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攝大乘論世親釋講記/集注

攝大乘論世親釋集註卷八

2018-08-08 04:19:16 分类:攝大乘論世親釋講記/集注 230次浏览

攝大乘論世親釋集註卷八

 

無著菩薩造論

世親菩薩釋論

唐三藏法師玄奘譯

比丘智敏集註

 

〔2018版〕


(内部整理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

    

    


   增上戒學分第七

   瑜伽卷二十八云:云何爲學,謂三勝學。一、增上戒學,二、增上心學,三、增上慧學。云何增上戒學?謂安住具戒等,如前廣說,是名增上戒學。云何增上心學?謂離欲惡不善法,有尋有伺,離生喜樂,入初靜慮,具足安住,乃至能入第四靜慮,具足安住,是名增上心學。又諸無色,及餘所有等持等至,亦皆名爲增上心學。然依靜慮,能最初入聖諦現正性離生,非全遠離一切靜慮,能成此事,是故靜慮最爲殊勝,故偏說爲增上心學。云何增上慧學?謂於四聖諦等,所有如實智見,是名增上慧學。問:何緣三學名爲增上戒心慧耶?答:所趣義故,最勝義故,名爲增上。云何所趣義?謂爲趣增上心而修淨戒,名爲增上戒學。云何最勝義?謂若增上戒學,若增上心學,若增上慧學,唯於聖教獨有此三,不共外道,如是名爲最勝義故名爲增上。 集異門論卷五:「增上戒學云何?答:安住具戒,守護別解脫律儀,軌則所行,悉皆具足,於微小罪,見大怖畏,受學學處,是名增上戒學。」

   Ⅰ 出戒說處

   如是已說因果修差別。此中增上戒殊勝云何可見。

   Ⅱ 辮四殊勝

   A 總標

   如菩薩地指瑜伽師地論第十五地,中有戒品廣說菩薩律儀。正受菩薩律儀中說。復次。應知略由四種殊勝。故此殊勝。一由差別殊勝。二由共不共學處殊勝。三由廣大殊勝。四由甚深殊勝。

   此中問答。辯諸菩薩所學尸羅。於聲聞等有大差別。故名殊勝。又此增上戒等三學。即前所說波羅蜜多自性所攝。何故別立於先所說波羅蜜多別義建立。今當顯示。爲顯展轉相因性故。別立三學。謂依尸羅發生靜慮。復依靜慮發生般若。

   B 差別殊勝

   差別殊勝者。謂菩薩戒有三品別。一律儀戒。無性釋:「律儀戒者,謂正受遠離一切品類惡不善法。」二攝善法戒。無性釋:「攝善法戒者,謂正修集力無畏等一切佛法。」三饒益有情戒。無性釋:「饒益有情戒者,謂不顧自樂,隨所堪能令入三乘捨生死苦證涅槃樂。」此中律儀戒。應知二戒建立義故。無性釋:「律儀戒應知二戒建立義故者,是二戒因故,謂若防守身語意者便能無倒修集一切清淨佛法,亦能成熟一切有情令入三乘,餘則不爾。」 王疏:「此律儀戒應知二戒建立義者,謂此律儀戒爲餘二戒之所依止,所由建立也。所以者何?虧損律儀犯罪過者,莫由攝修善法故。自身不正,莫由饒益有情故。」攝善法戒。應知修集一切佛法建立義故。王疏:「攝善法戒應知修集一切佛法建立義故者,謂此攝善法戒爲依止故,乃能修集建立諸佛十力四無畏一切佛法故。」饒益有情戒。應知成熟一切有情建立義故。王疏:「饒益有情戒應知成熟一切有情建立義者,謂此饒益有情戒爲依止處,乃能建立成熟有情,令得信入乃至解脫眾苦故。」

   差別殊勝。謂聲聞等唯有一種律儀戒。無攝善法戒及饒益有情戒。菩薩具三。是故殊勝。

   C共不共學處殊勝

   共不共學處殊勝者。謂諸菩薩一切性罪不現行故。與聲聞共。相似遮罪有現行故。與彼不共。於此學處有聲聞犯。菩薩不犯。有菩薩犯聲聞不犯。菩薩具有身語心戒。聲聞唯有身語二戒。是故菩薩心亦有犯。非諸聲聞。以要言之。一切饒益有情無罪身語意業。菩薩一切皆應現行。皆應修學。如是應知。說名爲共不共殊勝。

