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攝大乘論世親釋講記/集注

攝大乘論世親釋集注卷一

2018-08-08 04:34:38 分类:攝大乘論世親釋講記/集注 260次浏览

   攝大乘論世親釋集註代序

   祖師造論卷首引導中有云:「爲顯其法根源淨故,開示造者殊勝。」今於攝論之前,載以二大菩薩之傳記,俾讀者緣念二位之殊勝功德及恩澤,生起極大的敬仰與意樂,而得殊勝加持。

   公元第五世紀,北天竺富婁沙富羅國、國師婆羅門姓憍尸迦,有三子,同名婆藪槃豆(漢譯天親或世親)。長子是佛所授記、乘願再來、具大悲心,中興佛教的一位菩薩,別名阿僧伽(漢譯無著)。三子於薩婆多部出家,得阿羅漢果,別名比隣持跋婆。次子世親,仍用原名,無他別稱。

   無著菩薩初於薩婆多部出家,後修定得離欲。思惟空義不能得入。賓頭羅阿羅漢,從東毘提訶洲來,爲說小乘空觀,如教觀之,即便得入。雖得小乘空觀,意猶未安,謂理不應止此,因爾乘神通,往兜率多天,諮問彌勒菩薩,彌勒菩薩爲說大乘空觀。還閻浮提,如說思惟,即便得悟,於思惟時,地六種動。既得大乘空觀,因此爲名,名阿僧伽。

   爾後數上兜率多天,諮問彌勒大乘經義,彌勒廣爲解說。隨有所得,還閻浮提,以己所聞,爲餘人說,聞者多不生信。無著菩薩即自發願,我今欲令衆生,信解大乘,唯願大師下閻浮提,解說大乘,令諸衆生,皆得信解。彌勒即如其願,於夜時下閻浮提,放大光明,廣集有緣衆,於說法堂,誦出十七地經,隨所誦出,隨解其義,經四月夜,解十七地經方竟。雖同於一堂聽法,唯無著菩薩得近彌勒菩薩,餘人但得遙聞。夜共聽彌勒說法,晝時無著菩薩更爲餘人解釋彌勒所說,因此衆人皆信大乘彌勒菩薩教。

   無著菩薩修日光三摩提,如說修學,即得此定。得此定後,昔所未解,悉能通達,有所見聞,永憶不忘,佛昔所說華嚴等諸大乘經,悉能解義。彌勒於兜率多天,悉爲無著解說諸大乘經義,無著菩薩並悉通達,皆能憶持。後於閻浮提造大乘經優波提舍,解釋佛所說一切大教。

   世親菩薩,亦依薩婆多部,在那爛陀寺出家,博學多聞,徧通墳籍,神才俊朗,無可爲儔,戒門清高,難以相匹。既已精研一切聲聞三藏,爲欲究竟婆娑深義,復往迦濕彌羅學習四載,精通大毗婆沙。於是十八部各部不同之經律論藏,乃至六師外道諸說,無不曉了,並善巧因明論辯之術,旋返中印,爲眾多聲聞僧,開示教法,造著名之俱舍論。

   俱舍論雖宗有部,乃取經部之長,彌補其失,而復自成體系,是阿毗達磨之結晶,在佛教史上,有其極爲重要、崇高之地位。斯論復是世親菩薩由部派佛學進入瑜伽行派過程中最後之代表作。而二十唯識論則爲世親菩薩作爲瑜伽行者之創著。二者對照學習,於研究世親菩薩思想體系之發展,有特殊重大之意義焉。

   先時有外道名頻闍訶婆娑,從龍王處學得僧佉論,心高佷慢,自謂其法最大,無復過者,欲破佛法,入阿緰闍國,擊論議鼓。後世親菩薩造七十真實論,破其所造僧佉論,首尾瓦解,無一句得立,因而獲得阿緰闍國王三洛沙金之賞,世親菩薩以作三分,起三寺院。

   有新日王妹夫婆羅門名婆修羅多,是外道師,解毗伽羅論,以此論義,破俱舍文句。世親菩薩乃造論,破毗伽羅三十二品,始末皆壞,新日王崇信皈依,並令太子就師受戒,王妃亦出家爲世親菩薩弟子。

   後時,世親菩薩見聖者無著所造五地部論(即瑜伽師地論)心不理解,不信是聽受於慈氏之教法。傳說世親菩薩,見而歎曰:「嗚呼無著在林中,十二載修習禪定,禪定無成卻造作,創立背馱子宗派。」

   無著菩薩聞已,認爲機緣已熟,遂派二比丘前往調伏。世親菩薩聞十地經,信悟大乘,悔昔毀謗,積造大罪,思截其舌以謝,菩薩教以滅罪之法,謂廣說大乘教法,註釋多種經典,持佛頂尊勝明咒十萬徧。於是世親菩薩,從無著菩薩聽受一切大乘經典,復從一阿闍黎,傳受真言法門,而獲得成就。能憶持當時世間所有之佛法,相傳自釋迦世尊涅槃以後,從未有多聞如世親阿闍黎者。所憶持之經典,有聲聞三藏中五百部,大乘經五百部,又陀羅尼咒五百部。每日課誦般若八千頌。無著菩薩示寂後,世親菩薩繼任那爛陀寺堪布之職,曾往憍利國等多處弘化,廣建大乘教法,使彼時印土大乘比丘倍增,總達六萬人之多云。凡世親菩薩所造論、釋,文義精妙,有見聞者,靡不信求,故天竺及餘邊土學大小乘者,悉以世親菩薩所造爲學本,異部及外道論師,聞世親菩薩名,莫不畏伏。於阿緰闍國圓寂,年終八十(一說住世近百年),雖跡居凡地,理實難思議也。

   無著菩薩所造攝大乘論,乃唯識學中扼要而最有價值之作品,爲治唯識學者必須學習之聖典。世親菩薩遵其長兄聖無著之囑而作釋論,雖當時印度尚有無性之釋,然世親菩薩親受無著菩薩之教授,故其釋論,理必與無性釋比較更能闡明無著菩薩原論之本意,而且更爲精當。故以世親釋爲主,而以無性釋爲參考也。

    

   此文大部分引自婆藪槃豆法師傳,陳天竺三藏法師真諦譯

    

   比丘幻慧

   甲申三月


   譯主事略

   玄奘法師(公元?——664年)俗姓陳名褘,洛陽東南緱氏縣人,父慧,英潔有雅操,早通經術,性恬簡,無務榮進,加屬隋政衰微,遂潛心墳典。州郡頻貢孝廉及司隸闢命,並辭疾不就。母宋氏,生三子一女,法師列最幼,其第二兄名素,先出家,法名長捷,住東都淨土寺,察法師堪傳法教,會師十歲喪父,因將詣道場,教誦習經業,年十三,有敕於洛陽度僧,時業優者數百,法師以幼少不予取限,立於公門之側,時使人大理卿鄭善果有知士之鑒,見而奇之,問出家意,答曰:「欲遠紹如來,近光遺法。」果深嘉其志,特而取之,始行出家,法名玄奘。

   旋從景法師聽受涅槃經,又從嚴法師學習攝大乘論。年十五,專門受業,聲望逾遠。十九歲,以中原兵亂(瓦崗農民起義,攻陷洛陽東北興洛倉——河南鞏縣,進奪洛陽),乃啟兄入蜀,從道基請益問業。二十一歲,在成都受具足戒,並坐夏學律。嗣後,對南傳新學——真諦三藏在南方譯傳之攝論、俱舍,及北傳之涅槃、成實、毗曇等,均從名師,飽經參學。法師既徧謁眾師,備餐其說,詳考其義,各擅宗途,驗之聖典,亦隱顯有異,莫知適從,乃誓游西方,以問所惑,並取十七地論,以釋眾疑。二十九歲,從長安首途,歷經艱辛,入中印度,禮那爛陀寺戒賢論師爲師,學習瑜伽等論,先後五年。最後二年,又從杖林山勝軍論師抉擇唯識,廓清餘疑,中間各地參學,前後經十七年,於貞觀十九年,返回長安。京城留守左僕射梁國公房玄齡遣右武侯大將軍莫陳實、雍州司馬李叔慎、長安縣令李乾佑前往歡迎。萬民奔湊,觀禮盈衢。

