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大乘五蕴论讲记

大乘五蘊論講記第八讲:【五境02】

2018-08-06 06:14:33 分类:大乘五蕴论讲记 309次浏览

下面是所觸一分:

云何名爲所觸一分?謂身境界,除四大種,餘所造觸。滑性、澀性、重性、輕性、冷、飢、渴等[4]。

〔廣〕云何觸一分?謂身之境,除大種。謂滑性、澀性、重性、輕性、冷、飢、渴等。滑謂細軟,澀謂粗强。重謂可稱,輕謂反是。煖欲爲冷,觸是冷因,此即於因立其果稱。如説諸佛出世樂,演説正法樂,衆僧和合樂,同修精進樂。精進勤苦雖是樂因,即説爲樂,此亦如是。食欲爲飢,飲欲爲渴,説亦如是。已説七種造觸,及前四大,十一種等。

「云何觸一分?」怎麼「觸一分」呢?它有道理的。「謂身之境,除大種」,因爲四大種也是身的境,這裏講的是所造色,是四大種造出來的色,當然把能造的四大種撇開了。所以觸裏邊,本來有四大種,要把它除開,餘下來的就是所造色,所以説叫「觸一分」。「謂身之境」,身的境界,身根所對的境。它是要把大種除掉,大種説的是能造,這裏講的是所造。

這個「能」、「所」兩個東西大家要辨一辨,法相裏邊經常要提能、所的。舉個例子,能説話的是人,所説的是話;能寫字的是人,所寫的就是字;能坐的是人,所坐的是凳子。這個能、所大家都要搞清楚。如能依、所依。我們説父母跟孩子哪個是能依?(學僧答:孩子能依)孩子能依。你不要看到「能」好像一定是主動的。他是依靠的「能」,就是孩子要依靠,所依靠的就是父母。我們説歸依,哪個是能歸依?人「能」歸依,「所」歸依——三寶。所以説這個能、所的關係一定把它要搞清楚。有的時候搞顛倒了,這個還是明顯的,不會大錯。有的很暗澀的,那你就可能會搞錯。

這個是「觸一分」,除了四大種。四大種是什麼?四大種就是地、水、火、風。地是硬的,水是濕的,火是煖的,風是動的。那就是我們身上碰得到的。碰到那些是硬的,這是地;碰到那些是濕的,水;碰到那些在動的,風;碰到那些是煖的,就是火。這也是身所辨的境界。你説硬的,我們眼睛看好像是很硬的東西,實際上不一定很硬。最容易上當的就是鹹的熱湯。很鹹的熱湯是没有煙的。人家看這個湯没有煙,總是覺得不太燙了,把熱鹹湯吞下去,把你肚子燙得不得了。温度極高的鹹熱湯看上去没有煙,温度是看不出來的。

所以這個四大種是身的境,因爲它是能造,所以要拿開。所造的,除了地、水、火、風這四種以外,我們還有碰得到的:「滑性」,玻璃,我們碰上去很光滑;「澀性」,石頭粗粗糙糙的,都是手碰得到的,眼睛一看,固然能看出;玻璃,一看是光的,但是不可靠,還得手摸一下。「重」、「輕」,也要靠我們身體去碰的,這個也是眼睛看不出來的,耳朵更聽不出來這個東西的輕重。「冷、飢、渴」:我們感到的冷,這個感覺是身體的感覺;飢,肚子餓;渴,口渴。這些都是身體的問題,都是身的觸。這裏《五藴論》就没有解釋了,廣的裏邊又給你解釋了,所以這兩本要對起來看。

它説什麼叫「滑」?「謂細軟」。你身上碰上去很細、很柔和的,叫「滑」。「澀」就是「粗强」。摸上去粗粗糙糙的、硬梆梆的,是不舒服的。「重」,「可稱」,手托一下,這個是可以拿秤來稱的,叫「重」。「輕」則「反是」,稱不出來。我們説最輕的也能稱,這個輕就是説反過來的,像氫氣球一樣,它是往上升的,你怎麼稱?不好稱。這是「輕」。這個「輕」跟我們一般概念的輕不一樣。我們概念的輕重是比較而來的,都是可以稱的,而這個「輕」是不可稱的,稱不出來。