   共不共中。一切性罪。謂殺生等說名爲共。相似遮罪。謂掘生地斷生草等說名不共。相似遮罪 王疏:「如掘生地,斷生草等,不由貪瞋等不善法生,然相似殺等罪,故爲遮止世間譏慊等,遮令不作,作已成罪,故名相似遮罪。」於此學處者。謂後學處。有聲聞犯菩薩不犯者。如兩安居。觀益有情輒行經宿。有菩薩犯聲聞不犯者。謂觀有益而故不行。是故菩薩心亦有犯非諸聲聞者謂唯內起欲等尋思菩薩成犯非聲聞等。一切饒益有情無罪身語意業菩薩一切皆應現行皆應修學者。謂能饒益而無有罪。如是三業菩薩應修。或雖饒益而非無。如以女等非法之物授與他人。爲遮此事。故說無罪。

   D 廣大殊勝

   廣大殊勝者。復由四種廣大故。一由種種無量學處廣大故。二由攝受無量福德廣大故。三由攝受一切有情利益安樂意樂廣大故。四由建立無上正等菩提廣大故。

   種種無量學處種種無量學處印順記:「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廣大者。謂諸菩薩所修學處。亦是種種亦是無量。由此於彼一切有情作成熟事及攝受事故。攝受無量福德廣大者。謂諸菩薩攝受無量福德資糧。非聲聞故。攝受一切有情利益安樂意樂廣大者。謂於諸有情勸令修善。名利益意樂。若即於此補特伽羅願由彼善當得勝果。名安樂意樂。建立無上正等菩提廣大者。謂諸菩薩由此尸羅建立無上正等菩提非聲聞故。

   E甚深殊勝

   甚深殊勝者。謂諸菩薩由是品類方便善巧。行殺生等十種作業而無有罪。生無量福。速證無上正等菩提。又諸菩薩現行變化身語兩業。應知亦是甚深尸羅。由此因緣。或作國王。示行種種惱有情事。安立有情毗奈耶中。又現種種諸本生事。示行逼惱諸餘有情。真實攝受諸餘有情。先令他心深生淨信。後轉成熟。是名菩薩所學尸羅甚深殊勝。

   甚深殊勝中。謂諸菩薩由是品類方便善巧者。此中顯示如是菩薩如是方便善巧功能。謂諸菩薩若如是知如是品類補特伽羅。於此不善無間等事將起加行。以他心智了知彼心。無餘方便能轉彼業。如實了知彼由此業定退善趣定往惡趣。如是知已生如是心。我作此業當墮惡趣。我寧自往必當脱彼。於彼現在雖加少苦。令彼未來多受安樂。是故菩薩譬如良醫。以饒益心。雖復殺之而無少罪。多生其福。由多福故疾證無上正等菩提。如是等戒最爲甚深。又諸菩薩現起變化身語二業當知亦是甚深尸羅。由此道理或作國王現作種種惱有情事。安立有情毗奈耶中。變化自體名爲變化。此中應說無厭足王化導善財童子等事。王疏:「如華嚴入法界品,無厭足王化諸有情,化現刀山劍樹油鑊等,令受極大苦惱。令餘實有情見是罪業果報,因生怖懼,不造諸惡,悉造善業,由是安立餘實有情於毗奈耶中。」又現種種諸本生事者。如毗溼婆安咀羅等諸本生事。此中菩薩以其男女施婆羅門。皆是變化。示行逼惱諸餘有情真實攝受諸餘有情者。謂諸菩薩終不逼惱餘實有情。攝受其餘實有情故。如是亦名甚深殊勝。

   F 結

   由此略說四種殊勝應。應知菩薩尸羅律儀最爲殊勝。

   Ⅲ 指馀廣說

   如是差別菩薩學處。應知復有無量差別。如毗奈耶瞿沙方廣契經中說。

   如是四種略說差別。於毗奈耶瞿沙經無性釋:「此經即是菩薩藏攝,故名方廣。」 隨錄:「瞿沙人名,義爲妙音,以人名經,名瞿沙經。」中。廣說復有百千差別。

   增上心學分第八

   增上心此是靜慮之異名,瑜伽卷十一:靜慮或名增上心,謂由心清淨增上力,正審慮故。

   Ⅰ 标差別

   如是已說增上戒殊勝。增上心殊勝云何可見。略由六種差別應知。一由所緣差別故。二由種種差別故。三由對治差別故。四由堪能差別故。五由引發差別故。六由作業差別故。

   爲顯增上心學殊勝。作此問答。

   Ⅱ 辨差别

   A 所缘差别

   所緣差別者。謂大乘法爲所緣故。

   謂大乘法爲所緣者。諸菩薩定緣於大乘。非聲聞定。無性釋:「大乘法者,菩薩藏中所有甚深廣大教等,聲聞等定非所能緣。」

   B 种种差别

   種種差別者。謂大乘光明。成唯識論卷九:「大乘光明定,謂此能發照了大乘理教行果智光明故。」集福定王。成唯識論卷九:「集福王定,謂此自在集無邊福,如王勢力,無等雙故。」賢守。成唯識論卷九:「賢守定,謂此能守世出世間賢善法故。」健行成唯識論卷九:「健行定,謂佛菩薩大健有情之所行故。」 印順記:初地至三地-大乘光明,四地至七地-集福定王,八地至九地-賢守,十地-健行。等三摩地種種無量故。

