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大乘五蕴论讲记

大乘五蘊論講記第三讲:【总标名数】

2018-08-06 06:20:32 分类:大乘五蕴论讲记 416次浏览

大乘五藴論

「大乘」,佛教裏邊有大乘、小乘。小乘是以自了爲目的,自己了脱生死就完了,不發心度一切衆生的。小乘是不是不度衆生?與自己有關的也度,但是没有度盡一切衆生的願,所以説是小乘。「大乘」是發菩提心,所有一切衆生,不管是怨是親,不管跟我有關係没關係,遠的近的,都要度完,一個也不留。發這個心的就是「大乘」。

這裏怎麼説「大乘五藴論」呢?這是説這個《五藴論》是以大乘的觀點來講的,是這個意思。大乘是以發菩提心度一切衆生爲出發點的。大乘有兩個大體系(兩個派),一個是中觀派,一個是瑜伽派。這個《五藴論》是以大乘的瑜伽觀點來講的,所以叫「大乘五藴論」。

甲二 總標名數

如薄伽梵略説五藴:一者色藴,二者受藴,三者想藴,四者行藴,五者識藴。

「如薄伽梵」説,這個論是世親菩薩根據經來的。經是佛説的,「如」就是根據,「薄伽梵」就是佛。「薄伽梵」是古印度話,也譯世尊,也就是佛,有「尊貴」、「吉祥」等六個意思[1]。因爲這六個意思你譯了一個,把其餘五個就丢掉了,乾脆不譯,就這樣「薄伽梵」保存原名,提起「薄伽梵」呢,大家要把這六個意思都能夠了知。經上,佛把一切有爲法歸納成五種「藴」。「藴」,什麼意思?我們後頭要講。哪五種「藴」呢?

第一種,「色藴」,所有所謂物質一類的東西,都叫「色藴」,包含一些我們眼睛看不到的微細的物質。色有三種:有見有對,是最粗的;無見有對,是細的;還有一種無見無對,是意識的對象,不是五官的對象,也屬於色的範圍。

第二種,「受藴」,一切感受,我們碰到的苦樂等感受。

第三種,「想藴」,意思就是取相,或者是了知,都可以。

第四種,「行藴」,是造作,遷流造作,不是穩定的。它是遷流、變化,造作。我們意志是能夠起這個作用的。

第五種,「識藴」,了别叫識。

第一句話就是標一個名,「如薄伽梵」,不是我們自己説的,不是世親菩薩自己編出來的,是根據經、依據佛所説的。有五個「藴」,哪五個呢?「一者色藴,二者受藴,三者想藴,四者行藴,五者識藴」。

我們再看《廣五藴論》,對照一下,就比較明確了。

〔廣〕佛説五藴:謂色藴、受藴、想藴、行藴、識藴。

「如薄伽梵略説五藴」,他這裏説「佛説五藴」,很明確「薄伽梵」就是「佛」,從這一點,不查字典也知道,「薄伽梵」就是「佛」,佛説的五藴。哪五個藴呢?色、受、想、行、識——「色藴、受藴、想藴、行藴、識藴」。這個註解比世親菩薩原文反而簡單,因爲前面的原文很清楚了,不必要再增加註解了。但是他這裏就很明確地告訴你,「薄伽梵」就是「佛」。「如佛説」這句話就已點出來了。你可以查字典,没有字典的話,你把《廣五藴論》一看,基本上也知道就是佛説的。查字典當然要更具體一點了,「薄伽梵」有六個意思。你不查的話,你知道就是「佛」,就可以了。所以説《廣五藴論》跟《五藴論》基本上就是起對照作用,這裏詳細的,那裏不要再講了,就簡單地説過了;這裏頭講得還不太透的,那裏就打開來講。所以我們學的時候,《五藴論》是原本,是教材;《廣五藴論》是註解,是參考資料。看的時候要對照看。你如果看了這個之後,看完了,再看那一個,那就失去意義了。就是要一段一段對照看。

學習的方式,要預習,你事先去看一看,哪些懂的,哪些不懂的。不懂的,聽的時候就特别注意一下,或者討論的時候把這個不懂的問一下。討論能夠解決問題的,就討論解決。如果討論會上解決不了的,就由組長把你們的問題提上來,第二天給你們解決。或者需要查資料的,資料查到之後給你們解決,總之希望在學習當中,把我們所想到的問題都能夠解決。如果學了半天,還有很多不懂,這樣子學習的效果不好。總之,基本上都要把問題解決掉。

法相書的組織非常嚴密,是一層一層次第解釋的。我們看這裏的結構,「如薄伽梵略説五藴」,佛在説法的時候,簡單的,説五藴;中等的,十二處;廣的,十八界;再廣的,八萬四千法門。略略地説,世間上一切的有爲法,可以略攝爲五個藴。什麼是「藴」?我們前面講過,積聚的意思叫「藴」。哪五個藴呢?他馬上就跟着解釋:「一者色藴,二者受藴,三者想藴,四者行藴,五者識藴。」一個是「色藴」,一個是「受藴」,一個是「想藴」,一個是「行藴」,第五個是「識藴」。這五個「藴」,就是佛説的「五藴」。下邊還要講下去,什麼叫「色」,一點一點打開。

