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普贤行愿品讲记

【普贤行愿品讲记-63】说法利人需要具备什么条件?

2018-07-01 19:46:52 分类:普贤行愿品讲记 249次浏览

1.jpg


说法利人需要具备什么条件?【普贤行愿品讲记-63】

——节录自师长于2015年春节的《普贤行愿品颂讲解》(8-2)


7e0fe2e43c30dfb564db1e0073e.png


        (接上文)


        我们再看今天要讲的颂子。


        b.说法利人


        天龙夜叉鸠槃荼,乃至人与非人等,


        所有一切众生语,悉以诸音而说法。


        --------------------------------------------------------------------


        在海公师父的科判里,这就是“行”当中的“说法利人”。


        “说法利人”和前面的“愿行要点”的关系:出家修行,然后住戒修心——未得戒的,就得戒;已得戒的,就持戒;持戒的,受已不犯;犯已能还净。然后说法,说的就是佛法——佛陀的正法,就是教授。


        什么是教授呢?因为为了菩提,一开始说“我为菩提修行时”,为了证得这个菩提,为了利他而缘菩提、希求菩提,然后修正行,希望得到菩提,那么以何身灭除生死呢?(以何身)得到解脱、得到佛位呢?就是出家身,所以出家修行。出家修行能够成办这个所求,那就是要持净戒、不犯戒。在这个前提下,发菩提心,想得到、成就大菩提,如何得到?成办的方便就是教授、就是法。要通过法,要有讲,还要有听。大乘教授,就是宣说无误的、证得大乘的发心的、刻意的所欲求品的方便,即大乘的清净的能诠声。[1]这就是说法,佛教法是以音声为体。


        前面我们讲了,我们请转法轮的时候,请佛长久住世摄受我们,摄受的方式是什么呢?为我们说法。这样的话我们就知道,佛陀利益众生的主要的方式就是转法轮,转法轮就是通过说法。在“不忘菩提心”这个科判当中,我们要成佛,怎么成办呢?那就要通过佛法,就要听法。


        在这个愿当中,果位的时候,佛陀通过说法利益我们;因位的时候,我们现在要通过听法,同时我们要发愿说法利人。也就是说,当我们希求这个菩提、果位上可以圆满地转法轮,因位上就要开始发这样的愿——“说法利人”。这是“行”当中的“说法利人”。


        “说法利人”,要这样发愿。这里的发愿,“天龙夜叉鸠槃荼,乃至人与非人等”,就是各种有情。“鸠槃荼”,这里翻译过来叫作瓮形鬼,是一种众生。天是一种众生,龙也是一种众生,夜叉是一种,还有人、非人。“所有一切众生语”,种种的众生有种种的语言,种种的能诠声,所有的这些众生的语,“悉以诸音而说法”,这里的愿是说什么呢?发愿以各种的语言、各种的音声为彼等说法。


        有种种的众生,有种种的语言,这里就是愿以种种的众生的语言,去为他们说法。说什么法?主要是指大乘法。为什么是说大乘法呢?因为大乘法圆满含摄了小乘法,如果仅说小乘法,则不能含摄大乘法。大乘法能够成办成佛,小乘法仅仅能成办解脱。这里就是因为菩提心嘛,他的所求是成佛,所以说的是大乘法。


        这里要知道,发愿的时候,对种种的众生,都要为他们说法。佛陀在果位的时候“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2],这是一种很殊胜的能力。这种能力是不是成佛以后才突然练就的呢?不是。是不是自然而然有的呢?也不是。那是怎么有的呢?那是在修行的时候就开始锻炼和串习。在还没有开始锻炼的时候,就先要有这种愿,希愿能够以这样的方式为众生说法。


        要有这种能力的话,首先要有这种意乐,要去、想去锻炼。比如我们碰到一个浙江境内的人,像温州或者宁波的,宁波的方言土语和温州的方言土语是不一样的,如果我们并不希望跟一个只会讲温州话的人去沟通交流、去帮助他的时候,他会不会说普通话,你听不听得懂都无所谓,所以你就不可能会用温州话去跟他交流。同样的,如果一个温州人,他觉得没有必要跟宁波人去用宁波话交流,那他也不会去仔细地学宁波的方言土语、仔细地去交流。


        当然,现在大家说“可以用普通话”,普通话会的人是有,但是不会的人也很多。一个菩萨他有这样的发愿,不管是哪种方言土语,他都能够以这种言音而为说法。那他要会为人说方言土语,必然要先学习这种方言土语,然后以很多精力和代价去学习这种语言,这是一点,就是会这种语言。


        当然,这并不是说一个人在一生当中——在凡夫菩萨的时候同时掌握无数种语言,这不一定。这里也可以这样理解:我们这一生投生到中国,以中国的语言去为众生说法;如果下一世我们投生到某个其他的国土或其他的世界,那么就以那个国土或世界的语言而为说法,或天,或龙,或夜叉,或鸠槃荼等等。就是可以相续的,终有一日可以同时以一音说法,众生随类得解。


        这是语言方面,是表达方面的;同时还有一个,要正确地说法。这里就是教授是无误的方便,不能是有误的。我们在说法的时候,如果你说你在说大乘法,那你说的必然是一个正确的大乘法,也就是正确的能诠声。如果你说出来的是错的,那不能成为“你在说大乘法”,你说的是错误的,错误的就不是真的,那就是相似的。


        所以,在说法的时候,并不是说我们想利益别人就能利益了。同样的,你想以一音而为众生说大乘法,除了你要会这种语言,你还要能够正确地阐述。要正确地阐述的话,那就必须要什么?前面要正确地了解。这就含摄了:凡是你能正确地为人说法,必然之前你经过正确的听法、已经正确地了解了。正确的了解是来自于正确的听闻,正确的听闻又依于大乘的具德师父


        所以这就和前面接起来了。前面“常随佛学”开始时就说,“所有十方一切刹,广大清净妙庄严,众会围绕诸如来,悉在菩提树王下”,前面说亲近诸佛是为了干什么呢?为了听闻正法。如果我们要为众生说法,那还要回到前面,你从哪里获得这种能力呢?那就是要发愿到佛的清净的净土,亲近诸佛——离不开最初的说法者。


        像获得大乘资粮道、得到法流三摩地的,他可以亲见诸佛,能够从化身佛那里获得教授,其他不能获得亲见诸佛的众生,就必然要在不是现佛身的具德师父(包括各种凡夫的具德师父)面前听闻教授。因此,“说法利人”含摄了它的因。也就是说我们要这样发愿,同时也等于说,我们要发愿具足它的因缘,它的因缘就是亲近具德师父、听闻正法、如理思惟。这就是“说法利人”这个颂。


        我们在了解这个颂的时候知道,按照《行愿王释义》,这是属于第三个,“随各别言音而为有情说法”,就可以不忘菩提心。菩提心不退失的因缘,就是由于我们去闻法,也去说法。自然,通过这个教授使我们不忘菩提心,使之能够得到增长。这是一个要点。


        第四个,“相续调柔,勤修六度”。在海公师父的科判当中是“行”中的第三,“精密证解”。(待续)



8ddd19ff6e9c9935fb06709cd82.png

        

--------------------------------------------------------------------

        [1]《显明佛母义之灯略疏》(福称尊者著,释法音译)大乘教授的体性,有的,即安立为宣说无误的证得大乘发心刻意所欲求品的方便的大乘清净能诠。

        [2]《维摩诘所说经》佛国品第一(姚秦三藏鸠摩罗什译):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