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俱舍讲记

【俱舍讲记053】明器世间 | 明天器(二)

2020-06-26 00:00:00 分类:俱舍讲记 41次浏览



颂:


此上有色天 住依空宫殿

六受欲交抱 执手笑视淫

初如五至十 色圆满有衣

欲生三人天 乐生三九处

如彼去下量 去上数亦然

离通力依他 下无升见上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三,明空居天。论云:如是已辨三十三天,所居外器,余有色天众所住器云何?颂曰:此上有色天 住依空宫殿释曰:此前所说,三十三天上有色诸天,住依空宫殿。谓夜摩天、覩史多天、乐变化天、他化自在天,及梵众天等十六处,并前天合成二十二天,名有色天。二十住空居也。


讲记

下面讲空居天了。“此上有色天,住依空宫殿”,上面就是空居天了,就是“谓夜摩天、覩史多天、乐变化天、他化自在天,及梵众天等十六处”,那么就知道了,一个世界是包括初禅的,“十六处”。“并前天合成二十二天,名有色天。二十住空居也”,空居天,因为已经离开须弥山顶了。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大文第二,便显余义。一、明六天行淫,二、明诸天初生,三、明欲生乐生也。此即第一,明六天行淫。论云:如是所说,诸天众中,六天行淫云何?颂曰:六受欲交抱 执手笑视淫释曰:唯六欲天,受妙欲境。于中初二,依地居天,形交成淫,与人无别。然风气泄,热恼便除,非如人间,有余不净。夜摩天众,才抱成淫。覩史多天,但由执手。乐变化天,唯相向笑。他化自在天,相视成淫。随彼诸天男女膝上,有童男童女欻然化生,即说为彼天所生男女也。


讲记

下面“从此大文第二,便显余义。一、明六天行淫,二、明诸天初生,三、明欲生乐生也”,那么下面这个颂子就是“六受欲交抱,执手笑视淫”,这个讲欲界六天男女贪的一种现象。“唯六欲天,受妙欲境。于中初二,依地居天,形交成淫”,就是说“与人无别”,就是要两根相触,“然风气泄,热恼便除”,但是他不损失精血。“非如人间,有余不净”“夜摩天众,才抱成淫”,他的这个贪心就会轻一些,男女互相抱一下,就是他们淫欲的方式。“覩史多天,但由执手”, 他的烦恼更轻一些,手拉手就是他们淫欲的方式。“乐变化天,唯相向笑”, 那就没有身体的接触了,大家互相笑一下,就是他们的淫欲方式。“他化自在天,相视成淫”,笑也不笑了,大家互相看着,就是他们淫欲的方式。“随彼诸天男女膝上,有童男童女欻然化生”,这样,他们就会有业报的一些有情就投生,在他们的膝盖上冒出来,童男、童女一下子冒出来,化生。“即说为彼天所生男女也”,他们业报的子女——这些童男、童女就是他们的子女。那么这里就是说,下面四个天是比较粗俗的,还有身体的接触。上面两个天,认为下面男女贪的太粗了。他们烦恼比较轻,或者是互相笑,或者是两个眼睛看一下,一种精神的愉悦,他贪心就满足了。但是就佛法来看,还是属于没有超出欲界。他毕竟贪着一个东西,还贪着互相笑了,互相盯着、对着看了,这个境界放不下,所以没有超出欲界。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二,明诸天初生。论云:初生天众,身量云何?颂曰:初如五至十 色圆满有衣释曰:且六欲天初生,如次如五、六、七、八、九、十岁人,生已身形速得圆满。色界天众,于初生时,身量周圆,具妙衣服。一切天众,皆作圣言,谓彼言词,同中印度。


讲记

下面“从此第二,明诸天初生。论云:初生天众,身量云何?”他们的身高。“初如五至十,色圆满有衣”,这个颂子就讲六个欲界天,刚出生的时候,“五、六、七、八、九、十……”,六个数字,正好对应六个天。最低的四天王天的小孩一生出来就五岁,那么上面一层天,小孩子生出来就六岁,依此推。欲界最高的天是他化自在天,那个小孩一化生出来就十岁。这么一出现,化生出来马上就长大了,就是这种样子。那么色界天众是一化生出来就有衣服的。说的是梵语。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三,明欲生乐生。论云:欲生乐生差别,云何应知?颂曰:欲生三人天 乐生三九处释曰:欲生三者,第一,依受如生现前欲境故。谓诸有情,乐受现前诸妙欲境,彼于如是现前欲境中,自在而转,谓全人趣,及下四天。第二,依受如乐自化妙欲境故。有诸有情,乐受自化诸妙欲境,彼于自化妙欲境中,自在而转,谓唯第五乐变化天。第三,依受如乐他化妙欲境故。谓诸有情,乐受他化诸妙欲境,彼于他化妙欲境中,自在而转,谓唯第六,他化自在天。此上人天,受欲界生,是谓欲生差别三种。


