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大乘五蕴论讲记

大乘五蘊論講記【序】

2018-08-06 12:00:00 分类:大乘五蕴论讲记 475次浏览

(内部整理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

我佛慈悲,乃以教説宗通住世。法輪常轉,弟子燈燈相續爲繼。佛陀傳教,二千五百年,弟子無數,荷擔正法,傳承法義之人幾何?智敏法師即其一也。

智敏法師者,杭州人也。家境殷實,饒有佛緣。三歲隨父定居上海,十五歲始閱佛書,吃齋茹素,不事娛樂,與佛接禮,佛智顯出。十七歲入上海大同大學,之後隨著名佛學家範古農學習唯識,堅持業餘學佛不輟。一九五三年親近能海上師,轉入修密,又得清定上師剃度,依定慧和尚受具。不離講經説法,以教育僧才爲己任,出入寺院、佛學院、研究所,弟子聚集,徒衆遍天下,普沾法雨。

智者敏而捷,法者義而擔,出塵者是大丈夫,經釋者是大智慧。法師著述等身,志向高邁,義涉三科;開小乘顯大乘,宣顯教揚密義,發獅子吼,樹龍樹風,溝通漢藏,圓融無礙也。《俱舍》入門徑,修行次第,戒律講疏行,唯識攝大乘。法師辯才無礙,盡興拈來,朗朗上口,道由心流。是適也,是真也,無不由起也。

老衲今年百有零五,出家已八十有三。百年佛法,滄桑曆曆,回首浩歎,撫今追昔。太虛大師改革佛教,弘一法師堅持律儀,印光大師提倡念佛,諦閑長老志弘天臺,月霞老和尚倡唱華嚴。諸師弘通,佛法復興,佛化人間,蔚爲大觀。然唯有吾師虛雲長老看話頭,掃疑情,五宗之花因此再綻。天下禪宗,臨濟七分,曹洞一角,默照昧心,靈靈代發;話頭猜疑,桶底脱落,成佛有期,是在培福。

敏法師弘通文字,重視義學;落在戒學,供養儀軌;諸經要義,孤明先發;文字般若傳承法義,唱誦儀軌法人相依。法師出入内外學,攝大乘納小乘,口宣得法,録自心德,著述等身,集腋成裘,結集出版著述文集,天龍護持,人間贊歎。恭敬撰偈一首,以爲志慶:「吾爲法師成就歡喜,法藏庋藏天下流通。智者兼達普濟天下,敏者聰慧內外俱全。」是爲序。

本煥长老(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

二〇一一年十月卅一日

1


「唯識卷」整理説明

《法幢文集·上智下敏上師著述集》總分爲道次第卷、俱舍卷、唯識卷、般若卷、戒學卷、定學卷、雜集卷七大類部。其道次第卷和俱舍卷業已於二〇一二年至二〇一七年間先後出版發行。今由多方協同努力,唯識卷部分業已整理完畢,付梓刊行呈現於讀者。

唯識學乃智敏上師佛法教學體系之重要組成部分。智敏上師早年初入佛法,與唯識體系即甚爲有緣,在上海跟隨范古農老居士學習法相,受益良多。其時戰火紛飛,師父仍不顧危險堅持前往聞法。往後,隨著智敏上師對佛法聞思之深入和擴大,對唯識教義之理解頗有心得和發明,亦認識到此宗對當下衆生之利益。暢演唯識教義,可謂智敏上師一大悲願也。

唯識之學是釋迦世尊甚深之教,對衆生破除迷惑進而入佛知見有極大的意義。唐代窺基大師於此曾有精辟判説:「如來設教,隨機所宜,機有三品不同,教遂三時亦異。諸異生類無明所盲,起造惑業,迷執有我,於生死海淪没無依,故大悲尊初成佛已,仙人鹿苑轉四諦輪,説阿笈摩,除我有執,令小根等漸登聖位……次於鷲嶺説諸法空,所謂摩訶般若經等,令中根品捨小趣大……於第三時演了義教,解深密等會説一切法唯有識等。心外法無,破初有執。非無内識,遣執皆空。離有無邊,正處中道。於真諦理悟證有方,於俗諦中妙能留捨。」

唯識之教,其興起成爲專門學派,約在佛滅後一千年。其開派人爲北天竺佛所授記無著(梵語「阿僧伽」),無著菩薩之弟世親(又稱「天親」,梵語「婆藪槃豆」),助兄宣化,建立法幢,最爲得力。兄弟二人,相繼擔任那爛陀寺住持。無著世親之後,唯識之教在印土興盛數百年,著名論師有世親弟子安慧、陳那以及其後護法、法稱等大德。