   大乘光明集福定王等者。顯如是等諸三摩地種種差別。唯大乘有。聲聞乘等一種亦無。

   C 對治差別

   對治差別者。謂一切法總相緣智。以楔出楔道理。遣阿賴耶識中一切障麤重故。

   緣總法智對治一切障礙而住。如以細楔除去麤楔。住本識中諸雜染法熏習種子。說名爲麤。諸對治道能除彼故。是微細義。無性釋:「無分別智所緣真如,是一切法共相所顯,故說此智名總相緣。定能發此能對治智,亦名對治。聖道微妙故如細楔。所治種子其性麤重故如麤楔。」

   D 堪能差別

   堪能差別者。謂住靜慮樂。隨其所欲而受生故。

   由有堪能住靜慮樂。隨有饒益諸有情處。即往彼生不退靜慮。諸聲聞等無如是事。

   E 引發差別

   引發差別者。謂能引發一切世界無礙神通故。

   由此靜慮引發神通。一切世界皆無障礙。

   F 作業差別

   一 引發神通業

   作業差別者。謂能振動。熾然。徧滿。顯示。轉變。往來。卷舒。一切色像皆入身中。所往同類。或顯或隱。所作自在。伏他神通。施辯念樂。放大光明。引發如是大神通故。

   作業差別。謂發神通所作事業。此中能動一切世界。故名振動。即彼熾然。故名熾然。王疏:依定自在,身上發火,身下注水,身下發火,身上注水,入火界定,舉身洞然,徧諸身分,出種種燄青黃赤白紅紫碧綠頗胝迦色(水精),是名熾燃。言徧滿者。應知即是光明普照。言顯示者。由此威力。令無所能餘有情類。歘然能見無量世界。及見其餘佛菩薩等。言轉變者。應知轉變一切地等令成水等。言往來者。謂一剎那普能往還無量世界。言卷舒者。謂卷十方無量世界入一極微。極微不增。舒一極微包于十方無量世界。世界不減。一切色像皆入身中者。謂身中現無量種種一切事業。所往同類者。謂如往詣三十三天。色像言音與彼同類。爲化彼故。往一切處亦復如是。顯謂顯現。隱謂隱藏。所作自在者。如變魔王作佛身等。伏他神通者。謂能映蔽一切神通。於請問者施以辯才。故名施辯。於聽聞者施念施樂。令得定故名施念樂。放大光明者。爲欲召集遠住他方世界菩薩。引發如是大神通者。引前所說大神通故。如是一切聲聞所無。是故殊勝。

   二 引發難行業

   a正明十種難行

   又能引發攝諸難行十難行故。十難行者。一自誓難行。誓受無上菩提願故。二不退難行。生死眾苦不能退故。三不背難行。一切有情雖行邪行。而不棄故。四現前難行。怨有情所現作一切饒益事故。五不染難行。生在世間不爲世法所染汙故。六勝解難行。於大乘中雖未能了然於一切廣大甚深生信解故。七通達難行。具能通達補特伽羅法無我故。八隨覺難行。於諸如來所說甚深祕密言詞能隨覺故。九不離不染難行。不捨生死而不染故。十加行難行。能修諸佛安住。解脱一切障礙。窮生死際不作功用。常起一切有情一切義利行故。

