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律海十门讲记

【律海十门讲记】149《律海十门》结束语——本书的缘起

2017-01-01 10:40:00 分类:律海十门讲记 580次浏览



        这是海公上师的结束语。


        “戒海渊深,浩瀚无涯”,戒很深,也很广,“穷之綦难,持之匪易”,这是很不容易的。从理论上说,又深又广的戒,你要把它全部搞清楚,那是很困难。不要说其它的,就是盗戒,你们以后学比丘戒,到四分律藏去看看就知道,盗戒这一条就够你麻烦。


        所以说对这个浩瀚无涯、又是渊深的戒海,你想要穷尽一切,那是相当困难;而行持上,“持之匪易”,你能够行持(做到),那更不容易。


        “往昔论主,功德光师,悲怀独抱,著显明灯。”印度的功德光论师,他是专门弘扬律宗、弘扬戒律的,他“悲怀独抱”,特别有悲心。经、律、论三藏,学过《俱舍》就知道,律藏就是从大悲的功德种子(悲心)流露出来的,功德光论师也是悲心特别大,专门弘扬戒律,他著述了一部专门解释戒律的书,叫《显明灯》。


        “广大律部,诠解无遗”,广大的律藏,解释无遗,全部讲透了;“杲杲慧日,无幽不烛”,好像太阳一样,没有一个地方照不到。


        “思惟学处,最极难逢”,别解脱戒难得闻嘛,这个学处是最难逢到的。前面一开始就说,过去的佛,有很多是不广说戒的,我们现在碰到释迦牟尼佛广说经戒,真是庆幸,感到自己有幸啊。可是有些人偏偏还要把戒改掉、不要它,这真是愚痴了;这个极难逢到的戒(学处),我们好不容易碰到了,那是极难得。


        “载欣载译”,这是海公上师自己说自己,他边译边高兴啊,碰到这样殊胜的戒法学处,实在太殊胜了!“两季始周”,这部《律海心要》,他翻译了两季,就是六个月(半年)。


        “教授教诫,侧重僧伦”,《律海心要》里边的教授教诫,侧重点在僧,就是僧团里出家的僧人。


        “近事近住,每感难闻”,“近事、近住”就是居士,居士们都感到这个难闻,因为它讲的都是出家众的事情,居士是不能听的。


        我们以前在上海听过一次《律海心要》,开始讲序文,讲别解脱戒从近住(八戒)开始,然后讲五戒;五戒讲好了,我们这些居士(那时我还是居士)就要退了,那么沙弥、比丘听讲沙弥戒;沙弥戒讲好了,接着讲的专门是比丘的事情,于是沙弥也得退了。


        所以对居士来说,只是听了一点点,但是这一点点已经不简单,里面讲的就有我们以前念过的别解脱戒的重要性、出家跟在家的比较、出家的殊胜,这个种子下去了,后来就出家了,这个出家的因就是那个时候种下去的。因为在家与出家一比较的话,实在是不好比;出家的殊胜,那太殊胜了!你在家要修行多困难啊,倒不如出家了。


        海公上师的悲心,因为《律海心要》这本书主要是给出家人讲的,“近事近住,每感难闻”,于是他“重为编集”,重新编了一部书,“秉佛密意,戒法兼收,七众咸备”,根据佛的密意,七众弟子都可以看的,就是这部《律海十门》。


        “戒海一滴”,这等于说戒律大海里面的一滴水,是很少的,这是海公上师客气、谦虚的话;“大科十门”,大科分了十个,就叫作《律海十门》。


        “律海选七”,有七篇是选取《律海心要》里的;“定道选二”,《定道资粮》里选了两篇;“比丘日诵,选择心要”,《比丘日诵》里边选了摄修心要一篇。


        “提纲契领”,都把要点讲出来了,“惟精惟一”,是专精的,没有杂冗的;“宜护宜修,能作能持”,这些东西,我们要好好地护持、好好地修。


        “圣教内府,具大诚敬,王道金绳,净域同证。”“圣教内府”还是指律藏,经律论三藏,经、论是通外(七众)的,居士也可以看,而律藏是内府——就是僧伽,沙弥都还不算在僧伽里边,真正的比丘戒只有比丘才能看,那就是内府;


        “具大诚敬”,要俱有很大的诚恳、很大的恭敬;“王道金绳”,这是直达涅盘城的,等于说直通王城的“王道”、指南的“金绳”一样,是直通王城的金光大道;“净域同证”,“净域”就是大菩提、大涅盘,依靠这个戒,将来都可以证到大菩提、大涅盘,所以说不能轻视。


        “丙戍春初,应昭觉寺法筵之请、七众殷重之望,爰以律海心要,定道资粮,比丘日诵,另为选集成书。集竟,乃记缘起如是。


        释迦教下比丘能海识”


        这是海公上师写这本书的缘起。“丙戍春初”,就是海公上师编这本书的时候,就在那一年,“应昭觉寺法筵之请、七众殷重之望”,昭觉寺请他讲经,七众弟子殷切地希望。


        “爰以律海心要,定道资粮,比丘日诵”,他就从《律海心要》,《定道资粮》,《比丘日诵》里边抽了几篇,就是前面讲的,从《律海心要》抽了七篇,从《定道资粮》抽了两篇,从《比丘日诵》抽了一篇。


        “另为选集成书”,编成了这本《律海十门》;“集竟,乃记缘起如是”,这本书集好了,就把它的缘起记一下。


        (节选《律海十门讲记-第十四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