公元五世紀,唯識之教傳入東土。唐玄奘大師入古印度求法,得那爛陀寺戒賢法師之傳承,將唯識之主要經典譯成漢文。玄奘大師之翻譯世稱絶唱,文義俱佳,大師之弟子窺基大師之闡釋述記,倍極詳盡。唯識之教蔚爲一宗,史稱法相唯識宗者是也。惜時運乖違,遇武宗之難,不久式微,然其餘緒綿延未絶,遠播於朝鮮日本。清末民初,楊仁山居士重睹先人之作,竭力弘揚,中土唯識法相之學得以復興。

唯識教義在傳衍流布過程中,各宗派之祖師隨機施設,故彰顯側面或有不同,乃至解析亦或有差,然其根本義趣則一以貫之,智敏上師所着力弘演者,主要是無著世親之印土原味唯識也。

一九九四年至二〇〇一年間,智敏上師在多寶講寺先後講述《大乘五藴論》《百法明門論》《唯識二十論述記》《攝大乘論世親釋》等唯識論著。

《大乘五藴論》,世親菩薩造,適合初學,全文三千餘字,解釋色受想行識五藴基礎法相。其中對煩惱性相的解釋尤爲精細。《論》引祖師教言謂:「知煩惱相者,亦須聽對法,下至當聽《五藴差别論》,了知根本及隨煩惱。於心相續,若貪瞋念隨一起時,便能認識,此即是彼,他今生起,與煩惱鬥。」《大乘五藴論》之宗旨,在破人我執,所謂一性我執、受者我執、作者我執。

《大乘百法明門論》,世親菩薩造。全文五百餘字,唯舉百法之名數,未加解釋。窺基大師作《論解》,釋義周詳,文近一萬字。此百法出自《瑜伽師地論·本地分》,窺基大師云:「大者,揀小爲義。乘者,運載得名。百,數也。法謂世出世之法,故心法八,心所五十有一,色乃十一,不相應二十有四,無爲法六,故爲大乘百法也。明乃菩薩無漏之慧,以能破暗故。門以開通無壅滯爲言。論乃揀擇性相,教誡學徒之稱。本地分中者,乃《瑜伽論》五分之一。略録名數者,於六百六十法中,提綱挈領,取此百法名件數目。此論主急於爲人,而欲學者知要也。」

《唯識二十論》公認爲唯識宗之根本要典,學習了五藴百法之後,可學此書。此書安立唯識基本宗義,萬法唯識,廣破外道他宗的問難,但對自宗未廣開演。窺基大師云:「《唯識二十論》者,筏蘇畔徒菩薩之所作也。題敘本宗,有二十頌,爲簡三十,因以名焉……然此論本,理豐文約,西域註釋,數十餘家,根本即有世親弟子瞿波論師,末後乃有護法菩薩。護法所造釋,名《唯識導論》,古印度重爲詞義之寶,爰至異道嘗味研談。」太虚大師言:「天親菩薩對於『唯識』爲題的第一部著作是《唯識二十論》……先提出種種的疑難和問題,否定不健全的學説的不當,使外小立論均不成立;而自身却成立了唯識之理。他又自行爲二十頌詳加解釋,發展獨特的思想,所以這《唯識二十論》,爲研究唯識所不可不注意的一部書了。」

《攝大乘論》,無著菩薩造。是唯識宗初期之代表作,論述唯識甚深理趣,世親菩薩等爲之造釋,唯識學者必讀之書。陳朝真諦三藏弟子慧愷法師所撰《〈攝大乘論〉序》曰:「此論乃是大乘之宗旨,正法之祕奥……本論即無著法師之所造也。法師次弟婆藪槃豆……稟厥兄之雅訓,習大乘之弘旨。無著法師所造諸論,詞致淵玄,理趣難曉,將恐後學復成紕紊,故製釋論,以解本文,籠小乘於形内,挫外道於筆端。自斯以後,迄于像季,方等圓教乃盛宣通。」窺基大師讚曰:「《攝大乘論》者,蓋是希聲大教,至理幽微,超衆妙之門,閉邪論之軌。大士所作,其在茲乎!」

智敏上師講授《大乘五藴論》,參照安慧菩薩《大乘廣五藴論》互解。《廣五藴論》稍詳,文增近一倍,猶如略論之釋也。講授《百法》,依窺基大師《百法明門論解》。講授《唯識二十論》,依窺基大師《唯識二十論述記》。講授《攝大乘論》,則依世親釋。