   如說菩薩修諸難行。此中何等名爲難行。一切難行。十種所顯。於中不離不染難行者。不棄捨故。名爲不離。謂於生死不全捨離。亦不染汙。此甚爲難。餘九難行。其義易了。

   b廣辨隨覺難行

   1 約六度釋

   復次。隨覺難行中。於佛何等祕密言詞彼諸菩薩能隨覺。了謂如經言。

   爲顯祕密言詞意趣。故爲此問。如經言者。總答前問。後當別釋。

   云何菩薩能行惠施。若諸菩薩無少所施。然於十方無量世界廣行惠施。無性釋:「若諸菩薩無少所施等者,謂諸菩薩一切有情攝爲己體通達自他平等性故,彼行施時即菩薩施故無少施名能行施,又以一切所有財物施於一切,是故說名無少所施。又所施物施者受者皆不可得,三輪清淨,是故說名無少所施。」略述:「無少所施者,謂所施者名也。」云何菩薩樂行惠施。若諸菩薩於一切施都無欲樂。云何菩薩於惠施中深生信解。若諸菩薩不信如來而行布施。云何菩薩於施策勵。若諸菩薩於惠施中不自策勵。云何菩薩於施耽樂。若諸菩薩無有暫時少有所施。云何菩薩其施廣大。若諸菩薩於惠施中離娑洛想。云何菩薩其施清淨。若諸菩薩殟波陀慳。云何菩薩其施究竟。若諸菩薩不住究竟。云何菩薩其施自在。若諸菩薩於惠施中不自在轉。云何菩薩其施無盡。若諸菩薩不住無盡。無性釋:「若諸菩薩不住無盡者,謂得圓滿無盡增上究竟佛果而不安住。何者起化,爲饒益他常行惠施。」如於布施。於戒爲初於慧爲後。隨其所應當知亦爾。

   云何菩薩能行惠施等者。謂諸菩薩一切有情攝爲自體。是故彼施即是己施。是此意趣。云何菩薩樂行惠施等者。謂諸菩薩不樂修行味著等施。但樂修行菩薩淨施。無性釋:「於來求施當施我施先施我施此等一切皆無欲樂,唯樂攀緣安住涅槃而行惠施。言味著者。意說貪染。或有餘處名來求施。云何菩薩於惠施中深生信解等者。謂諸菩薩自得施心而行惠施。不藉他緣。云何菩薩於施策勵等者。謂諸菩薩性自能施。慳悋斷故。不待他策。亦不自策。任運能施。是此意趣。云何菩薩於施耽樂等者。謂諸菩薩常行施故無暫時施。一切施故無少所施。云何菩薩其施廣大等者。謂諸菩薩依定行施。即是離欲而行施義。言娑洛者。顯目堅實。密詮流散。今取密義。離流散想。依定行施。故成廣大。云何菩薩其施清淨等者。謂諸菩薩拔除慳足而行惠施。殟波陀者。顯目生起。密詮拔足。波陀名足。殟名爲拔。今取密義。拔除慳足令面傾覆而行惠施。是故說名殟波陀慳。云何菩薩其施究竟等者。謂諸菩薩不住究竟無餘涅槃如聲聞等。是故究竟常能行施。云何菩薩其施自在等者。謂諸菩薩令施等障不得自在而行惠施。令所治障不自在故施得自在。云何菩薩其施無盡謂諸菩薩不住涅槃常行惠施。此中無盡。意取涅槃。不同聲聞住涅槃故。其施無盡。

   2 約十惡釋

   云何能殺生。若斷無性釋:「斷是殺義。眾生生死流轉。云何不與取。若諸有情無有與者自然攝取。無性釋:「無有與者自然攝取者,是無他求自攝益義。」印順記:攝取魔之屬。云何欲邪行。若於諸欲了知是邪而修正行。云何能妄語。若於妄中能說爲妄。無性釋:「若於妄中能說爲妄者,說妄爲妄故名妄語。如有頌言:一切虛妄法,世尊如實說,於虛妄法中,諸行最虛妄。」云何貝戍尼。若能常居最勝空住。云何波魯師。若善安住所知彼岸。云何綺間語。若正說法品類差別。云何能貪欲。若有數數欲自證得無上靜慮。無上靜慮無性釋:「諸佛身中所有靜慮說爲無上。」云何能瞋恚。若於其心能正憎害無性釋:「已滅已斷是憎害義。一切煩惱。云何能邪見。若一切處徧行邪性皆如實見。

   如經中說苾芻我是能殺生等者。此中顯彼所說意趣。云何欲邪行者。謂知諸欲皆是其邪。而修正行。無性釋:「若於諸欲了知是邪而修正行者,謂如實知若境界欲若分別欲唯是邪亂。如有頌言:佛說貪恚癡,皆從分別起,淨不淨顛倒,此亦爲緣生。淨不淨顛倒,爲緣而有者,彼自性皆無,故欲非真實。」云何貝戍尼者。此貝戍尼。顯目離間語。密詮常勝空。貝者表勝。戍者表空。尼者表常。今取密義與答相應。是故答言若能常居最勝空住。云何波魯師者。此波魯師。顯目麤惡語。密詮住彼岸。波表彼岸。魯師表住。今取密義與答相應。是故答言善安住所知彼岸是到所知彼岸住義。無性釋:「所知彼岸是一切智,佛於其中能善安住,名波魯師。云何能邪見等者。謂色等中如實觀見徧行邪性。無性釋:「見一切虛妄分別邪亂爲性。」即是於彼依他起中。如實觀見徧計所執是邪性義。於十不善業道文中。餘義易了。真實名經:「大供養者是大欲,一切有情令歡喜,大供養者即大瞋,一切煩惱廣大怨。大供養者是大癡,亦愚癡心除愚癡,大供養者即大忿,即是忿恚之怨仇,大供養者大貪欲,一切貪欲皆除斷。」