   法師回國後,即開始翻譯事業,前後約二十年,從未中轍。翻譯內容,大致可分三個階段:(一)前六年,以瑜伽師地論爲中心,同時譯出與此論相關聯之顯揚論、佛地論、攝大乘論等;(二)中間十年,以翻譯俱舍論爲中心,及其相關著作如發智、大毗婆娑、順正理、顯宗等論,並糅合護法等十大論師,集註世親唯識三十論本,而成成唯識論十卷;(三)最後四年,以大般若經爲翻譯中心,將瑜伽學說,上通至般若,顯其淵源之深厚,就中又譯出集異門論、品類足論、辨中邊論、異部宗輪論等重要論典,二十唯識論即在此期翻譯,以龍朔元年六月一日始筆,八日完成。

   總計二十年中,共譯出經律論藏,暨勝論學派之典籍共七十五部一千三百四十卷。其所著大唐西域記中,如實介紹中亞、印巴次大陸之風土遺聞,又是現代學者研究中亞、南亞古代史、地之重要資料。法師一生兢兢業業,日無虛度,在譯著及學術交流事業上,作出了不朽之功績,奠定慈恩宗之基礎,影響所及,遠及日本、朝鮮。

   彪炳世界文化史之玄奘法師,近代國際學者們,已給予應有的崇仰与评价。

    

    

   節自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沙門慧立本 釋彥悰箋)等諸傳記


   印順法師攝大乘論講記懸論

   一 釋題

   在未講論文之前,本論的題目,先得略爲解說。

   「攝」,是含攝、統攝的意思,這可從兩方面來說:一、以總攝別,二、以略攝廣。本論以簡要的十種殊勝,廣攝一切大乘法,這就叫以略攝廣。如來說法,每因聽眾的不同,這裡講波羅密多,那裡講十地;現在總舉十義,把大乘經中各別的法門,總攝起來,這就叫以總攝別。

   「乘」就是車乘,能運載人物從此到彼,有能動能出的作用。眾生迷失在生死的曠野中,隨著輪迴的迷道而亂轉,眾苦交迫,沒有能力解脫。如來就以各種的法門,把眾生從苦迫的曠野中運出來。這能令眾生離苦的法門,譬喻它叫「乘」。但因運載的方法與到達的目的不同,就有大小乘的差別。小乘就是聲聞乘、緣覺乘,大乘就是菩薩乘。「大」,梵語摩訶,含有大、多、勝三義,實際只是一個大義,不過一從多顯大,一從勝顯大而已。所以這大字,只要從量多質勝所顯的含容大與殊勝大去說明。一、含容大:龍樹菩薩的大智度論,曾作這樣解釋:大乘可以含容小乘,能容納它,所以是大。譬如小乘所走的路,只有三百由旬,大乘的行程則有五百由旬,所以小乘三百由旬的終點,不過是大乘五百由旬行程裡的一個中站而已;除此,大乘還有它更遠的目的。這樣,大乘不一定離開小乘,而是能含容小乘,內容比小乘更廣博的佛法。因此,般若經說:「菩薩徧學一切法門」,「二乘若智若斷,皆是菩薩無生法忍」。二、殊勝大:無著菩薩等一系,大都偏重這一點:大乘的思想,小乘中沒有,這部分獨有的思想,要比小乘來得殊勝。這多在大乘不共小乘的意義上發揮,所以大乘好像是小乘以外的另一種殊勝的佛法。殊勝是什麼?就是摩訶;殊勝義是大義,所以大乘亦名勝乘,小乘亦可名劣乘。這樣,大小乘的差別,不單是量的廣狹,而且是質的勝劣。本論是屬於這殊勝大一系的作品(以上約偏勝說)。

   殊勝就是摩訶,現在就以本論所說的十種殊勝來解釋。十種殊勝,依一般說,可分爲境行果三類:一、二是境的殊勝;三至八,是行的殊勝;九、十是果的殊勝。境行果都是殊勝的,都是大的,不共小乘的;而這殊勝的境行果法,可以運載眾生出離苦海,所以叫大乘。

   「論」,有教誡學徒,分別抉擇的意思;這如尋常所說。

   二 本論與釋論及翻譯

   本論是無著菩薩造的。從世親、無性兩種釋論所依的本論考察起來,已有些出入;攝論在印度,是有好多種不同誦本的。至於我國的各家譯本,文句與意義上的不同,那就更多了。不管他論本如何出入,這部論是唯識學中扼要而最有價值,爲治唯識學者所必須研究的聖典,這是誰也不能否認的。本論的釋論,在印度有世親、無性的兩種——還有其他不知名的也說不定。在這兩種釋論的作者中,世親是無著的兄弟,又是他的弟子,論理,世親的解釋要比較確當,比較能闡明無著的本意。故研究本論,應以世親釋爲主,無性釋作參考。

   本論在我國有三種譯本:一、元魏佛陀扇多譯,二、陳真諦譯,三、唐玄奘譯。這三種譯本,文義大致相同。釋論中的世親釋,我國也有三譯:一、真諦譯,二、隋達磨笈多譯,(裡面也含有本論),三、玄奘譯。將這三種釋論的譯本內容比較起來,相差就很遠了。陳譯最多,有十五卷,隋譯與唐譯的都只有十卷。講到翻譯的忠實,真諦譯可說不很忠實;但說他的見解錯誤,那也不盡然。細讀他的譯文,有些思想是與無性釋相同的;因此可以推想到他是參考無性釋,或當時其他的釋論而綜合糅譯成的。所以,可說他的翻譯欠忠實,不可一定說是思想的錯誤。從他的譯文裡,很多的地方,可以見到初期唯識學的本義。所以我們雖採用玄奘譯作講本,但對真諦的譯本,應以活潑的方法,客觀的見解去看它,不能抹煞它的價值。此外,無性釋有玄奘的譯本,也可以作爲參考。

   三 本論的組織

   本論的魏譯,是沒有分品分章的。陳譯與隋譯,分爲十品,每品又分爲幾章。唐譯分爲十一品,但沒有分章。陳隋二譯的分爲十品,即依十種殊勝的次第,這本是自然而合理的科判。但第一品的初二章,實際是全論的序說與綱要,所以唐譯又別立一品,合爲十一品。這些品與章的科分,本非無著本論的原型,也不是世親釋論所固有的,大抵是後代學者的一種科判,夾雜在論文中,像金剛經的三十二分一樣。如從本論的文段次第,作嚴密的科判,應分爲三分十章。一、序說,二、所知依,三、所知相,四、入所知相,五、彼入因果,六、彼因果修差別,七、此中增上戒、增上心、增上慧,八、彼果斷,九、彼果智,十、結說。此十章的初章,即序說攝大乘;末一章,即結說攝大乘;中間八章,即個別的論述攝大乘的十種殊勝。所以可總束爲序說,正說,結說(但結說的文句過少)——三分。如專從十殊勝的組織來說,十種的前後次第,有著不可倒亂的理由,這在本論中自有說明。如從十種殊勝的名義,作深一層的研究,即看出本論的重心所在——唯識行證的實踐。即是從實踐的立場,統攝大乘的一切。十種殊勝,不是爲了理論的說明,是爲了大乘的修行而開示的。佛法本不外乎轉迷啟悟,轉染成淨的行踐。轉迷啟悟與轉染成淨的關鍵,即是「知」。智,明,正見,正觀,正覺,般若,阿毗達磨,這些都無非是知的異名。在聲聞藏中,以知四諦爲主;在此唯識大乘中,即以知三性爲主。此三性,即真妄、空有與染淨,爲大乘學者所應知的。所以世親說:「所應可知,故名所知,即三自性。」所應可知的所知,是開示修行的術語,含有指導去體認的意味,與能知所知的所知,意義不同。此應知自性的染淨真妄(即三性),如知道他的因緣,即能使之轉化,轉化妄染的爲真淨的。因緣即是緣起,即一切種子阿賴耶識。從阿賴耶雜染種子所生起的,即依他起染分而成爲徧計執性的生死;如對治雜染的種習,熏成清淨種子,即能轉起依他淨分而成爲圓成實性的涅槃。這與根本佛教的緣起中道一樣,「此有故彼有」,即緣起的流轉生死。「此無故彼無」,即緣起的還滅而涅槃。轉染成淨與轉妄爲真,是可能的,而眾生不能,病根在無知。所以,大乘的修行,以契入應知自性的真智爲道體。依本論說,即由加行無分別智,修習唯識無義的觀行,進而悟入境空心寂的平等法界,得根本無分別智。再從根本無分別智,引生無分別後得智,不斷的修習。智的修習與證入,不但是無分別智而已。無分別智——般若,雖是大乘道的主體,但與五波羅密多有相依共成的關係。必須修行六波羅密多,纔能證入應知自性;也唯有智證應知自性,六波羅密多才成爲名符其實的波羅密多。理證與事行,有互相推進的因果性。智證中心的六度大行,如從他的離障證真的前後階段說,即有十地。如約智體前後相生而次第完成說,即由戒而定,由定而慧。本論對於慧學,有特別的發揮。由慧学而到達究竟圓滿,即離分別的涅槃(應知自性的轉妄染爲真淨),與無分別的佛智。此二者與三學,即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這樣,本論的十殊勝,實即開示大乘學者應知的實行程序而已。

