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法会讯息

春节法会系列报道之四:我在现场听《心经》

2019-02-25 09:40:31 分类:法会讯息 243次浏览


春节法会系列报道之四:


我在现场听《心经》




上世纪九十年代,

智敏上师有过对《心经》的一次讲解。

所以,这次春节法会期间,

师长讲《心经》,

也就是对于智敏上师的深切缅怀

和对智敏上师弘法利生事业的继承。





以前学习智敏上师讲记的时候,听说祖师大德讲《心经》能讲出十几种不同的讲法,当时我还不能理解。这次在春节法会期间,听师长讲解《心经》,广引法藏大师、窥基大师、圆测大师、智敏上师等大德对于《心经》的讲解,从唯识、中观自续派、中观应成派等各个角度,为四众弟子揭开了《心经》所蕴含的甚深空性的面纱,我才对《心经》的深邃内涵和丰富解读有了些许概念。感恩师长几天来带领我们徜徉在透过艰深的法相名词所诠释的微妙玄奥的空性慧中,让我这样的钝根之人,也能通过师长层层深入、直指心髓的讲说,一窥空性智慧的堂奥。


一、开启空性智慧



  《心经》全称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师长一开始就介绍道,“我们多宝讲寺道场长期念诵《大般若经》,而《心经》可以说是《大般若经》的心要,也是智敏上师讲的一部大乘经典。念诵《心经》非常有功德。传统上在听经之前会念诵《心经》,靠的就是念诵《心经》的力量,靠着法的力量和谛实的力量,起到去除障碍的作用。


  “不只是学佛的人在学习《心经》,有些不信佛的人对《心经》也很有兴趣,把《心经》当作一种文化来了解的人也很多。有些没有学过法相的人,觉得《心经》好像有很多神奇的作用,比如有的人在家里放一本《心经》,会觉得很吉祥,有的人觉得社会上很流行抄《心经》,自己也抄一些《心经》,会觉得心很静……也有很多人凭着自己的理解在解读《心经》,这中间,有些人诠释得很好,也有些讲得不正确。所以,希望通过这次对于《心经》的学习,能正确理解《心经》的法义,消除一些错解。”


  的确,正如师长所说,《心经》流传甚广,深受大众恭敬。我对《心经》的感受是文字简短、洗炼,读诵起来琅琅上口且有种说不出的奥义,看到书写出的《心经》作品,也是满纸清雅空灵。但是要深入研读并探究其深邃的义理,并能领悟空性智慧,则必须由师长的方便、善巧和智慧的引领。



  师长为我们介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经题之意,“般若”是“智慧”,“波罗蜜多” 是“到彼岸”,“心”是“心要”,所以经题之意就是讲述“到智慧之彼岸的心要的经典”,它以无相为宗,属于佛陀中转法轮的无相法轮。


  师长为我们介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经题之意,“般若”是“智慧”,“波罗蜜多” 是“到彼岸”,“心”是“心要”,所以经题之意就是讲述“到智慧之彼岸的心要的经典”,它以无相为宗,属于佛陀中转法轮的无相法轮。


  师长说,“佛出世,为众生广转法轮,最主要的就是要让我们体验到无始以来从来未体验过的解脱道理,然后证得解脱。这就需要我们看清楚靠眼耳鼻舌身所得到的现量的局限性,从而促使我们换一种方式,靠我们的第六意识,去产生一种对于般若的闻思的比量。


  “首先因为我们内心没有对于般若比量的认识,所以就要先受教育,即听法,也就是‘闻’,听闻阐释般若正理的经、论。通过听闻经论的声音(即文字般若),来理解所表达的空性和空性慧的内涵(即实相般若,实相般若是通过观照般若证得)。透过闻思,我们终有一日,会生起比量,就会了解到我们以前的错误认知。然后再经过修持,把散心位生起的比量集中起来,不断修持这种比量所通达的对境,终有一日,可以达到现证空性的智慧。


  “但即便是能现证空性、胜义,还没有到达终点,因为还不能同时现证胜义和世俗。当我们看到某个现象的时候,被现象显现所迷惑,不了解本质的性空。当我们能够亲见性空的时候,又会只知道性空,而看不到缘起。所以菩萨在修这个后得的时候,特别注重就要观如幻的俗谛。这样到佛位的时候,就可以彻见世俗和胜义,现象和本质。那么那时候就到了智慧的彼岸!他相应的所有的心,就离开一切苦厄!这就是一个大概的成佛修行次第。


  “如果不通过对《心经》五道次第的修行,没办法直接达到这样的智慧彼岸;如果不通过修行,我们没办法排除我们内心当中错误的显现和错误的执著,永远会沉溺在我们所认为是真实的那些现量的、五官的感受。这就显出般若的重要性!我们如果要去除错误,就必须这样去做。”