   3 約甚深佛法釋

   甚深佛法者。云何名爲甚深佛法。此中應釋。謂常住法是諸佛法。以其法身是常住故。又斷滅法是諸佛法。以一切障永斷滅故。又生起法是諸佛法。以變化身現生起故又有所得法是諸佛法八萬四千諸有情行及彼對治皆可得故。又有貪法是諸佛法。自誓攝受有貪有情爲己體故。又有瞋法是諸佛法。又有癡法是諸佛法。又異生法是諸佛法。應知亦爾。又無染法是諸佛法。成滿真如一切障垢不能染故。又無汙法是諸佛法。生在世間諸世間法不能汙故。是故說名甚深佛法。

   復有餘處契經說言。謂常住法是諸佛法。廣說乃至又無汙法是諸佛法。此中意趣今當顯示。謂佛法身體是常住。故說此法爲常住法。無性釋:「法身即是轉依爲相,離一切障常住真如無變易故,或無垢穢無有罣礙無上妙智,如無色界而非異熟是無漏故此亦常住法身所攝無差別故,非業煩惱所能爲故。」斷滅法者。所有障垢悉皆斷滅。由此義故。即說此法爲斷滅法。有所得法是佛法者。有情諸行八萬四千及彼對治皆有可得。故說此法名有所得。無染法者清淨真如。一切障垢所不能染故說此法名無染法。餘義易了。無煩重釋。無性釋:「佛說如是祕密言詞復有何果,謂令說者易可安立總括義故,易爲他說,即此因故能令聞者易可受持,資糧易滿,受持教故易達法性,資糧滿故得佛證淨得大我故,法僧亦爾,並最勝故,由此證得現法樂住,覺知彼故於智者前論義決擇入聰敏數,爲斯十利說祕密言。」

   三 引發四種樂

   又能引發修到彼岸成熟有情淨佛國土諸佛法故。應知亦是菩薩等持作業差別。

   前所未說作業差別。今於此中復顯菩薩等持作業。謂諸菩薩依三摩地。能修一切波羅蜜多。又依此定。能善成熟一切有情。發神通等種種方便。引諸有情入正法故。又由此力。能善清淨一切佛土。心得自在。隨欲能成金銀等寶諸佛土故。又由此力。能正修集一切佛法。是三摩地作業差別。

   增上慧學分第九

   增上慧學分第九之一

   增上慧學無性釋:「謂增上慧即是其學。若爾,此中應無依義,謂依餘慧而起於學,是故說名增上慧學如前二學依戒而學,依定而學,非於此中依慧而學,慧即學故。應如是說,其加行慧依根本學,其根本慧依後得學,其後得慧依二無間而起修學。」

   Ⅰ 安立相

   A 標

   如是已說增上心殊勝。增上慧殊勝云何可見。謂無分別智。若自性。若所依。若因緣。若所緣。若行相。若任持。若助伴。若異熟。若等流。若出離。若至究竟。若加行無分別後得勝利。若差別。若無分別後得譬喻。若無功用作事。若甚深。應知無分別智名增上慧殊勝。

   今正至說增上慧時。此中意說無分別智名增上慧。此復三種。一加行無分別智。謂尋思慧。二根本無分別智。謂正證慧。三後得無分別智。謂起用慧。此中希求慧。是第一增上慧。內證慧。是第二增上慧。攝持慧。是第三增上慧。今且成立無分別智。由唯此智通因果故。其尋思智是此智因。其後得智是此智果。所以成此兼成餘二。

   B 釋

   一 略釋自性

   此中無分別智。離五種相以爲自性。一離無作意故。二離過有尋有伺地故。三離想受滅寂靜故。四離色自性故。五離於真義異計度故。離此五相。應知是名無分別智。

   且應先說無分別智所有自性。此中體相。說名自性。謂諸菩薩無分別智。離五種相以爲自性。離五相者。若無作意是無分別智。睡醉悶等應成無分別智。若過有尋有伺地是無分別智。第二靜慮已上諸地應成無分別智。若如是者。世間應得無分別智。若想受滅等位中心心法不轉是無分別智。滅定等位無有心故智應不成。若如色自性是無分別智。如彼諸色頑鈍無思。此智應成頑鈍無思。復有餘義。若如色性智不應成。若於真義異計度轉。無分別智應有分別。謂分別言此是真義。印順記:「離前四 相直取真義的如相,但如果計度擬議這真如,或心上有不分別的空相現前,這既然含有種種計度的成分,自然不是無分別智。」若智遠離如是五相。於真義轉於真義中不異計度。此是真義無分別智。有如是相緣真義時。譬如眼識不異計度。此是其義。

