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攝大乘論世親釋講記/集注

攝大乘論世親釋集注卷三

2018-08-08 04:32:52 分类:攝大乘論世親釋講記/集注 215次浏览

攝大乘論世親釋集註卷三

 

無著菩薩造論

世親菩薩釋論

唐三藏法師玄奘譯

比丘智敏集註

 

〔2018版〕

  

 

(内部整理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

    

    


   所知依分第二之三

   四 生雜染非賴耶不成

   a 約生位辨

   1 約非等引地辨

   (1) 結生相續不成

   云何爲生雜染不成。結相續時不相應故。

   若不信有阿賴耶識。如生雜染亦不得成。今當顯示。結相續時不相應故者。謂得自體不相應故。

   若有於此非等引地沒已生時依中有位意起染汙意識結生相續。此染汙意識。於中有中滅。於母胎中識羯邏藍更相和合。若即意識與彼和合。既和合已依止此識於母胎中有意識轉。若爾。即應有二意識於母胎中同時而轉。又即與彼和合之識是意識性不應道理。依染汙故。時無斷故。意識所緣不可得故。設和合識即是意識。爲此和合意識即是一切種子識。爲依止此識所生餘意識是一切種子識。若此和合識是一切種子識。即是阿賴耶識。汝以異名立爲意識。若能依止識是一切種子識。是則所依因識非一切種子識能依果識是一切種子識不應道理。是故成就此和合識非是意識。但是異熟識是一切種子識。

   非等引梵語三摩呬哆,離昏沈掉舉平等所引之定曰等引,或等即是定,由定引發功德故名等引。通有心無心。地。等引地指上二界。即是欲界。沒者。死也。染汙意識。即是煩惱俱行意識。結生無性釋:「攝受生故,名爲結生。」相續無性釋:「連持生故,名爲相續。」者。謂攝受自體。此染汙意識。緣生有爲境。於中有中滅。言和合者。識與赤白同一安危。若和合識即是意識依此復生所餘意識。是則一時二意識轉。謂所依止和合意識及能依止所餘意識。無性釋謂異熟體有情本事不待今時加行而轉(之)無記意識,及可了知所緣行相樂苦受等相應意識。如是頌言:無處無容,非前非後,同身同類,二識並生。又和合識是意識性不應道理。何以故。依染汙故時無斷故。謂此意識貪等煩惱所染汙意爲所依止。緣生有境故是染汙。即此爲依。名依染汙。於此位中所依。異熟不容染汙是無記故。無性釋大意:共許意識非一切處非一切種非一切時依於染汙,而結生相續時識,於一切處一切種類一切時分皆依染汙的中有末心染汙意識爲依,故此能依之識,非是意識。此以和合識爲能依,中有末心爲所依。 世親釋則以和合識爲所依,「依止此識於母胎中,有意識轉。」後生之意識爲能依止。若和合識是意識性,則此意識是染汙故,不能爲所依,「於此位中所依異熟,不容染汙,是無記故。」此和合識常無間斷任業轉故。意識所緣不可得故者。意識所緣明了可得。所謂諸法。此和合識無有如是明了所緣。是故此識是意識性不應道理。依無性釋:中有位最後意識已相續心應成染汙,又此相續心所緣境界,不可了知,難了知故,非全無有。以於爾時,非無有法,雖是其有,而不可知。

   (2) 執受根身不成

   復次。結生相續已。若離異熟識。執受色根亦不可得。其餘諸識各別依故。不堅住故。是諸色根不應離識。

   結生相續已者。謂已得自體。若離異熟識者。謂離阿賴耶識。其餘諸識各別依故不堅住故者。謂餘六識各別處故易動轉故。且如眼識眼爲別依。如是其餘耳等諸識耳等色根爲各別依。由此道理。如是諸識但應執受自所依根。又此諸識易動轉故。或時無有。若離阿賴耶識。爾時眼等諸根無能執受。便應爛壞。

   (3) 識與名色互依不成

   若離異熟識。識與名色更互相依。譬如蘆束相依而轉。此亦不成。

   若離異熟識者。謂離阿賴耶識。如不得成。今當顯示。謂世尊言識緣名色名色緣識此中識緣名者謂六識中非色四蘊。識緣色者謂羯邏藍。若不說有阿賴耶識。何等名爲名色緣識。由依名色剎那展轉相似相續流轉不絕。此二(名色)皆用識爲因緣,識復依此剎那展轉相續而轉。

