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俱舍讲记

【俱舍讲记050】明器世间 | 明地狱

2020-03-30 00:00:00 分类:俱舍讲记 51次浏览


颂:

此下过二万 无间深广同

上七捺落迦 八增皆十六

谓煻煨屎粪 锋刃烈河增

各住彼四方 余八寒地狱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此第六,明地狱。论云:复于何处,置捺落迦?大捺落迦,何量、有几?颂曰:此下过二万 无间深广同上七捺落迦 八增皆十六谓煻煨屎粪 锋刃烈河增各住彼四方 余八寒地狱释曰:此赡部洲下过二万,有阿鼻旨大捺落迦,深广同前,谓各二万。故彼底去此,四万踰缮那。以于其中,受苦无间,非如余七捺落迦,受苦非恒,故名无间。且如等活捺落迦中,诸有情身,虽被种种斫刺磨擣,而彼暂遇凉风所吹,还活如本,由此理故,立等活名。阿鼻旨中无如是事。有余师说,阿鼻旨中,无乐间苦,故名无间。余地狱中,虽无异熟乐而有等流。


讲记

“从此第六,明地狱。论云:复于何处,置捺落迦?大捺落迦,何量、有几?颂曰:……”这个颂子我就不念了,因为下面会重牒,都会再引一遍的。这是主要讲八个热地狱的。

“此赡部洲下过二万,有阿鼻旨大捺落迦”,阿鼻地狱,在我们地底下,大概二万踰缮那,应该以踰缮那为单位的。“深广同前”,这个地狱深也是二万,那么地狱最深的地方离我们地面就有四万,四万踰缮那,一踰缮那十六里。这个“其中,受苦无间”的无间地狱,其它七个地狱“受苦非恒”,有的时候还休息一下,但阿鼻地狱不休息,所以叫“无间”“且如等活捺落迦中,诸有情身,虽被种种斫刺磨擣,而彼暂遇凉风所吹,还活如本”,这个时候、凉风一吹的时候,他是没受苦的,他还有个休息的时候。“由此理故,立等活名”,他又活过来了。“阿鼻旨中无如是事”,阿鼻地狱没有这种事情,他一直在受苦的,也没有什么凉风。“有余师说,阿鼻旨中,无乐间苦,故名无间”,他是说的没有乐受来中断这种苦的感觉,这是“无间”。“余地狱中,虽无异熟乐而有等流”,异熟就是业报感的身受,异熟受,那么心里面当然也可以有受,但是乐受一般是指前五识的。容许、也许可能有等流的这个乐。



《俱舍论颂疏》原文

从七捺落迦,在无间上,重累而住。其七者何?一、极热,二、炎热,三、大号叫,四、号叫,五、众合,六、黑绳,七、等活。有说此七在无间傍。八捺落迦,增各十六。故薄伽梵说此颂曰:此八捺落迦,我说甚难越。以热铁为地,周匝有铁墙,四面有四门,开闭以铁扉,巧安布分量,各有十六增。多百踰缮那,满中造恶者,周遍煖交彻,猛火恒洞燃。


讲记


“七捺落迦,在无间上,重累而住”,这一种说法是一层一层的,像八层楼一样。最底层的一层就无间地狱,上面还有七层,就是七个地狱。七个地狱的名字,“一、极热,二、炎热,三、大号叫,四、号叫,五、众合,六、黑绳,七、等活。有说此七在无间傍”,还有一种说法,这七个地狱是在无间地狱、围绕着无间地狱的,好像是那些村子围绕着城市一样,这也是一种说法。“八捺落迦,增各十六”,游增地狱,八个地狱都有游增地狱。那么每个地狱的四面都有四个,就十六个。“故薄伽梵说此颂曰”,这个“颂”就是指“八捺落迦”这个颂子,就不念了,大家看一下。因为地狱的情况,大家应该都了解得很多了。