讲记

下面是另外解释一个名词,就是“欲生乐生差别,云何应知?”“欲生三人天,乐生三九处”,欲生的意思有三个。“第一、依受如生现前欲境故”,他还要客观的外境,来享受五欲。“谓诸有情,乐受现前诸妙欲境,彼于如是现前欲境中,自在而转,谓全人趣,及下四天”,人趣全部,还有下面四个天,不包括上面的两个——化自在、他化自在。这些天人,他享受五欲的时候,需要有客观的外境,那就要去追求了。因为是客观的东西,他不是想有就有了,要去追求。“第二,依受如乐自化妙欲境故”,这个他自己可以化,他不用去追求了,想这个五欲的境,他自己变一个出来。“乐受自化诸妙欲境,彼于自化妙欲境中,自在而转”,这是“第五乐变化天”“第三,依受如乐他化妙欲境故”,这个有情他自己也懒得化了,他人帮他化好就行了。那么“乐受他化诸妙欲境,彼于他化妙欲境中,自在而转”,就是他不用自己再去花功夫化了。那么这个好不好?也不好,毕竟是享受五欲,不是一个好事情。“他化自在天”,就是天魔在的一个他化自在天。帝释天,有的说是玉皇大帝。那么“谓唯第六,他化自在天”,他叫别人化。“此上人天,受欲界生,是谓欲生差别三种”,欲界生的有情享受五欲的差别,三种方式。



《俱舍论颂疏》原文

乐生三者,三静虑中,于九处生,受三种乐。一于初静虑三处生中,受一种乐,谓离生喜乐,离欲界恶,生喜乐故。第二静虑三处生中,受一种乐,名定生喜乐,从初禅定中生二禅喜乐故。第三静虑三处生中,受一种乐,名离喜妙乐,离第二禅喜,生第三禅乐,离喜之乐,名离喜妙乐。初静虑中,长时安住离生喜乐,第二静虑,长时离苦,第三静虑,长时受乐,故名乐生。


讲记

“乐生三者”,指的色界的三种。他不追求外面的五欲,他追求心里面的快乐。“三静虑中,于九处生”,就是三禅的九个地方,“受三种乐”。一是“初静虑”,初禅叫初静虑,它有三处:梵众、梵辅、大梵天。他们受的乐都是叫“离生喜乐”,离开了欲界,生出来的那种喜乐,离欲就自由了,自由么当然是快乐的。“第二静虑三处生中,受一种乐,名定生喜乐”,第二静虑,二禅里面的三个天里面,受一种乐叫“定生喜乐”。因为他离开了苦。为什么呢?苦是身上的,二禅已经叫无寻无伺地,既然无寻无伺的话,前五识就不生起来了,那么就没有苦了。前五识生起来就可能会有苦。身上的苦,前五识就叫身受,初禅还有,初禅叫有寻有伺,中间禅是无寻唯伺。那么初禅还是有寻有伺,还有前五识生起来,容许会有苦。而二禅的时候,前五识不起了,叫无寻无伺地。当然身上的苦都没有了,没有就离苦了,离苦生的乐叫“定生喜乐”。下面“第三静虑”,第三静虑就三禅,三个天里面受一种乐叫“离喜妙乐”,那么就是离开第二禅的喜,第二禅的喜还有一定的冲动,他离开了这个,叫第三禅的乐,叫“离喜之乐,名离喜妙乐”,心里面的乐。“初静虑中,长时安住离生喜乐,第二静虑,长时离苦,第三静虑,长时受乐,故名乐生”,就是乐生的三个地方的九处。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二,明天器近远。于中有二:一、明天器近远,二、明下天见上。且初明天器近远者,论云:所说诸天,二十二处,上下相去,其量云何?颂曰:如彼去下量 去上数亦然释曰:随从何天去下海量,彼上所至,与去下同。谓妙高山,从第四层级,去下大海,四万踰缮那,是四天王天。从彼上去,三十三天,亦如彼天,去下海量。如三十三天,去下大海,上去夜摩天,其量亦复尔。如是乃至如善见天,去下大海踰缮那量,从彼上至色究竟天,亦与彼天去下大海量等。从此向上,复无所居,此处最高,名色究竟天。


讲记

下面说天器的远近。这个颂子就讲天器每一层天之间大概距离多远。“如彼去下量,去上数亦然”,解释就是“随从何天去下海量,彼上所至,与去下同”。打个比喻,“谓妙高山,从第四层级,去下大海,四万踰缮那”,就四万由旬,“是四天王天”。四天王天是在须弥山的半中腰,它离大海有四万由旬,那么它离须弥山顶也有四万由旬。这个就知道了,它离大海四万由旬,那么它离上面那层天也有四万由旬。“三十三天,去下大海”,那就八万由旬,那么三十三天离夜摩天也有八万由旬。就是一样的,照了这个原则去推就可以。“如善见天,去下大海踰缮那量,从彼上至色究竟天,亦与彼天去下大海量等。从此向上,复无所居,此处最高,名色究竟天”,因为色究竟天是最高的天,它上面就没有东西了,无色界没地方了,所以就能看得见的空间来讲,色究竟天最高了。


