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居士专栏

【学修】【居士专栏】能海上师一生行迹及恭敬三宝事业功德之探究

2017-01-17 22:31:16 分类:居士专栏 142次浏览

 

能海上师一生行迹及恭敬三宝事业功德之探究

                                                

宗伟

 

 

1.能海上师生平述略及本文探究重点

 

能海上师是近代高僧,39岁于四川新都宝光寺出家,礼佛源老和尚为师,为禅门临济宗第四十四代法脉;出家后,精勤不倦,不畏艰辛,两度求法,西藏大德康萨仁波卿为师,尽得真传。在其一生弘法利生事业中,夙兴夜寐,锐志进取,以毕生之精力对汉藏佛教的发展、沟通、弘传,做出了独一无二的杰出贡献。

 

能海上师先后创建成都近慈寺、绵竹云雾寺、峨眉慈圣庵、重庆、上海金刚道场、五台山清凉桥等多处道场,讲经弘法、培育僧才的同时,译述经籍及弟子集录笔记近七十余种。能海上师依佛陀之般若思想,承世尊一代时教之精神,融各宗派之优点,开创了大般若宗。

 

能海上师一生行迹及事业功德种种,众多第一代亲传弟子多有回忆“恩师”文章刊行于世;近人也多有仰慕一代圣僧高洁品行,执笔立传、评传者居多;其留馈后世的教法、证法、译述,乃至宝贵的佛教思想体系,后世学者及各方人士亦是从戒律、般若、忏悔、教育、根本乘、僧团管理等多种角度深入探讨。能海上师作为沟通汉藏佛教的一位里程碑式的高僧大德,其教法与证法、德行与成就、事业与功德,可谓令后世高山仰止。

 

关于能海上师一生主要行迹及诸多思想研究,因后世多有文本涉及,本文将不再述及考量,而将重点探究其一生事业功德中“恭敬三宝”之功德;能海上师自皈依佛门始,即将自己的“身语意”全部供养给了三宝事业,并且念念不忘,恒勤供养,以清净无染的佛子之心,将三宝的法炬大业传承至未来际。

 

早在1934年—1937年间,能海上师就集出《皈依发心摄要颂》,每次皈依,即对弟子传授三皈依观法,阐明三宝与皈依之意义,不但使皈依弟子认识到三宝体相,更让弟子皈依后有行持学处;继而由浅入深,从三皈依导入结合止观而修。《皈依发心摄要颂》最初由能海上师口传心授,并无文字记载,后由弟子集为五言颂文。因皈依弟子学修需要,1946年由弟子集录为《三皈依观初修略法》刊行于世。

 

关于能海上师一生“恭敬三宝”的事业功德,本文将分五部分重点论述:一是总体探究能海上师“恭敬三宝”的不共之功德;二是峨眉山万年寺无梁砖殿修复,及普贤菩萨铜像开光装藏;三是彭县龙兴舍利塔的修建;四是近慈寺道场的创立;这三个标志性事件不仅是中国近代佛教史中的大事件,更是能海上师一生不共的事业功德的集中体现,其蕴含的意义与价值函待多方面深入研究;五是能海上师一生弘讲《普贤行愿品》最多,这是能海上师“恭敬三宝”入“普贤愿海”的最好例证。

 

2.能海上师“恭敬三宝”不共功德之探究

 

中国佛教史中,有诸多高僧大德建塔造像,修复寺庙,复兴道场,续佛慧命,能海上师一如前辈高僧大德,以全部的“身语意”来承事三宝事业,将“恭敬三宝”的事业功德汇聚于世尊千年万载的伟大传承中。在建塔造像、修复寺庙、复兴道场这些共的功德之外,能海上师在发愿发心做这些“三宝”事业时,又显现出诸多不共的,即别别的事业功德。

 

其中非常值得探究的一点是能海上师在建塔造像,修复寺庙时,特别重重建那些衰颓的、古旧的老寺院、老塔像;能海上师一生创建的多处道场都是在几近“废弃”的寺院道场基础上重新复兴起来的。能海上师的弟子任杰曾在《海公上师德尘亲闻录》一文中述及:“师从不要有人住的寺庙,只接受别人愿交或无人住的破庙,师常说:‘如象鸟一样,把巢给占了,它也不愿意,何况人。破庙修好了就是好庙,如果尽住好庙,破庙谁来修呢?’”