《俱舍论颂疏》原文

释曰:十六增者,八捺落迦,四面门外,各有四所。一、煻煨增。谓此增内,煻煨没膝。有情游彼,才下足时,皮肉与血,俱燋烂坠,举足还生,平复如本。二、尸粪增。谓此增内,尸粪泥满,于其中多有娘矩吒虫,觜利如针,身白头黑。有情游彼,皆为此虫,钻皮破骨,口帀食其髓。三、锋刃增。谓此增内,复有三种:一刀刃路。谓于此中,仰布刀刃,以为大道。有情游彼,才下足时,皮肉与血,俱断碎坠,举足还生,平复如本。二剑叶林。谓此林上,纯以銛利剑刃为叶。有情游彼,风吹叶坠,斩刺支体,骨肉零落,有乌驳狗,揸掣食之。三铁刺林。谓此林上,有利铁刺,长十六指。有情被逼,上下树时,其刺銛锋,上下鑱刺,有铁觜鸟探啄有情眼睛心肝,争竞而食。刀刃路等,三种虽殊,而铁杖同,故一增摄。四、烈河增。谓此增内,满热咸水。有情游中,或浮或没,或逆或顺,被蒸被煮,骨肉糜烂,设欲逃亡,于两岸上,有诸狱卒,手执刀枪,御捍令回,无由得出。此河如堑,前三似园。四面各四增,故言皆十六。此是增上,被刑害所,故说为增。本地狱中,适被害已,重遭苦故。有说,有情从地狱出,重遭此苦,故说为增。


讲记

“十六增者,八捺落迦,四面门外”,八个地狱的四面都有门。那么就每个地狱有四个门,出去有四个增,每一个门有四个增,有四四十六。每一个门的四个增,都是哪四个呢?“一、煻煨增”,这个游增地狱里面有“煻煨没膝”,它都是有很多热灰,灶煻里面那个灰,里面都是红的,但表面上看起来是灰,白的灰。他踩下去的时候,“才下足时,皮肉与血,俱燋烂坠”,烫坏了,“举足还生”,抬起脚的时候,脚又长出来了。那么再走路,他踩下去又烧坏了,不断地受苦。第二个增是“尸粪增。谓此增内,尸粪泥满,于其中……”,这个游增地狱里面有很多尸体啊、什么粪秽啊,这个大的池子里边,充满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这里面“有娘矩吒虫,觜利如针,身白头黑。有情游彼,皆为此虫,钻皮破骨……”,这个有点像那个蚂蝗,但是比那个蚂蝗更厉害,它是要吃骨髓的,它嘴能把人皮肉咬破的。这里有个问题就是,这样的地狱有情,他到底是真实的有情,还是说不是真实的有情?下面有辩论。他就说这个“娘矩吒虫”,它如果是真实的有情,因为地狱的业投生到地狱去的,那它应该受地狱的苦,为什么它不受地狱的苦呢?就是这个问题。如果他没有造地狱的业,那他为什么会到地狱里去投生呢?就是要把这个解释清楚。第三是“锋刃增”,“锋刃增”就是,这个游增地狱有三种情况。“一刀刃路”,就是路上有刀,他走的时候,脚的皮肉就被割碎了。“举足还生”,脚抬起来,脚又好了,不断地受苦。二是“剑叶林”,他走过一片树林,这个树林上面都有“銛利剑刃为叶”子,有情过去的时候,风一吹,叶子就掉下来,刀剑掉下来了,把他戳坏了。“斩刺支体,骨肉零落”,肢体割断了。这个时候“有乌驳狗,揸掣食之”,乌驳狗也是一个地狱的有情。这个到底是实有情还是不实在的?那我们讲《唯识二十论》的时候,这个乌驳狗是很厉害的,说是要吃老虎的还是怎么的,反正是跟老虎差不多,可能比老虎还厉害的一种狗。“揸掣食之”,把他抓了吃掉。第三是“铁刺林。谓此林上,有利铁刺”,还有个树林上面有利铁刺,“十六指”的。这个时候,有情因为这个乌驳狗到处在追他,他就爬到树上去。爬上去的时候,这个“利铁刺”就朝下,他很难爬上去,要爬上去要损坏身体的。那么他要下来的时候,这些刺就朝上,使他下不来,下来要受伤害的。这个时候爬到树上,还有“铁嘴鸟”,这里有个“铁嘴鸟”,到底是实在的有情还是不实在的,来啄他的“眼睛心肝,争竞而食”。这是第三个游增里面的。第四种是“烈河增”,这个增,它就像个护城河一样的,它倒不像前面三个像园一样的,像个护城河。里面的“满热咸水”,这个河水都是烫的,而且有咸的。大宝恩师说咸的温度可以更高。有情来到这个游增的时候,那些狱卒就把他赶到河里面去,“或浮或没”,在里面被煮。骨肉煮烂了,想要爬到岸上来,岸上有狱卒拿着刀枪不让他上岸。“此河如堑”,“堑”就是护城河的意思。“前三似园。四面各四增……”,前面三个游增就像个园一样的,后面这个“烈河增”,它就是条护城河。每门有四个,四四十六,每个地狱有十六个游增地狱。“此是增上,被刑害所”,给他们多吃点苦,“增上”。“故说为增。本地狱中,适被害已,重遭苦故”, 本来每个地狱的本位里面正报,就是地狱里面受了苦,出了门之外又多给他们重受一点苦。“有说,有情从地狱出,重遭此苦”,还有一种说法,他从那个地狱出来之后,还要再受点苦,这两个不一样。后一个说法偏重在说他已经从地狱出来了,但是还要再给他受一点苦。



