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学修之路

【学修之路】当绝症突然来拜访

2016-11-29 18:31:03 分类:学修之路 84次浏览

        

       

        作者:鹿野之望


        自己是一个好人吗?大概不少人在生命的某个阶段都会想到这个问题。我也偶尔会对自己的良心作个评估。据我所见,很少有人觉得自己是大坏人的。我对自己的评价是:有不少毛病,但和大多数人相比,不算坏吧,没有害人之心,勉强还算是个好人。这么一想,心里也就坦然了,偶然浮现的一点小小不安也就混过去了。人,实在是很容易受周边环境影响。而善根,也正因此,极难守护吧?然后某一天,意外发现自己得了众人眼中的“绝症”。人生整个颠覆,从前重视的、争取的、觉得理所当然的……都不一样了。


        【意外的消息】


        在发现自己得病以前,我正调整了自己的工作状态,打算好好做一番事情。去年因为母亲生病病卧在床,以及工作压力大……好一番忙乱,就没有进一步仔细检查身体。终于抽了个时间,去找有经验的医生看病,她一听我的描述,脸色就变了,初步检查后下了判断,恶性肿瘤,并让我赶紧做各类检查。检查结果证实了她的判断,而且她的话外之音,应该已经是晚期了。我于几年前皈依,算是一名佛弟子,但是非常散漫,功课做得不多,偶尔放放生拜拜佛,算是“意思意思”。好在看过一些大德的开示,我也知道,生死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另外还知道,得病都是因为自己的业力,所以表现得比较平静,没有怨天尤人或者崩溃恐惧。


          当时考虑的是,母亲还瘫痪在床,如果我先她而走,对她肯定是一个重大打击,而且照顾她的担子都落在了亲人身上;另外,我皈依后学佛如此不精进,总是贪玩,人身难得,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生死劫,真到了下辈子,还有没有这么好的机缘遇到菩提路上的良师益友?想来想去,还是要珍惜生命,努力好好活下去。


         【自己的反省】


        于是联系了佛友,根据粗浅的佛学知识,打算好好念经、放生,我相信三宝的加持力,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命运。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想见师长,发露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


        但我也知道,师长是很忙的,不一定有这个缘分能见到他。同时还要忙着做各类检查,只有双休日有空,更是增加了难度。帮我联系的居士一开始给我联系了另一位法师,同时也把我的情况呈白给了师长。


        在和这位佛友交流的过程中,我也在反思自己今生的罪业。越想越沉重。首先是对父母,有人夸我孝顺,我也会给父母买东西,节假日去看他们,生病了会照顾,但我有一个很大的毛病,脾气急躁,常常孝顺着孝顺着,就和母亲争执起来;而且因为多读了些书,知道了一些世界的最新潮流,就对父母有些嫌弃甚至顶撞,并将之视为两代人审美观价值观的冲突;最不应该的是,父母生病多年,因为照顾起来艰难烦琐,病人糊里糊涂的又有种种执拗,尤其是我父亲,晚年有些失智,生命的后期睡在床上,连进食都困难,因此脑海里会掠过很不应该的念头:他这么痛苦受罪,活着的人也很累,不如早生西方早些超度,大家都可以解脱。当然也会随之对这个念头加以否定和批判,但总是难以完全消灭这个念头。这真是地藏经上所说的,起心动念,无不是业。


          然后是邪淫,我向来情执很重,年轻时把爱情看得至高无上,有过婚外性行为等不净行,某次不净行时还忘记了把有佛像的护身符收好。回想到这一点,心里很是惶恐。


          还想起,皈依之前,有过杀业,虾蟹甲鱼都有。当然皈依之后不敢再造杀业了,也不时放生。 另外,我嗔心重,平时对人和气,但真被惹恼时说话很是尖刻,甚至会对自己能一下子抓住对方痛处的能力暗自得意,也容易发脾气;分别心也重,比如遇到相好庄严的人会比较欢喜,但如果是一个外貌礼数个人卫生都不怎么样的人,心里会有些嫌弃。这次看病,遇到了很多来自医护人员、病友和普通人的温暖,包括我平时容易看不起的人,真的发现人人皆有善根。而作为佛弟子,确实应该做到对所有人都有一颗一视同仁的悲心。


