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药师经讲记

你是为什么而去放生?——《药师经》讲记第七讲-2

2018-05-06 12:21:28 分类:药师经讲记 164次浏览


我们通常把关注仅仅放在能放的这个人身上,强調说我们在做好事。当你仅仅关注这个的时候,你就会忽略另外一个主角——被放的对象;你忽略它的时候,就会造成刚才说的这个问题,好像我们仅仅是在从事一种贸易,我们买了一件东西,然后把它放掉了,是我们在使用这个东西。现在,我们可以问那些反对的人,“如果说一个生命被抓了,我去买它,会导致更多人去抓,那么,假设你的孩子被黑帮的匪徒绑架了,你要去救他,他叫你出一万块钱,你相当于拿着这个钱去买他的生命,你说你是买,还是不买?” 如果这是你的孩子,被人家抓去卖,马上会被杀掉,你出一万块钱就可以把他买下来,那你根本不会顾及什么市场规律... 我们通常在不顾及别人死活的时候,就会想出这种种的理由,如果一旦这个受苦的人是自己的时候,这答案完全就倒过来了,而且是绝对的,一票否决,毫无异议。 

《药师经讲记》第七讲

(2013年1月3 日)

己三 放生(配合意乐、加行思惟) 

“应放杂类众生至四十九”,这里是放生,就是各种各样的生命放四十九种。对于放生,这里顺便插一句。现在很多居士都在放生,然后有很多不信佛的,包括一些本来就对佛教很反感的,还有保护环境的人,他们认为这些众生比如鱼啊什么的,就是应该用来吃的,他就很反对放生,说放生破坏生态平衡,你买东西放生又破坏市场的平衡,还说你是在抢夺别人的食物。这样就导致一些人对放生产生各种各样的疑惑,这就是“他人作善令悔疑”。我们自己要多思惟,当别人这样说的时候,我们应该怎样思考?你不一定去跟他辩论,但是你不能因为他这样说,自己心里就对这些善行生起疑惑,然后就停止做了,这样就很可惜。 

比如有的人盲目地放生,把几吨蛇放到一个村子里,然后这个村子里的人全体出动,把那些蛇全打死了,最后还拿回家去吃掉。那么有人就说了:"你看这些人,造了很大的罪业,他虽然是把蛇放掉了,但是却让蛇更快地死掉,还让很多不信的人造了很多口业。"他就说这件事情是一个恶业,所以不应该去放生。对此,我们应该分开看。放生包括意乐、加行,他的意乐是什么呢?是想让这些蛇离开被杀的痛苦,这是属于无贪、无嗔、无痴的,是三善根所起,所以这个善业的加行是有的。这个加行是指意乐这一块,不是行动的加行——不是“意乐、加行”的“加行”。但是在行动上,他把它们放到了这个村子里,一个是危害到别人的生命安全,引起了别人的捕杀,再一个引起别人的讥嫌,这是属于智慧上的不善巧,他没有全面地考虑问题。这样的话,从加行上看是有问题的:不善巧,没有很好地去学习如何做好这些事情。从“该不该放生”本身来讲,比如这些蛇应不应该放?应该放!但是应不应该放到这个村里去?不应该放。这样把这两点分开来看就知道:前面的应该坚持,后面的应该否定,他应该把它们放到应该放的地方去。这样分开看的话,如果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就不会说它整个就是错的,也不会在跟人辩的时候说:“放生是好的,我就是要放在这里,为了它活,我就是要放,这是对的。”这样就会让别人说你不对——你为了蛇的活,不顾人的死。这就不行,所以我们自己要分开来想。 

我们放一次生,要总结一次。一个是总结我们的意乐和加行是不是清净,还有一个是回向。 意乐方面 ,比如我们也经常劝人放生,有些人身体不好,被非人干扰,有很多苦难的事情,你就对他说:“去放生吧,放生对你的身体、对你的心情都有好处。”然后他也愿意去放。这种意乐是属于自利的意乐,它是很狭小的。但是你如果不这样说,你跟他说,“你去放生吧,功德很大,你可以成佛的。”那他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功德大,现在我的身体很差,这是最关键的。”对于这样的人,你首先要告诉他,放生对他的身体有好处。但是你不能老停留在这里,要进步,意乐上要提升。 加行方面 ,比如我们一开始放生的时候,买过来往水里一丢,就认为大功已经告成,以后慢慢地会考虑:这个水是咸水还是 淡水?是激流还是静止的水?温度是高还是低?这些都要慢慢地了解、慢慢地圆满。 回向方面 ,有的时候我们念一个回向偈就结束了,慢慢地我们就提升了,觉得应该很好地去想这件事情,把这个功德回向到哪里哪里去。这是意乐、加行、回向。 