 

近代史中,由于战乱频繁,出于各种政治、经济、人文的复杂原因,废弃或衰败的寺院道场比比皆是,面对这种现状,能海上师发大愿重建复兴多处道场,尤其是重建彭县崩塌损毁的千年舍利塔,毁于大火的峨眉万年寺,以及于几近废弃的小庙基础上创建的汉藏闻名的近慈寺大道场,这几个代表性事件都承载了能海上师在发愿并践行“恭敬三宝”的事业中有别于其他高僧大德的不共的功德。

 

1943年11月,能海上师在彭县讲经时,因龙兴舍利塔的颓圯而道出的一番感慨之言,能旁证能海上师何以孜孜以求复兴“废弃”或“衰损”塔寺:“昔阿育王于佛涅槃后数百年,举所遗舍利,造塔八万四千供养,以福利其所在国土,在震旦者凡十七,而益州有其四,其地曰泸郡、曰凄阳、曰新都、曰彭县……宝光、孝感二塔鸠工告成。皆当事淄素诸大德之伟大功德永永不磨者也,而独令彭之一塔,坐视其日就颓废可乎?塔在龙兴寺前,寺亦因塔而名也。塔之为用,乃十方诸佛,既证不生灭无来去之法身,复以无尽悲流垂迹度生之所。” 

 

从此段话,可以看出能海上师为何要复兴这些被时光湮没的塔寺,面对日渐颓废的塔寺,身为佛子,当然不能“坐视其日就颓废可乎?”因为“造塔八万四千供养,以福利其所在国土”。造塔建寺,是对“三宝”最好的供养,而最终的目的是“福利”四方的人民,因为“塔之为用,乃十方诸佛⋯⋯复以无尽悲流垂迹度生之所”

 

能海上师从1937年于成都南郊创建近慈寺道场,直到1953年于五台山清凉桥三昧律师道场故址创建吉祥律苑道场,在创建或复兴多处道场中,克服了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如果尽住好庙,破庙谁来修呢?”此言看似平易,甚至易行,实则难行,要一生亲力亲为地躬行实践,于“恭敬三宝”事业发大愿,践大行,才能最终成办。

 

塔、像、寺,于佛示现涅槃后,都是传承世尊一代时教、续佛慧命的大法炬,复兴或振兴大法炬,对能海上师而言,是不忍也是不能让千年古刹经像湮失下去的最重要理由,这种比生命还要重要的责任自然要责无旁贷承担下来,这不仅仅是续佛慧命,更是让众生对“三宝”有皈依之所;这也是能海上师“愿再转末法为正法五百年”的大愿与“恭敬三宝”的实际践行相契合。

 

塔、像、寺于众生皈依之所又有不同的作用与功德;因佛是三界导师、人天教主,是指引众生脱离六道轮回大苦海的引导者。所以供养佛舍利的塔,其意义自然非凡,建塔的功德更是无量无边。众生瞻仰舍利,亦如亲见佛陀,感受佛恩,沐照佛光,所以《大涅槃经》记载:“供养舍利即是佛宝,见佛即见法身”。能海上师修建彭县龙兴舍利塔,更是直接仿印度菩提道场舍利塔式样,其发愿发心,至诚可见,是期众生蒙佛接引,沐浴佛恩!

