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他山之石

走着走着,花就开了 ——南京栖霞古寺净善法师谈佛教古籍保护

2019-01-09 10:11:37 分类:他山之石 70次浏览


我们佛教界更要重视起来,要积极发起呼吁,要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和认识到恭敬三宝的意义,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进来。——净善法师





栖霞古寺位于南京市东北处的栖霞山上,始建于南齐永明七年,江南佛教“三论宗”的发源地,拥有建于隋代建立的我国最大的舍利塔。1983年被确定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同年创建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



▲南京栖霞古寺外景



▲南京栖霞古寺隋代舍利塔


栖霞古寺历代祖师大德辈出,留下了灿烂的精神文化遗产。其藏经楼内,透过历史的尘埃,诸多佛教典籍熠熠生辉,从明代刻印的《南藏》,到清乾隆年间的《龙藏》,以及明代刻版《华严经》,历代高僧祖师的血写经书、手抄本等,无一不是堪列中华古籍精品的传世珍宝。


栖霞古寺一直对古籍普查工作非常重视。2014年12月,栖霞古寺顺利成为南京第一家‘’五星级档案单位‘’。为了盘点历史遗存,并让这批珍宝得到妥善修复并建档归类,在方丈隆相大和尚的支持下,净善法师带着一支居士义工团队,默默工作了五年之久,取得了令人赞叹的成绩,引起了中国佛教界和古籍保护界的关注和赞赏。他们整理出龙藏10432册,散本32664册,续藏经1398册,頻伽藏714册,民国影印宋蹟沙藏556册等,并对46296册文献进行了编目工作。


2018年12月24日,栖霞寺净善法师应邀专程来到浙江三门多宝讲寺,在"恭敬三宝”文化交流会上,接受嘉宾访谈时,从分享栖霞寺藏经楼古籍保护的角度,分享了以下对恭敬三宝的见解:



▲净善法师应邀参加多宝讲寺“恭敬三宝”文化交流会





这次因缘汇集,能够亲自到多宝讲寺来,经过接近一天的学习,自己内心颇有感触。今天,全国各地各兄弟寺院各个方面的人才,聚集到多宝讲寺来,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大的善事,正如《弥陀经》所讲的“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大家做的恭敬三宝的事业,是非常有功德的一项事业。


▲净善法师在“恭敬三宝”文化交流会上


我来自南京栖霞古寺,修书是我发自内心的一项个人爱好。我读书是在南京读的,原来学的是中医。那个时候我是一名虔诚的在家居士,喜欢到古玩城、到地摊,去淘一些破烂不堪的佛经,包括破损的一些佛像,后来就从事于佛教典籍版本的研究,以及文献的研究。大学毕业以后,我在南京栖霞古寺剃度出家,发心希望能对寺院的经典加以整理。

我们栖霞古寺有1500多年的历史,历代高僧辈出,收藏的东西非常多。古寺现有三个国宝级重点保护文物,一是唐朝时期的一块碑,还有1500多年的石窟群,以及隋朝时期的舍利塔。寺院主体建筑是江苏省文保单位,珍藏了寺院历代祖师们大德们所书写的一些经典。我出家的时候,就和我们大和尚禀告,我能不能发心,利用我空余的时间,把这些东西更好地保护和传承下来。我们大和尚非常慈悲,满足了我的心愿。


▲南京栖霞古寺内,净善法师在修补古籍


我和这批法宝非常有因缘。我是1984年出生的,而栖霞古寺里除了《龙藏》以外的所有经典,也正是于1984年用当年的报纸包起来的,存放在几间库房里。我和团队接下来花了三年,对这批四万七千多册的佛教经典逐一进行除尘。就经典库存量来说,我们在全国寺院当中应该是名列前茅的。接着我们又用了两年时间,把四万七千多册古籍输入电脑,一一存档。当看到这些古籍保存下来时,我从内心非常赞叹这些祖师们的功德。


▲南京栖霞古寺内用报纸包裹的古籍(部分)


我这十几年,几乎都是和古籍打交道。全国大的寺院的藏经楼,我几乎都去过。全国公共的图书馆,有藏、有藏经的地方,我几乎也都走过。经过这一番走访,我发现整个社会上的古籍,流传最好的、版本最好的,就是佛经。国家图书馆珍藏了唐代的《佛说观弥勒菩萨上兜率宫经》,应该是迄今有历史年号记载的第一部经典。所以说,佛经的推广,直接推动了中国雕版印刷术的发展。所以现在我们国家现在能保护下来的列入国家名贵古籍珍录的,六成以上都是佛教经典。另外,像我们早期的敦煌遗书、唐人写经,几乎都是祖师们、信徒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完成的。就拿北宋的《开宝藏》来说,从开版到最后的重工,用了十三年的时间,才得以完成的。


▲净善法师在藏经楼


浙江也是一块宝地,佛教《大藏经》有二十几种版本,浙江就有普宁藏、思溪藏、径山藏、嘉兴藏等,好几版《大藏经》的出版印刷都在浙江。所以说,浙江是佛教古籍的一个重镇,以前浙江很多寺院都在刻经、印经。嘉业堂目前还存有二十余万块雕板。如果没有这些佛经,其他能在全国古籍排上号的就太少太少。为什么佛经会流传这么多呢?就是老一辈的祖师们,用他们的一个信仰,一点点、一点点把它传承下来、保护下来。

