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 经论典籍

【恭敬三宝】为什么都是信佛结果却有贫富不同?

2016-12-09 02:19:29 分类:经论典籍 33次浏览

西晋沙门法炬 译


佛告阿难:「有人事佛以后便富贵;有人事佛以后衰丧不利者。」阿难问佛:「云何俱事佛,衰、利不同?何故得尔?」佛语阿难:「有人事佛,当求明师;得了了者,从受戒法。为除诸想,与经相应;精进奉行,不失其教。受者不犯,如毛发者,是人不犯道禁,常为诸天、善神侍卫拥护,所向谐偶,财利百倍,众人所敬,后当得佛,何况富利!如是人辈事佛,为真佛弟子。又复有人事佛,不值明师,亦无经像,又复不礼敬。不知不解,强教人受法戒,无有至信。受戒之后,故复犯众戒。心意蒙冥、犹豫,不肯读经、行道、作福,乍信、乍不信。复不能念斋日、烧香、燃灯作礼。故复瞋恚、嚾呼、骂詈,出入咒咀,口初不合,心怀憎嫉,使人杀生。眼见经像,无有礼敬之心。若其有经,趣挂着壁,或掷床席之上,或着故衣被弊筐器中,或以妻子、小儿不浄手弄之;烟熏屋漏,不复瞻视;亦不烧香、燃灯向之作礼,与外经书无异。善神离之,恶鬼得其便,随逐不置,因衰病之。适得疾病,恐怖犹豫,自念言:“我初事佛,云何故复疾病也?”不能自信,呼使至医师。医师卜问、解除、镇厌无益,遂便祷赛邪神,众过遂增。妖魅恶鬼,屯守其门,遂便丧衰、死亡,不离门户。财产衰耗,家室病疾,更相注续,不离床席。命终罪辜,堕埿犁中,当被考治谪罚,无有岁数。是人但坐,不能专一,志意犹豫,无所专据,不信佛法,故得其罪殃,衰耗如是。世间人不知佛法者,谓呼事佛令得殃衰,不知其人行自不正,违犯佛经戒。心专行恶,众态具足,身自招之,无有与者。」阿难闻之,便头面着地,为佛作礼,欢喜奉行。


 


【白话】


佛陀告诉阿难说:“有的人信佛、学佛以后就富贵了;有的人好像也信佛却衰败、损丧,出现种种不利的情况!”


阿难问佛陀:“为什么都是信佛、学佛,结果却富贵和衰败不同?是什么原因造成得呢?”


佛对阿难说:“有的人信佛、学佛拜求真正明佛理、得了悟的善知识,跟从明师受戒律、闻佛法,去除自己各种贪、嗔、痴妄念,严格按照佛经的要求去做,不断精进修行!对自己所学的佛理、佛法一点也不敢忘失、所授的戒律连毛发般细微也不敢违背,因为不违犯佛法所禁止的事情(佛陀传授给我们的‘修行’原理、原则,处世待人不违背佛陀的禁戒——如:五戒、十善等,做一个依佛法行事的善人),所以常常被诸天的善神们侍卫和拥护,事事称心如意,福报、财富、利益都顺达、充足的获得,受到众人的尊敬,而且以后连佛的果位都将得到,何况只是一些人天福报的利益呢?像这样如理如法信佛、学佛的善男子、善女人,才是真正的佛门弟子。


而有的人信佛、学佛,没有遇到真正的明师,也没有经书、佛像,又不恭敬师长三宝,对佛理不懂也不理解,却执意叫人给他授戒,没有至诚的信仰,受戒之后,又经常犯戒,心意冥顽不灵,犹犹豫豫不肯读佛经,也不行佛道、种福田,对佛法的信仰还经常有时信有时不信,又记不起斋戒之日应该斋戒、烧香、供灯、礼佛,而且还动不动瞠目大怒、谩骂、口出恶言、诅咒、挑拨离间,心里经常怀着对他人的憎恨和嫉妒.


还让别人杀生,看到经书和佛像也没有恭敬、虔诚之心。如果他有经书,就以轻慢、玩耍的心态挂在墙上(比如:现在把佛像当作工艺品、装饰之类挂在墙上的情况)或随手丢在床、卧席上,或者扔到衣服、被子、破烂的竹箱里,使得妻子、孩子用不干净的手去拿经书,纵然遭到烟熏和屋里漏雨的情况,也不去查看和关心那些经书,也不烧香、燃灯向经书作忏悔,就跟对待外道、世间的书没有差异。


这样的所谓佛教徒,善神就会离开他,恶鬼却得到接近他的方便,紧紧地追逐他不放过,想尽办法让其衰耗害病,等到疾病来了,恐怖犹豫起来,自言自语道:“我刚开始信佛,为什么又有疾病了呢?”于是就不能自我确信了,便唤医生和巫师来,但后来发现医生的治疗和巫师的卜算,对于自己解除疾病没有什么作用,于是就开始祭祀、祈祷邪神,各种罪过因此不断增加,妖魅和恶鬼屯守在他家门口,于是使他不断衰败最终死亡,但那些恶鬼还是不离开他的家门,财产不断的衰败耗尽,家里人也开始生病了,病况更加严重,离不开床席,性命尽了以后因为生前的罪恶、业力牵引堕落到泥犁地狱之中,被各种可怕的刑罚拷打,真是路漫漫无有出期。


这都是因为这个人虽然表面上信佛,但他内心的信仰并不精诚、专一,对佛法的信仰不坚定、犹犹豫豫,无所专据,所以根本就是不信佛法的人,所以得到这样的罪业和灾殃,衰败、亏耗到这种境地!


但世上那些不懂佛法的人,却到处乱说是信佛、学佛使他遭殃、衰败的,根本不知道是因为那个人自己的行为不正,违反了佛经戒律的要求,内心每天专考虑做恶的事情,各种贪、嗔、痴的行为都有,所以这一切的恶果都是他自身的思想、行为感召而来,根本不是别人给他带来的!”


阿难听完,就非常虔诚、恭敬得把头和脸都贴在地上对佛做如法地顶礼,法喜充满的按照佛所说的奉行去了。