「煖欲爲冷,觸是冷因,此即於因立其果稱」,這個裏邊轉了個大彎子,「冷」是什麼?冷是一個感覺,就是説我們要煖和,心裏希望要取煖,這個就叫冷。「觸是冷因」,我們心裏起的這個念頭是要煖和,身上一碰,就産生一個心所法,他希望煖和。「此即於因立其果稱」,這個碰到的並不是冷,他是煖欲。觸是冷的因,就是你碰到這個感覺是冷,産生了一個冷的果。這個觸不能叫冷,但是因爲他能夠産生冷的果,所以這個觸也可以叫冷。就是「因立果名」,法相裏有這個名詞。這個因上面安一個果的名字,它本身不是這個東西。因爲它能産生這個果,這個也可以叫做冷。

這個觸本身不是「冷」,因爲觸之後,産生一個心所法,這個心所法希望要煖和,就是叫冷。這個心所法是冷,是觸的果,但這個觸本身是因,因爲有産生冷這個果的功能,所以把「冷」的這個果,也可以安在「觸」的因上,也叫冷。

比如説「解脱」,戒是能解脱,别解脱戒是解脱。戒是不是就是解脱?解脱是煩惱跟業都除掉就解脱了。戒是解脱的因,果還没有到,但是因爲它有解脱的果,戒就可以叫解脱。這樣子安立名字在佛經裏面很多,這個叫「因立果名」,在因上安立果的名字。這叫解脱。這裏也是,觸並不是冷,因爲這個觸能夠産生冷的心所法,就是心所法要起一個取煖的心,這個心所的果——冷,放在這個觸上,觸也叫冷。

舉一個例,「如説諸佛出世樂,演説正法樂,衆僧和合樂,同修精進樂」,他説,諸佛出世是很快樂的事情,説法也是很快樂的事情,衆僧和合是很快樂的事情,一起精進地修行是很快樂的事情。這裏,諸佛出世當然是令大家感到很快樂的事情,演説正法也是令我們很快樂的事情。但是外道却覺得很苦,外道看到佛出世了,他們難過得很,佛要説法,外道更難過,説法要度很多衆生,把外道的徒弟都引過去了。那外道氣得不得了,就用各式各樣的方法來誹謗佛,甚至於不惜用卑鄙的手段。

他們叫一個年輕的女外道,穿得漂漂亮亮的,天天到佛的那個祇園精舍,每天早上回來,傍晚跑過去,故意做那個樣子給人家看。然後過了一段時間,那個女外道肚子慢慢大起來,最後大得鼓起來了。有一次,佛在講經,那個女外道就用手指着佛大聲説:「你還一本正經地講什麼!你看我的肚子這麼大了,你怎麼辦?」聽衆中有神通的一看,你這個外道騙人,誹謗佛,在肚子上綁了個鐵鍋,説成是大肚子。有些没有神通的凡夫,就懷疑了,這到底怎麼回事?那個帝釋天看到這個不對頭,他就變了個狗,跑到那個外道的身邊,把那個綁鐵鍋的繩子咬斷了。「哐嘡」一聲,鐵鍋掉下來,她的肚子癟下去了。她説的妄語被戳穿了。佛也不在乎,你駡佛,佛照樣講經,你的謊言被戳穿了,佛也不笑,就當没有那麼一回事一樣。所以佛的功德是不可思議的。

這就是説佛出世的時候有人不樂的,大部分衆生感到快樂。説法也一樣,大家感到快樂。衆僧和合,和合是樂,假如僧團裏經常有鬥諍,這個也不樂。末法時期衆生煩惱重,衆僧和合不一定樂。精進修行,那是更勤苦了。精進修行,不倒單,吃一頓,還要耐飢耐渴的,有些僧人還要持啞巴齋,不吃飯等等。這很辛苦,怎麼説成樂呢?