   四 攝論與阿毗達磨大乘經的關係

   本論十殊勝的組織形式,不是無著的創說;就是攝大乘的名目,也不是新立的。這如本論的最初說:「阿毗達磨大乘經中……有十相殊勝殊勝語。」又末了說:「阿毗達磨大乘經中攝大乘品,我阿僧伽(即無著)略釋究竟。」這可以看出,阿毗達磨大乘經,本有攝大乘品;此品即有十種殊勝的教說。無著依此品造論,所以名爲攝大乘論。然從本論的體裁內容看,無著的略釋,決非註疏式的釋論;也不拘泥的限於一經,而廣引華嚴、般若、解深密、方廣、思益梵天所問等经,瑜伽、大乘莊嚴經、辨中邊、分別瑜伽等論。可以說,本論是採取十種殊勝的組織形式,要略的通論大乘法門的宗要。所以,攝大乘論所攝的大乘,即是大乘佛法的一切。這樣的解說,決不是說本論與阿毗達磨大乘經的關係不深,與攝大乘品的名稱無關,是說無著總攝大乘的意趣,是擴張而貫通到一切的。如專從本論與阿毗達磨大乘經的關係說,那末,本論不但在全體組織的形式上,完全依著攝大乘品的軌則,在各別的論述十殊勝時,也常常引證。如所知依章引用「無始時來界」及「由攝藏諸法」二頌,成立阿賴耶識的體性與名稱。引用「諸法與識藏」一頌,成立阿賴耶識與諸法的互爲因果。所知相章,引用「成就四法」一段,成立一切唯識。引用有關三性的「幻等說於生」二頌(據梵文安慧辨中邊論疏說)及「法有三分:一、染污分,二、清淨分,三、通二分」一段。又在增上慧學章中,引述重頌「成就四法」的「鬼傍生人天」六頌,成立無分別智。此外沒有明白指出的偈頌,或許也有引用該經的。所以,本論雖是大乘的通論,而阿毗達磨大乘經,仍不失爲本論宗依的主經。可惜此經沒有傳譯過來,已經佚失,我們只能從本論中想像它的大概了。

   五 攝論在無著師資學中的地位

   瑜伽系的法相唯識學,可以無著爲中心,彌勒是他的老師,世親是他的弟子。不管彌勒是從兜率天上下來,或是人間的大德,他的學說是由無著宏揚出去,這是不成問題的。世親是傳承弘布無著思想的人物。所以,研究法相唯識學,當以無著爲中心。他的思想,確也是法相唯識中最根本的。

   這一系的論典,最早出的當推瑜伽論。該論的內容有五分,內地相傳是彌勒說的,中國西藏說是無著造的。內地傳說彌勒說瑜伽,早在中國西藏未有佛法一百多年前,那時所傳說的瑜伽,或十七地論,是指瑜伽的本地分而說的。本地分與抉擇分的思想有相當的不同。所以我想,瑜伽論或不如內地所傳說全是彌勒說的,也不同中國西藏所說全是無著造的。可以這樣說:本地分是彌勒說的,抉擇分是無著造的。彌勒說本地分在前,內地人就傳說連抉擇分也是彌勒說的;無著造抉擇分於後,中國西藏人也就根據這點說它全是無著造的。——相信這種說法,比較要近乎情理。

   本地分的主要思想是:一、諸識差別論;二、王所差別論;三、種子本有論;四、認識上所認識的境界,都不離自心,但諸法所依的離言自性,卻是各有它差別自體的。這種思想,可說是初期的唯識思想,還沒有達到唯識爲體的唯識學。依本地分菩薩地而造的大乘莊嚴經論,纔算是達到徹底的唯識思想。莊嚴論與本地分不同的地方是:一、一心論;二、王所一體論,心所是心王現起的作用,沒有離心的自體;三、所認識的境界,就是識的一分,不許心色有各別的自體。還有種子本有論,這與本地分的主張相同。莊嚴論雖可說是徹底的唯識思想,但還不能算完備,還欠缺詳細理論的發揮與嚴密的組織。到了攝大乘论出世,唯識思想纔算是真正完成了。攝論的主要思想是:一、種子是新熏的,這點與本地分、中邊、莊嚴諸論所說的完全不同。二、王所有不同的體系,這和本地分相同,而異於中邊、莊嚴諸論。三、境就是識;四、識與識之間是一心論的;這也同於莊嚴論,但已有轉向多心論的趨勢。這樣看來,攝論的唯識說,雖是繼承莊嚴論的,但又接受了經部種子新熏的學說。再看抉擇分的思想:抉擇分是抉擇本地分的,他的王所差別,諸識差別,心色差別,雖同於本地分,而種子則又與攝論的新熏思想相同。無著的後期思想,顯然是放棄種子本有說而改用新熏的了。

   世親繼承無著攝論及攝抉擇分的思想,又有所發揮。他的名著唯識三十論,是繼承摄抉擇分而作的,繼承無著、世親大乘不共的唯識思想者,要算安慧論師的一系;至於護法的思想,不能說是無著唯識的繼承者。他的偉大,在於融合瑜伽攝論兩大思想,而把唯識學建立在瑜伽論本地分的思想上。故護法成唯識論說諸識差別;王所差別;心色各別自體;種子本有(本地分)新熏(攝論及抉擇分)合說。這和代表無著唯識學的莊嚴與攝論的思想,是有點不同的。有人說安慧學是唯識古學,護法學是唯識今學。護法的時代遲,他的學說,或許可稱今學;其實,他並不怎麼新,反而是復古的。看他成唯識論的思想,是復回到最初本地分的思想上去了,這不是復古嗎?中國西藏說世親唯識學的真正繼承者是安慧論師。護法的老師陳那,是傳承世親的因明學;陳那與他的再傳弟子法稱,關於唯識的思想,叫做隨理行派。陳那與他的弟子護法,思想上反流到本地分,與經部、有部更接近了。攝論的思想,決與護法的唯識思想有所不同;所以要認識攝論的真意,須向本論好好的探討一下,同時取中邊、莊嚴等論互相印證發明,方可瞭然。