这几年,我们也走了好多寺院,看到了古籍保护的一些现状,应该来讲不是太理想。为什么会有这种局面呢?就是因为大家认知度、重视度不是太高,特别是年轻一辈,更是对这些不重视。很多藏经和古籍,就锁在藏经楼上,每天都在损坏。社会上对古籍保护非常重视,我们佛教界更要重视起来,要积极发起呼吁,要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和认识到恭敬三宝的意义,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进来。

2016年,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到栖霞古寺去看了以后非常震撼。因为我们用了接近五年的时间,把接近五万册古籍的除尘和编目工作全部完成。他说,一个公共图书馆要做同样的工作,最起码要用二十年的时间。在这里,我要非常感谢我们的一些义工、一些居士,他们每天吃过饭以后,发自内心地在做整理、做除尘,周而复始,不畏辛苦。所以说,我们佛教界做这些恭敬法宝的事情,是比较有力度的,因为有这么多的人愿意发心来做这个事情,所以我们才取得这么大的一个成绩。


▲国家图书馆张志清副馆长等人在南京栖霞古寺

古籍修复室内观看古籍修复照片


我刚刚也听了多宝讲寺的这么多的义工,在诸位法师的带动之下,做了这么多恭敬三宝的事情。我建议,我们要把我们所做的事情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重视起来。


我在栖霞寺做的古籍修复工作,是我的一个业余爱好,我正式职务是监院,每天的事情也很多,包括对外接待、对外活动等,但我只要在寺里,每天保证必须到楼上修复室去修一点古籍。我们现在寺院现在辟出一个场地,大概有四百多平方米,作为古籍修复室。我也希望能培养出佛教界更多的古籍修复人员。其实社会上会修书的人也可以修,但是他修书的时候,是没有发自内心的恭敬心,没有带着一种信仰。而佛教古籍修复,最主要的是靠我们的发心。希望通过我们不断的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和认识保护佛教古籍的重要性和价值性。



▲净善法师在藏经楼


这几年,我们对栖霞古寺珍藏的善本、孤本,进行了古籍再造。2019年,是栖霞古寺中兴一百周年,我们将和南京大学图书馆联合举行一场佛教界古籍保护论坛。我们就是希望,让社会的力量也能融入进来。因为我们出家人念经修行是可以,在古籍保护这一领域,还必须依靠外来的一些力量,给我们进行一个培训,然后我们再要培养专业人才。

刚刚那位发言的那位居士提到佛像修补的费用很高。确实是这样。古籍的修复费用也很高。用纸,已经成了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严格来讲,纸的寿命可以达千年,我们现在看到的敦煌遗书、唐人写经,其实已经超过千年。这些纸张是非常好,特别是宋代的藏经纸非常好,现在已经失传。好纸的寿命非常的,人的寿命和纸相比时,非常短暂。这几年,上海复旦大学杨玉良院士联合在纸和墨方面有研究的全国专家,每年在浙江开化举办一场论坛。浙江开化,在明清两代就产好纸,上贡朝廷。目前这种纸在消失了一百五十多年之后,重新又被研发出来。据他们研究,这种纸的寿命可以达到两千八百二十五年。从原材料到纸的成品呈现,要经过七十二道工序、长达三年时间。


▲多宝讲寺“恭敬三宝”文化交流会现场



▲唐人写经


我个人建议,今后我们在印经的时候,尽量多选一些好纸。因为民国以后的佛教经典的修复工作,已成为一个世界难题,因为它的纸张,酸性特别大,就像我们的报纸,你放了几年以后,会发黄,开始脆化、脱落。民国的这些佛教文献,已经出现这些问题,修复是太难太难了。只有好的纸张,才能更好地把佛法传承下去。这也是对我们三宝的一种恭敬。而且印刷的质量尽量要好,因为印得好的经书,大家看了以后会特别珍惜。你看我们仿古的一些法本,用锦盒包装的一些法本,在寺院的流通处一放,善男信女们很快就把它请走了,回去以后也会把它恭敬地放起来。如果我们印的经典,没有选择好的装璜形式,没有好的纸张,大家就不重视,感觉这些东西来得太快,随地就把它扔掉。


刚才从一个方面讲到修复的成本高,但是我个人又感到,只要我们发心,这个成本又不高。为什么这样讲?修书是一个很传统的行当,其实不需要太多的仪器和专业工具。比如我在寺院修书,就一支毛笔、一个小水杯,我们压书用的工具,就是从山上原来老的寺院遗址扛下来的石头,就可以压书,很简单。我们也到过公共馆,他们的压书机、裁纸机,一套要几百万元,个人感觉没有必要。因为后来还是要靠人工去进行修复,只要你能耐得住性子,慢慢地是可以把它给修复好的。书不怕破,就怕我们没有这颗心。我有时候也给团队这样鼓劲:我们栖霞寺有四万多本古籍,我们大家要好好地发心,我们现在做的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我们现在随便做一做都是几个亿的工程,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佛经的价值太高了,我不是指它的经济价值。很多人就问:师父,这么多的书,你什么时候能把它修好?我说,只要我们发自内心的,有恭敬心,慢慢地去做,“走着走着,花就开了。”只要往前去走,往前去做,不管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问题,都能迎刃而解。通过这几年的推广,我们寺院更多人对此重视起来。我们去年对藏经楼进行改造,投入接近二百万元;然后我们藏经楼又添置了六十个金丝楠木的书橱;我们现在在建一个大的修复室,也是希望让更多的人能够重视古籍保护工作。



▲南京栖霞古寺内古籍修复工作台



▲南京栖霞古寺藏经楼



▲南京栖霞古寺藏经楼,净善法师带领的

古籍修复团队在工作



多宝讲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