这个颂子就是说,从最低的天——四大天王天,到最高的天——色究竟天,它们离大海有多远,那么它们离上面那层天也有多远。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二,明下见上天。论云:于下天处生,升见上不?颂曰:离通力依他 下无升见上释曰:三十三天,由自通力,能从本处,升夜摩天。或复依他,谓得通者,及上天者,接往夜摩天。所余诸天,升上例尔,若来若至,下见上天。然下眼不能睹上界地,非境界故,如不觉彼触。


讲记

“从此第二,明下见上天。论云:于下天处生,升见上不?”这讲一个到上地去有没有可能的问题。


“三十三天,由自通力,能从本处,升夜摩天”,这个自通力不是修得的,应该是业报所感的。三十三天、帝释天,他业报感得的通——业通,“能从本处”,就是他自己的地方,升到夜摩天,可以的。但是再远去不了了,就是他上面那层天可以去。“或复依他……”,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或者由自己的神通,或者由其他人的神通把他带过去,或者由上面的天人把他接过去,这个都可以。其他的也一样,照着这个原则去推就可以了。就他上面那层天,他靠他自己的业报感的通是可以去的。那么“若来若至,下见上天”,可以看得见的,“下见上天”。“然下眼不能睹上界地,非境界故”,但有个原则,如果跨了地的就看不见了。欲界它本身就是一个地,界的概念要大于地,三界里面有九个地。欲界就是一个地,他本地里面当然看得见了。就是说欲界的,有部有个概念,就是欲界的眼睛可以看到欲界的有情,所以他说其实四大天王到你面前,你也能看得见的。因为他是欲界的色法,你是欲界的眼睛,这是同一地的,所以可以看得见。为什么你看不见呢?离得太远了。如果有人把你带过去,你是看得见四大天王的。但是跨一界就看不到了,欲界的上一地叫初禅,如果欲界的人去到初禅,用欲界的眼睛是看不到初禅的东西的。因为它的东西非常细,你眼睛太粗了看不见。“如不觉彼触”,比如说欲界的有情到初禅,你不能摸到它的东西,它的东西你怎能摸得到?你身根太粗了。



《俱舍论颂疏》原文

因此义便,复明天量。有余师说:夜摩等四依处,量同妙高山顶。有余师说:上倍倍增。有余师说:初静虑量,等一四大洲;第二静虑,等小千界;第三静虑,等中千界;第四静虑,等大千界。


讲记

“因此义便,复明天量。有余师说:夜摩等四依处,量同妙高山顶”,有一个论师说,夜摩天他们这个地方,国土的面积有多大呢?跟妙高山顶一样大。还有的论师讲“上倍倍增”,有的论师讲他们国土的面积、这层天的面积要一倍倍地增上去,夜摩天的面积要比帝释天的面积大一倍。“有余师说:初静虑量,等一四大洲”,还有个论师讲,初静虑国土的面积、初禅的面积应该是“一四大洲”那么大。“第二静虑,等小千界;第三静虑,等中千界;第四静虑,等大千界”,下面颂子会讲。像这个同一界的问题,比如说色界每一禅天,比如初禅的有情互相可以看得见,因为他们都是初禅的眼,都能看到,互相能看得见。但是你欲界的有情要看到初禅的东西,必须靠天眼了。这个天眼当然是欲界的有情修得初禅定了,在初禅定里面生起的修得天眼,看初禅的东西。下面他又讲一个,比如说“报得”的一些情况。比如菩萨,菩萨他四面可以各见一由旬,一由旬是多少呢?一踰缮那是十六里,没有障碍的。这个菩萨应该是最后身菩萨,他是法尔如是的有这个功德,东、南、西、北四面看,一由旬之内没有障碍。不管有什么楼挡着的,挡不住,一由旬之内可以看得到。如果是轮王,金轮王他可以看四俱卢舍,没有障碍。一俱卢舍是二里。金轮王可以看八里,就是以八里为半径,画一个圆,这个范围之内他都看得见,没有障碍的。如果是铁轮王,管一洲的叫铁轮王,他能看一俱卢舍,就是二里。以二里为半径画一个圆圈,这个圆圈范围之内的东西他都能看得到,没有障碍,不会被什么东西挡住的。如果是他的那个大臣宝,那就可以看半俱卢舍,一里路,方圆一里的范围可以看。就是说同一界、同一地,有这个业报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唯识里面辩的,劫末的时候,火烧初禅。首先欲界烧起来了,烧到初禅天,但欲界那个火是不能烧初禅的。因为欲界的火烧不了初禅,是由这个欲界的火为一个增上缘,引起了初禅的火,所以初禅是由初禅的火烧掉的,不是由欲界的火烧掉的。因为不是同一地,你下地的火不可能去烧上地的那个物质。那么这里应该讲的业报的问题了。下面这层天,他不用那个修得的神通了,就他业报的神通,他能去到上一层天,也能看到上一层天的人。因为欲界来讲他没有跨地,这个三十三天跑到夜摩天,还是在同一地里面,所以他看得见了。要是他跑到初禅去看,他又跑不到初禅,他要跑到初禅,必须是修得的神通,生得的神通是跑不到的。那么就讲这个问题了。当然如果说这个人,他要了解三禅的境界,首先他要得到三禅的定。他得到二禅的定,肯定是看不到三禅的境界的。这个是修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