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居士专栏

【影片推荐】自己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国王的演讲》影评

2017-01-09 12:33:26 分类:居士专栏 6次浏览


        


        


        


        自己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国王的演讲》影评


        片名:国王的演讲 

        导演/制片人:汤姆·霍珀 

        此片获奖情况: 

           本片于第35届多伦多电影节获得了最高荣誉——观众选择奖。在2011年第83届奥斯卡提名名单上,《国王的演讲》获得12项提名,并最终拿到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创剧本四项大奖。科林·费斯凭借本片获得金球奖最佳戏剧片男主角。影片还获得金球奖、美国制片人公会、导演公会和影视演员公会奖等多项提名和奖项。 


        剧情简介: 

        1925年,艾伯特王子——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二儿子,被父王要求在伦敦温布利的大英帝国展览会上致闭幕词。可是,艾伯特患有严重的口吃。场内外静静等待着艾伯特的初次亮相。广播里只听得艾伯特的结巴声:“……我……有事宣布……,……我承诺……”,二十秒吐不出一个词。 >1934年,艾伯特的口吃依旧,妻子莫琳外出找到语言治疗师莱昂纳尔·罗格医生为丈夫治病。医生要求王子直呼其名莱昂纳尔,并且称呼艾伯特为伯蒂,使王子紧张的气氛趋于融合。医生的问题似乎和口吃无关:“最初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想谈论私人问题,别惹我!”在艾伯特突然暴怒背后,医生明白,对方定有深深的创痛,这才是导致严重口吃的关键。 

        1934年圣诞临近,父王乔治五世进行全国广播演讲,演讲后鼓励在一旁的艾伯特试读演讲稿。可艾伯特念不出声,父王大失所望。艾伯特心甘情愿重回诊所,加强训练。发声——感觉——跳跃——放松,发声——甩头——吸气——呼气——倾听——就地来回滚动。训练终于有了效果。 


        在现实和需要中,大卫放弃了王位。弟弟艾伯特·弗雷德里克·阿瑟·乔治·温莎继承王位,成为“乔治六世”。时间到了1939年 9月3日,德国政府冲破防线进攻波兰。英法被迫向德国宣战。国王决定向国民发表演讲。“我们必须抵抗世界上缺乏道德没有人性的人,抗战到底。”1944年乔治六世授予罗格医生皇家维多利亚勋章。国王和罗格医生在余生的岁月中始终保持好朋友的关系。 


        影评: 

        一片幽情冷处浓。 

        这是一部完美的电影:秾纤适中,修短合度,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由国民性决定,英伦影像总有一种克制的情绪,没有欢呼夹杂狂吼,也鲜少眼含热泪地相拥,画面与音乐均委婉而素净,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医生改变了国王,这是初始的认为。显然易见,国王是在医生的治疗或者说是教导下改变的。剧中的过程太过精彩,以至于来不及思考就有了这种感觉。两人就像一对反义词:地位一尊一贱,态度一张一弛,情绪一明一晦。医生在国王前显得更为成熟,似乎他已经到了永不会觉得尴尬和别扭的年纪,一对冷静双眸洞悉世事,始终云淡风轻、宠辱不惊。尊者常露荏弱之态,贱者并无卑微之心。


        改变国王的真的是医生吗?越向后看,越发现玄机。原来,改变国王的是他自己。草头郎中对一国之主不谄媚固然不凡,九五之尊对游方散医亦不轻蔑却更加可贵。当然,国王是幸运的,他遇到了正确的医生,指导了他正确的方法。


        生存,还是毁灭 >生存或毁灭, 这是个必答之问题 >是否应默默地忍受坎苛命运之无情打击? >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难奋然为敌,  >并将其克服?  


        此二抉择, 究竟是哪个较崇高?  

        死即睡眠, 它不过如此!   

        当国王在莫扎特的《费加罗婚礼》曲调中念出莎士比亚的这段名句时,我们就知道了医生的正确。可是国王拿着他的录音盘,回到了家中继续烦躁。直到老国王反复地训斥,国王才拿出这一盘碟,吃惊的听到自己清晰、连续,甚至庄严的读音。 


        这段语句在这里出现,是那么的合适。这字表的永恒疑问,不正昭明朗读人的郁胸愁苦?生或死、进或退、临危受命还是继续龟缩?他忐忑不安,踌躇难定,这道心防,莫不是更恶化了他的痛苦,更叫他有口难言?国王的重重顾忌,又关乎国家命运,战还是降?迎击还是沦丧?面临坎苛命运之无情打击,真的唯余浩叹:这是个必答的问题。  


