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本生故事

菩萨救鳖蛇狐的典故

2016-12-05 01:20:14 分类:本生故事 368次浏览


        曾经有一位菩萨,是一位在治理(生意)方面很善巧的人,积累了有数以亿计的巨额财产,常常用以供奉三宝,并对众生非常慈爱。一次他到集市上去看杂技表演,走近以后看到一只鳖,心里就哀悯它,于是就问这只鳖价格高低,鳖的主人知道菩萨有着普被众生的慈爱之德,常常以数不清的财富不分贵贱地来救济众生,就回答菩萨说:“要百万钱,你能买去那很好,不买我就把它吃掉”。菩萨说:“太好了”。买下鳖带回家,用水洗使它不受伤。


        之后菩萨在水边把鳖放了,看着它浮远,既悲又喜,当即立誓说:“愿地狱饿鬼畜生之类、关在国王牢狱中的人都能早日消免灾难,保全身命就像你现在这样”。然后菩萨向十方诸佛顶礼,合掌发愿说:“众生无量无边,所受的苦亦无量无边,我愿如大地一样的承担;旱天时候愿为雨,救护众生的苦;众生在水中时我为作舟船;众生饥饿时为作食物;众生口渴时为作浆水;众生有病时为作医生;众生身处幽冥时为作光明;如果有五浊恶世、众生颠倒的时候,我当在那时成佛度脱这些众生。十方诸佛都认为菩萨的誓愿很好,赞叹他说:“善哉!你的愿望一定会成就”。


        在后半夜,鳖来啃咬菩萨的门,菩萨心里奇怪门有声音,遣人出去看,看到鳖在门口,使者回来把事情告诉菩萨,菩萨出去看鳖,鳖就用人类的语言对菩萨说:“我受了您极重的利益保全了身命,没有什么可以报答的,我是住在水里的动物知道水的涨落,很快就有洪水要到来,一定会造成重大的损害,愿您赶紧准备船只,洪水差不多要来时我就来迎接您”。菩萨说:“很好”。第二天一大早就到王宫里面去,把这个事情禀告国王,国王说:“菩萨一向都有很好的名声,他的话很可靠应当采纳,把位于低洼地带的人迁移到高处来。”


        那时鳖来说:“洪水就要来了,快点上船,顺着我指的地方去,一定不会有灾患”。在船的后面,有一条蛇往船这边游来,菩萨说:“把它拉上来”,鳖说:“很好”,又看见漂浮在水上的狐狸,菩萨说把它拉上来,鳖也说很好,又看见漂浮在水中的人,用手拍打自己的嘴吧,高呼救命,菩萨又说,把他拉上来,鳖说:“千万不要把他拉上来,人心诡诈虚假,不能将信义坚持到底,背叛对自己有恩的人而随逐权势,喜好作恶而凶暴叛逆”。菩萨说,虫类都全部救了,还放弃救人,又怎么符合仁义之道呢?我不忍心那样做。于是把他拉上来了。鳖说,以后您一定会后悔的啊!到了安全的地方以后,鳖向菩萨告别说:“报恩的事情我已经做了,现在向您请求离开”。菩萨说:“将来我成就如来、无所执着的无上正等正觉时,一定会度你”。鳖说:“太好了”。鳖离开了,蛇和狐狸也各自走了。


        狐狸是居住在洞穴里面的,得到了古人埋藏的紫磨金上百斤,很高兴地说:“我用这些金子来报答菩萨的恩德”。就跑回菩萨身边说:“我得到您的恩惠而得以保全微小的性命,我是居住在洞穴里面的动物,寻找洞穴安身的时候得到金子百斤,这个洞穴不在别人的垦田之中,也不在别人的家宅之内,因此这些金子可以说不是抢来的,也不是偷来的,我觉得应该是我至诚的报恩之心感召来的上天的恩赐,愿用这些金子供养贤者您”。菩萨深加思索,如果不取出来,白白丧失了这些金子,对贫困的人民没有利益,不如把金子取出来布施众生,使众生获得好处,不是也很好吗?于是寻找到金子并把它取出来。


        得救的漂在水中的人看到金子说:“分给我一半吧”。菩萨就用十斤金子布施给他,得救的人就说:“你挖掘土地抢劫里面的金子,这个罪应该怎么处置?要是你不分我一半的金子,我就去官府里面告你”。菩萨回答说:“我想把金子平等地布施给那些贫穷有困难的民众,你却想要单独占有,这样不是太不公正了吗”?被救的人于是就去官府里面状告菩萨,菩萨被拘捕了而没有地方上诉,只有皈依三宝忏悔自己的罪业责备自己,慈心发愿希望众生早日远离八难,不要遭遇像我一样的怨结。


