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律海十门讲记

【律海十门讲记】144著忍辱衣——沙门的庄严(15)

2017-01-01 09:50:00 分类:律海十门讲记 330次浏览

        著忍辱衣——沙门的庄严(15)


        “十五、大堪忍者,骂不报骂,瞋不报瞋,打不报打,弄不报弄,亦复忍受寒热饥渴等缘,蚊虻虮虱、风日蛇蝎毒触,猛利坚劲,辛楚切心,夺命苦受,为性堪忍。乃至他所干犯,恶语回施,堪能容受。特别于律仪所有制限不作败坏,能忍。”


        第十五、“大堪忍(著忍辱衣)”。


        “骂不报骂,瞋不报瞋,打不报打,弄不报弄”,这个就难了!我听人家说,大书画家张大千,他也是信佛的,他发心出家,真的出家了,后来有一次在船上跟船老大吵架,人家说:“你出家人怎么这样?”“哦,出家人骂不报骂、瞋不报瞋、打不报打,这样做出家人太受委屈了,不干了!”他就是这样子还俗了。


        而作为沙门,就是要这样子做:打你,你不开腔;骂你,你不回报;挑弄你,也不报弄;他恨(瞋)你,你也不恨他。这个说起来是很好说的:“骂不报骂,打不报打,瞋不报瞋,弄不报弄。”但是真正做起来,就不好做了,心里难过得很,人家骂一句,心里好像刀刺一样,不回骂两句就过不了,那就骂起来了。


        “亦复忍受寒热饥渴等缘,蚊虻虮虱、风日蛇蝎毒触,猛利坚劲,辛楚切心,夺命苦受,为性堪忍。”这个堪忍更难。不但对人间的骂、打、瞋、弄不还报,对自然界的寒热、饥渴也要忍下去。


        还有动物界的蚊虻虮虱,它们要咬你,你修定的时候,蚊子来跟你打闲岔;你心里刚刚想静下来,它“嗡嗡嗡”飞过来,这里咬你一口,那里叮你一口,你心里烦起来,手对它一甩,它又跑掉了;再想静下来,都还没静下来,它又来了,实在是烦人。


        这个东西,打也不敢打它,犯杀戒的,那怎么办呢?就是要忍了。干脆发一个心:“供养你!”随它去吃,它吃饱就会走。这个要忍得下来,确实是困难的。


        在这方面,海公上师是标准的。他在中国西藏闭关修白文殊,正在安居期间,师父给他找一个房间安居,他看到一个房间很好,就在安居期间专门修白文殊法。


        哪知道这个房间什么都好,就是臭虫太多,不但床上有,墙壁有,顶上也有,就像降落伞一样“哗!”掉下来,掉到身上。那是把人咬得不可耐烦了!他有一个同修,也在里面住了几天,把头脸、手脚等等都用被子包起来,都不行,实在熬不住就跑了。


        而海公上师就是这么咬紧牙关,三个月熬下来,白文殊成就。这就是忍受蚊虻虮虱的叮咬,忍得下去。这个说是这么说,我看我也忍不了。那个东西,一天到晚,等你坐下来,它“哗……”,臭虫到处都是,多得不得了,坦克车一样地在你身上乱爬,杀又不能杀,这是不大好受的。


        “风日蛇蝎毒触”,风吹、太阳晒,太阳晒不是好玩的,我以前看到一则报导,一个年轻女人在海滩晒太阳,晒着晒着,爬不起来,中毒死了;热带地方的太阳光里是有毒的,那是很难受的。


        还有蛇、蝎,毒蛇毒蝎子,它咬了之后,这个痛是极痛,“猛利”、“坚劲”、“辛楚切心”的痛,“夺命苦受”,要命的苦痛,“为性堪忍”,这些都能忍下来。太难了!哪怕断命的苦受也得忍下来。


        还有,“乃至他所干犯,恶语回施,堪能容受”,人家来侵犯,以恶语(说一些不好的话)相骂,也能忍受得了。


        释迦牟尼在成佛之路道场,发了一个愿:“若不成道,不起此座。”那些要恼害他的人,就想尽办法,让他起座、修不成道。


        那是魔害,魔来扰他,就叫那些“健骂丈夫”——“丈夫”是指很有能力的人,这个“丈夫”是什么样的丈夫?“健骂”,很会骂人,各式各样痛切心扉的话都会骂,叫这些人轮班到释迦牟尼面前来骂:这一个来“吧吧吧……”骂一顿,骂疲劳了,回去休息,再调一个来“叭叭叭……”又骂,要骂得你心里难受得不得了。


        一般人受不了赶紧爬起来就打起来了,佛呢?不动!成佛是要经过这些难关的,健骂丈夫这样子的围攻、疲劳轰炸,都不动心,这是很不容易的,“堪能容受”,都能够受得下去。


        “特别于律仪所有制限,不作败坏,能忍。”特别对于律仪里边所限制的,不能做的,“不作败坏”,绝对不违,乃至断命也不犯戒,这个要做得下来。


        这个最标准的就是那位比丘。两位比丘去见佛,经过沙漠,都没带滤水囊,沙漠里面水很少,他们很渴,好不容易走到一个地方有点水可以喝了,但是一看,有很多虫。一个比丘是持律的,他说:“哎呀!我们没有带滤水囊,有虫的水不敢吃。”


        另一个说:“你呆了,我们是要去见佛的,你不吃就会渴死,就见不到佛;我吃了一点水,我去见佛、闻法,将来有成就,我再来度它……。”


        两人意见不统一,不喝水的那一位就渴死了,而喝了水的那一位后来去见佛,给佛磕头。然后装模作样地说:“哎呀!我很可怜啊,我有一位同参,他在路上因为不喝水渴死了。”


        佛说:“你这个痴人,他渴死了,他投生为天人,早就在这里听法了,你来见我有什么用?我说的话(佛制的戒)你都不听(不守护),你天天在我旁边都没有用的。”


        所以,要以这样的标准,于律仪所制的,哪怕小到这么小的事情(不喝有虫水),都“不作败坏”,哪怕断命,也要忍得下来。这个也是难的。


        所以说我们沙门的庄严,说起来这些庄严哪个都想要,但是若叫你做起来,哪个都不敢做。那么就要发愿:一点一点地把它做到,总有一天会把它们都圆满地做到!这个是我们要发的愿。


        (节选《律海十门讲记-第十三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