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心得分享

学子践行感悟:垃圾中的大宝藏

2016-12-10 20:39:29 分类:心得分享 59次浏览

垃圾中的大宝藏



价值观决定做事情的意乐


两年来,我的师长一直鼓励我“去垃圾里淘宝”。他说,扫尘除垢净化环境,能扫除违缘、净化身心,同时自己也能培很多的福。有段时间我认为自己完全无法实践捡垃圾的工作,无法让自己去跟那些衣衫褴褛的老头老太在同一个垃圾桶里争抢可怜的一块铁皮或者一堆纸板盒子,即使那些纸板上印有佛像(我认为这种事情偶尔为之就可以了)。做别的事业也可以消业障培福,为什么一定要我去捡垃圾?于是我本能地拖延着,然而有一天,师父对一群女居士做了一场开示,我去旁听,感觉特别有启发,听完之后,我便请师父容我作几天准备,去垃圾堆里淘宝。 “......一些公案里记载,佛陀当时作为一个国家的大王,带领大家都奉行十善,他们生活虽然过得很好,但是解脱却没有希望。而佛陀的前身,就因为他有这样的菩萨习气,他对三宝的价值,尤其是法宝的价值,有深刻的认识,他就到处寻找这个教法,哪怕是一张纸、一个偈子,他都要舍弃生命地去求。求来以后干什么呢?告知大家。大家知道之后就能够脱离烦恼苦的控制,他是真正认识到了法的价值......”(摘自师长关于法宝的开示)抱着帮助别人成功是自己成功的唯一途径,而和师长一起成功又是成就自己最殊胜的方便这一信念,三天后我出发了。 


          事情的发展具有无限可能性


我的第一站是定海,接待我的宁师兄人非常好,慈悲。我在一个市中心的禅院住了下来,这里整洁、静谧,佛陀的慈悲滋润着来来去去的每一位善男信女。宁师兄热情地邀请我去普陀山纪念观世音菩萨圣诞,我想着收集佛像字纸的事情,还是决定留在寺院查阅资料。第二天念佛会结束以后,佛友们在一起讨论。我首先给他们讲了恭敬佛像的功德,不恭敬的过失,以及我们恭敬佛像自他能得到的利益,由恭敬2600年前的佛陀讲到恭敬大殿的佛像,再讲到被丢弃在地的商标佛像等等。......如《观佛三昧经》说:佛在世时,优阗王因为思念世尊而造了一尊黄金佛像,他听说世尊将要从宝阶下来,就用大象乘载金像前去迎接世尊。当时金像从大象背上下来,犹如真佛一般,又在虚空中行走,足下雨花,放射光明迎接世尊,而且合掌叉手顶礼佛陀,佛陀也向金像长跪合掌,虚空之中有千百尊化佛也都同时向佛像合掌长跪。当时世尊对佛像说:“你于来世,将大作佛事,我灭度之后,我的弟子们都付嘱与你。”空中化佛异口同声说:“若有众生在佛灭度后,造立佛的形像,持用供养,此人来世必定获得念佛清净三昧。”此公案中,释迦佛与百千化佛同对金像长跪合掌,示现恭敬佛像的行为,而且世尊亲自将后世弟子付嘱给佛像,可见佛像是后世众生的所依。

我们处在佛已灭度的末法时代,佛陀色身不再住持世间,佛身的代表就是佛像,身为佛弟子应将佛像执为可敬田,如敬大师般地恭敬佛像。释迦佛都对佛像合掌长跪,何况是我们下劣凡夫,更应恭敬佛像。又《梁高僧传》所载,汉译《涅槃经》的昙无谶法师,曾因担心经典丢失,而将佛经放于枕头下入睡,结果连续三天佛经都自动被改置它处,并从空中传来一句:“这是如来的解脱经典,你怎可当做枕头呢?”因此昙无谶法师感到万分惭愧,恭敬地将经典改置于高处。 


困境是促使我们开发智慧的源头


后来宁师兄发现这样讲大家有点昏昏欲睡了,貌似陷入了僵局,应该给大家提提神才对。就大声说道:“大家以前有烧过佛像佛经的吗?这样是不对的!这相当于犯了五无间罪!五无间罪知道吗?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忏悔不掉的!这个烧经书佛像的罪过类似于五无间罪!这不是我说的,是弘一大师讲的,弘一大师是近代律宗大德,大家都知道的啊!”然后我就明显感到好像是有很大一滴水掉进了一个沸腾的油锅里……一位戴着眼镜的大爷马上从座位上跳起来,他红红的脸庞,红红的鼻头,我很担心他这个年纪,万一站不稳眼镜掉下来摔碎了怎么办?他吼道:“这个五无间罪可不能乱扣的!我以前家里的确是有很多残破的佛经佛像,我心里是想万万不能烧的,但是家里堆起来又不好处理,只好都送到祖印寺交给和尚,他们自己说要化掉,是他们烧的,不关我的事情吧?你们做和尚的都在烧(他以为我是出家人),我,我,我们怎么知道这样不对?是吧?你们大家讲对不对?”然后会场秩序大乱,大家都离开座位挤了过来,在自己是否犯了五无间罪上进行了热烈而深入的讨论。这时候宁师兄说:“我还要去准备明天放生的事情,先走一步,你们先讨论着,有什么问题问这位居士。”最后,我们的讨论从恭敬佛像到恭敬字纸,再到劝别人也要恭敬,最后讨论到去寺院的化纸窑收佛像字纸,就从祖印寺的化纸窑开始,近嘛!宁师兄甚至头一天晚上就在自己的办公室开辟了一个小小的空间,他真诚地说:“这一格是放佛像的,这里是放经书的,这里是放附佛外道的字纸的。最后都收到讲寺统一放到干净的山洞去……”躺在寺院的床上,感受着那一份欢喜之余,我也很忧伤。的确如那位老居士所说,现在很多寺院,不要说劝别人不要践踏、烧佛像字纸了,就连常住本身,因为不了解的缘故,也将不用的经书佛像焚化处理。如果连寺院都这样做,又如何去劝化那些居士们呢? 