   攝大乘論世親釋敘

   粵古作語助。與聿、越、曰通用,用於句首或句中。稽考核。聖教。世尊說菩薩藏中之論藏。曰阿毗達磨阿毗達磨對法、數法、伏法、通法。經。彌勒說論中之大乘毗婆沙。俱舍光記:毗者名為廣,或名為勝,婆沙名說。 玄應音義:此云廣解,或言廣說,亦言種種說,或分分說,同一義也。曰瑜伽師地論。無著括瑜伽師地論法門。詮阿毗達磨經宗要。開法相唯識二大宗。曰集論攝論。集論括詮經論全體。攝論則抉擇而括詮之。括瑜伽本地分中菩薩地之功德品故。此境行果三事彼深密經七義故詮阿毗達磨經中攝大乘一品故。集論宗法相則以蘊處界三科等敘一切法故。識雖尊特。與色受想行並開蘊故。攝論宗唯識。則以一切法唯有識以立言。所謂一切顯現虛妄分別唯識爲性故。攝三性以歸一識故。然十地經說三界唯心。是則唯言爲獨。於聖教海中有所抉擇而示尊崇。則不在集論而在攝論。復次集論宗法相導小以歸大。五姓亦作五性。一定性聲聞;二定性緣覺;三定性菩薩;四不定性;五無性,無三乘之無漏種子,但可開人天之有漏種子者。齊被。三根普攝。攝論宗唯識。詮人而簡小。姓唯被二。乘亦攝一。然深密經說一切聲聞獨覺皆共此一妙清淨道皆同此一究竟清淨更無第二。法華經說惟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大論釋論釋論於顯教為大智度論之略名,是釋大般若經之書也。說二乘及無性亦依大教各於自乘斷種伏纏修善離趣。是則種雖有五。教唯是一。於聖教海中教機相應獨加持大而說法要。則不在集論而在攝論。復次集論談中道。依世出世後得智說六善巧。攝論談中道依出世智說無所得。無所得者。正智緣如離能所取無彼戲論非無相見。是名中道。然十地經說不動地無相無功用。佛地經說證入如來清淨法海無別所依智無差別智無限量智無增減。是則依出世智而得轉依。於聖教海中由加行以入十地而證佛地。則不在集論而在攝論。上來所談旨意如是。以是因緣當持攝論今爲略說要義。攝論詮次詮次選擇和編次;次第。詮者具,詳細解釋、闡明事理。韓愈進順宗皇帝實錄表狀「史官沈傳師等採事得於傳聞,詮次不精,至有差誤」云何耶。曰。初十句標綱要故。次所知依所知相。詮緣生緣起境故。次入所知相及彼入因果彼修差別及增上三學詮加行通達修習行故。後彼果斷彼果智。詮究竟果故。小不足語大。大於何屬耶?曰。大之於賴耶故。轉依果海賴耶因海共相應故。論云聲聞不於一切智處轉故雖離此說然智得成。菩薩定於一切智處轉故若離此智不易證得一切智故。空宗破賴耶何耶。曰。恐彼分別執爲我故。空宗雖空亦不斷雖有亦不常。賴耶亦非斷非常故。法相宗亦大。而非賴耶耶。曰大之所對有二。一緣生有相以治空。辨中邊論首相品。集論首三法品。非特說故。二緣起大因以治小。攝論首所知依分。是所崇故。攝論舍賴耶名取所知依名何耶。曰。小不斷所知障故。訓釋詞與轉依同故。賴耶多說有漏故。攝論因中缺發心何耶。曰。發心以前爲種姓。入地以先爲加行。菩薩已得勝解已備資糧而將入地。初略發心獨談加行故。次略四十心獨建十地故。十地菩薩位故。然則博地凡夫博地意謂此位凡夫眾生數量眾多,煩惱眾多。亦作薄地凡夫,薄者逼迫,薄地謂為眾苦所逼迫的地位。何入耶。曰。入所知相最初一句云。大乘多聞熏習相續。初造種姓故。種姓有性有習習力強故。由多聞尋思而發心尋思通未發心故。三鍊磨四斷處六度三學不禁行故。菩薩根本六度又詳三學何耶。曰。戒四殊勝。定六差別。與無分別智顯大增上。小所無故。攝論果中缺有餘涅槃無餘涅槃何耶。曰。非有爲非無爲。無爲有爲盡未來際獨歸無住。通達生死即涅槃,卷九、十三頁:由是於生死非捨非不捨,亦即於涅槃非得非不得。故曰非有為非無為,無為有為盡未來際。非小境故。如是略說攝論要義。世親菩薩。聞十地經。悔小悟大。涕淚悲泣。割舌贖過。無著造此。授以作釋。世親菩薩著十地經論十卷,釋華嚴之十地品。後復推廣。造三十頌。大宏厥宗。大事因緣。一何鄭重。復有無性。亦釋此論。異義紛披。紛披分散雜沓,庚信枯樹賦:「紛披草樹散亂煙霞。」又亂貌。沓,繁多重複。此姑不述。譯斯本論。凡有四本。一爲後魏佛陀扇多。二陳真諦。三隋笈多。四唐玄奘。陳譯多異。餘三略同。譯斯釋論。亦有三本。但缺魏譯。亦陳譯異。隋唐略同。讀者會觀。知其趣矣。民國五年秋九編者宜黃歐陽漸識於金陵刻經處


   凡例

   一、本書採用攝大乘論世親釋(唐玄奘譯,金陵刻經處版)為底本。

   一、本書正文部份用句讀,「。」居右下者為句,居中者為讀。一律不用專名線和書名號。

   一、正文前附「科判」十卷,復以小字隨文標註於正文之上,條分縷析,以便讀者理解全論結構。

   一、正文中無著論文後低一字排列者為世親釋論。

   一、註釋一般採用隨文註,註文緊跟所釋詞語後。以下情況下,註文置於句末:

   ①釋某句话的;②釋頌的;③疏通文義的;④世親已釋該詞語,復引他疏釋該詞語的,置於世親釋文之後,並出所釋詞語。

   一、一般不出所註詞語,下列情況除外:

   ①註文置於句末,未緊跟所釋詞語的;②不出詞語可能引起讀者誤解的,如釋「一切行相智」,若不出,讀者可能誤解為釋「行相智」等(卷一第十二頁);又所釋詞語不常見的。

   一、兩條以上註釋並引的,中間以空格分開。

   一、若二個科判的文在一行中,在二個科判中間把科判標號標上。

   一、註釋中直接引自原文者,加「」號;若有節略或敷衍其義,不加「」號。


    

    

    

    

   攝大乘論世親釋集註卷一

    

   無著菩薩造論

   世親菩薩釋論

   唐三藏法師玄奘譯

   比丘智敏集註

    

   〔2018版〕

    

    

    

    

    

    

    

    

    

    

    

    

   (内部整理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

    

    


   總標綱要分第一

   Ⅰ 世親序頌

   A皈敬序

   一 禮讚三寶

   a 禮讚佛寶

    

   諸破所知障翳暗成唯識論卷九:「煩惱障者,謂執徧計所執實我,薩迦耶見為上首。百二十八根本煩惱,及彼等流諸隨煩惱,此皆擾惱有情身心,能障涅槃名煩惱障。所知障者,謂執徧計所執實法,薩迦耶見而為上首。見疑無明愛恚慢等,老太太聽所知境,無顛倒性,能障菩提,名所知障。」

   盡其所有如所有瑜伽卷七十七:「盡所有性者,謂諸雜染清淨法中所有一切品別邊際。是名此中盡所有性。如五數蘊,六數內處,六數外處,如是一切。如所有性者,謂即一切染淨法中所有真如,是名此中如所有性。」

   諸法真俗理影中 妄執競興於異見

   斯由永離諸分別 無垢清淨智光明

   清凈智瑜伽卷三十八:「一切煩惱,并諸習氣畢竟斷故,我清凈知。」

   獲得最勝三菩提 惑障并習斷常住

   能無功用於十方 隨諸有情意所樂

   開示殊勝極廣大 三種解脱等方便

   三種解脱瑜伽卷八十五:「又解脱有三種。一、世間解脱。二、有學解脱。三無學解脱。世間解脱,非是真實,有退轉故。有學解脱,雖是真實,而非究竟,猶有所作故。當知所餘,具足二種。」 集異門論:「解脱云何。答:三種解脱。何等爲三。一者心解脱,二者慧解脱,三者無爲解脱。心解脱者,謂無貪善根相應心,已勝解當勝解今勝解,是名心解脱。慧解脱者,謂無癡善根相應心,已勝解當勝解今勝解,是名慧解脱。無爲解脱者,謂擇滅,是名無爲解脱。」

   由無分別有大悲 生死涅槃俱不住

   由攝妙慧巧方便 究竟至極自他利

   b禮讚法寶

   如是世尊等所覺 等所開示微妙法

   若能於此善修行 必獲寂然甘露迹

   甘露瑜伽卷八十三:「甘露者,謂生老病死皆永盡故。」雜集卷八:「何故此滅復名甘露。離蘊魔故,永主一切死所依蘊,故名甘露。」

    

   誹謗決定沒無底 甚久無能大苦海

   c禮讚僧寶

   學無學僧居道果 普勝一切所餘僧

   善逝無垢功德河 真實於中而沐浴

   爲世無上良福田 雖復投於微少善

   而便廣大如地空 慧者由斯得解脱

   故我至誠身語思 頻修無倒歸命禮

   二 傷歡德減起失

   軌範諸師今減少 真法正理多渾濁

   皆由聰叡邪慢人叡書洪范:「思曰叡,智慧也。」 邪慢 七慢之一,謂實無德,計己有德,心舉爲性。

   依自尋思失教證

   三 讚無著師

   我師於此非前後 逢事聖者大慈尊

   依止無動出世間 放大法光三摩地

   法光三摩地初地之菩薩證此定,放大法之慧光,是名法光定。唯識樞要上本曰:「無著菩薩亦登初地,證法光定大神通。」

   闡揚妙法流清譽 如日舒光徧十方

   文光無垢最甚深 諸了義經所隨順

   廣大句義皆微妙 悉以綺飾自莊嚴

   能令聰敏者融心融一大明。左傳昭公五年:明而未融。二又和樂恬适。

   無諂無憍生愛敬顯揚卷一:「諂者,謂爲欺彼故,詐現恭順,心曲爲體,能障愛敬爲業,乃至增長諂爲業。」「憍者,謂暫獲世間興盛等事,心恃高舉,無所忌憚爲體,能障厭離爲業,乃至增長憍爲業。」憍慢差別 發智論卷二:「若不方他染著自法,心傲逸相名憍。若方於他自舉恃相名慢。」