   (4) 識食不成

   若離異熟識。已生有情識食不成。何以故。以六識中隨取一識於三界中已生有情能作食事。不可得故。

   此言顯示識食不成。如世尊說食有四種。一者段食。二者觸食。三者意思食。四者識食。此中段食者。是能轉變。由轉變故饒益所依。觸食者。是能取境。由暫能見色等境界。便令所依饒益生故。意思食者。是能希望。由希望故饒益所依。如遠見水。雖渴不死。識食者。是能執受。由執受故所依久住。若不爾者應同死屍不久爛壞。是故應許識亦是食。能作所依饒益事故。王疏:「此四食中,段食不通上界,觸食意思食不通無心等位,唯有識食於一切界一切時一切位常徧是有。」此中觸食屬六識身。意思食者屬希望意。有何別識可說爲食。又若無心睡眠悶絕入滅定等。六識身滅誰復有餘能執受身令不爛壞若棄捨阿賴耶識身必爛壞。王疏:「五識不徧三界故,意識雖徧有間斷故,無心定等既無六識,誰爲食事,故定別有阿賴耶識。」

    

   2 約等引地解

   (1) 結生心種子不成

   若從此沒。於等引地正受生時。由非等引染汙意識結生相續。此非等引染汙之心。彼地所攝。離異熟識餘種子體定不可得。

   如是已說非等引地結生相續離異熟識不可得成。如等引地亦不得成今當顯示。謂於此處由染汙識結生相續。於等引地由非等引染汙意識結生相續。言染汙者。彼地煩惱之所染汙。彼地煩惱者。謂餐定味等。此染汙心在不定疑爲「等引」地。印順記:「這結生心,是中有的末心,它繫著上界的定味而起愛著,所以必是染汙的散心。這『非等引』的散心,不屬於非等引地(欲界),它是爲上界煩惱所繫而屬於『彼』等引『地所攝』的。不定地沒。從此沒已。即彼地心云何現前。既不現前。云何當得結生相續。由此道理。定應許有阿賴耶識。無始時來。恒有彼地此心熏習。由此熏習。此心現行。由此心故。結生相續。

   (2) 染善心種不成

   復次。生無色界。若離一切種子異熟識。染汙善心應無種子。染汙善心應無依持。

   生無色界者。謂已解脱色。染汙善心者。謂能愛味及三摩地。應無種子者。謂應無因。應無依持者。謂應無依。復有別義。謂此二心。若無種子從何而生。若無依持依何而轉。阿賴耶識所攝受故。從自種生爲所依故。令此能依相續而轉。印順記:世親以爲種子就是所依止,有種子就有依止,種子沒有,依止也不可得。所知依,就是依於種子,種子指能生性,依指現行從種子生,種子與依,名異而體是一。

   (3) 出世心異熟不成

   又即於彼。若出世心正現在前。餘世間心皆滅盡故。爾時便應滅離彼趣。

   即於彼界。若出世心現在前時。除此所餘是世間心。彼世間心爾時皆滅。如是彼趣便應永斷。印順記:「無色界天上的有情,前五識是沒有的,如果不承認異熟識,那就只有第六意識。這樣,無色界有情,在無漏『出世心正現在前』的時候,除這現前的無漏心外,其『餘』的一切有漏『世間心,皆滅盡』了,也『便應』該『滅離彼』無色界趣的異熟,不再擊屬於無色界。」不由功用自然證得無餘涅槃。既無此理。不應撥無阿賴耶識。

   若生非想非非想處。無所有處出世間心現在前時。即應二趣悉皆滅離。此出世識。不以非想非非想處爲所依趣。亦不應以無所有處爲所依趣。亦非涅槃爲所依趣。

   若生非想非非想處。或時起彼無所有處。出世間心令現在前。由彼處心極明利故。又由非想非非想處心闇鈍故。住於彼處極明利心起出世心令現在前。欲斷非想非非想處煩惱時,想微劣故,自地無無漏道,無所有處地明利故,起彼無漏心現在前。此出世心不應以彼第一第二爲所依趣。由彼二地皆世間故。又生餘地起餘地心現在前故。王疏:「此出世識,不以非想非非想處爲所依趣者,先捨彼趣心故。亦不應以無所有處爲所依趣者,暫起彼地定,非得彼異熟。又於出世心捨彼趣定故。」二所依趣俱不應理。又即此心不應涅槃爲所依趣。有餘依故。如是三種爲所依趣既不得成。若不信有阿賴耶識。此出世心何所依趣。王疏:「若許有阿賴耶識者,此時有非想非非想處異熟識爲所依趣,但捨彼地定心,不捨彼地異熟故。」

   b 約死位辨

   c 結

   又將沒時。造善造惡。或下或上所依漸冷。若不信有阿賴耶識皆不得成。c是故若離一切種子異熟識者此生雜染亦不得成。

   將捨命時造善造惡。或下或上身分漸冷。以造善者必定上昇。若造惡者必定下墜。若不許有阿賴耶識爲能執受。云何得有所依漸冷。無性釋:所以者何,爾時(將沒時)意識無處無有,阿賴耶識有處無有,以依處住變似方處相顯現故。阿賴耶識能執受故。或下或上如其次第隨所捨處身即有冷。