   二 別釋諸門

   a自性

   於如所說無分別智成立相中。復說多頌。

   於上所說無分別智略成立中。廣說多頌。

   諸菩薩自性 遠離五種相 是無分別智不異計於真

   由此初頌顯上所說無分別智初自性義。如是已說此智自性。依彼而轉。次頌當說。

   b所依

   諸菩薩所依 非心而是心 是無分別智非思義種類

   如是所說無分別智。當言依心爲依非心。若言依心。能思量故說名爲心。依心而轉。是無分別不應道理。若依非心。則不成智。爲避如是二種過失。故說此頌。此智所依不名爲心。不思義故。亦非非心。心所引故。此生所依是心種類。亦名爲心。因彼而生。次頌當顯。

   c因緣

   諸菩薩因緣 有言聞熏習 是無分別智及如理作意

   諸菩薩因緣者。謂此智因。有言聞熏習者。謂由他音正聞熏習。無性釋:「謂有於他大乘言音故名有言。聞謂聽聞,即彼非餘。由此所引功能差別,說名熏習。」及如理作意者。謂此熏習爲因。意言如理作意。無性釋:「及如理作意者,謂此爲因所生意言。如理作意順理清淨,故名如理。」無分別智因此而生。復何所緣。次頌當顯。

   d所緣

   諸菩薩所緣 不可言法性 是無分別智無我性真如

   不可言法性者。謂由徧計所執自性。一切諸法皆不可言。無性釋:「不可言法性者,謂可言法無自性性,是離可言徧計所執自性性義。」何等名爲不可言性。謂無我性所顯真如。徧計所執補特伽羅及一切法皆無自性。名無我性。即此無性所顯有性。說名真如。勿取斷滅。故說此言。又於所緣所作行相。次頌當顯。

   e行相

   1 正釋

   諸菩薩行相 復於所緣中 是無分別智彼所知無相

   菩薩行相於所緣中所現無相。謂即此智於真如中平等平等生起無異無相之相以爲行相。如眼取色見青等相。非此青等與色有異。此亦如是。智與真如無異行相。即於此中爲釋疑難。復說二頌。

   2 通疑難

   相應自性義 所分別非餘 字展轉相應是謂相應義 非離彼能詮

   智於所詮轉非詮不同故 一切不可言

   若一切法皆不可言。復以何等爲所分別。爲釋此故說如是言。相應自性義所分別非餘。謂即相應爲自性義是所分別。非離於此。故言非餘。此云何成。爲重成立復說是言。字展轉相應是謂相應義。謂別別字相續宣傳以成其義。是相應義。如言斫芻。二字不斷。說成眼義。是相應義爲所分別。又一切法皆不可言因何成立。故復說言非離彼能詮智於所詮轉。由若不了能詮之名於所詮義覺知不起。故一切法皆不可言。若言要待能詮之名於所詮義有覺知起。爲遮此故。復說是言非詮不同故。以能詮名與所詮義互不相稱各異相故。能詮所詮皆不可說。由此因故說一切法皆不可言。無分別智何所任持。無性釋:「謂諸文字展轉相應宣唱不絕,徧計心等緣此假立成徧計義爲所分別,無別實義爲所分別故言非餘。若無文字相續宣唱分別無故,云何諸法皆不可言,爲顯此理,故說是言,非離彼能詮智於所詮轉等。若實有義可言說者,離能詮名於彼應有似言智起,非未解了能詮名言,於所詮義有此智起,故不可言。謂外義雖定實有要待能詮所詮智起,爲遮此故說如是言非詮不同故。謂相異故非實能詮,以能詮名與所詮義別相取故,其相各異,云何得成定實詮表。」

   f任持

   諸菩薩任持 是無分別智 後所得諸行爲進趣增長

   由無分別後所得智得菩薩行。此行即依無分別智。爲進趣增長者。爲令如是諸菩薩行得增長故無分別智是彼任持。無性釋:「爲進趣增長者,謂爲增長菩薩諸行。此說任持有要所用,無顛倒故能持諸行。」此智復以何爲助伴。印順記:「任持與助伴二相,互爲俱有、相應因與士用果。單依無分別智說,五度爲助伴,般若是士用果。」