《俱舍论颂疏》原文

问:诸地狱狱卒是有情不?答:有说非情。问:既是非情,如何动作?答:有情业力,如成劫风,风虽非情,亦能成劫。问:若尔,云何通彼大德法救善现说?如彼颂曰:心常怀忿毒,好集诸恶业,见他苦欣悦,死作琰魔卒。据此颂文,岂是非情。答:琰魔王使诸罗剎婆掷诸有情置地狱中者,名琰魔卒,是实有情,非地狱中害有情者。故地狱狱卒,非实有情,有说有情。问:若尔何缘,火不能烧彼?答:此定由业力所隔碍故,或感异大种,故不被烧。


讲记

“问:诸地狱狱卒是有情不?”这里提些问题了。如果不是实在的有情,如果它是非情的话,它怎么会动呢?无情它怎么会动?回答是“有情业力,如成劫风,风虽非情,亦能成劫”,就像风轮,它虽然是无情,但是它会运动。这个比喻地狱的有情——那些狱卒之类的,他不是实在的有情。


“问:若尔,云何通彼大德法救善现说?如彼颂曰:心常怀忿毒,好集诸恶业,见他苦欣悦,死作琰魔卒”,因为以前有个大德,他说了一个颂子。他说有的人在活着的时候,心里都是些忿毒的心,喜欢造很多恶业,看到别人受苦他很高兴,这样的人死了要去做“琰魔卒”,就是狱卒的。那么引这个颂子证明狱卒是实在的有情,但是你说是实在的有情,又不能解决两个问题。一个就是说他去地狱趣的话,他是地狱的业引去的,就应该受地狱的苦,他为什么不受地狱的苦呢?反而他去使别人受苦,他自己不受苦,这怎么讲得通呢?再一个,他如果没造地狱的业才不受苦的话,那他不造地狱的业他就不应该去地狱嘛,为什么他又会投生到地狱去呢?那么你说他是实在的有情,就有这两个必须解决的问题,所以就说他不是实在的有情,那么引这个颂子证明。这个你怎么解释呢?他就说这个意思是“琰魔王使诸罗刹婆掷诸有情置地狱中者,名琰魔卒”,你说这个颂子指的“琰魔卒”,他是实在的有情。但是他没有去到地狱里面,他是把人丢到地狱里面去的。“非地狱中害有情者。故地狱狱卒,非实有情”,所以“地狱狱卒,非实有情”。真的在地狱里面,那些地狱有情看到的那个地狱狱卒,他不是实在的有情。你说的那个颂子里说的“琰魔卒”,他就是把那些有情扔到地狱去的,他是在上面的,他是这样来会通的。那么“非实有情,有说有情”,还有的说法认为地狱狱卒是实在的有情,那么他又是怎么解释的呢?“若尔何缘,火不能烧彼?”那你怎么解释火怎么不烧他们呢?他说这是“由业力所隔碍故”, 因为他们没有造被烧的业,所以他烧不到。这个解释就不太善巧。他既然去到地狱了,就造了地狱的业了,为什么烧不到呢?所以他下面还有一句说“或感异大种”,或者他感什么业报、感得了不一样的大种构造,他就不怕烧的。那么这是一个解释,但是都不太善巧。后来,《唯识二十论》里面就已经说地狱狱卒不是实在的有情,这个有讲。那么在《宗镜录》里有提到,他就说比如这个琰魔王,如果说他是实在有情的,那是小乘的讲法。这样的讲法我们也看到过,像《经律异相》里面一些公案,它就证明这个琰魔王还要受苦的。他有一个固定时间,比方说十二点一到他就要受苦了。就来些人喂他那些烊铜、铁丸,过了十二点他又威风八面当琰魔王了。就是说他有固定的时间受苦,这个证明他是实在的有情。但是他还是造了地狱的业或者一部分业,所以他要固定一个时间去受苦。那么当然到了大乘,基本上琰魔王不是实在的有情。那么也不受苦了。这是说小乘、大乘的解释不一样。如果你认为他是实在的有情、地狱里的琰魔王他是实在有情的话,小乘的有些公案他要受苦的,固定的一个时间。那么这个时间不长,比如二十四个小时有半个小时受苦。但是大乘里面已经基本上把他看成不是实在的有情,跟《唯识二十论》观点是一样的。