   五 世間清淨非賴耶不成

   云何世間清淨不成。謂未離欲纏貪未得色纏心者。即以欲纏善心。爲離欲纏貪故勤修加行。此欲纏加行心。與色纏心不俱生滅故。非彼所熏。爲彼種子不應道理。又色纏心過去多生餘心間隔不應爲今定心種子。唯無有故。是故成就色纏定心一切種子。異熟果識展轉傳來爲今因緣。加行善心爲增上緣如是一切離欲地中。如應當知。如是世間清淨。若離一切種子異熟識理不得成。

   如世間清淨理不得成今當顯示。謂爲遠離欲纏貪故。以欲纏善心修加行時。即此欲纏加行善心未曾爲彼色纏善心之所熏習。不俱生滅故。今色纏心應無種子自然而生。又過去世色纏善心。多生所間餘識所隔。唯無有故已過去故。不得爲今定心種子。展轉傳來爲今因緣者。阿賴耶識持彼種故。今色纏心從自種生。加行善心非無功力。言功力者。但增上緣非是因緣。由彼增上力。生此色纏心。如是遠離色纏貪等。如應當知。無性釋:「一切上地各別離欲加行善心,皆隨所應破邪立正,凖上當知。」

    

   六 出世清淨非賴耶不成

   a 約出世心辨

   1 聞熏習非賴耶不成

   云何出世清淨不成。謂世尊說。依他言音及內各別如理作意。由此爲因。正見得生。此他言音如理作意。爲熏耳識爲熏意識爲兩俱熏。若於彼法如理思惟。爾時耳識且不得起。意識亦爲種種散動餘識所間。若與如理作意相應生時。此聞所熏意識與彼熏習久滅過去定無有體。云何復爲種子。能生後時如理作意相應之心。又此如理作意相應是世間心。彼正見相應。是出世心。曾未有時俱生俱滅。是故此心非彼所熏。既不被熏爲彼種子不應道理。是故出世清淨。若離一切種子異熟果識亦不得成。此中聞熏習。攝受彼種子不相應故。

   如出世間清淨不成今當顯示。此他言音如理作意者。謂與言音相應作意。意識亦爲種種散動餘識所間者。是與正見相應出世間心。被間隔義。若與如理作意相應生時者。謂於後時。此聞所熏意識與彼熏習久滅過去定無有體者。謂經長時已謝隔越決定無體。云何復爲種子能生後時如理作意相應之心者。謂彼久滅現無有體不能爲因。此中聞熏習攝受彼種子不相應故者。謂在世間意識之中。故言此中。聞熏習者。依他言音正聞熏習。攝受彼種子者。在意識中攝受出世清淨種子。不相應故者。謂彼所計不應理故。云何可說此從彼生。

   2 辨聞熏

   (1) 因

   復次。云何一切種子異熟果識爲雜染因。復爲出世能對治彼淨心種子。又出世心昔未曾習故。彼熏習決定應無。既無熏習。從何種生。是故應答。從最清淨法界等流正聞熏習種子所生。

   云何等者。謂異熟識是所治因。爲能治因不應道理。又出世心昔未曾習者。謂先未生故彼熏習決定應無者。由此因故。彼出世心無有熏習決定無疑。從最清淨法界等流正聞熏習種子所生者。爲顯法界異聲聞等言最清淨。由佛世尊所證法界永斷煩惱所知障故。從最清淨法界所流經等教法。名最清淨法界等流。無倒聽聞如是經等。故名正聞。由此正聞所起熏習。名爲熏習。或復正聞即是熏習。是故說名正聞熏習。即此熏習相續。住在阿賴耶識。爲因能起出世間心。是故說言從最清淨法界所流正聞熏習種子所生。

    

   (2) 所依

   此聞熏習。爲是阿賴耶識自性爲非阿賴耶識自性。若是阿賴耶識自性。云何是彼對治種子。若非阿賴耶識自性。此聞熏習種子所依云何可見。乃至證得諸佛菩提。此聞熏習。隨在一種所依轉處。寄在異熟識中與彼和合俱轉猶如水乳。然非阿賴耶識。是彼對治種子性故。