再一个,有的人以市场规律为理由反对你放生,他说:“你们去市场上买了鱼、虾等放生,就相当于为这些抓捕众生的人创造了一个市场,这样你就相当于帮助他做坏事,如果你不去买,他怎么会去抓呢?所以你去买等于是帮助他去抓、纵容他去抓。”这样,有的人就担心了:我以后不能大量地放生了,只能放一两个,否则,就等于在帮助人家去抓。碰到这种说法,我们应该怎么思考?还是一样的,首先从意乐上, 我们是为了解救这些被抓的众生,是因为有人抓,我才来放,而不是我先去放了才有人来抓。我们先假设一下,如果客观上真的因为你去买这些生命而导致市场需求扩大,导致更多人去抓,这也不成为一个恶业,应该这样来定位。何况这只是一个假设,你还可以思考,这个假设是否成立?你可以从市场的其他商品上去考虑。比如你为了救人去买药,你买了这些药,会不会造成整个市场的需求增加,商家又拼命地进药,然后药就卖光了,有的病人就买不到药?还有你肚子饿了去买米,会不会造成市场供不应求,米价就涨了,然后米也买不到,有人就饿死了? 我们都可以这样去考虑。有的人就把事情扩大,然后在你做好事的时候,他就给你定位,说你是在做坏事。 

你还可以这样思考,放生的时候,有两个主角:一个是能放的人,也就是救生的这个人,是我们;还有一个是所放的众生,也就是被救的对象,其实它才是整件事情的主角。 我们通常把关注仅仅放在能放的这个人身上,强調说我们在做好事。当你仅仅关注这个的时候,你就会忽略另外一个主角--被放的对象;你忽略它的时候,就会造成刚才说的这个问题,好像我们仅仅是在从事一种贸易,我们买了一件东西,然后把它放掉了,是我们在使用这个东西。现在,我们可以问那些反对的人,“如果说一个生命被抓了,我去买它,会导致更多人去抓,那么,假设你的孩子被黑帮的匪徒绑架了,你要去救他,他叫你出一万块钱,你相当于拿着这个钱去买他的生命,你说你是买,还是不买?” 他可能说:我想我会去叫特警部队把他抓起来。但是在很多实际的情况中,全世界有几个人愿意冒这个险?除非不是你的孩子。如果是你的孩子,不要说是一万,就是十万你也愿意。当然你的前提是交了钱能够保证他的生命。而现在,这个放生,你交了这笔钱,马上它就属于你的了。 如果这是你的孩子,被人家抓去卖,马上会被杀掉,你出一万块钱就可以把他买下来,那你根本不会顾及什么市场规律,即使因为你买了,他又到处去抓别人的孩子,你也不会管,因为这是你的孩子,所以你就认为这没有商量的余地,马上就买下来,不用考虑什么市场规律。 假设这个主角是你自己,你被抓了,比如说由全世界几十亿人一起投票来决定要不要出钱把你买下来、放你生路,即使全世界的人都投票说不能买,你也一定会说,要买!因为你要自由,就是这么回事。 我们通常在不顾及别人死活的时候,就会想出这种种的理由,如果一旦这个受苦的人是自己的时候,这答案完全就倒过来了,而且是绝对的,一票否决,毫无异议。 

我们经常想着放生、放生,到底放生的意义是什么?目的是什么?我们在放其他的生命的时候,首先就是施众生于无畏,让它不恐怖,结果就是我们不会遭遇这样的恐怖。像很多人一放完生以后,心情非常愉快、非常安宁,这些都是马上感受得到的。因为各人的意识形态不同、思想不同,在放生的过程中我们会碰到很多这样那样的疑惑和问难,如果你能帮得上的,就跟他说一说;帮不上的,你自己要想得通,不要为此而生出很多疑惑,这样就不好。这是放生。(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