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普门品讲记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第一讲-7 难,到底离我们多远

2018-06-04 13:59:15 分类:普门品讲记 444次浏览


观音菩萨像02.jpg

师长开讲于二〇一四 年正月初七


(一) “难”到底离我们多远 


此经的殊胜,在《普门品》的话,讲的很多都是现世的一些苦难,比如说火难、水难、风难,还有山上掉下来的难、王贼的难、恶兽的难。如果我们在听之前,直接就讲这些难,然后讲如何解除的话,我个人认为,可能大家都会没有感觉的,因为我们觉得这些难离我们太遥远了。这大家可以自己想一想,我们可能也念过《普门品》,也念过很多很多(其他)的东西,总有一种什么感觉呢?好像这些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真正我们的“难”来的时候,比如说孩子读书不上进、考不上学校、家庭闹矛盾,还有工资发得少了,自己的职位升不了,这些是我们的“难”。这些“难”没有来的时候,你觉得自己什么难都没有,难来的时候你又忘记了:原来可以念观音菩萨的。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你平时没有作好准备,真正难来的时候,你也不会想到菩萨对这个难有什么好处,那么就成了一种障碍。很多人,难来的时候不但不求,反而还要抱怨。抱怨什么?我经常听到的抱怨就是来问:“我已经信佛十多年了,我念了很多经,我供了很多钱,我给了很多出家人吃饭,我造了很多佛像,我印了很多经书,为什么?这个事情为什么会落到我头上?我难道不好吗?我难道这辈子做了什么坑害人的事情吗?为什么这么对不起我?这信佛还有什么意思?”就是这样来质问。我就觉得这是十分的颠倒,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况?这要问自己。我们没有难的时候,不去作准备;有难的时候把可以救度的东西放弃,这不就是越来越糟糕的一种情况嘛! 

所以在这之前,要提醒大家的是什么?就是说,《普门品》即将开始宣讲的这些难,对我们而言,有多远?我们可以倒过来观察。我们现在,如果是凡夫,由于我们有漏的取蕴,然后会遭遇很多很多这些不如意的事情。有漏的取蕴,它是苦,苦谛。苦谛的意思就是苦,苦为体性。为什么苦?不自在嘛。不自在的意思就是不随着你主观的意愿而转变,那它随着什么而转变呢?随着它的因而转变。它的因是什么呢?就是烦恼和业。烦恼和业是什么时候造下的?很多是在前世已经造下了。那你要知道你这辈子的一些情况,你一看的话,你就会推算到前辈子你造的是一些什么——粗的可以知道,再细分的就不容易了解了。但是不自在,这我们可以自己想一想,怎么不自在呢?首先的一个不自在,就比如你们现在在座的,天南海北到处都有,有浙江的,有东北的、有西南的、,有东南的,你投生到这个地方、做了这里的人,你是不自在的,又没有说先让你挑选一下、报个志愿;没有让你挑选,你糊里糊涂的就来了。你有没有经过你爸爸妈妈的同意?他也没有同意。你自己有没有同意?也没有同意。你的爸爸妈妈是谁?你也没有提前就算准了、预定好的。这跟佛的出生完全不一样,他先观察他在什么时间出生、在什么地点出生,他的种姓是什么,他的爸爸是谁、他的妈妈是谁。我们毫无主宰,总的一句话:莫名其妙就来到了这个世界。这是一个不自在。现在的不自在,比如今天我们坐在这里在听《普门品》,可是,昨天很多在这里的人今天已经不在了,为什么?不自在嘛。什么不自在?要赶回去上班了,还有的要赶回去跟家里人团聚,如果不团聚的话,他们要发脾气了。那就表示你想自自在在地待在这里几天或者几年,也不是你说了算的。“今天有多人,明日又不见”,明天很多在场的也是不自在了,这都是我们的不自在。 

不自在是一种潜藏的苦,打个比方,我们对于身上这些粗的苦,比如苦来了,像一头牛、一只羊,它被屠夫用刀砍脖子的时候,这个苦——苦苦生起的时候,这种不自在它当下就可以了解,然后当下开始逃避;在这之前,屠夫没有杀它,暂时把它的捆绑解开,暂时给它吃一些草、吃一些水,它就生起了一种乐受。在它被杀的前一个小时,它本来就已经要被杀了,对于一个小时后的这个苦,它是不自在的,然而它暂时地得到了一点点水和草的这种快乐,暂时以为自在,却没有料到一个小时后的苦即将发生。一个小时后的这个苦有没有离开它一个小时前的这个蕴呢?——是潜藏在那里的。再往前推,当这牛和羊从拉上车,拉往屠宰场、屠夫家里的时候,实际上,这个苦一直就潜藏在那里,只是由于它的粗细程度不一样。我们也是一样的,当我们迈向这个苦、苦还没有发出来的时候,是属于隐藏的状态,我们没有了解,不易察觉。苦受,生的时候是苦,住的时候是苦,灭的时候是乐。乐受,生的时候是乐,住的时候是乐,灭的时候是苦。它的行相比较粗,我们都能够感知到。然而行苦则不一样,当潜藏的苦把你拉向屠宰场,如果你敏感的话——假设你已经预先了解到了,那你一定不会快乐。为什么?你知道后面的这个苦在等着你,马上要发出来了。这个时候,如果你是个有警惕性的人,如果你是个会为后面作打算的人,那你肯定不会傻等在那里,有一个小时的机会,你干嘛不用来思考如何逃避这个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