以智敏上師所開演世親菩薩四部著作之講記爲主,編輯室整理出本卷。其中四種講記,即《大乘五藴論講記》《大乘百法明門論解講記》《唯識二十論述記講記》《攝大乘論世親釋講記》。《攝大乘論集註》,初版於二〇〇四年,此次修訂再版。另將師父所作註釋筆記編校整理,有《唯識二十論述記略註》《大乘五藴論略註》《大乘百法明門論略註》《成唯識寶生論略註》等,總成一册,名曰《唯識論略註合刊》。

講記依智敏上師授課録音記録稿整理而成,學習者可一邊聽録音,一邊對照學習,若無暇聽録音者,也可直接閲讀講記。如此能得師之見解。二種註書則根據智敏上師手稿或講義整理而成,便於讀者直接閲讀原文。

今年夏天,智敏上師示寂於上虞多寶講寺,我等痛失依怙。今此唯識卷之出版,惜師未能親見,吾等撫卷追思,百感交集。既爲弟子,師法乳之恩,頃刻不敢忘也;師之利生悲願,當戮力繼承也。惟盼望此卷出版,能使諸讀者群皆得大利益,包括對唯識教義有一般興趣者,乃至秉持唯識見地的佛教修行者。尤願本卷成爲諸佛教院校任教法師學者之案頭良友也。愿見師著作如見師面,讀師法語如親聞教誨,會師意旨,應師悲願,繼承光大師父弘法利生之事業。更盼望殊勝有緣者因聽聞言教而得生兜率,覲見慈尊也。

本卷成就出版,賴於各有關人士的大力幫助。對於所有這些幫助,我們銘記在心,在此深表謝忱。由於工作人員水準有限,書稿錯誤難免,對此我們深懷惶怖,恭請諸方大德,好學之士,明鑒指正。

多寶法幢編輯室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

1


導讀

唯識法相一系,是智敏上師弘宣佛法的重要内容之一。現在出版的《法幢文集·唯識卷》輯録了依智敏上師講授四部唯識論典録音整理的文稿和二部註釋類文稿。其中,《大乘五藴論》暨《大乘廣五藴論》是智敏上師最先講授的唯識法相課程。《大乘五藴論》(後文稱本論)爲世親大師造。《大乘廣五藴論》即本論之釋論,爲世親大師弟子安慧大師造。智敏上師的講授依本論條目,將二部論典合爲一體闡發其義,是智敏上師講授此二論的一種匠心安排。

《大乘五藴論》是唯識體系中基礎性綱要性論典。本論以大乘佛教的立場觀點來解説原始佛教根本教義之五藴,也涉及十二處和十八界基本内容。本論篇幅較小,漢譯本約有3500多字,但對於了解縷析複雜的法相唯識學而言,是一部重要論典。本論雖未展開對唯識甚深教理的辨析,但已藴含了唯識體系的主要内容,故也被稱爲解説法相原理的綱要性論著。

從世親大師思想演化角度觀察,《大乘五藴論》可稱爲世親大師弘宣大乘思想的奠基之作。世親大師佛法造詣廣博精深,被譽爲印土六莊嚴之一,也被稱爲千部論主。大師最初在一切有部出家,是小乘佛教的一位論師,後來受其同母異父哥哥無著菩薩教化,歸入大乘佛教。世親大師造《大乘五藴論》時,其思想已經初步完成從小乘向大乘的轉型。

《大乘五藴論》不獨是學習唯識教理之必讀論典,也是學習理解佛法各宗要義的應讀論典。於凡夫而言,離開名言設施無可理解佛法教義。然佛法名相,與世間文字雖形同而義有淺幽廣狹之異。故從法相之學入手,是爲入佛知見之方便。智敏上師在本論講記中言:「《心經》「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藴皆空」,這句話我們一般的註解都會這麼説,「照見五藴皆空」,先要「照見五藴」,五藴是什麼東西,然後是「皆空」,才是空。你「五藴」都不知道,你怎麼空得了呢,空什麼東西呢?」

《大乘五藴論》不惟闡發佛法教理,也是指導佛法修證的重要論典,尤其是對辨析和對治我執煩惱有大力用。例如善心所有多少種,不善心所有多少種,這些心所法各自有什麼特性和作用,乃至彼此之間的關係,本講記都闡述得清清楚楚。學了這些法相,我們就拿到了修行的武器,能認清煩惱了,進而對治煩惱,接着才能斷除煩惱,最終離苦得樂。

讀者有緣得遇智敏上師教授此五藴論二論,甚爲殊勝難得。智敏上師對世親大師所造論典素有研究,尤其是對《俱舍論》極爲通達,被稱爲當代漢地弘揚俱舍第一人。故而對與《俱舍論》有密切關聯的《大乘五藴論》的理解與解説可謂洞幽燭照。智敏上師在教授中旁徵博引,深入淺出,令欲深研者有所得,也兼顧接引初學之機。尤爲難得者,智敏上師秉持一貫的學以致用教學風格,將傳承祖師修行之教授教誡,以及自己多年修學體會,貫注其中,理事圓融,佛法實修者更能於此獲得大益!