二、成佛之道的修学指南



  《心经》一开始,是观自在菩萨回答舍利弗尊者提问,从开始阶段到智慧彼岸该如何修行?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整部《心经》,破“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自性有”,破外境有、破谛实有、破自性有,抽丝剥茧,逐步导出并为我们细致阐释了甚深空性的面目,也就是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所照见“五蕴皆空”时亲证的实相般若。所以,《心经》透过对经文——“文字般若”的诠释,引导我们修“观照般若”,最终得证“实相般若”,即生起空性慧,“度一切苦厄”,并获得圆满佛智,通达智慧彼岸。


  窥基大师依唯识学理论在《心经幽赞》中,用很大篇幅对篇首“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的“行”进行讲解,指出“行”字中开出整个广行、五道。“五位者何? 一、资粮位。从初发起大菩提心,乃至始修四寻思观住四十心皆此位摄。(一) 信等十心。一信,二精进,三念,四慧,五定,六施亦名不退,七戒,八护,九愿,十回向。(二) 十住。一发心,二治地,三修行,四生贵,五方便,六正心,七不退,八童真,九法王子,十灌顶。(三) 十行。一欢喜,二饶益,三无恚,四无尽,五离痴,六善现,七无着.八尊重,九善法,十真实。(四) 十回向。一救护众生,二不怀,三等一切佛,四至一切处,五无尽功德藏,六随顺平等善根,七随顺等观一切众生,八如相,九无着,十法界无量。二、加行位。从资粮后四种等持。(一) 明得定。(二) 明增定。(三) 印顺定。(四) 无间定。三、通达位。从四定后初地初心真相,见道。四、修习位。从见道后至金刚定是十地修道。十地者,一极喜,二离垢,三发光,四焰慧,五极难胜,六现前,七远行,八不动,九善慧,十法云。五、究竟位。金刚定后解脱道中三种佛身,四妙圆寂,圆满佛果。”


  莲花戒论师对于《心经》中阐述的五道分法是:从“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一直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里是开显资粮道和加行道的修行。下一句“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这是开示见道的修行。再下一句,“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一直到“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这里是修道。然后从“以无所得故”到“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这是修道的金刚喻定,即修道的最后心,修道无间道。然后“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这是无学道。


  智敏上师依据《俱舍论》对《心经》中阐述的五道是这样解释的:从一开始三皈起,一直到五停心观修成功,身心远离了,这是资粮道。资粮道之后是加行道,那是真正起步走了。加行道有“煖”“顶”“忍”“世第一”四个阶段,修的就是四念住: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还是这几个,一样的。由这个观下去,慢慢地一步深一步,到“世第一”的时候,一剎那就见道,真正的无漏法出来了。见道之后,这个凡夫就成圣者了。不管是二乘的见道还是大乘的见道,都是圣者的境界,已经把法的空性证到一部分了,把迷惑我们知见的那些烦恼都烧完了。眼睛看清楚了,路是认到了,但是还没有走。那么以后就是修道,修道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了。从修道到无学道还要很长的时间。二乘有四果四向,大乘是十地、等觉,最后是妙觉(佛)。不管最后是到阿罗汉也好,佛也好,这个过程都属于无学道。在无学道,所学的东西全部学完,没有什么再要学的了,都圆满了,就是毕业了。我们修行就是这五道。    


  这些富有韵律、玄奥、似乎充满矛盾但又玄机重重的文字高度概括了五道的次第修行,即资粮道、加行道、见道、修道、无学道。无学道就是达到了智慧的彼岸,即获得涅槃的甚深果位。所以,整部《心经》就是一个成佛之道的学修指南。


  师长在本次讲经中,多次引用了智敏上师《心经》讲记里的重要观点,也为我们辨析进入资粮道有个界限通向两条道,一个是大乘的资粮道,一个是小乘的资粮道——而生出无造作的出离心,就是这个界限。如果要进入大乘的资粮道,就必须要发起无造作的菩提心,也就进入了成佛的道;如果仅仅是发起了无造作的出离心,那就进入了解脱道。这也是祖师们代代相传下来的说法。



  师长阐释说,“《心经》阐释的成佛之道有三个重点,即出离心、菩提心和空性慧缺一不可。作为一个大乘行者,在修行时,要全部、正确、圆满地了解大乘、小乘(小乘里有声闻道、缘觉道)这三乘的道的道体。如果是大乘圣者,见道时他直接见到的就是空性,顺便也会通达补特伽罗无我。


  “作为直接走大乘道的行者来说,他不会先去生起出离心,而是出离心和菩提心同时生起。他夹杂着修,既修有造作的出离心,也修有造作的大悲心和菩提心。修到两者都很纯熟的时候,就可以同时生起出离心和菩提心。这样他一进入资粮道就等于说进入了大乘资粮道,如果他只生起出离心,不生起菩提心,那他进的就是小乘的资粮道,他修行成佛的路将会变成远路。”