「佛説五藴」,「佛」,兩個一對照,就是「薄伽梵」,「薄伽梵」就是「佛」。「謂色藴、受藴、想藴、行藴、識藴」,這個是總説。

「藴」的意思,我們上一次講過,積聚的意思叫「藴」,這個後頭還要開講,我們這裏只略略提一下。積聚的意思,很多東西合攏來,聚了一堆,同樣性質的把它分一類,分一聚,這個就叫「藴」。屬於物質方面的,「色藴」;感受方面的,「受藴」;想象、概念方面的,「想藴」;造作,行動的,就是「行藴」;了别的,「識藴」。

以前我們也講過,有質礙的是「色藴」,「質礙爲性」。「受藴」,「領納爲性」,領納前面的。當根、境相對的時候,産生識,識生的時候,就有變化。這個變化,具體就體現在觸上;受就把觸的那個變化領納出來,然後明朗化,這是苦的,這是樂的,這是不苦不樂的,這是「受藴」。「想藴」,「取相爲性」,比如外邊客觀的相,擺在我們心裏來了,就成了我們的名言,也就是概念之類的東西。把客觀的東西,移植到自己心裏上來了,「想藴」。「行藴」,我們的意志造作,這些。遷流造作叫「行藴」。「識」,是了别,能夠分别,這是了别的一個心,叫「識藴」。

這裏「受藴」、「想藴」跟「行藴」裏邊的心所法,它們是了别個别的境;「識藴」是了别總的境。等於説識藴是總經理,全都管,但是具體的,不是他管的。賬是會計管的,錢是出納管的,外邊的業務,是外勤人員去幹的。各式各樣的人都分工,而總的管的是總經理。所有事情,他都要管,但是他又不是每個事情親自管,他是監督管理。「識藴」是在後頭的。

這五個藴,我們以前講過,後頭還要講,現在是略略提一下。積聚叫藴,那就是説,這五個藴裏包含的是有爲法,没有無爲法。無爲法爲什麼不在五藴裏邊?這個我們有講義,你們下了課可以抄。

無爲非藴攝

藴不攝無爲,義不相應故。一解云:三無爲法,與色等義不相應故。無爲體非色,與色義不相應,乃至體非識,與識義不相應,故非藴攝。問:無爲既非五藴,何不立爲第六藴耶?答:亦不可説爲第六藴,彼與藴義不相應故。聚義是藴,無爲非聚義,義不相應,不可立藴。二解云:又言取藴,爲顯染依。染淨二依,藴言所顯,無爲於此二義都無,義不相應,故不立藴。取藴有漏,故顯染依。無漏五藴,便是淨依。故但言藴,便通染淨。(《俱舍論頌疏》卷一)

我們看看,爲什麼五藴裏邊没有無爲法?《俱舍論》裏邊有一個頌,「藴不攝無爲,義不相應故」,五藴裏邊,是不包括無爲法的。這個問題,我們以前在廣化寺講的時候,學生裏邊總是有人搞不清楚,有的時候還要提反面的一些問難。但是,我們在《俱舍論》裏直截了當告訴你了,藴是不攝無爲法的,五藴裏邊只能是有爲法。爲什麼不攝?「義不相應故」,它的意義,跟五藴是不相應的。什麼叫不相應?好幾個不相應,下面就要説。

無爲法,在《俱舍論》裏講三個,《百法》裏講六個。不管它三個、六個,總之,没有生住異滅的叫無爲法。現在我們説這個無爲法,它不是色,没有質礙的,我們説有變礙的叫色,色藴的定義就是變礙爲性。這個無爲法是不變的,無爲法也是没有質礙的,那當然不能叫色,跟色的意義不相應,它不能擺到色藴去。受是領納爲性,無爲法不能領納。想是取相,無爲法也不能取相。乃至識是了别,無爲法也不能了别。這五個藴裏邊,無爲法都插不進去。

有的人説了,五個藴插不進,第六個藴就可以了,來個無爲藴好了。不能立,什麼原因?第一個,藴是積聚的意思,無爲法怎麼積聚呢?無爲法是没有東西的,怎麼聚起來呢?色藴是很多的色,内色、外色、過去的色、現在的色、好的色、粗的色、細的色,各式各樣的,把它們合在一起,叫色藴,無爲法不能分類,也不能聚集。所以説它跟藴的意思不相應,不能立一個無爲藴。

再一個依據,比較細一點,能懂的就懂,不懂的暫時放下,這是《俱舍論》的文。藴分兩種,一種是跟煩惱相應的,叫「取藴」。這個我們講過的,煩惱所執取的那個藴,或者是煩惱所生的藴,跟煩惱有聯繫的藴,叫「取藴」,這是有漏的。這有漏的取藴,是一切染污的所依——一切染污都是依靠有漏的五藴生出來的。「故顯染依」,這個有漏的五藴是染污的依。那能依就是染污,所依就是五取藴。反過來,無漏的五藴是淨依,一切清淨的法是依靠無漏五藴的。所以藴也通染也通淨。無爲法却不通染不通淨。無爲法是無漏的,不通染。所以説無爲法不是染依,也不能做有漏的。所以説淨依也好,染依也好,它都不是依。無爲法不能生東西,不能給人家做依靠生出其他東西,無爲法是不生不滅的。淨依也好,染依也好,都不相應,所以説無爲法不能立藴。

上一次講爲什麼不能立六個藴。少一個藴行不行?少一個藴也不行。這就牽涉到受、想兩個心所跟那一次講的界差别因,爲什麼它的次第是這樣的,這個我們現在就不講了,擺到後頭講,後頭講五藴的時候,藴是何義等等,那個時候再講。現在講得深了,怕你們容納不了,下面我們開廣五個藴:色藴、受藴、想藴、行藴、識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