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藏经阁

【学修】【译经苑】驳“不孝莫过于无后”

2013-05-25 10:53:00 分类:藏经阁 651次浏览
  ——《牟子理惑论》06
  原典:
  问曰:夫福莫踰于继嗣,不孝莫过于无后。沙门弃妻子,捐财货,或终身不娶,何其违瞄孝之行也?自苦而无奇,自拯而无异矣。
  牟子曰:夫长左者必短右,大前者必狭后。孟公绰①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膝、薛大夫。妻子财物,世之余也。清躬无为,道之妙也。《老子》曰:“名舆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又曰:观三代之遗风,览乎儒墨之道术,诵《诗》、《书》,修礼节,崇仁义,视清洁,乡人传业,名誉洋溢,此中士所施行,恬淡者所不恤。
  故前有随珠②,后有虓虎,见之走而不敢取,何也?先其命而后其利也。许由③栖巢木,夷齐④饿首阳⑤,孔圣称其贤曰:“求仁得仁者也。”不闻讥其无后无货也。沙门修道德以易游世之乐,反淑贤以贸妻子之欢,是不为奇,孰与为奇?是不为异,孰与为异哉?
  问曰:黄帝⑥垂衣裳,制服饰。箕子⑦陈<洪范>⑧,貌为五事⑨首。孔子作《孝经》,服为三德⑩始。又曰:“正其衣冠,尊其瞻视。”原宪⑾虽贫,不离华冠。子路⑿遇难,不忘结缨。今沙门剃头发,被赤布,见人无跪起之礼,威仪无盘旋之容止,何其违貌服之制,乖搢绅之饰也!
  牟子曰:《老子》云:“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不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三皇之时,盒肉衣皮,巢居穴处,以崇质朴,岂复须章黼之冠、曲裘之饰哉!然其人称有德而孰疣,之信而无为。沙门之行,有似之矣。或曰:如子之言,则黄帝尧舜周之之俦,弃而不足法也。
  牟子曰:夫见博则不迷,听聪则不惑。尧舜周孔,修世事也。佛与老子,无为志也。仲尼栖栖,七十余国。许由闻禅,洗耳于渊。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不溢其情,不淫其性,故其道为贵。在乎所用,何弃之有乎!