        蛇和狐狸聚在一起,商量这个事情该怎么办,蛇说:“我打算要救菩萨”。于是衔着好的药草打开门进入牢狱里,看到菩萨面容憔悴,心里非常悲伤。对菩萨说:“这个药你带在身上,我准备去咬太子,这个毒很厉害没有什么可以救济的,菩萨向上报告可以治病,凭此药就可将太子治愈”。菩萨默然答应了。蛇就像刚刚说的那样去做,太子被咬了很快就要死去了,国王下令说:“有谁可以治愈太子,我封他为相国,请他共同治理国家”。菩萨就向上报告,国王召见让他治病,就把太子治愈了。


        国王非常欢喜,问菩萨这个事情的缘由,菩萨于是将事情从头到尾按事情本来面目陈述了一遍,国王听了心里怅惘失意而责备自己,就惩罚洪水时被救的那个人,赦免国中的犯人,封菩萨为相国,拉着菩萨的手进入王宫,和菩萨并排而坐说道:“贤者你讲说什么书籍,心归什么学说,如阴阳化育万物般,恩惠及于众生呢?”菩萨回答说:“我讲说佛经,归向佛法的道理”。国王问:“佛法有什么关键的窍门吗”?菩萨回答说:“有的,佛说四无常,修习四无常的人,福报就会增广”。国王说:“太好了,希望能详细地听闻这个道理”。


        菩萨就对国王讲说这些道理,国王说:“太好了,佛说身是不稳固的,我心里非常相信这个道理,身体都是不保的,更何况是国土呢?我非常哀痛先王没有听闻到佛陀关于无常、苦、空、身无常的教诲”。国王于是搬空自己库藏的所有财物,用来布施贫困之人,怜爱鳏寡之人和孤儿就如怜爱自己的孩子一般,举国上下的人民都非常高兴,面带笑容地趋向仁慈,仰天感叹说,因为有菩萨如神灵一样的教化,才有这样的盛世啊!天下都赞叹菩萨及国王的美德,世间达到了太平的景象。


        佛告诉比丘,当时的菩萨就是现在的我,当时的国王是弥勒菩萨,那时的鳖是阿难,狐狸是秋露子,蛇是目犍连,被救的漂浮的人就是提婆达多啊!


经文如下:


《經律異相》卷11:「昔者菩薩。為大理家。積財巨億。常奉三尊。慈向眾生。往市觀戲。即見一鼈心便悼之。問價貴賤。鼈主知菩薩有普慈之德常濟眾生財富難數貴賤無違。答曰。百萬。能取者善。不者吾當噉之。菩薩答曰。大善。持鼈歸家澡護不傷。其臨水放之覩其浮去。悲喜誓曰。太山餓鬼眾生之類。世主牢獄早獲免難。身安命全如爾今也。稽首十方叉手願曰。眾生擾擾其苦無量。吾當為地。為旱作潤。為濕作筏。飢食渴漿。寒衣熱涼。為病作醫為冥作光。若有濁世顛倒之時。吾當於中作佛度彼眾生矣。十方諸佛皆善其誓。讚曰。善哉。必獲爾志。鼈後夜來齚其門。怪門有聲。使出覩鼈。還如事白。菩薩視鼈即人語曰。吾受重潤身命獲全。無以答謝。水居之物知水盈虛。洪水將至必為大害。願速嚴船臨時來迎。答曰。大善。明晨詣宮門如事啟王。王曰。菩薩宿有善名。信用其言遷下處高。時鼈來曰。洪水至矣。可速上載。尋吾所之。必獲無患。船尋其後。有蛇趣船。菩薩曰。取之。鼈曰。大善。又覩漂狐。曰取之。鼈亦云善。又覩漂人。博頰呼天哀濟吾命。又曰。取之。鼈曰。慎無取也。凡人心姦偽。尠有終信。背恩追勢。好惡凶逆。菩薩曰。蟲類盡濟。更棄求人。豈是仁哉。吾不忍為也。於是取之。鼈曰。悔哉遂之豐土。鼈辭曰。恩畢請退。答。吾獲為如來無所著至真等正覺者。必當相度。鼈曰。大善。鼈退。蛇狐各去。狐以穴為居。獲古人伏藏紫磨金百斤。喜曰。當以報彼恩矣。馳還白曰。小蟲受潤獲濟微命。蟲穴居之物求穴自安獲金百斤。斯穴非墾非家。非劫非盜。吾精誠之所致。願以貢賢。菩薩深唯不取。徒損無益於貧民。取以布施眾生獲濟。不亦善乎。尋而取之。漂人覩焉曰。分吾半矣。菩薩即以十斤惠之。漂人曰。爾掘墾劫金。罪應奈何。不半分之。吾必告有司。答曰。貧民困者吾欲等施。爾欲專之。不亦偏乎。漂人遂告有司。菩薩見拘無所告訴。唯歸命三尊悔過自責。慈願眾生早離八難。莫有怨結如我今也。蛇狐會曰。奈斯事何。蛇曰。吾將濟之。遂銜良藥開關入獄。見菩薩狀顏色有損愴而心悲。謂菩薩言。以藥自隨。吾將齚太子。其毒尤甚莫能濟者。賢者以藥自傅即瘳矣。菩薩默然。蛇如所云。太子將殞。王命曰。有能濟茲。封之相國。告與參治。菩薩上聞傅之即瘳。王喜問所由。因本末自陳。王悵然自咎。即誅漂人。大赦其國。封為相國。執手入宮。並坐而曰。賢者說何書。懷何道。而為二儀之仁惠。逮眾生乎。對曰。說佛經懷佛道也。曰。佛有要訣不。答曰。有之。佛說四非常。存之者眾福昌。王曰。善哉。願獲其實。菩薩說之。王曰。善哉。佛說非身吾心信矣。身且不保。豈況國土乎。痛哉先王。不聞無上正真正覺非常苦空非身之教。王即空藏布施貧乏。鰥寡孤兒怜之如子。舉國欣欣含笑且行。仰天歎曰。菩薩神化乃至於茲。四方歎德遂至太平。佛告沙門。菩薩者吾身是也。國王者彌勒是。鼈者阿難是。狐者秋露子是。蛇者目連是。漂人者調達是(出布施度無極經)。」(CBETA, T53, no. 2121, p. 57, b8-p. 58, a8)