1


凡例

一、本書係根據智敏上師在一九九六年於浙江三門多寶講寺講解《大乘五藴論》(簡稱《五藴論》)録音整理而成。

二、本書原文由句讀改爲標點,注釋中引用古文,亦改爲標點。

三、本書講解時,《五藴論》與《大乘廣五藴論》(簡稱《廣五藴論》)對照互解。《五藴論》原文采用方正楷體,單獨成段列出;《廣五藴論》原文亦用方正楷體,單獨成段列出,前面加[廣],表示出自《廣五藴論》。

四、本書一般採用繁體正體字新字形,個别或隨佛教經典用字習慣保留。

五、本書後附相關思考題,便於學人參考。

六、本書主要參考文獻,列於講記之後。

七、本書由「多寶法幢」編輯室具體承擔整理核校工作,由於整理人員學識能力有限,疏誤不當之處,敬祈方家大德慈悲賜正。

多寶法幢編輯室

二〇一七年八月

1


法相學社第一期課本序言

我佛教言不出境、行、果三,果成於行,行依於境。境也者,一切事理,所謂萬法也。佛説五藴、十二處、十八界,此三科者總賅萬法而無遺,乃衆生之所迷、諸聖之所覺。故佛教言必先乎是,而學佛者亦先乎是也。然藴界處乃詳略之異,亦局遍之殊,一論一切論也。藴缺無爲法而局於有爲法,處界攝無爲法於法處法界,故與百法相同。藴處界乃大小乘之共法,而百法則唯大乘。今《五藴論》依《百法論》解故又名爲大乘,何以故?唯識是大乘義,藴處界言識不揭阿賴耶,而攝在意處意界中,至大乘談百法則揭阿賴耶,此爲識本亦即法本。故《五藴論》但言萬法未及唯識,而《百法》乃顯唯識。唯識顯而又無我之理乃全彰,不若《藴論》文但彰人無我,未彰法無我也。《百法》既顯唯識,故繼之以《唯識二十論》。初期課本之集,旨在於是。然讀《五藴論》者不可以無釋,故舉《廣五藴論》以釋之,又以《廣論》釋文未足,複舉《顯揚論·五藴章》以足之,且示玄義。至於《百法論》於顯唯識外,但列名數,故複以《顯揚論·五法章》以補之。「五法」言一切事本,爲染淨法之所依,五法即「五位法」,後出「三相」,猶言二無我也。文相與《百法論》全同,亦師資之有淵源乎。「五位法」本於《瑜伽》大論,而「真如」有三,百法則約爲一,故不名百法也。《瑜伽論》文太廣,後當修學,故不復舉之。《唯識二十論》但辨唯識理,所以調節讀者心理而增長其興趣也。所願學者勿抱濫覽之念,切其熟研於心,於此數種外雖有參考書可備查閱,然不可喧賓奪主,置此課本不研而思乞靈於他書,恐正路之足未穩而歧途之易蹈爾。

讀法之一

凡讀佛書須備辭典,其有名詞驟不能解者可一翻閱。如《大乘五藴論》之「大乘」、「薄伽梵」,本論無解,可查辭典,如《佛學辭典》或《法相辭典》。

讀《五藴論》時,以《廣論》爲對照,此有不解,彼或有解。如此言「薄伽梵」,則彼言「佛」,即知薄伽梵者即是佛之同實異名也。亦有此詳彼略,如此舉一二等數以顯五義,彼略不舉。此别别言「云何地界等」,彼則總略一言「此複云何」。又此無「界」字解釋,彼則釋之,以《廣論》爲釋論之例也。凡此無彼有者,其文皆釋論,即所以增廣其文,故曰《廣論》。本論爲世親造,《廣論》爲安慧造,師弟相承,故宜爾也。