   極難通法慧無滯 不住利養稱譽中

   於樂常無染著心 故名決定稱自德

   諸賢聖者常親近 一切世間無不知

   無著名稱普皆聞 功德顯然同所讚

   B發起序

   無盡辯者等所雨 甘露文義微妙法

   多從彼聞自力微 少受猶如乞雨鳥

   從廣決擇集少分決擇瑜伽卷十二:「猶如世間珠瓶等物。已善簡者,名爲決择。自此以後無可擇故。」 簡擇 瑜伽卷八十三:「謂審定解了。」以言略釋攝大乘

   願此所作徧饒益怖於極大文海者

   Ⅱ成立大乘是佛说

   A 略標

   阿毗達磨大乘經中。薄伽梵前。已能善入大乘菩薩。爲顯大乘體大故說。謂依大乘。諸佛世尊有十相殊勝殊勝語。

   依止何義。從何所因。而作是說。廣博所知深大法性若離諸佛菩薩威力。誰於此中能造釋論。復由何義於此論初說如是事。由若離舉阿毗達磨大乘經言。則不了知論是聖教。本論所依聖教谓阿毗達磨大乘经中摄大乘品。爲此義故。又爲顯經名。如言十地經。故說如是阿毗達磨大乘經言。復有餘義。爲顯彼經是聖教故。初說如是阿毗達磨大乘經言。今造此論有所用者。爲欲開曉無知者故。爲顯法門別名故。舉阿毗達磨。爲顯通名故。舉經言。爲簡聲聞阿毗達磨。復舉大乘。由今亦有非聖所說阿毗達磨。如現有人自尋思慧謂是佛說阿毗達磨。或聲聞說。或世智造。又言大乘素怛纜者。爲欲顯示異聲聞等。爲欲顯示菩薩藏攝故。復舉其阿毗達磨。又藏攝者。謂入自宗。素怛纜藏。現滅自惑。毗奈耶藏。即大乘中菩薩煩惱。以諸菩薩種種分別爲煩惱故。不違最勝阿毗達磨。廣大甚深爲其相故。此中三藏者。一素怛纜藏。二毗奈耶藏。三阿毗達磨藏。如是三藏。下乘上乘有差別故則成二藏。一聲聞藏。二菩薩藏。此三及二何緣名藏。由能攝故。謂攝一切所應知義。復由何緣建立三藏。由九種緣。謂爲對治疑惑立素怛纜藏。若於彼彼義中有疑惑者。即爲決定宣說彼彼義故。爲對治二邊受用立毗奈耶藏。謂遮有罪著欲樂邊受用故。及開無罪不自苦邊受用故。爲對治自見取執立阿毗達磨藏。顯照諸法無倒相故。又能說三學故。立素怛纜藏。能成辦增上戒增上心故立毗奈耶藏。謂具尸羅即無悔等。次漸能得三摩地故。能成辦增上慧故。立阿毗達磨藏。謂能決擇無倒義故。又能說法義故。立素怛纜藏。能成滿法義故。立毗奈耶藏。謂爲調伏煩惱勤修行者,便於此二能通達故。能於法義決擇善巧故,立阿毗達磨藏。由此九緣。許立三藏。又此皆爲解脱生死。此復云何能得解脱。熏覺寂通。故得解脱。謂由聞熏習心故。由思覺悟故。由修奢摩他寂靜故。由證毗鉢舍那通達故。能得解脱。又若略說此素怛纜毗奈耶阿毗達磨藏各有四義。菩薩於此若具了知。則能證得一切智性。聲聞於此雖但解了一伽陀義。亦得漏盡。云何此三各有四義。謂能貫穿依故相故法故義故。名素怛纜。此中依者。謂於是處由此爲此而有所說。相者。爲世俗諦相勝義諦相。法者。謂蘊界處緣起諦食靜慮無量無色解脱勝處徧處菩提分無礙解無諍等。義者。謂隨密意。對故數故伏故通故。應知名阿毗達磨。謂阿毗達磨亦名對法。此法對向無住涅槃能說諦菩提分解脱門等故。阿毗達磨亦名數法。於一一法數數宣說訓釋言詞自相共相等無量差別故。阿毗達磨亦名伏法。由此具足論處所等瑜伽卷十五:「云何因明處?謂於觀察義中諸所有事。此復云何?嗢柁南曰:論體論處所,論據,論莊嚴,論負,論出離,論多所作法。」瑜伽卷十五:「云何論處所?當知亦有六種,一於王家,二於執理家,三於大眾中,四於賢哲者前,五於善解法義沙門、婆羅門前,六於樂法義者前。」能勝伏他論故。阿毗達磨亦名通法。由此能釋通素怛纜義故。犯罪故等起故還淨故出離故。應知名毗奈耶。此中犯罪者。謂五眾罪。等起者。謂無知故放逸故煩惱盛故不尊敬故而犯諸罪。還淨者。謂由意樂不由治罰。如受律儀。出離者。有七種。一各各相對說悔所犯。二誓受治罰。謂授學等。三等有妨害。先制學處。後由異門還復開許。四別更止息。謂僧和合。還捨所制。五轉依。謂苾芻苾芻尼轉男女形故。捨不共罪。六由真實觀。謂作殊勝法嗢柁南諸行相觀。七由法爾得。謂由見諦法爾得無小隨小罪。應知毗奈耶復有四義。一補特伽羅故。世尊依彼制所學處。二制立故。謂告白彼補特伽羅所犯過已。大師集僧制所學處。三分別故。謂制學處已。更廣解釋先所略說。四決擇故。謂於此中決判所犯云何有罪云何無罪。今當釋本文。薄伽梵依佛地論,有自在、熾盛、端嚴、名稱、吉祥、尊貴六義。無性釋:能破四種大魔怨故,名薄伽梵。四種魔者,一者煩惱魔,二者蘊魔,三者天魔,四者死魔。又自在等功德相應,是故說佛名薄伽梵。大智度論有四義:一能破,一切煩惱習氣破除無餘;二巧分別一切法性相;三有德,具智德、斷德、恩德,具一切不共功德;四有名聲,天上天下無如佛,德號普聞一切世界。因此唯佛獨稱薄伽梵。前者。顯有所敬故無異言。薄伽梵前無性釋:「顯佛開許堪廣流通,親對大師無異言故。」 印順記:大乘經中有是佛說,有是菩薩說者。阿毗達磨大乘經皆菩薩說,佛加被菩薩或印證菩薩所說者,與佛親說價值相同。善入大乘者。是由已得陀羅尼等勝功德義。顯已得此諸功德故。於義於文能正任持能正開示。如是名菩薩。爲何義故說。爲顯大乘體大故說。所言顯者。開發大乘實有大體。依大乘者。依止大乘而起所說。有十相殊勝殊勝語者。謂即由彼十種殊勝所殊勝語。名十相殊勝殊勝語。此殊勝言是差別義。兩互相待。如言此義殊勝於彼。又最上義是殊勝義。或是異類。謂義因殊勝故語果是殊勝。無性釋:「或復望彼聲聞等法極懸遠故。又增上故名殊勝,以能引發大菩提故。由此十相是殊勝故彼語殊勝,是故說言有十相殊勝殊勝語。」今當說此十種別相。

   一者所知依殊勝殊勝語。二者所知相殊勝殊勝語。三者入所知相殊勝殊勝語。四者彼入因果殊勝殊勝語。五者彼因果修差別殊勝殊勝語。六者即於如是修差別中增上戒殊勝殊勝語。七者即於此中增上心殊勝殊勝語。八者即於此中增上慧殊勝殊勝語。九者彼果斷殊勝殊勝語。十者彼果智殊勝殊勝語。由此所說諸佛世尊契經諸句。顯於大乘真是佛語。