   此聞熏習爲是阿賴耶識自性爲非阿賴耶識自性。若爾何過。若是阿賴耶識自性。云何即爲阿賴耶識對治種子。若非阿賴耶識自性。此聞熏習種子即應別有所依。乃至證得諸佛菩提者。謂乃至得諸佛所證無上菩提。此聞熏習者。即是最清淨法界等流正聞熏習。隨在一種所依轉處者。謂隨在一相續轉處。寄在異熟識中與彼和合俱轉猶如水乳者。此聞熏習與異熟識雖不同性。而寄識中猶如水乳和合俱轉。然非阿賴耶識等者。雖復和合似一性轉。然非即是阿賴耶識。是能對治阿賴耶識種子性故。印順記:曾聞正法者,隨其在何界何趣所依異熟現起之處,聞熏習即寄在彼趣相续之異熟識中,以阿賴耶識爲所依,而非阿賴耶識自性。

   (3) 品類

   此中依下品熏習成中品熏習。依中品熏習成上品熏習。依聞思修多分修作得相應故。

   此中下中上品者。應知依聞思修所成慧說。由彼一一有三種故。復有別義。聞所成慧是下品。思所成慧是中品。修所成慧是上品。依聞思修多分修作得相應故者。謂依聞等數數猛利而修作故。又於此中。下品爲因。得成中品。中品爲因。得成上品。

   (4) 體性與作用

   又此正聞熏習種子下中上品應知亦是法身無性釋:「此中證相說名法身。」種子。與阿賴耶識相違。非阿賴耶識所攝。是出世間最淨法界等流性故。雖是世間。無性釋:「依世間生,名是世間。」而是出世心種子性。又出世心雖未生時。已能對治諸煩惱纏。已能對治諸嶮惡趣。已作一切所有惡業朽壞對治。又能隨順逢事一切諸佛菩薩。無性釋:「阿賴耶識中相雜俱轉故,爲欲顯此熏習勝能故,說出世心雖未生時等。」雖是世間。應知初修業菩薩所得。亦法身攝。聲聞獨覺所得。唯解脱身攝。又此熏習非阿賴耶識。是法身解脱身攝。如如熏習下中上品次第漸增。如是如是異熟果識次第漸減。即轉所依。既一切種所依轉已。即異熟果識及一切種子。無種子而轉。一切種永斷。無性釋:「無種子而轉者,應知異熟果識唯無一切雜染種子,是故說斷。」

   已能對治諸煩惱纏者。謂是能斷增上貪等現起轉因。已能對治諸嶮惡趣者。謂若能斷諸煩惱纏。即能對治諸嶮惡趣。無性釋:如有頌言:諸有成世間,上品正見者,雖經歷千生,而不墮惡趣。已作一切所有惡業朽壞對治者。謂若雖有順後受業應墮惡趣。而能爲彼作朽壞因。舉要言之。此聞熏習能治一切過去未來現在惡業。又能隨順逢事一切諸佛菩薩者。謂是當來逢事善友自身得因。雖是世間應知初修業菩薩所得亦法身攝者。謂諸異生菩薩名初修業菩薩。亦是法身種子故。說亦法身攝。聲聞獨覺所得唯解脱身攝者。謂聲聞等正聞熏習。唯是解脱因。唯得解脱身。不得法身故。無性釋:解脫身唯永遠離煩惱障縛,而無殊勝增上自在富樂相應。其法身者,解脫一切煩惱所知二種障縛並諸習氣,力、無畏等無量希奇妙功德眾之所莊嚴,一切富樂自在所依,證得第一最勝自在隨樂而行。

   復次。云何猶如水乳非阿賴耶識與阿賴耶識同處俱轉。而阿賴耶識一切種盡非阿賴耶識一切種增。譬如於水鵝所飲乳。又如世間得離欲時。非等引地熏習漸減。其等引地熏習漸增而得轉依。

   非阿賴耶識與阿賴耶識雖同處俱轉。而阿賴耶識盡非阿賴耶識在。還即以前水乳和合。鵝所飲時乳盡水在。譬喻顯示。又如世間得離欲時。於一阿賴耶識中。非等引地煩惱熏習漸減。其等引地善法熏習漸增而得轉依。此中轉依當知亦爾。

   b 約滅定識辨

   1 正辨滅定識非賴耶不成

   又入滅定識不離身聖所說故。此中異熟識應成不離身。非爲治此滅定生故。

   引入滅定識不離言。爲成定有阿賴耶識。世尊說識不離身者。除異熟識餘不得成。以滅定生對治轉識。故觀此定爲極寂靜。後修滅定爲對治麤動不寂靜之轉識,所緣行相不寂靜性易了知故,非爲對治阿賴耶識,所緣行相微細難知,任運恆常一類而轉,無有散動,不寂靜性,難知故。

