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藏经阁

【学修】【译经苑】《贤愚经》迦毗梨百头缘品第四十六

2013-05-05 10:30:00 分类:藏经阁 259次浏览
  【原经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摩竭国竹园之中。尔时世尊。与诸比丘。向毗舍离。到犂越河所。是时河边。有五百牧牛人。五百捕鱼人。其捕鱼者。作三种网。大小不同。小者二百人挽。中者三百人挽。大者五百人挽。于时如来。去河不远。而坐止息。及诸比丘。亦皆共坐。
  时捕鱼人。网得一鱼。五百人挽。不能使出。复唤牧牛人众。合有千人。并力挽出。得一大鱼。身有百头。若干种类。驴马骆驼虎狼猪狗猨猴狐狸。如斯之属。众人甚怪。竞集看之。
  是时世尊。告阿难曰。彼有何事。大众皆集。汝往试看。阿难受教。即往看视。见一大鱼。身有百头。还白世尊。如所见事。
  世尊寻时。共诸比丘。往至鱼所。而问鱼言。汝是迦毗梨不。答言实是。郑重三问。汝是迦毗梨不。答言实是。复问教匠汝者。今在何处。答言堕阿鼻狱中。尔时阿难。及于大众。不知其缘。白世尊曰。今者何故。唤百头鱼。为迦毗梨。唯愿垂愍。而见告示。
  佛告阿难。谛听谛听。当为汝说。昔迦叶佛时。有婆罗门。生一男儿。字迦毗梨。聪明博达。于种类中。多闻第一。唯复不如诸沙门辈。
  其父临终。殷勤约敕。汝慎莫与迦叶沙门讲论道理。所以者何。沙门智深。汝必不如。父没之后。其母问曰。汝本高明。今颇更有胜汝者不。答言沙门殊胜于我。母复问言。云何为胜。
  答言。我有所疑。往问沙门。其所演说。令人开解。彼若问我。我不能答。以是之故。自知不如。母复告言。何以不往学习其法。答言。欲学其法当作沙门。我是白衣。何缘得学。
  母复告曰。伪作沙门。学习已达。还来在家。奉其母教。而作比丘。经少时间。读诵三藏。综练义理。母问之曰。今得胜未。答言。学问中胜。不如坐禅。何以知之。我问彼人。悉能分别。彼人问我。我不能知。因是事故。未与他等。母复告曰。自今已往。若共谈论。傥不如时。便可骂辱。
  迦毗梨言。出家沙门。无复过罪。云何骂之。答言但骂。卿当得胜。时迦毗梨。不忍违母。后日更论。理若短屈。即便骂言。汝等愚騃。无所识别。剧于畜生。知晓何法。诸百兽头。皆用比之。如是数数。非一非二。缘是果报。今受鱼身。而有百头。阿难问佛。何时当得脱此鱼身。
  佛告阿难。此贤劫中。千佛过去。犹故不脱。尔时阿难。及于众人。闻佛所说。怅然不乐。悲伤交怀。咸共同声。而作是言。身口意行。不可不慎。时捕鱼人。及牧牛人。一时俱共。合掌向佛。求索出家。净修梵行。佛即可言。善来比丘。须发自落。法衣在体。便成沙门。
  是时世尊。为说妙法。种种苦切。漏尽结解。成阿罗汉。复为会众广说诸法。分别四谛苦集灭道。有得初果乃至四果。有发大道意者。其数甚多。尔时四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白话】
  这样的经法我(阿难从佛亲自)听闻,讲法时,佛住在摩竭国竹园中。某一天世尊与比丘们一起去往毗舍离,途经梨越河,当时河边有五百个牧牛人、五百个捕鱼人。那些捕鱼人用三种渔网,大小不同,小网需要二百人拉,中网要三百人拉,大网要五百人拉。这时佛在离河不远处坐下休息,比丘们也一同坐下来。