 

佛示现涅槃后,众生无缘见佛,有大福报者才能亲瞻舍利,但佛无上大悲不舍任一众生,所以让众生信生善业,增长福慧,全仰仗经像住持。能海上师于峨眉山万年寺,为千年普贤菩萨圣象开光,让众生受益,堪为发大愿,行大行,引导众生与佛结缘,灭罪除患,脱离六道苦海。

 

寺院是佛法僧“三宝”所住的道场,佛塔可建于寺中,佛像供于殿上。古老的、经过岁月洗礼的寺院因为有高僧大德驻锡,有六合僧团的共修,有历代祖师证悟圆满的功德,有传承至今的教法证法,这样修缮或复兴一座道场,让众生有皈依之所,让传承的智慧福德永续下去。

 

能海上师一生复兴这样的道场多处,其恭敬三宝之行乃是“转末法为正法五百年”之大愿的成办方法,并且亦由此愿而推动。不敬三宝,不但对个人而言有种种过患,对正法住世、圣教弘扬亦关系重大。《论》云:“自能如何恭敬三宝,则诸众生亦能如是恭敬自故。”欲住持弘扬佛法者更应将恭敬三宝列为头等要事,身为佛弟子,若不敬三宝,还能奢望谁来敬三宝?若一个人、两个人、一群人、两群人都不信不敬三宝了,则佛法愈衰。从能海上师一生至诚恭敬三宝的事业功德可见,能海上师是为提升末世众生总体福报而行此行,若人人皆行则众生福报上升,而能有成办正法久住之基础。

 

 

3.能海上师恭敬三宝事业功德:修建龙兴舍利塔之千秋伟业


舍利塔在古印度即对佛教的发展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塔”,印度原文被音译为宰堵波、宰堵婆、率都婆、薮斗婆等,意译为塔庙、高显处、功德聚等。 

 

历史中,佛塔最初是为供佛舍利所立,后来塔中不仅供佛舍利,也可供佛弟子的舍利,而且也可供奉佛教的经卷等。佛塔是朝圣之地,也是众生供养、礼拜和经行之地。佛塔是三世诸佛智慧密意之所依,佛经中多有宣说修建佛塔的各种殊胜功德。 

 

在《佛说造塔功德经》中,“观世音合掌向佛言:‘世尊。今此诸天乾闼婆等故来至此,欲请如来造塔之法,及塔所生功德之量。唯愿世尊为彼解说,利益一切无量众生。世尊告观世音菩萨言:‘善男子。若此现在诸天众等,及未来世一切众生 ⋯⋯于彼塔内藏掩如来所有舍利发牙髭爪,下至一分。或置如来所有法藏十二部经,下至于一四句偈。其人功德如彼梵天,命终之后生于梵世。于彼寿尽,生五净居,与彼诸天等无有异。善男子,如我所说如是之事,是彼塔量功德因缘。汝诸天等,应当修学。’”

 

《长阿含经》云:“于四衢道起立塔庙,表剎悬缯,使国行人皆见法王塔,思慕正化,多所饶益。”

 

由此可见,造塔的殊胜功德实是利益众生无量无边。

 

益州彭县龙兴塔,相传是全国14处舍利塔之一,建于梁武帝大同年间。据《彭县志》记载:龙兴塔始建于晋,南北朝至唐宋年间屡次维修。塔体方形,共17级,高约41.5五米,巍峨壮观。明末塔体四裂,后东北侧崩塌。1923年,南面又塌堕,惟存西北一隅,然仍挺立不倒,叹为奇观!

 

早在1939年11月,能海上师在彭县龙兴寺说法时,见宝塔残缺,礼扫残塔时,深感痛心,“乃发愿重修。商同县佛教会、佛学社及龙兴寺住持,成立重建龙兴宝塔临时筹委会,并通过简章等”。 在成都、重庆、上海、天津等地募化建塔资金。建塔需倾注大量人力物力财力,非朝夕能成。

 

1943年,能海上师“往返绵竹途中,曾两应彭县人士之请,讲经于龙兴寺。因修塔之宿愿未了,于法筵园满,观感益深。与彭地人士再商重修龙兴寺佛塔,因兹事体大,非赖全川全国力量不可,于十一月初二,由师及法光和尚等率诸山长老及四众,设坛宣誓于文殊院,幡盖铃铎,香华酥灯,种种供养,由师述其因缘,闻者欢喜,皆发大心,成立重建益州龙兴塔筹委会,订立建塔方案,并作缘起及誓愿。”闻者欢喜,皆发大心。后四众弟子礼拜宝塔,连续三日夜晚,宝塔舍利放出佛光,惊动城内市民争先来观看。由于三宝功德的加被,四众弟子建塔信心倍增。

