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俱舍讲记

【俱舍讲记058】明器世间 | 明踰缮那等

2020-10-03 00:00:00 分类:俱舍讲记 42次浏览



颂:

极微微金水 兔羊牛隙尘

虮虱麦指节 后后增七倍

二十四指肘 四肘为弓量

五百俱卢舍 此八踰缮那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二,明二量。就中:一、明踰缮那等,二、明年等。且初辨踰缮那等者,论云:已知三极少,前二量云何?总问。今且辨前踰缮那等。别问。颂曰:

极微微金水 兔羊牛隙尘

虮虱麦指节 后后增七倍

二十四指肘 四肘为弓量

五百俱卢舍 此八踰缮那


讲记


下面讲“踰缮那”量,踰缮那量就是长度,那么一由旬是怎么安立呢?“三极少”,现在就安立这个长度了,“极微微金水,兔羊牛隙尘,虮虱麦指节,后后增七倍,二十四指肘,四肘为弓量,五百俱卢舍,此八踰缮那”,这个颂子其实是很简单的。那么我们就说,在时间空间来讲,世间上很多人认为时间和空间是实在的,但是在我们佛法里面,就最基础的有部、最浅的有部也认为都不是实在的。大家去翻一翻七十五法,里面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就是说这个东西不是实在的。《俱舍》七十五法是经常用得到的,这是很有名的。《俱舍》七十五法里面,这七十五个法都是真实存在的东西,没列入这七十五法的都是假的东西。那么大家看一看,七十五法里面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空间,那就说明在有部就认为时间空间是假的东西,没有这个实在的东西。那么时间就是这个刹那,刹那是在生灭上来安立的,就是说在有为法的这个——七十五法里面有三个无为法,剩下的七十二个法是有为法,在七十二个有为法的生灭当中来建立时间,那么是没有单独有个时间这个东西的。七十二个有为法是有的,就在七十二个有为法的生灭当中我们来安立这个时间。时间不是真实存在的。空间也一样的。空间,这我们知道,它不是由极微构成的。空间就没有东西,没有物质就有空间了,这没有体的东西了,但是有部就给它安个明暗为体。因为你谈到空间的话,不是明就是暗,无非这两种状态。你说这里有个空间,好了,那你看它是明还是暗?我们现在这个空间就叫明,你看的是光亮的。要晚上你来看就叫暗,这个空间就是暗的,不开灯就是暗的。要么半明半暗,也是以明暗为体。总之,空间离不开明暗。你说有空间的地方,不是明就是暗,或者有明有暗,或者半昏半暗。那么他就说空间是以明暗为体的,明暗这个是七十五法里面有的,这个是显色形色里面的“影光明暗”。空间离开明暗自己没有东西的,因为它本来就没有东西,这里没有东西么说是个空间了,所以它是没有体的。那么如果你把这个说成明暗为体也可以,因为这个空间它不是明就是暗,所以离开明暗也无所谓空间了,这个是个假的东西。那么“极微”这个东西,就是在我们唯识的时候已经空掉了,空了。我记得当时曾经问过大宝恩师,我说这个物质的最小单位是极微,极微这个要把它空掉,在唯识已经空掉了,极微是最小单位,但是时间的最小单位——这个刹那,为什么佛法没有单独把它来论辩,把它空掉呢?那么大宝恩师说,因为这个刹那就更假了!因为时间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的,这个空间你还可以看得见,时间这个东西就更假,你看不见摸不着的。空间毕竟相对来说比它好一点,就是说虽然是假的,但你还能看得见的。但是就是空间也是假的,因为它没有体的,刚才我们说了。那么我们就知道了,佛法里面最基础的有部已经超越了世间很多的想法,很多哲学宗派的想法,哲学的想法了,他们都认为时间空间是实在的。


《俱舍论颂疏》原文

释曰:极微为初,指节为后,应知后后皆七倍增。谓七极微为一微量,积微至七为一金尘,一解云:尘向金上住。又解:尘透金过,至下水尘皆有两释也。积七金尘为一水尘,积七水尘为一兔毛尘,一解:兔毛上住。一解:量如兔毛端,乃至牛毛,皆有两释。积七兔毛尘为一羊毛尘,积七羊毛尘为一牛毛尘,积七牛毛尘为一隙游尘,积七隙游尘为一虮,积七虮为一虱,积七虱为一[麥+廣]麦,积七[麥+廣]麦为一指节,三节为一指,二十四指横布为一肘,竪积四肘为一弓,谓寻,竪积五百弓为一俱卢舍,一俱卢舍者,计是从村至阿练若此云无喧杂中间道量,说八俱卢舍为一踰缮那。解云:计一肘有一尺八寸,一弓有七尺二寸,乃至一俱卢舍计有二里,一踰缮那有十六里。


讲记

下面看这个“极微”。“极微”这个东西就是“为初”,极微是最小了,“指节为后,应知后后皆七倍增”

“谓七极微为一微量”,七个极微加起来叫“微”

七个“微”加起来叫“一金尘”。什么叫“金尘”呢?“尘向金上住。又解:尘透金过”,这个“尘”可以透过那个铁的或说金属的,说明它很细,可以透过去的。

“水尘”,一样的,七个金尘叫一个“水尘”。

七个水尘累积起来叫一个“兔毛尘”。一个“兔毛尘”有两个解释:一个是它和那个兔毛的尖尖一样大小的;一个是它可以在兔毛的尖尖上住。都差不多。

七个兔毛尘加起来是一个“羊毛尘”。羊毛粗一点了。

七个羊毛尘加起来是个“牛毛尘”

七个牛毛尘加起来是一个“隙游尘”。这个“隙游尘”,我们人的眼睛看得到了,就是阳光底下你看在空间飘动的那个灰尘。

积七个隙游尘为“一虮”,虮就是那种很小的虫。

七个虮为一个“虱”子,就是身上那个虱子了,这个更大一点。

积七个虱子的量为“[麥+廣]麦”,一个麦子。一个麦子更大了,一颗麦子。

七个麦子的量加起来就一个“指节”,我们这个手的指节,一个指节。

那么“三节为一指”,我们一个指头有三个指节,七个麦子为一个指节的长度。

二十四个指,“三节为一指,二十四指横布为一肘”,二十四个指头横排起来的长度就是一肘。

“竪积四肘为一弓”,四个肘累积起来叫“一弓”,也可以叫“寻”

五百个弓累积起来叫“一俱卢舍”,“一俱卢舍”就是两里路,我们前面说过。

“一俱卢舍者,计是从村至阿练若……”这个量。古代,比丘都是要住阿兰若,佛是赞叹住阿兰若了,听不到村子里面那些吵吵闹闹的声音,但是乞食又方便。就是不用走太远,两里路。我们人一般来说,一小时能够走个十里路,没问题的,两里路十分钟就走到了,乞食也方便,基本上就两里路。

“中间道量,说八俱卢舍为一踰缮那”,八个俱卢舍,八乘以两里十六里,十六里那就是一个由旬,相当于我们现在说八九公里。那么我们佛教寺院的安立,一般都是安这个兰若在山里面,山里面一般离下面村子比较远,两里路是够了。你看有的就更远了,有的你从山脚下走一两个小时才走得到,那就二三十里都有了,不是只有两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