        很显然,医生能治疗的并不仅仅是口吃,还有国王那一点点胆怯。但是,医生只能给出治疗方案,接不接受是病人的决定,哪怕是免费的治疗也可能被拒绝。 


        “自性众生誓愿度,自性烦恼誓愿断,自性法门誓愿学,自性佛道誓愿成。”“自皈依佛,自皈依法,自皈依僧”,每一句话前面都是一个“自”,这个自己是那么的重要。没有这个自己想,自己要。恐怕医生也救不了国王。 


        轮回,不只是一个概念 >    查阅了资料,方知国王的口吃大抵在6岁就有了,那么一直到了成年,国王才找到医生治疗。为何?因为不重要!少年亦或儿童的时候,口吃并不那么重要,小公爵那时并不想成为国王,而小公爵那时也不用说许多演讲。至多是在王室家族中出丑,仅此而已。那么成年的国王为什么要治疗口吃?因为他要在臣民面前演讲,因为他要成为国王……总之,他意识到了口吃是很大的,严重的问题。 >    那我们呢?我们有没有认识到严重性?很多人是没有的,轮回,只是一个概念。最多在失恋之后,失业之后,失败以后体验一下所谓的娑婆世界的苦——就像在王室家族出丑一下,过会会有各种各种的亲人朋友来安慰,也就无所谓了。我们有最好的医生,有一部分是相信了其他的医生——去抽烟放松喉咙,也有人去含着弹丸说话。还有一部分人认为自己没有病,亦或是认为这位高明的医生也治不了自己。剩下的,他们知道自己的疾病,也相信医生,可是他认为在家里出丑也没什么。 


        国王因为不负责任的哥哥登上王位,又因为海那一边的敌人倍感紧张,所以才下定决心,接受密集的治疗,并放弃那些“御用的傻瓜医生”。可是我们,也许没有登上王位的机会,也没有觉察到海对岸的敌人,就这样失去了自己。 >  >只要相信“医生”,必将“胜利”   >     最后一场戏,当然就是那场华彩乐章:圣诞演讲。就像炉火上炖着的一壶水,虽然火苗始终温文,然不知不觉中水温已至沸点。一道道窄门敞开,贤妻良友随侍在侧,盛装的国王面沉如水,如赴战场。


        演讲其间也有几次,国王险些结巴起来,全赖医生的眼神与无声手势。但他渐入佳境,渐入佳境。咬字吐音,从未如此勇敢与坚定。要抵抗强权,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演讲,为臣民,亦为自己。


        穿插出现在国王演讲画面中的几组人,几乎回顾了全片情节,像协奏的器乐,令这一曲更调和与雄壮,更具有深度厚度:曾领教了约克公爵那糟糕透顶的演说的工厂工人,如今听得全神贯注、如痴如醉;曾多次鼓舞国王的主教与首相,庄肃端坐,想必坚定了抗战之心;独处小室、守着孤灯的王太后,嘴边逐渐浮起微笑,自是对儿子的赞许与自豪;在遥远的精致公馆中躲清闲的爱德华与华利斯,表情复杂难言,华利斯发上绑着花纹发带,浮夸突兀得像个时装杂志上的假人;爱德华则满面阴沉,是否在被弟弟打动的同时也嫉妒了他的感召力?


        最后,莱昂纳尔垂下双臂,肃立聆听,他知道不必再指挥协助,乔治六世已脱胎换骨,真正的国王在这小小格子间中诞生。 


        历尽艰险,国王终顺利完成最后一个词:“胜利”。始终抓紧座椅扶手的王后,欣慰地与女儿互望,面颊上有恰如其分的一滴热泪。大功告成后,莱昂纳尔与国王相视微笑。医生并未恭喜,只微笑道一句:“你在w上仍有些打结”。这轻描淡写的一句,掩盖胸中感慨与喜悦的澎湃波涛,简直有谢安的“小儿辈已破贼归矣”的妙处。


        或许从治疗到成功,中间有不断的反复,但是只要相信医生,最终就是国王说的最后一个词“胜利”或是翻译为“成就”。 >完成之后又如何呢?紧闭的门次第敞开了。伯蒂终于微笑着走出昂首阔步的国王的步伐;首相与主教诚挚祝贺;国王携眷走上阳台,领取民众的掌声与喝彩。莫扎特温柔舒缓的单簧管协奏曲首章,交替流转在国王与医生的坚毅面容上。一切美好如童话。成功之后的国王,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气质上,却和医生一样了。  


        适合人群:几乎所有人群,尤其是不够自信或是过于自负者 >对治:我们要选择正确的方法来追求正确的东西。要时刻坚定地知道我们可以成佛。 


        推荐人:居士 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