         毛病,越反省越多,如果不是绝症来临,我还是那个马马虎虎的“好人”,但是绝症,给了我一个审视自己的机会。 也许在世人看来,这些行为真算不上罪大恶极,甚至整体而言在普通人中可以算还不错。但不管世俗的环境变得多么“宽容”,错的就是错的,每个人只能自己为自己的因果负责。而且我想,对于愚钝的凡夫来说,正是业果现前的惊怖,才给了我们机缘去痛下决心改变自己。


        【慈悲的师长】


        联系佛友的第二天,我打算做完检查动身去见之前联系的法师忏悔发露。想不到佛友告诉我,师长听了我的情况,决定在周日下午抽半小时接见我。


        心情一下子明亮了起来。和师长接触机会很少,依稀记得早前听师长说过一次法,也听过一点师长出家的故事,对年轻的师长很有信心。大概自己累劫之中,还是种下了一些善根吧。周六检查完后,就坐火车直奔寺院,一切都非常顺利。


        惭愧,都几年没来了,寺院的建设已经基本完成,更为清净庄严。等师长的时候心里忐忑,礼仪什么的一一问过陪同前往的佛友,她耐心作答。到侍者师父和师长进来,也是紧张,因为他们看上去有些严肃,而我要说的又是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是师长开口说话,人就安静了下来,因为我能够感受到威仪之下的慈悲,以及一种恒定的力量感,让人觉得可以依赖。


        在听完我的发露之后,师长对我说了很多。他说:“忏悔主要是要认识到它(这些行为)是不对的,不对在哪里,会感很严重的果报,因此生起一种后悔,知道它是错的,这是最主要的。然后,通过念经、念佛、拜佛把它对治掉。”并且一一告诉我,怎样怎样去做,怎么忏罪、念什么经、怎样放生等等。


        我生病后没有为自己的病哭过,但有一点我想起来会哭。就是师长其实并不主张放化疗(听说讲寺也有不作放化疗而通过放生念佛和中医治疗存活多年的患癌佛弟子实例),但他很谨慎地事先通过佛友咨询了我对于中医的态度,并在现场也问起了我的病情,听说我对中医没有信心之后,他随顺了我的执拗说,中医有把握的也很少,通常是保守治疗和缓解。“但如果你的病还有希望的话,多打听一下医疗方面,中医西医对你这个病有好处的,都可以尝试一下。”他还表示,愿意为我介绍好的中医。


        告别师长时,他送我一包甘露丸,为我加持,微笑祝我早日康复。


         本想当天就回家,师长嘱我在寺庙留一夜再走,多接受一些佛菩萨的加持。第二天,阳光露脸了,整个寺院美得宁静庄严,大师殿上两只金鹿在蓝天白云下闪着光。回想大宝恩师发心建庙的艰辛过程,心里只有感慨和敬仰。在寺内散步,参拜佛像,宁静喜悦。我总是被红尘里的玩乐诱惑,明明知道佛法才是唯一正途,却总也下不了决心出离。真是资质愚钝。但无论我如何愚钝,佛菩萨和师长都没有放弃我。只要我回头,都能看见他们的笑脸。


         【母亲的欣喜】


          回到家里,打算不折不扣地按师长的教诲去执行。


        给母亲庆生是发现自己有病前就答应她的。回家路上我买了一只蛋糕,拎到了病房。和病友、护工们一起分享了蛋糕。气氛很好,旁边的病友还为母亲唱起了生日歌。母亲说,我今天很高兴,女儿记得我的生日。


        我按师长的教导,和母亲道了歉,请她原谅我的坏脾气。还把另一位法师慈悲赠予的外用药拿出来,帮母亲按摩病腿。她夸张地表示:好舒服,喷上去的时候很清凉。


        当天母亲没有像往常一样抗拒我帮她按摩拳曲的手,表现得比平时要乖一些。


        临走的时候,她很希望我能多陪陪她。我领悟到,平时老是嫌她言行变得越来越乖谬,却很少去理解她,只是一个因病而无助、孤独的灵魂。像一个需要陪伴的小孩子。


        师长说的,都是对的。


        希望我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修行佛法,也照顾好亲人朋友,陪我母亲走完生命最后的历程。


        【后记】

        经过详细复杂的检查后,医生的结论出来了,并非晚期,还有不小的希望能治愈。当然,我需要努力,包括配合医生治疗,更包括服用师长为我开的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