   此中所知依殊勝殊勝語者。所應可知故名所知。所謂雜染清淨諸法。即三自性。依是因義。此所知依即是殊勝。故名所知依殊勝。由此殊勝。故語殊勝。此依即是阿賴耶識。如是持業釋。乃至彼果智殊勝亦爾。謂彼果智即是殊勝。故名彼果智殊勝等。所知相者。是所知自性義。所知即是相。故名所知相。謂三自性。入所知相者。謂於所知相若能入若正入。即唯識性。彼入因果者。謂能入彼。故名彼入。即是悟入唯識理性。因謂加行時世間施等波羅蜜多。果謂通達時出世施等波羅蜜多。彼因果修差別者。即彼因果。故名彼因果。即於此中修之差別。修謂數習。即此數習於諸地中展轉殊勝故名差別。即是十地。即於如是修差別中增上戒者。謂十地中依戒而學故名增上戒。即諸菩薩所有律儀於諸不善無復作心。增上心者。謂在內心或即依心而學故名增上心。即諸三摩地。無性釋:「謂依上心正勤修學,是故說名增上心學。此性即是虛空藏等諸三摩地。又於增上心學中言,即諸三摩地,大師說為心,由心彩書故。如所作事業。」印順記:「定以心為體,所謂『一心為止』」。增上慧者。謂趣證慧。故名增上慧。或依慧而學故名增上慧。即是無分別智。斷殊勝者。謂最勝品別。自內棄捨煩惱及所知障。即是無住涅槃。智殊勝殊勝語者。謂無障智名智殊勝。彼無分別智有所對治。今此佛智已離一切障及隨眠。是名於彼無分別智佛智殊勝。

   B顯大乘殊勝

   復次。云何能顯。由此所說十處於聲聞乘曾不見說唯大乘中處處見說。謂阿賴耶識。說名所知依體。三種自性。一依他起自性二徧計所執自性三圓成實自性。說名所知相體。唯識性。說名入所知相體。六波羅蜜多。說名彼入因果體。菩薩十地。說名彼因果修差別體。菩薩律儀。說名此中增上戒體。首楞伽摩虛空藏等諸三摩地。說名此中增上心體。無分別智。說名此中增上慧體。無住涅槃。說名彼果斷體。三種佛身。一自性身二受用身三變化身。說名彼果智體。由此所說十處顯於大乘異聲聞乘。又顯最勝。世尊但爲菩薩宣說。無性釋:「應言菩薩但爲菩薩宣說,由佛現見佛所開許而宣說故名世尊說,如十地等。是故先說薄伽梵前。」是故應知但依大乘。諸佛世尊有十相殊勝殊勝語。

   云何能顯者。是問何緣義。六波羅蜜多說名彼入因果體者。謂由唯識性入三自性時。世間施等波羅蜜多名清淨因。由能引發出世間故。入地已去即彼施等波羅蜜多成出世間。名清淨果。菩薩十地說名彼因果修差別體者。謂菩薩十地。是前所說波羅蜜多因果二位修差別性。無分別智說名此中增上慧體者。若諸聲聞離四顛倒分別。名無分別。若諸菩薩離一切法分別。名無分別。二無分別差別如是。無住涅槃說名彼果斷體者。謂三學果故名彼果。彼果即斷。名彼果斷。此性名爲彼果斷體。即是煩惱所知二障斷義。三種佛身無性釋:「一自性身,即是無垢無罣礙智,是法身義。今此與彼無分別智有何差別。如是二種所有分別俱不行故,彼有對治當有所作,此是彼果所作已辦,如是差別。二受用身,即後得智。即由此智殊勝力故,與諸殊勝大菩薩眾,共受不共微妙法樂,成辦如是受用事故,名受用身。若無如是外清净智,菩薩所作所餘資糧,應不圓滿。三變化身,即是後得智之差別。即能變化名變化身。此增上力之所顯現,即智差別。謂由此故摧伏他論,與諸菩薩共受法樂無有斷絕,成辦初業諸菩薩眾諸聲聞等所應作事。」說名彼果智體者。彼三學果故名彼果。彼果即智。名彼果智。此性名爲彼果智體。此中若無自性身。應無法身。譬如眼根。若無法身。應無受用身。譬如眼識。應知此中所依能依爲同法喻。若無受用身。已入大地諸菩薩眾應無受用法樂。若無受用法樂。菩提資糧應不圓滿。譬如見色。若無化身。勝解行地瑜伽卷四十九:如前所說十三住中,應知隨彼建立七地,前之六種,唯菩薩地。第七一種,菩薩如來雜立爲地。何等爲七:一種姓地,二勝解行地,三淨勝意樂地,四行正行地,五決定地,六決定行地,七到究竟地。勝解行住,名勝解行地。瑜伽卷四十七:「云何菩薩勝解行住。謂諸菩薩從初發心乃至未得清淨意樂,所有一切諸菩薩行,當知皆名勝解行住。」(又見卷六、二頁,能入四位)諸菩薩眾。諸聲聞等劣勝解者。最初發趣皆不應有。是故決定應有三身。顯於大乘異聲聞乘者。聲聞乘中不說此故。又顯最勝者。顯大乘中此亦最勝。

   C 顯大乘真是佛語

   復次。云何由此十相殊勝殊勝如來語故顯於大乘真是佛語。遮聲聞乘是大乘性。由此十處於聲聞乘曾不見說唯大乘中處處見說。謂此十處是最能引大菩提性。是善成立。隨順無違。爲能證得一切智智。此中二頌。

   D重頌

   所知依及所知相 彼入因果彼修異

   三學彼果斷及智 最上乘攝是殊勝

   此說此餘見不見無性釋:「此說此餘見不見者,謂此十處殊勝語說,於此大乘處處見說,於餘小乘曾不見说。」由此最勝菩提因

   故許大乘真佛語 由說十處故殊勝

   此復云何。謂復顯此所說十處是最能引大菩提性。是善成立隨順無違。是最能引大菩提性者。是大菩提能引因義。是善成立者。謂由正理等量思擇。如見導師所說道相。言隨順者。謂爲證得勤修行時隨順住故。如隨導師所說正道隨順而住。言無違者。謂諸地中無障礙因。如隨導師所說道中無劫賊等所有障難。或復生死涅槃二種互不相違。復有異門。是最能引大菩提性者。謂此能引無戲論無分別智故。是善成立者。謂與四理四理瑜伽卷七十八:「觀待道理者,謂若因若緣能生諸行及起隨說,如是名爲觀待道理。作用道理者,謂若因若緣能得諸法或能成辦或復生已作諸業用,如是名爲作用道理。證成道理者,謂若因若緣能令所立所說所標義得成立,令正覺悟,如是名爲證成道理。法爾道理者,謂如來出世若不出世法性安住法住法界,是名法爾道理。」不相違故。言隨順者。謂與三量不相違故。言無違者。非先隨順後相違故。如有頌言。

   初任持愛悲 後隨順不善 非黑白我見 有益亦有損

   爲能證得一切智智王疏:「知一切境,名一切智。境智雙證,名一切智智。」者。謂於一切法中發生無上無間一切行相智一切行相智無性釋卷九:一切行相皆正了知名一切相妙智。有說無常等十六種行相名一切相菩提用彼爲先因故……我今觀此一切相者即是一切障斷品類……永斷一切障品類故。故。善成立爲復有餘義。謂善成立隨順無違展轉標釋。云何善成立。謂能隨順故。云何能隨順。謂無違轉故。

   Ⅲ 摄大乘義究竟盡

   復次。云何如是次第說此十處。謂諸菩薩於諸法因要先善已。方於緣起應得善巧。次後於緣所生諸法。應善其相。善能遠離增益損減二邊過故。次後如是善修菩薩。應正通達善所取相。令從諸障心得解脱。次後通達所知相已。先加行位六波羅蜜多。由證得故。應更成滿增上意樂得清淨故。次後清淨意樂所攝六波羅蜜多。於十地中分分差別應勤修習。謂要經三無數大劫。次後於三菩薩所學應令圓滿。既圓滿已彼果涅槃及與無上正等菩提應現等證。故說十處如是次第。

   云何如是次第說者。問。謂諸菩薩於諸法因要先善已廣說乃至彼果涅槃及與無上正等菩提應現等證故者。答。要先了知諸法因已後於緣起方得善巧。必有因故果得生起非自在等。由此能得因果兩智。次後於因所生諸法應了其相。何等爲相。謂實無有徧計所執。定執爲有名爲增益。增益無故。損減實有圓成實性。遠離如是二邊過失。故名善巧。無性釋:「於無無因強立爲有,故名增益。於有無因強撥爲無,故名損減。如是增益及與損減俱說爲邊,是墜墮義。此二轉時,失壞中道。由善數習真實觀故,於此二邊遠離善巧。於徧計所執唯有增益而無損減,都無有故,以要於有方起損減。於依他起無有增益,以有體故,要於非有方有增益。亦無損減,唯妄有故。於圓成實無有增益,是實有故。唯有損減,即由此故。或復於此善能遠離增益損減二邊過者,謂於依他起性,增益實無徧計所執性,損減實有圓成實性。」次於如是所取諸相。由唯識性應正通達得無障礙。次於隨順入唯識性世俗所證世間六種波羅蜜多。由勝義故應更證得是應修作清淨增上意樂王疏:「先加行位,由世間道證得故,欲及勝解說名意樂,體殊勝故,異世間故,說名增上。已斷二執得無漏故,說名清淨,意樂清淨故,能以出世道成滿六度。」 無性釋:「證淨攝故而說清淨。」攝義。次於十地分分差別應勤修習謂要經三無數大劫。非如聲聞極疾三生勤修對治便證解脱。次後即於如是修中增上戒等菩薩三學應令圓滿。最後於彼學果涅槃煩惱永斷。及與無上正等菩提三種佛身應現等證。故說十處如是次第。