 

1944年春,能海上师在龙兴寺安居,率僧众自建砖窑,开窑制砖。所建塔式仿印度菩提道场舍利塔,正中一大塔,四隅各一小塔,先监制木刻模型,高一丈余。并兴修模型塔,高24米。安居中,能海上师宣讲《生起次第》、《定道资历粮》及《圆次大要》,并译出布登大宝论师集造《佛塔修造供养功德义利分别集经》。1945年,能海上师又于广汉龙居寺宣讲《佛塔功德经》。1948年,彭县模型塔建成,高25米。

 

佛教信众都知晓绕塔的功德无量,如若众生想要绕塔礼敬三宝,必要有佛子先发大愿造塔,只有于娑婆世界建起佛塔,才能让众生有机会礼敬佛陀,供花、绕塔、发愿、忏悔等。一座佛塔,可让众生累积无量无边的功德,可以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所以《妙法莲华经》卷四中言:“此塔应以一切华香璎珞缯盖幢幡伎乐歌颂,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若有人得见此塔礼拜供养,当知是等皆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由此可见,为了利益众生,能海上师是为正法久住而发愿建塔,是为利益无量无边众生而发无上的菩提心、大悲心。

 

能海上师当年修建龙兴塔虽未能直接完成,但建塔宏愿,由清定上师承袭得以完成。直至今日,龙兴舍利塔仍为四方信众礼敬佛陀之皈依处。能海上师修复龙兴舍利塔之功德,千秋巍巍德辉日月。

 

 

4.  能海上师恭敬三宝事业功德:修复峨眉山万年寺无梁砖殿

 

峨眉山万年寺创建于东晋隆安年间(公元397年—401年),初名普贤寺,高僧慧持大师所建。唐乾符三年(公元876年)更名白水寺;北宋时扩建,又名白水普贤寺;明万历时(公元1537年—1619年),神宗皇帝朱翊钧御题“圣寿万年寺”,并赐御印一枚,御印上,刻有“大明万历,敕赐峨山,御题砖殿,普贤愿王之宝”的文字。

 

万年寺的无梁砖殿和普贤骑像铜像闻名十方;无梁砖殿,又称普贤殿。是仿印度热那寺建筑,系四方形穹窿顶塔式结构,该殿全以砖块砌就,无一木一柱一瓦,甚是奇观。

 

普贤骑象铜像是万年寺镇寺之宝,也是峨眉山镇山之宝。南宋僧人志磐在《佛祖统纪》中记载:“太平兴国五年正月……敕内侍张仁赞往成都铸金铜普贤像,高二丈,奉安嘉州峨眉山普贤寺之白水,建大阁以覆之。”

 

内侍张仁赞共携三千两黄金才用赤铜铸造成此像。铜像通高7.35米,普贤及莲台高4.05米,所骑白象高3.3米,重约62吨。普贤为贴金菩萨铜像,头戴双层五佛金冠,剔透镂空,手执如意,趺坐于莲花宝座上。普贤菩萨骑座六牙白象四足各踏一莲花磴,背负莲台。此像形象逼真,技艺精湛。

 

1946年,万年寺普贤殿柴房失火殃及毗卢殿,殿堂建筑、经像法器,皆毁于大火,砖殿也在大火中受损严重。能海上师闻之,非常痛心;即刻命弟子普超筹划修复,由于缺少资金,能海上师向川内信众倡议捐助。不到一月时间,信众们捐助的金银首饰、钱币折合银元近两万余元。有了这笔资金,万年寺重建工程才得以启动。

 

由隆莲法师所集的能海上师年谱可以得知,能海上师在这一年日理万机,但在诸多事宜中,能海上师把万年殿修复事宜当成是重中之重。

 