《顯揚聖教論》爲無著菩薩所造。因《瑜伽》大論太廣,故略其要義,誘導學者,自成文體,有頌有論,頌以舉綱,論以張目,極有條理。今《五藴義章》亦是釋義之文,故可爲《五藴論》之註解。顯七義中義及善巧,又複略舉不全,此可不必急究,容俟讀《顯揚論》時再究。良以《五藴》二論但陳其事,未説其義,故節錄之,廣讀者對於《五藴》增加研究興趣。

讀《百法論》時,先將本論讀熟,再讀《顯揚論·五法章》,本論原但略錄名數,廣釋則在《瑜伽》大論,略釋則即《五法章》,故舉以爲釋論也。然則法相雖略錄名數,而於唯識意義則在次第數句及二無我文,此異於《藴論》者最宜注意。蓋百法皆依他起性,我執是遍計執性,無我即是圓成實性。《五法章》後又説三相義即三性,即二無我而通達唯識義也,應知。

讀《唯識二十論》,先讀歐陽序及《述記》科判,使眉目清楚,然後讀論,怡然理順矣。論文甚辯,都是彼此破救之文,須細心味讀,原有《述記》註釋,如嫌詞晦,可觀王恩洋《二十唯識論疏》。總之讀法相論文,能細心研讀,知其有問有答,先總後别,先略後廣,自然文義清晰,毫無難事。須知初學似格不相入者,以未習慣之故,若讀熟後(多聞聞持)自然迎刃而解。讀者須有忍耐功夫,故忍波羅蜜中有諦察法忍,即指此也。

讀法之二

凡讀法相佛典,須用純潔的心。即是掃除一切成見,自己作無知無識的人,然後翻開書來,看一字讀一句,如初識字,初讀書,把它記在心中,一遍一遍地讀到爛熟,然後依文解義。

佛典句義,因中文句讀或不易清辯,故須看註解,明了其義,才能清晰。如《五藴論》云:「云何名爲無表色等?謂有表業及三摩地所生色等,無見無對。」若看《廣五藴論》,便知是有表業所生色、三摩地所生色,屬於無見無對的色法也。故此二論,讀時並看,有此略彼詳之益。

佛典中用字,有性業、因果、能所等,皆對待爲用。舉一可以知二,即舉此可以知彼。如云「以……爲性」,即有「以……爲業」相對,或省略之,此即《五藴論》與《廣論》之比較也。再如云「所觸」,即有「能觸」,能爲主動,所爲被動。大概心法爲主動,亦爲被動,色法唯是被動而非主動,然又可作似主動者乃助動,而非真主動。「因果」關係亦猶「能所」,如能生爲因,所生爲果;能造爲因,所造爲果。論云「所觸一分」者,所觸對能觸而言,色法爲所觸,心法爲能觸。云所觸者,别於心法中之觸心所也。然身根雖是色法,亦有助動之用,故又是能觸。觸處爲色法,故唯爲所觸也。云「一分」者,别於四大種之能造色,蓋四大種亦是所觸法,除此外指四大所造色乃是一分,故云「一分」也。此義雖見《雜集論述記》,然《廣論》中云「已説七種造觸及前四大十一種等」,可知論説十一種觸法中,一分爲所造觸之七種,一分爲能造觸之四種,能細心讀之,亦得了解耳。此等論所説色法、心法等,應作科學書讀,不可作議論小説讀,蓋所説即人生宇宙之原質,乃現實之根據。不同空泛寓言也。

藴處界依小乘經論式,百法依大乘經論式。可見大小乘論之異同,而有以識大小乘之進退。

世人對於萬法亦有種種名詞,但從世人妄想習氣中流出,故但能爲世法之業因,而不能爲出世之業因。佛典中所有名詞乃從大覺者淨智法界中流出,故能爲出世因,而非墮於世間也。故學者須將名詞句義一一視爲新知識而接受之,須用專門名詞,而後可與科學家談論。讀佛經論(尤其是法相學)依文解義,方可契入。此文乃是佛法而非世文,故不可不依,若不依文,何能如法解義?讀論爛熟,將佛法文義裝滿胸中,自然作意吐言皆是佛法,此即聞慧成就,乃學佛之初步資糧,烏可忽諸?

二千餘年前世尊説法,亦借古印度梵語或巴利語而説,我國佛典乃自古德依梵語譯成華言,直接間接無非根據結集三藏,與親聞十二分教,輾轉傳來,匯爲巨觀,故宜視爲法藏而寶之。讀華文經典如讀梵文貝葉,如聞金口宣揚。法相諸論雖是菩薩所説,亦是以佛語爲宗,且亦從梵貝譯出,淵源有自,不同世書及外道僞造者,鄭重歸依,信受奉行。

範古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