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法药世医

【法药世医】赞颂佛德的利益 ——选自《南海寄归传》

2016-11-29 12:32:57 分类:法药世医 121次浏览


赞颂佛德的利益 选自《南海寄归传》



        三十二、赞咏之礼:记载西方寺院称扬赞颂佛德的方式。赞诵有六意:能知佛德的深远、体解制文的次第、令舌根清净、得胸藏开通、处众不惶、长命无病。又由于马鸣、龙树菩萨所造诗赞极美,而使赞咏在古印度、南海广为流布。


        白话:


        在中国神州大地,自古相传、代代沿袭的礼佛习俗是反复诵念佛陀的名字,而不是颂扬他的功德。但是颂扬功德更重要。为什么呢?因为,仅仅念诵名字,无助于认识佛陀智慧的绝高,而赞颂他的功德,才能体会到他的功德的伟大。在西方古印度之地,僧人们每天于午后和黄昏时分礼拜制底,或做一般佛事时,大家出门,绕塔三圈,香火鲜花具设,都跪倒叩头,并让能力强的人明彻雄朗地赞唱大师的功德,或十颂或二十颂,然后依次返回寺内通常集中的地方,安坐下来,让一位经师升居狮子座,诵读简短佛经。这个所谓的狮子座位于僧长上座旁边,大小高矮合适。这位经师诵读的通常是《三启经》,即《佛说无常经》。这是尊者马鸣选择规定下来的。前一段包含有十颂,目的在于取佛经中的意思,来赞颂“三尊”。后一段念诵的是包含佛陀圣言的佛经。赞颂结束,又有十余颂论,接着转而发愿,分为三段,所以称之为“三启”。诵经完毕,僧众都说“苏婆师多”,“苏”意为“妙”,“婆师多”意为“语”。通过“妙语”,诵经即非常完美。有时僧人们说“娑度”,意为“善哉”。经师从狮子座下来,上座先起来向狮子座行礼,再向高僧大德的座位行礼,再回到自己的座位。接下来第二位上座起身,依次向狮子座和高僧大德的座位行礼之后,向第一位上座行礼,再回到自己的座位。接着第三位上座起身依礼行事,直至最后一位僧人。假若僧人人数很多,那么在三五位僧长上座依次行礼之后,其余僧人都同起行礼,再各自随意离去。这是东印度耽摩立底国僧人赞颂行礼的习俗。


        但在那烂陀寺,僧人多达三千多,很难集在一处。该寺院内有八大寺,房有三百,因此僧人们可以随时在自己所处的殿堂里自己诵经礼佛。然而该寺有一规矩,即差派一位唱导师,每到下午稍晚时分,在整个寺院内巡行礼佛。届时,净人和童子手持香火和鲜花在前引导,寺内院院都巡行到,殿殿都礼拜过。他在礼拜时三遍或五遍高声赞颂,赞颂之声响彻院内。直至黄昏,他的巡行礼赞才能结束。这位唱导师受到寺院的特别供应。此外,也有人独自在香台前打座,在心中默默地赞颂佛陀。也有僧人结队前往殿内,跪在佛像前,然后十指扶地,三次叩头礼拜。这就是西方古印度礼拜的仪轨。对于年老体病的僧人,则任由他们居坐在小垫子上。


        在中国,赞佛的仪轨早已形成,只是具体的环节与古印度各地有所不同,如礼佛时说:“叹佛相好。”而古印度原本应大声长声赞叹,或十颂或十二颂。又如如来偈,原来是赞佛,却因为声韵拖拉得长了,赞佛的意义难以显现出来。最好是在斋后宁静的夜晚,僧人们都凄然伤感之时,让一位善于赞颂的僧人,诵《一百五十赞》和《四百赞》等等。


        他然后又编出《一百五十赞》。他总述了施、戒、忍、精进、定、慧这六度,阐明了佛陀所有的伟大功德。他作的赞颂可称得上文情婉丽,与天上的花朵一样美丽,理论清高,与地上的高山一样严峻。古印度后来编写赞颂的人,都祖法他的著述,甚至连无著、世亲菩萨也都敬仰他。所以五天竺之地的人,初出家时,只要能诵出五戒或十戒,即先教其诵他的两部颂赞。不问是大乘还是小乘,都遵循这一规矩。这样做有六条原因:一是能知晓佛陀功德深远;二是体会制作文章的次第;三是令舌根清净;四是使心胸开阔;五是身处万众而不惊慌;六是能够长命无病。能够背诵这些,才能学习其他的佛经。