   g助伴

   諸菩薩助伴 說爲二種道 是無分別智五到彼岸性

   二種道者。一資糧道。二依止道。資糧道者。謂施戒忍及與精進波羅蜜多。依止道者。即是靜慮波羅蜜多。由前所說波羅蜜多所生諸善。及依靜慮波羅蜜多。無分別智即得生長。此智名慧波羅蜜多。乃至未得佛果已來。無分別智於何處所感異熟果。

   h異熟

   諸菩薩異熟 於佛二會中 是無分別智由加行證得

   於佛二會中者。謂受用身會中及變化身會中。若無分別加行轉時。於變化身會中受生受異熟果。若已證得無分別智。於受用身會中受生受異熟果。無性釋:「此非異熟因,能對治彼故。即增上果假名異熟。由此資熏餘有   漏業令感異熟,故立此名。」 印順記:「地上菩薩的殊勝身,由地前所積集的十王大業所成,不過藉大悲般若等助發。勝鬘經說『無明住地爲緣,無漏業爲因,感得三種變易生死』的異熟果。這雖名爲無分別智的異熟果,其實是增上果。」爲顯此義故。復說由加行證得。無分別智誰爲等流。

   i等流

   諸菩薩等流 於後後生中 是無分別智自體轉增勝

   諸菩薩等流於後後生中者。於次前說二身大會後後生中。是無分別智自體轉增勝者。即彼所修無分別智展轉增勝。應知即是彼等流果。無分別智出離云何。

   j出離

   諸菩薩出離 得成辦相應 是無分別智應知於十地

   諸菩薩出離者。進趣究竟故名出離。即是進趣大涅槃義。印順記:「出離就是出離煩惱所知二障,得到涅槃,是離繋果。得成辦相應是無分別智者。初獲此智。名得相應。次後無量百千大劫成辦相應。無性釋:「初極喜地入見道時,見一切地無分別理初得出離。後修道中方得諸地成辦相應。應知於十地者。謂從初地乃至第十。如是次第。此智初地唯名爲得。爾後多時乃名成辦。是故菩薩經無數劫乃證涅槃由爾所時方到究竟。無分別智誰爲究竟而次前說次第獲得。

   k至究竟

   諸菩薩究竟 得清淨三身 是無分別智 得最上自在印順記:「從助伴到此的五相,就是五種果。」

   得清淨三身者。是得如來淨三身義。言清淨者。謂初地中唯得三身。至第十地乃善清淨。印順記:初地以上都證得此(三身)一分,到最後佛地,纔圓滿清淨。這是無分別智的增上果。得最上自在者。無分別智非唯證得清淨三身以爲究竟。而復獲得十種自在。此如後說應知其相。無分別智有何勝利。此中三種無分別智。一者加行無分別智。二者根本無分別智。三者後得無分別智。此中加行無分別智。謂諸菩薩初從他聞無分別理。次雖未能自見此理而生勝解。次此勝解爲所依止方便推尋無分別理。是名加行無分別智。由此能生無分別智。是故亦得無分別名。如是加行無分別智無染勝利。其譬云何。

   l加行無分別後得勝利

   如虛空無染 是無分別智 種種極重惡王疏:「種種極重惡者,謂即三惡道業,五無間業等。」由唯信勝解

   爲欲顯示彼不能染故。說種種極重惡言。王疏:「此中云極重惡無染者,意顯尚爲諸微細罪之所染也。爲欲顯示不能染因故。說由唯信勝解。言由唯信樂無分別理而起勝解。故能對治種種惡趣。此即顯示諸惡不染。此中根本無分別智無染勝利。其譬云何。

   如虛空無染 是無分別智 解脱一切障得成辦相應

   從何解脱。謂解脱一切障。無性釋:「解脫一切障者,解脫煩惱及所知障。」由何解脱。謂成辦相應。如是解脱由於諸地唯得相應成辦相應無性釋:「得成辦相應者,謂在初地與得相應,乃至佛地成辦相應。」以爲因故。此即顯示無分別智能治諸障。此中後得無分別智無染勝利。其譬云何。

