去討論的時候就要考慮這些問題,色法有幾種?哪幾種?這個裏邊又要細分的。最後一切搞完之後,總的分,從有見無見來分,又可以分幾類,有見有對是哪些。他舉了一個例,你還要舉其他的例。他舉的例,你就不要舉了,他已經舉了,你只是念一念,腦筋不動,不會長智慧的。長智慧是要動腦筋的。

一把刀,你要割東西,一定要磨。記得我們在五臺山的時候,每年秋季要去割草,割的草是餵牛的。在割草之前一定要磨刀。如果刀磨不快的話,草就割不多,人家一天割幾百斤,你割了三十斤,那就是浪費時間了。但磨好刀後割草的效果就好了。我們人也一樣,這個腦筋要磨的,你不磨呢,鈍。我們腦筋要靈活的話,要磨。越是艱難的問題越是要思考,去動腦筋解決問題。越是難學的佛經,越是要去學,這樣子去磨腦筋。即使你没有學好,你説你學了半天,費了很大的心血,還是學不通,雖然没有學通,但是腦筋磨開了,你以後辦事情決定是靈活的,不會碰到事情不知所措。腦筋快的人,事情剛到,馬上就有對策,該怎麼應付都想好了;等事情來了,輕易地解決這些問題。我們説反應快慢就是這個問題。

佛教裏邊並不是講老實就是好的,佛教是講智慧的,没有智慧的「老實人」,在佛教裏是不讚歎的。當然比那個狡猾的好,但是佛教並不讚歎那些人。我們中國漢傳的佛經裏邊不大見這些例,南傳的那些佛經裏都是讚歎能夠應付事情的聰明人。釋迦牟尼佛因地的時候,碰到什麼爲難的事情,他很用腦筋,很快就應付過去了。佛教是讚歎那些事情的。没有説老實就是最高的,不是這樣的。我們的道德標準跟真正古印度的佛的標準相比,還有一點距離。不要把它全部漢化了,否則佛的原始精神會扭曲的。我們这里教人,好像是只要老實的就是好的,有這個説法的。佛經裏邊,是要講聰明,要講動腦筋的。這個動腦筋呢,一個是磨練,多去思考問題,多去學一些難的。但是也不要勉强。你學得頭昏腦脹,血壓升高了,你還要鑽,那不必,要適可而止。所以説腦筋要動,還要善巧。《四十二章經》云:「沙門夜誦經,其聲悲緊。」[5]念不下去了,太高了。跟我們念經一樣,念經腔太高,喊不出來了,這一座經就念不好了。你太用功,太精進,過猶不及。佛就説:「你過去是幹什麼的?」「彈琴的。」「琴弦太緊會怎麼樣?」「一彈就斷了。」「太鬆了會怎麼樣?」「彈不出調來了。」「不鬆不緊會怎麼樣?」「什麼調都彈出來了。」「那你修行也要不鬆不緊,該緊的時候,閉關緊一下。」

有的人説:「一輩子閉關,好不好?」好,當然很好。但是你是凡夫,一輩子

閉關,你受不了。一般開始閉關,兩三個月,然後一年、兩年、三年。你還是一個初學,你想閉一輩子關,不要説一輩子,你想閉三個月關恐怕都很困難。

我們舉個例,這是菲律賓的一個居士告訴我的。他那裏邊一個法師没有了,他邀請我去。我説:「你們海外法師多得很,你怎麼不請呢?」他説:「我們請過了,我們請了兩個法師。」他那個地方設備很好,燒飯不要你燒,有人給你燒好,到時間送過來;衣服人家給你洗,你只要坐着修行就好了。這兩個人去了,開始坐在那裏,什麼事情都没有,只好念念經,後來念疲了,反正藏經很多了,翻翻,翻翻看也看不懂,後來怎麼辦呢?這個時間賴不過去,睡覺。只好兩個腿伸直睡,睡得時間太多了,也難過起來了,住了兩個星期,跑掉了,實在受不了。那就是真的叫你用功,凡夫還是不行的,要有一套修法,你才住得下來。

我們勸大家都動腦筋。這個並不是叫你們拼命,就是在適當的條件下要動腦筋,不要什麼都是現成的。要討論了,聽人家的,他這麼説,我也這麼説,撿一句,很便宜,你也答對了——他對,你也對,對是對了,你腦筋裏邊是空的,换個樣子你就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