  注释:
  ①孟公绰:春秋时鲁国大夫。受到孔子的尊敬(《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②随珠:又作隋珠,隋侯之珠。传说中的宝器,与“和氏之璧”并称为“隋和”。隋侯是汉时一姬姓诸侯,相传他救过一条大蛇,大蛇衔珠报答他。故有隋珠之称。
  ③许由:一作许□,上古高士。相传尧要让位给他,他不愿意接受,隐居于箕山下耕作。后来尧又任他为九州长,他到颖水之滨洗耳,表示不愿意听。
  ④夷齐:即伯夷和叔齐,商末孤竹君的两个儿子,伯夷为长,叔齐为次。孤竹君立次子权齐为继承人,孤竹君死后,叔齐让位给伯夷,伯夷不受,叔齐也不愿登位,两人先后逃奔周国。周武王讨伐商王朝时,他们叩马阻拦。武王灭商后,他们耻食周粟,逃进首阳山采薇为食,后来饿死在山中。
  ⑤首阳:山名,即首阳山,一称雷首山。在山西省永济县南。相传是伯夷和叔齐采薇隐居处。
  ⑥黄帝:传说为中原各族的共同祖先。姬姓,号轩辕氏、有熊氏。少典之子。相传炎帝扰乱各部落,他得到各部落的拥戴,在阪泉(今河北涿鹿东南)打败炎帝,后又在涿鹿击杀作乱的蚩尤,从此成为部落联盟的领袖。传说养蚕、舟车、文字、医学等许多发明创造都始于黄帝时期。
  ⑦箕子:商纣王的诸父,官居太师,封于箕(今山西太谷东北)。纣王暴虐,箕子劝谏,波纣王囚禁。周武王灭商后被释放。
  ⑧洪范:《尚书》中的篇名。旧传为箕子向周武王陈述的“天地之大法”,近人疑为战国时的作品。
  ⑨五事:古代帝王修身的五件事。指貌、言、视、听、思。对这五件事的要求是:貌恭,言从,视明,听聪,思睿。
  ⑩三德:指三种品德,随文而异,说法不一。在《孝经》中是指服、言、行。孔子在讲到卿大夫之孝时说:不合乎先王规定的衣服,不穿;不合乎先王规章的话,不说;不合乎先王品行规范的事,不做。具备了这样三种品德,然后才能守家庙。
  ⑾原宪:春秋时鲁国人,一说是宋国人。字子思,也称原思、仲宪。孔子的学生,家境贫穷。有一次子贡去看望他,他戴着华丽的帽子出来迎接(《庄子·让王》)。
  ⑿子路:春秋时鲁国人,仲氏,名由。字子路,又字季路。孔子的学生。死于卫国的一次动乱中。死前被击断了帽子上的带子,他说:君子死而冠不免,于是系好了帽带而死。见《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译文:
  问:最有福气要算是有继嗣了,最不孝要数没有后代了。沙门抛弃妻子和钱财,或者终身不娶,为何要如此地与获得福气、完成孝道相背离呢?这样自己苦自己没什么了不起,这样自我拯救没什么不寻常。
  牟子说:擅长用左手的人一定不擅长用右手,前肢发达的动物一定后肢不发达。孟公绰如果做晋国赵氏或魏氏的家臣,他的才干和能力是足够用的,但是如果让他做滕国或薛国的大夫就不能胜任了。妻子和财物是不值得牵挂的,清纯的灵魂和无为的境界是道的奥妙所在。《老子》说:“虚名和身体那一个更可亲?身体和财物那一个更重要?”又说:考察夏、商、周三个朝代流传下来的好风气,阅览儒家和墨家的学说,诵读《诗》、《书》,研习礼节,崇尚仁义,珍视清洁,使乡人邻里传颂其业绩,名誉漾溢四方,这是道德修养中等水平的人所追求和施行的,而为恬淡寡欲、修养上等的人所不取。
  所以当面前有隋侯之珠,身后有咆哮的猛虎时,人们总是逃走而不敢拾取珠宝,这是为什么?因为先要顾惜性命然后才能考虑利益呀!许由在树上筑巢栖身,伯夷和叔齐饿死在首阳山,孔圣人称赞他们的贤德时说:“那是追求仁而得到了仁啊!”未听说有谁讥笑他们没有后代、没有钱财。沙门修行道德以代替人世间的游乐,回归到清静素朴的生活方式,以取代与妻子生活的欢娱,这还不算了不起,还有什么更了不起!这还不算不寻常,还有什么更不寻常!
  问:黄帝重视服饰,教人们缝制衣裳。箕子讲<洪范>,把容貌摆在“五事”的首位。孔子作《孝经》,认为穿衣服合乎礼仪是“三德”中首要的品德。并且说:“穿戴整齐,是对别人的尊重”原宪虽然贫穷,却总是戴着华丽的帽子。子路在危难中,仍然不忘打好帽带的结。而今沙门剃掉头发,身披红色的袈裟,会见人时不行坐起跪拜之礼,仪容举止呆板木然,为什么如此地违背有关容貌和穿着的规范,不合乎士大夫的服饰呢?
  牟子说:《老子》书中讲过:“上德不追求形式上的德,因此就是有德。下德死守着形式上的德,因此就是无德。”三皇时代,人们吃兽肉,裹兽皮,住在洞穴里,因此崇尚质朴,那里还能讲究华丽的衣冠服饰呢?可是人们却称赞那时候的人敦厚而有德性、守信用而无欲望。沙门的行为举止就与此相似。或许有人会说,照你这样讲,像黄帝、尧、舜、周公和孔子一类的圣人不是应当抛弃了吗?不是不足以效法了吗?
  牟子说:见闻广博、耳聪目明的人不会迷惑,尧、舜、周公和孔子的志向是治理国家和社会,而佛和老子则志在追求无为。由于志向和追求不同,仲尼恓恓惶惶地奔波于列国之间,而许由听见尧要让天下给他,却跑到河边去洗耳朶。对于有才德的君子来说,他们或者是积极参与世事或者是隐居不出,或者缄口不言或者发表议论,言行有度,不放纵自己的性情,所以他奉行的“道”才可贵呀!不同的学说,适用于不同的方面,那里是抛弃了尧舜周孔的圣人之道呢?(梁庆寅 注释、译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