加持无处不在


第二天我跟宁师兄一起来到化成禅寺,这是第二站。我要在这里建立起收集、包装、存放佛像字纸的简单流程。 住持上衍下高法师热忱地介绍了寺院目前处理字纸的状况,他说以前大家没有收集废旧佛像恭敬存放的概念,都是直接化掉,垃圾堆里的更没人管。他看到地上丢弃的佛像字纸,深感不忍,随时捡起来珍藏。希望这次能建立一个流程,大家都来做好这个事情。并表示,寺院将尽最大的人力物力支持。 “如果需要协助,这里的居士、出家人你都可以去找他们……”他这样说道。尽管我自己带着在本讲寺收集剪裁好的旧佛像样品,但是考虑到每个寺院都有自己的特点,我决定第二天先把寺院的垃圾堆捡一遍,看看这些收集起来的佛像跟我们寺院的有什么不同。收集的结果发现,有佛塔、佛字最多的居然是纸杯,一天下来就收集到好几百个,上面印着“报佛恩”、“化成禅寺”,还有禅院的标志性建筑―― 一尊佛塔。垃圾堆里还有很多供过佛的花,我想,应该适时地提醒他们,以后不要再将供过佛的花扔在垃圾堆里,要放在干净的地方。 


德不孤,必有邻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当我将那些三宝字纸从肮脏的垃圾堆里收集到一起时,觉得必须先给这些佛像经书找一个临时安住的家,以便汇总分类。我一个人坐在大雄宝殿门口,边喝茶边想着办法。就在这时我遇到了老包――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她看到我在垃圾堆里翻来翻去,样子还蛮干净,不像是捡垃圾谋生的,很好奇地问我从哪里来,在垃圾里找什么。于是我们就在暖暖的阳光下谈了很久,当老包知道我的目的以后,十分高兴地抚掌赞叹,还说以前就只看到衍高师一个人在捡佛像字纸,她奇怪,为什么这样好的事情就没有人去做起来呢?她说自己年纪大了,只能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然后,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以前有一个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提着刀进庙,先劈了一张桌子,然后跳上莲花台要去砍释迦佛,我立刻去架住那个人喊道:‘你要钱我给你,但是佛像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文物,不准砍!要砍你就砍我!’”讲完这个她不好意思地笑了,好像自己说了大话似的。我问老包以前是做什么的,她说她做了三十年的乡村联防主任。嘿!我内心立刻十分肯定要找的人就在眼前了,佛像存放在她那里一定是可以的!流程教给她,也一定可以很好地运转下去! 敏公上师《律海十门》讲记第七讲节选:这里我先把弘一律师的《盗戒释相概略问答》里边稍微念一些给大家听听。


        问:旧经残破,应焚化耶?


        答:若焚化者,得重罪,如烧父母。不知有罪者,犯轻。南山《戒疏》云:“有人无识,烧毁破经,我今火净,谓言得福。此妄思度。半偈舍身,著在明典。两字除惑,亦列正经。何得焚除,失事在福也。”


灵芝《资持记》云:“古云:‘如烧故经,安于净处,先说《是法因缘生偈》已焚之。’此乃传谬,知出何文?引误后生,陷于重逆。必有损像蠹经,净处藏之可矣。”

“旧经残破,应焚化耶?”那些旧的经翻破了,残缺了,是不是该烧掉?很多人说该烧了,烧了之后把灰摆在那些干净的地方就可以了。答:“若焚化者,得重罪。”烧这些残经、旧经的话,得根本重罪,“如烧父母”,跟烧父母一样。这个是厉害了!把自己的父母都烧了,这个罪好大!烧残经、破经的话,也是那么大的罪。“不知有罪者,犯轻”,假使你不知道烧残经有这么大的罪的话,那么罪结得轻一点,因为这个是他没有安心的,不知道有罪,知道有罪去烧的话很重。不知道有罪的去烧要轻一点,但不是说没有罪。