        

《六度集經》卷3:「「昔者菩薩,為大理家,積財巨億,常奉三尊,慈向眾生。觀市覩鼈,心悼之焉,問價貴賤。鼈主知菩薩有普慈之德、尚濟眾生,財富難數,貴賤無違,答曰:『百萬,能取者善,不者吾當烹之。』菩薩答曰:『大善!』即雇如直,持鼈歸家,澡護其傷,臨水放之。覩其遊去,悲喜誓曰:『太山餓鬼眾生之類,世主牢獄早獲免難,身安命全如爾今也。』稽首十方,叉手願曰:『眾生擾擾,其苦無量,吾當為天為地,為旱作潤,為漂作筏,飢食渴漿,寒衣熱涼,為病作醫,為冥作光;若有濁世顛倒之時,吾當於中作佛度彼眾生矣。』十方諸佛皆善其誓,讚曰:『善哉!必獲爾志。』

        

        「鼈後夜來齕其門,怪門有聲,使出覩鼈,還如事云。菩薩視之,鼈人語曰:『吾受重潤,身體獲全,無以答潤。蟲水居物知水盈虛,洪水將至必為巨害矣。願速嚴舟,臨時相迎。』答曰:『大善!』明晨詣門,如事啟王。王以菩薩宿有善名,信用其言:『遷下處高。』時至鼈來曰:『洪水至,可速下載,尋吾所之,可獲無患。』船尋其後,有蛇趣船,菩薩曰:『取之。』鼈云:『大善!』又覩漂狐,曰:『取之。』鼈亦云:『善。』又覩漂人搏頰呼天,哀濟吾命,曰:『取之。』鼈曰:『慎無取也,凡人心偽,尠有終信,背恩追勢,好為兇逆。』菩薩曰:『蟲類爾濟,人類吾賤,豈是仁哉?吾不忍也。』於是取之。鼈曰:『悔哉!』遂之豐土。鼈辭曰:『恩畢請退。』答曰:『吾獲如來.無所著.至真.正覺者,必當相度。』鼈曰:『大善!』鼈退,蛇狐各去。


        「狐以穴為居,獲古人伏藏紫磨名金百斤,喜曰:『當以報彼恩矣。』馳還曰:『小蟲受潤,獲濟微命。蟲穴居之物,求穴以自安,獲金百斤,斯穴非塚非家非劫非盜。吾精誠之所致,願以貢賢。』菩薩深惟:『不取徒捐,無益於貧民;取以布施,眾生獲濟,不亦善乎!』尋而取之。漂人覩焉,曰:『分吾半矣。』菩薩即以十斤惠之。漂人曰:『爾掘塚劫金,罪福應柰何?不半分之,吾必告有司。』答曰:『貧民困乏,吾欲等施;爾欲專之,不亦偏乎?』漂人遂告有司,菩薩見拘,無所告訴,唯歸命三尊,悔過自責,慈願:『眾生早離八難,莫有怨結如吾今也。』