   又非出定此識復生。由異熟識既間斷已。離結相續無重生故。

   若執出定此識還生。由此意故識不離身。此不應理。印順記:此破有部執,有部認爲在滅定中,雖不起識作用,但出定後,此識(意識)更生。如隔日虐,雖未發作,病並未離身。以從定出。識不復生。異熟果識既間斷已。離結相續更託餘生。無重生故。

   又若有執以意識故滅定有心。此心不成。定不應成故。所緣行相不可得故。應有善根相應過故。不善無記不應理故。應有想受現行過故。觸可得故。於三摩地有功能故。應有唯滅想過失故。應有其思信等善根現行過故。拔彼能依令離所依不應理故。有譬喻故。如非徧行。此不有故。

   又若有執以意識故滅定有心此心不成者。若有欲離前說自相阿賴耶識。以餘轉識滅定有心。此不應理。印順記:再破經部譬喻師,彼主張有細意識。經部師上座主張無受想等心所,但有不離識而假立之觸。上座弟子大德邏摩主張觸亦無。何以故。定不應成故。未曾見心離心法故。日光喻心,光中七色喻徧行。如餘心法。想受亦爾。俱應不滅。然此滅定俱滅所顯。是故應至定不應成。若立唯有阿賴耶識則無此過。求靜住者爲治彼怨餘心心法故生此定。不爲對治不明了性阿賴耶識。又此定內無有餘心。何以故。所緣行相不可得故。諸心心法相續不斷。必不遠離所緣行相。此滅定中若有心者。亦應不離所緣行相。然此二種俱不可得。是故此定無有餘心。若唯立有阿賴耶識。無此妨難。執受所依之所顯故。又此定中若有轉識。此識必有善等差別。謂或是善。或是不善。或是無記。然此中識且非是善。應有善根相應過故。此則相違。亦非此識是自性善。由此不離善根相應成善性故。俱舍卷十三:「勝義善解脫,自性慚愧根,相應彼相應,等起色業等,翻此名不善,勝無記二常。」 勝義善——真解脫,涅槃。 自性善——慚、愧、無貪、無瞋、無癡。 相應善——與自性善相應之心心所。 等起善——自性及相應善所等起之身語業及不相應行。由立定心是善性故。至所不欲與無貪等善根相應。此不應許。與餘善心無差別故。徧一切處。應成此過。又於此中亦不得有不善無記。不善無記不應理故。於離欲時諸不善根皆永斷故。不成不善。亦非無記。此定善故。又不可立此心是善。應有想受現行過故。若離善根善心不有。是故應至善根現行。此中如有善根現行。想受亦爾。應至現行。無別因故。然不應理。所治現行能治無故。譬如貪等正現行時。不淨觀等決定無有。又此定中離阿賴耶識。餘心不容有。必應有觸可得過故。如住餘定。決無有疑。謂餘定中善根相應。餘識轉時決定有觸。以定所生輕安爲相。或順樂受。或有隨順非苦樂受。此觸爲緣或生樂受。或復生於非苦樂受。何以故。於餘三摩地有此功能故。於餘定中見此二觸於生二受必有功能。此亦應爾。無障因故。觸爲緣受。此中應至。然不應理。何以故。應有唯滅想過失故。若許此觸爲緣生受。於此定中唯應想滅。然不應許。想受俱滅聖所說故。又此定中若有餘識。必與其觸俱有相應。此不應理。何以故。若有觸者。應有其思信等善根現行過故。若有其識觸相應轉。必有與此俱生思等。聖所說故。此中應至有思現行。若此定中有思現行造作善心。必有信等善根現行。然不應許。若有欲避如前所說種種過失及阿笈摩相違過失。由但厭離諸心法故。唯拔心法。於此定中唯立有心無有心法。此亦不然。何以故。拔彼能依令離所依。不應理故。所依是心。能依是心法。所依能依心與心法。無始生死來更互不相離。由此相引。是故定應與無貪等善根相應。若言此定及定方便。與無貪等善根相違故。於定中善根不轉唯善心轉。此於餘處都未曾見。若於因時彼法相應。等流果時亦有相應。故不應理。又不應理。有譬喻故謂世尊說。諸身行滅。諸語行滅。諸意行滅。此中身行。謂出入息。其語行者。謂尋與伺。其意行者。謂思想等。如尋伺滅。語必不起。意亦如是。若意行滅亦應不起。若汝意謂。如身行滅。安住定中身在不滅。意亦如是。雖意行滅應在不滅。此亦不然何以故。如非徧行此不有故。如世尊說。離身行外有身住因。所謂飲食命根識等。由此雖無入息出息而身安住。意即不爾。離意行外更無別因持心令住。論主破大意:身語意三行,對身語意有徧行有非徧行,非徧行滅(如出入息)法不隨滅,仍可存在(如身),徧行者滅(如思想等)法必隨滅(如意)。由此應至無意識故。名無心定。異熟果識此中有故。世尊說識不離於身。即從此識一切種子。後出定時。轉識還生。故知定有阿賴耶識。