   如虛空無染 是無分別智 常行於世間非世法所染

   由此智力觀諸有情諸利樂事故。思往彼世間受生。既受生已。一切世法所不能染。世法有八。一利。二衰。三譽。四毀。五稱。六譏。七苦。八樂。從無分別智所生故。此智亦得無分別名。今當顯此三智差別。

   m差別

   如啞求受義 如啞正受義 如非啞受義三智譬如是

   如愚求受義 如愚正受義如非愚受義 三智譬如是

   如五求受義如五正受義 如末那受義 三智譬如是

   如未解於論 求論受法義 次第譬三智應知加行等

   此中三智如其譬喻應知差別。譬如啞人求受境義不能言說。如是加行無分別智應知亦爾。譬如啞人正受境義寂無言說。如是根本無分別智應知亦爾。如非啞人受境義已如其所受而起言說。如是後得無分別智應知亦爾。此中意取能作文字名爲言說。如愚頌中。無所了別說名爲愚。如前啞喻應正安立三智差別。如五頌中五謂眼等五無分別。應知此中求受正受俱無分別。加行根本於真如義差別亦爾。如意受義亦能分別。如是後得亦能受義亦能分別。如是三智如前啞喻安立差別。於論頌中。如未解論於論求解。如是加行無分別智應知亦爾。如溫習論但受於法。如是根本無分別智應知亦爾。此中法者。意取文字。如解論者於法於義皆能領受。如是後得無分別智應知亦爾。次第之言。顯示三智似於法義領受差別。次當顯示根本後得譬喻差別。

   n無分別後得智喻

   如人正閉目 是無分別智 即彼復開目後得智亦爾

   應知如虛空 是無分別智於中現色像 後得智亦爾

   初頌顯示二智差別其相可知。如虛空者譬如虛空周徧無染非能分別非所分別。如是根本無分別智應知亦爾。徧一切法一味空性。故名周徧。一切諸法所不能染。故名無染。自無分別。是故說名非能分別。亦不爲他分別行相。是故說名非所分別。如是應知無分別智譬如虛空。現色像者。譬如空中所現色像是可分別。如是後得無分別智應知亦爾。是所分別亦能分別。若以如是無分別智修成佛果。既離功用作意分別。云何能成利益安樂諸有情事。

   o無功用作事

   如末尼天樂 無思成自事 種種佛事成常離思亦爾

   如離分別所作事成。於此頌中末尼天樂譬喻顯示。如如意珠。雖無分別而能成辦隨諸有情意所樂事。又如天樂。無擊奏者。隨生彼處有情意樂出種種聲。無性釋:「諸佛菩薩無分別智當知亦爾,雖離分別不作功用,而能隨彼所化有情福力意樂現作種種利樂事轉。」印順記:「所作的佛事約有二種:一是現身,一是說法;前者以末尼譬喻,後者以天樂譬喻如是應知諸佛菩薩無分別智。雖離分別而能成辦種種事業。次當顯此無分別智所有甚深。此智爲緣依他起性分別事轉。爲緣餘境。若爾。何失。若緣分別。無分別性應不得成。若緣餘境。餘境定無。云何得緣。

   p甚深

   非於此非餘 非智而是智 與境無有異智成無分別

   非於此非餘者。此智不緣分別爲境。無分別故。不緣餘境。即緣依他諸分別法真如法性爲境界故。法與法性若一若異不可說故。此說根本無分別智不緣分別亦不緣餘。又此根本無分別智爲智爲非。若爾何失。若是智者。云何是智而是無分別。若非智者。云何說爲無分別智。答此問言。非智而是智。此顯根本無分別智非定是智。以於加行分別智中此不生故。亦非非智。以從加行分別智因而得生故。復有別義。非於此非餘非智而是智者。以非於此分別轉故。說名非智。以非於餘即於分別法性轉故。而亦是智。前後二句互相解釋。與境無有異智成無分別者。非如加行無分別智。有其所取能取性轉。名無分別。與所取境無差別轉平等平等。名無分別。此智不住所取能取二種性中。如薄伽梵餘契經中。說一切法皆無分別。爲欲顯示無分別義。復說頌言。

   應知一切法 本性無分別 所分別無故無分別智無

   應知一切法本性無分別者。是一切法本來自性無分別義。何以故。所分別無故。此即顯示所分別事無所有故。無性釋:「所分別無故者,由所分別徧計所執義永無故。」諸法本性無有分別。若所分別無所有故諸法本性無分別者。何故本來一切有情不得解脱。答此問言無分別智無。此顯彼無無分別智。雖一切法本來自性無有分別而不解脱。若於諸法無分別理真證智生。現見諸法無分別性即得解脱。此未生故未得解脱。無性釋:「若一切法本來自性無分別者,何不一切有情之類,從本已來不作功用自然解脫。無分別智彼無有故。由彼有情,於一切法無分別性現證真智,本來未生。諸菩薩等,於一切法無分別性種姓爲因,證智已生。由此道理,諸菩薩等能得解脫,非餘有情。」 真證智者。應知即是無分別智。今當顯此三智差別。

   攝大乘論世親釋集註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