  师长介绍,在这三个要点当中,出离心和菩提心属于方便分,空性慧属于智慧分,智慧和方便是互相帮助的。打个比喻,在修菩萨道时,我们要去跟烦恼斗,要去破除“敌人”——所知障和烦恼障,就要采取进攻和防守双重策略,要以六度作为“铠甲”,从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六个方面进行防守。若是没注意到哪一方面,烦恼就乘虚而入。


  比如说不注意持戒了,烦恼就会让我们犯戒,我们的心就忧恼、忧悔、心神不定、心绪不宁,这样就间接损害了无我慧。同样,悭贪和瞋恚这些“敌人”也一样,只要我们“铠甲”没披好,这些“敌人”就冲过来,就会伤害我们。


  师长引用智敏上师在讲解六度时的重要观点,即在任一度中要摄持其余的五个度。所以,不管是在做布施、持戒等时,都要防护其他几个度。这是菩萨道的一个特色,所以是全圆之道,确保任何情况下,既可以进攻又能防守,不被烦恼所害,这样就能稳步前进。另外,在这六个度里面,要明确般若度是指导方向,其他五个度是行持。


三、远离颠倒 遣除障碍 直指菩提



  《心经》虽然只有260字,却字字珠玑,高深莫测。师长说,《心经》虽短,却含摄了六百卷《大般若经》的心髓,听一两次,不一定能全然理解其中法义,但是对我们在心田里种下一颗对空性闻思的种子极为重要。所以需要多加串习,通过多多闻思般若,对《心经》的内涵加深了解,会对三宝的功德增强信心,会对证得如经中所说的那些高尚果位如“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无无明”“无无明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等生起强烈的希求之心,从而会越来越坚定修行的决心,增加修行的力量。


  师长还特别赞叹《心经》的另一殊胜功德,就是由于《心经》破除了众生所执的“常”边,同时它还遮止了恶取空的“断”边,这样就把误入断常两边的修行人从错路上拉了回来。同时,它还提醒修行人,不走弯路、远路,即不要先进入小乘道,而是直接趣入大乘道,快速地、稳速地趋向我们所希求的大菩提果。


  《心经》还有强大的除障作用,无论是外障还是内障。师长举例,根据经典,强大如帝释天,都是用诵读《心经》来遣魔除障,那么我们作为刚开始闻思正法、在修行道上刚刚起步的初学者,更是要善用《心经》来净化业障。无论在修行还是在生活中,遇到障碍、面临困境时,要皈投《心经》,这样才能破迷开悟,遣除身心障碍。


  师长告诫我们,以后在对境的时候,就要认真了别一下,是不是真的像它显现出来的那样?如果不是,那么就明白这个现象是“错的”“假的”,就可以断除我们原先认为这个现象是“对的”“真的”的那种执著。破除了原先这种执著,就会遮止了后续有可能产生的一系列烦恼,如贪心、瞋心等。


四、如何修习空性智慧



  师长教导我们,在修习《心经》的时候,最基础的就是读诵、受持、书写及演说。念《心经》的时候,要注意思考它的内涵。即使通过诵读《心经》,没有把我们遇到的障碍空掉,但至少我们会去除这个障碍上多出来的一些增益部分,达到“远离颠倒梦想”。比如,念的时候,念到“五蕴皆空”“空中无色”,空去了障碍的实有;再思考这些障碍到底怎么回事,来自哪里?是不是缘起所安立?就这样分析来、分析去,就会将对这个障碍的认知提升了一个层次。这就是运用《心经》、通过从事上和理上不断交替的思惟而去除障碍的方式。


  如何用《心经》透发的理论去指导实修呢?师长告诫我们,第一步是要把经文里的词义、内涵基本上梳理清楚,然后在自身上找出一个执著的所缘境,比如自己的一只“手”,还要找出“内心对这个手所执著出来的样子”,还要知道“内心对这个手执著出来的样子”实际上是不符合“手”的实际情况的。整个过程你可以套用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来抉择“手不异空”“空不异手”。这样我们在观察所缘境和“内心中所缘境的样子”时,找到我执(内心对所缘境生起的样子)和所执(所缘境),其实就是在修行了。这种修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禅宗的参话头,比如说“念佛的是谁啊?” “父母未生时这个我是什么样子啊?”参究的时候,第一步就要找到所执的“我”是什么样子,然后再在这个上面去思考这个“我”是不是像实际情况那样存在。


  虽然我们对到达智慧彼岸的空性智慧充满神往和希求,但是师长再再告诫我们,空性见要从缘起中求,也就是要精进持戒、依止善士、听闻正法、集资净障,才能够生起这个空性慧。很多祖师,在求般若的过程中,都是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像《大般若经》里面讲的常啼菩萨,为了求闻般若,走了很远,把自己的鲜血洒在地上;智敏上师学法,也是付出了很多很多的心血。所以,如果我们仅仅是靠着听闻、思惟,是没办法完全生起对空性的证悟的。






文/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