《俱舍论颂疏》原文

复有余八寒捺落迦:一、頞部陀,此云疱,寒风逼身,故生疱也。二、尼刺部陀,此云疱裂。三、頞哳吒,四、臛臛婆,五、虎虎婆,此三忍寒声也。六、嗢钵罗,此云青莲华,寒逼身青故也。七、钵特摩,此云红莲华,身寒赤色,似红莲华故也。八、摩诃钵特摩,此云大红莲华,寒之更甚,身色弥红也。论云:此中有情,严寒所逼,随身声色变,以立其名。解云:初二地狱,随身变立名,次三随声立名,后三随色变立名也。此八并居赡部洲下,如前所说,大地狱傍。问:此赡部洲,其量无几,下宁容受无间等耶?答:洲如谷聚,上尖下阔,是故大海渐狭渐深也。如上所论,十六地狱,一切有情业增上力感。余孤地狱,各别业招,或多或少,或二或一,所止差别多种,处处不定。或近江河山边旷野,或在地下,空及余处。诸地狱器安布如是,本处在下,支派不定。


讲记

那么下面讲这个八寒地狱。一是“頞部陀”,中国话叫“疱”,冻起疱来了。“二、尼刺部陀,此云疱裂”,冻得更厉害了,“疱裂”了。“三、頞哳吒,四、臛臛婆,五、虎虎婆”,此三是他冻得不停地发出惨叫的声音。“六、嗢钵罗”,这个是“青莲华”,身体已经冻裂了,好像青莲花,皮肤冻裂,已经血印出来了。“七、钵特摩”,此是“红莲华”,冻得更厉害了,身上好像开了红莲花一样。“八、摩诃钵特摩”“大红莲华”,冻得更厉害了,越来越多了,这个莲花。“论云:此中有情,严寒所逼,随身声色变,以立其名”,就刚才讲的例子。两个地狱是根据他身体变化——起疱、疱裂来立的;三个是以他被冻的时候的惨叫立的名;后面三个是他冻的身体出现的颜色变化立的名。这三个八寒地狱都在我们南洲底下。“如前所说,大地狱傍”,旁边,八大地狱旁边。他提个问题,南赡部洲本来没有多大,下面哪容得下那么多地狱?那么他就说南洲,它好像一个谷堆一样,上面尖、下面宽。我们看到的地面是一小部分,就像谷堆尖,我们在这个谷堆的尖尖上,其实它下面是很宽的,所以陆地是渐下渐宽。大海正好相反,大海是上面宽下面窄,就相当于是把他的问题解决了。大海越来越窄,被侵占的空间都成了陆地,这是地狱在的地方。上面讲的十六个地狱,“一切有情业增上力感”。还讲个孤独地狱,“各别业招”。这个是“或多或少,或二或一,所止差别多种,处处不定。或近江河山边旷野……”,这个我们知道很多在地面上。像《僧护经》里讲,他到一个地方,看到一些比丘,他们在吃饭,都正常地用段食。但受苦的时候在地狱里,到了一定的时间就要受苦了,这孤独地狱;还有个论解释上也讲,像有个青蛙,它在一个地方被很多蚂蚁咬,他说这个也类似于孤独地狱;还有就是像有的公案上讲,这个人现一个树的样子,很多鸟来啄他、吃他;还有的人,他是一个有情,后来就是形成一个大的蘑菇的样子。他前世欠这个施主的,后来就是说投生为施主家里面的一个大蘑菇,施主每天割它的肉,割蘑菇嘛,就说是随割随生,这种也可以看成是孤独地狱。那么这就是讲孤独地狱,这就不一定在地下了。




