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佛教资讯

大唐,长安,超六尘而回出——玄奘大师圆寂日纪念

2018-03-21 19:59:57 分类:佛教资讯 218次浏览


与很多人相比,玄奘法师的一生近乎单调——行走、译经,占据了他生命绝大部分的时间。然而就在简明的人生中,他为中国翻译了逾千卷经书,为人类创造了史诗般追求真理的征程。他终其一生舍身为法,矢志不渝。


01.bmp


2018.3.21•二月初五•周三

汉传佛教史上最伟大的译经师之一,中国佛教法相唯识宗创始人玄奘大师圆寂纪念日。

公元627年的秋天,大唐帝国都城——长安,一个僧人走出城门。他要前往遥远的西方,寻求佛法……

从长安出发,一路往西,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经过西域、翻越葱岭、横穿中亚的大草原,才能抵达印度。

在荒无人烟的沙漠,四天五夜没有进水;在风声鹤唳的峡谷,遭遇强盗;在幽暗阴森的城堡,险些被人谋杀……

然而,凭着坚定的毅力和智慧,他终于抵达印度。


02.bmp


这是电影《玄奘大师》中的场景,把真实的历史一幕幕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03.bmp



唐太宗赞玄奘大师:

“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

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

超六尘而迥出,只千古而无对。”


鲁迅称玄奘大师为 “中华民族的脊梁”。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世界文化名人录》里,只有两位中国人,一是孔子,另一位就是玄奘大师。


少年立志:远绍如来,近光遗法



04.bmp


玄奘法师(公元600-664),隋唐时人,杰出的翻译家,法相宗的创始人。


法师自幼聪慧敦厚,温文尔雅,仪表非凡,跟从仲兄诵习儒道经典,勤学不懈。


大业八年(612年),洛阳选拔二十七人出家为僧。主考大理寺卿郑善果见玄奘年纪虽小,却对答出众,问祂出家目的何在。法师答道:“意欲远绍如来,近光遗法。”主考赞许祂器宇非凡,志向高远,破格以沙弥身份录入僧籍。


大师20岁在成都空慧寺受具足戒,并学习戒律。后又北上受习《成实论》和《俱舍论》。


在长安,听当时佛门大德法常、僧辩二位法师讲《摄大乘论》,质疑问难,纵横论辩,众时贤深为其智慧与才学所折服,赞叹祂为“释门千里之驹”,法师也因此誉满京城。


西行求法,高居论坛


因为当时对一些重要的理论有较大的分歧,法师发愿西行求法,直探原典。贞观元年(627年)大师结侣陈表,请允西行求法,但未获唐太宗批准。


即便有“冒越宪章,私往天竺”之患,然求法决心不改,几番周折,毅然西行。


05.bmp

▲ 玄奘大师西行路线


法师长途跋涉五万余里,历经生死磨难,终抵达印度那烂陀寺。其时,那烂陀寺是佛教最高学府。寺中导师,以戒贤论师地位最崇。玄奘法师从戒贤论师学习唯识学,六年中,刻苦学习佛教经论,钻研诸部法义,被列入十位上首弟子。此后,法师游历五天竺圣迹,遍访名师。


法师从南印度游学归来后,回到那烂陀寺,奉戒贤论师之命,在寺内讲授《摄大论经》、《唯识抉择论》。后又著《制恶见论》一千六百偈颂破斥小乘论师的《破大乘论》,因而名震五天竺。


戒日王在当时是各国的盟主。他信仰大乘佛法,是那烂陀寺的护法。在拜读了玄奘大师《制恶见论》后,极为推崇,便在首都曲女城举行无遮辩论大会,大小乘僧及婆罗门等共七千余人到场参加。戒日王礼请玄奘大师作为大会论主,弘扬大乘法义。


06.bmp


法师在会上讲述了《制恶见论》的要旨,提出“真唯识量”的论点,并悬之于会场外。一连十八天,没有一个人能辩倒他,也没有人能改动《制恶见论》里的一个字。会后,十八位国王和诸多僧人、学者在玄奘法师座下皈依了大乘佛法,法师成为印度宗教哲学的最高权威,获得了“大乘天”、“解脱天”的美誉。


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佛陀的故乡,祂被奉为“先知”,成为智慧的化身。因为祂的缘故,大唐的声誉远播万里。就连他脚上的麻鞋,也被信众供为圣物。


然而,他再次放弃了一切荣耀,踏上返回故土的旅途。


千古一人,译经著述


公元643年,玄奘法师载誉启程回国。将印度梵文佛经正确地译成汉文,使佛法在中国广为流传,这是玄奘求法的重要目的。唐太宗曾两度劝其弃道辅政,法师均以“愿守戒缁门,阐扬遗法”为由推辞。太宗只好遵从法师志愿,辅助祂的译经事业,建立了长安译经院,下诏翻译法师取回的经典。


为满足太宗迫切了解西域的愿望,玄奘法师自己口授,由弟子辨机执笔,著成了《大唐西域记》一书。记载了法师在西域亲历的110个国家和听说的28个国家。近现代的考古工作者就是依据玄奘的《大唐西域记》,才发掘出了王舍城、鹿野苑、那烂陀寺等遗迹。


玄奘法师在长安弘福寺、大慈恩寺、玉华宫等寺院都开设了译场,专心译经,分秒必争,白天没有完成的工作,必定要在晚上继续完成。每天译经结束,还要诵经拜佛,直至三更才睡,然后五更起床,继续翻译。


孜孜不倦,把全部的心血和智慧奉献给了译经事业。

07.bmp

▲ 玄奘大师译经图


玄奘在回国后的二十年中,共译出佛教经论75部,1335卷,占去整个唐代译经总数的一半以上,成为翻译史上的杰出典范。玄奘法师主张“即需求真,又了喻俗”的译经原则,创造性提出“五不翻”,成为中国佛教译经史上的“新译”标志。


08.bmp


▲ 玄奘大师所译《心经》


一生为法,安然舍报


玄奘法师在译完《般若经》后,自觉身体大不如从前,知道无常将至,便向寺众和弟子欢喜辞别:“玄奘此毒身深可厌患,所作事毕,无宜久住,愿以所修福慧回施有情,共诸有情同生兜率天弥勒内眷属中奉事慈尊,佛下生时亦愿随下广作佛事,乃至无上菩提。”玄奘法师圆寂前,有弟子问:“和尚决定得生弥勒内院否?”法师报云:“得生。”后,右肋而卧,安然舍报。


唐高宗惊闻玄奘大师舍报噩耗,哀伤不已,反复说:“朕失国宝矣!”玄奘大师出殡当天,五百里之内,四众送葬者有100多万。当夜留在白鹿原墓地为玄奘大师守灵的四众弟子有300万人之多。


09.bmp

▲ 玄奘大师舍利


与很多人相比,玄奘法师的一生近乎单调——行走、译经,占据了祂生命绝大部分的时间。然而就在简明的人生中,他为中国翻译了逾千卷经书,为人类创造了史诗般追求真理的征程。他终其一生舍身为法,矢志不渝。


正如鲁迅先生所言

玄奘法师是当之无愧的

“中华民族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