万年寺是峨眉山最大的寺院,峨眉山又是普贤菩萨的道场;千古寺院毁于大火,众生失去所依,心系众生的能海上师自然殚精竭虑,夙兴夜寐。因佛像是三宝中佛法的代表和所依,是众生恭敬顶礼的对象,三宝于众生恩德无边。佛陀已涅槃,但正是由于佛像恩存于世,久住护世;众生才能够得以忆念佛陀的无边功德,佛陀的正法也才能留存于世。

 

众生于轮回大苦海中,亦必仰仗三宝的加被呵护,慈航引路,才能够增长福德智慧,才有出离六道轮回的可能性。《论》上言:“三宝是无上大功德田,对众生有无上的大恩德,是一切世出世间圆满的根本。”尽虚空遍法界十方常住诸佛,从初发心,至成菩提,无边悲愿利众生,三大阿僧祇劫修福慧。佛之功德,是世出世间功德之最。众生自然要了知佛之功德,才能恒勤恭敬赞叹三宝。

 

1949年夏,峨眉山砖殿修复工程将要结束时,能海上师率弟子到峨眉山慈圣庵安居,筹划普贤菩萨铜像装藏开光盛事;能海上师责融空、照通师筹备具体事宜,为普贤菩萨装藏的120部经书及装经设坛、祭典、烧“护摩”需用的经典、法器及其他物资皆运至万年寺。普超法师安排信众按装藏仪规,将120部藏经分成一页一页,每一页裹成一个小小经卷,再用红、黄、蓝、白、青、靛、紫七色丝线依次缠绕,每色丝线各占七分之一,120部藏经绕了近万个经卷,并用小楷毛笔分别为经卷编注上号码。

 

能海上师则率弟子每日修仪轨四座、毗卢仪轨一座,并为前来参加装藏盛典的僧众、居士讲了三天的《普贤行愿品》。无论是讲经说法,还是修法行持,能海上师总是念念不忘三宝之功德,以“身语意”恒时供养三宝。

 

能海上师曾言:“我恩师及祖师,皆同一说,应修恳切皈依三宝,念三宝恩德无穷无尽,竭诚供养则得和缓息灭灾障。”能海上师常念三宝胜功德,自然会得到三宝的加持,因为恭敬心、虔诚心、信心都是三宝佛力的加持。能海上师亲历之事,亦能证明“凡所兴求白三宝”,在三宝的加持下,一切困难障碍都会应刃而解。

 

永光法师曾口述能海上师1933年,险渡难关之事:“衣物经书,随身背负,步行一月,始达印度。途中一次饥渴倒地,不省人事,遇一藏民,携有水囊,供给饮料,师方醒悟,继续前进。至场,行大礼拜,发愿宏扬佛法,利益众生,不意忽患吐泻重疾,腹巨痛难忍,仍坚持礼拜不辍。数日,病益笃,自分不起,乃以康公所赐衣服、舍利等心爱法物,赠寺僧佛金师,通身放下,生死由他,万般皆空,唯念师恩未报,如何得了。似于定中见一长老,形色异常,师前趋礼,彼问:‘欲何求?’师答:‘要宏扬佛法,利益众生。’长老曰:‘汝敲钟,我即来。’既而出定,顿觉身心轻安,重病若失。起见旭日临窗,犹如隔世。”

 

佛在《大乘造像功德经》宣说:“若有净信善男子善女人,于佛功德专精系念,常观如来威德自在,具足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如是等一切功德皆无有量,离众过失无与等者,此人如是谛念思惟,深生信乐,以诸相好而作佛像,功德广大无量无边不可称数。

 

恭敬三宝,自然是弘扬佛法;造寺建塔,供佛安僧,使三宝住世;使众生有皈依处,佛法才能长久住世,佛之慧命才能传承永续。

 

能海上师为峨眉万年寺普贤菩萨装藏开光时,川内各大丛林大德高僧、四众弟子云集,无梁砖殿彩画一新,普贤铜像全身贴金,面部泥金,极具庄严相好。普贤菩萨装藏,最后功德圆满,让无数众生受益。 

 

 

 

5.创建近慈寺道场:通圣言而遍环宇导世界以趣大同

 