   又此說中一切大乘皆得究竟。

   一切大乘齊此究竟。何以故。若欲說緣。起即入阿賴耶識攝。若欲說諸相。即入三自性攝。若欲說證得。即入唯識性攝。若欲說波羅蜜多。即入波羅蜜多攝。若欲說諸地。即入諸地攝。若欲說諸學。即入諸學攝。若欲說斷及智。即入無住涅槃及三種佛身攝。齊是名爲一切佛語。是故但說如此次第。

   所知依分第二之一

   Ⅰ從聖教中安立阿賴耶識

   A 釋名以證本識之有體

   一 阿賴耶教

   a 引經證

   此中最初且說所知依。即阿賴耶識。世尊何處說阿賴耶識名阿賴耶識。謂薄伽梵於阿毗達磨大乘經伽陀中說。

   無始時來界 一切法等依 由此有諸趣 及涅槃證得

   此中能證阿賴耶識。其體定是阿賴耶識。阿笈摩者。謂薄伽梵即初所說阿毗達磨大乘經中說如是頌。無性釋:「此引阿笈摩證阿賴耶識名所知依。」(阿笈摩者,此云傳來,由諸契經三世諸佛輾轉傳來故,名阿笈摩。)界者。謂因。是一切法等所依止。現見世間於金鑛等說界名故。由此是因故。一切法等所依止。因體即是所依止義。無性釋:「所依者,能任持故非因性故,能任持義是所依義非因性義,所依能依性各異故。」由此有者。由一切法等所依有。諸趣者。於生死中所有諸趣。趣者。謂異熟果。由此果故。或是頑愚瘖瘂種類。或有勢力能了善說惡說法義。或能證得上勝證得。又爲煩惱所依止性。由此故有猛利煩惱長時煩惱。如是四種異熟差別所依止故無有堪能。應知翻此名有堪能。非唯諸趣由此而有。亦由此故證得涅槃。要由有雜染方得涅槃故。無性釋:「雜染畢竟止息名爲涅槃。」印順記依世親釋:「涅槃,是捨離了染界而證得,並不是從此無始時來的界所生。」

   即於此中復說頌曰。

   由攝藏諸法 一切種子識 故名阿賴耶 勝者我開示

   已引阿笈摩證阿賴耶識是所知依體。復引阿笈摩證阿賴耶識名阿賴耶識。於此頌中由第二句釋第一句。勝者即是諸菩薩眾。無性釋:「即大菩薩,有堪能故,故名爲勝者。」(堪能受持無上乘法)

   b 釋名義

   如是且引阿笈摩證。復何緣故此識說名阿賴耶識。一切有生雜染品法於此攝藏爲果性故。又即此識於彼攝藏爲因性故。是故說名阿賴耶識。或諸有情攝藏此識爲自我故。是故說名阿賴耶識。

   今訓此識阿賴耶名。一切有生者。諸有生類皆名有生。雜染品法者。是遮清淨義。於中轉故。名爲攝藏。或諸有情攝藏此識爲自我者。是執取義。

    

    

   世親——————一重因果,種即是識,能藏是識,所藏是種。

   無性-護法-基-兩重因果,種子與識不一。

   能藏:此識能含藏前七識,一切雜染種,種子是所藏,故此識稱能藏。

   所藏:前七識現行,熏其種子在此識中,識是能熏(藏),此識稱為所藏

   執藏:一切有情第七末那識,執此識爲自我故。(此上依基師)

   攝藏印順記:「異譯作『依住』,就是依止與住處,一切法依這藏識生起,依這藏識存在。」

   二 阿陀那教

   a 引經證

   復次。此識亦名阿陀那識。此中阿笈摩者。如解深密經說。

   阿陀那識甚深細 一切種子如瀑流

   我於凡愚不開演 恐彼分別執爲我

   復引解深密經。即此阿笈摩中。佛告廣慧菩薩摩訶薩曰。廣慧當知於六趣生死彼彼有情墮彼彼有情眾中或在卵生或在胎生或在濕生或在化生身分生起。於中最初一切種子心識成熟展轉和合增長廣大依二執受。一者有色諸根及所依執受二者相名分別言說戲論習氣執受。有色界中具二執受無色界中不具二種。廣慧此識亦名阿陀那識何以故由此識於身隨逐執持故。亦名阿賴耶識何以故由此識於身攝受藏隱同安危義故。亦名爲心何以故由此識色聲香味觸等積集滋長故。廣慧阿陀那識爲依止爲建立故六識身轉謂眼識耳鼻舌身意識。此中有識眼及色爲緣生眼識與眼識俱隨行同時同境有分別意識轉。有識耳鼻舌身及聲香味觸爲緣生耳鼻舌身識與耳鼻舌身識俱隨行同時同境有分別意識轉。廣慧若於爾時一眼識轉即於此時唯有一分別意識與眼識同所行轉。若於爾時二三四五諸識身轉即於此時唯有一分別意識與五識身同所行轉。廣慧譬如大瀑水流若有一浪生緣現前唯一浪轉若二若多浪生緣現前有多浪轉然此瀑水自類恒流無斷無盡。又如善淨鏡面若有一影生緣現前唯一影起若二若多影生緣現前有多影起非此鏡面轉變爲影亦無受用滅盡可得。如是廣慧由似瀑流阿陀那識爲依止爲建立故若於爾時有一眼識生緣現前即於此時一眼識轉若於爾時乃至有五識身生緣現前即於此時五識身轉。廣慧如是菩薩雖由法住智爲依止爲建立故於心意識秘密善巧。然諸如來不齊於此施設彼爲於心意識一切秘密善巧菩薩。廣慧若諸菩薩於內各別如實不見阿陀那不見阿陀那識不見阿賴耶不見阿賴耶識不見積集不見心不見眼色及眼識不見耳聲及耳識不見鼻香及鼻識不見舌味及舌識不見身觸及身識不見意法及意識是名勝義善巧菩薩如來施設彼爲勝義善巧菩薩。廣慧齊此名爲於心意識一切秘密善巧菩薩如來齊此施設彼爲於心意識一切秘密善巧菩薩。此伽陀中重顯彼義。阿陀那識者。所釋異名。甚深細者。難了知故。印順記:「因爲執我的凡夫對阿陀那的境界,不能窮其底蘊,所以說名甚深;愚法的聲聞,對阿陀那的境界,不能通達,所以說名甚細。」一切種子如瀑流者。次第轉故。一切種子剎那展轉如瀑水流相續轉故。恐彼分別執爲我者。一行相轉故分別執可得。阿賴耶識,一類相續,恆常無間。餘識不常,有間斷故,三性互違,前後轉易,非一類故,不可執我。

   b釋名

   何緣此識亦復說名阿陀那識。執受一切有色根故一切自體取所依故。所以者何。有色諸根由此執受。無有失壞盡壽隨轉。又於相續正結生時。取彼生故執受自體。是故此識亦復說名阿陀那識。

   執受一切有色諸根故者。所以者何。有色諸根由此執受盡壽隨轉。用此爲釋。謂由眼等有色諸根阿賴耶識所攝受故。非如死身青瘀等位。若至死時此捨離故。彼即便有青瘀等位。是故定知此執受故乃至壽限彼不失壞。一切自體自體王疏:「謂三界五趣根身種子。」印順記:「名色自體。」取所依故者又於相續正結結謂相續,即不斷義。生王疏:「結生者,既捨前生,另取餘生,由識執受得彼生故,名爲結生。」印順記:「所謂『三事和合』,這就是一期生命的開始,所以叫做結生。」時取彼生故執受自體。用此爲釋。謂由此識是相續識印順記:「是前一生命與後一生命的連接,這生命相續的主體,是阿陀那識;因此,它又名相續識。」故於相續正結生時能攝受生。一期自體亦爲此識之所攝受。由阿賴耶識中一期自體熏習住故。彼體起故。說名彼生。受彼生故。名取彼生。由能取故。執受自體。以是義故。阿賴耶識亦復說名阿陀那識。

