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大乘五蕴论讲记

大乘五蘊論講記第四讲:【色蕴】

2018-08-06 06:19:24 分类:大乘五蕴论讲记 420次浏览

甲三 別牒解釋

乙一 色蘊

云何色藴?謂四大種及四大種所造諸色。

這是《五藴論》的内容,它是一個一個分開的,給你打開來的,就是一個網,綱分了幾個目,每一個目又是一個綱,它下面又分了很多的科。

「色藴」,是五藴裏邊的第一個。色藴是什麼?總的來説是「四大種」、「四大種所造色」兩種。這兩種裏邊再分開講,什麼是四大種,什麼是所造色,這樣一個一個分下去,就是字典了,你查字典都没有這麼清楚。

這裏看廣的。

〔廣〕云何色藴?謂四大種及四大種所造色。

色藴裏邊又分兩種:能造的,「四大種」;所造的,四大種所造的色——「所造色」。能造、所造分兩種。什麼叫能造四大種?再追下去。

丙一 四大種

云何四大種?謂地界、水界、火界、風界。

什麼叫「四大種」?地、水、火、風。再追問,什麼叫「地界」?所以我也是這樣問問題的,這個書上就是這麼來的,地、水、火、風告訴你了。什麼叫地界?

云何地界?謂堅强性。云何水界?謂流濕性。云何火界?謂温燥性。云何風界?謂輕等動性。

這是把能造的四大講完了。我們看廣的:

〔廣〕云何四大種[2]?謂地界、水界、火界、風界。此復云何?謂地堅性,水濕性,火煖性,風輕性。界[3]者,能持自性、所造色故。

「云何四大種?謂地界、水界、火界、風界。此復云何?」什麼叫「地」界?「堅性」,堅硬性,一樣的。「水」是「濕性」,《五藴論》裏是「流濕性」,一樣的;「火」是「温燥性」,「煖性」,也是一樣的。「風」是「輕等動性」,這裏是「輕性」,「輕」是總的,「等動性」,就是除了輕以外,還有其他的能之類的,它並不是輕重的東西,但是它也是運動的。把四大種講了。

但是《五藴論》裏邊,「界」没有交待,這裏有個「界」。「界者,能持自性、所造色故」,什麼叫界?能持自性。拿地大來説,它的自性就是堅硬性,所以叫地界。這個地界能保持它的堅硬,可以「相似相續」。

我們説不是不變,前後相似,而且能夠等流相續下去。今天的河跟昨天的河相似相續,東西不是一個,但是樣子差不多,這是「相似」。「相續」,昨天的河,今天還是有這麼一條河繼續下去,没有斷掉,没有説水枯掉了、河没有了——没有。這個相似相續,就是雖然有變化,表面上還看不出來。今天,我們的桌子是這樣子的,昨天也差不多。你説一模一樣吧,它畢竟老化一點了,它的分子不斷地運動,跟以前的排列不是完全一模一樣的。但是粗看起來跟昨天差不多,相似相續。

能夠持它的自性,相似相續地等流下去,這個叫「界」。除了「自性」之外,還有「所造色」。它所造的色,也能夠把它持了,前後相似相續地等流下去。這個就是界的意思。

什麼叫「地、水、風、火」呢?地是堅硬性,水是流濕性,火是温煖性,風是輕動性。我記得,有人就提那個問題:人的身上,這個四大怎麼配合?我們這裏要知道,這個硬、濕、煖,都是我們身體碰到的境界,不是眼睛看得到的。我上次講過一個公案:一碗很燙的湯,放很多鹽巴進去,看起來煙也没有,好像並不燙,但是吃下去,把肚子也燙壞了,那就是説眼睛看是不准的,要手去碰的,或者舌頭去嘗一嘗,那就燙得你夠嗆。「堅、濕、煖、動」都是身的境界,不是眼睛看得出來的。這是能造的四大。

一切我們看到的東西都是所造的。一個人身上堅硬的骨頭、牙齒等等,這是地大的顯示。你説裏邊有没有火大?有,它有温度。有没有水大?它既然成了一個硬的東西,没有粉碎的話,那就是有水大,把它聚起來的,水的功能——能聚。運動,當然有,你這個骨頭裏邊,分子在動,骨頭本身也能動,你拿東西、走路,都是在運動。人身上骨頭,是地大的特别顯示,其他三個大不是没有,而是隱下去了。血液、痰、涕、唾、那些腸裏的液體,是水大爲主,其他的風大、火大、地大,不是没有,而是隱在裏邊。當然我們的體温就是火大,當然體温又離不開地水風,離開地水風,那個温度在哪裏呢?風大就是呼吸,人體裏邊血液的運動等等,都是風大,這是人的四大的配合。