這是樂的因!佛出世就要説法,説法之後,大家依法做,將來最起碼是感人天果,乃至是涅槃的解脱果,或者是菩提的大果。衆生如法修行的話,將來決定感解脱的果,或者成佛成阿羅漢,都是樂的因。因爲它是樂的因,也叫樂,所以説諸佛出世是樂,演説正法也是樂,衆僧和合也是樂,精進修行——哪怕你修頭陀行,修四依,這樣子精進辛苦也叫樂。爲什麼?果上是樂。因上不一定樂,果上決

定樂。所以這個也可以叫做樂。

這就是説,我們在一個法上,用它的果的名字安上去,可以的。經裏邊有這個例,就舉這個例。他這裏特别强調後頭一個,他説精進修行勤苦,當下是苦的,但是他精進修行將來必定感樂果,是解脱的樂果,精進修行當然是感解脱的果。人天的果還是樂。如果五戒守得很好,人天的樂果就可以得到。這些都是樂的因,也可以叫樂。所以「勤苦雖是樂因」,它本身並不樂,是樂的因,「即説爲樂」,但是也可以説是快樂。因爲它決定感快樂的果。

同理,這個冷也是,這個冷的觸,它當下並不是冷,冷是心所法,要煖的一個欲心所,希望煖和,這個心所法就叫冷。這個觸是能夠生起這個心所法的一個因素,因爲這個觸所生的果是冷,這個觸也叫冷。能不能這樣叫?可以。經上有例,「諸佛出世樂」,舉了這個例。這個是學法相裏邊的彎彎,世間法一般是没有這樣講的。

下面容易了。冷飢渴這三個東西,冷解決了,飢渴也解決了。「食欲爲飢」,心所法一個欲,這個欲要想吃東西,這個就叫飢餓。本來飢餓是啥東西?就是心裏起個念頭,我想吃東西,這個叫飢餓。這個飢餓是心所法,是果。肚子裏邊一個觸感覺想吃東西,肚子一個感受,這個感受反應到心裏邊,産生一個欲心所,「要吃東西」,這個我們叫做飢。這個觸是産生飢的因,它能産生飢的果,這個觸也叫飢。跟那個冷一樣的。「食欲爲飢」,這是心所法,欲心所,想吃東西的,就叫飢。飢不是觸,是一個心所法。

「飲欲爲渴」,一個欲心所出來了,想喝水,這個叫渴。渴也好,飢也好,都是因爲觸的感覺而産生的心所法,這是果。這個觸本身能生這個果,觸這個因,也

叫它果的名字,叫「飢」或「渴」。

所以説,在十一個觸裏邊,地、水、火、風除掉,能造;滑、澀、輕、重,這四個好懂;冷、飢、渴要轉個大彎子,這個不太好懂。但你也可以説,「你冷麼叫冷好了,你轉個彎子幹啥?我感到冷就冷了」,但是實際上不是這樣,這個不科學。你感到冷,並不是碰到你手上就冷,而是你心裏感到需要煖和,這個叫冷。所以説,如果你根據客觀的科學的程序來説的話,一定要這麼説。不能馬馬虎虎地説:「我感到冷,冷就可以了,不要轉彎子了。」不行的!這裏説了七種,七種加四個能造的,一共十一個。這個是《俱舍論》有的,十一個觸法。「已説七種造觸,及前四大,十一種等」,七個是所造的,地、水、火、風這四個是能造的,都是觸。總的來説不管能造的也好,所造的也好,總的觸境一共有十一個。

這個講完了之後,要講「無表色」了。這個大前提不要忘記,我們講的是色藴,色藴裏邊,眼、耳、鼻、舌、身五個根,色、聲、香、味、觸五個境,還有一個無表色。現在,眼、耳、鼻、舌、身五個根講完了,色、聲、香、味、觸五個境也講完了,最後就是無表色還没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