   三 心教

   a引教

   b釋意

   1釋二種意

   a此亦名心。如世尊說心意識三。b此中意有二種。第一與作等無間緣所依止性。無間滅識。能與意識作生依止。第二染汙意。與四煩惱恒共相應。一者薩迦耶見二者我慢三者我愛四者無明。此即是識雜染所依。識復由彼第一依生第二雜染。了別境義故。等無間義故。思量義故。意成二種。

   此亦名心者。阿賴耶識即是心體。意識二義差別可得。當知心義亦有差別。顯示此故。此中與作等無間緣因性。謂無間滅識。與意識爲因是第一意。由四煩惱常所染汙是第二意。此中薩迦耶見者謂執我性。由此勢力便起我慢。恃我我所而自高舉。於實無我起有我貪。名爲我愛。如是三種無明爲因。言無明者。即是無智。識復由彼第一依生第二雜染者。謂無間滅識說名爲意。與將生識容受處所故作生依。第二染汙意意染汙者,有覆我執,不達真實故。爲雜染所依。以於善心中亦執有我故。雜染通有漏三性,染汙唯通三性中的惡及有覆無記性。了別境義故等無間義故思量義與四煩惱相應,而思量內我。故意成二種者。謂於此中由取境義說名爲識。由與處義名第一意。由執我等成雜染義名第二意。

   2染意存在之理證

   復次。云何得知有染汙意。謂此若無。不共無明則不得有成過失故。又五同法亦不得有成過失故。所以者何。以五識身必有眼等俱有依故。又訓釋詞亦不得有成過失故。又無想定與滅盡定差別無有成過失故。謂無想定染意所顯非滅盡定。若不爾者。此二種定應無差別。又無想天一期生中應無染汙成過失故。於中若無我執我慢。又一切時我執現行現可得故。謂善不善無記心中。若不爾者。唯不善心彼相應故。有我我所煩惱現行非善無記。是故若立俱有現行。非相應現行。無此過失。此中頌曰。

   若不共無明 及與五同法 訓詞二定別無皆成過失

   無想生應無 我執轉成過我執恒隨逐 一切種無有

   雜染意無有二三成相違 無此一切處 我執不應有

   真義心當生真義心王疏:「謂能證真義心,即無漏無分別智證真如心也。」

   常能爲障礙 俱行一切分 謂不共無明

   3 辨染意是有覆性

   此意染汙故有覆無記性。與四煩惱常共相應。如色無色二纏煩惱。是其有覆無記性攝。色無色纏爲奢摩他所攝藏故。此意一切時微細隨逐故。無色緾煩惱,爲奢摩他所攝伏,變成微細薄弱,此染汙意,行相微細,隨逐彼轉之四惑也隨逐意而微細,不能造惡業,故屬無記。

   此文復以餘道理成立染汙意。無間滅意,三乘共許。染汙意唯大乘有,故須成立。何等名爲成立道理。謂此若無。不共無明即不得有。不共無明其相云何。謂未生對治能障真智愚。不共無明印順記:是小乘所共許的,是流轉生死的根本,是使諸法真理不能顯現的最大障礙。此於五識理不相應。是處無容能爲障故。若處有能治。此處有所治。亦不得在染汙意識。此非有者。餘惑現行名不成故。若立此煩惱在染汙意識。即應畢竟成染汙性。云何施等心得成善。與此煩惱恒相應故。若說有意識與善法俱轉。此即與彼煩惱相應。是染意識引生能治。不應道理。王疏:不共無明一類恆行,設立此與第六意識相應,應彼第六意識性恆染汙,不得有善等心生起。以此能障彼生起故,由是即不能起世間善法,更不能修出世聖道。若說染汙意俱轉有善心。即此善心引生能治。此生彼滅。即無過失。有染汙意,恆時相續,於相續,於六識善等位中,俱時生起,而非彼相應,故彼(六識)能起世間善法,亦能修習出世聖道。又五同法故。所以者何。譬如眼等五識必有眼等五根爲俱有依。如是意識亦應決定有俱有依。又訓釋詞故。所以者何。能思量故說名爲意。此訓釋詞何所依止。非彼六識與無間識作所依止應正道理。已謝滅故。六識有能思量者,六識名識,非名意故。無間滅名意者,已謝滅過去,何有能思量,故知必有第七末那,緣彼八識,恆審思量,執爲我者,名意。王疏:「謂契經言:思量名意。此意若說即無間滅識過去故名意者,已滅過去,何有思量?若謂先時有思量者,先時現在名爲識故,寧說爲意?故知別有第七末那,恆審思量,正名爲意。」又二定別故。所以者何。若定說有染汙意者。無想定中即有此意餘定中無。故有差別。若異此者。於二定中第六意識並不行故應無差別。又無想中生應無我執故。所以者何。若彼位中無染汙意。彼一期生應無我執。若爾不應聖所訶厭。既被訶厭。是故定知彼有我執。又我執隨故。所以者何。施等位中亦決定有我執隨故。此我執隨。若離無明不應道理。非此無明離所依止。此所依止離染汙意無別體故。故定應許有染汙意。若不許者。有上過失。重顯彼故說四伽陀。若不共無明等。乃至廣說。此中不共無明者。謂於一切善不善無記煩惱隨煩惱位中。染汙意相應俱生無明。彼若無者。成大過失。常於苦等障礙智生是其業用。不共無明成唯識論卷五:「謂第七識相應無明,無始恆行障真義智。如是勝用,餘識所無。唯此識有,故名不共。」 印順記:世親說不共其餘的煩惱叫不共;因爲它是流轉生死的根本,是使諸法真理不能顯現的最大障礙。無性說:不共其餘諸識,唯在染汙意中,所以叫不共,這在理論都有些困難,還是說它有一種特殊的作用,比較要圓滿些。此即顯無業用過失。五同法者。第六意識與五識身有相似法。彼有五根阿賴耶識爲俱有依。此亦如是有染汙意阿賴耶識爲俱有依。此五同法離染汙意決定無有。此則顯無自性過失。訓詞若無成過失者。取所緣相而思量故。無間滅時能取境故。說名爲意。過去已滅無所思量。云何當有能思量性。訓詞無故成大過失。二定別者。滅盡定中無染汙意。無想定中有染汙意。此若無者。如是二定差別應無。成大過失。又染汙意若無有者。無想身中應無我執。非異生者於相續中暫離我執應正道理。如是諸過。離染汙意皆定應得。故應定許有染汙意。爲顯此義故。復說言無有二等。二者。即是不共無明五相似法。三相違者。謂訓釋詞。二定差別。無想生中我執恒隨。離染汙意。如是三事皆成相違。無此一切處我執不應有者。離染汙意於一切種善等位中。我執恒隨不應得有。故應定許有染汙意。餘文易了。不復須釋。

   c 釋心

   心體第三。若離阿賴耶識。無別可得。是故成就阿賴耶識以爲心體。由此爲種子。意及識轉。

   心體第三若離阿賴耶識無別有性。由此爲因。意及轉識皆得生起。印順記:無著世親的本義,是側重種即是識的。無性、護法側重在種識不一的意義。「心、意、識不是平列的八識,是一種七轉。」見取轉識。當知亦即取第二意。所以者何。彼將滅時。得意名故。

   何因緣故亦說名心。由種種法熏習種子所積集故。

   復欲釋名。故作此問。由種種法者。由各別品類法。熏習種子者。功能差別因。所積集故者。是極積聚一合相華嚴經大疏演義鈔:一合相者。眾緣和合故。攬眾微以成於色,合五陰等,以成於人,名一合相。義。

   復次。何故聲聞乘中不說此心名阿賴耶識。名阿陀那識。印順記:「心意識三」之教典,是大小乘的共教,然大乘對心的解釋迥然不同。由此深細境所攝故。所以者何。由諸聲聞不於一切境智處轉。是故於彼雖離此說然智得成。解脱成就。故不爲說。若諸菩薩定於一切境智處轉。是故爲說。若離此智。不易證得一切智智。

   由此深細境所攝者。謂此境界即深細故。名深細境。此即深細境界中攝。難了知故。非諸聲聞爲求一切境界智故正勤修行。唯正希求自義利故。彼由麤淺苦等正智便能永斷煩惱障故。若諸菩薩爲利自他求斷煩惱及所知障正勤修行。是故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