這裏産生一個問題,就是什麼叫「造」?「能造色」、「所造色」,「造」的意思是什麼?這裏我們根據《俱舍論》來講。

造者,因義。因有五因:一生因,二依因,三立因,四持因,五養因。(《俱舍論頌疏》卷一)

「造者,因義」。「造」就是因,能造的,以它爲因,這個就是造的意思。就是以四大爲因,産生的果就是所造色。造的意思就是因。這個因有幾個?五個因:「生因、依因、立因、持因、養因」。能造色給所造色做因的意思,有五層。

下面我們根據《雜集論》,把五個因的解説再講一下。

生因者,即是起因,謂離大種,色不起故。依因者,即是轉因,謂捨大種,諸所造色,無有功能,據别處故。立因者,即隨轉因,由大變異,能依造色,隨變異故。持因者,即是住因,謂由大種,諸所造色,相似相續生,持令不絶故。養因者,即是長因,謂由大種,養彼造色,令增長故。(《雜集論》卷一)

這個能造、所造的關係,第一個是「生因」。生因就是「起因」,它所以生起來就是靠四大種,没有四大種,它生不起來。「謂離大種,色不起故」,那就是所造色,如果離開四大種,它就生不起來,它的生因就是四大種。

第二個是「依因」,「即是轉因,謂捨大種,諸所造色,無有功能,據别處故」,起因生因是它的體,從四大種來的。「依因」,它的作用也是靠四大種來的。離開大種之後,所造色的功能就没有了。爲什麼?「據别處故」,你没有靠着大種,靠到其他地方去了,那四大種所造的功能就顯不出來了。所以説四大種的「轉因」,就是説離開了四大種,所造色的那些功能就没有辦法表現出來了。你都離開四大種了,你的功能從哪裏表現呢?表現不出來了。

第三個是「立因」,「即隨轉因,由大變異,能依造色,隨變異故」,就是跟了它轉,大種變了,所造色也變了。假使一個木頭,把它一燒,大種變掉了,它的水分跑掉了,成了一個枯的炭棒棒,這個木頭也就變掉了。所以説大種一變,這個所造色也變了,所以叫「能依造色」。「能造」,四大種;「所造」,就是我們看到的東西等等。

「能依」是附帶的;「所依」,四大種。造色是「能依」。所以「能依」、「所依」,不要看能就是主要的,要看哪個東西。「依」,本身來看,「能依」的就是附帶的,小孩子依父母,「能依」是小孩子,父母是「所依」的。所造色依四大種:所依的四大種,主要的;能依的造色,是次要的。所以,不能以能、所來分,要看能、所下邊什麼字。這個是依,當然能依是次,所依是主。能依的造色是跟着所依的四大種變化的,四大種一變化,造色也變化。

第四個是「持因」,「即是住因,謂由大種,諸所造色,相似相續生,持令不絶故」,因爲靠四大種把它持在那裏,這個所造的色,可以今天、明天看上去差不多,而且不會斷掉,這樣子連續地維持下去。如果四大種錯掉了,這個造色當然就不存在了。所以説這個所造色,假使這個桌子的形状,昨天如此,今天也如此,明天也差不多,這就是四大種把它持在那裏的。如果没有四大種給它支持的話,它就不能成立了。它今天有,明天就没有了,四大種跑掉了,它也不見了。

最後第五個是「養因」,「即是長因」。四大種多了之後,所造色也能夠增長。小孩子,養下來一點點大,他吃了飯之後,四大種的東西增加了,他的身體也就慢慢地大起來了,人也就高起來了。瘦的人,可以把他養得胖起來;小的,可以長大起來。這都説明四大種能夠對所造色起作用,這是養因。

所以説四大種對所造色的作用,能造所造的「造」,包含五個功能:一個是生,一個是依,一個是立,一個是持,一個是養。這五層作用,要記住的。凡是講到四大種能造色,它對所造色就有這五個作用,它們的關係就是如此。

「能造色」講完了,下面講「所造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