《南山律》的戒品疏里边说:“有人无识,烧毁破经,我令火净,谓言得福。此妄思度”。有的人他没有知识,以为把这个破的残的经烧掉,“火净”,认为有福报的——以火来净嘛,这个是作净嘛,是有福了。“此妄思度”,这是虚妄的想法。“半偈舍身,著在明典,两字除惑,亦列正经,何得焚除,失事在福也”,这个经典里边讲的,为了半个偈,释迦牟尼佛舍身供药叉,还有为了两个字,有两个字可以把他的烦恼除掉,那就说半偈两字尚且有那么大的作用,尚且佛要花这么大的代价,何况一部残经?怎么可以烧呢?这个实际上要折很大的福,那么灵芝律师(所著的解释南山律的《资持记》)说,以前有人这么说,“如烧故经,安于净处,先说是法因缘生偈已,焚之。此乃传谬,知出何文?引误后生,陷于重逆。”他说过去有人这么说,把那些旧的经,摆在干净地方,先说一个偈,“诸法因缘生……”,这个偈说完了之后再烧掉,是可以的。但是他就说,这是误传,你这个出于哪一本经?哪一个文?这是没有依据的,是自己搞的。这是引误后生,把后来的人引入错路的,“陷于重逆”,犯了重罪的,这些不能做的。但是我们现在,以前我们也听到过,经像实在不能补了,把它烧掉,丢在海里边等等是可以的。现在这个说法,就是不行的。半个偈、两个字都不能烧,何况你一部残经,旧经?那些还没有残的,则更不行。他说假使已经有一些像,已经破掉了;经,虫蛀掉了,那怎么办呢?烧又不能烧,看又不能看,残缺的像供起来,人家看了会起不好的印象,怎么办?“必有损像蠹经,净处藏之可矣”,找个干净的地方藏起来,就可以了。不能烧,也不能毁的。这是对佛经、佛像残缺了、破坏了该怎么处理的问题。


接下来的四天,我们按照流程一步一步完整地做了一遍。从念皈敬颂开始,然后念浴佛偈,接着清洗纸杯。清洗纸杯不能太用力,不然会将佛字佛塔擦掉,反而不好。衍高师提议再用清水洗一遍后把杯底去掉,然后将纸杯晒干压平,用黄布包好装箱保存起来。其它塑料字纸佛像的处理,也都是按照流程做了一遍。住持师父甚至专门腾出了一层阁楼放残经残像,还强调一定要高置。做好这些以后就该回向我们的希愿处了,老包问可不可以回向她死了以后去西方极乐,我说深为随喜!还请郎师兄给她寄了回向发愿文。最后老包还要去衍高师那里忏悔以前烧经书佛像的罪过,念八十八佛。就这样按照预定计划,第三天第四天我们处理残经。因为衍高师的倡议,一些居士把家里不再使用的佛像经书都拿到庙里来统一处理,在了解这个活动之后,他们也一起参与了收集、清理、包装的整个过程。同样我也给他们讲了烧佛像经书的过患以及恭敬所感的乐果,不过我发现回答“是否是五无间罪”的问题还是占了绝大多数时间,我解释说烧残经、破经的罪很大,如果不知道烧残经有这么大的罪的话,那么罪结得轻一点。

第五天为相似佛法的书籍作了处理。就这样,初步的流程算是在那里建立起来了。 自己才是得到最大帮助的人再讲一点老包的故事。收集佛像时,我们也收到很多需要处理的照片,里面有大雄宝殿、佛塔等,有些照片上有衍高师或别的出家人的形象。那些居士的意思是这些照片不好办,要我们帮着处理。但是每次在分拣到这些照片的时候,老包就会很紧张地在那些照片堆里翻来翻去:“唉呦呦!这个不好拿去处理了,这是衍高师,是我师父的照片,我的师父就是佛法僧的代表,我要全部收起来供着。唉呦呦!不得了……”在分拣佛像的那两天,这样的声音听到很多次,我认为那是我听到的最悦耳的妙音!每次都给我内心以极大的震撼。想我在讲寺已经五年,平时自以为好像给常住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也尽心尽力为上上下下的出家人服务,还跟一些年龄相若的出家人结成了很好的师友关系。可是在我内心真的能不带夹杂地恭敬出家人吗?能像老包一样发自内心地恭敬他们,视他们为佛法僧的代表吗?真的能不按俗流地去观他们的过失吗?真的能一看到他们的僧相就想到这是解脱之相吗?我回答不出来,其实我已经十分怀疑自己了。在这样闭塞的小山村,能遇到这样恭敬三宝的老太太,实在是三宝加持,稀有难得。我想我应该把自己这几年来的所作所为,推倒重新来作一次评判。临走时老包一再感谢我们帮助她建立流程,可是我内心却反而有一种感觉,这一趟得到最大帮助的应该是我,我才是那个最应该去感谢别人的人。 

最后,我要虔诚地祈愿,愿我往昔所造的一切不恭敬三宝的恶业能由此得到净化,并且上溯到历史上一切烧经毁坏塔像的那些无知的人们,他们的恶业也由此而得到净化,自他的智慧、信心、菩提心能得到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