《俱舍论颂疏》原文

傍生住处,谓水陆空,本处大海,后渐流入余处。诸鬼本处,琰魔王国,于此赡部洲下,过五百踰缮那,有琰魔王国,纵广量亦然,从此展转,散居余处。或有端严,具大威德,受诸富乐,自在如天;或有饥羸,颜貌丑陋,如是等类,广说如经。


讲记

那么“傍生住处”,“傍生住处”,“水陆空,本处”“大海”。水陆空都有,“本处大海”,大本营是大海。“后渐流入余处”,从大海慢慢散到水陆空去了。 “诸鬼本处,琰魔王国,于此赡部洲下,过五百踰缮那”,鬼的大本营也是在这个南赡部洲下面,五百踰缮那的地方有个他们的大本营。他们的这个“琰魔王国,纵广量亦然”,长、宽也是五百踰缮那。从这个大本营出来就散居各个地方了,或者地面上,或者须弥山上。有福报的鬼,“端严,具大威德”,像山神、土地之类的,“受诸富乐,自在如天;或有饥羸,颜貌丑陋,如是等类”,没有福报的就是看起来很丑陋、很瘦、吃不到东西之类的。在有部里面他讲了一个,他说畜生是五趣皆有。他举了些例子,比如说地狱里面的畜生,就是娘矩吒虫、乌驳狗、铁嘴鸟之类。这个证明有部认为这些地狱的畜生是真实的有情,所以他举的例子就是畜生五趣都有,地狱里也有这些畜生。鬼趣里有的畜生就是毒蛇、象马、猫头鹰,鬼趣里有这些东西,就是鬼也能看到这些东西的,鬼趣里有这些动物,象马、毒蛇、猫头鹰之类的东西。人趣里面就大家都看到的,两足、四足、多足的,腹行虫之类的。北洲也有畜生,两足的、四足的、无足的、多足的。四天王天的处里面,投生的畜生“同于北洲”,一样的,四天王天也有畜生。那么上面的四个天,欲界天只有两足的畜生,就是那个妙色鸟。这个有部也看成是实在的有情,到了唯识我们看呢,又讲这个也不一定是实在的有情。空居天的畜生就是他骑的那些象马,这个就不一定是实在的有情。傍生,他讲了一个,都是横着身子走路了,但是也有站着走的,他举的个例子就是紧那罗。紧那罗是我们那个天地的乐神,好像天龙八部里面,他说这个站着走的。还有个毗舍遮,毗舍遮应该是个什么东西、啖精气的鬼还是什么,那不应该是傍生了,他举的例子,毗舍遮也是站着走的。鬼的本处,就是刚才说的,南洲下面五百由旬,又从这个地方散到各地。比如说四天王天和三十三天的鬼,都是有威德鬼,是为天人做事情的,为天人当差的、为天巡逻,给使的。阿修罗,没有说。阿修罗,一个说是鬼趣所摄的,到唯识讲他是天趣,又归入天趣。阿修罗不能入正性离生,阿修罗这辈子是不能开悟见道的,因为他有谄曲,“谄曲所覆故”。因为他经常怀疑诸佛“朋党诸天”,他经常怀疑佛是站在天那一边的,所以他有这个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