   又此定中。由意識故知有心者。此心是善不善無記。皆不得成。故不應理。

   已廣廢立滅定有心。今當略顯第二頌義。若有欲除阿賴耶識以意識故滅定有心。此心是善不善無記。皆不得成。故不應理。何以故。由此滅定是善性故。俱舍卷五:滅盡定是善性,善等起故。且非不善。無記亦爾。威儀工巧變化無記。定不得有。若說此是異熟無記。理即應至阿賴耶識。除此更無第五無記。又此定中心若是善。應無貪等善根相應。染汙意滅。唯善心在爾時善心所依所緣皆悉是有三事和合。云何此中不生其觸。既有其觸。受等心法。何得不生。如是滅定應不得成諸心心法。皆不滅故。又若有執此定是善。由心所引定前方便。能引善心。力所引故。定中善心。非無貪等善根相應。又三和合若有堪能亦能生受。若三和合無有堪能唯生其觸。是故定中雖有善心非無貪等善根相應。亦無受等。此義不然。方便善心既無貪等善根相應。從此所引等流果心何故不爾。又從所依拔除能依。不應理故。心與心法無始已來於一切時互不相離。今拔能依令離所依。必不可得。何以故。有譬喻故。謂於世間從生至壞於一切時互不相離。無有道理拔除能依令離所依。譬如大種與所造色。無有道理令其所造離於能造。心法亦爾。不可令其離所依心。是故於此無心定中。無有心法。但有善心。不應道理。若有復謂令拔能依令離所依雖不應理。然想及受能障此定於方便中厭患彼故唯二不行。餘法不爾。亦得現行。不應道理。何以故。如非徧行。此不有故。非徧行者。此中可滅。二是徧行。故不可滅。徧行若滅。心亦隨滅。無別因故。是故此中言有心者。是異熟識。定非意識。

   2 附論色心無間生爲種不成

   若復有執色心無間生是諸法種子。此不得成。如前已說。又從無色無想天沒。滅定等出。不應道理。又阿羅漢後心不成。唯可容有等無間緣。

   若復有執色心無間生是諸法種子者。謂若有執前剎那色能爲種子。後剎那色因彼而生。前識後識相望亦爾。此前已破。此前已破者,指卷二、十一頁中「二念不俱有」頌及釋。又無色沒色復生時。色久斷滅何有種子。無想天沒。或復從於滅定等出心復生時。心久斷滅何有心因。若如是者。謂阿羅漢終不應得無餘涅槃。色心兩因永無盡故。前剎那色望於後色。前剎那識望於後識。應知容有等無間緣。無有因緣。經部師計心色二法皆有等無間緣,論主破其爲種子(因緣),縱許等無間也。