广建三宝,住持正法,绍隆佛种,是能海上师一生坚固不动的菩提大愿,愿与行如何结合,如何将大愿躬行实践,可从能海上师复兴近慈寺道场中找到答案。

 

近慈寺乃明代文殊院僧人释智锏归家侍母,母逝后,将偌大的家园,舍宅为寺而建,曰近慈,乃亲近慈母之意。近慈寺在历史中一直是四方闻名,香火鼎盛的道场。 

 

抗日战争期间,近慈寺因年久失修,并为当时的军队所占用,几近荒废。

 

“七七”事变后,能海上师率弟子20余人返回四川,成都文殊院的法光和尚请能海上师住近慈寺,能海上师率领弟子们开始“复兴”近慈寺,自力经营,修殿塑像,寺庙逐渐改观。1940年修佛殿及藏经楼,1941年修护摩坛,1942年修沙弥堂,1945年修译经院等,经过几年的努力,近慈寺终成为一座学修与戒律四方闻名的大道场,也成为沟通汉藏佛教的一个中心,当时国内各大寺院的僧人多来近慈寺闻思修,藏僧来成都,必朝近慈寺,对道场风规,均甚赞叹。

 

近慈寺伽蓝殿的联语是能海上师亲自撰写,虽然联语未书撰者、书者之名。联语为:吉祥无尽藏专为穷子解围;法轮大总持愿与智人同修。大雄宝殿联语亦为能海上师亲撰:发菩提心由定生慧,趣解脱道以戒为师。译经院为近慈寺独有,能海上师自题联语:通圣言而遍寰宇,导世界以趋大同。由这几幅联语,可见近慈寺之道风。

 

译经院建立后,能海上师迎扎萨和尚住译经院,复迎章嘉国师顾问蒙古兴善和尚教学《毗卢仪轨》。兴善和尚善工巧,能绘数十种坛场,能海上师令沙弥皆学之。近慈寺沙弥还学习塑像,以《造像尺度经》为本,虽数米高塑像,亦空心不用骨架;1946年,重庆弟子,发起为近慈寺铸造铜像一尊,仿北京北海白塔所供,委托北京加工。1947年7月北京铜像运到,能海上师率全寺僧众迎至近慈寺,盛况空前,供奉于殿内,并请章嘉活佛开光。

 

能海上师认为,祖师大师振兴佛法的最大成就,乃是复兴戒学与建立修行次第。在能海上师看来,要使近慈寺真正复兴,必须从戒律与修学下手。能海上师平日告诫僧俗弟子:“如来住世,以佛为师;如来灭后,以戒为师。”针对僧团和合,能海法师曾言:“僧团依戒如法和合,即是正法住世;僧团不合,即是法灭的象征。”近慈寺重在学修,培育僧才,不赶经忏,不作佛事,不置缘簿,不设签筒,唯依三学,精进学修。

 

近慈寺内分学戒堂,五年学戒;学戒之前,先学威仪事相等,名学事堂;学成以后,进加行堂修加行;最上金刚院,专修金刚乘法;未满廿岁之沙弥,则另设沙弥堂。每年结夏安居,传授大戒,半月一次诵戒,上半月烧护摩十五天,讲经、传法不断,每日念诵修定,如法熏修。观堂持钵,三衣不离,过午不食,一切悉遵佛制。

 

这也即是被人们广为称道的“近慈家风”;能海上师曾自书座右铭:“厚福受享,道德堕落。名誉光荣,我慢加等。养生优厚,病难更多,枉道求合,般若无缘。”复兴古老的道场,能海上师不仅仅是建庙宇、塑佛像,更重要的是复兴道场的学修体系,及悉遵佛制,于末法时代,重新树立起正法法幢,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

 

 

 

 

6. 能海上师与普贤菩萨十大行愿

 

 

在《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中,普贤菩萨广赞佛的功德已,即告善财童子,及华严海会诸大菩萨,若欲成就佛之功德,应修十种广大行愿:“何等为十?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

 

由于普贤菩萨十大行愿实际上代表了一切菩萨行愿,故而又称为“普贤愿海”。

 