        「蛇狐會曰:『奈斯事何?』蛇曰:『吾將濟之。』遂銜良藥開關入獄。見菩薩狀,顏色有損,愴而心悲,謂菩薩言:『以藥自隨,吾將齚太子,其毒尤甚,莫能濟者。賢者以藥自聞,傅則愈矣。』菩薩默然。蛇如所云,太子命將殞,王令曰:『有能濟茲,封之相國,吾與參治。』菩薩上聞,傅之即愈。王喜問所由,囚人本末自陳。王悵然自咎曰:『吾闇甚哉!』即誅漂人,大赦其國,封為國相,執手入宮,並坐而曰:『賢者說何書?懷何道?而為二儀之仁,惠逮眾生乎?』對曰:『說佛經,懷佛道也。』王曰:『佛有要決?』曰:『有之。佛說四非常,在之者,眾禍殄,景祐昌。』王曰:『善哉!願獲其實。』曰:『乾坤終訖之時,七日竝列巨海都索,天地烔然,須彌崩壞,天人鬼龍、眾生身命,霍然燋盡。前盛今衰,所謂非常矣。明士守無常之念,曰天地尚然,官爵國土,焉得久存?得斯念者,乃有普慈之志矣。』王曰:『天地尚然,豈況國土?佛說非常,我心信哉。』


        「理家又曰:『苦之尤苦者,王宜知之。』王曰:『願聞明誡。』曰:『眾生識靈微妙難知,視之無形,聽之無聲,弘也天下,高也無蓋,汪洋無表,輪轉無際。然飢渴于六欲,猶海不足于眾流,以斯數更太山燒煮諸毒眾苦;或為餓鬼,洋銅沃口役作太山;或為畜生,屠割剝裂,死輙更刃,苦痛無量。若獲為人,處胎十月,臨生急笮,猶索絞身,墮地之痛猶高隕下,為風所吹若火燒己,溫湯洗之甚沸銅自沃,手葌摩身猶刃自剝,如斯諸痛甚苦難陳。年長之後,諸根竝熟,首白齒隕,內外虛耗,存之心悲,轉成重病,四大欲離,節節皆痛,坐臥須人,醫來加惱。命將欲終,諸風竝興,截筋碎骨,孔竅都塞。息絕神逝,尋行所之。若其昇天,天亦有貧富貴賤,延算之壽,福盡罪來,下入太山、餓鬼、畜生,斯謂之苦。』王曰:『善哉!佛說苦要,我心信哉!』


        「理家又曰:『夫有必空,猶若兩木相鑽生火,火還燒木,火木俱盡,二事皆空。往古先王宮殿臣民,今者磨滅不覩所之,斯亦空也。』王曰:『善哉!佛說空要,我心信哉!』


        「理家又曰:『夫身地水火風矣,強為地,軟為水,熱為火,息為風。命盡神去,四大各離,無能保全,故云非身矣。』王曰:『善哉!佛說非身,吾心信哉!身且不保,豈況國土乎?痛夫我先王,不聞無上正真.最正覺非常苦空非身之教矣。』


        「理家曰:『天地無常,誰能保國者乎?胡不空藏,布施貧飢之人乎?』王曰:『善哉!明師之教快哉!』即空諸藏而布施貧乏,鰥寡孤兒令之為親為子,民服炫煌,貧富齊同,舉國欣欣,含笑且行,仰天歎曰:『菩薩神化乃至於茲乎?』四方歎德,遂致太平。」


        佛告諸沙門:「理家者,是吾身也。國王者,彌勒是。鼈者,阿難是。狐者,鶖鷺子是。蛇者,目連是。漂人者,調達是。菩薩慈惠度無極行布施如是。」」(CBETA, T03, no. 152, p. 15, a16-p. 16, a27)


        (以上二文,内容相同,前文是后文的节略版)

       


        1.大理家:在管理方面很善巧的人;专长于管理的人。


        2.悼:哀悯,怜悯。


        3.太山:地狱。


        4.扰扰:纷乱貌。此处应该是形容众生非常多,而且很纷乱的景象。


        5..齚:啃咬。鳖不能敲门所以只能啃咬。


        6.深唯:“深惟”,深加思索。


        7.二仪:指天地,或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