        然而这两《赞》没有传来中国。为此两《赞》作注的人很多,模仿的人也不少。陈那菩萨亲自模仿作赞,他在每一颂之前加上一段颂,因而形成三百颂,取名为《杂赞》。再如鹿野苑名僧号为释迦提婆,又在陈那颂每段前面加一颂,形成总计有四百五十颂的《糅杂赞》。总之,凡有人制作类似经文,均以前两赞为楷模。


        而龙树菩萨则以诗代书,作出《苏颉里离佉》汉文意译为《密友书》,并将它寄给一位旧施主,即号为娑多婆汉那,名为市演得迦的一位南方大国国王。他的这首诗可称得上文采秀丽,劝慰殷切,言中要害,恳切之心超越骨肉之情,其旨意也有多种。他说,首先应敬信佛陀、达磨和僧伽三尊,供养父母,应坚持戒律,舍弃恶习,选择好人与之交往,应将各种财、色视为最愚蠢之物,应检校家庭内的事务,时时记住世间无永恒存在之物的道理。他描述了饿鬼、畜生、人、天和地狱的情况。他说,即便火烧眉毛,我们也无暇顾及,因为我们一心在追求最终的解脱。他劝我们力行闻慧、思慧、修慧三慧,明了神圣的八正道;又让我们学习四谛,懂得实现完美的两种途径。应像观世音一样,不分敌友,一律对待;同无量光佛一样,永远心居净土。这就是无以复加的解脱、化生的办法。五天竺之地的僧人开始学经时即首先选诵读此书赞。虔信佛教的人莫不终生研读玩味,如同中国的僧人们诵读《观世音经》和《遗教经》以及世俗之人诵读《千字文》和《孝经》一样。总之,在古印度上述经文被虔心研读,被视为规范文献。


        《社得迦摩罗》也是类似题材。(”社得迦“意为本生;”摩罗意“为贯连。这种题材的作品是搜集菩萨昔日难行苦行的本生故事,连贯在一起。)《社得迦摩罗》假若翻译出,可成为十多卷轴的长文。这是采取了佛陀的本生故事,写成诗赞的形式,希望能顺应习俗,使读者爱读,起到教育众生的功效。当时戒日王非常喜爱好这一文章,曾下诏召说:“诸位君子大凡有爱好诗赞的,明日早朝,将你们自己诵读的赞都拿来给我看看。”到收集齐了,共有五百夹。打开看看,大多是《社得迦摩罗》。由此可见,赞咏的作品中,这种最为优美。在南海诸岛各国中,不问僧俗,都诵读它。但和前面提到的诗赞一样,中国也没有译出。


        再者,戒日王取乘云菩萨以身代龙之事,编辑为歌曲,配上管弦演奏,又加上舞蹈,因而在那时代相当流行。又东印度著名文人月官作了毘输安呾啰太子歌,五天竺各地的人们都以它歌舞舞蹈。这位太子以前叫作苏达拏太子。又尊者马鸣也作过歌词和《庄严论》,还作了《佛本行诗》。这后一部经如译为汉文,可有十多卷,意在叙述如来生于王宫、终于只树的故事,以及一代佛法,并用诗的形式写出。古印度、南海诸岛各地,无不诵读它。《佛本行诗》言简意明,含义丰富,它既能让诵读的人高兴、不疲倦,又能得到佛陀圣教,能生福祉。这《一百五十赞》和龙树菩萨的作品,将另行抄录寄回中国,爱好赞咏的人应时时诵读研习。


        古文:


        神州之地。自古相传。但知礼佛题名。多不称扬赞德。何者闻名但听其名。罔识智之高下。赞叹具陈其德。故乃体德之弘深。即如西方。制底畔睇及常途礼敬。每于晡后或昏黄时。大众出门绕塔三匝。香花具设并悉蹲踞。令其能者作哀雅声。明彻雄朗赞大师德。或十颂或二十颂。次第还入寺中至常集处。既其坐定。令一经师升师子座读诵少经。其师子座在上座头。量处度宜亦不高大。所诵之经多诵三启。乃是尊者马鸣之所集置。初可十颂许。取经意而赞叹三尊。次述正经。是佛亲说。读诵既了。更陈十余颂。论回向发愿。节段三开。故云三启。经了之时。大众皆云苏婆师多。苏即是妙。婆师多是语。意欲赞经是微妙语。或云娑婆度。义目善哉。经师方下上座先起礼师子座。修敬既讫。次礼圣僧座还居本处。第二上座准前礼二处已。次礼上座。方居自位而坐。第三上座准次同然。迄乎众末。若其众大。过三五人。余皆一时望众起礼。随情而去。斯法乃是东圣方耽摩立底国僧徒轨式。至如那烂陀寺。人众殷繁。僧徒数出三千。造次难为详集。寺有八院房有三百。但可随时当处自为礼诵。然此寺法。差一能唱导师。每至晡西巡行礼赞。净人童子持杂香花引前而去。院院悉过殿殿皆礼。每礼拜时高声赞叹。三颂五颂响皆遍彻。迄乎日暮方始言周。此唱导师恒受寺家别料供养。或复独对香台。则只坐而心赞。或详临梵宇。则众跪而高阐。然后十指布地叩头三礼。斯乃西方承籍礼敬之仪。而老病之流任居小座。其赞佛者而旧已有。但为行之稍别。不与梵同。且如礼佛之时云。叹佛相好者。即合直声长赞。或十颂二十颂。斯其法也。又如来等呗。元是赞佛。良以音韵稍长。意义难显。或可因斋静夜大众凄然。令一能者诵一百五十赞及四百赞并余别赞。斯成佳也。然而西国礼敬。盛传赞叹。但有才人。莫不于所敬之尊而为称说。且如尊者摩咥(丁结反)里制吒者。乃西方宏才硕德。秀冠群英之人也。传云。昔佛在时。佛因亲领徒众人间游行。时有莺鸟。见佛相好俨若金山。乃于林内发和雅音如似赞咏。佛乃顾诸弟子曰。此鸟见我欢喜。不觉哀鸣。缘斯福故。我没代后。获得人身。名摩咥里制吒。广为称叹赞我实德也(摩咥里是母制吒是儿也)其人初依外道出家。事大自在天。既是所尊。具申赞咏。后乃见所记名。翻心奉佛染衣出俗。广兴赞叹。悔前非之已往。遵胜辙于将来。自悲不遇大师。但逢遗像遂抽盛藻。仰符授记赞佛功德。初造四百赞。次造一百五十赞。总陈六度明佛世尊所有胜德。斯可谓文情婉丽。共天蘤而齐芳。理致清高。与地岳而争峻。西方造赞颂者。莫不咸同祖习。无著世亲菩萨。悉皆仰趾。故五天之地初出家者。亦既诵得五戒十戒。即须先教诵斯二赞。无问大乘小乘。咸同遵此。有六意焉。一能知佛德之深远。二体制文之次第。三令舌根清净。四得胸藏开通。五则处众不惶。六乃长命无病。诵得此已方学余经。然而斯美未传东夏。造释之家故亦多矣。为和之者诚非一算。陈那菩萨亲自为和。每于颂初各加其一。名为杂赞。颂有三百。又鹿苑名僧号释迦提婆。复于陈那颂前。各加一颂。名糅杂赞。总有四百五十颂。但有制作之流。皆以为龟镜矣。


        又龙树菩萨以诗代书。名为苏颉里离佉。译为密友书。寄与旧檀越南方大国王。号娑多婆汉那。名市寅得迦。可谓文藻秀发慰诲勤勤。的指中途亲逾骨肉。就中旨趣寔有多意。先令敬信三尊孝养父母。持戒舍恶择人乃交。于诸财色修不净观。捡挍家室正念无常。广述饿鬼傍生。盛道人天地狱。火燃头上无暇拂除。缘起运心专求解脱。劝行三慧。明圣道之八支。令学四真。证圆凝之两得。如观自在不简怨亲。同阿弥陀恒居净土。斯即化生之术。要无以加。五天创学之流。皆先诵此书赞。归心系仰之类。靡不研味终身。若神州法侣诵观音遗教。俗徒读千文孝经矣。莫不钦玩用为师范。其社得迦摩罗。亦同此类(社得迦者。本生也。摩罗者。即贯焉。集取菩萨昔生难行之事。贯之一处也)。若译可成十余轴。取本生事而为诗赞。欲令顺俗妍美读者欢爱教摄群生耳。时戒日王极好文笔。乃下令曰。诸君但有好诗赞者。明日旦朝咸将示朕。及其总集得五百夹。展而阅之。多是社得迦摩罗矣。方知赞咏之中。斯为美极。南海诸岛有十余国。无问法俗咸皆讽诵。如前诗赞。而东夏未曾译出。又戒日王取乘云菩萨以身代龙之事。缉为歌咏。奏谐弦管令人作乐。舞之蹈之流布于代。又东印度月官大士。作毗输安呾啰太子歌。词人皆舞咏遍五天矣。


        旧云苏达拏太子者是也。又尊者马鸣。亦造歌词及庄严论。并作佛本行诗。大本若译有十余卷。意述如来始自王宫终乎双树一代佛法。并缉为诗。五天南海无不讽诵。意明字少而摄义能多。复令读者心悦忘倦。又复纂持圣教能生福利。其一百五十赞。及龙树菩萨书。并别录寄归。乐赞咏者时当诵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