能海上师一生宣讲最多的即是《普贤行愿品》。由隆莲法师所集的能海上师的年谱可以查到:1937年冬,师在成都举办法会,讲修行次第》、《普贤行愿品》及《金刚经》;1939年3月,师赴峨眉山礼普贤,在金顶烧护摩;1948年,师于上海讲《普贤行愿品》;1949年,师为普贤铜像开光,峨眉山慈圣庵讲《普贤行愿品》;1952年,师于上海金刚道场讲《普贤行愿品颂解》。

 

曾任上海佛教居士林林长的郑颂英老居士在回忆能海上师的文章中记述:“当抗日胜利之后,上师倡导率四众弟子共发宏誓,愿再转末法为正法五百年。上师平生弘宣普贤行愿品最广最多,其躬行实践十大愿王,深入普贤愿海者,非斯之谓欤!”

 

清定上师也曾在《无上大宝恩师能海老法师德行实纪》中记述了一段能海上师对三宝、对众生的菩提心声:“祖师教法住世时间早已超过授记之五百年,今后法流能否永续,虽看因缘条件,但吾人必须尽以可能善巧护持,以报师恩佛恩。我与汝愿大障大,今后违缘到来时,应即想诸佛菩萨,发菩提心,经不可说不可说劫数,牺牲头目脑髓,剥皮为纸,析骨为笔,刺血为墨,书写经典,积如须弥,释迦菩萨为歌利王节节支解时,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相,不起一念嗔恨之心,今后遇有严重违障时,应立即发愿:‘众生一切诸罪苦,愿入地狱而代受,三世一切诸善业,尽施众生令成佛。’要以菩提大悲、拔苦与乐、欢喜忍受之心情对待一切,不起任何畏恨之心。念念不忘上师三宝,念念不忘父母众生,念念不忘无常无我,只要能如此想念,则为十方三世诸佛上师共所护念,现法乐住,自在解脱,无往而不自得矣!”

 

《普贤行愿品》在阐释每一行愿时,都强调这种行愿是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间断;说明每一行愿都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坚定的、无上的大愿,这种大愿时时刻刻系于暇满人身的身语意业,须臾不离,并念念躬行,须臾不断。

 

《普贤行愿品》的十大行愿,也都是强调清净三业的共同参与,恭敬至诚,深入法性。能海上师在《普贤行愿品颂解》开篇中由“所有十方世界中,三世一切人师子,我以清净身语意,一切遍礼尽无余。”这一颂而概括了普贤殊胜法门的三大要点:“一者般若,生佛平等观智随时生起;二者律仪,刻刻慧心照察三业,离过清净;三者趣定,远离慢傲动扰,谦卑自警。此属根本道行,亦根本之礼法也。” 

 

能海上师一生恭敬三宝的事业功德,可从此颂解中悟到其“三业”清净的总的“礼敬”与“行持”。能海上师一生创建多处道场,融合汉藏文化,创立了独树一帜的僧团管理模式及学修体系,其在创建道场、管理僧团、讲经说法、译述著说的种种事业功德中,开创了大般若宗。

 

能海上师早求法时,即特别重视般若。后来历年说法,无不以般若为宗。能海上师曾在一次讲经法会上对大众说:“人家问我们是什么宗派?我说我们的宗派:就叫大般若宗。我们是学般若的,以般若为宗。”

 

大般若宗主要特点归纳起来可为五:(1)教法圆满;(2)能显现一切佛经皆是实修之教授;(3)强调方便和智慧缺一不可;(4)强调学修要有次第;(5)强调座上修和座下修紧密配合。能海上师曾开示弟子:“行般若道,行下士行,”即谓见地要高,行履要实,在出离轮回的道路上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

 

赵朴老为能海上师所题的塔铭:“显密双弘,遥遵法王。律履冰洁,智刃金刚,作和平使,为释宗光。五顶巍巍,三峨苍苍,閟塔崇岳,德音无疆。”高度概括了能海上师一生的事业功德、德行成就;这也是一代大德能海上师对后世佛子最好的启示与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