   七 結成賴耶

   如是若離一切種子異熟果識雜染清淨皆不得成。是故成就如前所說相。阿賴耶識決定是有。

   由前所說無量道理。是故成就阿賴耶識決定是有。

   八 別釋轉依非賴耶不成

   此中三頌。

   菩薩於淨心 遠離於五識 無餘心轉依

   云何汝當作 若對治轉依 非斷故不成

   果因無差別 於永斷成過 無種或無體

   若許爲轉依 無彼二無故 轉依不應理

   如住轉識轉依轉依者,謂由聖道,斷雜染種體,究竟盡時,證得涅槃。不成。三頌顯示。菩薩於淨心者。是於出世對治相應善意識義。遠離於五識者。謂此遠離眼等五識。言無餘者。無善有漏雜染意識。已舉淨心復舉無餘。爲欲遮遣善有漏識。言心轉依云何作者。若汝信有阿賴耶識可作一切雜染種子。無種子義名心轉依。若不爾者。云何當作。若爾,有漏六識一切皆無,誰持雜染種,是其所轉者,既無所轉依,能轉復何用,既爾轉依空無有義,云何當作。若對治生名爲轉依。此不應理。何以故。若對治轉依非斷故不成。雜染永斷故名轉依。非能對治即是永斷。由此但是永斷因故。若必爾者。便至果因無差別過。果是永斷說名涅槃。因是對治說名聖道。若能對治即是永斷。應至果因一體之過。纔生對治應即涅槃。無種或無體若許爲轉依者。若於轉識作無種子。或即無體。印順記:世親說無(有)識體,無性說無有種體。許爲轉依。無性釋:「多雜染種積集在心,或彼無種許爲轉依,或種體無許爲轉依。」無彼二無故轉依不應理。雜染轉識此定位中不得有故。亦無種子可令作無。無二可無而名轉依。不應道理。若決定有阿賴耶識。雜染轉識此定位中雖不得有。而彼種子一切住在阿賴耶識。可能作其無種無體。由汝轉依。不應道理。故應信有阿賴耶識。

   C 成立賴耶差別

   一 總標

   二 三種差別

   三 四種差別

   a 總標

   復次。此阿賴耶識差別云何。略說應知或三種或四種。二此中三種者。謂三種熏習差別故。一名言熏習差別。二我見熏習差別。三有支熏習差別。三四種者。一引發差別。二異熟差別。三緣相差別。四相貌差別。

   如是已成立阿賴耶識。今當顯此品類差別。於三種熏習差別中。名言熏習差別者。謂眼名言熏習。在異熟識中爲眼生因。異熟生眼從彼生時。用彼爲因。還說名眼。如是耳等一切名言差別亦爾。我見熏習差別者。由染汙意薩迦耶見力故。於阿賴耶識中我執熏習生。由此爲因。謂自爲我異我爲他各有差別。有支熏習差別者。由善不善不動行力故。於諸趣中流轉差別。此三如後所知相初當廣分別。

   三種差別:

   一、名言習氣,成唯識論謂有爲法各別親種,名言有二,一表義名言,即能詮義音聲差別,二顯境名言,即能了境心心所法,隨二名言所熏成種,作有爲法各別因緣。

   能顯——表義名言。

   所顯——顯境名言,心心所能顯現境界故但說心心所,色即境故。

   二、我執習氣,成唯識論謂虛妄執我我所種。我執有二。一俱生我執,即修所斷我我所執。二分別我執,即見所斷我我所執。隨二我執所熏成種,令有情等自他差別。此之熏習,非實有種,能執我者,即是染汙心心所法,所執我者,即是了義名想言說,理實即二名言所收,由彼我執心心所法所熏成種,即說以爲我執習氣,非謂爲因,生起實我,但能爲因,生起如是差別執耳。

   三、有支習氣,成唯識論謂招三界異熟業種。有支有二,一有漏善,即是能招可愛果業,二諸不善,即是能招非愛果業。

   b 引發差別

   此中引發差別者。謂新起熏習。此若無者。行爲緣識取爲緣有應不得成。

   引發差別者。謂能引發品類差別。謂新起熏習者。謂彼最先所起熏習。無性釋:「引發差別謂新起熏習者,謂最初名言所生起熏習。」 略述:「引發差別,即有支熏習差別。此謂業種及取種。名言種子是本有,業及愛取是新起,因業報有盡,若不新生諸業,即無諸趣相續更生也。由此業取二種,引發異熟現前,故名引發。」(按:取種應言取力)若此能引阿賴耶識差別無者。諸行生滅熏習成識。由取攝受生有現前。此所作有應不得成。能有後生。故名爲有。此所說取。或善不善。是串習果。

   c 異熟差別

   此中異熟差別者。謂行有爲緣於諸趣中異熟差別。此若無者。則無種子。後有諸法生應不成。

   異熟差別者。謂行有爲緣。於諸趣中所引異熟。略述:異熟差別,即名言種子,受有支種子引發,作諸法親因緣。 名言種子,是無始本有生起諸法之可能性,有支種子,是使名言種成異熟種之緣起功能。(按:有支種子應言有支熏習)若此所引阿賴耶識差別無者。則無有因。後有諸法眼等色根。此等異熟生應不成。當知此則是異熟果。

   d 緣相差別

   此中緣相差別者。謂即意中我執緣相。此若無者。染汙意中我執所緣應不得成。

   緣相差別者。謂此阿賴耶識。即是染汙意中能依我見我執緣相。無性釋:「謂即意中我執緣相者,謂即此阿賴耶識染汙意中薩迦耶見勢力所起緣執我時,我執緣相。」 王疏:「即於法上增益執相。」 印順記:「成唯識論說染意唯緣賴耶見分,其實不然,它是緣一切種識的瀑流。這裡所講的賴耶差別,都是就種子識說的。」若此緣相阿賴耶識差別無者。染汙意中薩迦耶見爲因我執。此所緣境應不得成。當知此則是等流果。