  此时捕鱼人网住一条(大)鱼,五百个人也不能把它拉出水,便召唤放牛的人,总共一千人,才合力将鱼拉上岸,得到一条大鱼。鱼身上长有一百个头,分若干种,有驴、马、骆驼、虎、狼、猪、狗、猿猴、狐狸等如此之类。众人很奇怪,争相聚集观看。
  这时世尊对阿难说:“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众人都聚在那里,你过去看看。”阿难奉教立即前往察看,见到一条大鱼,身上长有一百个头。阿难回来将所见禀告了世尊。
  世尊马上与比丘们来到鱼前。佛问鱼道:“你是迦毗梨吗?”鱼回答:“的确是。”这样郑重地问了三次,你是迦毗梨吗?都回答的确是。佛陀又问:“教唆你的人如今在哪里呢?”鱼回答说:“堕在阿鼻地狱中。”阿难和大众不知其中缘故,就请问世尊:“您现在为什么叫这百头鱼为迦毗梨呢?恳请世尊慈悲,为我们开示。”
  佛告诉阿难:“仔细听,仔细听,我会为你们宣说。过去迦叶佛出世时,有一位婆罗门生了一个男孩,名叫迦毗梨(汉语:黄头),聪明、博学通达,在他的种族中多闻第一,唯独不及那些沙门。
  他的父亲临终时再三叮嘱:‘你千万不要与迦叶佛的弟子们辩论,为什么呢?沙门智慧高深,你肯定比不上。’父亲去世后,母亲问他:‘你原来就非常聪明,现在还有胜过你的人吗?”迦毗梨回答说:“沙门比我殊胜。”母亲又问:“为什么说他们殊胜呢?”
  回答说:‘我有疑难问题去请教他们,他们的讲说使我明白理解,他们如果问我问题,我却不能解答。因为这个原因,我知道自己不如他们。’母亲又说道:‘为什么不去学习他们的法呢?’迦毗梨回答说:‘要学习他们的经法,就要出家作沙门。我是在家人,怎么能够学到呢?’
  母亲又说:‘可以假装作沙门,所学通达后还回到家里来。’迦毗梨听从母亲的教导,假装出家成了比丘,经过不长时间,阅读背诵了三藏经典,研究通达了其中的含义。母亲问他:‘现在可否胜过他们?’迦毗梨回答:‘学问中已能胜过,却比不上坐禅的。怎么知道的呢?我问那些坐禅人,都能分辨解答,他们问我,我却不知道。所以,我还比不上他们。’母亲又告诉他:‘从现在开始,如果辩论不过他们的时候,便可辱骂他们。’
  迦毗梨说:‘出家沙门没有什么过错,怎能辱骂他们呢?’母亲回答:‘只管骂,你就能得胜。’迦毗梨不忍心拒绝母亲,后来再辩论时一旦理屈词穷,立即开始辱骂:‘你们这些愚蠢的呆子,无知无识甚于畜生,知道什么法呢?’而且将百种动物头用来作为比喻,这种情况常常发生,不止一次二次,以此缘故现在感受鱼身的果报,长了一百个头。”阿难问佛:“迦毗梨何时才能摆脱鱼身呢?”
  佛告诉阿难:“这人在贤劫中的千佛出世后仍然不能解脱。”阿难与众人听到佛这样说都悲伤不快,怅然若失,同声说道:“身口意的所作不可不谨慎啊!”这时捕鱼人和牧牛人都向佛合掌,请求出家修持清净的梵行。佛随即同意说道:“善来比丘!”于是他们须发自然落下,法衣披在身上,便成了沙门。
  这时佛为他们种种恳切地宣说妙法,使他们断尽烦恼,证得阿罗汉果。佛又为大众广说诸法,分别解说四圣谛:苦、集、灭、道。听众有的证得初果乃至四果,有的发起大乘道心,数量众多。当时四众弟子闻佛所说,欢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