   e 相貌差別

   1 總標

   此中相貌差別者。謂即此識有共相。有不共相。無受生種子相。有受生種子相等。

   相貌差別有多品類。謂於此中有共相有不共相無受生種子相有受生種子相等者。是略標舉。後當廣釋。

   2 共不共相與有受生無受生相

   共相者。謂器世間種子。不共相者。謂各別內處種子。共相即是無受生種子。不共相即是有受生種子。對治生時。唯不共相所對治滅。共相爲他分別所持。但見清淨。如瑜伽師。於一物中種種勝解種種所見皆得成立。此中二頌。

   難斷難徧知 應知名共結無性釋:難斷等者,斷與徧知,極大勤苦事猶不辦,故說爲難。結者,如結,難可斷故。

   瑜伽者心異 由外相大故

   淨者雖不滅 而於中見淨

   又清淨佛土 由佛見清淨

   復有別頌。對前所引種種解種種所見皆得成立。

   諸瑜伽師於一物  種種勝解各不同

   種種所見皆得成  故知所取唯有識

   此若無者。諸器世間有情世間生起差別應不得成。

   此中若阿賴耶識。爲一切有情共器世間因體。即是無受生種子。無性釋:「無受生種子者,是能生起無苦樂等無損無益所依之因,非器世間,有苦樂等損益事故。」若阿賴耶識。爲不共各別色等諸處因體。即是有受生種子。無性釋:「有受生種子者,是能生起苦樂受等所依因故。」若離如是品類共相阿賴耶識。一切有情共受用因諸器世間應不得成。如是若離第二不共阿賴耶識。有情世間亦應不成。由此應如木石等生

   3 麤重輕安相

   4 有無受盡相

   復有麤重相及輕安相。麤重相者。謂煩惱隨煩惱種子。輕安相者。謂有漏善法種子。此若無者。所感異熟無所堪能有所堪能所依差別應不得成。4復有有受盡相無受盡相。有受盡相者。謂已成熟異熟果善不善種子。無受盡相者。謂名言熏習種子。無始時來種種戲論流轉種子故。此若無者。已作已作善惡二業與果受盡應不得成。又新名言熏習生起應不得成。

   5譬喻相

   6具足不具足相

   復有譬喻相。謂此阿賴耶識幻燄夢翳爲譬喻故。此若無者。由不實徧計種子故顛倒緣相應不得成。6復有具足相不具足相。謂諸具縛者。名具足相。世間離欲者。名損減相。有學聲聞及諸菩薩。名一分永拔相。阿羅漢獨覺及諸如來。名煩惱障全永拔相。及煩惱所知障全永拔相。如其所應。此若無者。如是次第雜染還滅應不得成。

   麤重無性釋:「惡故名麤得此沈沒,故名麤重。」相者。謂所依中無堪能性。輕安相者。謂所依中有堪能性。無性釋:輕安相者,輕而安穩,有堪能性,是輕安相。若無有受盡相。阿賴耶識數數已作善惡二業與果受盡應不得成。無受盡相謂名言熏習種子者。如名言熏習差別中已說。無始時來種種戲論流轉種子故者。謂無始時來共言說因故。若無如是阿賴耶識新起名言熏習生起應不得成。何以故。若無舊熏習。今名言亦無故。若於世間本來無者。本無今有不應道理。譬喻相者。如由所作幻等因故得有象等顛倒緣相。阿賴耶識亦復如是。由所說譬喻相。不實徧計種子故。有顛倒緣相。此若無者。顛倒緣相應不得成。無性釋:「譬喻相者,謂由幻等能譬喻事,顯所喻相如幻事等,是能生起不實見因,阿賴耶識亦復如是。此若無者者,謂若無有喻所喻相。阿賴耶識,應無不實顛倒緣相,唯應能作實見緣相。」

   D 辨賴耶是無覆性

   何因緣故善不善法能感異熟。其異熟果無覆無記。由異熟果無覆無記與善不善互不相違。善與不善互相違故。若異熟果善不善性。雜染還滅應不得成。是故異熟識唯無覆無記。

   無覆無記者。此中無染。說名無覆。即無染無記。名無覆無記。俱舍卷十九:「上二界隨眠,及欲身邊見,彼俱癡無記。」非如色界生煩惱不善。說爲無記。若異熟果善不善性雜染還滅應不得成者。以從善更生善從不善更生不善故。則生死流轉無有邊際。流轉雜染通有漏善故。

   攝大乘論世親釋集註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